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8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51119
财富: 46564135 鼎币
威望: 50270 点
贡献值: 648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42356 点
在线时间: 17342(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8-07-16
楼主 发表于: 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8

第八章 vj#m#1\ f  
#=m:>Q?%z  
    程静泊带他们去的是离医院一站路外的餐馆,鉴于柏子仁和沐子北对此地不熟,他做主点餐,给柏子仁点一份牛肉汤煲,给沐子北点一份儿童套餐,他自己点了普通的汤面。 ~7\`qH  
     Mcd K!V  
    沐子北用筷子挑了挑自己盘子里的丸子,再看看对面贵客的汤面,叹气道:“程大哥,你没必要为我省钱的,想吃什么就再点。” .Z17X_  
     bhZ5-wo4%  
    程静泊一张脸在热气腾腾的汤面后坦然自若:“一碗面就足够了。” VF7H0XR/k5  
     * _,yK-et  
    “明明是准备请你吃大餐的,结果只是这样,说出去让我好没面子。” n2F*a  
     hNp.%XnnZ  
    “请客吃饭重要的是客人想吃什么,不是吗?” R3BK\kf&  
     r9-)+R J  
    沐子北改口:“也是,程大哥说的有道理。” 8Tc:TaL  
     )B5U0iIi  
    显然,柏子仁明白程静泊为什么会挑在这里吃饭,这里人不多,干净卫生,价钱实惠,作为客人,他的选择很贴心。 <&t[E0mU  
     4)N~*+~\h  
    “程大哥,那天的事情很抱歉,请你原谅我。”沐子北解决了一颗丸子后再次情真意切地表达歉意。 ` -<S13  
     !<>`G0  
    “好,我原谅你。”他笑了一下。 ,=}+.ax  
     u,@x7a,z  
    “那你能不能保密,不把这件事告诉程医生?” dSzq}w4xY  
     fhQ N;7  
    “你都请我吃饭了,吃人嘴软,我不得不替你保密。” +$G P(Uu,  
     16N`xw+{  
    “程大哥,你人真大方,我交定你这个朋友来。”沐子北一锤定音,“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千万别客气,直接……直接告诉我姐好了,等我下个月买了手机,再告诉你号码。” y;LZX-Z-  
     'KNUPi|  
    “可以。”程静泊看看柏子仁,“等会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 & =vi]z:[  
     S3 /Z]?o  
    柏子仁很快反应过来他在沐子北面前隐瞒了部分事实,默契地配合。 Y{m1\s/o  
     }j#c#''i  
    沐子北一边吃一边刺探敌情:“程大哥,现在有人在追程医生吗?” }9&~+Q2  
     eN I6V/\`  
    “据我所知,大概有一两个。” =ThacZHb8  
     Y<`uq'V  
    沐子北掩不住脸上的焦心,忙着追问:“她答应了吗?” 7ZpU -':  
     <F5x}i~(C  
    “暂时还没有。” q^kOyA.  
     ?-P W$p  
    沐子北放心一半,又自言自语:“好女怕缠郎,就怕他们都是厚脸皮。” 6rzXM`cs  
     I=yy I  
    “嗯?你说什么?” UR.l*+<W7  
     t{ScK%S6  
    “没什么。”沐子北矢口否认,“我只是觉得像程医生这样的好姑娘,应该严格地挑选人生伴侣。” IqmoWn3  
     /*{s1Zcb  
    “放心,家里人都没有催婚,她有足够的时间和自由,可以再挑个三到五年。” FFqqAT5  
     |B.tBt^  
    “三到五年?”沐子北有些小心翼翼,甚至是忸怩地试问,“就不能再多等几年吗?” *H,vqs\}y  
     Q+'QJ7fw'|  
    “再多等几年?那听起来有些可怜,我想她总该在三十五岁前找到一个可以照顾她的人。” RI jz7ZG  
     Qf}b3WEAI  
    沐子北还想说话,旁边的柏子仁听不下去了,直接点醒他:“你现在想的应该是好好把饭吃饭。” r@Tq-o  
     pElAY3  
    程静泊对沐子北微笑:“嗯,你姐姐说的没错,好好吃饭才能长个子。” %B'*eBj~fw  
     7ClN-/4  
    沐子北语塞,瞬间被拉回现实中,有些懊恼地低头挖饭,因为吃得急,差点被一颗丸子卡住,仓促地连咳起来,咳势惊人,在柏子仁作出反应之前,程静泊已经先一步,一手按于沐子北的肩膀上,连续有力地拍了几下,让他顺利吐出了一口,然后再递给他温水。 H[&X${ap  
     ?4,e?S6,[  
    沐子北大松一口气,眼泪汪汪:“差点就死在一顿饭上。” y0D="2)  
     m#a0HH  
    柏子仁十分担忧:“现在感觉怎么样?” xr*hmp1  
     O_jf)N\pi  
    “没事了。”沐子北转向程静泊,由衷地感谢,“谢谢程大哥救了我。” +5:oW~ ;  
     Gn_rf"  
    “歇一会再吃。”程静泊说,“现在多喝点水。” VMZ"i1rP  
     syYe0~  
    虚惊一场,却让沐子北觉得有些丢了面子,以至于在后面的几分钟里都没好意思说话,看上去像是做错了事情一般。 )ieT/0nt  
     9$pQ|e0tJ  
    “我小时候吞过硬币,后来送去医院让医生取出来。”程静泊平常地说起自己的往事。 S0 AaJty  
     :NJ(QkTZv  
    柏子仁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是吗?” 8e9ZgC|  
     G92Ya^`  
    “嗯,有一回过年,家里的阿姨在每碗水饺里都包了一颗有硬币的,我等的时间长了,吃得比较急,福气又太好,胡乱地吞下一个,不巧就被卡住了,只能送去医院。” IOx9".  
     i+)9ItZr  
    沐子北问了一个他在意的重点:“等取出了那枚硬币,你怎么处理它?” [h>RO55e  
     e==}qQ  
    “我一直把它放在抽屉里,方便提醒自己,做事不要太急。” T(E$0a)#  
     )!:}R}q  
    沐子北忽略后半句,开心地接话:“一样的,我最近拔的一颗牙,现在就放在罐子里,我还丢了一块糖果进去,希望它们能永远甜甜蜜蜜。” Bg?f}nu7  
     8%qHy1  
    柏子仁无声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完全不一样吧,你分明是收藏怪。 zCZ ]`  
     HD1+0<  
    “很不错的创意。”程静泊称赞。 IXaF(2>  
     mlsM;A d2  
    沐子北恢复了自信,忘记刚才一时间的窘态,又熟练地聊开了,问程静泊喜欢吃什么,程静泊报了几道菜名,他一道也没有尝过,流着口水在心中遗憾。 xU4,Rcgo  
     nwOT%@nw  
    “程大哥,究竟在哪里可以吃到你说的金玉小宰羊呢?” TmZ% ;TN  
     Q:6i 3 Nr/  
    “很简单,家里就可以做,金玉就是大白菜,小宰羊是豆腐的别名。”程静泊耐心地教导他,“通俗地说就是白菜豆腐,味道很好。” .""?k[f5Q  
     <<,YgRl2  
    “哦。”小朋友不甘心,又问,“那芙蓉鹅菜汤是什么?” MCBZq\c  
     oDtgB O<  
    “嗯,就是茼蒿蛋花汤,家里也能做。” ]m _<lRye  
     W+v7OSd92  
    “……” 'P1I-ue  
     llbf(!  
    小朋友终于偃旗息鼓。 IQ$cLr-S  
     MGt[zLF9  
    对柏子仁来说,这一顿饭吃得开心,即使她没怎么参与话题,但在一旁听沐子北和程静泊聊天就足够了。 )5NfOvmNB  
     #GTR}|Aga  
    当然,更多的是因为她喜欢听程静泊说话,他永远很耐心地回答沐子北各种不靠谱的问题,没有因为对方是孩子而随便敷衍,也没有摆出老师的说教姿态,他声音太好听,语气和缓,听他讲话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CQ DR:  
     O] T'\6w  
    “姐姐,你快记下程大哥的电话。”结束的时候,沐子北不忘提醒这件要事。 eXN\w]GE  
     O;bnyB$  
    柏子仁只好装样子拿出手机,在程静泊的示意下,佯作输入号码。 q%g!TFMg  
     p_^Jr*Mv  
    沐子北趁机翻了翻柏子仁的包,想找找看有没有其他零食,很可惜没有。 xSnkv,my<  
     ljr?Z,R4  
    柏子仁回过头,发现自己包里的大小件都被翻出来,沐子北还孜孜不倦地埋首寻找。 `\}Ck1o  
     #(i9G^K  
    “我这里没有糖。”柏子仁小声说,“只有很苦的巧克力。” C;mcb$@  
     RM\A$.5  
    沐子北闻言作罢,柏子仁赶紧把东西一一放回包里。 ~AqFLv/%  
     0| a,bwZ  
    “等等,这个是什么?”沐子北突然找到宝贝似的,拿起一小笔记本,翻开一页后读出来,“论一见钟情和肾上腺素,多巴胺……” 2.,4b-^  
     aR- ?t14  
    柏子仁忙按住他的嘴巴,夺回自己的笔记本,装作没事人:“这个是我的课题,你看不懂的。” y\?T%g  
     9oe=*#Ig1m  
    沐子北转了转眼睛,似懂非懂:“原来你在研究这个,看起来很有趣。” U*p;N,SjQ  
     ^x BQ#p  
    “嗯,如果你有兴趣,以后也可以学。”柏子仁故作镇定地看看程静泊。 xF/u('A  
     q(Q$lRj/I-  
    幸好,程静泊在低头翻看手机,错过了沐子北的高调朗读。 '<Fr}Cn  
     bR\Oyd~e  
    偏偏沐子北绝非善茬,等程静泊放下手机,他问得很直接:“程大哥,你觉得一见钟情是什么?” IonphTcU!  
     ro %Jg  
    一秒钟在柏子仁的脑子里无限拉长,过了很久,她听到答复。 R^hlfKnt  
     ~W>3EJghR,  
    “大概是似曾相识的感觉吧。”他淡淡的,略带神秘地笑了。 V*Q!J{lj^#  
     QC,LHt?6  
    柏子仁当下在心里默念他的话。 aVE/qXB  
     j5Cf\*B4J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沐子北对这个话题意犹未尽。 x\i+MVR-  
     Y\ C"3+I  
    程静泊干净修长的双手交错,态度安然:“这已经属于很难得的机缘了。” CVAX?c{   
     4#Bzq3,|  
    回去的路上,沐子北歪着脑袋,依旧天马行空:“刚才都忘记问程大哥是做什么的,他知道那么多菜名不会是伙夫吧?” )wM881_!  
     Fd1t/B,  
    “他是老师。” YXlaE=9bn  
     * YR>u @  
    “啊?不会吧!”沐子北立刻苦了苦脸,“你怎么知道的?” l:.q1UV  
     ,Qh9}I7;C  
    “他刚才自己说的,你可能没注意听。”柏子仁摸了摸鼻子,随口诌道。 oG$OZTc  
     _qf$dGqc  
    沐子北几乎无法承受这个事实,要知道虽然他在学校表现得很好,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但私下对老师没有任何好感,常讽刺他们虚伪,如今得知相识不久,颇为崇拜的程大哥不是想象中威风飒飒的后厨伙夫,反而是教书育人的,当真有些幻灭。 MwHxn%  
     !q[r_wL  
    “可惜了他一副好皮相。”沐子北老成地感叹。 Q>yO,H|  
     n|'}W+  
    “我很喜欢他的职业。”柏子仁说,“很适合他。” t!&p5wJ*Q  
     *v:o`{vM[  
    “怎么?”沐子北咚地绕到柏子仁面前,停住,“你也很喜欢他?” .P(A x:g  
     *G"}m/j-  
    柏子仁不由地一怔,感觉有种深藏心底的秘密被拿到光天化日下展览的尴尬。 [NU@A>H  
     er0y~  
    “我也很喜欢他。”沐子北兴高采烈,“如果我是女生,可能会对他一见钟情。” d9.I83SS  
     VfT@;B6ALF  
    柏子仁才意识到孩子嘴里的喜欢和大人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喜欢大部分是崇拜。 q71V]!  
     KP xf  
    “为什么说如果是女生,你会对他一见钟情?” v@1f,d  
     Z5 Tu*u=  
    “因为我对程医生是一眼就喜欢的,他和程医生是姐弟,也就是男版的程医生,假如我是女的,一见钟情的对象就会是他了。” n%d7`?tm4  
     G7YBo4v  
    柏子仁无语,沐子北的这套逻辑听起来怪怪的,但细细想来又有点道理,一时间竟然无法反驳,任由他满眼得意。 +(m*??TAV  
     2&0#'Tb  
    不知是不是玩过头的关系,当晚沐子北就低烧了,刘欣语彻夜陪在他床边,亲手拿热毛巾帮他擦身,向来爱妻的沐叔叔也没睡好,在走廊上来来回回,低声咳嗽,一个晚上,窸窸窣窣的动静声不断,柏子仁被吵醒,穿了外套出房间,想看看沐子北,却被刘欣语阻止了:“别进去了,他刚刚睡着,小心吵醒他。” gJJBRn{MI  
     L rhQG  
    柏子仁点了点头,站在原地安静了一会。 |5(un/-C  
     j|IvDrm#  
    “小仁,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沐叔叔温和地问她。 a/gr1  
     r}|a*dh'R  
    “我不饿。”柏子仁摇了摇头就回房去了。 ;BW-ag \9  
     )dF`L  
    刘欣语清晨才回房,和老公一起躺下后,关上灯,黑暗中起了一声有些沉重的叹息。 B i`m+ob  
     .tzQ hd>  
    “欣语,我觉得你应该尽量多陪伴自己的女儿。” <(x!P=NM-  
     s>a(#6Q  
    刘欣语已经疲倦地闭上眼睛,模糊地应了一声。 Ht7v+lY90^  
     T%@qlEmf  
    隔天的早餐,柏子仁和沐子东面对面地吃,沐子东胃口很大,吞了一个三明治,两个荷包蛋,还喝了一整杯牛奶,打了一个饱嗝后重重放下玻璃杯:“沐子北就是一个病秧子,体育课上跑步测试都是最后一名,连女孩子都不如。” g acE?bW'  
     mO @Sl(9  
    柏子仁纠正他:“每个人擅长的不同,你不能这样说自己弟弟。” dk@iAL*v  
     }EJ't io]  
    沐子东哼了一声,跳下凳子,冲去沙发上找自己的宝剑。 {AO`[  
      r95$( N  
    家里的气氛有些焦虑,直到下午,沐子北退了烧,刘欣语才稍微安心了点,正准备回卧室休息一会,就被大儿子缠住,沐子东跺着脚请求:“妈妈,我要再买一把宝剑,敌人太多了,一把根本不够对付他们,现在就要去买。” >5bd !b,  
     X  m%aT  
    刘欣语只好继续集中精神哄儿子。 V6tUijz  
     J85Kgd1 \a  
    在房间的柏子仁听到吵闹声,放下书,趴在桌上眯着眼睛,而后听到短信提示声。 6a*OQ{8  
     IK|W^hH\8  
    慢慢拿过来一看,她忽地眨了眨眼睛。 \++#adN:K  
     zHt}`>y&  
    “昨天你有东西遗忘在了餐馆,刚好我今天在失物招领处看见,做主替你做取了回来,现放在咖啡馆的吧台,你有时间的话过来问小纪拿就行。” '-KrneZ!  
     O<`\9  
    柏子仁转身去翻包,发现的确少了一样东西,是一个菩提的钥匙挂件,上面刻着“柏”字,应该是昨天不小心被沐子北从包里翻出去,丢在了角落。 mx")cGGQ  
     uJ>_2  
    左右没事,她动身去了灯塔里咖啡馆,一进门就看见程静泊,他正在和装修灯饰的工人说话。 YLe$Vv735  
     te8lF{R  
    “你这么快就来了?”见柏子仁推门进来,程静泊有些意外。 zoO9N oUHW  
     x#&%lJT  
    “嗯。”柏子仁走到她面前,“谢谢你帮你取回东西。” pk2}]jx"  
     Jz'8|o;^  
    说着,她不禁把目光移向吧台。 K)8N8Js(  
     oB]   
    “等等,你的东西在我这里。”他竟从自己外套的口袋里取出她的钥匙挂件,口吻再自然不过,“刚才我拿着欣赏了一会。” !mtX*;b(e  
     >XiTl;UU  
    柏子仁接过,菩提的纹理上还留着他掌心的余温,有些暖意。 ,T3_*:0hk!  
     D_4UM#Tw  
    “你看起来很冷。”他看着她发红的鼻尖,“既然来了就坐一会,小纪刚煮了壶热咖啡,让她给你一杯。” 97n@HL1  
     jM  DG  
    她抬眸,一时间不敢相信他的邀请。 ;~5w`F)  
     :D!}jN/)  
    “我现在有事出去一趟,你喝完咖啡再走。”他说完准备走。 v5!G/TZ1  
     W2\ Q-4D  
    “你什么时候回来?”她拉下脖子上的围巾,想了想对他说,“我可以等你。” ;p}X]e l}  
       S9Ka  
    他清黑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定格,她此时此刻的模样完整映入他的眼睛,人生第一次,他没有像以往一般随便找一个理由拒绝女生,短暂的思考后说:“大约半个小时。” _N-JRM m<  
     rM?ox  
    他走了几步又停下,转过身叮嘱她:“你坐最里面的位置,那里的暖气比较足。” crdp`}}  
     umD[4aP~;  
    说完推门出去,颀长挺拔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范围外。 CH/*MA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