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屋后那座山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7535
财富: 819723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1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4-13
楼主 发表于: 04-13  

屋后那座山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4-13)
中国作家网>>原创>>散文•随笔 xQ7-4 N,  
屋后那座山 gsp|?) ]x  
分享到: hM @F|t3  
来源:中国作家网 | 一鸣蝉  2018年04月16日14:40 t9B]V  
mOvwdRKn  
我无意于对我乡下的小村作任何考究。比如年代,比如源起,比如原住或移居。我知道,这些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kr%ylhIu  
7 -hSso.'  
但我孩时养成的好奇和兴趣,又常常令到我寻本溯源、盘根究底。 Dk XB  
b:uMO N,H  
我一直觉得,我屋后的那座山,也就是村后那座山,它之前一定是一片茶林。或者说,在某个年代或时代,我小村的先民们,曾经在那片山上种植过油茶。我把我的想法跟弟说了,弟点点头。我又把这想法跟我的乡邻说了,乡邻也点点头,说:“也许是!” REvY`   
}+8w  
但他们谁也无法为我印证。 (PmaVwF  
t K+K lz  
带着他们无法印证的认同,我对这事越来越有了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兴趣越来越浓。 HXTZ`'Rv  
hDJ84$eVZ  
去年年初,父亲从家里打来电话,说村后那座山,村里决定流转出去,给人种植油茶,问我愿意不愿意。我当时听了心里就想,整个一座山,我占有不到一块豆腐干那么大,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别人咋样我咋样。 `|i[*+WC  
 v NJ!d  
离开家这么些年,对家中的山林和田地,我是越来越不关心了,都交由父亲和弟在家照管。但听说要种油茶,这又勾起了我的兴趣。我立时觉得,那山天生就是一块种油茶的基地。我越来越确信,那山之前一定种植过油茶。 _ ecKX</Q  
Dog Tj  
年前,跟我一样离开家在外的又一弟弟从另一座城市打来电话,约我年前一起回家,说想回家看看村后的那座山,听说流转了后整饬得像一座现代化林场。我听了就答应了。但我心里还搁着另一件事,我一直没能放下我那未能得到印证的探究。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我忽然萌生一个念头,我想这次回家,我一定向父亲打听清楚,也许父亲那一辈人,一定还记得那山曾经的模样。 U0/X!@F-  
QDg\GA8|  
年前回家,我没有急着去看那山究竟有了多大变化,我还是想解开我一直没能解开的疑惑。看着老父亲孱弱的身体,我真的不忍心问起他太多以前的事情,但我还是问了。我问:“屋后那座山,以前是不是种植过油茶?”父亲说,他也不知道。 O)qedy*&  
hi I`ot  
我于是又问:“那你小时候,有没有见过那儿有一些茶林的痕迹?” #lM :BO  
dM{xPpnx  
父亲回答说:“没见过。” A7!=`yA$  
4{d!}R  
听了父亲的回答,我于是就很失望。但为了证明我的判断,我于是就把我小时候见过的那山的一些特征分析了跟父亲说了。父亲听了后眼睛忽然一亮,他看着我说:“照你这么说,也许还真有那么回事!”他好像忽然想起些什么。 MXbt`]`_  
_[8BAm  
听了父亲的话,我便又有了兴致。我于是问父亲:“你小时候就没听爷爷说起过?也许他们那一辈人,就曾在山上种植过油茶。” u~,@Zg87  
p2;-*D  
父亲听了就笑了,说:“谁会说起这些呀,你以为谁都像你,好奇心这么重!” fD#VI   
G9.+N~GZ.  
受父亲这当头一闷棍,我便再没有往下问,一个人回到了童年的记忆。 DbdxHuKa>  
^h z4IZ^  
村后那座山,紧挨着村子。因为山不高,所以叫“矮岭上”。我想我先民们也真是吝啬,连个“山”字也不肯给,非得叫“矮岭上”,难道就不能叫“矮岭山”么。不过,那山也真的不高,也不大,没有大山的巍峨与气魄。 LY%`O#i.  
.R/`Y)4  
山下一条土路,直通村后。路旁是新垦的山地,也许在某个年代,山地与山,原为一体。 1'dL8Y  
&}P{w  
山地紧连山脚。山脚的山,有一层层的梯级,显然有垦挖过的痕迹。虽然年代久远,而且都长着一棵棵高大的松树,但显然在某个年代,被人为的翻整过。松树下面,生长着油茶树及各种灌木,还有茅草。这便是我一直怀疑这儿曾种植过油茶的原因。 ;Zb+WGyj  
1>$ fLbmkI  
小时候,常常上山为队上放牛,或者给自个砍柴。当然,砍柴是偷偷的。山是队上的,我们只能偷偷的砍。而且,我们还为自己的这种行为取了个冠冕堂皇的名字,叫“偷柴”。小伙伴们在一起,便都心照不宣的这么做。 8S_i;  
, 4Vr,?"EO  
我们把牛赶到山上,便都坐下来,围坐在一起打牌,或者“抛石子”、捉螳螂。有时候玩得尽了兴,牛就跑到山下的地里偷吃队上的庄稼。 d>z?JD t  
gw0b>E8gZ&  
至于砍柴,那简直就是跟队上的看山员捉迷藏。我们总是趁看山员不在时偷偷地溜上山,然后可劲的砍。砍松树上的树枝,砍地上的各种灌木,栗柴、茅柴和油茶……。那油茶树一年被我们砍一次,从来就没长成过油茶树,更没有结过茶子。不过,每年开春时,那油茶树新发的嫩叶被冻成厚厚地“茶舌”,我们倒没少摘吃过“茶舌”。 :zk69P3  
0p\cDrB ?  
在我们巧妙的周旋下,听凭队上换了一拨又一拨看山员,听凭那看山员如何看守,我们还是把一座山给砍光了。当然,其间也有我们父辈的功劳。因为谁都得生火作饭。 ENwDW#U9  
<QGf9{m  
我们先是砍光了地上的灌木和荆棘,然后砍光了松树的树枝,只留下一个个稀落的树顶。最后,我们砍光了一棵棵或大或小的松树。 `}/&}Sp  
5UE5;yo  
我们先是砍光了山顶,因为山顶离村子远,不易被发觉,接着便砍向山脚。于是,山上便只剩下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茅草。于是在茅草的全面覆盖下,山上便再没有长出一棵树木,也很少长出灌木或荆棘。 Iy\{)+}aS  
1s4+a^ &  
不过,我一直觉得,那灌木或荆棘,也许是自然生长的,但那油茶树,一定是人为的种植过,只是年代久远了,渐渐被毁损,便残留的生长着。 Fv \yhR  
LMchNTL  
附近的村子和山里,都有种植过油茶,一直都有保留。 xy>~ 15  
mAkR<\?iTF  
虽然几十年过去,山里人早已不再烧柴禾,村子周围的山,也渐渐地绿起来,山里的树木或灌木,蓬勃的生长着,掩住了进山的路,人们再没有走进山里,但我村后的那座山,依然茅草遮盖,仍然没长出一棵树木,只是茅草生长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茂盛。 *Z"9QX  
,/n<Qg"`  
早些年,就听说我村里嫁出去的一位女孩,在银行工作,她提出过要承包那片山,但后因与村长的意向没达成一致,没有谈成。据说,村长要求把流转费交由村里统一管理,而她却要把流转费直接交到流转户手里。 qy1$(3t$  
W)I)QinOH  
年前,随着过年的日子越来越近,弟先于我回家。回到家里,弟又打来电话,说让我尽快回家,抽空去看看后山,那山的变化真的很大。 >'3J. FY  
"f|\":\  
一个晴朗的日子,我与弟一起去往后山。一条水泥铺就的路,直从村后通往山下,并环绕着山一周。山被整挖成一层层梯级,山上四纵四横的过道,容得下一辆农用机耕车通过。每间隔的距离,都修有一个水池。那规模,那气派,我们只有在城里才见过。在我们这山旮旯里,这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与弟一起爬上山,看着这座我们只有孩时才来过、后来就一直荒芜、只长着野草的山头,我忽然就舒了口气。我不知是对弟、还是对自己,我只说了一句:“这山适合种油茶。” @N?A 0S/  
D&q-L[tA@  
弟没有回答,周围的山也没有回答。他们仿佛都在沉默。我与弟一起走下山,我忽然在心里对自己说:“一片土地,我们更应该思考种些什么,我无须对它作太多的追溯!” j8*fa  
W)^0~[`i  
远山,沉默。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