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鱼姑和鱼郎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6
发帖: 56913
财富: 817461 鼎币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4 点
在线时间: 1509(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2-17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5  

鱼姑和鱼郎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8-11-28)
中国作家网>>原创>>小说 dXA{+<!!  
鱼姑和鱼郎 ?G~/{m.  
分享到: ifJv~asp   
来源:中国作家网 | 李亚民  2018年03月26日12:39 vh1 Ma<cx  
EuKrYY]g  
悠扬的钟声,在瑶池上空回荡着,祥和的紫气缭绕着瑶池大门口的四个镀金大字“别有洞天”。鱼姑轻轻地带上门,传过身,理了理头上的云鬓,抻了抻她喜欢穿的那件翠绿色的蚕丝连衣裙,步态轻盈地拾级而下,踩着洪亮的钟声,向瑶池里的荷花淀走去。 B#qL$M,|  
*([0"  
鱼姑是天界瑶池里看管莲子的宫女。今天是7月18,也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按昨天说好的,一大早,嫦娥姐姐会带上宫女们来荷花淀里采撷莲子的。鱼姑知道,今天的寿宴上,一定会有最后一道压轴菜——冰糖莲子羹。 ct2_N  
%:'1_@Ot 2  
鱼姑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原因是嫦娥姐姐身边几个不懂事的小宫女们,在自己看管的莲池边,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蟠桃园里的蟠桃是多么多么的好,又是三千年一开花,又是三千年一结果,谁吃了就长生不老等等。气的鱼姑捡起一枚小石子,扔在她们面前的水池中,晶莹剔透的池水,溅了宫女们一身一脸。哼!这才解气呢!她们那一帮人,真的不知道鱼姑看管的莲子,也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呢!谁能吃上一枚莲子,可比蟠桃的功力大得多了呢!站在自家的宝贝跟前,议论着别人家的东西好,能不让鱼姑生气吗? ( )JYN5  
[3{:H"t  
瑶池处于天界第一重天,极南之尽的昆仑山上。那是西王母所居的美池,也是王母娘娘颐养生息的天庭别府,名为“别有洞天”。这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地方呀!从今天开始,鱼姑就要忙了,没人知道哪种莲蓬鲜嫩可口,可以清炒;哪种莲蓬老成浓香可以熬粥呢!只有她鱼姑搭眼一看就懂。你说清炒,我鱼姑就会采摘翠绿的小的莲蓬。手一掐就知道里面的莲子,如碧玉般脆嫩。那才是清炒用的新鲜莲子;你若熬粥,她就要找大而色黄的莲蓬,手指甲再一掐,就品出那莲子已经熟到了八分。那样的莲子熬粥才浓香扑鼻呢!你说她今天不早点儿过去行吗?指望嫦娥姐姐身边那几个宫女,还不知道把莲子糟蹋成什么样子呢!那采摘下来的莲子,每一枚都要登记造册呢!一般人谁敢偷吃一粒呀?那可不是小事。一枚莲子会增寿6000年呢,连八仙铁拐李(李玄)、汉钟离(钟离权)、张国老(张果)、吕洞宾(吕岩)、何仙姑(何琼)、蓝采和(徐坚)、韩湘子(韩湘)、曹国舅(曹景休),都鲜为尝到呢! N27K  
z) ]BV=  
走在通往荷花淀斜径上的渔姑,抬头看了看高处,千年的苍松翠柏,参天蔽日,郁郁葱葱。廊亭榭柱外的百草园内,奇花异草,姹紫嫣红。一只凤凰在梧桐树梢上展翅欲飞,一株株千年野参绿格英英的叶子上开着枣红色的花儿,一朵朵千年灵芝如伞状泛着红褐色的幽光。看着外面花团锦簇的景色,鱼姑的心情舒展了许多。再想想前几天,月宫里专门照看兔子的那位宫女妹妹,天真地问何仙姑是不是徐州人,她就“扑哧”地笑出了声。鱼姑知道,那位妹妹把曹国舅的家,当成了何仙姑的家了,而何仙姑则是永州零陵人。 i GEQXIr3  
~# hE&nq  
荷花淀里,迟开的荷花与傲立的莲蓬竟相辉映。池塘里,碧波荡漾,水天一色。鱼儿在清澈见底的绿水中游戈,鸟儿在苍穹里飞翔。一曲天籁之音传来,循声远眺,一叶龙舟如箭般划到了面前,一群和鱼姑不相上下的花枝招展的宫女们,说着,笑着,唱着,真不亏是天堂仙境。 ??$i*  
fw(j6:p  
按照嫦娥姐姐的吩咐,鱼姑乘坐在龙舟上,一双粉嫩的玉手上下挥动,右手采撷着翠绿的莲蓬,左手采摘着青黄的莲蓬。根据厨房的用途不同,各自放入不同的竹筐里。宫女们一边嬉笑着,一边从莲蓬里剥着一枚枚莲子。 WV,?Ge  
323yAF  
暮鼓敲响的时候,宫女们已经剥完了所有的莲蓬。嫦娥姐姐与分管造册登记的女官,一边细致数着,一边认真地登记。一连数了三遍,少了一颗成熟的莲子。 M@!]U:5~V  
,z0~mN  
宫女们翻遍了龙舟,查遍了莲蓬,依然不见其踪。难不成谁偷吃了不成?这可是冒犯天庭的大事。嫦娥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在鱼姑与宫女们惊恐的眼神中,嫦娥飞奔而去,她要第一时间报告给王母娘娘。 y0&V$uv/  
^huBqEs  
三天后,一纸天庭文书被八大护法拍到了鱼姑面前。因犯失察之罪,鱼姑被打入凡间,面壁思过,修身养性。 ${TB2q}%  
zal3j^  
懵懵懂懂间,如梦似幻时,鱼姑微微睁开了她那对凤眼。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一个古洞口好奇地挤了进来,光线映照着凹凸有致的洞壁。微风从洞外悠长峡谷里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轻抚着鱼姑俏丽的脸庞。她揉了揉眼,站起身,看了看光秃秃的石壁。洞外传来了泉水“叮咚”声,远处似乎有欢乐的鸟鸣和着松涛的轻吟在耳边回荡。她扶着石壁,走到洞口。洞外一处凹槽里,一股潺潺的泉水,顺着石缝嘀嗒在一泓碧水中。洞外是一道悠长的峡谷,对面的山坡上,树木青葱,不知名的各色花儿,有黄的,红的,粉的,紫的,白的,竞相怒放。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蜜蜂儿勤劳地在花蕊间采撷着花粉。谷底,一淙小溪,从南向北“哗啦啦”地流淌着,宛如唱着一首欢乐的歌。 .^9/ 0.g8t  
eBSn1n  
鱼姑分不清这是人间还是天堂。她从怀里掏出鹅黄色的丝帕,轻轻一挥,洞里瞬间变了一番景象:罗帐香床上,丝帛锦被靠在洞底一侧,接着是一张放有胭脂水粉的梳妆台,一只鼓形的圆凳精致地摆在桌边。洞口外凉棚下,有一灶一案。宽大的灶台上有锅碗瓢盆,案板上,米面油盐酱醋茶,样样俱全。 @ @3)D%h  
Vne. HFXA  
鱼姑折身回洞,在香帐前,换起了她的绫罗裙。一声轻轻地响动,使她回眸一看,地上一枚红褐色的东西“骨碌碌”滚落在床腿跟前。她弯腰捡起。哦!这不是那枚失落的莲子吗?怎么在自己身上呀?她蓦然想起了前世。为这枚莲子,她才被贬落凡间。鱼姑小嘴一撅,杏目一瞪,把那枚害她的莲子,扔到了罗帐里。 ys.!S.k+  
35@Ibe~  
换了一身村姑打扮的鱼姑,香帕一舞,一条从洞口顺小溪边铺就的青石小径,展现在眼前。她轻移莲步,向九曲十八弯的峪口走去。 G8 <It5CU  
&t.>^7ELF  
眼前豁然一亮,人已出了峪口。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茵茵的草地,花红遍野。放眼远望,高大的树冠上结出了绿格莹莹的核桃,低矮茂密的苹果树上,那早熟的果子已经发亮,发黄。近处,墨绿色的田野上,高的是玉米,低的是烟叶,谷苗一行行一排排,昂首挺立在田垄里。眼前一条十几米宽的小河,从南向北哗啦啦地流淌着,河心的一块石头上,翻起了朵朵细碎的浪花。鱼姑沿河而下,转一道弯,河对岸出现了一个冒着袅袅炊烟的小山村。正是山里人吃早饭的时间,村里隐隐传来了马儿的欢叫,公鸡的引吭,家犬的狂吠,间或能听到有大人的呵斥声,孩提的哭叫声。 COkLn)+0  
Tl/Dq(8JH  
远处传来一声悠扬的歌声。鱼姑手一扬,一只竹篮,擓在了她的胳膊上。循声走去,河湾处,葳蕤的水草边,一个短衣少年,正弯着腰,在水草里摸鱼呢!一只两头小,肚子大的鱼篓放在岸边。阳光映照着少年俊美结实的后背,两条壮实的小腿边是荡起的水花。刚才的歌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鱼姑静静地站在少年身后,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屏声静气地摸着鱼。蓦地,少年麻利地双手一撮,手一提,一条一尺来长的鲢鱼,抖动着身子,惊恐地甩着尾,妄图挣脱主人的手控呢,这能成吗?切! ZAnO$pA  
E3.W#=o  
少年今年17岁,与鱼姑同龄。他本来没有名字,从小失去父母的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栖息在前面村子里一间破草房里。那是父母留给他唯一能遮风挡雨的小院落。因为从小以抓鱼为生,人们唤他叫鱼郎。久而久之,鱼郎这个名字就成了它的大名了。 (W}i287  
9%)& }KK|  
鱼郎一只脚踩在岸上,一只脚在水里,伸出胳膊想勾起岸上的鱼篓,但还差了一大拃。他努了几下怎么也够不着!无奈的渔郎正准备上岸时,鱼篓递到了他的面前。少年一惊,看到了一双如葱白一样细腻修长的小手,手背上还有一个个如小酒窝一样的小肉坑儿。顺着那双手向上看,是一节纤细嫩白如莲藕般的小臂。抬头仰望时,他的呼吸都急促了,脸,刷一下红到了脖颈,面前的女子宛如天仙一般,皎洁的脸庞,弯弯的眉,水灵灵的丹凤眼下是小巧的鼻子,一张樱桃小口微笑着露出如贝的碎齿。女儿浅浅地一笑,手一伸,轻轻的一声,喏,把鱼篓递给了少年。 d~z<,_ r5c  
*>&N t  
少年忙接过雨篓,一边放鱼,一边说道:“谢谢大姐姐!” Bu >yRL=*  
eed\0  
一句“大姐姐”叫的鱼姑羞红了脸。原本俏丽的脸一下子红得如冬天树上的柿子一样。鱼姑抿着小嘴,洁白的贝齿轻轻地咬了一下薄薄的下唇,抬起头,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面前的少年:“你叫鱼郎吧?天天在河边抓鱼哟!” q2j}64o _S  
}~\].I6  
鱼郎睁大他吃惊的眼睛,停下手里的活,看着岸上的大姐姐,满脸地疑惑:“你怎么知道呀?方圆十几里的人我都认识呢,可从没见过你呀!你家住在……?” 1^H<+0  
e,j? _p  
鱼姑理了理额前的刘海,还是浅浅地一笑:“这里的人谁不认识鱼郎呀?我还知道你小小年纪,已经学着采药给穷人治病呢!喏,” Vp-OGX[  
nO.+&kA  
鱼姑指了指远处的山梁梁:“我家刚搬来不久,就在那个山梁梁后边的幽谷里。” OHtZ"^YG  
%ucmJ-< y#  
渔郎释然了,轻轻地“哦”了一声:“知道的。听说山里边住着十几户人家呢!可我没进去过。怪不得我从没见过你哟!” ``YL] <<  
%Ty {1'o  
看着鱼郎不再怀疑自己了,鱼姑顺口问道:“现在都在吃早饭,你怎么不吃饭在这里抓鱼呀?” j n&9<"W  
|s3HeY+Co  
鱼郎不好意思了。把鱼篓递给鱼姑:“这不刚抓了一条鱼吗!等再抓几条才能拿到街上卖掉,换点米,回家做饭呀!不瞒大姐,我家一粒米都没有了,我天天抓鱼卖下钱,才能买米下锅呢!” ]#7Y @Yo  
:~A1Ud4c  
鱼姑一听难过地低下了头:“快抓吧,饿死了呀!多抓几条,买上几天的米吧,不敢断了粮哟!” ^CZ|ci6bX  
zl8\jP  
鱼郎一听乐了:“哪能说抓几条就抓几条哟!要看运气的。” ! {o+B^^  
uu/7Ie  
鱼姑抿嘴一笑:“你抓吧,我保证你抓的鱼够你吃三五天的米了!” :)V0zHo&(  
md +`#-D\O  
说完话,嫣然一笑,摆了摆手,飘然而去。 gl\{QcI8<  
8RT0&[  
望着鱼姑离去的背影,少年鱼郎弯下腰重新干起了他的营生。果不其然,鱼郎今天摸的鱼格外的多,足够他吃三、五天的米了。 ^d $e^cU  
_nFvM'`<  
他不知道,他永远都不会知道,飘然离去的渔姑香帕一挥,鱼儿会自动让他抓住的哟! /ykxVCvAt  
M,U=zNPnk  
太阳刚从山梁梁上冒出来,渔郎手持镰刀,肩背背篓,已经走到了鱼姑所指的峪口。他已经有了能吃几天的米,他想趁着有吃的了,不用为生计发愁的机会上山采药,顺便回家时打上一捆柴能烧火做饭呢! [Ik B/Xbw|  
z)y(31K<1  
鱼郎心里还是有他的小九九的。那天与鱼姑一别,他如愿以偿抓到了鱼,买了米面油盐。下午就上山采药了,他想再碰到鱼姑。他心里非常喜欢那姑娘的清秀、纯真。几天来,不知怎么了,渔姑的影子老在他眼前晃悠,晃悠的他乱的男儿的心事,就连南门寺里教他学医的知行大师也看出他心不在焉了。  SSM> ID  
O*Pe [T5x'  
应该说,峪里的路他是很熟悉的。但三天了,他从没碰到过鱼姑,也没有看到过峪里面住的人家。奇怪的是,他再往峪里边走就迷了路,绕来绕去的只能采到药打到柴,想再往峪里边走一步,那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进去的。也许山太大了,他鱼郎不可能转遍这山连山谷连谷的十万大山吧! ^p%+rB.j[  
]T$w7puaJ  
鱼姑却对鱼郎的行踪摸得一清二楚。几天来,她悄无声息地跟着少年郎采药,打柴。她看到了少年熬制草药,给倒在路边的乞丐喂药的场景。她被少年的善良打动了,也被少年眉清目秀的样子所折服。淡淡的情思,乱了女儿的心扉,鱼郎的出现,吹皱了少女的一池春水,让她不能自持。每晚她都会在青灯下面壁思过,诵经打坐。她终于知道自己道行的浅薄,还没断这凡间的六根。有时她赌气地摩挲着手里的那枚莲子,真想吃了它,一了百了,了却了凡间的儿女情长。但一想起可怜的鱼郎,她的心又柔软了起来。眼看着鱼郎又在她设置的迷宫里转来又转去,鱼姑再也忍不住了,轻移莲步,丝帕一挥,迷茫的山谷里,立马间,柳暗花明,鸟语花香。一条斜径通到了渔郎的脚下。 hfa_M[#Q-  
LO*a>9LI  
正在迷宫中穿梭的鱼郎,眼前突然一亮,一条青石小路,通向幽长的峡谷深处。他心头一喜,沿路向前走去。 _Ws k3AP  
:H:}t>X6Vo  
绕过一片小树林,鱼郎看到一青衣女子,弯着柳腰,翘起她浑圆的臀,在采摘着什么。他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女子拾起腰把几片鲜蘑菇放在篮子里,抬起头向来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Y$5v3E\uc  
KFG^vmrn  
“大姐姐,终于找到你啦!” KEB>}_[  
1,D ^,  
鱼郎兴奋地脸上泛起了红晕。 %ycT}Lu  
%pKs- n`  
听到这句“大姐姐”,鱼姑脸上就绯红一片 :“鱼郎,你怎么来了?采药吗?” F9%VyQf  
?^GsR[-x  
“是,一边采药一边找你呀!我都找了你好几天了呢!” <[??\YOc  
.f<,H+m^  
“找我干嘛?你我又不熟悉呀!” f3|=T8"t  
itMc!bUQ  
鱼姑故意说道。 SvJ8Kl OV  
I4ct``Di  
鱼郎急了:“怎么不熟悉呀?大姐姐!那天不就认识了吗?难道你忘了我?” OtqLigt&l  
m5g: Q  
鱼姑脸一红一笑:“忘不了你这个鱼郎。以后别叫‘大姐姐’啦!再说我也未必有你大呢,叫我‘鱼姑’就好。” 2xm?,p`  
9Dkgu ^`  
少年郎第一次听到这个好听的名字:“鱼姑,这是你的名字呀?真好听。” @2O\M ,g5  
v65r@)\`  
说着话,两个人走到了一起。鱼姑用手在小伙子背篓里翻看了一下,看到是常见的几味中草药,有柴胡、防风、地骨皮、远志,还有三七、稻谷草、七叶一枝花、鬼针草、鱼腥草。小伙子也看到了鱼姑篮子里的蘑菇、木耳,还有一把软软的不知道是什么菌类。 '*.};t~;"d  
SX8%F:<.  
鱼姑告诉他,这叫“地川”。只有雨后或山峪里的清晨能摘到。太阳一出来,“地川”就化成了水。并告诉他,“地川”拌着豆芽蒸包子特好吃呢! m>:ig\  
g}h0J%s  
俩人说着话,坐在了小路边一截横在地上的朽木上小憩。看到渔郎还是那身粗布短衣短裤,再看看他的脚上,一双和着布条打成的草鞋,已经断了一根茎,脚上的露水,草屑与泥土融合在一起,都看不清脚的本来面目了。 MkG ->*  
Dn! V)T  
鱼姑抬起头,看了小伙子一眼。刚好,鱼郎也用如水般清澈的目光凝视着她。渔姑从那目光里,看到了热情,渴望,热辣,还有……她不敢再看小伙子的眼睛了。 `;hBO#(H0}  
}e w?{  
“鱼郎” !qq@F%tv  
\hX^Cn=6  
“嗯,大姐姐!啊,不,鱼姑。” (ZJ_&8C#  
9`b3=&i\  
鱼郎先自红了脸。 Rh^$0Q*2  
N~YeAe~+  
“你就这一身衣服吗?” }%|OnEk"  
)nVx 2m4  
“嗯” Ja2.1v|r .  
.d,Zx  
“没有布鞋吗?” r e2%e-F"  
=X):Zi   
“没有。草鞋还穿不上呢!长这么大,也没穿过布鞋。” qKXn=J/0tA  
;!b(b%  
鱼姑不想让小伙子看到她的心思,她用丝帕假意擦了一下脸,顺手抹去了充盈在眼眶里的泪水。扭过头,看着这个没爹没妈的人: Adm`s .  
#t*c*o  
“鱼郎,山里也有名贵的中药材,你认识吗?” 9:WKG'E8a  
w.jATMJ)F  
鱼郎点点头:”在南门寺知行大师那里见过人参,灵芝。但没见过新鲜的,也不认识。听师傅说,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贵重的很呢!” J/ ~]A1fP6  
]0O$2j_7  
鱼姑看了一眼小伙子的草鞋,她不敢再看那双善良的眼睛了:“若能采到的话,你送到药材铺里,换点儿柴米油盐,买两件衣服、鞋子好吗?”  Qy%/+9L  
TfOZ>uR"g  
鱼郎抬起头,倔强地说:“不,我要用它让师傅救很多人的命呢!哪怕光着脚我也乐意。” EOiKwhrV  
6Xa2A 6  
女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其实早都知道答案了。旋即,站起身: f.{0P-Np  
iJK9-k~  
“走吧!我认识中草药,我今天帮你采药吧。” qi$8GX=~r  
U7N<!6  
小伙子露出了惊讶的眼神:“你还认识草药呀?” 0#ph1a<  
l d@^ $  
鱼姑那洁白的牙齿,咬着红红的下唇,抿着小嘴又一笑:“认识一点,也懂得医术呢。走吧,我们一起去采药。” e-WaK0Ep  
YY9q'x,w  
这是一座富有厚重历史与传奇色彩的大山,名叫佛山。它位于豫西弘农郡(今灵宝市)南二三十公里的朱阳街旁边。这里古树参天,山峰陡峭,溪水潺湲,草木葳蕤,奇花异草,野果满山。仅中药材就达823种。可以说山上山下,山里山外都是宝。渔姑最能品味出这里的如画风景。她对着鱼郎用小手一指远处的山峦:“看,这就是人间仙境。” UkC\[$-"\  
Co M8  
鱼郎憨厚地一笑:“姐姐说的像真的一样,就像你去过仙境似的。” ^s-3U  
2+'&||h  
鱼姑瞟了少年一眼,半真半假地说道:“没去过,能这样说哟!” 7D,+1>5^Ne  
mnePm{  
鱼郎厚厚的嘴唇一咧,乐了:“没想到鱼姑也会开玩笑了呢。” e1#}/U  
W^x[ma z  
少女回眸一笑:“你就当个玩笑,开心就好。” .'4*'i:  
REJ}T:  
两个人顺着几乎是垂直的崖壁,拽着古藤向上攀岩。此刻的鱼姑身轻若燕,连常年采药的少年都显得力不从心了。登上陡峭的崖壁,眼前闪开一方有两米的平台。这个平台上,枯木与苍松交叉,藤条与花草齐生,落叶与菌类共存。鱼郎能看出这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他似乎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后背在发凉发麻,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鱼郎随手拉了鱼姑一把:“鱼姑,你让我走前边,我有镰刀呢!” 0Ec -/   
# a3Q<%V  
说着话,少年挺身站在了鱼姑前面,挥着刀开路前行。 Og["X0j  
U> >J_2  
鱼姑懂得少年的心思,她更知道前面会出现什么险情。就在少年要挥刀砍断一截挡路的胳膊粗的褐色枯木时,渔姑一跃而起,猛地把少年向后一拉。随即,纱裙飞舞,风声大作。少年清清楚楚地看着那截朽木呼啸着盘旋着从他头顶一掠而过,吓得他大叫一声:“啊!” 6l=n&YO  
Vq*p?cF .  
一条碗口粗、两米长的大蟒蛇从鱼姑扬起的裙边飞过。鱼郎手一松,脚下一滑,几乎与大蟒蛇同时跌入山涧。说时迟,那时快,鱼姑飞燕下山一般敏捷地抓住了鱼郎的手腕,如神助似的把少年拉回到她的身边。 `s+qz  
oyHjdPdY#  
风停了,四周寂静得让人心悸,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许久许久,少年都没有回过神,直到渔姑的香帕从他面前一掠,人才清醒过来。 9SrV,~zD  
8E" .y$AW  
看着自己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鱼姑的玉婉,一只手揪着她的衣裙,少年脸一红,松开了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sX8U%  
.{Xi&[jw  
鱼姑此刻如同大姐姐般安慰着面前的少年:“好啦,没事了。说是你来看……” a+X X?uN{  
xGA%/dy,;  
少女指了指蟒蛇盘踞过的地方。只见厚厚的落叶下,拱出两朵伞状的均匀对称的红褐色蘑菇云。鱼郎不解地说道:“你是说那两朵蘑菇吗?” 4-TM3Cw`d&  
'd28YjtoX  
鱼姑用细细的玉指点了一下少年的额头:“傻子哟!那是千年的灵芝。” ,0~'#x>  
A_[65'*b  
少年惊奇地张大嘴,半天合不拢,他站起身迷惘地问道:“不是野蘑菇呀?” / og'W j  
<mpkkCl,  
渔姑轻轻地走过去,双手划开多年腐植的落叶,从竹篮里取出小铲,向下一挖,连茎取了出来,双手捧着灵芝,款款地走到少年面前:“好好看看,这就是千年灵芝。明天送给你师傅,让他治病救人用吧。” LOQEU? z  
AttDD{Ta  
渔郎接过泛着幽幽红光的灵芝,心都在微微颤栗了。 {RzlmDStV  
Y+D#Dv |  
正午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斑斑驳驳地映照在回家的青石小径上。鱼郎一路不停地感谢着鱼姑的救命之恩,直到女子用毛茸茸的凤眼,嗔怒地剜了他一下,才闭了嘴。又到了两人相遇的地方了,鱼姑从怀里掏出几粒黑褐色的药丸,递给鱼郎: N~a?0x  
,fL*yn  
“这是我配制的救命药丸。除非性命攸关的病人方可服用。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切莫示人!” v67o>`<$  
M*t{?o/t;  
鱼姑说着话,手搭凉棚看了看天:“今天回去后,你好好歇息一下。明天我跟你去街上转转,随便买点针头线脑。” fSSDOH!U,  
<Q%\ pAP}b  
鱼郎一听,乐坏了,大嘴一咧:“好,那我明天在河边等你呀!” dfk=%lZYd9  
GUMO;rZs  
话没说完,就见鱼姑小手一扬,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唯有淡淡的花香氤氲在他的身边。 HogT#BMs  
Z5+qb  
南门寺主持——知行大师,昨夜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弟子,身着破衣烂衫,光着一双脚丫子,手捧两朵千年灵芝,来到他的面前。只有他看出了灵芝发出的一缕缕祥光,把佛堂映照的馨香一片。直到天亮时,他都悟不出这个梦是什么意思。他只想到了他的俗家弟子鱼郎。哦?鱼郎不也是破衣烂衫吗?随即他命弟子到街上买两套新衣新鞋带了回来。 nq r[HFWs  
}" A.[9 b  
太阳还没出来,喜鹊已经在枝头鸣叫了。渔郎早已背着装满药材的背篓,在河边翘首以盼,等着他的鱼姑姐姐早点出现呢! b]@^SN9  
,zO!`|I  
鱼姑今天还是一身山里女子的打扮。一件粗布靛蓝色裙子,穿在她俏丽的身上,一顶尖尖的竹笠遮住了她俊美的脸庞。小小的背篓在她背后来回晃动着,给人一种轻快的感觉。 RHeql*`  
%gmf  
鱼姑早看到鱼郎痴痴的眼神了。她娇柔地一笑,招呼了少年一声: 9z,V]v=  
H:2#/1Oz>  
“早来了呀,连饭都没吃吧?” u|i.6:/=  
jo/-'Lf{?  
鱼郎红了脸,腼腆了起来。 ?bW|~<X~  
fp u^  
鱼姑看了鱼郎一眼,大方地说: “没事,到朱阳街上,我请你吃好东西。” HOBM?|37CU  
% ,1bh  
少年也不拘束了,两人厮跟着边走边说:“你一个女子娃哪有钱呀?还敢在街上吃顿饭?” 1r'skmxq  
@.@O#  
鱼姑乐了,抿着好看的唇,尽量不笑出声:“我一个小女子没钱,但请你吃顿饭,还没麻达。” CWHTDao  
}y;s(4  
两个人上了一座小桥,走过鱼现河,沿着通往朱阳街的官道走去。大路边是一条清凌凌的河水,叫弘农涧河。它从山里流出,沿着朱阳街,穿过弘农郡,奔流到北边的黄河里。大路的另一侧就是佛山,那是朱阳人心中的山,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佛山对面的山又叫冠云山,两山之间还有一座玉峰山和金屏山。真是山连山水连水哟!这不,俩人刚到镇西头,就看到了西弘农涧河水与南弘农涧河水交汇在一起,浩浩荡荡地向黄河涌去。 -lAX-W 0  
?@!dc6   
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两个人走到了镇西头。四面八方的赶街的人从各个峪口,路口,山上,山下,一齐涌到这个古镇。越往前人就越多,各种叫卖声,从街中传了过来。鱼姑从没见过人间的这种热闹场景,她能品味出来与天上是截然不同的一种氛围。区别到底在哪里?却一时悟不出来,直到看见鱼郎潮湿的草鞋上的泥巴,草屑与粘在鞋底的树叶,才蓦然醒悟。哦,天上少了人间的土腥味儿呢! +a0q?$\  
kzcl   
一声“让让,请让让……”的喊声,引起了过路人的观望。渔姑扯着鱼郎的衣襟,循声望去,只见一辆牛车,从一旁的小路正拐向街中心的大道。车夫抹着头上的汗珠子,看着熙熙攘攘的赶街人,前后张望着,甩着牛鞭,大声吆喝着路人。最让人关注的是牛拉车上拉着一头健壮的牛,大黄牛侧卧在车上,倔强地昂着头,不时地发出一声哀叫,那凄凉的哀嚎碎了路人的心扉。鱼姑似乎看到了牛眼睛里流下来两滴哀凄的泪水。两个壮汉低着头,跟在牛车的后头,一脸的倒霉样子。 ,* !HN &  
Bs:INvhYW  
渔姑随着人流靠近了牛车,她听懂了赶车人叙说清了事情的经过。原来车上的牛与拉车的牛经常在一起犁地。三天前,在山坡上耕田时,车上的牛一脚踏空,跌落到了谷底。牛的右后腿不知怎么啦,一直不敢着地。请遍了方大园的兽医也无济于事。牛是农民的宝贝。没有牛,这家人就没有任何指望了。无奈之下,家人商量着,只能一大早赶到街上,向“杀锅”(宰牛的地方)子上送呢!这是牛最终的下场。 %a$ l%8j&  
!,WO]O v  
赶车人说话的功夫,鱼姑已经把卧倒的牛前后看了个遍。鱼郎不知道鱼姑还有喜欢牛的习惯。他看不懂渔姑跟着牛车,小手在前面摸摸,又在牛后胯捏捏,直到渔姑拉住鱼郎,悄悄地耳语了一番,他才明白鱼姑的心事。 AR8zCKBc^  
.W>LEz'  
鱼郎疾走几步,来到驾辕的牛跟前,一声“吁”,车停了下来。赶车的老伯看是一少年牵着牛缰绳,不解地问道:“小伙子,还不嫌我们可怜呀?赶紧让路,送到‘杀锅’后,我们还回去干活呢!” RE 6d&#N  
Vz[tgb]-  
鱼郎一脸的沉稳,朗声说道:“老伯,你把车上的牛放下来,我能给你的牛把腿看好。” D;nm~O%  
J B[n]|  
赶车人与后面的两位壮汉一听摇了摇头,不耐烦地督促着小伙子:“年轻娃,多有本事的人都看了,没有办法啦!谁舍得把牛往‘杀锅’上送呢?赶紧让开吧!” ~?E.U,R  
$S Kax#[  
鱼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鱼姑的眼神,大声地应道:“老伯,我只能说我保证马上就让你的牛站起来走路。信不信由你,你把牛牵下来,一试便知!” #$-{hg{  
u2\QhP 9  
一街两行的人“轰”一下围了过来,赶车人想走也走不了了,无奈的三个人一起解了绳,把牛从车上牵了下来。围观过来的人看着三条腿挨地的牛,抽搐着右后腿,蜷起的牛蹄子似一截烂木头一样拖拉在地上,没有任何敢触地的架势。一边几个懂行的庄稼把式,叹了声气,摇了摇头,丢下一句话:“小伙子,牛胯骨坏了,莫救了呢!” xw2dNJL  
C ^QpVt-T  
鱼郎只相信他的鱼姑。按照事先交代好的,只见鱼郎走到牛头跟前,抽出牛缰绳,单股合成双股,站在牛屁股后面,攉开人群,抡起双回的缰绳,猛然抽向牛的右后胯,受到惊吓与疼痛的大黄牛,“ 哞”地嚎叫了一声,向前一扑,后腿蹦了两尺高,随即撒开牛蹄子向街心奔腾而去。围观的人一声惊呼,不见了牛的踪影!忙得主人撒开腿向街心追去。 Pnl+.?  
wjEyU:  
等牛主人牵着四蹄挨地,行走平稳的牛回到车跟前时,鱼姑与鱼郎早已不见了踪影!围在牛车跟前的人,瞪大眼睛,张开嘴,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口了! L"[2[p  
eICavp  
街中央的早餐店门前,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外地贩药材的客商。几张厚重的大方桌子彰显着这家百年老店的渊源。走在前面的鱼姑,扭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原本穿着草鞋的鱼郎,因为刚才用力打了牛一缰绳,把断了一根主茎的草鞋袢挣断了。刚开始少年是一只脚穿着鞋,一只脚光着脚丫子。一走路,他自己都感觉出了别扭与难受,索性脱了那只没断的鞋,并拎在手上。鱼姑始终看着小伙子,没有说一句话,但你从她毛茸茸的大眼睛里就读懂了一切。直到快到饭店门口,她才轻轻地对鱼郎说道:“扔了吧,吃完饭就去买双新鞋。” ;8Qx~:c  
 VB&` S+-  
少年看着手里的鞋舍不得扔:“鱼姑,还能穿呀?回家再打一只就能配成对儿哩!” :[\M|iAo  
^L4"X~eM  
鱼姑不言传,只用水汪汪的眸子看了鱼郎一眼,他就乖乖地把鞋扔到了路边的水壕里,一边走一边还回头看了看那只可怜的草鞋。 ?cur}`  
Te d1Ky2O  
饭店伙计离老远就看到了客人,殷勤地抹着桌子,招呼着两个人入座。鱼姑看了看门口冒着热气的大锅小锅,有八宝稀饭,有豆腐脑,馄饨,胡辣汤,主食有包子,油条,肉夹馍,炒凉粉。她给少年要了十根油条,点了两碗豆腐脑与胡辣汤的混合物,当地人叫“两搅”,自己要了一碗八宝粥,象征性地陪着鱼郎吃了起来。 N1!O8"Q|*3  
VPi*9(LS  
正在长个子,长身体的鱼郎,风扫残云般把所有的吃的喝的全咥光了。这是他今生吃的第一顿饱饭,乐的鱼姑抿着嘴,用手帕掩着口“吃吃”地笑。 IEmjWw4  
(pv6V2i  
结完帐的两个人,在饭店伙计的指引下,来到了“昌盛园”布庄。门口的伙计是熬了多年的相公,但今天他打了眼,他始终看不出二位进来是买什么东西,又是给谁买呢?只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光着脚丫子的鱼郎。 XU5GmGu_+  
o$q})!  
渔姑款款地走到柜台前,看着店里成匹的五颜六色的布匹,绸缎,被褥,鞋袜,又看了看在忙碌的裁剪师傅脖子上搭的软尺,轻轻地叫了声:“掌柜的” .QVN&UyZ  
X+7@8)1(  
一个中年模样的管事的,点头哈腰来到了鱼姑跟前:“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II-:&H  
 -^ceTzW+  
鱼姑指了指一床黑白相间,一床靛青色的被子,又点了两床褥子,两条床单,两个枕头。折过身,把鱼郎拉到掌柜的跟前:“喏,再拿两双布鞋,一双现在穿在脚上,一双与其他东西打包。”看走眼的伙计,已经回过神,客气地把上好的毛尖送了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小姐先坐下来。 Gr&YzbSX  
A<p6]#t#X)  
掌柜的量着鞋码,匆忙地取着鞋子。鱼姑又叫裁剪师傅过来,指了指渔郎:“给他做两身衣服。秋天一套,冬天一套。地址问你们掌柜的就行。” @V=HY  
sI<PYi={-6  
说话的功夫,鱼郎已经穿上了手工做的千层底布鞋。裁剪师傅围着少年,前后不停地量着身材大小。鱼郎此刻已经憋了满脸的汗,急的他想问问这得花多少银子呀!但每一次张嘴都让鱼姑那双杏眼瞪了回去。鱼姑只轻轻地说了一句话:“看好你的背篓!” 3]rd!Gp=*  
>(He,o@M  
等鱼姑在柜台边挑好了七色线、绣花针,还有几块布料时,一锭银子放在了柜台上,并垂下一句话:“天黑时,打包的东西送到他家。地址你问他就行。衣服做好后随后一并送去。哦,对了,再给他加一单一棉两双袜子。” bIy:~z5   
)(V!& w6  
看着掌柜的结好帐,裁缝师傅与伙计都忙完了自己的活,鱼姑扯了扯有点懵的鱼郎,说了一句话:“走吧!” 6Eu"T9 (  
'U*Kb  
俩人这才背着背篓,一同出了店门。 dV7~C@k6k8  
_>u0vGF-  
人还没有下台阶,鱼郎就憋不住开了口:“鱼姑,这得多少银子呀?我怎么能穿恁好的衣服哟!我是个打渔的。再说,你又没见过我家的情况,就知道我没有被褥呀?” I* 4g ;1x  
i%#<Hi7  
鱼姑依然是浅浅地一笑:“我什么都知道。我还知道你差个新媳妇呢……” 9{&oVt~Y$  
NR.YeKsBq  
话没说完,人已经羞红着脸跑了很远…… - p*j9 z  
' }T6dS  
鱼郎小跑着追到“济生堂”门口时,才看到鱼姑娇喘着停下步子,朝她嫣然地笑着。不等他说话,身后的大门内里传出一声哀嚎,俩人顺着哭声抬头望去,只见高大的门楼内,抬出一副用竹竿绑成的简易担架,一个男子模样的人躺在上面,身后跟着两个妇人,披散着头发,绝望地放声大哭。四个抬担架的人,一个个脸上悲悲切切的。其中一名妇人,看样子是亲近的家人 ,发疯似地疾走几步,拽住走到他俩身边的担架,死活不让再走,一边呜咽着一边说道:“求求你们了!再给先生说说好话吧!抬回去就是个死呀!!” V9/PkuT  
Al^h^ 9tJ  
鱼姑与鱼郎望着面前担架上的人,青灰色的脸,嘴唇已经发紫,一只胳膊肿胀的像大腿那么粗,而且变成了青紫色。鱼姑搭眼一看,病人早已昏迷了过去。鱼郎也看清楚了,汉子的胳膊是被毒蛇咬伤的。 :\69N/uw`  
M ]uO%2  
一个抬担架的男子示意大伙停下来。他走过去,搀起哭得最厉害的女人,抹着泪水说道:“嫂子,不是我们没求医生呀!大夫已经说了,毒性太大,救不活了!他是我哥,我能不心疼吗?” ZnZ`/zNO  
0u=FlQ }h  
鱼郎走上前,向小伙子问道:“知道是什么蛇咬的吗?” Rd:wMy$  
=*=qleC3  
男人抬起头,看着放下背篓的鱼郎:“今早我们一起上山打柴的,我看清了是银环蛇咬的。” !~QmY,R  
hWAZP=H  
鱼姑此刻已经查看起担架上男人手腕上的伤口。被蛇咬过的两个牙印已经发黑。她翻了翻男人的眼睑,手搭在另一只胳膊上号起了脉,随后让鱼郎拿来他的背篓,查看了一番里面的草药,抬起头对身边几个人说道:“一个人去端一碗烈性酒来,谁有火镰?也掏出来准备好。” D)GD9MJ  
XHYVcwmDz-  
有人飞跑着去店铺找酒,有人从身上取下火镰。鱼姑从鱼郎的背篓里翻出蒲公英,大蓟,马齿笕,鬼针草,茜草,万年青根,鱼腥草,最后拿出两撮哭爹草和七叶一枝花,吩咐鱼郎从药铺找个捣药瓯子,把这些草药捣碎。随手从她背篓里找出一块白布,“嗤啦”一声,一撕两缕。说话间酒已端来,鱼姑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让人撬开伤者的嘴,用酒给病人服下。接着,催促拿火镰的人把剩余的酒点着。抬手从发髻上拔出金簪,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儿,吹灭酒碗上的火焰,抓起伤者的手,从伤口处划开。瞬间,一股黑色的污血,从伤口处喷出。此刻,“济生堂”的大夫,也随着渔郎走到了跟前,惊异地看着一名村妇,抓起伤者的手,用嘴在伤口处吮吸着,吮一下,吐出来一些带毒的黑血。等鱼郎捣好草药,她端起酒碗,轻轻地含了一口酒,漱漱口,又含了一口酒,“噗”地一声喷在了伤口处,然后用草药敷上,再用她撕开的白布包扎好。还没等鱼姑给鱼郎交代几句话,伤者轻轻地一声咳嗽,睁开了眼睛。围观的人,揉揉眼,没人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包括“济生堂”的大夫与患者家属。 n+H);Dg<8  
"2>_eZ#b  
鱼姑和鱼郎还没把跪在面前的病人家属拉起来,又有几个人攉开人群“扑通”一声,跪在了俩人面前。鱼郎定睛一看,是治好牛腿的那一帮人。赶集上会的人是越聚越多,话是越传越神奇。有人认出了打渔的渔郎,不一会,这个神奇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朱阳大街。 $94l('B6H  
hM~zO1XW  
好不容易劝起了两家人。临走时鱼姑还让鱼郎取出刚才的草药,让抬担架的人回家后,立刻给病人熬药,用温开水服下。 yQdoy^d/4  
FWl'='5L  
太阳当顶的时候,鱼姑和鱼郎站在了十字路口。鱼姑看着少年那热辣而崇拜她的眼神,淡淡地一笑:“鱼郎,快去你师傅处学医去吧!别忘了把那棵灵芝交给大师。现在的穷人真是看不起病了。能用名贵的药材多救一些受苦受难的人,也是你们师徒的造化。我就回家去了。不要找我。我家山高路远,你找不到的。” 99u9L)  
|iGfWJ^+  
说完话的鱼姑从怀里掏出那枚已风干成黑褐色的莲子,放在鱼郎手里,低下头,轻轻地说道:“拿着。这是宝贝。有急事时,对着莲子,叫三声‘鱼姑’,我就知道了……” ctT6va  
i5CBLv  
不等鱼郎再说话,鱼姑衣袂飘飘地不见了踪影。 vj4n=F,Z  
ylPDM7Ka  
鱼郎一步三回头,心事忡忡地来到了南门寺。当他把灵芝捧到师傅面前时,知行方丈惊呆了。只见他双手合一,一句“阿弥陀佛”,疾走几步,关了店门,一屁股跌坐在了蒲团上。昨夜的梦与现实中的人严丝合缝的重叠了。他一下子悟透了禅机,他心知肚明了。 @`H47@e  
s2;b-0  
方丈室里,只有师徒二人。那棵千年灵芝在堂前发出暗红色的幽光。大师手捻佛珠,对鱼郎说道:“阿弥陀佛。鱼郎,你遇到了一段天缘,那不是你一个凡人能消受起的缘分。听为师一句劝诫,潜心出家,一心学医吧!若再六根不静,回到俗尘里,你就缘尽情尽人尽了……善哉……” .F@0`*#rE~  
W=ar&O~}n  
鱼郎用懵懂的眼神不解地看着师傅:“你怎么知道我有天缘?你又没看到过呢!我不仅要学医,也要回去打鱼呀,鱼姑还等着我呢!” 4.qW ~ W{  
E'wJ+X9 +  
知行大师摇了摇头:“天机不可泄露,一切随缘吧!” x/^,{RrPk  
iz5WWn^  
说完话,打开门,命令一个徒儿把给鱼郎买的衣衫拿到厢房。师徒二人向厢房的“百草堂”走去。 iw?*Wp25  
-9> oB  
鱼郎没有想到,知行大师的话一语成谶了。 k-X E|v  
t-3y`31i.  
以后的日子,鱼郎和鱼姑的故事,越传越神奇。不仅在朱阳,在十万大山里传颂,也传到了弘农郡,传到了天界。 NZ=`iA8)X  
kCVA~ %d7  
三月三,是王母娘娘开蟠桃会的日子。盛宴过后,众神仙随着王母娘娘,驾鹤云游。西王母突然想起了护法给她提到在凡间修行的鱼姑的事。她站立云头,低首俯视。祥云下的鱼现河边,渔郎鱼姑相互戏水;鱼现洞口,鱼郎鱼姑相依相偎。王母娘娘大怒,随即唤来雷公与电母,命他们二人下界,掳回鱼姑。如若不听劝阻,将会把此地变成一片汪洋。 K3On8  
iQJ[?l`  
洞口旁,依偎在一起,看着药书摆弄着草药的鱼姑,猛听到晴天白日里一声炸雷响起,顷刻间乌云密布,闪电大作,瓢泼的大雨把幽谷笼罩在水雾之中。雷公、电母随即奉旨来到了鱼姑面前。鱼姑素知二位护法的功力极深。为了她的鱼郎,为了苍生百姓免遭生灵涂炭,挥泪与鱼郎作别。 mOE%:xq9-  
60@]^g;$I  
从此,鱼郎心灰意冷,整天手捧莲子,呼唤着鱼姑的名字。直到咽气前,才把那枚心爱的莲子,向鱼姑消失的方向用力一掷,气绝身亡。 M->$ 'Zgh`  
)[d>?%vfd  
鱼郎掷出的那枚莲子扔到了阌乡县城南的水塘里。富有灵性的莲子,从此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长出的莲藕成为皇家的贡品,“阌莲九孔”的美誉,传遍了华夏大地。 'mR9Uqq\  
dzn[4  
与此同时,朱阳人为纪念渔姑渔郎,把鱼姑住过的鱼现洞,改为鱼仙洞,把鱼郎打鱼的鱼现河,改名为鱼仙河。 JOvRU DZ  
'&n4W7  
鱼姑的传说越传越神奇。并且世世代代地传颂了下来。 F|3iKK022  
1@L|EFa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6
发帖: 103748
财富: 189907598 鼎币
威望: 79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99 点
在线时间: 11540(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9-02-18
沙发 发表于: 2018-11-27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wpf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6
发帖: 56913
财富: 817461 鼎币
威望: 33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4 点
在线时间: 1509(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2-17
板凳 发表于: 2018-11-27  
F}4jm,w  
8p.O rdp  
?Q/9aqHe;  
E{E%nXR)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6Ej@;]^^-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