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级别: 起跑会员
UID: 40693
精华: 0
发帖: 26
财富: 24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7-12-14
最后登录: 2018-04-24
楼主 发表于: 04-09  

轮 回

                                                                               轮 回
                                                                          ○ 吴如波
         聆听旅客此起彼伏的鼾声,王明几乎一宿未眠,透过列车的玻璃,遥望窗外偶尔闪过零星灯火,他知道复旦大学新生活即将开始,然而,一件往事浮现眼帘,令他感慨万千:去年,王明当得知高考落榜后,产生了不读书想闯社会的念头,可他父亲竟却叮嘱已在上海当包工头的舅舅刘放带着他见见世面……
       通过10个多小时的换车周转,王明随舅舅走进了靠近徐家汇一个建筑工地,那里已有部分形成雏形的楼房,刘放的‘家居’属于他承包范围内一幢二楼的一套房间,属于毛坯房间,地面、墙壁凹凸不平,设置的家档极其简陋,除去床、桌、凳及一些生活用品外,一无所有,目睹眼前的一切,憧憬与现实明显的落差,王明心里猛地一沉。瞬间,兴致寡然,一阵倦意席卷全身,与舅舅打了一声招呼,倒床便睡。
       当晚,舅妈宋花特意准备了一些好菜,说:以后,你就和舅舅一家吃一锅饭!王明点点头,象征性填了一下肚子,就再也不想动筷子了,缘由是菜里没有辣味!宋花知道情况后,解释自己呆上海多年了,已习惯了甜食!
        刘放本想让外甥担任监管小工职责,可王明并不领情,坚持想从基层小工进行锻练,刘放便依了他,提前悄悄到工地上打好招呼……
       七月下旬的晴天,骄阳似火,王明勉强干了三天,骨头已经像散架似的,盘算工钱还不足30元呢,因水土不服,上吐下泻……
       一个星期之后,痊愈的王明听从了刘放的安排,在工地里开始接管监工的事务……
说起监工事务,其实相当的轻松,无非给“车夫”(即人力劳动车)检查一下拉车质量,然后给质检合格的车夫发一张票。这样的监工,一般都是由自家人或工头的亲信来担任。
       “车夫”们大部份来自于安徽、湖南乡村一带,可能长期从事体力、太阳暴晒的缘故,每个人显得又黑又壮。干活的时候,弓起背、弯着腰,使足劲,拉起满满一扳车泥土,在一段近50米的坡路上来回,靠一个的力量十分吃力,一般没有一定的体力与毅力是完成不了这项苦活!
      王明就站在坡底上,凭借舅舅制定的标准进行检查,“车夫”们抱怨较多,且口头冲突时常发生,往往在关键时刻,刘放都能及时赶到,一顿强硬的训斥,“你们敢和他过不去,就等同与我作对!”众人哑然,作业秩序恢复常态,不过,王明却明显感受着——“车夫们”对他的敌意的气息越来越浓!
      “我又没有错?”一天,趁收工午饭时间,王明决定找“车夫”们沟通一下,不能凡事都由舅舅出面摆平,长期下去,自己也显得太没有威严啦!
      王明在舅舅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一次到楼下他们的聚餐点,只见室内中间摆放着三个红色塑料桶,一桶米饭、一桶蔬菜大杂绘及一桶不见配料的汤水。
      当时,“车夫”们早以蹲的蹲、站的站,就地而坐等姿态闷头而吃!
      “小老板,你还没有吃吧,要不,你也尝尝我们的伙食!”不一会儿,角落一位湖南壮汉,语气不冷不热。
       “好啊!”王明一伸手勺起饭塞入口中,倏地,一股强烈的塑料味与酸味直冲整个脑门“哇!——”转身朝门外跑去并全部吐掉,“这么难吃的伙食,你们怎么咽得下!”
     后经了解,他们一直就吃这样的饭菜!王明觉得不可思议,原本之前想进行沟通的打算,此刻显得有些多余。
      “舅舅,能否改善一下他们的伙食!”桌上已摆着四菜一汤,见舅舅眯着小酒,悠然抽着烟,王明趁时机提出建议。舅妈一愣,未吭声,继续吃自己的饭,舅舅却定眼看了他好一会儿,“我的事情,你少操心!别再说了,吃饭吧!”刘放有些生气。“就是,真傻!”一旁的宋花脱口而出。“都给我闭嘴!”顿时,屋内一片寂静。
       自那以后,王明似乎与“车夫”们距离走得更近了,主动在上坡路段帮他们推一下,闲时,与他们神吹海侃,工地上的气息越来越不沉闷了,时不时回荡起爽朗的笑声。与此同时,对于装车的质量,虽然有时车内少装了一铲泥土,只要过得去,王明依然发出一张票。
     第三天,刘放就觉察到有些变味,多次到现场进行督察,宋花更按捺不住,赶到工地处,手指着远处方向,指桑骂槐,王明并未领悟,依然我行我素。
     当晚,王明接到父亲王东的电话,在被一顿臭骂后,才明白是什么回事。刹那间,从未有过的冤枉与羞辱,让王明初尝到人情世故犹如海水,深不见底!“快开学了,回不回来!”王东试探问道。“爸,明天我就回去!”当时,王明心灰意冷。
      时光荏苒,一年后,王明考取复旦大学,踏上重返上海之路。可是舅舅由于管理不善,失去诚信,接不到业务,前不久,再次成了一名打工仔。
    通联:江西省德兴铜矿采矿场政工办 吴如波 收
    邮编:334224
    手机:13627936672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级别: 起跑会员
UID: 40693
精华: 0
发帖: 26
财富: 24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5(时)
注册时间: 2017-12-14
最后登录: 2018-04-24
沙发 发表于: 04-09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