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9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58311
财富: 79777920 鼎币
威望: 50270 点
贡献值: 648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42356 点
在线时间: 17995(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8-09-22
楼主 发表于: 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9

第九章 PT`];C(he  
H(MCY3t  
    半个小时后程静泊回到咖啡馆。 R<5GG|(B  
     n$jOk |W  
    “我读了你推荐的书。”等他坐下,柏子仁找了一个开场白。 R')D~JJ<8a  
     _tl,-}~  
    “你觉得如何?” t *8k3"  
     $& 0hpg  
    “说实话。”柏子仁有些吞吐,但没有伪装,“不太读得下去,有些比喻也看不懂。” \Mi] !b|8  
     w2 L'j9  
    “很正常,刚开始读一类平时没有接触过的书或多或少会有障碍。” X2 Z E9b  
     /SXms'C  
    “如果一直读不下去呢?” jK!Y-  
     shjq4# 9  
    “那就不要读了。”他说,“实在不感兴趣的东西,不用去勉强。” nE~HcxE/  
     Q%seV<!/  
    柏子仁迟疑了一下,直问:“我是不是很肤浅?” Rk1B \L|M  
     `I\)Kk@*b9  
    “不会,一个人读什么书不能代表他的深浅,很多时候是看他愿意做什么。” /7bIE!Cn  
     B\/"$"  
    “真的?” :;wb{q$O  
     &$'=SL(Z  
    “对,几年前我去过一趟山区,有一个老太太数十年如一日地在田里耕作,孤居,没有家人,但当地的孩子们都爱跑去她家玩,因为她会剪纸,剪出来的老虎栩栩如生,她手把手地教孩子们怎么剪,还给他们做点心,让他们在她家度过一段很快乐的时光。”程静泊慢慢地和她聊天,眼眸随着窗外光线的变化,一会明亮一会微微暗下去,“我觉得她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虽然不识字。” z3RlD"F1  
     R^fk :3  
    “确实,能让别人感到快乐的人很棒。”她想到自己,不免有些自嘲,“我就做不到。” L$ nFRl&  
     QO'=O}e  
    程静泊持起咖啡壶给柏子仁续上。 # j=r  
     W?(^|<W  
    她的视线沿着他笔挺干净的袖管往下,从他的手腕,手背至指端,他的手生得好看,连持着一个咖啡壶这么简单的举动都舍不得让人移开眼睛。 :6^8Q,C1@  
     *ybwl Lg  
    “不用轻易否定自己。”他说话的同时把杯子推近她。 }]qx "  
     QQd%V#M?  
    她伸手捂住热乎乎的杯壁,回味他说的话。 "S">#.L  
     m[@7!.0=  
    “如果你真的想看书,可以选一些自己喜欢的,别人推荐的不一定就是好的。”他放下咖啡壶,拉回了话题。 w Wx,}=  
     U9om}WKO  
    “但是你推荐的一定是好的。”她只是想读一读他喜欢的书。 '' @upZBJ  
     ~}SOd<n)|  
    “因为我是老师?” C,+ Sv-  
     yM3]<~m  
    “你看上去就是适合读书的样子。” Wcgy:4K3  
     nUZ+N)*  
    “我看起来和书呆子差不多吗?” t/6t{*-w  
     y.zS?vv2g  
    “不是。”柏子仁发现自己有些难描绘,他给她的感觉太特别了,特别到不属于她的词汇范围内,不过她还是尽可能地挤出了几个词,“你很谦虚,有见解,并懂得尊重,理解别人,和大部分人不太一样。” 0FDfB;  
     LnN6{z{M  
    “谢谢称赞,不过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吗?” ^J DiI7  
     hRn[ 9B  
    “也许很多,但我遇到的不多,真正和你一样的就更少。”她着重地强调了一句,“大概就只有你一个,仅仅是你,完全的与众不同。” :Fm{U0;"  
     ,j4 ;:F  
    程静泊试着消化她说的:“听起来我好像是一个真正的奇葩。” {9 >jWNx  
     0NY2Kw;  
    “不……”柏子仁没料到他有误会,赶紧澄清。 !MOgM  
     0]dL;~0y.  
    “开玩笑的,别紧张。”他语气比刚才轻松了一些,“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 ?i.]|#{Z  
     9zj^\-FA_l  
    柏子仁闭嘴,不再多语。 |[k/%  
     E(i<3U"4h[  
    “我一向喜欢听人的夸奖。”他坦然道,“在方面上我一点也不谦虚,尤其是从品学兼优的人口中得到的夸奖。” Td&w  
     %ZF6%m0S  
    品学兼优四个字是昨天吃饭时,沐子北特地向程静泊形容他姐姐的,因为反复说了好几遍,让他记忆犹新。 L0_qHLY  
     mVYLI!n}0#  
    柏子仁有些不好意思,但没有再否定自己,又想到沐子北,说道:“对了,我弟弟昨天晚上低烧了。” +L4_]  
     7o$4ov;T  
    “病了?现在怎么样了?” Pv.z~~l Y  
     gxpGi@5  
    “退烧了,现在乖乖在床上休息。” MB,;HeP!  
     6?U2Et  
    “沐子北,他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孩子。” ^(p}hSLAfQ  
     b 469  
    “嗯?” :@6,|2b e=  
     &e\A v.n@-  
    “聪明早熟,有些无伤大雅的小调皮。”他和她面对面,目光没有尴尬地相触,“乍看你们不太像,但看久了就不一样,眼睛到鼻子这部分很神似。” 9}`A_KzFx  
     y0Pr[XZ  
    “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和我年纪差很多,所以很可惜没能一起度过童年。” Ly?yW S-x  
     NGHzifaE   
    “原来是这样。” Z9rs,_A  
     @P:  
    “你呢?除了程医生之外,你有别的兄弟姐妹吗?” w, u`06  
     s9 '*Vm  
    刚谈及此,小纪就端着新出炉的热松饼过来,摆在桌子中心,笑嘻嘻地说:“趁热尝尝我的手艺,我特地放了两倍的鲜奶,保证味道纯正。” ZbJUOa?WF  
     pPcn F`A  
    “谢谢。”柏子仁道谢。 `;L0ax  
     1MdVWFKXV  
    “你是他的贵宾嘛,当然要好好招待。”小纪朝程静泊努努嘴,“他真的很少有时间坐在这里陪人聊天,就连我们让他讲一个哲学小故事,他都不怎么爱说。” |9)Q =(  
     ^a@Vn\V1  
    小纪动用了一个“陪”字让柏子仁受宠若惊,在她的印象里,分明是她一次次主动找他聊天,而他处于礼貌,或者纯粹当她是一个阅读爱好者,才会有这份耐心和她说话。 8H_3.MK  
     ^'DrU< o  
    程静泊回答小纪:“因为你们不是真的感兴趣,我很怕刚说个开头,听众就睡着了。” Do}mCv  
     d;KrV=%30s  
    “借口罢了,不愿意搭理我们才是真的。”小纪抱着圆盘子,低头冲柏子仁调皮一笑,然后转身回去,又剩他们两人独处。 5B{O!SNd  
     !7SZZz  
    “你不吃吗?”柏子仁尝了一口松饼,觉得味道很好。 I(E1ym  
     -b-Pvw4  
    “开业的几天里尝了上百种味道,以后免费送我吃,我都要考虑一下。” Pg%OFhA  
     '\dau>  
    柏子仁很明白这种心情,不再客气,独自慢慢吃完一片,想到了什么就问:“你愿意讲一个哲学小故事给我听吗?” kWL\JDZ`.  
     EAq/Yw2$  
    “你想听什么?”出乎她意料,他答应得很直接。 )+[IR  
     ['m@RJm+  
    “我记得高中时候哲学老师讲过一个关于笛卡尔的爱情故事,他临终前留下某函数式,解开后是一个心形线,送给他的公主爱人,那是真实的历史吗?” 1tG,V%iCp  
     6sl*Ko[  
    “事实并不是那么浪漫,他并非和所谓的公主有一段爱恋,也没有在临终前留下传奇的函数式,事实上是,笛卡尔作为当时瑞典女王的老师,被要求每天凌晨五点去授课,当时是冬天,气温很低,他一向体弱,不能适应北欧的严寒,加之自己的哲学思想不被女王重视,难免郁郁寡欢,最终病逝了。” ?lCKZm.,(-  
     ~DcX}VCm  
    “所以,心形线的传奇是假的?” 4O[T:9mn0  
     *""'v   
    “还未有严谨的证据表明心形线是笛卡尔的发明。” yB(^t`)}N  
     !<}<HR^ )  
    柏子仁点头:“其实我当时已经怀疑这个故事是假的。” vBQ|h  
     Q~]#x![u0  
    “为什么?” y1^<!I  
      “我觉得他留下的那个函数式很难,以公主的水平不太可能解开,再说,人都要死了,理智上不会将遗言搞得那么复杂,很有可能只是世人喜欢的传奇。” <T:u&Ic  
     ,6,#Lc  
    听了她说的话,程静泊目有笑意,想了想说:“你的怀疑没错。” <LQwH23@  
     k2N[B(&4J  
    “不过我很喜欢那个心形线。”柏子仁顺手拿起一边的小本子和笔,“记得是这样。” @rkNx@[~  
     ~:Dr]kt  
    她工整地画了一个坐标,试着将轨迹上的点连在一起,形成两个半弧,交接于一点,变成一个心。 o6  
     azz6_qk8  
    程静泊垂眸看她动笔,长长的眼睫毛遮掩了他眼眸里浮动的璀璨光芒。 jR\&2;T  
     PoY+Y3  
    等她画完,他接过后看:“很少有女生会画这个。” q( i|  
     W"YFx*W  
    “我只是觉得它很漂亮,所以记住了。” eiI}:5~ /g  
     cF3V{b|bU  
    “如果想看漂亮的,还有一个函数图是蝴蝶曲线。”他借了她的笔,画了一个坐标,匀称地连起来。 GUE 3|  
     )nJs9}( 0  
    几分钟后,他递给她看,坐标上停着一只展翅蝴蝶,理智又优美。 V9NE kS  
     HlgF%\@a+U  
    她凝视许久,然后合上,当作是他送的一份礼物,再抬头对上他的眼眸,越发觉得那对平静,专注又充满智慧的墨色瞳仁,真正好看极了,竟然有点想私藏起来。 O8TAc]B  
     WE 'afxgV  
    等一壶热咖啡见底,柏子仁差不多该走了,程静泊问她怎么回去,她说坐公车。 w0x, ~  
     ".onev^(  
    “我和你一起去车站。”他站起身,视线停留在桌角的菩提挂件上,“别再忘了。” )t{?7wy  
     i-~HT4iw  
    初冬的气温已经很低,街上的人都穿得厚实,并肩走的时候,大衣和外套相碰间有细微的摩擦声。 \I1+J9Gl  
     &z8@  rk|  
    柏子仁双手兜在外套口袋里,走路时候微微低头,偶尔瞟他一眼,出门后他就没再说过话,她默认他需要安静,或者在思考什么,自然不会聒噪。 jQ@z!GirT  
     h7f&7v  
    其实这样的感觉很微妙,曾经认定只是萍水相逢,很快会互相遗忘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左肩膀旁,短短一个目光的距离。 $3zs?Fd`  
     yt}Ve6  m  
    趁此机会,她的目光从他笔直的双腿,下垂的手臂,微微弯曲的干净手指移上去,至他的宽肩,再准备往上时……他已经低头捕捉到她游来游去的观察,问道:“你在看什么?” (4o_\&  
     /]=Ih  
    柏子仁否认:“没什么。” cm@q{(r  
     P!3)-apP\  
    他收回目光,有些疑惑,但没有去追究她刚才对什么发生了兴趣。 b1JXC=*@  
     A-Be}A  
    他们步行到了车站,一路上起了风,拂过面很容易感受到寒气,奇怪的是她不觉得冷,捂在口袋里的手反而有些烫,也不知道这股暖意是从何而来。 X*hY?'Rp  
     |N/Grk4  
    他在车站边的报亭买了一份晚报,一边默读一边陪她等公车。 xCGa3X  
     uP2e/a  
    有几分钟时间里,他的沉默让她觉得不适,但她不知道该如何打破沉默,炒热气氛这样的事情向来不是她擅长的,能做的只是等他开口说下一句话。 T1 >xw4uo  
     W{:^P0l  
    公车来的时候,她依旧没等到他开口,直到车子停在面前,她要告别了。 I ,8   
     ,|6 O}E&  
    就在她跨上车的刹那,发生了一个很小的意外,脖子上系的长围巾被一阵大风从肩膀上吹落下去,她转头的时候,看见他走上来。 ~ (bY-6z  
     uNSaw['0j  
    他弯腰把围巾捡起来,在司机师傅催促的时候,伸手将它挂上她的脖子,干净利落地绕了一圈,连带着打了个结。 Ro3C(aRx  
     _W]R|kYl$'  
    然后,她仿佛有了幻觉一样,看见他的瞳孔闪现出一点对待孩子般纵容的笑意。 7niZ`doBA  
     =f0qih5.4  
    “这样,打上结就不会再掉了。”这回,他连声音都放低了一些。 HR'sMu3  
     Nc;cb  
    电光火石间,她联想起他回答沐子北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时特有的语调。 OBY^J1St  
     l@:Tw.+/9  
    譬如沐子北会刨根究底:“程大哥,到底吃什么才能和你长得差不多?” 9#(Nd, m})  
     q[?xf3  
    “青菜和萝卜,你坚持吃一段时间会有明显的效果。” r+ v?~m!  
     H.ha}0 J  
    “什么效果?” !UHWCJ< <w  
     U<<@(d%T  
    “五官会变得更立体,尤其是下巴的线条会逐渐鲜明。” 9r2l~zE  
     vq?Lej  
    “啊?程大哥,你是在拐着弯说我脸圆吗?” o6bT.{8\  
     7b8+"5~  
    “嗯?我分明说的很直接。”他的声音沾上了笑意,眼睛也是。 |WP}y- Au  
     s#Ayl]8r  
    而刚才他的眼睛又一次浮现那种清浅而包容的笑意,虽然只是一刹那,但对象是她。 P{m(.EC_  
     3uXRS,C  
    他的再见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很快清醒过来,对他点了点头。 N 2XL5<  
     ohU}ST:9  
    柏子仁上了车,已经没有座位,她站在车厢中央,拉着手环,看向窗外,他正往回走的身影。 lcVZ 32MQ  
     i0}f@pCB?X  
    在拥挤的车厢,她耳边传来絮絮叨叨的轻声抱怨,明明很嘈杂,却感觉自己像是待在一个远离这一切的小角落,体味一种独属自己的快乐,这一刻,紧捂在口袋的右手,掌心贴着那颗他帮她取回来的菩提子,好像是握住了一颗小太阳.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