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4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73974
财富: 85903974 鼎币
威望: 49732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741388 点
在线时间: 19353(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9-02-23
楼主 发表于: 2018-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4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屈联西 执行提前操作(2018-11-17)
第四章 )najO *n  
; 2`sN   
    自从程静泊那里借来《印度十日》这本书后,柏子仁每天都花一定的时间在阅读上。 _GaJXWMbk  
     v"6 \=@  
    平心说,她对这本书并没有很大的热情,却读得非常认真,就像是在执行一项老师安排的任务,一页一页,一行一行,慢而细致地读,当翻到其中一页,察觉左上角有一个折痕,她就反复阅读那一页,猜想是哪一段文字,哪一个词汇打动了当时的他,让他做下了记号?但又一想,也许只是他恰好读完这一页就放下了,没有其他深意。 x1[?5n6  
     S q@H  
    她想的有点多,事实是自从拿到这本书,就变得有点心神不宁,一边读一边计算离约定好的交流日子还有几天,有期待,也有紧张,就像是等待高考的学生,越是如此,越觉得时间过得比平常慢很多。 M?&zY "c  
     I}0_nge  
    她还没有真正意识到,这正是开始等待一个人的滋味。 YcM;S  
     7k8n@39?  
    周六早晨,柏子仁回了一趟家,说是“家”,其实不然,在她父母离异后,母亲刘欣语有了第二次婚姻,嫁给一个小富的生意人,顺利为丈夫生下一双男宝宝,现居城中心繁华住宅德仁嘉园,安闲地做家庭主妇,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照顾,培育两个儿子身上。 F@W*\3)  
     E,"&-`/2v  
    柏子仁抵达德仁嘉园,年轻的家庭阿姨来开门,她还没进屋就听到客厅的嬉闹声,放眼过去,一胖乎乎的男孩握着一把闪光宝剑,沿着宽敞的地方疾跑,虎虎生风,正是她的大弟弟沐子东,刘欣语不放心地跟在他身后,温柔叮嘱:“东东,快停下来把袜子先穿上,地上很凉。” /XpSe<3  
     v548ysE)  
    沐子东不理会,双手举着心爱的宝剑在空中劈来挥去,忽地一个调转方向,朝玄关冲过去,宝剑直指道:“来者是谁!快报上名来!” %vqT#+x  
     ?-~I<f ]_  
    柏子仁配合地举起双手,保持静止不动。 bH9Le  
     .XH8YT42  
    “东东,是你姐姐来了。”刘欣语上前,抓住了大儿子,“可别再闹了。” Wr%7~y*K  
     p8>%Mflf  
    “姐姐?”沐子东仰起圆圆的脑袋,十分迷糊地看着柏子仁,“我不记得她了。” kn  Hv?#  
     Xa,&ef&q  
    “不许淘气。”刘欣语笑着指责,“才多久没见就不认得了?” O.\h'3C  
     X>,A  
    “不认得就是不认得。”沐子东很固执地摇了摇头,然后奋力转身,挣脱妈妈的怀抱,举着宝剑往客厅角落的博物架直冲过去,吓得刘欣语立刻跟在他身后。  H!eh J$[  
     Jq1 n0O  
    柏子仁默默地看着眼前这场闹剧,视线沿着地毯上四处撒落的玩具,绘画书和零食,直至另一个角落,另一个弟弟,干净白皙的沐子北坐在懒人沙发上,闲闲地翻着漫画。 aj7dH5SZl  
     5P+YK\~  
    “**,你先坐下,我去帮你拿喝的,热的橙汁可以吗?”家庭阿姨过来问柏子仁。 GW m4~]0E  
     'D6 bmz  
    “可以,谢谢。”柏子仁礼貌道。 Mtp%co)f  
     >4)g4~'n!  
    沐子东嘴里念着打打杀杀,声音洪亮,不停地绕着客厅跑,柏子仁好不容易才避开他,找了长沙发的角落坐下,和沐子北面对面。 dr]&kqm  
     ^Q2ZqAf^a  
    沐子北抬起头,对她眨了眨长睫毛:“瓜子仁,好久不见了,我一直在想念你。” w-rOecwFvu  
     htHv&  
    柏子仁轻轻一笑:“嗯,好久不见了。” "iek,Y}j7  
     i^/54  
    要说起沐家双胞胎,这两个同是八岁的男孩,性格却是大相径庭,早出生三分钟的沐子东顽皮捣蛋,性格莽撞却没什么心眼,弟弟沐子北则聪慧早熟,擅长卖乖,笼络人心,只不过当然也很懂得时不时地挖坑给人跳。 rO^xz7K^  
     Lk nVqZ|k  
    这不,沐子北的大眼睛久久凝视柏子仁,流露了关怀之意:“学校的伙食是不是很糟?你瘦了好多,让我好心疼的。” l>Av5g)  
     TzF0/T!  
    “是吗?”柏子仁想了想,“大概是我最近在运动的缘故。” y4<+-  
     chLeq  
    “运动是为了减肥吗?” cjT[P"5$  
     7^wE$7hS  
    “不是,运动可以让人提起精神,在学习上集中注意力。” )%#?3X^sI  
     6ZgNHARS  
    沐子北点了点圆圆的脑袋,谄媚地说:“那就好,你完全不需要考虑减肥哦,已经具备模特的身材了,再瘦的话让别的女人怎么活呢?” "::9aYd!  
     A$m<@%Sz  
    柏子仁无语,每次和沐子北说话,都觉得他八岁的皮囊下是一个十八岁的智慧灵魂。 ;Jo*|pju  
     +$ ~8)95<B  
    突地,客厅一角平地起了一声巨响,随即传来沐子东的嚎啕大哭声,他跌了个大跟头,宝剑折戟,刘欣语急着抱起他检查,发现他额头已然隆起一个大包,赶紧叫阿姨去找药箱,她自己抱着他匆匆上楼,沐子东趴在妈妈肩膀上哭嚷:“我的赤霄宝剑……” Wa, 7P2r  
      2}!R T  
    沐子北合上漫画,耻笑兄长:“真是一枚蠢货。” gvr]]}h:O  
     %&1$~m0  
    柏子仁有些忧心地看向二楼。 zKMv7;s?  
     k(9s+0qe  
    沐子北说:“不要紧的,他脑子笨到极限,再怎么摔智商都不可能再降了。” !Sfe{/$w  
     !ABLd|tP  
    柏子仁皱眉:“不能这样说你哥哥。” )u Qvt-  
     )BpIxWd?  
    “我是实话实说,他真的不聪明,连很简单的古诗词都记不住,常常写错别字,有一次还被语文老师当作范例贴在黑板上。”沐子北耸肩,“我在学校都懒得和他说话。” 2{gwY85:  
     b<\GI 7  
    柏子仁知道沐子北向来聪慧,骨子里心高气傲,常常以欺负兄长为乐。 }Fz!6F2w  
     BiE$mM  
    “我和他不一样,以后要考名牌大学,还要读研究生和博士。”沐子北看向柏子仁的目光带上了崇拜,“就像你一样。” - BjEL;  
     +>^[W~[2  
    “我?”柏子仁想到自己,诚恳地建议,“我觉得你可以定更高的目标,因为我在你这个年纪,真不如你聪明。” k3 /4Bt G/  
     ec#_olG%  
    “你别谦虚嘛,我在学校常常和同学说,我有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姐姐,他们听了后都很羡慕。”毕竟是孩子,被恭维了的沐子北显得很受用,眼神划过一抹亮光,声音也不由地轻扬了几分。 V"BVvSNu  
     ^X$ I=ro  
    柏子仁听出他的嗓音有些哑,关心道:“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还喘吗?” ko>M&/^  
     ym[+Rw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今天下午还要去医院配药。”沐子北转了转眼睛,语气略带讨好,“你有时间吗?可以陪我去吗?” _3I3AG0e  
     X CV0.u |  
    “我陪你?” G1A$PR  
     83B\+]{hD  
    “是啊,妈妈好烦的,总和医生说很多我的私事。”沐子北深深地皱眉,“我不想她带我去。” Fz{o-4  
     I? A~zigO  
    “我没问题,不过要经过妈妈的同意才行。”柏子仁知道母亲有多宝贝两个儿子,凡事都亲力亲为,不放心让别人介入。 %odw+PhO  
     ]}5`7  
    围着圆桌一起吃中饭的时候,沐子北郑重地向妈妈提出这个要求,换作平日,刘欣语不见得会同意,但今天老公不在家,大儿子又摔了个大包,心情郁闷,她不放心留他和阿姨单独在家里,考虑一会后答应了:“那你听姐姐的话,乖乖的,别乱跑。” X3 <SP  
     oUCS |  
    沐子北爽快地说好,又对柏子仁挤眉弄眼:“我会听话的。” LxIuxt=X|p  
     nIG[{gGX  
    等柏子仁带沐子北到了医院,站在儿科楼前,沐子北却有模有样地向她提出个人要求:“等会美女医生问你我有没有乖乖吃药,你要回答说有。” oJhEHx[f  
     K~P76jAe$  
    “可是妈妈说你上周有一天将药倒在马桶里。”柏子仁讲究事实。 9tW3!O^_  
     jBT*~DyN z  
    “这个别说,你不能当医生的面揭短。” OX'/?B((  
     4U_rB9K$  
    “怎么你那么在意医生的想法吗?” ( ?atGFgu  
     R/yPZO-U  
    “嗯,是的。”沐子北咳了咳,突然凑近柏子仁,“我很喜欢的她嘛。” .0 rJIO  
     $[WN[J  
    “啊?”柏子仁转不过弯来,“你喜欢你的主治医生?” mm3zQ!2j.  
     E>o&GYc  
    “对,她漂亮又温柔,头发很长,披在肩膀上和瀑布一样。” KB$ vQ@N  
     >?H_A  
    “但算一算岁数,她已经是你的长辈了。” K+(m'3`  
     4yJ01s  
    “那又怎么样?”沐子北摊手,“莎士比亚说爱情的萌生和年龄无关。” #MmmwPB_  
     &Z#Vw.7U  
    柏子仁无语。 W+fkWq7`Xx  
     h5h-}qBA  
    “言归正传,如果你一定要在她面前揭我的短,我现在就回家。” Zb5T90s%  
     p8 E;[  
    柏子仁懂了,拍了拍他脑袋,叹息一声:“好吧,我会说你按时吃药的。” pZNlcB[Qn-  
     7!]k#|u  
    沐子北很高兴,蹦蹦跳跳地进门,路过楼梯拐弯处的一面大镜子,还特地上前照了照自己的模样,拨了拨头发,收放自如地练习抿嘴微笑,让一旁的柏子仁看得哑口无言。 wpPxEp/  
     ,58kjTM  
    “好了,我们进去吧。”沐子北回过身,主动拉起柏子仁的手,一副很乖的模样。 cHfK-R  
     sZ\i(eIU  
    幸运的是,周六下午的儿科诊室没有其他病人,让沐子北心动的女医生正坐着读报。 ;1Tpzm  
     [bQ8A(u  
    “程医生。”沐子北有礼貌地叫人。 CVn;RF6  
     [m@e^6F0U  
    程医生抬起头,见到熟悉的小朋友,很快带上微笑:“怎么?今天是谁带你来的?” Av\ 0GqF  
     6Wcn(h8%*  
    “她是我姐姐。”沐子北利落地坐上凳子,回答道。 pD)/- Dgdm  
     ?N9adL &b  
    柏子仁打了个招呼,然后瞟见她胸口的工作证,上面写着“程静婕”三个字。 *HfW(C$  
     J^e|"0d  
    程静婕?这个名字好熟悉的感觉。 `OF g.R|  
     n Y.Umj  
    程医生友善地对柏子仁点了点头,然后取了压舌板给沐子北检查,沐子北一动不动地配合,当程医生拿起听诊器,他还要求她多听一下他的肚子,声称那里最近总会发出一种小水泡破了的声音,程医生笑着说没问题。 _@}MGWlAPt  
     YQw/[  
    从柏子仁的角度看,程医生姿容优雅,目光清澈,一举一动都缓慢轻柔,没有一般医生的刻板严肃,的确受小朋友的喜爱。 d%"@#bB  
     :D)&>{?  
    “你的小肚子没有问题。”程医生挑眉,“你听到的声音估计是因为吃太多了。” -t706(#k  
     blQzVp-  
    沐子北说:“老师说吃饱才能长高个。” W.7d{ @n  
     AF{7<v>/P  
    “但不能贪嘴。” d}A2I  
     jL[Is2<@  
    “嗯,我记住了。” sfBjA  
     DG%%]  
    程医生在病历薄上写了两行字,顺便抬头询问柏子仁:“上周的药他都乖乖吃了吗?” (Os OPTp  
     U Edl"FwM4  
    “他都吃完了。”柏子仁配合地撒了个谎。 `E1_S  
     B7QtB3bn  
    程医生满意地点头,赞许地看向小病患:“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我把这次的药变得甜一点。” 3[g++B."pC  
     M5bj |tQ4  
    沐子北一脸胜利。 \(v_",  
     kl<B*:RqH  
    当程医生开好药方,沐子北从小书包里拿出早准备好的贺卡递上去,甜甜地说道:“程医生,这个是我送给你的。” lPSDY&`P  
     Ydd>A\v\;  
    程医生接过一看,很快笑得合不拢嘴:“哇,沐子北小朋友,你这字可比我写的好看多了,平常一定在家勤练吧?” )-:f;#xJ  
     1VM5W!}  
    沐子北连连谦虚:“谁让我是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呢?我每周都要写黑板报的,写不好会出丑,所以很自觉地练字。” V5^b6$R@  
     sV4tu(~  
    “沐子北你很优秀啊,在学校是尖子生吧?” h],%va[  
     ;. [$  
    “还好啦,目前为止,各科考试勉强满分。” #YMp,i  
     h[)aRo  
    “你这聪明的小家伙。”程医生收好贺卡,摸摸他的头发,“谢谢你的卡片,不过给你治病是我的责任,不用特地感谢,好好吃药,多多锻炼身体就行。” 9^h%}>  
     ~rfjQPbh9x  
    “不,当然要感谢了,程医生你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有爱心的医生。” \36;csu  
     3B|-xq;]I  
    他们之间的一来一往都把柏子仁看楞了,她唯有在心底默默佩服沐子北,小小年纪就展现出这般卓绝的交际能力,更厉害的是,和女医生对话的时候,他会眨巴那双黑葡萄一样水灵的眼睛,长睫毛和蝴蝶的小翅膀一样扑个不停,娴熟地放电。 @ tp7tB ;  
     U[ungvU1U  
    等一起走出儿科门口,沐子北向柏子仁确认:“我表现得还不错吧?” ;Z~.54Pf{d  
     1 3az [  
    “满分。”柏子仁言简意赅,忍不住好奇地问,“其实我想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F6gF7]z  
     9{#|sABGD  
    “什么?” G&H"8REm  
     #C7j|9Ew1]  
    “你一点也不怯场,可以和人滔滔不绝地说话,还说得人很开心。” beR)8sC3q  
     io'Ovhf:  
    “这有什么难的?多练练就行了,你是不是还没有碰到自己喜欢的人?面对喜欢的人,很自然会说一些让她开心的话……”沐子北说到一半奇怪地打住了,视线转向不远处。 pREY AZh  
     0>MI*fnY"  
    “怎么了?你看什么?”柏子仁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ng*E9Puu[  
     Y--8v#t  
    “我看见了我的情敌。” /j@r~mt/pA  
     tP{$}cEY  
    “……” v('d H"Y  
     kweTK]mT  
    “他正从停车库出来,就是那个高高的,穿白衬衣的。”沐子北一边勘察敌情,一边摘下小书包,迅疾打开,翻出一块用巧克力纸包的石子,一扭手腕,直接用力掷过去,“吃我一招。” a$O]'}]`  
     % "^XxVJ*  
    未等柏子仁反应过来,被石子丢中背脊的男人止步,转过身来。 X5<.%@Z  
     [wG%@0\  
    “快跑!”沐子北第一时间拉过姐姐的手,作势狂跑。 Vatt9  
     N+75wtLy&  
    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柏子仁看清楚他是谁,心中一动,耳朵嗡嗡直响。 0Wm-` ZA  
     c10).zZ  
    她看见他的目光望过来,但不清楚他有没有认出她来,或者说都没有时间去判断,她已经被沐子北牵着跑了一大段路。 ~]M"  
     `0D1Nh"%k  
    他们在某幢楼后停下,气急地贴着墙面。 *)I1gR~  
     #B9[U} 8  
    “沐子北,你疯了吗?”柏子仁批评他,“干嘛无缘无故伤人?” dhkpkt<G8  
     6Qu*'  
    “伤人?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是闹他一下。” s+- aHn  
     j56 An6g  
    柏子仁一把夺下他的小书包,打开一看,包里竟然还有好几块凶器,均是包着巧克力纸的石子,掂了掂分量,还真不轻,剥开巧克力纸一看,竟然是碎的小铜块。 ;~1JbP  
     i@L2W>{P  
    “你哪里找来的?” 7`!( 8  
     mO.U )tL[  
    “学校后面的施工地啊,超级多的。” yRkMR$5&  
     (=rv `1  
    “如果我拿这个砸你的脑袋,你痛吗?”柏子仁无表情地问。 W<o0Z OO  
     aM!#  
    沐子北委屈地扁了扁嘴:“干嘛突然这么认真。” /vu!5?S  
     w-Fk&dC69  
    “因为你这是非常不对的,你做错了事情,现在必须跟我出去向他道歉。” 4&fnu/,Z  
     F DX+  
    “可是他对程医生有企图,男人可以向任何人妥协,但不包括情敌。”沐子北倔强地表示,“再说他根本就没看见我们,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不打自招?蠢人才会那么做。” / u6$M/Cf>  
     |'_<(z  
    “你……”柏子仁认为事态严重,正要纠正他的行为,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清雅又从容的声音。 S '+"+%^tj  
     MGDv4cFE.  
    “原来是你们落下的东西。” ]M;! ])b$  
     1H7Q[ 2E  
    沐子北和柏子仁同时回过头,看见“情敌”姗姗来迟,出现在他们面前。 [)n}!5fE  
     $t'I*k^N  
    阳光下,程静泊那双漾开琥珀色光亮的眼眸看向他们,柏子仁顿时就怔住了。 3 ?~+5DU  
     @8yFM%  
    “我还以为自己今天运气好,接住了一块从天而降的巧克力。”他看向沐子北,慢条斯理地说,“拆开后咬了一口,发现味道不怎么对。” |LH*)GrD*t  
     ;tiU OixJ  
    饶是沐子北这样的小人精,此刻也心虚地红了脸,双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cLC7U?-  
     %=y3  
    “你为什么要打我?”他低下头,认真地问沐子北。 !5!$h` g  
     JZxF)] ^  
    “因为你和程医生很亲密,你对她有意思,总跟在她身边,我觉得很讨厌,哼。” >Fk `h=Wd  
     ,8nZzVo  
    “哦,原来如此。”他看似明白了,“你喜欢她,不想让我接近她。” w{EU9C  
     Cbs4`D,  
    “对。”沐子北索性大胆承认了,“你是我的头号情敌。” [:@?,?V\N  
     "m;]6B."  
    “如果是情敌,客观上应该公平竞争,而非暗地玩手段。” ^ZWFj?`\UV  
     w1(06A}/  
    沐子北语塞。 0.+eF }'H  
     /C2f;h(1  
    “又一旦下定决心要暗地袭击,更应该调查清楚后一击即中,不留后患。” 1?#9K j{ql  
     h!CX`pBM  
    “……” X`QW(rq  
     '?3z6%  
    程静泊把石子还给他:“可惜我不是你的情敌,只不过,我有权利检查程医生的交友情况。” 'oQP:*Btl3  
     Cy:`pYxhd  
    沐子北瞪大眼睛,详细看他的脸,忽然察觉到一个潜在的可能:“近看你的脸,眼睛这里和程医生有点像,你不会是她的什么远方亲戚吧……” ^|i\d \  
     w[oQ}5?9'  
    “答对了,我是她亲生弟弟,她长我一岁。” 1$D`Z/N"A  
     ~.9o{?pbG  
    沐子北的脸在半分钟内看似川剧变脸术,五颜六色,十分玄幻,最后换上此生最端庄的一幅面具,恭敬地欠了欠身,抱拳道:“程大哥,刚才的一切都是小弟的错,若有冒犯,请多包涵,当然道歉是不够的,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请允许我请你吃饭。” +xBK^5/x  
m?% H<4X  
     giPo;z\c  
    柏子仁:“……”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7
发帖: 27329
财富: 480072 鼎币
威望: 46 点
贡献值: 17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0 点
在线时间: 5478(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02-23
沙发 发表于: 2018-06-28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7
发帖: 27329
财富: 480072 鼎币
威望: 46 点
贡献值: 17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0 点
在线时间: 5478(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02-23
板凳 发表于: 2018-06-28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7
发帖: 27329
财富: 480072 鼎币
威望: 46 点
贡献值: 17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0 点
在线时间: 5478(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02-23
地板 发表于: 2018-06-28  
欣赏
敬业心
llsyqmk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8540
精华: 11
发帖: 3955
财富: 219496 鼎币
威望: 13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8 点
在线时间: 296(时)
注册时间: 2015-07-29
最后登录: 2019-02-21
地下室 发表于: 2018-07-05  
谢谢李老师分享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