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寒冷的记忆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58
发帖: 54836
财富: 812784 鼎币
威望: 36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080 点
在线时间: 149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10-22
楼主 发表于: 08-07  

寒冷的记忆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压帖操作(2018-08-23)
寒冷的记忆 !rTkH4!_  
□樊胜利 `5 Iaz  
ows 3%  
2018年的正月十五快到了,冬天即将过去,可北京还是没有下雪的迹象,难道今年是个无雪的冬天吗?那茫茫白雪像厚厚的盔甲把大地万物掩埋的景象,只能出现在梦里吗?49年前那个奇冷的冬天,铺天盖地的大雪,把北大荒雕刻成雪的世界。雪成为冬天寒冷的帮凶,经常在梦里出现。对雪刻骨的铭记,却渐渐地变成了对雪的盼望和记忆。 &P&VJLAe  
dLbSvK<(I  
1969年的冬天,天气异常的寒冷。这一年是个大涝年,洮儿河水破堤,下游的边昭公社遭受了严重的水灾,民房被淹,村子周边一片汪洋,上冻后变成了大冰场,寸草不见,集体户的这些知青们不得不考虑明年的柴火问题。 v2Vmcc_]9x  
4SJb\R)XK  
听村民讲,离村子七八十里远的长岭县姜家店那边柴草较好。于是队里派了两驾马车装上行李、一袋子玉米面和搂草用的大耙犁向姜家店出发了。刚下过大雪,雪足有半尺多厚,早起出发,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时才到了姜家店。说叫姜家店,其实这离姜家店镇至少还有十四五里路。土坨子较多,地貌高低起伏,雪没边昭那边下的大,但也是白茫茫的一片。远远望去,在坨子的不远处有个破房子,走近一看,房顶、四壁完整,没窗户和门,进屋有个破灶台——是座瓜窝棚。大伙决定就在此安营扎寨,有的去砍柴,有的去找水。不知是谁喊:“这有口井!”我们跑过去一看,真是一口井。小哥儿几个这下乐坏了,只要有水我们就能在这待下去。这口井还真深,两根行李绳接在一起拴上小水桶,十分费力地打上小半桶水,水没多少,杂草、树叶倒不少,不一会儿就冻成了大冰块。我们把砍来的树枝架起来,用干草点上火,放上铁锅,大家围在一起边烤火取暖,边把水中杂物捞出,过滤出清水,每人灌满一缸子,大口大口喝起来,真的太渴了。 zuS4N?t`p  
f~:wI9  
窝棚里的锅台整整大出铁锅一大圈,苏文找来几根粗树枝搭在锅台上,把锅架上去点着火,玉米面和上水,摊在铁锅里烙起了糊饼,哥儿几个手抓着半生不熟还沾着杂草的糊饼就往嘴里塞。没吃几口,“噗”的一声,整个铁锅掉到了灶膛里,着实把哥儿几个吓了一大跳,原来架在锅底的树枝被烧断了。只得从头垒灶台。窗户和门还得堵,不然夜里人会被冻死的。我们在窝棚周围找来一些破土坯、大土疙瘩和些干草连抹带堵,尽管还是透风,窗户总算是堵上了。门没有怎么办?我急中生智把毯子用木枝插在门框上,有风时,再用大土块压上。 \: Q)X$6  
rGlnu.mK^  
我们轮流当炊事员,其他人每天托着沉重的大耙犁一干就是一天。饿了吃口大饼子,渴了就抓把雪吃。最难忍的是手和脚,手套和棉鞋是从北京带来的,刨粪、刨冻土、干农活基本破损得差不多了,大家手脚都有多处冻疮,我的脚后跟冻裂后,后跟筋都快露出来了,腰弯大点就疼得不行。耳朵都冻得又红又肿,疼痒难忍,只能硬挺着。 (W |;gQ  
^&KpvQNW_  
经过6天的辛勤劳动,一座座草垛像古堡似的布满了附近的沟沟壑壑。按预定时间,村里派车接我们来了,大家打好了行李心情格外激动,不知是谁一脚把垒好的窗户踹开。草装了满满两大车,行李和耙犁等实在装不下了,人还得留下三个。姚新民、苏文和我主动要求留下等车。天渐渐黑了下来,接我们的大车来不了了,只得在这再过一夜了。我们把行李摞在窗台上挡风,砍了一些树杈烧成碳,放在脸盆里,苏文的棉胶鞋和鞋垫放在火盆边上烤。三个人紧紧挨在一起,戴着不怎么御寒的栽绒帽,钻进了冰冷的被窝里,寒风不停地吹,吹透了被子,还要往骨头里钻似的。不一会儿,三个人脸上都挂满了白霜,鼻孔和嘴角处都凝结了冰碴,三个人谁也不认识谁了。 yJW/yt.l  
CU@}{}Yl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进入了梦乡。突然,一阵嘈杂声将我们惊醒,刺眼的手电筒光晃得人睁不开眼,扬叉、镐头的撞击声吓得人心惊肉跳,到底是做梦还是遇上了土匪?惊恐的同时,只见一把扬叉朝火盆飞来,“着了着了!”苏文的棉胶鞋和鞋垫被挑飞了,被人踩了几脚后火才被踩灭。惊魂未定,一个操着浓浓山东口音的人问:“你们是哪的?”我们异口同声:“北京知青。”“到这干什么?”“搂羊草烧柴用。”“噢,倒不像是坏人。”“我们是军马场的,全国统一行动零点查夜。”“有人说你们住这好几天了,行动挺可疑。”随后,“纠察队员”们在屋里踱了几步,找不到什么破绽,再瞧瞧我们三人的寒酸样。其中一个带头说:“我们走吧。”随后,他们走出窝棚,骑上马,“哒哒哒”地扬长而去。经这么一折腾,谁也睡不着了,基本是半迷糊半清醒地一直熬到了天亮。 ^$s&bH'8  
3z% W5[E)  
在农村看钟点就是看日头,一年四季是日头一露白出工,日头一落山收工。太阳已升得老高,估计到晌午了,大车怎么还没来,弄不好又得在这熬上一夜?哥儿仨心里打起鼓来。我说:“不行,傻等不是办法,不然我先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姚新民是集体户户长,大小事基本是他说了算。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那就辛苦你了,记着要按来时的路线走,千万别走丢,如能碰到接我们的车最好,一块跟车回来。”苏文递给我一把镰刀,说:“遇到狼的话,可当武器用。”姚新民从大锅里拿出一个玉米饼子塞给我,说:“饿时吃。”我拿了根草绳系在腰上,镰刀往上一别,玉米饼插进半敞半露的棉袄里。说是棉袄,其实扣子早掉没了,平时就用草绳系着,背心、秋衣也已穿烂了。 *iVE O  
d:{}0hmxI  
说来也怪,中午还晴着,一会儿就飘起了雪花。凭着来时的记忆,前站大致是在西北方向,只要顶着西北风走大方向就不会错。另外,还可以按车轱辘留下的印迹往前走。可没走多远,大车压过的印迹越来越看不清,风越刮越大,车辙印干脆就找不到了。顶风走已是惟一选择,大风呼啸着、夹着雪花打在脸上、钻进半敞口的棉袄里,粘在身上,真是冰冷刺骨。我踏着快没膝盖的雪,每走几步都要歇一下、喘口气,就这样不知走了多远。心里一直默念着,只要顶风走就不会错!感到有些饿了,顺手从怀里掏出玉米饼咬两口,再抓把雪塞到嘴里,狼吞虎咽地吃下去。就这样我一直坚持着往前走,嘴里一直默念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争取胜利!”天渐渐暗了下来,前方一片灰白,看不见任何参照物,只是凭着感觉和信念义无反顾地往前走。我心里明白,绝对不能停下来,如停下来,必被冻死无疑。天完全黑下来了,我迈着那沉重的双脚,十分费力,一直不停地往前走。 nd }Z[)  
D2I|Z  
我顶着凛冽西北风艰难地向前走。这时大风仍在呼啸,我把镰刀紧紧攥在手里为自己壮胆。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前方好像有一堵墙,用手摸的确是墙,顺着墙走了一圈,旁边还有几个被白雪覆盖着的坟头。噢!想起来了,这儿原来是个牛圈,我放牛、放羊时来过这儿,这里是废弃多年的破牛圈,按牛圈和坟头的方位,当时我所在位置已到了前站村东北方向大约四五里的地方,于是我调头又朝西南方向走去。终于见到了呼闪着的煤油灯光,我大步流星地向村里跑去,到家已是半夜11点多了。我才知道,由于通往姜家店方向的路积雪太厚,马车过不去。第二天,队里选了最好的车把式,挑一驾最棒的马车,避开积雪厚的近路,绕地势较高的七撮公社走远路将姚新民、苏文他们俩接了回来。 9V|) 3GF  
bnZ H  
可我回到村里,什么也吃不下,躺在炕上发了3天高烧。高烧刚退就和姚新民、苏文等几个知青一起登上了齐齐哈尔开往北京的火车。那时,中共九大刚刚结束,阶级斗争的口号叫得震天响,全国都在备战备荒,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到艰苦的农村锻炼成长。 [1e]_9)p  
> D%  
时间过去快50年了,那北大荒极其寒冷的冬天,一直贮存在脑海。这段故事只是我们插队生活中的一个片段,却至今难忘。虽然那时生活十分艰苦,人却乐观向上,对前途充满了信心。这些难得的经历,无疑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一笔财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