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37章
    llsyqmk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8540
    精华: 11
    发帖: 3374
    财富: 191614 鼎币
    威望: 13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8 点
    在线时间: 272(时)
    注册时间: 2015-07-29
    最后登录: 2018-10-23
    楼主 发表于: 08-08  
    0
    来源于 文学 分类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第37章

          《平凡的世界》第一部 37章 [s6C ZcL  
                        作者:路遥 )c<6Sfp^B  
        孙少平在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 UZxmh sv  
      从一九七五年春天起,他在原西中学已经不知不觉度过了一年半的时光。 7Ua7A  
       5~VosUp e7  
      一年半是漫长的。他在这期间忍饥、忍辱、忍冻,心中留下数不清的痛苦记忆。 w9&#~k]5  
       LsTffIP  
      他又感到一年半是短暂的。他在这里也有过欢乐和愉快,懂得了不少事,结交了朋友,获得了友情,开阔了眼界,抛弃了许多纯属“乡巴佬”式的狭隘与偏见……一切都好象才刚刚开始,可马上就要结束了。 Eu<r$6Q0}o  
       .[pUuVq]  
      但不论怎样,他还是为终于快熬到了高中毕业而高兴。这一切多么不容易啊! oK+Lzb\d{M  
       ZXXiL#^  
      他更为高兴的是,他已经跨过了十八岁的年龄。这就是说,他已经成了大人。即使高中毕业回去劳动,也能扛起一头子了,从心理方面说,他现在也已经有了强烈的独立意识。在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娃娃,得依靠大人。现在,即便是没有大人,他也感觉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他的另外一个成熟的标志,就是对大人的行为开始具备批判的眼光。以前父亲和大哥说的话和做的事,他都认为是对的。可现在就不见得了。不过,目前这种批判性的意见只在心里而不会表现在嘴上,更不会表现在行动上。 ?S`>>^  
       /=T"=bP#/  
      总之,也可以这样说,他现在已经初步有了他自己的生活观——尽管这一切的确是刚刚才开始。 2<6j1D^jM  
       -F`he=Ev9  
      他现在最为遗撼的是,他在这一年半中请假的时间太多了。学校尽管经常搞政治运动和出山劳动,但总还上一点文化课。他耽误的课太多,以至都无法弥补了。本来眼下的一张高中文凭就不包含多少学识,他的这张文凭更不值几个钱,仅仅能说明个学历罢了。这倒不是说,他在这一年半里一无所学。不,他阅读过不少课外书。从学校的传统眼光看,这种学习是极不规范的。但在一个人往后的日常生活中,也许这种学习比课本知识更为有用;只不过参加正式的考试就不行了。不管在以前还是在以后的中国文科考试中;也不论大、中、小学,一律都在基本规定的“教学大纲”的范围内。而许多这样的考试已和旧朝代的“八股”无异。中国这种考试方式鼓励了死记硬背,但往往排斥了真正的才学。 kK[duW =6  
       VWa|Y@Dc]  
      孙少平的遗撼倒不在文科方面,主要是数、理、化。他误得太多,前后接不上碴,虽然这学期听课,也听不懂。听不懂就听不懂,反正也不上多少课——现在学校上课已是一件附带的事。 *o4%ul\3Y|  
       P[i\e7mR  
      现在,他没有事的时候,就仍然看课外书。晓霞还象以前一样,从她家里拿许多书来让他看。他们每天也在学校操场的报栏前不期而遇。星期六的时候,晓霞还把她爸订的《参考消息》给他拿来,他星期天就哪里也不去,兴致勃勃地看这些外国通讯社的电讯稿,脑子里在许多国家游荡老半天。 ~[18q+,  
       ww,Z )m  
      这一天下午,田晓霞突然匆匆忙忙到宿舍来找他,让他跟她到外面走一趟。 f%Ke8'&  
       ^Q2ZqAf^a  
      少平有点莫名其妙。晓霞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非要到外面去不可呢? Yn<)k_kp  
       r*d Q5 _  
      因为宿舍有同学,他不好说什么,就只好跟出来了。出了门以后,少平赶紧问她:“什么事?是不是我家里又出事了?”他生怕自己家里又有什么灾难——他那个家常常猛不防就出意外! Auac>')&Q  
       " i`8l.Lc  
      晓霞一边走,一边对他说:“不是你家里的事。”“那是你们家出了什么事?”少平又撵着问她。 fM":f| G  
       I'A:J  
      晓霞说:“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是国家……” mw+j|{[  
       l%PnB )F  
      国家?国家又出什么事了?今年国家真是灾难重重!元月周总理逝世,四月五日发生了“天安门事件”,撤销了邓小平的职务。紧接着,七月六日朱德委员长逝世,前几天又发生了震动全球的唐山大地震……多灾多难的中国啊,你叫人多么忧心和焦虑! 9ECS,r*B  
       F6&P~H  
      他匆匆跟着晓霞走,先不便再问她什么了。看来晓霞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而显然在稠人广众面前也不好说。 d}% (jJ(I  
       cjY@Ot*i$  
      他和晓霞出了学校总务处后面的那个小门,一直沿校墙根向一个小山沟里走去。 1v]t!}W:6  
       B9W/bJ6%  
      直到看不见人的地方,晓霞才停下来,从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递到他手里。 _3&/(B%H  
       `.8-cz  
      他不知是何事,慌忙紧张地打开那个神秘的绿皮笔记本——扉页上一行醒目的钢笔字立即跳入眼帘:《天安门广场诗抄》! XGk}e4;_  
       MPG+B/P&  
      啊啊!原来是这! ,\>g  
       &#,v_B)a_E  
      孙少平先没顾上和晓霞说什么,激动地开始看这些诗。他看着看着,都忍不住读出声来了——欲悲闻鬼叫, ^0eO\wc?O  
       Nh:4ys!P  
      我哭豺狼笑。 JP%RTGu  
       Ou!)1UFI  
      洒泪祭雄杰, ~Jxlj(" 0(  
       ir+8:./6  
      扬眉剑出鞘! w3d\0ub  
       ec1Fg0Fa  
      孙少平用飞快的速度把这个笔记本上的诗先翻着看了一遍,然后问晓霞:“你从哪儿搞来的?” 7YD\ !2b  
       2D_6  
      晓霞说:“我哥暑假里带回来的。先前他只让我爸爸看了,没给我看。后来我发现了他的笔记本,硬缠着哥哥把这些诗都抄下了。哥哥千安顿万嘱咐,不让我给别人看,说现在公安局正追查这些传抄的诗哩。我想,给你看一下不要紧……” oE5;|x3  
       <L%HG  
      少平马上兴奋地说:“能不能让我也抄一份呢?”晓霞想了一下,说:“你可以抄,但一定要小心,千万不敢叫人看见了!”  HFv?s  
       G\uU- z$)  
      “没问题!”少平向她保证说。 P 4H*jy@?  
       63SVIc~wT  
      两个人于是凑在一起,把笔记本又翻着看了一遍。这些诗如同烈火一般,把两颗年青的心烤得热烘烘的。两个十八岁的年轻人都沉浸在严肃的思考之中。国家的不幸,社会的动荡,使大人成熟,孩子成长——一九七六年,中国人都好象年长了几岁! eoC<a"bJ>  
       dkETM,  
      从这天以后,每当夜深人静时,孙少平就偷偷爬起来,出了宿舍,走到教室里,埋头抄写这些诗歌。抄到激动之处,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就走到院子里平静一会……有一天晚上,他抄了一会去上厕所,回来时猛然发现顾养民正趴在他桌子上,看晓霞的那个笔记本。孙少平头“轰”地响了一声:这下完了! qjzZ}  
       &'NQ)Dn  
      顾养民见他回来,马上抱歉地说:“我出来解手,看见教室亮着灯,心想大概谁自习完忘了关灯,跑进来准备关灯,结果发现你桌子上的这些诗。本来我不该看,但一看就放不下手了……啊呀,这些诗写得太好了!我早听我父母亲说社会上正传抄天安门广场的诗歌,但一直没看见过。想不到你有这么厚一本呢!你从哪里搞到的?能不能让我也抄一下?” vg5E/+4gp%  
       EI<"DB   
      孙少平本来想给顾养民发脾气,看他这样说,便又消了火气,说:“这不是我的笔记本。” Qk|( EFQ9  
       U:J /\-  
      “能不能让我抄一下呢?”顾养民又问他,而且看来非常渴望孙少平答应他。 Hc>([?P%t  
       7Y4%R`9H  
      少平想了一下,这事得和晓霞商量。他对顾养民说:“我现在不能决定,等明晚上再告诉你。” ^NcTWbs-T  
       +V6j`  
      “明晚上就这个时候,我再来找你!”顾养民高兴地说。 1o(+rR<h9  
       `Nkx7Z~w:  
      第二天,少平把顾养民发现他抄诗的事告诉了田晓霞。“能不能让他抄呢?”他问晓霞。 gq=0L:  
       >Zi|$@7t-  
      晓霞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UnJi& ~O  
       FW/6{tm  
      少平就对她说:“我看让他抄去。他自己抄了,就不会把这事捅出去!” Lqg7D\7j  
       F>p%2II/  
      晓霞觉得少平的话有道理,就说:“那就让他抄去。可不能再叫人发现了!你一定要给他说清楚这一点!”“你不说我也知道哩!”少平说。 A[K:/tB  
       :Xb*m85y  
      第二天晚上夜深人静时,顾养民准时来了。他很感激少平让他抄这些诗。两个人于是就趴在一张课桌上,紧张地往自己的笔记本上抄写着。少平早已经淡忘了顾养民和郝红梅的关系。他自己当初和红梅的那点“瓜葛”更是变得遥远而模糊了。再说,他目前和晓霞的这种交往,已经使得早先的那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 Kw)C{L5a  
       Z?5,cI[6#  
      经过两三个夜晚,少平和顾养民就先后抄完了这些诗。少平把那个绿皮笔记本又还给了晓霞——顾养民根本不知道这笔记本是谁的。在以后的日子里,顾养民脑子里还一直盘旋这件事,不知道少平从哪里搞来这么些“机密”,按说,少平来自农村,家里也没听说有门外工作的干部,他怎么可能把《天安门诗抄》搞到手呢? ^!N;F"  
       ER0TY,  
      不论怎样,这个农村来的同学不可小视!顾养民渐渐觉得,孙少平身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吸引力——这在农村来的学生中是很少见的。他后来又慢慢琢磨,才意识到,除过性格以外,最主要的是这人爱看书。知识就是力量——他父亲告诉他说,这句话是著名英国哲学家培根说的。是的,知识这种力量可以改变一个人,甚至可以重新塑造一个人。养民自己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因此很能理解这一点。 avF&F  
       ZKVp[A  
      一个星期以后,孙少平他们全班一起出动,到原西城外的一条山沟里,锄他们班种的高粱地——这是立秋之前锄最后一遍草。 |j\eBCnH3  
       5;r({ J  
      那天,临近中午的时候,从西南面的山后突然铺过来一片乌云。不多时,这黑云彩就漫过头顶,遮住太阳,布满了整个天空。刹那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一场大暴雨眼看就要倾倒下来! vbW\~xf  
       GA({ri  
      山洼上劳动的男同学纷纷去找躲雨的地方。沟道里锄地的女同学也都扛着锄,爬到山洼上来了。只有跛女子侯玉英不听其它女同学的劝阻,一个人扛把锄,一跛一跛走到一个石崖下面。其它女同学说怕沟里起洪水,那地方危险,劝她不要去。但跛女子让这些人别管她的事;她说雷雨就那么一阵阵,怎还能起洪水呢! ZYpD8u6U  
       :/I={)5  
      大暴雨说来就来了!随着狂风吹过,雨帘就从山后漫过来。顷刻就把天地间变成白茫茫一片。妖艳的闪电不时在空中曲折地划过;雷声和狂风暴雨搅在一起,震耳欲聋。不多一会,就听见沟沟渠渠里传来了滔滔的流水声。 _Eet2;9  
       %a%+!wX0x  
      不到半个钟头,大沟道里就起水了。混浊的泥浪翻滚着跟头,吼叫着从后沟道里冲了出来! ;tZ}i4Ud  
       7!]k#|u  
      在一片混乱的暴风雨中,沟道里突然传来了侯玉英尖锐的哭喊声! l%vhV&  
       2b vYF ;<r  
      少平缩在一个小山窑里,透过雨帘,看见洪水已快要涨到侯玉英避雨的那个石崖下了。跛女子正哭喊着,两手揪着旁边土台子上的几棵丛草,企图爬上去逃命。但由于腿不干练,加上泥地溜滑,三番五次爬上去又跌了下来! y0W`E/1t  
       >-o?S O(M,  
      孙少平知道,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洪水就会淹没到那个石崖下,把跛女子一浪卷走! GcU(:V2o  
       * S+7BdP  
      他立刻从自己那个干燥的小土窑里冲出去,冒着瓢泼似的暴雨,踏崖溜洼地往沟底跑去。 &QHA_+88W  
       ^$^Vd@t>a  
      孙少平不知摔了多少跤,才到了怒吼的洪水边。身上浸透了泥水,头发和脸也被泥糊得五麻六道。 .-gm"lB  
       @idp8J [td  
      他来到洪水边,一筹莫展了。侯玉英隔在河对面,他不得过去。他尽管在洪水中游过泳,但那是在原西河里——那水宽阔,也平稳,到河对面上岸选择余地大。可这是道小沟,水急浪险,要游过去太困难了! G!fE'B  
       l7FZ;%&  
      这时候,洪水已经漫上了侯玉英正挣命的那个石崖边上。跛女子的手死揪住土台子上面的丛草,两只脚已经挨着洪水边了。她现在只是绝望地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少平在暴风雨中大声向对岸喊:“你先坚持一下,我过来了!” a-o hS=W  
       Wl^/=I4p#  
      他喊了一声后,就扑入了洪水之中——一个浪头很快把他整个吞没了…… G=0}IPfp  
       WHh2fN'A5  
      还好,他又钻出了水面!他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只凭本能向对岸拼命游去。 |Cxip&e>  
       o8yEUnqN  
      谢天谢地,他终于上岸了!他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泥水,就撒开腿朝那个土台上面跑去。 uc{Qhw!;:  
       :+X2>Lu$FA  
      他来到土台子上面,看见洪水已经淹没了侯玉英的下半身,如果不是她两手死死揪着丛草,恐怕早让水卷走了!少平飞快伸出手,把她从土台子下面拉上来。  s`{#[&[  
       A+Pm "|  
      侯玉英一扑踏趴在土台子上,放开声嚎了!这哭声是庆贺她的生命得救,也是对救她命的人表示她的感激之情! ps4Wwk(  
       "#"Fp&Z7  
      当孙少平游过河对岸的时候,全班男女同学都纷纷从山洼上跑下来了。他们站在暴雨中的洪水边上,隔着翻滚咆哮的浊浪,心怦怦地跳着,扬着手,喊叫着,象看一幕惊险的戏剧,眼看着少平把侯玉英拉上了对面那个土台子。他们之中没有人敢从这洪水中游过去。现在,所有淋得象落汤鸡似的同学们都在沟道这面欢呼起来!女同学们都哭了;男同学也有流下眼泪的。这个时候,大家才强烈地意识到,人生活在一个集体里,就应该象兄弟姐妹一样啊……跛女子侯玉英做梦也没想到,在她遇到生命危险时,竟然是她曾放肆地伤害过的孙少平,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抢救了她。 QI^8b\36  
       |'>E};D  
      跛女子为此感动得不得了!羞愧得不得了! ;Bc<u[G  
       >@92K]J  
      几天以后,惊魂刚定下来,她就单独来找孙少平,又一鼻子哭开住不了气,嘴里一股劲说着感激他的话。她哭完后对少平说:“我这下才知道你是个好人!郝红梅不是个东西!她和你相好着就不相好了,又跑去骚情顾养民!”少平马上对她说:“你不要说红梅和养民的长长短短!我不愿听你说这话。咱们都是大人了,不要多管旁人的闲事!” pOe`*2[  
       z jNjmC!W  
      侯玉英也就不说郝红梅和顾养民了,然后便硬拉着少平到她家去吃饭。跛女子说这不光是她的心意,也是家里大人的心意——她父母亲非要让她带少平到她家里去吃一顿饭不行。 `0i}}Zo  
       @):NNbtA  
      少平好说歪说没有去。他不愿意因为这么一件事,就让人家把他看成为救命恩人。在他看来,侯玉英和他自己都好好的没什么事,这就行了,何必没完没了地还提这事呢!可是,第二天上午,侯玉英的父亲又亲自来学校请他了。孙少平怎说都推辞不了,只好去了侯玉英家。 . I9] `Q  
       0aN}zUf  
      侯玉英的父亲侯生才是县百货公司第二门市部主任。侯主任两口子专门为女儿的“救命恩人”摆了一桌子饭,象请个显要人物一样,还上了烧酒。两口子争着给他夹菜倒酒,捎带着嘴里感激话说个不停。少平不会喝酒,拘谨地在这个干部家里吃完了这顿饭。饭后,他们村的金光明突然进来了。金光明就是这二门市的售货员。因为光明家是地主成份,他二爸孙玉亭文化革命初期,曾带村里贫下中农造反队刨过这弟兄三家的窑洞和院子,因此这家人多年来不和他们家的人说话。现在,光明大概听说少平救了他们主任女儿的命,并且侯主任还亲自请少平来家里吃饭,就跑过来看他来了。由于侯主任是他的顶头上司,而少平又是侯主任尊敬的客人,因此金光明一副很热情的样子,和少平拉了许多关于他们双水村的一些四不沾边的话。少平心里知道,光明有意让侯主任看出,他和少平不仅是一个村里的,而且两家人的关系还不错呢…… NX #/1=  
    [ 此帖被llsyqmk在2018-08-09 09:07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llsyqmk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8540
    精华: 11
    发帖: 3374
    财富: 191614 鼎币
    威望: 13 点
    贡献值: 24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38 点
    在线时间: 272(时)
    注册时间: 2015-07-29
    最后登录: 2018-10-23
    沙发 发表于: 08-08  
    迎接硕果累累的秋天,感恩有您的支持,谢谢各位老师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