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留待岁月深处解(七)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6
发帖: 56071
财富: 815027 鼎币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4 点
在线时间: 1501(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12-12
楼主 发表于: 11-25  

留待岁月深处解(七)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8-11-28)
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w3!!+oK"  
留待岁月深处解(七) VK@!lJ u!  
分享到: yCCrK@{oo  
来源:中国作家网 | 婉末  2018年03月27日13:41 ftH:r_"O#  
\d::l{VB  
在豫西南广袤的大地上,每到小麦成熟收割季节,那一望无际的麦田,在暮春热辣辣的太阳光照射下,在温热的季风吹拂下,欢快地翻滚着喜人的金色波浪!那被干热风推起波浪似的跳跃着的金色麦浪,在空气中漾起阵阵诱人的麦香!那密匝匝的麦穗,挤挤抗抗着,个个羞赧得新嫁娘般勾下了头! \W1/p`  
$.]l!cmi%Q  
这个时候,只等老队长一声令下,那熟透了的麦子,便会在晨光曦微里,在布谷鸟催收的歌唱中;在暮霞辉映里,在星星月亮的偷窥中;在 “嚓嚓嚓”脆生生的镰声中,在情人般的拥抱中,那一垄一垄的麦子,就顺势倒入“有子叔”、“顺子哥”等鸡鸣村人的左臂弯里,乃至怀抱中。然后,那捆好的一捆捆麦子,就像新出嫁的闺女回娘家般,被人们装满大车、小车,在人们欢声笑语地护送下,那数不清的一捆捆麦子被拉到了村南边的打麦场上。 HaIM#R32T  
+{/  
人们先将成捆的麦子堆成一个个大圆垛,大概要焐上四五天吧。这样,为的是焐熟个别没有熟透的麦子,以便所有的麦籽都能完全脱粒。然后,在太阳高照的晴好天气,人们在老队长的带领下,再将麦子厚厚地铺在打麦场上,晒一晌后,那厚厚的麦子便在老牛身后石碾吱吱扭扭的反复磙碾下,人们跟在石碾后,用桑杈把长麦秸杆反复挑起、撒开,好让麦籽漏下去。如此反复三四遍吧,那麦秸杆和麦籽就完全分离开了。 ?6'rBH/w  
$ImrOf^qt  
割麦、打场,是农村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也是最繁重的农活儿。这个时候,鸡鸣村中的男女老少都要齐上阵。麦场上,人们伴着收获的喜悦,谁都不怕脏、累。 J=/5}u_gw  
y( y8+ZT  
男人们,大都干些重体力活儿,他们有的用铁杈、有的用桑杈,先把麦秸杆蓬松、挑起,把麦秸杆端到一处堆放成大垛;女人、孩子们,有的用木锨,有的用扫把, 把满场的麦籽推到一处,那带着麦糠的麦籽,堆得像小沙丘。 dO%W+K  
;J7F J3n  
这个时候,要抓紧趁着东南风扬场了。扬场可是个技术活,男人们就像比武一样,争先恐后,各显其能!他们各人拿一把木锨,撮起带糠的麦籽,有多大劲,就用多大劲地向空中扬起。谁扬得越高,风把麦糠吹得越干净,说明谁扬场的活儿干得越漂亮。 4>J   
<tioJG{OT  
二叔一家忍饥挨饿好容易过完了五月。六月初,鸡鸣村开始动镰割麦了。经过半个月的奋战,全村麦子割完堆进打麦场里了。但这时候的老天爷就像更年期的女人——脾气无常。有时小雨淅沥,有时雷雨交加。 z?35=%~w   
}NB}"%2  
下雨时,队长大声喊着,叫全村人出动,把铺满场的麦子给堆起来,以防麦子淋雨霉变。 kwsp9 0)  
QE7V. >J_p  
等天晴了,队长又把全村人叫出来,把麦子散开晒太阳,以免麦籽出芽。整个麦收季节,如此倒腾,是家常便饭,老天爷把鸡鸣村的男女老少折腾得够呛。 4WK3.6GN  
iQ"XLrpl  
不单单老天爷折腾人啊,人的良心若坏了,他们折腾起人来,比老天爷还要狠三分! *z7dl5xJ  
cv`~y'?D  
大概七月底,终于全部打完了场,晒好了麦子,交完了公粮,剩余的麦子该分给大家了。老天爷仿佛看到鸡鸣村人已累得精疲力竭了,又恶狠狠地下了一场瓢泼大雨,让人们好好歇一歇。 aM;W$1h  
G$sA`<<  
农田浸水,道路泥泞。一任“五黄六月去种田,一天一夜差一拳”农谚古训的催促,全村人也无法出门插秧、播种秋天的农作物。 Ps<d('=  
$kQ~d8 O  
人说,闲人生事非,一点都不假。坐在门槛上出神地学习雨点弹跳本事的丁婆娘,正在酝酿着一个如何把“水“搅浑的计划,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恶毒目的。 P67o{EdK  
N;[>,0&z  
那一个个弹跳起来的雨点,汇成一股股混浊的泥水,又都流向丁婆娘家门前“聚宝盆”般的大坑里。她自言自语道:水财!这是顺水财啊! //aF5 :Y#  
+$Rt+S BD  
她正偷着乐时,碰巧老菜把儿披个褴蓑衣从她家门前路过:“三哥,天下着雨,你干啥去?” \Acqr@D  
D:K4H+ch  
“我去东渠边给老山羊薅把草去。” T' ~!9Q  
{*ob_oc  
“这下着雨哩,来家坐会儿,等不下了再去吧。” QMZ)-ty"  
GDuMY\1  
“也行。”老菜把儿应声走进了丁婆娘的屋里。这对于丁婆娘刚刚怀揣的臊主意来说,真可谓是瞌睡遇见了枕头。 M8TSt\  
vEn4L0D  
丁婆娘提起茶壶,特意为老菜把儿泡了一杯茶。老菜把儿看着茶叶在热水中打着转儿,就急不可耐地用三个手指头,一抓茶碗,“唏溜”,啜一小口,“嘿,这可是好茶,满口香啊!” 9 '2_  
+k>.Q0n%m  
“三哥,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咋能让你喝懒茶?多喝会儿,慢慢品。”丁婆娘说笑着,激、将了当年的三阎王一军。 3Gip<\$v  
+j4"!:N}B  
老菜把儿做梦也没有想到,丁婆娘是在拿他三阎王当年“风光”、“荣耀”的好听话,还有一杯“好”茶,在哄他做“刀”使,去“杀”一个人,甚或是一个家庭。 zi3\63D3eO  
B9J&=6`)  
一杯热茶下肚后,这对于家里连个茶盅都没有的老菜把儿来说,犹“酒至半酣”般舒服、过瘾。丁婆娘见是火候了,就顺势把话题引到麦前分那点储备粮的事儿上。 ]i)j3 WDz]  
U,.![TP  
她若无其事地嘻笑着:“三哥,麦前,在仓里分粮时,我递给你个眼色,你就凑到王军子面前东瞧瞧、西看看,你看到啥了?” f1(+ bE%  
y? co|  
“我看见他记账了。” 1&U>,;]*  
k{Aj^O3gD  
“他写的啥呀?” 0/oyf]HR  
HC}YY2  
“不知道啊。嗨,丁姑娘,你这不是在笑话我嘛,你明知道我大字不识一个,我哪能看懂人家写的啥殏啊。” oo.2Dn6z  
TG5XSy  
“阿哈哈——阿哈哈——”,丁婆娘听着老菜把儿的话,回想着那天的情景,她拍着腿,前仰后合地恣肆地大笑。 ^R@j=_8}  
~7Tc$ "I  
“哎呀我的三哥呀,我知道你不识字,可那天你却像一只大公鸡一样,歪着头,在王军子的小本子上,左瞧瞧,右看看。我寻思着,你看啥呢,看那么得劲儿。哈哈哈——,我想笑,却不敢笑,把我给憋的哟。”丁婆娘越说越得意,差点把下巴都笑掉了。 4%3M b-#Y]  
>#y^;/bb  
“嘿嘿嘿,我还以为你是让我盯住他,他就不敢乱记账了,我那不是瞎子点灯——白费油了嘛。”老菜把儿就着丁婆娘的话,笑得嘴都列到后脖颈上了。 }B.H|*uO  
}x wu*Zx  
“嗨,咋乱记账啊,都说得一清二楚的。” 1wP-  
A`}rqhU.{-  
“那你是让我干啥的?”老菜板把儿仍不能明白地问。 ;IokThI  
a0ObBe'  
丁婆娘不急回答老菜把儿的问话,她脸一沉,就像正在下雨的天空,顺势鼓动老菜把儿说:“咱这鸡鸣村九十几口人,解放以来,大哥、我和然子(李同然小名)就是咱村的干部,你说,他,一个刚出校门的毛头小伙子,就凭他认识俩字,这生产队的事儿,有他说话的份?” IDG}ZlG  
jE/AA!DC#  
老菜把儿听得一头雾水。他虽然明白丁婆娘话锋指的是谁,但他的笨脑瓜,根本听不懂丁婆娘牙缝里挤出的“琵琶音”。 K]0JC/R6(@  
5qP:/*+  
丁婆娘见老把儿没反应,就直言不讳说:“麦前,说分粮的是他,说麦后扣粮的还是他,他是谁啊?谁听他的?我这心里哟,一直憋屈着哩。” mA=i)Ga  
&mtJRfnu  
“唉,丁姑娘,我跟你说实话,麦前,有几家真是断顿了,分粮确实是为了救急啊,他家那么多孩子,听说都饿个半死了,真的。” | ]X  
fu]s/'8B  
老菜把儿反复强调的语气,就像为丁婆娘传递小道消息般,认真而又小心翼翼。 y`XU~B)J1  
sH[ROm  
知天命之年的丁婆娘,她难道对村里各家的生活状况不了如指掌吗?老菜把儿这头笨驴,分明依然是没吃透丁婆娘的心思。 AQ[GO6$,%H  
3S}Pm2D2  
“三哥,我问你,麦后,分新粮时,你还愿意退回那八十斤麦子吗”? z\%Ls   
pxh"B\"4*  
“我肯定不愿意啊。” R'@9]99  
n*{sTT  
瞬间,老菜把儿不知哪来的灵光,脱口问道:“丁姑娘,那你说咋办吧?” T r1?620  
@6]sNm  
“咋办?告他私分粮食,罢了他的会计。”丁婆娘咬牙切齿的话,说得恶毒而淡定,骇得老菜把儿一时也没接上她的话。 j?x>_#tIY  
428>BQA  
丁婆娘接着说:“分粮时,我给你丢个眼色,是让你看王军子的记账本。那天,他记账的本子,用的不是以前那个半截儿黑、半截儿红的账本子,而是一个小本子,你想起来没有?” TO?R({yx*  
2 Cv4=S  
老菜把儿吱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但他紧接着取经似的问丁婆娘:“小记账本咋了?不都是记账吗?” wlqpn(XR  
PC-"gi =h  
丁婆娘瞅一眼外面,压低了声音说:“不一样!我说呀,识字的人,心眼就像藕孔一样多呀。说不定他那一老家多分的钱啊、粮啊,他都记在那个小本子上哩。”丁婆娘煽风点火,越说越离谱。 9#MBaO8_"  
V^Q#:@0  
老菜把儿一听到二叔的“一老家”,马上联想到了大奶家、有子叔。他的眼睛顿时向外冒火。他永远都记恨着大奶骂他老绝户头的狠话,还有二叔在牛屋背篓上使劲擢他的那一钗…… A"G 1^8wvX  
vRH d&0  
老菜把儿站起来,将他的泥脚一跺说:“告他!我去告他!我老光棍一条,我怕啥呀?!” L"4mL,  
K+3IWZ&+dG  
“嘻嘻——,”丁婆娘目的达到。她嬉笑着、兴奋着她用一把阴火,在那个饥馑的连阴雨天,毫不费力地点着了老菜把儿一屁股的火,使他坐不住了。 2;DuHO1  
q$B>|y U  
丁婆娘又趁势加力地往他怀里塞一个咸鸭蛋和一个红薯面花卷馍,老菜把儿感激得连连哈腰地说:“丁姑娘,你放心,我现在就去王村找大队支书胡岩去。” y+c|vdW%  
$',K7%y  
老菜把儿永远都是鸡鸣村的一条黑花蛇! @ W[f1  
IpcNuZo9&  
他在丁婆娘的怂恿下,他在吃了二叔分的救命粮有劲后,他要报多年前二叔那把铁杈的一擢之仇。 IJ(  
{ + Zd*)M[  
他抹一把满脸雨水,在泥水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王村——岗洼大队支书胡岩家走去。 sP;nGQ.eN  
pgQV/6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3
发帖: 102212
财富: 189897163 鼎币
威望: 76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90 点
在线时间: 11256(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8-12-19
沙发 发表于: 11-27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_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6
发帖: 56071
财富: 815027 鼎币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4 点
在线时间: 1501(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8-12-12
板凳 发表于: 11-27  
`-3O w[  
*g6n  
CitDm1DXt/  
<Dwar>}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 Wd9I;hWv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许振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