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路魆:行走在臆想镜像之中的小说叙事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4836
财富: 812784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9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10-22
楼主 发表于: 08-07  

路魆:行走在臆想镜像之中的小说叙事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压帖操作(2018-08-23)
路魆:行走在臆想镜像之中的小说叙事 "VkTY|a  
□郭 艳 YX=2jI  
AX?fuDLs  
SrFS#  
路魆 本名陆嘉伟,1993年7月生于广东肇庆,2015年毕业于广东工业大学,设计工程师,业余文案,现居广州。有小说、散文和诗歌发表于《天涯》《西湖》《西部》《青春》《湖南文学》《青年作家》《作品》《广州文艺》《散文》等刊。 创作感言:虚构的目的在于投射内部不可捉摸的真实,若虚构之作跟现实有任何关系,或跟外部世界有任何沟通的媒介,那必将是我这个书写者本身。我所坚持由内而外的凝视,只是为了更加逼近主体跟世界的关系。 9R;/*$  
/&CmO>^e  
路魆有着独辟蹊径的小说叙事才华,这也是一切闪亮登场的写作者普遍的特质,《如何拔起曼达拉草》《巨脉》《林中的利马》《离开 离岛区》《窗外的黑色马》这5个短篇小说叙事流畅,梦境、虚幻交织在无数闪动的场景和意象中,才华的光亮着实耀眼。 4|mD*o  
j. *VJazb;  
首先,这几篇小说多用第一人称叙事,“我”的主观视角统摄着对于自我、他者与世界的“看”与“被看”,更多以内视点去窥探梦境、幻觉乃至臆想的虚构境地。具体来说,叙事结构上有着层叠性和多重性的陈述方式,例如《曼达拉草》中对于公猪、药柜、秃鹰等符码都有着层叠累加的叙述,一方面这种叙述带来先锋性意味,同时也在这种不断地叠加中深化意象符码的象征性意味。对于这种文本意象符码来说,它的象征意义又具有某种主观的不确定性,例如公猪代表某种生殖力、而猪倌却丧失生育能力,药柜的变形,秃鹰的不时出现……在超现实和魔幻的场景中,隐喻性是模糊而歧义的。但是这是一种迥异于日常的经验摹写,在流畅而细腻甚至于繁复的叙事中,文本抵达的是对于异质性经验的某种强化,那是指向对于死亡模糊的认知,对于生活本身日常性的逃逸,对于现实意义性认知的某种解构与反叛。然而,因为对于生活经验的过度剥离,所有的一切意指又是指向不明确的,因而是含混而暧昧的。 0{[m%eSK'  
{%VV\qaC  
其次,路魆小说个体强大的主观臆想性与叙述者对自身的肉体、情感和精神都具有深度的不确定和质疑。自我身份的犹疑是路魆小说非常显著的特征,也是一个重要的叙事动力。比如《曼达拉草》中猪倌“我”对于自我身份近乎变态的遮掩和逃离,《利马》中利马的梦魇和对于自己俗世欲望和身份的逃避,《离开 离岛区》中我无法离开离岛,乃至离开离岛进入重庆大厦之后,依然以一种魔幻的方式来叙述自己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梦魇般的结局依然带着对于自身来路深深的犹疑。《黑色马》中,一家人通过一匹马来确认自己的生活、确认家人之间的情感和周围环境的关系。在剥离了海边村落日常生活场景的叙事中,一个家庭和一匹马之间的故事通过对于各种身份的质疑(比如对于马的认知,对于马与利马——作为幻觉存在的人,与先辈之间可能具有的某种关系等等),从而发现人性中的幽暗与晦涩,也隐含着对于人世无常幻灭的观感。 JC}f-%H?K  
L7= Q<D<  
再次,路魆小说熟练运用意象与象征性符码——海、潮湿、腐朽、溃烂、死亡、暗黑的梦魇、疏离的日常、自我精神内在的紧张等等,构成了独特的叙事时空。比如《利马》中年轻的利马自我精神内在的张力,那种对于自我肉身、灵魂和他者历史经验的惊恐与畏惧,其实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成为叙事的内在动力,而意象性的符码都是在为这种分裂的张力提供道具。 -6tgsfEr  
4Sm]>%F':  
《巨脉》是一篇非常独特的小说,这个小说文本有些细节和场景的设置尺度非常大,带有某种类型写作(比如科幻或玄幻)的特点。小说行进在化石、人化为蛹、监狱、狱警、悲伤的父亲、冷漠的母亲和亲人之间,无疑具有混搭的后现代色彩,而小说文本抵达的是对于死亡与异化、生物学时间与历史时间、日常性与特异性的穿越与混搭。在这样的时空语境中,很难用一种明确的语言来阐释文本的意蕴,只能在对于文本情境的沉溺中反思我们自身对于死亡与重生、化石和时间之间的荒谬关系。最起码在这样的现代小说文本中,死亡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死之后可能发生的一系列异质性的经验才是作家要表现的重点。 2RqbrY n  
iT;@bp  
路魆的创作也存在一些可以商榷的问题。比如,如何处理好小说叙事的现实逻辑和艺术逻辑之间的关系?人物设置可以古今中外,从柏拉图、孔子到摇滚和恐怖片,然而,所有的混搭和设置还是应该有着一种潜在的倾向性。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在处理小说的飞翔与大地之间关系的时候,在艰辛探索外部世界之后,在充分体恤自我、他者和世界的伦理道德维度上,小说应以强大的想象力建构照亮生活内在本质的虚构世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