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出帽儿巷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7927
财富: 820845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21(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5-15
楼主 发表于: 02-28  

出帽儿巷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9-04-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3? 8)z\n  
出帽儿巷 k8]O65t|  
分享到: N]YtLa,t  
来源:光明日报 | 陈春澜  2016年08月05日08:05 k#:2'!7G  
5f:DN\ ]  
gBk5wk_j|  
Bf4%G,o5  
本版插图:郭红松 c3 &m9zC  
tK%c@gGU9  
蒋秀梅从记事起,家就住在太原城中的帽儿巷里。巷子两边是错落不齐的老式瓦房,秋天一来,好多人家房顶上零星散落的枯草,随风摇摆,越发摇出了小巷的仄逼和破败。好在蒋秀梅并不因此而自卑。生于陋巷不是她的错,放眼望去,像她一样生于斯长于斯的街巷孩子,比比皆是,有多数人做伴的自卑就不叫自卑。她的小学同学一半住在帽儿巷,一半住在靴巷。放学后,她和同学们在帽儿巷打沙包,在靴巷跳皮筋。每天玩得天昏地暗,弯曲而狭窄的街巷孕育了她童年所有的美好。 k6\^p;!Y  
vs&8wbS)  
直到上了中学,蒋秀梅才惊奇地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人,并不都生活在街巷里,还有一个叫宿舍院的地方令她自惭形秽。随便张嘴问问,她中学的同学,哪个不是住在父母单位的宿舍院。 v$w++3H  
kVDe6},D7  
蒋秀梅第一次见识宿舍院,是去她的同学藏庆家。藏庆是坐在她后排的一位梳童花头的女生。和藏庆成为好朋友后,蒋秀梅对自己生出了诸多不满,就连蒋秀梅三个字也让她感到俗不可耐。她希望能有一个和藏庆一样两个字的不带性别特征的名字。 `&$B3)Eb  
,,=apyr#&  
那天下雨,蒋秀梅没有带雨伞,藏庆把她拉到撑开的绿伞下,说,干脆跟我到我家做作业去。这是蒋秀梅求之已久的,她步伐喜悦,和藏庆肩并肩,走在蒙蒙细雨中。心中油然升起的是杜甫的两句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yy(A(}  
99iUOw c  
当俩人手拉手走到一座砖灰色的六层大楼前时,突然,蒋秀梅松开藏庆的手,脚步迟疑地从雨伞下钻了出来,站在原地,不走了。 ZYtiMBJ  
u2sR.%2U<  
藏庆奇怪地看着蒋秀梅,你怎么不走了? g.Hio.fVd  
kB\kpW  
你不是领我去你们家做作业吗?蒋秀梅指着高楼上的牌子问:怎么走到商业厅了? ,|To#umym>  
8TZENRzx-|  
藏庆笑着把她又拉回雨伞下,说,我家就住在商业厅后边,这是办公楼,后面是我们的宿舍院。 %"Db?  
W."f 8ow  
宿舍院? );}t&}  
C9KWa*3  
对啊,你不知道吗?咱们班的同学差不多都住宿舍院,光这个院里就住着咱们班的好几个同学。藏庆抬手指着马路对面的一扇铁大门又说,从那个门进去,就是晋剧院的宿舍,那个院里也有咱们班的同学。你呢?你们家住哪的宿舍? w}<^l  
b1!@v+  
蒋秀梅愣了一下,“帽儿巷”三个字突然变得那么拗口,她张了几次嘴,也没说出来。在往藏庆家走的路上,蒋秀梅对藏庆充满了感激,感激她不是一个爱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 gT4_  
YL5>V$i  
那天在藏庆家做作业,蒋秀梅是一个字也没写到心上,她被一连串的震惊打击得晕头转向。不过时不过节的,藏庆家的桌子上竟然摆着一大盒奶糖,桌子旁边的地上,放着一大筐苹果,藏庆很随意地从筐子里拿出一个苹果,“嗵”地就扔了过来,对她说,那是水果刀,你自己削皮。蒋秀梅把苹果放下,她不能随便吃人家的苹果,也不会削皮。她挑了一粒最小的奶糖,放在嘴里,慢慢含着。她们家过大年才买二斤最便宜的杂拌糖,客人来了端出来,客人走后收起。苹果则很少买,就是偶尔买几斤,也不会摆出来。年三十晚上,她们兄妹几个排成一排,眼巴巴地看着妈妈用秤称好,每人一份,大的两个一份,小的三个一份。 [!?wyv3  
d# T?Q_3b  
从藏庆家出来,雨停了。雨后的夜空深邃得像海,蒋秀梅的心里也海一样波涛澎湃,对宿舍院的崇敬和向往一浪高过一浪,潮水般地汹涌着,多少年都不退却。后来,直接左右了她的婚姻大事。 ^9ng)  
wq72% e  
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昨天还在藏庆家做作业的蒋秀梅,今天就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帽儿巷特有的热情,让蒋秀梅家门庭若市,给她说媒的人赶会一样络绎不绝,都要踢破他家的门槛了,她还是坚定地摇着头。 ?q%b*Ek  
AQ@v>wr}  
丫头,这可是人家四蛋和父母都看上你才让我来说的。你们两家都是咱帽儿巷的老住户了,知根知底。 w:Q|?30  
|%ZpatZA5  
我现在还不想找。蒋秀梅摇着头对媒人说。 |U=(b,  
oCJbkt=  
望着媒人尴尬的背影,蒋秀梅觉得好笑,她怎么能在帽儿巷找呢? V.,bwPb{9  
wD=am  
妈妈着急地问:你到底要找个什么样的?蒋秀梅答: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BW71 s  
UB&2f>  
等蒋秀梅把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个小伙子领回他们家时,妈妈屁股都懒得抬。小伙子一出门,妈妈就气急败坏地表态:这个人不行,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 l10-XU02  
@"8~Y|L93  
蒋秀梅反驳道:可人家住在正经地方,他家和藏庆家一样,住在商业厅的宿舍院。 d;g-3Pf  
{8ECNQ[]  
你个糊脑油,十勺子也控不尽。你是嫁人了,还是嫁地方了? U_*3>Q  
DR{] sG  
嫁地方,我就是看上他们家住的宿舍院了。 #PH#2/[  
q u:To7  
后来,蒋秀梅痛心疾首地认为少不更事的她,其实是被一种错误的气息误导了。他是蒋秀梅的初恋情人,他带着宿舍院特有的气息,轻而易举地就走到了蒋秀梅的身边。对蒋秀梅来说,这是一种需要高山仰止的陌生气息,这种气息吸引她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多少年了。那是宿舍院散发出的集团气息,集体的力量给生活在其中的他平添了一股说不出的神气。 YOKR//|3  
qvTJ>FILT  
蒋秀梅被这股神气牵引着,义无反顾地嫁到了她心仪已久的宿舍院。那时的蒋秀梅,肌如白雪,貌若天仙,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白富美里至少也占了两条。可惜,又白又美的她,一叶障目,宿舍院——这片长在她心上的常春藤蒙蔽了她美丽的双眼,在她看来,只要能嫁到宿舍院,就是一好百好。婚后没有房子的蒋秀梅,高高兴兴地和老公一家挤在了一套三居室的楼房里。蒋秀梅夫妇住一间,她的公婆和小姑子住一间,出嫁了的大姑子带着孩子住一间。 s7|3zqi  
IQoH@l&Xk  
天还没亮,她大姑姐的孩子就军号一样地吹起了嘹亮的哭声。 2H>aC wfX  
&oc_ a1 R  
蒋秀梅用被子把头蒙上,军号声固执地穿过被子,一直往她耳朵里钻。只听“唿”的一声,蒋秀梅掀开被子,边穿衣服边说,不行,我去哄哄,怎么哭上个没完。 e/P4mc)  
q]+)c2M  
老公一把拉她躺下,你行了,还嫌不够乱,有人家妈呢,你别没事找事。 lrn+d$!@  
.m!s". ?[  
谁没事找事了,你又不是听不见? ^#7viZ*  
c&A]pLn+x  
听见又怎么样,就这条件? b_l.QKk  
' XEK&Yi1  
老公一只胳膊伸过来,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明天是周末,要不,我们不回来了,去电影院看夜场电影。 jDJ.  
Y8t Nwh  
不去,蒋秀梅生气地说,电影院又不是家,能天天在电影院过吗?再说,你不是答应我考夜大?正好,明天我休息,你早点回来,我帮你复习。 -g<cinNSp  
UCn.t  
你怎么长得像黛玉,说话像宝钗,烦不烦人。老公生气地转过身去,不再理她。 j^rYFS w:Q  
+&?'KZ+Z_v  
蒋秀梅鼻子酸酸的想哭,但老公家人多,不能哭。就是回了帽儿巷自己的娘家,也只能咽泪装欢。 GP Ix@k  
0|GpZuGO9  
第二年,蒋秀梅生了个儿子,不想,她的儿子也是个夜哭郎,两个孩子的哭声如歌声般此起彼伏,一会独唱,一会二重唱。最先忍受不了的,是他的老公,他经常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晚回,甚至彻夜不归。 $u&|[vcP0  
IF& PGo  
夜色渐浓,婆婆门也不敲推门就走进她的房间说,我们家儿子以前根本就没有一夜不回家的毛病。我们宿舍大院的孩子都是有规矩的。 .r(^h/IF  
bD  d_}  
这是什么话,蒋秀梅真想站起来,顶上婆婆几句。话里话外分明是觉得她这个街巷女孩没规矩,把他儿子教唆坏了,难道蒋秀梅不想让老公回来。她抬头看了眼婆婆,强压下心中的火气说,妈,你别担心,也许他是单位有事。婆婆的话纵是再没道理,蒋秀梅也只好忍着。婆婆毕竟不是妈妈,想顶就顶,顶过就忘了。谁让自己是街巷里的女孩,高攀到人家宿舍院里来,该受就得受着。 vB=;_=^i 1  
u1wg C#  
婆婆走出门后,她哄孩子睡下,自己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呼老公回来。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手机还没有像今天一样飞入寻常百姓家,就是BB机,蒋秀梅家也只有一台,老公带着。那天晚上,蒋秀梅几次挂通寻呼台,几次又放下。 '+tKvTU;  
zU=YNrn  
请问呼几号机主?说话。 HUK" OH  
tx gvVQ  
蒋秀梅不说话。寻呼台小姐亲切的声音,在她听来,充满了嘲弄。她放下电话,擦了一把眼角的泪。心想,由他去吧!街巷女人也有街巷女人的尊严。 l&vm[3  
*O!T!J  
渐渐地,老公夜不归宿的次数越来越多,别人都说,老公在外面有了人,可她不相信。她坚信老公是因为家里人多,嫌烦。 OuMco+C  
4,gol?a  
一天,吃晚饭时,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她的大姑姐,姐姐,姐夫什么时候就回国了? H\ {E%7^h-  
!-F^VGD(8  
她大姑姐不无自豪地答:早着呢!读完研,还要读博,你以为外国的博士那么好读,像在你们帽儿巷转一圈一样容易吗? /rn"  
.MzOLv   
这和帽儿巷有什么关系吗?蒋秀梅后悔自己不该多嘴,简直是自取其辱。 #,7eQaica  
Cc@=?  
突然有一天,蒋秀梅下班回来,看见家门大开着,家中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连楼道里都站着人。每个房间的门都敞开着,只有大姑姐住的房间房门紧闭。原来,大姑姐在美国读研究生的爱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2rGE  
bl$+8 !~  
蒋秀梅在替大姑姐难过的同时,也替自己难过,看来,大姑姐是要在这个家长住了。 |= tJ|  
BhOXXa{B  
蒋秀梅思来想去,还是自己退出的好,和大姑姐比起来,她和老公起码是两个人,两个人的日子再不济也比一个人强。 hN Z4v/  
AD~~e% s=  
她和老公说,要不,我们搬出去住吧! $o/0A  
3Ne9% "  
往哪搬?哪有房子?将就一天是一天吧!不等蒋秀梅再说什么,老公开门扬长而去。 x{=[w`  
IOSuaLH^  
蒋秀梅一肚子的话,只好咽回肚里。她已经在对面文化厅的单身宿舍楼里找好一间房,那是座筒子楼,楼道里做饭,厕所公用。虽然做饭和上厕所都不太方便,但这点苦,蒋秀梅吃得下。帽儿巷谁家不是在院子里做饭,上街上的公共厕所,而且还不是冲水厕所。筒子楼里起码是冲水厕所。 oq=?i%'>  
_8,vk-,'  
再说了,穿衣吃饭量家道,也只有这样的楼房才便宜。蒋秀梅嫁过来才醒悟,并不是所有住宿舍院的人家都富裕得一筐一筐吃苹果。老公家吃苹果,比她们家还不如,她们家还讲个公平公正,时不时地还能吃出个风格,孔融让梨也是常有的事。老公家倒好,各自为政,谁买回来都赶紧拿回自己的屋子。一个苹果都不舍得赠予的人,你还想让他们在金钱上表现的多么大度。何况,大姑姐现在这种情况,婆婆公公把钱贴了她,也是情有可原。 >{phyByI  
Es.toOH$S  
蒋秀梅在附近转了一个月,才找准这么个靠她自力更生就能付起房租的房子。她在一家省级大医院当护士,除了不低的工资,还有可观的奖金,都能按时发,不像老公他们工厂,拖欠工资是正常,按时发倒是不正常。一个月三百五十块钱的房租,连蒋秀梅的奖金也用不完。何况,这里的左邻右舍,都是文化人,在这样的成长环境熏陶下,儿子日后还能差了。 (eC F>Wh^m  
Y&oP>n! ei  
性价比这么高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呢?蒋秀梅想找机会再和老公商量。还没等蒋秀梅找到机会,偌大的三间房一下子人去楼空,全成了她们一家三口的领地。原来,大姑姐爱人单位体恤遗属,照顾了她一套二居室的楼房。搬家那天,婆婆还有点不好意思,抱起她的儿子和她说,虽然你们的孩子比你姐的孩子小,可你姐一个人,我和你爸就跟过去帮她带孩子了。原以为小姑子会留下,不想,人留肚子不留,和她们住了没一个月,小姑子也紧锣密鼓地奉子成婚了。 3g?MEM~  
>P<k[vF  
她拉着老公的手说,这下麻烦少了,你也别往外跑了,我们三人好好过! X{0ax.  
c%q}"Y0oh  
老公“噌”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盖有公章的信函对她说,正想告你,厂里在深圳成立了个办事处,我爸找了人,调我过去。 %Nwyx;>9^K  
 :pA=V  
那我和儿子呢?蒋秀梅望着窗外问,窗外桃红李白,她想好好生活,但谁和她好好生活呢? .Ws iOJU  
?F?\uC2)'  
你们就在这里住着啊,爸妈他们都不在了,就你跟儿子住这么大的楼房,多好。想想你们家,到现在还住在帽儿巷里。 "o\6k"_c>  
c7FfI"7HR  
蒋秀梅突然大叫一声,不要说帽儿巷。 M!xm1-,[  
M3ecIVm8(  
老公看了她一眼,扔下一句神经病,开门就往出走,边走边说,我去打会麻将。 :0J-ek.;  
adRNrt*!  
蒋秀梅抢先一步拦在门口,说,我们好好谈谈。 syWv'Y[k?  
?:#>^eWYe7  
老公瞪着眼说,谈球了。就是可劲地玩,也玩不了几天了,到了深圳,老子也许还玩不成呢。这脏话骂的,连老天爷都听不下去了,让他这次也玩不成。他刚坐到麻将桌上,就被前来抓赌的民警带回了派出所。蒋秀梅去派出所给他交了罚金。回到家后,蒋秀梅刚想劝他几句,只见他大手一挥说,你赶快给我收拾东西,我得提前走,这件事最好不要传到单位领导的耳朵里。 902!M65[rG  
NDs]}5#   
老公走后,蒋秀梅一人带着孩子,三间房里,走过来是他们母子,走过去还是他们母子,日子清静的吓人。白天还好将就,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蒋秀梅回想起自己婚后的生活,忍不住泪流满面。 J[<D/WIH  
9E->;0-  
多年后,藏庆从成都回太原,代父母卖她们家在商业厅的房子。她坐在蒋秀梅家客厅里,不无遗憾地说,秀梅,都怪我高中毕业后,再没和你联系,要是我知道你嫁的人是他,我会拦一拦的。 # `N6<nb  
c~^]jqid]  
蒋秀梅苦笑,怎么能怪你,当时我是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还记得我第一次去你们家的事吗? Vz7w{HY  
T!=20!I  
记得,你走后,我妈一直和我夸你长得秀气,像林黛玉。后来我知道你住帽儿巷,和我妈说,秀梅不好意思说,她们家住在街巷里。我妈还感叹:深巷出俊鸟。 '-nuH;r  
D]G'R5H  
不是俊鸟,是傻鸟,被你们这个宿舍院勾了魂的傻鸟。蒋秀梅说着把自己粗糙的手从藏庆保养得细白如瓷的手里抽出来,走到窗前。抬眼望去,四周都是新盖的大楼盘,全是高层。紧挨她们的一座高层,层高34层,挡了她们这座层高只有四层的老楼的光。蒋秀梅想和藏庆说,她曾经和这里住的老头老太太们一起,打着“还我阳光”的横幅在开发商的门前静坐过三天三夜。但就像小时候不愿和藏庆提起帽儿巷一样,她想了想,什么也没说。转而问藏庆:光说我了,我还不知道你找的哪的呢? w]o:c(x@  
/VhE<}OtH  
找的你们帽儿巷的啊,小名叫四蛋,我问他认识你不,他说,认识。  H3/Y  
:o.x=c B  
蒋秀梅吃惊地张大了嘴,忍不住“啊”的一声。隔着重重叠叠的岁月,蒋秀梅除了一声“啊”之外,又能说什么呢? s0`|G|.}  
Mu_mm/U_  
藏庆笑,我就知道一说小名,你肯定能想起来。 V(' 'p{  
Y1Gg (z  
蒋秀梅点头,是的,他家住帽儿巷六号院。 <QkN}+B=  
)L(d$N=Bd  
藏庆临走时,从包里掏出一个颇为精致的盒子,和蒋秀梅说,我给你带了盒化妆品,记得早晚都要用啊! !q=Q~ea  
[F AOp@7W  
后来,过老师节,蒋秀梅把这盒化妆品送孩子的老师了。一个心里不舒坦的女人,就是把化妆品当油漆刷在脸上,也会有裂缝出卖你。 |`94Wj<  
p~d)2TC4#  
2016年,离过年还有三个多月,老公就在微信上用语音和她说,今年不打算回太原过年了,这边走不开。 '^-4{Y^2E  
-}N\REXE  
已经上大学的儿子,冲过来,抢过手机,说,爸,你打开视频,我们视频聊天。 jy__Y=1}  
Mc$v~|i6  
蒋秀梅走过去,挂了电话。和儿子说,何必呢?今年我们回帽儿巷,在你姥姥家过年。 0oi5]f6g?8  
Q:fUM[  
过了半晌,儿子才说,妈,回不去了。新闻上说,旧城改造,帽儿巷的住户年前就全得搬走。 1 <qVN'[  
Nz>E#.++  
作者为山西太原第一监狱主治医师,鲁迅文学院第十七届高研班学员。曾获赵树理文学奖短篇小说奖)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8
发帖: 106551
财富: 189918321 鼎币
威望: 81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705 点
在线时间: 11999(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9-05-21
沙发 发表于: 03-11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milK3+N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7927
财富: 820845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21(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5-15
板凳 发表于: 04-05  
i;7jJ(#V  
               gne c#j  
qz):YHxT]n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0tNun 5=3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5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