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在城市边缘的日子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3
发帖: 101078
财富: 189887491 鼎币
威望: 76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90 点
在线时间: 11107(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8-11-17
楼主 发表于: 10-31  

在城市边缘的日子

  在城市边缘的日子
  只因为对一种习惯的生活方式的厌倦,我离开家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感觉上生命中又有了一种新的开始。想象中的远方一直都很美好,很多人会厌倦一种一成不变的生活,改变对他们来说是一种需要,而我也不曾例外。
  第一次见到涵是在青海的培训班上,很普通的一个男人,高高的个子,就坐在我的前面,能让我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外表的冷漠与桀骜不驯,多数上课时我会看着他的背影,因为他而不知老师所云。我想象着这样的男人会有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几天的课下来,我们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课程结束后我们参观了青海的一座输气站,那里四面无人烟,后面只有一座山。那天天很冷,但是天空很蓝,远处山坡上的油菜花已经很茂盛的开放了,与下面的绿叶和上面的蓝天相连非常美丽,只不过这样的地方对我来说只适合欣赏而并不能生活。生活需要的不只是美景。
  回去的时候涵就坐在我的旁边,戴着墨镜一声不吱,我坐在他的旁边希望他会注意到我,或者主动跟我说句话,但是没有。车厢里的人议论纷纷说如果以后要是在这种地方工作那是宁可失业。我也有些担心,从家出来时的激情和憧憬被刚才见到的情景泼了一盆冷水,青海美丽的景色被疾驶的车一点点地抛在了后面,忽然觉得自己很疲倦,头倚着靠背,一直微睁双眼茫然地看着前方,一条沥青的公路延向天边像是永远也没有尽头,不时有蜜蜂因为躲闪不及撞向大客车的挡风玻璃而粉身碎骨,我闭上了眼睛。
  生命如此脆弱,我们一直都明白,但不知为什么,我们却总是不停地做着无谓的追求,哪怕深知它不会被带去另一个世界。
  江南的雨像理不清剪不断的丝线,在不经意间就会从天上掉落下来,像是在清洗世界却又让世界迷茫。
  分配到输气站以后我松了一口气,虽然是在城市的边缘,但周围很远处能看到许多人烟,这比起在青海见到的输气站的苍凉让人多少不会再去计较什么。江南的繁华与青海的空旷是无法比拟的,江南是一个诗情温婉的女人,而青海是一个孤独落寞的男人。
  一个站四个人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与生活,二十四小时的轮回像输气管线中永无休止的天然气。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茫茫大地,夏天它承载着绿色的生命,冬天就只剩下灰黑的颓废了。房间很多时候都很凌乱,书,零食,报纸会把整个房间搞得杂乱无章,还有永远清不净的灰尘,它一直慢慢地从无边的地方向四处散落,占据房间的每一处角落。我只会简单地生活,有时休班我会睡到中午才起床,镜中的我会很苍白,很多时候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只是日出和日落都很快,无限地循环,黑白轮换的世界有时在我看来却总是一成不变。
  当最初的新鲜感被又一种习惯代替后,我开始烦躁,就像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的:生活不过是从一个陷阱跳入了另一个陷阱中。我开始对生活失望,确切地说是对自己的失望,我找不到属于自己幸福的感觉,如果人的一生就是这样,那每天对着镜子看到的就不止是日渐加深的皱纹与苍老了,还有找不到幸福入口的遗憾。
  偶尔我会想起涵,还有他的背影,他的冷漠,我想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路人,就像青海美丽的景色,真真实实地见到,却又匆匆地离去,或许它是生命中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记得有一个电影里有一句台词说:如果你到过哪个地方,那你一定要在这个地方留个影,因为这一生中你也许只能来这里一次,而不会有机会再到这个地方来了。
  我和青海的景色留在了相片里,但涵只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我一直在扼杀着属于自己的时光,直到一年以后站里的一个人调走了,我没想到迎来的那个人会是涵。那天他从车上下来时,我的心竟然会怦然一动,浑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了,他对我点了点头,我也向他点了点头,他比在青海时要略微胖一点,但依然还是那副冷冷的模样,经过我身边时,他说:你瘦了。
  心微微有些牵动。
  他的到来让我的生活有了很多改变,不知道是因为他冷漠的外表,桀骜不驯的性格还是因为他的那句话,原来他也曾注意过我,只是在这样的地方,我需要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我竟然开始有些模糊,我知道感觉永远是没有界限的,青海和江南原本就是两个世界。
  涵对工作很认真,他是一个敬业的人,跟他在一起工作会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我不用担心会遗漏了什么没有做到的,他会一一的为我补足而不计较得失。相处久了,我才发现他的内心与外表的冷漠截然相反,他说话很幽默,会让每一个人都很开心地完成一天的工作,也许开心的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我说:涵,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工作。
  他半开玩笑地回应我:难道仅仅只是喜欢和我在一起工作吗?
  我感觉到他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没有回应,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分清喜欢的界限。他的眼光很温热,起码对于我一直是这样。
  母亲打来电话,她说,干脆早点找个人结婚吧,你一个人在外面没有家我始终放心不下。
  我对这样的话已经习以为常了。我说:以后再说吧。
  我还没有那种想要一个家的愿望,家对我来说是一种束缚,而我喜欢宽阔自由的天地。一个人会寂寞但会让自己安静,我喜欢安静,多数的男人都很自私,他们想更多的只是自己,所以把太多的烦杂都留给了女人,让女人不得安静。我知道其实我也很自私,这么做的本身就是。我看到与我相同大的女人抱着她刚出生不久的孩子,给她喂奶,换尿布,与她一起笑,这种操心与劳累的同时也伴着幸福,我是宁可省去这一切,包括这其中应有的幸福与快乐。因为我知道生命并不那么容易承担。
  只是,我觉得寂寞。
  很多时候我像是一个被掏空灵魂的躯壳,在孤独的深夜里,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发呆,那时的我会想要一个伴儿,哪怕他仅仅只是一个伴儿,让我拥有他的体温,感受着在这无边黑暗中总会有一个人带给我的一些温暖,尽管我知道很多的东西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而其实那时的我需要的也许不再是真实,我想要的只是能填补心灵和肉体的空虚与温暖。屋子里的电视在不停地播放,每天晚上我会把它开到很晚,我需要声音和里面虚假的灵魂,毕竟有鲜活的生命在陪着我。外面的一切都很寂静,仿佛荒野中只有我一个存在的生命,也许在某一天我也会同这黑夜一样永远地寂静下去。
  涵有时候会买来新出的故事碟片和歌碟让大家过去看,那些日子我们吃过饭就去他的房间,有时候我们会放振耳的音乐,整个世界不会再有其它的声音可以渗进来,我们在一起大声谈话,偶尔会很开怀地大笑,也许世界有时候也就是一个房间那么大,我们像火柴盒里仅存的几根火柴,彼此依靠,在这类似与世隔绝的地方,我们需要的只是最简单的。我知道一切都是源于孤独,而我们却想得到多一点的温暖和爱,所以彼此都想靠得很近,却不知该如何表达会更为妥切。
  毕竟只有灵魂才可以随意放纵。
  涵休假走之前的一天晚上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如果上天给我们一个相爱的机会,你会把握它吗?
  我握着手机看了半天,手上有细密的汗渗出来,我想到了青海的景色和在那个环境中无意间衍生的一种情愫,我用潮湿的手在手机上写道:涵,我们只是同事。
  心里终于禁不住难过,流下泪来,屋里的灯光很昏暗,像电影里面相应的剧情配制的场景,只是这一刻是属于我的真实,我没有去抓他或者说我放弃了一个梦。一个不应该属于自己的梦。
  涵走后我开始天天晚上趴在屋子里写字,十几平方的屋子越发的空旷沉寂。很多思绪和灵感会在夜里慢慢浮现,我不想丢失这些稍纵即逝的感觉,多数的深夜我开始失眠,这让我痛苦。这时候我会想起家里养的那只小狗,它活得单纯而快乐,每天吃饱就会想着出去玩,不会再有更多的奢望,它对家中的每一个人都很热情友好,让人充分体会到被其它生命需要的满足感。人有太多的欲望与杂念,所以注定活得辛苦而沧桑。
  午夜以后外面的雨停了,天与地都溶合在黑暗之中,万籁俱寂。沉睡的人会有很多美梦,而沉睡的本身就是一种幸福。我喜欢在熟睡的时候做梦,白天会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在梦里会有另一种生活,虽然触不可及却也算是亲身经历。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了涵,在青海黄花遍地的山脚下。
  他说:我只要你能幸福。
  我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他把我揽入怀里,很温暖。
  醒来后,我一直在想着这个梦。我想,我们的亲密,不过是在这种特定环境下的相互取暖吧。离开了这个环境,他有他的生活,而我也有我的世界,我们本来就是两个星系的生命,在偶然的时光隧道中相遇,但是谁也不该属于谁。
  天气开始不再那么炎热,一切都可以让人心平气和。
  涵还没有回来。我申请离开了这个城市。我不知道有一天涵会不会想我或者想起我,但对我来说这已经不再重要,从我知道他有妻子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早晚要离开。
  情缘是复杂而伤感的,何况在一个不适宜的时间里遇到一个不该去爱的人。
  管道公司大连分公司
  作者:范晓雷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