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老实街》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3182
财富: 807189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7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7-18
楼主 发表于: 07-02  

《老实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屈联西 执行提前操作(2018-07-16)
中国作家网>>书汇>>书摘 C9L_`[9DO  
《老实街》 Qkb=KS%z  
分享到: vfloha p  
来源:作家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 王方晨  2018年06月25日10:07 %hCd*[Z}j  
'ocPG.PaU  
《老实街》 作者:王方晨  作家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定价:42.00元 12HE =  
第一章 大马士革剃刀 W$Sc@!M3{  
1 (0u(<qA\  
我们这些老实街的孩子,如今都已风流云散。 e"&QQ-q  
老实街地处旧军门巷和狮子口街之间。当年,若论起老西门城墙根下那些老街巷的声望,无有能与之相匹敌者。老实街居民,历代以老实为立家之本。老实街的巨大声望,当源于此。据济南市社科院某丁姓研究家考证,民国时期老济南府曾有乡谣如斯: "?ON0u9  
“宽厚所里宽厚佬,老实街上老实人。” >p 9~'  
宽厚所是老济南的一家民办慈善机构。 yZkS   
公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降,丁研究家为保护城区百年老建筑殚精竭虑,丁宝桢故宅、高都司巷、七忠祠、八卦楼、九华楼,等等,仍旧照拆不误。老实街也在一夜之间,夷为平地。丁研究家一怒之下,疾书一封,投于市长,离职赴美,看外孙去了。至于这封长笺之内情,保密严妥,尚不为人所知。有传言当时即被市长撕毁,但我们这些老实街出来的人俱表示怀疑,因为我们坚信,此长笺措辞怆然,气贯长虹,俨然千古圣训,令人凛栗。如果有一天此长笺陈列于山东省博物馆第十一展区,我们毫不诧异。我们老实街居民不会错,就像丁研究家书写这封长笺时,我们每人都亲临了现场。 6os{q`/Q])  
非要我们说出为什么,我们也只能告诉你,那是因为我们都是老实街人。老实街居民向为济南第一老实,绝非妄也。若无百年老街的这点道德自信,岂不白担了“济南第一”的盛名? |&U{ z?  
学老实,比老实,以老实为荣,是我们从呱呱坠地就开始的人生训练,而且穷尽一生也不会终止。不过,这也不是说我们人人都有一个师傅。 tR(nD UHV5  
我们无师自通,不但因为老实之风早已化入我们悠远的传统,是我们呼吸之气,渴饮之水,果腹之食粮。还因为,既生活在老实街,若不遵循这一不成文的礼法,断然在老实街待不下去,必将成为老实街的公敌,而这并非没有先例。 ZY=a[K  
可是,不论我们如何深刻理解老实街的崇高风尚,对刘家大院陈玉伋的遭遇仍旧感到极为迷惑。 OxqkpK&  
约在陈玉伋入住老实街前半年,莫家大院左门鼻老先生就见过他。当时老实街的几个孩子牵了陈玉伋的手,从狮子口街由西向东走进来,左门鼻还以为他是谁家亲戚,且初次来访,因为他脸现羞涩,一副怪不好意思往前走的模样。 odWK\e  
本来左门鼻要出来跟他见个礼,却听厨房里“咣啷”一声,知道他家老猫碰倒了香油瓶。扶了香油瓶回来,见那人在好心孩子们的簇拥下,已从他家门口走了过去。他低声嘟囔一句: il% u)NN  
“瞎瓜。” q![`3m-d.  
他家老猫叫“瓜”。 ;b!qt-;.<  
他家开的是小百货店,说不准开了多少年。 uR6 `@F  
小百货店临街,有时候见他不在,来买东西的人就在窗外喊,“门鼻!”所以,老实街上听得最多的声音就是这个: 1P?|.W_^1  
“门鼻,门鼻!” ^.PCQ~Ql  
不论谁喊,他都答应。 ZlP+t>  
陈玉伋开的却是理发铺。租了刘家大院两间房,靠街一间略作改造,就是门面。对人说:“不走了。”原来,他爷爷那辈儿就是剃头匠,且是那种担着剃头挑子游乡串户的。按捶拿剃,干推湿剪,走的完全是理发的老路数。 `T{'ufI4B  
陈玉伋给人整得利落无比,钱却一分不肯多要。问他为什么,他说,这是没用电的。 ;Vpp1mk|  
没用电,可是用人了呀。 -\n%K  
人喝了水,吃了粮,租了房,一站就大半天,力气工夫岂是白来? u9fJ:a  
显然,此人够老实。 psUT2  
2 HI7w@V8Ed  
我们年轻时坚持一些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东西的时候,总有些长辈,完全是出于善意好心,过来提醒你,告诉你这个社会不像你想的那样,如果你要想怎么样,就必须怎么怎么样。这种话你是不是听过很多次啊?我长大的过程中也不断地听到这种话,我从来都不听,我就一直坚持我年轻时认为是正确的东西。——罗永浩 |-L7qZu%  
在我们的记忆中,最当得起“济南第一”的大老实,正是老实街三十五号莫家大院的左门鼻。 d,toUI  
笼罩在济南第一大老实左老先生日久月深的威望之下,我们这些人,妇孺老少,驴蛋狗剩,都是他所呵护看管的孩子。这莫家大院的原主人是个大律师,我们一直说不清到底是左门鼻,还是左门鼻的爹当过大律师的马夫。老实街的许多人都有高高骑坐在大黑马上的童年记忆,耳边是一声和缓的叮咛: ]kd:p*U6P  
“呶,坐稳喽。” T^vhhfCUr  
左门鼻真名叫什么,也似乎都不记得。外号怎么来的,更无从考证。虽然他更适合叫“左光头”“左和尚”之类,人们也没想过替他改一改。 KD.|oo  
他是个光头,历来都是。 Zz"8  
留光头的一个好处,是可以随时自己给自己剃。 zl( o/n  
左门鼻就给自己剃,所以他的头可以保持很光。 UE/JV_/S;  
陈玉伋入住刘家大院和理发铺开张,左门鼻都去帮过忙。小百货店有没有人,没关系,从没丢过东西。 hfw+n<  
刘家大院和莫家大院相距不远,一街西一街东,站在小百货店门外随便喊一声,左门鼻就能听到。 *2pf> UzL  
陈玉伋的理发店开张不久,名声就传播了出去。特别是那些中老年街坊,非常喜爱他的手艺。理得好不用说了,关键是——听那利飒飒发断之声,就是享受哩。再别说看那鹤舞白沙的做派。啧! V>/,&~0  
最初来让陈玉伋理发的多是老实街的人,没出几日,旧军门巷、狮子口街,还有西门外剪子巷、筐市街,都有专门寻了来的。自然会有人向左门鼻问路,左门鼻热情指点: 3?&v:H  
“您可问着了!前面不是?” h ,n}=g+?  
下午有段时间,小百货店总显得特别清静。左门鼻拎把剪子,给他家门口的葡萄树修剪芜枝。不料,因地上起了青苔,脚下的小板凳一滑,他张皇中去抓树干,就把膀子给扭了。原以为冷敷一下,过了夜就好,起来一看,却肿得老高。 NfnPXsad  
朝阳街一个半瞎的老人,苍颜古貌,拄了一根棍儿,颤巍巍也走了来。 lV$CBS  
这么老的人了,竟也爱美! zc$}4o  
左门鼻看他左右打望,忙从柜台后抽身出来,迎上去伸一只手将他扶了。“慢着,慢着。”嘴里一边说,提醒他留神脚下,一边将他送到陈玉伋店里去。 *ow`}Q  
他要陈玉伋给自己剃头,说自己头上像长草,长多少年了。左门鼻并不就走,是要等他剃完头,再把他送到街口。 D,Gv nfY  
在陈玉伋手下,他那颗长了蓬蓬乱草的头,亮了!左门鼻头皮却一炸。 %P D}VF/Y  
送走老人,左门鼻就回家给自己剃头。一抬膀子,酸痛难忍,差点叫出声。老猫在他旁边,竟一下跳开。这老没良心的!放了剃刀,去到店里坐着,不一会儿就如坐针毡,转身再去拿剃刀。一抬膀子,还是疼。 S~)`{ \  
从店里往外望,不时看到理完发的人从陈玉伋理发铺里清爽爽走出来。不看倒还好,越看越觉得头上也像长了草。岂止是长草,是生了虱子,爬了疥壳,又落了满头鸟粪,长了根根芒刺。那叫一个难受,恨不得用手揪一层头皮下来。 un4fnoc  
左门鼻烦躁不安到天黑。知道再睡不着的,就带了自用的那把剃刀,出门去找陈玉伋。街上黑乎乎的,也没碰到人。 +Gg|BTTL/  
敲开陈玉伋店门,陈玉伋以为出了什么事,他说,大半夜的叨扰您,给剃个头。陈玉伋将信将疑,他已在座位上坐了,顺手拿出自己带来的剃刀,说: |'z24 :8  
“试试这个。” Il Qk W<  
夜深人静,左门鼻的耳朵从没像现在一样好使。每根头发齐头皮断掉的声音,低而清晰,“噌,噌,噌”,他都能听到。他也是第一次觉得,剃头的声音会如此美妙,如此令人沉醉。挨头皮吹过一阵爽柔的小风儿似的,头就廓然剃妥,可他还在那里瞑目坐着。 WMC\J(@.  
陈玉伋轻嗽一声,他不由一愣。 /Ry% K4$  
他那魂魄,已荡然飘去了大明湖。 Hqs!L`oW)  
凑着灯影,陈玉伋留神再看一眼那剃刀,点点头,似赞之意。 #4./>}G  
闪念之间,左门鼻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他要把剃刀送给陈玉伋,也算是理发铺开业的一份贺礼,而且,他不准备再自己剃头了。毕竟年岁大了,老胳膊老腿儿的,怕万一弄不利索。老实街来了陈玉伋,他还要自己给自己剃头,像是说不过去。 }X?#"JFX?  
见陈玉伋迟疑,他就说: =yz"xWH  
“我留着不糟蹋了嘛。” Zp^O1&\SK?  
“哎呀。”陈玉伋颇难为情。 ?_d6 ;  
“不成敬意,不成敬意。” #>("(euXMF  
3 ]J'TebP=L5  
时间虽短,我们也看得出来,陈玉伋与左门鼻有许多相似之处。陈玉伋说他理发不用电,左门鼻也说过他小百货店是开在自己屋,不像人家还得向房管所交房租。莫大律师随国民党去了南方,临走前把院产白给了左门鼻或左门鼻的爹。 rJkJ/9s  
我们都爱来左门鼻的小百货店买东西,比别家便宜。有时候不赚钱,他也卖。 =PciLh  
还有一个原因,莫家大院保存完好。 ;Mo_B9  
当年公私合营,左门鼻或左门鼻的爹主动把正屋上交充公,自己仅留西厢房。那正屋他从没住过一天,空着也不住。你住又怎样呢?你是新主人了嘛。他偏不住。莫家大院一正两厢一倒座,到左门鼻或左门鼻的爹手上时什么样,几乎一直什么样。门口的拴马石、上马石都在,门楼上的雀替,墙上的墀头,都很好看。院里除了葡萄架,还有两棵大石榴树,棵棵都有两丈高。别的院子里乱搭乱建,犬牙交错,走路转个身都难,这个院子里却还余有空地。我们小时候也都爱来莫家大院玩,看左门鼻带着他的那只老猫,在那空地上莳花弄草。 Jw8?o/1D@  
这样,莫家大院白天里基本上人来人往,人气颇高。 eG1V:%3  
左门鼻有过老婆,死了。一个闺女嫁出去,住在东郊炼化厂,工作忙,不大来。他本来可以再找个老婆的,可他不找,说是怕老婆在阴曹地府生气。 Y(bB7tR  
哪有什么阴曹地府!老祖宗编着玩儿的话,他当真了。他就这么孤身一人慢慢度着日月,倒也不觉惨淡。 &Ap9h# dK  
他有小百货店。有花草。有老猫。有街坊。他要在莫家大院住到老死。任东厢房换了好几次人家。那正屋曾是历下区一家单位的办公室,后来单位搬进茂岭山下新建的区政府办公大楼,门口就只剩一块破牌子,风剥雨蚀。还有人说,他有一个秘密心思,其实是要等那大律师回来。他要把房产原封不动地再交还给大律师。 %jy$4qAf%  
时光流转,天翻地覆,那大律师尸骨也不知早抛在了哪里。他偏不管。 n"T ^  
等着。 v:/\; 2  
这就有些虚妄了不是?不过,也更让人觉得可敬。世界如此之大,几个能做到他这样? RSh_~qMX  
老老实实,等。 bf0,3~G,P  
等。 8 5X}CCQ  
特别是他在店里坐着,又没人来买东西,就走了神,忽然地一出惊,神情像极了看到远行人的归来。 R%RxF=@  
这一次仍旧是那样的一惊,但他看到的却只是陈玉伋。 Mq)]2>"v  
理发店虽忙,也总有空闲之时。陈玉伋不大出来,怕顾客来理发找不到自己,白耽搁人家工夫。 E&zf<Y  
左门鼻一看到陈玉伋,似乎发现陈玉伋的目光躲了一下。左门鼻当时就起了点疑心,身子往背后阴影里仰了仰,没去招呼他。果然,陈玉伋同样也没招呼他,就那样好像没看见他,匆匆走了过去。 p$9Aadi]  
也许是真的没看见。 $ mE* =  
陈玉伋什么时候回来的,左门鼻不知道,因为他也并不只在店里坐着。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在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1
发帖: 96388
财富: 189844135 鼎币
威望: 74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84 点
在线时间: 10560(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8-07-18
沙发 发表于: 07-06  
感谢赵老师的精彩分享! |SOLC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3182
财富: 807189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7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07-18
板凳 发表于: 07-06  
fB+h( 2N~  
\#,2#BmO"E  
'JOCL0FP  
W4o8]&A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23tX"e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