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送你一座不孤城10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3
发帖: 251196
财富: 46564156 鼎币
威望: 50270 点
贡献值: 648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42356 点
在线时间: 17349(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8-07-17
楼主 发表于: 06-28  
0

送你一座不孤城10

第十章 TJ_6:;4,|_  
pYu6[  
    入了冬的早晨寒风凛凛,自习室的座位变得抢手,朱鸣文早起困难,拜托柏子仁帮忙占座位,开始的几天没有问题,后面就有人明确地在自习室贴了一张纸,写明为求公平,禁止占座,朱鸣文暗地抱怨了几句,却也拿出了一股毅力,每天六点多一点,睡眼惺忪地走进自习室,往柏子仁的旁边坐下。 E H%hL5(  
     g5u4|+70  
    “你的睫毛掉了。”某天,柏子仁提醒朱鸣文。 6`bR' 0D  
     w`3.wALb  
    朱鸣文赶紧拿出小镜子,对着重新贴好,然后看着柏子仁笑了一下:“没见过你化妆。” n}fV$qu  
     !^v~hD$_q  
    柏子仁摇头:“对我来说太复杂了。” M)AvcZNs  
     G007[|  
    朱鸣文索性托腮打量起她的脸,啧啧称赞:“你皮肤真好,不抹任何东西就这样净白,只是两颊有点干,应该换滋润型的保湿霜。” zjSl;ru  
     +dRRMyxe4  
    柏子仁疑惑:“是吗?” 0vBQzM Q  
     ;ceg:-Zqo  
    “算了,女为悦己者容,等你有了喜欢的对象就会注意这些问题。”朱鸣文知道她不感兴趣,也不多费口舌。 %+;l|Z{Uf  
     &GvSgdttv  
    “那你有推荐的吗?” gs0`nysM#  
     <F"G~.^ *s  
    “保湿霜的牌子?” w"#rwV&  
     </?ef&  
    “对。”柏子仁从便签本上扯下一张,“请你帮忙写一下。” {?EmO+![}  
     _`0DO4IU  
    朱鸣文一口气写了好几个,包括系列和价格,柏子仁收过后说了声谢谢。 Y9vVi]4  
     e7\gd\  
    “对了,你是不是哪里得罪方正了?他最近越来越过分,总在说你的不好。” D/%v/mpj$  
     ~ b66 ;  
    “没有,我和他不熟悉。” pv&iJ7RN  
     Zr A*MN  
    “方正那种男生,乍看挺友好的,喜欢和女同学套近乎,帮各种小忙,但骨子里自卑,心眼小,可能因为一句话就耿耿于怀,对了,他考研纯粹是为了逃避现实,之前在某家公司和客户闹了不愉快,发诅咒的短信过去,后来客户投诉他,他没办法再做下去。” e^\#DDm  
     zb02\xvf  
    朱鸣文继续说:“他这样的性格,难怪找不到女朋友。” 8x7TK2r  
     X*d!A >s  
    柏子仁一直听,但没开口。 -eS r  
     Yl$ @/xAa  
    “说实话,他是不是已经向你示好过,但被拒绝了,所以对你怀恨在心?” ^^tTA^  
     W$J.B!O  
    柏子仁没有回答,她已经把方正和那张纸条的事都在记忆库里删除了,此后都不愿回想和这个人有关的任何一个细节。 ,1JQjsR   
     i.?rom  
    只是,她不愿意去回想,偏偏当事人记得很清楚。 -49I3&  
     ^gpd '*b  
    接连几天,方正的影子近距离出现在柏子仁的视野范围内,像是在学校便利店买东西,方正站在她旁边,阴测测地自言自语,像是在食堂打饭的时候,方正会突然闪现,飞速和她擦肩而过,又像是在公共课上,老师点名她发言,她刚起身,方正桌角的保温壶会很不巧地落在地板上,发出重响。 NiE`u m  
     Nl%5OBm  
    方正像是在不停地用小动作引起柏子仁的注意,让她没法完全忽略他。 }j2t8B^&:  
     xcQ^y}JN  
    直到有一次,柏子仁在食堂和方正迎面碰上,方正低头飞快绕过她,却在凑近她肩膀的瞬间,说了一句很有情绪的话:“你有什么好装的?” mL'A$BR`  
     BC1smSlJ  
    等柏子仁打完饭,下了一个决心,她端着餐盘径直来到方正那桌前,语调平静地直说:“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O!/hppN  
     |o(te  
    方正和其他两个男同学坐一桌,他们点了啤酒和炒菜,正吃得开心,冷不丁听见柏子仁的声音,都诧异地停了筷子。 R3)ccom  
     l ^}5PHLd  
    “这位女同学你有问题吧?请问食堂是你家开的吗?学校是你一个人住的吗?你怎么不说让我以后别出现在地球上啊?”方正早准备好反击的台词。 -qpM 6t  
     p}wysVB  
    出于他意料的是,柏子仁没有发怒,只是沉默了片刻再说话:“如果是这样,我只希望以后我们偶遇的次数越来越少。” ~G6xk/+n-m  
     wGIRRM !b  
    她转身走的时候,方正依旧在冷笑。 0D  `9  
     l-h[I>TW  
    “我是招她惹她了?都没怎么说过话,就跑过来警告,真是公主病……” <+b~E,  
     |N 2r?b/g  
    虽然方正抵死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但柏子仁的警告还是有了作用,后面几天她发现他消停了,她的生活又恢复到以往的宁静。 1 un!  
     ;>X;cZMd  
    晚上洗好澡,正准备看书的时候,柏子仁收到了沐子北的短信。 wZ `{ i  
     4@a/k[,  
    “这是你人见人爱,车见车载,万物见了都喜欢的弟弟的号码,赶紧记下。” 7.n\a@I/  
     I,& gKgh  
    柏子仁保存了他的号码后又收到一条:“再把程大哥的号码传给我。” jC?l :m?  
     G[OJ <px  
    “你要他的号码做什么?”柏子仁心里有点怕沐子北会打扰到他。 .O+,1&D5  
     )RWukr+  
    “上次说好了,以后要继续做朋友的,我很喜欢他,他对我也有好感,当然要多多联系了。” Uz]=`F8  
     uo|:n"v  
    柏子仁觉得很奇怪:“你哪里看出他对你有好感了?” n4H'FZ  
     Lo}/k}3Sx  
    “他会和我聊天,很少有大人愿意和我聊那么久。” W3%RB[s-  
     ,eqRI>,\  
    “我给你号码,但你尽量别在晚上打扰他,有事情白天说。” {5+69&:G.  
     n \&H~0X  
    “好啦,我知道,瓜子仁,快点。” ps/|^8aGZ  
     YNp-A.o W@  
    柏子仁把程静泊的号码传给沐子北,然后一直安静地看着联系人一栏中的名字,感慨自己还不如沐子北,他好歹有勇气发短信给程静泊,她呢?常常是拿出来看一下,然后放下。 %?S[{ 4A&  
     MdTu722  
    始终不敢去打扰他,除了在咖啡馆的短暂时光,他对她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是谨慎谦虚,充满学识的,是会尊重礼让你,但也会和你保持距离的人。 y4&x`|tv  
     p}X *HJq$  
    她对他的欣赏很可能从第一眼就产生了,在他弯下腰动手处理沾上水渍的书籍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的角落生起。 #9qX:*>h   
     l)EtK&er(}  
    她之前绝没有遇见过他,但那种熟悉的错觉很真实。 @TzUc E  
     rvb@4-i>iI  
    只要闭上眼睛去回想,他眉眼,鼻梁的轮廓,垂在身侧的手臂,迈开步伐的长腿,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清晰可见,她第一次由衷地感谢自己的记忆力。 =xb/zu(  
     vrvi] Y8  
    睡之前照例阅读了一会他推荐的书籍,正准备闭上眼睛又收到沐子北的短信。 _u~`RlA  
     &oFgZ.  
    “我和程大哥聊到现在。” )"E1/$*k  
     f67pvyy -  
    柏子仁无奈了,不是叮嘱过他别在大晚上去打扰人家吗? CXi:?6OG  
     v\}{eP'  
    “他答应送我礼物,还给我讲了一个笑话,但我笑不出来。” 9h6siK(F  
     1{qG?1<zZ6  
    “什么笑话?” $5Rx>$~+d  
     )R"UX:Q>  
    “一个有钱的骷髅走进一家酒吧,对服务员说我要一杯威士忌和一块抹布,我看不懂,但他不肯告诉我哪里好笑。” F9q!Upr_+  
     ~O3VX75f  
    柏子仁盯着这行字,试着破解笑点:“因为要一边喝一边擦?” 0P;LH3sx  
     >h(GmR*x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程大哥的笑话太欺负人了,我的肚子好疼。” X0LC:0+  
     M L7vP  
    “……”柏子仁更无语,好冷的笑话。 ~/2OK!M  
     ++=jh6  
    只不过在她回味了这个笑话十二遍后,嘴角也不知不觉地扯动了一下。 6Z@T /"mU(  
     &=wvlI52`  
    好像的确有点搞笑。 65rf=*kz:  
     LQ||7>{eX  
    周三傍晚,柏子仁留在导师傅禾的办公室帮他做课件,结束时已经晚了,她肚子饿,走去学校后巷的一条街打包了一份饭,很不巧地遇到了方正和一个外校人员从邻边摊位出来。 d$n<^ ~Z  
     ]y"=/Nu-Ja  
    大冷天,他们两个人穿得却很单薄,其中一个连外套都没穿,身着一件光溜溜的汗衫,还撩起了袖子。 s&\krW &  
     Z,8t!Y  
    柏子仁走了一段路,发现他们一直在身后说说笑笑,还发出脚踢易拉罐的声音。 5>~D3?IAd  
     &{ZUY3  
    很奇怪,那种笑声很刻意,像是就在她耳边。 sR)jZpmC(  
     -_Kw3x  
    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柏子仁加快了脚步,但无济于事,他们很快追了上来,两个影子像是永远尾随,没法甩掉,到了路口,她下意识往灯火通明,喧闹的那个方向走。 @eq.&{&  
     B_XX)y%V  
    “你站住。” A-YW!BT4  
     p+b$jKWQ  
    柏子仁羽绒衣的帽子被粗鲁地往后拉,她被迫停下,方正一个闪身就和她面对面。 Jw{ duM;]  
     -oB=7+g  
    方正显然喝了酒,两颊红红的,盯着柏子仁,没好气道:“那天在食堂你凭什么给我难堪?就因为我塞过你纸条,你觉得我到现在还喜欢你?少自作多情了,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最懂得装,喜欢摆高姿态,对看不上眼的男生连话都懒得说,你以为你是谁,还真把自己当女神了?” +M<W8KF  
     (ki= s+W-  
    柏子仁听不懂他的胡言乱语,第一时间去找口袋的手机,却被旁边的男生按住手腕,他凑近她的脸,声音很轻:“别担心,没有人要伤害你,只是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和我小兄弟交一个朋友,要么向他道歉。” 3 {|]@ L  
     8O[l[5u&  
    柏子仁贴着手机屏幕的手微微冒出冷汗,心想该如何摆脱他们。 {$ v^2K'C  
     Z_[L5B]Gwd  
    “快点选择,我们时间有限。”那个男生加重力道按住她的手腕。 S27s Rxfr  
     nwIj?(8x  
    “别碰我。”柏子仁厉声道。 3jHg9M23[^  
     Q8$;##hzt  
    “谁要碰你?别拿自己是一回事。”说话间,离柏子仁更近了一点。 "{zqXM}:C  
     s^Xs*T@~h  
    就一两秒的时间,柏子仁抬起脚,朝他的小腿踢过去,对方矮了矮身体,但没松开手,凶道:“女人动手就一点也不可爱了,我说看你这细胳膊细腿还挺有力……” m)Wq*&,o  
     kO$n0y5e  
    “柏子仁。” <qEBF`XP=  
     r|i)  
    柏子仁太阳穴嗡嗡响,正是血液急速流淌的征兆,本来非常的紧张,却在听到熟悉的声音时静止了片刻,整颗悬着的心很快挪回原位。 *kcc]*6@s  
     Bx6,U4o*  
    程静泊走过来,眼睛只看着她:“你有麻烦吗?” )<qL8#["U  
     O,S>6o)?  
    本来抓着柏子仁手腕的男生看清来者,明显一愣:“程老师。” i'\-Y]?[  
     4t3>`x 7  
    程静泊这才正视他,声音不紧不慢,说的内容很重:“罗河,你再惹事真别想毕业了。” bW=3X-)  
     =K}T; c  
    叫罗河的男生立刻松开手,辩解:“我没惹事,只是和她说话,最多态度急了点。” *xY3F8  
     1b2  
    程静泊把柏子仁拉到身边,低头问她:“他们有没有伤害你?” ZSyXzop  
     :{B']~Xf  
    “我们没伤害她。”罗河急声,“你看她衣服都穿得好好的。” o[i*i<jv-  
     4^ U%` 1  
    柏子仁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罗河,再老实地对程静泊说:“除了威胁我,他们没做其他的。” ,KU%"{6  
     1LAd5X  
    “他们威胁你什么?” %d%?\jVb  
     }[h]z7e2S  
    “威胁我做出选择,是要做朋友,还是道歉。” ] @#wR  
     sLXM$SMBh  
    程静泊扫了眼两人,目光落在方正的脸上:“你要和她做朋友?” ?~E"!  
     ^:}C,lIrG  
    方正冷哼:“谁稀罕,我只是要她道歉。” z( }w|  
     } #L_R  
    “我不需要对你道歉。”柏子仁一字字地说,“我什么都不欠你。” V{w &RJ  
      7Z<GlNv  
    “事情是这样的。”罗河开始解释,“这个女……女同学拒绝了我朋友的示好,到处说他的坏话,还当众给他难堪,太嚣张了,我们过来只是想讨个公道,仅此而已。” o?j8"^!7  
     I,HtW),  
    程静泊闻言轻轻地笑了,只不过笑容稍纵即逝,墨色的瞳孔映着月光的凉意:“她不可能这么做,显然是你朋友在撒谎,罗河,以后不要乱用仗义两字,尤其是对女生,你这样的行为真的算不上是男人。” 1~3dX[&  
     |v5 ge3-  
    罗河噤声。 r;* |^>  
     <t*<SdAq>`  
    程静泊转而对方正说:“如果你用这种方式对她示好,她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做朋友。” -.ZP<,?@F  
     '}B"071)<  
    “都说了谁稀罕。”方正低下头,“女人那么多,找谁不好,干嘛找她。” `wU['{=  
     +R HiX!PG  
    “那还浪费什么时间,你还不快消失在她眼前。”程静泊下令。 vw(ecs^C  
     |yzv o"3  
    罗河按了按方正的肩膀:“我送你回去。” =Y6W Qf  
     b6sf1E  
    方正不肯走,罗河情急之下推了他一把,两人才离开。 SK^(7Ws~0  
     fjl 9*  
    等他们走了,程静泊回头对柏子仁说:“女孩子要学会自保,以后拒绝男生最好讲究方式。” y 5=r r3%v  
     wVnmT94  
    柏子仁思考他的话。 aX6}:"R2C  
     VP^Yf_  
    “走吧,我送你回去。”他很自然地说。 >A6W^J|[  
     8F`8=L NO  
    一路并行。 <OKc?[  
     OY:rcGc`t  
    “你怎么会突然出现?”柏子仁问。 nXoDI1<[  
     cc_'Kv!  
    “今晚在咖啡馆,出来后在附近走了一圈,一眼就看见你。” Yk|.UuXT  
     Wkjp:`(-$r  
    “这么明显?” {"{]S12N  
     E?P>s T3B  
    “你个子高,又背一个蓝色的书包,很好认。” hCr,6ncC  
     >c<xy>N  
    她点了点头,心里暖暖的。 tcv(<0  
     _8 0L/92  
    “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宿舍?” jK*d  
     6?KUS}nRS  
    “不,今天是在帮导师做课件,所以留到很晚,平时不会。” 3x+=7Mg9  
     ln=fq:  
    “以后如果晚回去,可以找一个伴,这样安全。” _LC*_LT_  
     5 D^#6h 4  
    “我朋友很少,基本上没有。” WH1 " HO  
     [Tbnfst  
    “社交障碍?” `VO;\s$5j  
     w->Y92q]  
    “嗯,之前想过看心理医生,但没敢去,想来想去,打算找个渠道和陌生人聊聊天,看看能否改善。” #\m.3!Hcr  
     np6G~0Y`  
    “我觉得你的症状不算严重,我倒遇过很严重的,和人说话不敢对视,出门要穿雨衣,把整个脑袋都遮起来。” !0Nf`iCQ(  
     GEf=A.WAfw  
    “我知道这些症状,所以不想发展成那样。” ^?""'1iuQx  
     &k}B66  
    程静泊减缓步伐,靠近了她一些:“我和你这个距离,你会觉得不舒服吗?” `j)56bR  
     )/)u.$pi  
    “不会。”如果是你就不会。 b:Zh|-  
     H2: Zda#  
    “这样呢?反感吗?”他伸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臂。 +39uKOrZ  
     ~<VxtcEBz  
    “不会。”只是有些紧张。 1[Yl8W%pj  
     W)Y`8&,  
    “你想过没有,你可能是有个心结没打开,习惯一个人消化情绪,久而久之就不愿意和人多说话,只是这么简单。” /K&9c !]$C  
     ~//9Nz~;3  
    柏子仁停下脚步,抬眸看他,开口:“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z[_Y,I  
     )Wq1 af   
    “其实看心理医生没想象中的严重,做一个心理咨询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他对她说,“我恰好认识一个口碑不错的心理医生,如果需要,我帮你介绍。” '{ =F/q  
     [}HPV+j=U  
    “我考虑一下。” MSM8wYcD  
     iEtR<R>=  
    “当然,看你自己的选择,你也可以先尝试参加一些业余活动,交几个朋友。” |Vz)!M  
     #?S"y:  
    “包括你?” o}KVT%}  
     #btf|\D  
    “我?”他浅笑,“我指的是可以和你一起逛街,看电影,聊电视剧的朋友,要是我,对你而言就太无趣了,最多推荐一些书给你。” QlMLWi  
     BE@(| U  
    “不,我喜欢听你说话,你推荐的书也很好。”她又想起一件事,补充道,“你给沐子北讲的笑话也很好玩。” tUULpx.h  
     ]h`*w  
    “他告诉你那个骷髅的玩笑了?”他说,“那是我同事和我说的,他每次说都要捧腹大笑,而我一次都没笑过,他不服,让我多说给别人听,看看效果。” )YEAk@h@  
     uNuFD|aQ.  
    “我觉得很有趣,你还有其他笑话吗?” m\jjj^f a  
     nrev!h  
    “没有了,我从小到大爱玩的是字谜。” FNLS=4  
     d6tv4Cf  
    “能说一个让我猜吗?” |T"vF`Kr(>  
     %p)&mYK{  
    他看着她思考了一会,而后说:“林边泉水流,猜一个字。” &)Qq%\EP4  
     C=&n1/  
    “林边,泉水流?”她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z~`X4Segw  
     "!vY{9,  
    “对你来说不难。” +zche  
     (SW6?5  
    “是吗?我猜不到。” 6:%lxG  
     L%$ -?O|  
    他闻言拉过她的手,在她手背上画了一个字。 up['<Kt+a  
     h&L-G j  
    她恍然大悟,原来答案就在自己名字里。 <FBH;}]  
     uZL,%pF3A  
    林边泉水流,是柏。 ZJWpb  
     ly34aD/p~,  
    “很简单的,其实字谜就是拆解,很容易找到规律。” #'KM$l,P  
     R2~y<^.V`Y  
    他送她到了宿舍门口,临别前说:“放轻松一点,别太有负担了,顺便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G vGV  
     Peph..8Z  
    她走进大门,直到一幢楼前又停下,回头看门外的人,他还在,似乎在低头接电话,路灯下颀长的身影无止境地蔓延开去,她就那样看着他,直到他大衣的一角微微移动,像是某只鸟类的翅膀,从水面掠过,静止的画面随着影子的前进而流动起来,他慢慢往回走。 N}VoO0I  
     ws`r\k]3J  
    怪的是,他消失在远处的时候,原来为他停留的那盏路灯突然灭了,显得无比清冷。 3 xW:"  
     9c}C<s`M  
    “你的应该是泉水向西流。”她在睡前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g,WTXRy  
     ` ~m/  
    泉水向西流,打一个字,是泊,她自己想出来的。 ,2Ed^!`  
     S_Nm?;P  
    很快,收到他的回信:“聪明,就是这样。” Xlug{ Uh  
     5s^vC2$)  
    这一刻,她觉得平生所有闪耀的总和,也不如他的赞扬来的自豪。 1t/c@YUTy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