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5、6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51196
财富: 46564156 鼎币
威望: 50270 点
贡献值: 648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42356 点
在线时间: 17349(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8-07-17
楼主 发表于: 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5、6

第五章 ?V)6`St#C  
|Q;1;QXd  
    程静泊婉拒了私下的饭局,对此沐子北表示万分遗憾,他本还打算借此机会和他程大哥拉拉家常,套套近乎,无奈没有得逞。 a^,RbV/  
     Sa~C#[V  
    回去的一路上,沐子北感慨程医生一家人怎么都长得那么好看,是不是该归功于基因的伟大?但又有疑惑,为什么自己的胞兄那么蠢,简直没道理。 u{z{3fW_  
     WGK::?  
    柏子仁一直专注地沉默。 ]vErF=[U,  
     B/}>UHM  
    “你在想什么?”沐子北响亮地问,“一副丢了魂魄的模样,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b5R*]  
     zBfBYhS-  
    柏子仁低头看他一眼,还是不打算理他。 t T:yvU@a  
     h='=uj8o5  
    “好吧,算是我错了,但我也得到了教训了,回去后千万不要和妈妈讲这个事情。” T(DE^E@a  
     E .5xzY  
    “你得到了什么教训?”柏子仁不解。 PMcyQ2R->  
     Q!v[b{]8  
    沐子北摆正面孔:“失去了印象分,程大哥有可能会跑去程医生面前告我的状。” ^Du_e(TiyK  
     ~O6=dR  
    柏子仁摇头:“他怎么会和你一个小朋友计较。” ,~#hHhR_  
     Ok!{2$P8U9  
    “既然他都不计较了,你更不能和我计较了。”沐子北伸手拉她。 e`^j_V nEH  
     =B1!em|  
    柏子仁拿这个圆滑狡黠的弟弟没法子,只能是甩开他的手,表示和他并不是一国的。 ^(R gSMuT`  
     dQ]j r.  
    沐子北很快缠上来,嘴巴涂了一层蜜似的:“姐姐你最好了,以后我赚了钱要给你买包包。” V5+a[`]  
     [@;Z xs  
    柏子仁在心里叹气,默默妥协。 |a+8-@-Tj  
     C'ZU .Y  
    回去后,刘欣语光顾着看护两个儿子,也没有空闲关注女儿,等到傍晚时分,沐叔叔回家和他们吃了饭,饭后他带孩子们出去散步,刘欣语才挪出一点时间和女儿面对面聊天,不过话题也仅限于她的研一生活。 yr?\YKV)I  
     =[kv@ p  
    “你要多交些朋友,多和朋友出去玩玩,不要太封闭自己。” K9R[ oB]b  
     ^_uzr}LE`  
    “嗯。” c1[;a>  
     aH_&=/-Tz  
    “有什么问题就向我和你沐叔叔开口,不要硬着头皮自己解决。” ZfU_4Pl->  
     f+ &yc'[  
    “好。” bHCd|4e,2  
     @,]v'l!u  
    “听声音像是他们回来了,我先下楼去了,你先自己休息一会。”刘欣语离开了女儿的房间,顺手帮她关好门。 9pXFC9  
     \MU4"sXw  
    柏子仁独自坐在床边,把床边灯的光调到最小,在昏暗的光线下盘起腿,若有所思。 m N{$z<r  
     DQSv'!KFO  
    她对他道歉的时候,他微笑说没事。 ]#nAld1cmy  
     ep5aBrN]"  
    就是这样,其他没有了,连一句“这么巧,在这里碰上你”的寒暄都没有,该不会是真的在心里生气了吧?也是,无缘无故地被一个熊孩子捉弄了,她还脱不了干系,对此她免不了自责,除此之外却也有别样的情绪,譬如侥幸。 eMs`t)rQ  
     f5N~K>  
    真没有料到,能在今天和他碰上。 aUnm9u r  
     |l9AgwDg  
    她想自己终于明白小确幸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了,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像是春天的雨和冬天的彩虹,气味和滋味短暂,稍纵即逝,但可以回忆很久。 q9OIw1xQr*  
     8]O|$8'"  
    此时此刻,隔着一扇门,外头传来一家四口的欢声笑语,她并未感觉自己太过孤独,大概是他的微笑有治愈的作用。 hm& ~6rB  
     "783F:mPh  
    这样的心情延续到她再次见到他的那一天。 X@arUs7  
     G 5)?!  
    程静泊向来守约,比柏子仁还早到,待她上了二楼,一眼看见他气质很好地坐在那里,不过除了他,今晚二楼小角落的两张卡座都有客人,一桌是一对男女学生,另一桌是一对中年夫妇,在属于各自的小空间里,或窃窃私语或静静阅览。 VAq:q8(K  
     g$A1*<+  
    她坐下后,第一件事就是道歉。 H:|yu  
     @-hy:th#  
    “那天真的很抱歉,我弟弟拿石头砸了你。” \UXQy{Ex  
     !l'Zar  
    “没事,小孩子的恶作剧罢了。”他的语气听起来丝毫不介意。 4F'@yi^Gt  
     Cnn,$R=/s  
    她静了静,又说下去:“还有,他误会了你和程医生的关系。” }\1V;T  
     dZZHk  
    “这倒不是第一回了,程医生向来就有一些爱慕者,容易搞错我和她的关系,其实稍微用点心就可以看出,我和她外貌有相似之处,说话方式也是家人之间的。” #oHHKl=M  
     a1?Y7(alPU  
    “程静婕。”柏子仁念着这个名字,“你们的名字都很好听。” +ux,cx.U"  
     @.%ll n  
    “都是我外公取的。”话至此,他不再继续自己的家事,谈起了本周的主题,“借你的那本书读完了?” EB)0 iQ  
     P/^:IfuR  
    柏子仁从书包里拿出那本薄薄的书,放在桌上:“读完了,感觉很有用。” ](%-5G1<  
     r=s7be  
    “有用?”其实他是随性翻翻的。 $PNR?  
     _v_ak4m>  
    “让我了解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一般说到印度,大概印象就是泰姬陵,歌舞剧,现在知道孟买有一半人住在贫民窟里,有一个世界最大的露天洗衣厂,因为常缺电,家家铺子都有自动发电机,公共洗手间外面标志男女的图像设计得和电影海报般漂亮,还有,和我们一样,在那里教育是大部分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不过我们是九九乘法表,他们是十九十九的乘法表,可以在短短十秒钟算出十三乘以十四。” 3x eW!~  
     lx%<oC+M  
    “看来你读得很认真。”他总结道,“这本书简单地谈了一些在印度的所见所闻,当地人的生活常态,他们的文化与众不同,但一如既往,我行我素。” X.g1 312~  
      ~UXW  
    “你读这本书,是和哲学有关?”她好奇这个。 N'TL &]  
     [0  3Aej  
    “有些关系,印度的文化离不开哲学,和我们少数人在研究哲学不同,在他们那边,哲学是大多数**众的世界观,他们很注重精神世界,与神同在,懂得沉默是金,喜欢冥想,因此产生很多哲思。” =T!M`  
     vX&Nh"0H&  
    她细心凝听。 ,LG6py&aT  
     \  VJ3  
    “你有兴趣?”他问。 kAU[lPt*R  
     9FK%"s`  
    “有。”其实在他开口之前,是没有的,只是现在想听他说。 EZao\,t  
     DjtUX>e  
    “想了解的话应该从他们的文明起源着手,我可以推荐你一些相关书籍,如果用说的,今晚都讲不完。”他提醒他,“当然,前提是你真的有兴趣,因为那些书都很厚。” <!R~G-D#_T  
     a3JG&6-  
    她摸了摸鼻子,脸上浮现出被识破的窘态。 zaa>]~g.  
     iq=<LOx  
    他也不急着说话。 p Gzzv{H  
     Q"S;r1 D  
    “我……还是等一等好了。” U)o(}:5xF  
     Z-.`JkKd8  
    他无声地浅笑,点了点头,修长的手拿起旁边水杯喝了一口。 #zyEN+  
     *{/BPc0*  
    “我猜……”她又问他,“你是不是因为每天上课都在讲这些,私下就不太愿意谈这些了?” QJjqtOf>  
     -xPv]j$  
    就像是一些厨师,每天给客人烹调美食,回家后因为厌倦食物就懒得做菜。 = a$7OV.  
     y}Oc^Fc  
    “不会。”他否认,“私下聊天都可以,只是不喜欢再去指导别人。” ~*@ UQ9*p#  
     HM /2/ /  
    也是,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哲学是什么”的问题够累人的,再者人之忌,在好为人师,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不是那种喜欢指点江山,轻易去纠正别人的人。 Vf:/Kokq  
     ]nY,%XE  
    不一会,服务员端上来一杯热可可和一块点心,细心地放在柏子仁的旁边,再退下。 \]1qAFB5  
     f .-b.nNf  
    她喝了口可可,看着面前清隽好看的男人脸廓,说了一句:“其实,你是这家咖啡馆的老板,对吗?” $F"'= +0  
     Nk*d=vj  
    “我不是老板,只是投资人之一,真正的主人是我朋友,但他开这家店属于玩票性质,开张后就丢下了,也不管生意如何。” rozp  
     dj>zy  
    “那如果生意一直不好呢?” 7u73v+9qn:  
     ~-ZquJ-  
    “准确说,会关门大吉。” 6}4?, r  
     0N>NX?r  
    “那很可惜,这里很适合阅读的氛围。”她拿起叉子戳戳盘子里的一块苦杏仁蛋糕,“点心也很好吃。” ^h\& l{e  
     1k"<T7K  
    “你很喜欢?” m[n=t5~  
     |7ct2o~un  
    她有一瞬间的愣怔,不知他说的喜欢具体是指什么,喜欢这个咖啡馆,喜欢这块适合阅读的空间还是喜欢眼前这块蛋糕? ynY(  
     Z$jqB~=^e  
    不管如何,她喜欢此时此刻的一切,于是点头承认。 b?i5C4=K  
     +)$oy]  
    “谢谢。”他如实告知,“只不过,这个读书交流会本月就会结束。” lgrD~Y (x  
     Sq22]  
    “我明白。”她早就清楚这个事实。 iF,%^95=  
     D]tI's1  
    现在看书的人越来越少,更何况是热情洋溢地对一本书进行交流的**体,少之又少,如果周五晚上的读书主题无人问津,也就没有继续存在的条件。 &FrUj>i  
     0MpZdJ  
    明白归明白,心里很遗憾,本以为还可以多和他坐下来交流几次,没想到如此短暂。 BN7]u5\7  
     0nr5(4h  
    当然遗憾只是她单方面的,他的情绪没有多大起伏,后面的一个小时,在她的请求下,他零零散散地提了几本不同类型的书给她,大致讲了讲题材和看点,怕她记错,末尾写了一份书单给她。 *? V boyU  
     d)>b/0CZ  
    他把书单夹在那本游记里,顺手递给她:“这本书不用还了,当做礼物送给你。” m3#rU%Wj  
     x&p.-Fi  
    最后,连同热饮和甜点,他一起给她免了单,客气地和她告别。 NJ^Bv`  
     N =T 0Td  
    柏子仁独自下楼,注意到角落的一桌客人还没走,穿着得体的中年夫妇优雅地端坐,伴着冷却的咖啡温度,他们依旧很有兴趣地欣赏一本画册,看着令人暖心。  #nq$^H  
     l"zwH  
    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望向那道投在墙上的男人剪影,静默如水流,心中有了决意,又折回身。 Llf#g#T  
     E]O/'-  
    “忘记什么东西了?”见她回来,他平常地询问。 *Z8qd{.$q  
     9 1.gE*D  
    “我忘了这个,当作赔礼。”她从包里翻出一条巧克力。 A Xpg_JC  
     ^]5^p9Jt"e  
    记得那天,被沐子北砸到后,他开玩笑说误以为是一块从天而降的巧克力,她记下了,猜想他可能喜欢吃巧克力,来之前路过便利店买了一条,里面有三颗圆鼓鼓的裹着榛子的巧克力球,刚才进来坐下的一刻就想给他,但怕唐突,一直没敢拿出来。 z[Ah9tM%  
     3*zywcTH  
    时间静止了几秒,他看清楚后接过,低声评价道:“嗯,很不错的礼物。” cY^'Cj  
     sTS/ ]"l  
    “下周五是最后一周了,你会来吗?” e_YTh^wU  
     B ({g|}|G+  
    “如果没有要紧事的话,我会在这里。”他的答案和之前一样。 f"z;'  
     2kcDJ{(  
    柏子仁点头表示知道了。 4L bll%[9  
     ]f~!Qk!I7r  
    程静泊把巧克放入外套的口袋,看了看窗外的夜色,已经很浓了,便站起身:“我正好要出去一趟,一起下楼。” 11vAx9  
     k:F{U^!p|  
    他们一前一后地下了楼,安然无声,直到门口说再见,各自往不同的方向走了。 3#? 53s   
     Pcjrv:0$  
    等买回两瓶固定牌子的矿泉水,程静泊回到咖啡馆,顺手从外套口袋摸出巧克力。 |It&1fz}  
     v|MT^.  
    服务生小纪眼尖,知道他从不吃这种幼童口味的巧克力,轻声问道:“别人送的?” 4,0 8`5{  
     &5[B\yv  
    他默认。 iR"6VO  
     ejia4(Cd  
    “是你的学生?你不是坚决不收学生送的任何东西吗?” GExr] 2r  
     :uJHFF xg  
    “不是学生给的,是有幸被砸到的。”他拆开后只取了一颗,慷慨把剩余的两颗放在吧台上的收纳盒里与人共享,然后走上了楼。 4jc?9(y%  
     j#U,zsv:  
    小纪抓过一颗,拆开吃了,一股甜味直接腻到牙根,让人有些受不了,她摇摇头,准备直接拿剩下的一颗做巧克力焦糖蛋糕的配料。 9 p,O>I  
z9!OzGtIR  
:dQRrmM  
h@z0 x4_])  
l-P6B9e|\  
第六章 J$PlI  
p6aR/gFkqv  
    如果给柏子仁做一幅画像,大概是这样的,身高一米七二,身材匀婷,黑发中等长度,超过肩膀三公分,五官立挺,瞳色偏淡,气质清静,不爱说话,不热衷圈子,独来独往。 r\cY R}v  
     :T|9;2  
    随着时间,这类人会被有意无意地归纳到边缘一列。 A;^ iy]"  
     6#AEVRJKU@  
    “你知道吗?”课间的时候,朱鸣文凑过来告诉柏子仁,“方正最近总在背后开你的玩笑。” XUKlgl!+.  
     N:CQ$7T{ j  
    柏子仁手上的笔没停,头也没抬:“他说什么?” B`t/21J  
     ?68~g<d,  
    “说你的取向不正常。” LF @_|o I  
     ^_i)XdPU  
    柏子仁试着确认这是什么意思:“取向不正常指的是?” //;(KmU9  
     LR{bNV[i  
    “你喜欢的是女人。” "M@&*<S  
     KK5;6b  
    柏子仁迟疑了一下:“他为什么开这样的玩笑?完全没有意思。” 3y+~l H :  
     4'=Q:o*w`  
    “糟糕的是有部分人还信了。”朱鸣文托腮,近距离打量柏子仁,“通常这样的流言除了切身证明之外,没有办法彻底摆脱,我倒真建议你有机会的话尽快找个男朋友。” )bR0 >3/  
     -KV,l  
    柏子仁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不会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去找男朋友。” 4H (8BNgzV  
     e[?,'Mp9  
    “说的也是,不过,你以前肯定交过男朋友吧?”朱鸣文顺便多问了一句。 t$%<eF@w  
     .d}yQ#5z  
    “没有。” p^*a>d:d]  
     mI!iSVqr  
    “一次也没有?” j6EF0/_|e  
     s+v9H10R  
    “没有。”她放下笔,干脆地承认。 tM;cvc`/  
     R6BbkYWrX  
    因为择了靠窗的座位,有一瞬间,下午四点多的阳光直直地映进来,在手背上漾开紫红色的光,慢慢暗下去,侧转手腕,摊开掌心,明媚柔和的光照亮上面的一个“程”字。 S6(48/  
     ?gU raSFU  
    是她在不知不觉中走了神,一笔一笔写下的,好像是一个孩子笨拙地描绘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秘密。 C4$P#DZT^  
     LdH1sHy*d`  
    无人可诉,也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 _hyqHvP  
     F<4 :P=  
    下了课,柏子仁赶去图书馆一趟,在门口的电脑系统上输入全部的书名,一一查找后发现只能借到两本,她根据分类很顺利找到了那两本书,两本看上去都很新,应该是没什么人阅览的缘故。 pP1DR'  
     |f @A-d X  
    她耐心地站在书架后,轻轻翻开,大致扫了扫,没注意到隔着书架,某双清锐的眼眸停留在她的脸上。 ]T'8O`  
     8^+|I,  
    有刹那,她注意到身边有人,抬起眼睛,和那双眼睛对看,然后平常地转移了方向。 XJPIAN~l  
     h6?^rS8U  
    而对方却没有急于收回自己的目光,在她转身的时候,依旧蔓延过去。 .tLRY  
     VD7-;  
    “周必然,你在找什么书?”有人走过来,笑嘻嘻地问。 fsPNxy"_  
     hWbu Z%  
    周必然说:“在找一本书,一时想不起书名,先随便看看。” `Wjq$*  
     MbCz*oW  
    说完拿出音乐耳罩戴上,拒绝再被打扰。 !{CIP`P1  
     nw- -  
    这晚,柏子仁一直在看书,等眼睛累了,热了一杯牛奶,喝到一半想起一件事,白天课间偶然听见两个女同学聊天,说起晚间的一档广播节目,男主持人的声音很好听,这两天聊的话题是爱情,只是内容太浅,感觉是对大一新生的课外指导。 g]HWaFjc5  
     JS8pN5   
    柏子仁看看时间,刚好差不多,就翻出抽屉里的一个随身听,调了一阵后顺利找到那档节目。 %A~. NNbS  
     fJ.=,9:<  
    短暂的音乐过后,男主持人的声音响起了:“嗯,老生常谈,说说一见钟情好了,世间爱情千百种,我们的爱情各不同,但一见钟情大致是相通的,是一种中了奖的感觉。” nbP}a?XC  
     N?{Zrff2"O  
    “或者是,心跳漏了一拍,时间定格,一秒钟变得无比漫长。” NiVLx_<Pr'  
     /];N1  
    “又或者是,千千万万张脸,偏偏这一张,看了一眼后就忘不掉。” KYB3n85 1  
     c/bT5TIEWs  
    “又或者是,骨头里冒泡泡的幸福感。”  lY`WEu  
     V?JmIor  
    “对了,话说回来,我觉得一见钟情四个字不太合适,第一眼就钟情,那钟情两字未免太廉价了,一见生情比较好。” cp8w _TPU  
     u"v$[8  
    “当然,也有人说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不过是权衡利弊,后者未必就靠谱,前者未必就不能长久。” :jTbzDqQ  
     AX@bM  
    “你问我?如果让我选择,我一定选择一见钟情啊,因为我太太就是我一见钟情后,费尽心思娶回家的,咳咳,谁让我不是帅哥呢,很少有人会对我一眼就相中,现在拿自己的感情说事,不是想证明自己运气好,而是想说,既然第一眼喜欢,那就是一个摆在眼前的,实实在在的缘分,别仅仅把它定义为肾上腺素的分泌而等在原地不去行动,你应该知道,没什么是偶然的。” aRWj+[[7y  
     mL}Wan  
    “不过,也要提醒一下从没有和异性接触过的男生女生们,别把一见钟情和纯属紧张搞混淆,后者只是头晕,脸热,手掌冒汗,前者多少有点确定了对方的感觉。” Z] cFbl\ma  
     {yf, :5  
    “以上是我的一些浅见,仅供参考。” .ejC#vB{KM  
     mp(:D&M  
    柏子仁一边听主持人流利的念叨,一边躺下床,伸手拿过枕边的书,一页一页翻过去,第一百三十四页,何漠私自延长了旅程,知道父母不会同意,打电话给何言求助,他好像早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劝阻也不支持,只让她注意安全,隔天下午她去银行,发现了一笔新的汇款,她感动得马上发短信过去说谢谢,一会后他回复:“我们都不希望你走太远,但如果回来只让你越来越不快乐,那么在哪里的抉择权利在你,唯一要求你的是,别忘了和我们保持联系。” ?j!/ Hc/b4  
     x51p'bNy  
    高中时候读这本书,觉得一个比她大不了两岁的女生独自游历各地实在是无知无畏,如今重读后明白,真正无畏的人少之又少,小小年纪如何漠,能走那么远,支撑她的怎么可能仅仅是对远方的向往?最大的因素是她心中的安定感,不管让她身处何方,总能找到回去的一条路。 P&o+ut:  
     z9AX8k(B6  
    柏子仁把书盖在脸上,闭上眼睛,关上灯。 q}JP;p(#  
     "$%&C%t  
    黑暗中,某个人的眉眼浮现在她无尽苍穹般的思绪中,在这个寒风四起的夜晚,像是一盏心火越烧越旺,照亮了盲点。 ,5*<C'9  
     gY-}!9kW]  
    她在掌心写下他的姓,她在闭眼时浮现他的脸廓,她可以回忆和他有关的细节,分毫不差的。 QE;,mC>  
     x?R1/iHv  
    单纯地多想他一些,获得一些小快乐,那算不算是一见钟情? k lr1"q7  
     Q;2k bVWY  
    对没有感情经历的她来说,有点难辨别。 It'PWqZtG  
     d5LL( "  
    周五是最后一次读书交流会,柏子仁吃过饭就去了咖啡馆,抵达的时候还不到七点。 m<4tH5 };d  
     Dm;aTe  
    咖啡馆一楼有两个工人在换灯饰,工具箱和梯子摆在门口,影响了客流量,愿意进来的人更少了。 !| GD8i  
     F,GG>(6c  
    吧台的服务生小纪已经认识柏子仁,热情地和她打了招呼,柏子仁点了单后上了楼。 -S $Y0FDV  
     l(tMo7iPa  
    二楼没有其他客人,她独自等了四十五分钟也没等到想见的人。 +^aM(4K\  
     /$ueLa  
    八点多的时候,小纪趁空上楼,亲自帮柏子仁换了热水,提醒说:“不知道程老师今晚会不会过来。” |Tl2r,(+R  
     ~{yQsEU  
    柏子仁本来是垂着眼睛,无所事事地趴在桌上,闻言抬头:“嗯?” O`0A#h&No  
     z"@UNypc,  
    小纪把热水推过去,态度亲和:“你是在等他,对吗?上次他手中的那条巧克力,也是你送的吧?” O#D N3yu?  
     v|r#  
    柏子仁没料到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被观察入微,却依旧诚实地点了点头。 71yf+xL  
     Rwz (20n\^  
    “他喜欢吃巧克力,但不喜欢吃那么甜的,偏苦一点的,纯巧克力会比较好。”小纪摆出菜场大嫂的热情姿态,“好啦,再透露一点信息给你好了,他常年单身,平常除了爱好读书还喜欢钓鱼,参观博物馆,偏好喝红茶,口味清淡,自己会对着食谱研究做菜,厨艺好不好不知道,他很友善,对任何人都很温和,但保持距离,私下不希望大家称他老师,偏偏气质又摆脱不了那份职业,有点小无奈……其实我知道的很有限,就这些全部告诉你了,啊,你怎么还在做笔记,别那么……可爱好不。” yy3-Xu4  
     <Okl.Iz>  
    柏子仁的笔尖刹车,停在便签本上,略有尴尬。 '^6x-aeq[D  
     z2A1h!Me  
    “哈哈,不开你玩笑了。”小纪在原地跳了跳,“我得下楼去了,差点忘记上次开溜,吧台上的一个金属笔筒被人偷走了,惨被罚钱。” |/35c0IM  
     rv97Wm+  
    柏子仁扯下便签本上写的密密麻麻的一张,折好后放进钱包里。 Uu3<S  
     ( u}tUv3  
    她趴回桌上,脑袋枕在手臂上,呆呆地看着复古台灯一侧的拉绳,心想他还会不会来。 8klu*  
     u~^d5["T  
    也许是昨晚帮导师整理文献到凌晨,她基本没怎么睡,现在真的困了,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皮越来越沉,终于挨不住,睡了过去。 )[hQK_e]  
     |\~!o N  
    睡得很沉很香,做了一个幸福味十足的梦,梦里的她还在上幼儿园,夏天拿着钱去买冰激凌,卖冰激凌的阿姨笑着让她稍等,她快乐地点头,迫不及待地等着。 RBzBR)@5   
     d$`NApr  
    可惜没等到冰激凌的滋味,梦就醒了,醒来的时候脚边热热的,像是贴近了一团篝火。 <jvSV5%  
     o=VDO,eS  
    她睁开眼睛,看见脚边有个小小的电暖器,抬起头,入眼的是他侧坐在对面的沙发,手里拿着一本书,桌中央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壶热茶。 kMLWF  
     Ui`Z>,0sFi  
    慢慢的,他放下书,露出微笑:“醒了?” fgSe]q//  
     Xy(o0/7F9  
    他的声音太好听,让她除了点头,一下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别的。 u;qBW uO  
     nZ 0rxx[V?  
    “不好意思,二楼的空调在维修,没法启动,这里很冷。” )!&7XL[  
     2= 6}! Y  
    “没关系。”她说,“我一点也不冷。” s" jxj  
      hVB^:  
    “今天是最后一周,你想聊点什么?”他亲自持壶给她的玻璃杯加了热茶。 C"P40VQoo  
     SGREpOlJ+  
    “我想……”她欲言又止,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Kf$%C"  
     6:(*u{  
    “那想看电影吗?”他注视她,提了个建议。 CN$wlhs  
     }0P5~]S<5A  
    “看电影吗?这里?”她好奇。 =;9*gDfD  
     s3*h=5bX=  
    “嗯,这里有台老式电影放映机,可以放黑白电影,但都是年代很老的片子,你有兴趣吗?” B%c):`w8]  
     f<V#Yc(U }  
    她几乎没有思考就点了头。 Xq9n-;%zL  
     Jbud_.h9  
    他走去关上了二楼客厅的门,拿出放映机,对着左面墙的投影屏幕,动作熟练,弯下腰调动放映机的时候解释道:“这是一九六五生产的八毫米放映机,无声的,只能看默片。” 9~^%v zM  
     a3wTcp "r  
    她拉了一张椅子坐在离屏幕三米远的地方。 4|ryt4B  
     <Q06<{]R8  
    “你看过城市之光吗?” ;hz"`{(JY  
     c5?;^a[  
    “没有。” 3d^zLL  
     HB+\2jEE  
    随着哒哒哒的映带播放声,看着滚动的影片胶带,屏幕上浮现出画面。 ef\Pu\'U  
     T#.5F7$u  
    在这间只有二人的天地里,他在播放电影给她看。 #<X+)B6t  
     pm+_s]s,  
    黑白光影里,穿梭回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滑稽笨拙的小人物夏尔洛,遇上让他一见钟情的失明卖花女,他用唯一的钱买了她的一朵小花,戴在身上,爱情让他充满了力量,他凑钱给她做了复明手术,他却被关进了监狱,两年后他们在花店门口重逢,她已经可以看见了,他因为一无所有,不敢上前相认。 qNP&f 8fH  
     sjpcz4|K  
    “是你?”最终,她一点点地认出了眼前这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 p$XL|1G*?H  
     n&Q{ [E  
    他嘴里叼着白色的小花,欣喜羞怯地点了点头,她紧紧握住他的手,几乎热泪盈眶。 J G xuB*}  
     7]t$t3I`  
    多么俗气的老梗,却始终讨人喜欢。 DBuvbq-  
     U^tr Z])  
    “城市之光,是指他是她的光吗?”结束的时候,柏子仁问身旁的人。 `+[e]dH  
     G992{B  
    他略微想了想,回答她:“你这样想也没错。” Pa%;[hbn  
     gVM9*3LH6  
    “明明是喜剧,为什么我有一种很悲哀的感觉?” bce>DLF  
     isaDIl;L/  
    “有人说过,喜剧是悲剧的最高表现形式,反之也一样。” ?{W@TY@S  
     xc.(-g[  
    “我很喜欢这部电影。”她认真地说,“是我看过最好看的。” D9 ~jMcX  
     l+BJh1^  
    他看着她,没有表态。 V)M+dhl  
     ^z #'o  
    这最后一个读书交流会,他为她个人播放了一部电影,安静地共度了一个半小时,对她而言是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p4#AfGF  
     rQ -pD  
    他收拾好放映机,重新开了灯,摆好了椅子,看了看窗外:“时间很晚了,从这里回宿舍需要多久?” km1{Oh  
     ]J;pUH+u  
    “不到十五分钟。”她拿起书包。 J%d\ 7  
     %n-:mSus  
    “我送你。”他干脆地说。 T#'+w@Q9{9  
     _=9o:F  
    下楼的时候,他跟在她后面,突然她踩到一阶陈旧松动的木板,脚一歪,重心不稳,身后一只手及时扶了扶她,因为光线很暗,小意外来的猝不及防,他扶的位置有些偏差,让她很快意识到他贴着的地方正是自己前胸的边缘。 07WZ w1(;  
     %?K1X^52d  
    很明显,他也意识到,及时收回了手,但没特别加一句不好意思,让她免去这刻意停留在话题上产生的尴尬。 x<#Z3Kla  
     IXYSZ)z  
    他只是收回了手,淡淡地提醒她小心点。 BX :77?9,+  
     <}S1ZEZcQ  
    走出咖啡馆,他送她往学校宿舍走。 LB}y,-vX>  
     qMT7g LB'1  
    一路上,他没有找任何话题,安然和她并排走的时候也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路灯下,她偶尔低头看看属于他们的影子,他的剪影笔直修长,缓缓地延伸在道路上,在接下来的一个转弯口,她走近了他一些,他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小举动。 Ei!5Qya>  
     'f0*~Wq|  
    “我到了。”在宿舍楼的大门口,她说,“谢谢你。” 8F|8zX&  
     ~e,k71  
    “应该是我说谢谢,谢谢你来读书会,让它持续到最后一周。” b|F_]i T  
     m1DzU q;  
    “很可惜就这样结束了。”她说着拿下书包,从里面翻出一条巧克力,“这个还是送你,即使我已经知道自己买错了,你不喜欢吃这么甜的巧克力。” ,c#IxB/0  
     rblEyCR  
    他接过:“偶尔吃点甜的也不错。” D<9FSxl6  
     ;O=tSEe  
    越是近告别越是有些拖沓,她站在他面前,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以后我还会有机会见到你吗?” *B"p:F7J|  
     9-)D"ZhLe  
    “什么?”她的声音被不远处飞过的跑车掩盖了,他不是很听得清。 2_lgy?OE`  
     r )8[LN-  
    “没什么。”她看着他那双似乎浸透了月的光华的眼眸,向他告别,“再见。” :wiQ^ea  
     J6Uo+0S  
    “再见。” g{K*EL <  
     _@I<H\^  
    等她进了大门,他转过身,沿着道路回去,随手将巧克力放进外套口袋的同时,不经意地摸出了一张纸,打开一看,上面有一串电话号码,还有一行字。 }RX[J0Prq~  
     sE87}Lz  
    “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记下,如果介意,就丢掉好了。” G+Ft2/+\  
     PCzC8~t  
    他停了停脚步,在微弱的路灯下,只用一眼就读完了,连带巧克力一起放入口袋。 L{H` t{ A  
     e>`+Vk^Jc  
    柏子仁洗漱完,回到桌前,一直等待的手机上已经跳出一条新信息。 &DoYz[q  
     E.V#Bk=  
    “这是我的号码,如果你不介意,可以保存,如果介意,就删除好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