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2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74008
财富: 85903978 鼎币
威望: 49732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741388 点
在线时间: 19356(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9-02-24
楼主 发表于: 2018-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2

第二章 F:q4cfL6  
x3&gB`j-  
  周一的课不多,下午只有两节公共课。 5h/,*p6Nje  
't`h?VvL  
  柏子仁在做笔记,旁边的朱鸣文拿笔戳了戳她的手臂,悄声道:“你被偷拍了。” k!x|oC0  
0YFXF  
  “什么意思?”柏子仁反问。 Uo >aQk  
\85%d0@3  
  “倒数第二排,那个靠窗的灰色阿迪运动衣男,前几次公共课都拿手机偷拍你。” u!|_bI3  
# &.syD#  
  柏子仁一本正经地求原因:“他为什么要拍我?” THhxj)  
%TQ4 ZFD3  
  “据说他对你一见钟情,还来问我们班的女同学,你是不是本地人。” 6:G&x<{  
-:%QoRC y  
  柏子仁闻言转过头,直接望过去,目光恰好锁定了那个穿灰色运动衣的男生,后者没料到她会突然眼神杀过来,赶紧放下手机,装作没事人。 (.P}>$M9  
Q,5PscE6&k  
  “他长得倒还算端正,就是穿着品味很差,一个季度就两套灰白运动服换着穿,还时不时搭配鲜红色的短袜。” >hNSEWMY`  
qI9j=4s.  
  柏子仁没发表意见。 ^slIR!L  
+h"i6`g  
  朱鸣文兀自下了总结:“从你的表情看来,我打赌他半点希望都没有。” 8*u'D@0  
P_3IFHe  
  见柏子仁依旧没有反应,朱鸣文撇了撇嘴,没趣地作罢。 @`KbzN_h/  
#6\m TL4vg  
  下了课,柏子仁在校园超市买了一盒饼干,排队付钱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8oyo~4?  
Z0Sqw  
  “你也喜欢柠檬夹心口味的?” k_}$d{X  
A x8>  
  柏子仁回头一看,端端正正的一张国字脸。 |.Vgk8oTl  
D Z*c.|W  
  “不好意思,上课的时候打扰到你了。”阿迪男憨憨一笑,“我叫方正,三班的。” h81giY]  
E|;>!MMA;  
  柏子仁有点迟钝地回应:“你好。” NE#`ZUr3  
17'd~-lE  
  “开学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你了,但还没有幸和你说过话。”方正试探道,“你好像常常独来独往。” ]vf_4QW=  
MRz f#o<H  
  “嗯?嗯。” q(~jP0pj%  
m<j;f  
  “但你很聪明,让我很欣赏。” UUz{Qm%  
u^SInanw  
  柏子仁一愣,本想说句谢谢,但话到嘴边就停了,在小小的沉默中,轮到她结账了,她很快付好了钱走出去,没走几步,方正已经跟上来,在她背后虚晃了一下手臂,问道:“你现在去食堂吗?” p,z>:3M  
ep3VJ"^  
  “不是。”柏子仁如实说,“我要去导师办公室。” w|G7h=  
_}47U7s8  
  “那就不打扰你了,下次有时间聊。” IY.M#Q ]  
DW,ERQ^  
  方正走后,柏子仁去见了导师傅禾,帮忙整理了资料,做了不少杂事,最终拿了一堆题回宿舍做。 N>EMVUVS  
+(x(Ybl#  
  脱外套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口袋里多了一张纸,取出一看,竟然是一张信纸。 38-kl,Vw  
&jEw(P&_  
   “柏同学,想必你已经从闲人口中听到了什么,没错,我的确在喜欢你,请原谅我的一言难尽,有些话当面说不出口,只好以这种形式向你表达,我不屑华丽的辞 藻,想说的很简单,在开学第一天遇见你就有很不一样的感觉,经过这些日子的斟酌思量,已证实自己对你是一见钟情,每天都很期待看见你的身影,更想和你近距 离聊聊,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开始,下面是我的电话号码,等待你的回复,最后请相信我是个不错的人。” eptw)S-j  
:KC]1_zqR  
  柏子仁反复看了两遍,确认这是写给她的,有点无语。 93Gj#Mk  
@P0rNO %y  
  她从没有收过类似的信,不懂该怎么回复,本想丢掉,但一想到这毕竟是来自一个大男生的诚意,为表尊重,她折叠好,顺手放在书架的字典上。 j/oc+ M^  
*eXs7"H  
  然后她打开傅老师安排的卷子,拿出一支笔,摘下笔帽,低头做题,做了一面后有点走神,笔尖不知不觉地斜出答题框,在空白处涂涂写写,十几秒后,她才正视自己写的四个字是:“一见钟情。” 7?g({]  
3`D*AFQc  
  有一缕头发挂了下来,刷在脸上,她轻轻拨开,略有烦躁。 TPx0LDk%(  
9qi|)!!L  
  莫名其妙的,感觉这个周一特别的漫长。 9`qw,X&AK_  
|2TH[J_a  
  而后的几天也是同样,不知是否因为天气渐冷的关系,人的血液流动速度变慢,思绪也变得凝滞,甚至注意力都不太能集中。 f[NxqNn  
RI'}C`%v  
  直到周五。 =v|$dDz  
n|.eL8lX.<  
   柏子仁静坐在灯塔里咖啡馆二楼,一个人翻着手头的书,除了楼下隐隐传上来的音乐,周围的氛围很静谧,说真的,这家咖啡馆在细节布置上很考究,墙纸很干 净,玻璃杯擦得很亮,木桌上没有半点油渍,除了一盏老式的绿罩玻璃台灯外,桌上没有类似干花,蜡烛,幸运签等多余的东西,也没有猫跑出来卖萌。 D?xR>Oo)  
DV?c%z`YO  
  尤其是二楼的空间,宽敞又洁净,很适合阅读的氛围。 X pK eN2=p  
YJz06E1 -9  
  大半个小时过后,耳边才有了轻微的动静声。 " 5Pqvi  
RK&RMN8@  
  柏子仁抬头,朝楼梯口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人从三楼拾阶而下,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目不转睛地看他,果然是上周撞见的男人。 l9%ckC*q  
jv29,46K  
  今天外面的气温十二度,他只穿了暗色竖纹衬衣和休闲裤,手上拿着一本东西,很随意地走下来,朝二楼看了看。 BUL<FTg  
!*qQ 7  
  当看见大客厅单独亮着一盏台灯,唯有一个穿着黑色毛衣的女生坐在光源边,手边一本书加一个玻璃水杯,十分的清简,他有些意外,正好那女生抬眼和他对望,瞬间让他有了错觉,好像隔着一片海,视线中浮现一个孤零零的小岛。 hG<W *g  
P 2x.rukT|  
  他止步,然后来到墙的一边,顺手帮她开了头顶的两盏灯,正要离开,听见她开口问道:“请问你,你也是来参加周五的读书交流会的吗?” s}gdi  
MnY}U",   
  他转过身,回答她:“不是。” Z_jV0[\v0P  
~2Mcw`<  
  “是吗?但我看你手上拿着一本书。” @&E7Pg5  
\@NnL\ t u  
  “嗯,这本是教材。”他解释了一句。 ]xV2= !J  
{oo(HD;5  
  “哦,是我弄错了,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贸然搭讪实在欠些火候,仓促间收回了目光。 ,0,& L  
#zn`)n  
   却没料到,他在她的搭讪后,很自然地走了过来,来到她的身边,礼节性地保持一个距离,借着光看她手边的那本书,目光安静地停留在那蓝白相间的书皮上,像 是看一件尘封已久的东西,光默然地照亮了他那极为好看的侧颜,在这样一个清雅宁静的角落,一道修长的剪影定格在墙上,一种温和的气息悄无声息地服帖在她衣 服上。 i#U_g:~wC  
W\ARCcTQ  
  然后他缓缓地把手上的教材放在桌上,坐到她对面的座位,举止妥当,礼貌地说:“其实我没想到近期办的读书会这么冷清,结果只有一个人,不管怎么样,谢谢你捧场。” VRv.H8^{  
tD,~i"0;  
  柏子仁想了想说:“我觉得这里的环境很好,路程也方便,离我的学校很近。” LwI4 2  
srU*1jD)  
  “你在这附近读书吗?” ]4_)WUS.c  
C !Lu`y  
  “对,我在工业大学读研一。” b~rlh=(o#_  
6bpO#&T  
  他微笑了一下,但丝毫没有进一步打探她隐私的兴趣,而是拉回了主题:“你平常都喜欢读些什么书?” 3)dtl!VMW[  
\z-OJ1[F  
  “其实我基本不怎么读书。”柏子仁拿起手头仅有的书,“除了这一本,不过也是很久之前买的,最近在重温。” d6e]aO=g  
2\xEMec  
  他看着灯光下的书名,说道:“看得出有些历史了。” `uqsYY`V  
$olITe"$g  
  “怪我没有好好保养。”柏子仁放下书,看了一眼他携带的教材,外面包着牛皮纸,猜不出是什么内容,但凭此可以知道他是爱惜书的人。 yuB\Z/  
G]>P!]  
  “你说你基本不读书,那是凑巧找到这里的?” c6F8z75U  
sC RmLUD  
  柏子仁沉默,在他墨色瞳孔的注视下,内心意外地起了一种以往从未产生过的变化。 wArtg'=X  
JI~@H /j  
  “我是上网搜到的,说出来你可能会觉得很奇怪,其实我找来这里的目的只是想找一个人交流。” 6%UhP;(  
zlN<yZB^  
  他安静的神色表明正在耐心倾听她的话,并且不觉得她有多么异类:“很正常,有些话对陌生人反而更容易说出口。” <nT).S>+  
c9xc@G!  
  “真的?那你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吗?” \bWo"Yo  
iN@+,]Yjl  
  “有,我猜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 b+ v!3|  
]^@!ID$c  
  柏子仁看看他的脸,又看看桌上那本包着封皮的神秘教材,慢慢地问:“这本是什么内容?” 79Si^n1\  
w 7 j hS  
  “哦,这是一本哲学教科书。” LIDYKKDJ^  
_0]{kB.$_  
  “啊?”她始料未及。 -_|U"C$  
N|L Ey  
  他伸手拿起那本有些厚的教材,坦然道:“其实是和我的工作有关。” #i~2C@]  
W"L;8u  
  “你的工作?” a6fqtkZ x  
4{oS(Vl!  
  “我是一个教书匠,教的课程是哲学。”他说,“平常在这里做兼职。” [>tyx{T Ye  
$Sfx0?'  
  “哲学。”她轻叹,心想自己对哲学的了解仅限于课堂上那些最基本的定义,除此之外一无所知,于是费力回忆了一下,“是对世界本源的研究,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如果记得没错的话?” $f^ \fa[  
ROB/#Td  
  他没兴趣在课外纠错,稍微思考了一下后温和直白地说:“哲学这个词源于希腊语,词源是爱智慧的意思,简单地说是一门能让人变得聪明的学科,同样也是一种日常生活中的思维方式。” a\m@I_r.N  
OCVF+D :  
  “那是我记错了?” /*8Ms`  
MHVHEwr.{  
  “不,关于哲学,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他说,“你说的也没错。” X3j<HQcK  
'YcoF;&[C  
  柏子仁双手交叠在自己的书上,沉吟道:“嗯……听起来很有趣,可惜我读得太少,知识浅薄。” | D jgm7$*  
<U ?_-0  
  “每个人的兴趣方向不同。”他说着又看向她手里的那本书,目光如宁静的浩瀚星辰,“就像是你喜欢的,我可能也一无所知。” ch%-Cg~%  
-gpF%g`H  
  顺着他低下来的目光,柏子仁慷慨地把《漠漠的河》推至桌子中央,简单介绍:“这本书是我高一时候读的,算是青春类文学,大概讲的是一个少女休学后周游各地的故事。” ['SZe0  
SH/KC  
  他伸手拿起她的书,垂眸详细地凝视封面。 S>oQm  
dm&vLQVS  
  正好让她看清楚他按在书上的那只手,修长干净,骨节有力,看起来十分舒服,重点是他拿书的姿态从容雅致,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3d2|vQx,K  
.7*3V6h=F  
  他仅看了一会,并没有翻开,只是问她:“你觉得很好看?” y:N QLL>  
}!-K)j.  
  “嗯,里面有很多风光的描写,像是青岛的海,西北的大漠,还有坝美村和孔雀湖。” #*[G,s#t^  
nSLx1Q  
  他慢慢点了点头,认真的“嗯”了一下表示回应。 xsq+RBJi  
zd+_ BPT  
  “还有里面的爱情,友情和亲情。”柏子仁琢磨着寻找各种措辞,“怎么形容呢?我觉得很真实,无论是快乐还是悲伤,读过去好像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一样,从头到尾都会被人物的情绪感染。” :Qg3B ';  
Dwq}O  
  他一直听,却始终没有翻开,只是看了看书封,指端游移在书名上,一会后礼貌地递还给她。 =?} t7}#  
Z2]ySyt]  
  看出他对此没多大兴趣,柏子仁也没失望,毕竟他看上去就不像是会读这类书的人。 1%YjY"j+  
CV~\xYY  
  柏子仁收好自己的书,找了一个话题:“你能推荐我一本书吗?你最近读的一本就好。” wj fk >  
TS9=A1J#  
  “我最近读的是一本游记随想,有兴趣读这类型的吗?” Cc?BJ  
a$7}_kb  
  柏子仁点头,很快拿出自己的便签本,认真记下他接下来说出的书名,一边记一边偷看他一眼,发现他在低头检查她写的字,一联想他教师的身份,她握笔的姿态都很庄重。 rRN7H L+b  
(LW4z8e#  
  写好书名,她又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慢慢扯下来递给他,鼓起人生最大的勇气:“这是我的名字。” wL'tGAv  
&^C <J  
  “柏子仁。”他读了一遍,抬眸看她,“记得以前吃的中药里有这一味。” :&#HrD[KT  
.!ThqYo  
  “对,就是那个,很多人都觉得我的名字是一味药名很奇怪,但胜在好记。” D{&0r.2F  
F)we^'X  
  还未等她开口要求,他已经很自然地拿过她的笔,大方地落在纸上,在她的名字下方写上自己的名字。 !$"DD[~\  
gWo`i  
  “这个是我的。”他写完交给她,“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D}SYv})Ti  
lF]cUp#<  
  她低头看纸上舒缓绵延的三个字,在心里默念:“程静泊。” !c`K zqP  
&+?JY|u  
  若说以前不太在意人如其名这事,这一刻倒觉得挺玄妙的,在她见过太多的名字后,唯独他的名字和他本身最熨帖。   D"WqJcDt  
D-7PO3F:F  
  “你在这里做兼职,每天都在?”她试问。 $EjM )  
)$#]h]ac  
  “这个不一定,如果没要其他紧事的话,周五晚上会过来。” ?)$+W+vK  
\Kph?l9Ww  
  “请问你平常在哪里教书?” (9_~R^='y  
X<\y%2B|l  
  这个问题他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迟疑有没有必要把真实的个人情况告诉她。 0f.rjd  
fk%yi[  
  她等了好一会儿,猜想是要不到答案了,才听到他出声:“财经大学,和这里的高校区正好是一南一北。” 9Foo8e  
;=IC.<Q<}  
  一瞬间,她心头涌上一种别样的情绪。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