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中原油田普光气田     我来了
初卫平离线
勤能补拙,不断超越 。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17416
精华: 158
发帖: 22311
财富: 615969 鼎币
威望: 186 点
贡献值: 1252 点
会员币: 8 个
好评度: 3811 点
在线时间: 3998(时)
注册时间: 2011-01-16
最后登录: 2018-11-17
楼主 发表于: 10-15  

中原油田普光气田     我来了

                                                                  中原普光,我来了
    我被宿命的绳索捆绑在六月的尾巴上而来;我忍痛斩断了生命里千丝万缕的挂牵而来;我听着火车车轮与大地撞击的轰鸣声响而来。浑然不觉间,我再度从中国地势的第三阶梯跨越到第二阶梯,窗外的一马平川已变为层峦叠嶂,有溪水潺潺,飞瀑奔流,映带其间.
    我来时,正午的出站口人流熙攘,我拖着重重的行囊,融入这个当初以为再不会回来的地方。惶惶然打量四周,盛夏的达州城闲适安宁,溢彩流光,我发现我仍旧如此熟悉它每家商铺的门楣、每条街道的走向,就像熟悉母亲的眼角眉梢。
   我被宿命的绳索捆绑在六月的尾巴上而来;我忍痛斩断了生命里千丝万缕的挂牵而来;我听着火车车轮与大地撞击的轰鸣声响而来。浑然不觉间,我再度从中国地势的第三阶梯跨越到第二阶梯,窗外的一马平川已变为层峦叠嶂,有溪水潺潺,飞瀑奔流,映带其间。
然而,我不会在城市的怀抱逗留太久,心里有种浓烈的念想在跳动,引我走向城市之外更为广阔的地方。我再度穿上工衣,蹬上工鞋,去往距离达城40公里的土主小镇。以小镇为中心,所有集气站、输气管道、阀室、净化装置,向北、东、南三个方向辐射蔓延,连缀成了气田1000余平方公里的辽阔幅员。在我看来,它们才是气田的血肉和筋骨,普光真正的气韵,在这片土地上才得以涌流。
   出发了。班车驶上达陕高速后一路向东,驶过满目苍翠,驶过幽暗隧道,驶过伫立在层峦叠嶂之中的高架公路桥。这一切景物,在我心中投射出无比陈旧的影子,让我觉得仿佛昨天才和它们挥手作别一样。
   正是夏天一点一滴浓烈起来的季节,川东北的炽烈阳光照耀我的每一寸皮肤,像性格泼辣的姑娘从背后环住了脖子,温暖而疼痛。真的吗?我真的无可发现了吗?这片土地,对我来说真的不再新鲜了吗?我满腹狐疑地走着,直到——那绵延浩荡的杨侯山,变戏法似的,无比唐突莽撞地闯入我的视线.
   她是如此静默,仿佛从气田开始建设的时候就静默着,眼睁睁看着贫瘠的小山村因着喷薄而出的天然气,沸腾、繁荣;她是如此博大,博大到让我瞬间卑微了,变为一粒尘埃,浮游飘荡,飘不出她宽阔丰腴的臂膀;她是如此美丽而神秘,纵然有着流畅的山脊线、茂密的植被、丰沛的溪水,也还是如娇羞少女,四季披着云雾织成的面纱,你非得走入山中,才能看清她清朗俊逸的眉目。
   她是如此静默,仿佛从气田开始建设的时候就静默着,眼睁睁看着贫瘠的小山村因着喷薄而出的天然气,沸腾、繁荣;她是如此博大,博大到让我瞬间卑微了,变为一粒尘埃,浮游飘荡,飘不出她宽阔丰腴的臂膀;她是如此美丽而神秘,纵然有着流畅的山脊线、茂密的植被、丰沛的溪水,也还是如娇羞少女,四季披着云雾织成的面纱,你非得走入山中,才能看清她清朗俊逸的眉目。
   一年前,我曾无数次从她脚边走过,看气田人在她的庇护下行走、欢笑,看满载硫黄的货车在她的目送下奔向四方。我见过她淫雨霏霏连日不开,见过她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见过她朝气蓬勃的清晨,见过她倦鸟归巢的黄昏。可今天,她骨子里竟渗出了男人味,甚至像一头蛰伏的猛兽,我在她脚下臣服,感到陌生而骄傲。
   沿着山道拾级而上,路两旁尽是长得旺盛的树木,枝枝杈杈旁逸斜出,在风中懒散地招摇,仿佛在逗引我:“来吧,来吧,别停下你的脚步。”它们当中,有像合欢一样叶子细密的树,有像槐树一样长着羽毛状叶片的树,更有的树和棕榈有几分神似,坚硬而锐利的叶子如一把把出鞘的宝剑,直指蓝空。
   我虽是个植物盲,但看得多了,听得多了,也多少懂一些北方的常见树种。树干壮硕、有纵向纹理的是白杨;高耸入云,枝杈在深褐色树干两侧对称互生的,是水杉;树冠浑圆,远看像一颗巨大花椰菜的,是桂树……然而,如今我身处南国,叫不出任意一种树的名字,只认得目之所及处的所有绿色,能掐出水的嫩绿、年轻蓬勃的翠绿、如原始森林一般的陈年绿……深浅不同的绿层层涂抹,累累叠叠,彼此晕染,激荡出绿的波涛,蔓延成绿的海洋。北国哪有这样黏稠的绿,厚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但这杨侯山,还仅仅是川东北浩荡群山中微不足道的一脉,设若你在南下的列车中细心观察,你会发现过了陕西安康,车就要入川了,过铁路桥时脚底是淙淙溪水,水中长满青苔;从身旁呼啸而过的是植被丰饶的山坡,某棵植物的绿叶,无比仓促从你的车窗滑过了;就连钻山洞的时候,远远近近激荡起的风里,都满是空灵澄澈的青草香气。你的周遭尽是绿啊,浓烈得仿佛一生都消受不完!
    怎样的山才能被叫做“青山”?开元十三年,李白在赴江东途中被天门山的雄奇壮美所震撼,一挥而就“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五言长城”刘长卿在镇江与诗僧灵澈上人偶遇,作别时分外不舍,遂作诗相赠:“荷笠带夕阳,青山独归远”;民族英雄于谦在瓦剌大军压境的关头写下《岳忠武王祠》:“黄叶古祠寒雨积,青山荒冢白云多”。这山,那山,或宏阔辽远,或苍茫幽寂,或牵扯国家兴亡、黎民悲欢,都无一例外被叫做“青山”,从古圣先哲的笔下流淌而出,成为千古流传的诗篇。
   在诗书古籍中,杨侯山未见其名,与那些一次次被描摹状写的名山大川相比,不免显得有些寒酸。然而,宿命的绳索将我带到这里,让我驻足,与她有了片刻交集。她漫无边际的绿如浩荡长河般流过我的手边心上、眉梢眼底,像生命一样蓬勃不息,这种真真切切的置身其中,难道不比前人评说更为深刻有力?我欣喜地看见,她配得上古人笔下的一切宏阔辽远、肃杀悲凉,或苍茫幽寂,青山,就让我固执一次,在心底为她命这么一个简单而庄重的名
   “姑娘……”山道两侧多当地人盖起的农家小楼,一位正在自家院里剥玉米的阿婆笑着招呼我,我迟疑着走上前去。那川音豪爽,又温软动听。
过去一年在川,我曾做过当地人的采访,或是乖巧羞怯的小学生,或是起早贪黑的个体商户,整个人裹在“记者”的壳里,稳妥而安心。而今我来了,不抱任何目的,身体和心灵,都赤条条袒露给这青山、这天地。
   “你是管理中心的吧?来山里做啥子呦?”阿婆口中的“管理中心”,指的是气田的生产指挥中心,几乎是整座小镇最恢弘的建筑,她便简单地认为,“管理中心”就等同于大气田,而所有穿红工衣的人,都来自那里。阿婆古铜色的脸颊布满皱纹,像焦渴大地裂出的道道伤痕;半白的头发很稀疏,在脑后潦草地绑住。而此刻,这样饱经沧桑的她正冲我慈爱地笑着,像和暖阳光将我紧紧包裹。


  “阿婆,没什么,我只是来,随便看看。”我心底碾过一阵感激,而后是疼痛,上前凑近她的耳朵,把每字每句都说得清楚。
  “要得要得!我们的山美得很哪!玉米、豆角、杏子,也都熟啦!”阿婆得意满满地说。在她身旁,另一位阿婆正在择刚从地里拔出来的韭菜。最新鲜的韭菜苗,纤细,柔韧,被垒成了一座绿油油的小山,像家庭主妇在案板上码放好的一根根手擀面,满蕴着匠心,和收获的喜悦。
我忽然觉得,这青山还有着更为丰厚的魅力,藏在她的更深更高处。
   我生在油田,长在油田,一走出油田的生活区,就看见一望无际的麦田,磕头机在麦浪滚滚中低头、抬头,像老马般勤恳而忠厚。
我的老家坐落在华北平原,那里也种麦子。外公带着年幼的我走亲戚,途中要穿过海一样辽阔的麦田。我仿佛变成了一条鱼,一刻不停地往前游,仿佛直到身上的鳞片都被染绿了,也游不到边。
   所以,我无比熟悉那有着饱满籽粒和尖锐芒刺的麦子,以至于人们一提起和“郊外”、“原野”有关的概念,我脑海中最先浮现的,必是那春风和畅里一碧万顷的麦田。
作别了阿婆,我顺着山道的走势转了一个弯,倏然间,一片全然不同的境地展现在眼前。那先前在我的脖颈上高度凝聚的灼热阳光,“轰”的一声四散崩裂,弥漫成一道道七彩迷离的光束。等等!在这光束的笼罩里我看到了什么!竟是一片凹陷在山间谷地里的水稻田!
一根根青翠柔韧的水稻苗挺立在湿润的泥土里,挤挤挨挨,彼此拥簇,蔓延成了靓丽蓬勃的一整片,像一块柔软的地毯,或一匹顺滑的锦缎。七彩光束在每一根秧苗的尖端凝成了光点,一阵风过,光点就连成了宛若漂浮水面的粼粼波光,碎银子一般颤动着,仿佛能听到一串串泠泠脆响。
四川多山地,崎岖不平的地貌把本就可贵的耕地分割成了小而精致的一片片水田。小水田湿湿嗒嗒,绿意盎然,让我纷乱的心被瞬间洗净,让我惊叹。北国的麦田固然浩荡壮丽,但总少了一些温润俊秀的东西,这稻田却独有它的含蓄蕴藉,如儿时奔逐嬉闹的芳草地,如大学时代卿卿我我的情人坡。
   然而,纵使再美好,也快到了水稻成熟的季节,经过收割,它们终会被蒸成米饭、煎成米饼、熬成米粥、酿成米酒,稻壳和稻杆被做成饲料。它们离开了大自然的雨露阳光,融入了人们琐碎的日常生活。我忽然领悟,正是在这播种、收获、再播种的轮回中,浩荡绵延的青山才有了真正生命,才在代代山民的劳动传承中获得了永恒意义上的存在。
    放眼四望,同样接近成熟的,还有玉米、豆角、花生、丝瓜。玉米棒子斜生在笔直的秸秆上,被玉米叶紧紧包裹着,含羞带怯,可那顶部的玫红色玉米须却不拘小节地胡乱卷曲着,让人联想到一位彪悍的红脸大叔,很久没打理过他乱蓬蓬的胡子。身子细长的丝瓜两个一对,沉甸甸地挂在瓜架上,仿佛下一秒就会瓜熟蒂落。豆角长长的身子被晒得几近惨白,在豆角架上懒懒地蜷着。花生的椭圆形叶片则葱翠欲滴,可以想象那一颗颗在地下安眠的果实此刻已长得多么饱满。
   川民惜土如金,这目之所及的种种作物被布局得紧凑有序。水稻和玉米被种在广阔平坦的山间谷地。地势隆起的狭窄边坡则成了他们用竹枝搭架子的理想场所,丝瓜和豆角依附缠绕,攀援生长。在这青山的别处还有年代久远的梯田,浇过水的梯田在阳光下闪烁光芒,像平铺在祖国大地的一面面镜子,正对青天。
   这时,一阵吱吱呀呀的声响传入耳畔,一位佝偻着后背的阿婆挑着水桶上山了,我一直目送她的背影负重爬上山梁。或许,她整个下午的任务仅只是翻山越岭、浇灌农田,就这么纯粹简单,延续了岁岁年年。她的前方,是山那边的田地;她的身后,是整座静默无言的青山。在她颤巍巍、细碎碎的脚步中,这青山被越落越远,越落越远。
当我兜兜转转一圈,再回到阿婆的院落里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她依旧和邻家阿婆有说有笑剥着玉米。山中的日子,就是这么如屋檐滴水般缓慢清寂,一滴一滴、一颗一颗的,从人们的眼角眉梢流淌而去。
“姑娘,回来啦!”我不忍心打搅她们的安闲自在,本想蹑步经过,悄悄离开,没成想,却被阿婆叫住。
“山里美得很吧,以后常来耍!”阿婆枯皱的手拉住我的工衣袖子,依旧带笑望着我。她松弛的眼角,随着笑意的浮现蔓延出了斑驳优雅的鱼尾纹。
   忽然,她像记起来什么似的走到烟火弥漫的灶间,再出来时双手捧着一穗刚煮好的玉米,热情地往我怀里塞。刹那间我不知所措了,语无伦次地连声推辞。
   “嫌阿婆的玉米脏哦?”她努了努干瘪的嘴,神色里现出一丝宠溺的嗔怨。可爱又可怜的阿婆呦!这是最新鲜的玉米,它刚被您从苞米地里采摘下来,一颗颗嫩黄晶莹的玉米粒上甚至还裹着今晨山中清冽的雾气,是世上难找的纯净与天然。只是,我独行惯了,久而久之也就难以和人亲近,更何况,是面对如您这般的盛情!
   我终于还是接过了那穗发烫的玉米,不去择那棕色的玉米须,小心翼翼地一排排啃起来。奇怪,这分明是山里人种的再普通不过的玉米,却比我吃过的任何粘玉米、水果玉米、彩色玉米都要加倍清甜。一颗颗脆生生的籽实在嘴里碎裂,顷刻间仿佛有蜜汁淌出来,在齿间环绕,一直润到心尖。
   我一边吃,一边和阿婆闲聊。她的温软川音,和鸟鸣啁啾、低微的犬吠一同入耳,缓慢清寂的时光更慢了,一分一秒地丢失,丢失在这辽远静默的青山。
  “怎么样,姑娘?还吃得住吧?!”仿佛过了很久,我咬净了最后一颗玉米粒,该起身离开。阿婆一边挽留,一边小心翼翼地问着我。原来,从始至终,她都在担忧我能否“吃得住”山中的    食物;原来,这土生土长的古老川民,他们一生只想种好一片地,他们的幸福和快乐来得如此简单。
   然后,我想起一位诺奖得主写的某篇小说,是关于拓荒的故事:“荒原上的人们从不形单影只,从不孤独,他们不够机智,却足够坚韧顽强,把昔日的不毛之地建设成了如今欣欣向荣的地方。当他们死了,还会有下一拨人从远方走来,走下高高的山梁,走向这里,去占领,去创造。”
   黄昏越来越深了,我走下山,看见一位衣衫破烂的老爷爷平整自家院子,铲子蘸满水泥,用力涂抹,像在修补一件工艺品;看见山村小饭馆里的伙计们打着赤膊,有人生火,有人炖高汤,有    人串制当晚要出售的肉串。每个人都抱着亘古长存的希望努力营生,把悠长的日子过得富有生机,对于未知的明天,随时有能力张开怀抱、坦然迎接。
   这青山,如荒原般宽阔辽远,但绝非荒原。
   今年四月,我被单位外派学习,目的地,洛阳栾川。小城安卧在豫西大地绵延浩荡的群山中,容颜温润姣好,仿佛格外被大自然垂怜眷顾。
   豫西的山具有多样性,有的没有植被,从下至上,赭色、酒红、砖红、绯红、淡红色的山石层层叠加,裸露在外,冷峻而肃穆,让人想起地质时期大地颤动后留下的疼痛的断层。有的则绿意盎然,无比茂盛。
   学习的那几日,天色晴好,黄昏时分,天边的粉紫色晚霞格外绚烂。在晚霞之下,宏伟的高架公路桥直指远方,两侧风姿各异的群山,随着车的疾行飞速掠过。处在这一切之中的我感到欢愉,快要飞升如天。
    而此时此刻,曾让我叹服的豫西盛景,就无比真实地横陈眼前。这里不是豫西,却胜似豫西,这里有纵横千里而绝无衰亡的绿,更有乐天、勤劳而充满智慧的川民,他们彼此守护,交融成了整座静默无言,又饱含生命的青山。
   我真庆幸,时隔一年能再度走近这座山,重新发现她的美丽奇崛。而这山,也将成为川民后代温暖的老家,成为他们寻根问祖的所在,无论他们走过多少座繁华的城市,终将回来,来看看这从万古洪荒屹立至今的浩然青山。
   我真庆幸,时隔一年能再度走近这座山,重新发现她的美丽奇崛。而这山,也将成温暖的老家,成为他们寻根问祖的所在,无论他们走过多少座繁华的城市,终将回来,来看看这从万古洪荒屹立至今的浩然青山。
   但愿他们每次回来,总能轻轻地说上这么一句:“老朋友,我又来了。你不用拿什么款待,我只是来,随便看看。”(张迎亚 初卫平)              




































[ 此帖被初卫平在2018-10-16 20:20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谢谢老师
初卫平离线
勤能补拙,不断超越 。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17416
精华: 158
发帖: 22311
财富: 615969 鼎币
威望: 186 点
贡献值: 1252 点
会员币: 8 个
好评度: 3811 点
在线时间: 3998(时)
注册时间: 2011-01-16
最后登录: 2018-11-17
沙发 发表于: 10-15  
这稿子我们写的太长,需要精简修改,有时间我再精简吧。
谢谢老师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