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孙守仁散文:英雄马
孙守仁
级别: 800米会员
UID: 40747
精华: 0
发帖: 44
财富: 353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3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258(时)
注册时间: 2018-01-29
最后登录: 2019-04-23
楼主 发表于: 04-21  

孙守仁散文:英雄马

    那是196310月间,身在八百米地层深处的我。汗流浃背地拖着一根矿柱。突然眼前飞来了一辆马车(装着煤的矿车)。没等我缓过神来,那匹白马,一声嘶鸣。好像一个惊雷,闪过一道金光。撕开了漆黑的巷道。哒、哒、哒,步伐是那样的有节奏,那样的有力量,像是被严格训练过的。
    驭手是个老窑皮,约四五十岁,他牵着马,啪、啪两鞭子,那匹老马停止了脚步。原来道眼上有块石头,矿车险些翻了。这才看清楚,我邂逅的老马,呛毛拉剌的,身上残留着伤疤,活脱脱一个“伤员”。最显眼的,是肚皮上烫有88号,仍像在部队一样,只有喊这个号码,它才会停下脚步,否则不会听你的。难道它是一匹退役的战马?我心里划了一个长长问号。在井下我头末看见马拉矿车。那是因为,井下电车太少,运煤和矸石由人来承担,后又改成了马拉车。
    老窑皮看我这样喜欢马,很惋惜地对我说,这是一匹蒙古马,倒退二十多年,它是草原上一匹神马。现在到井下拉矿车,是不是有点太屈才了。我问他,一天跑几趟?六趟。再多了,它是吃不消的。老窑皮笑笑说,别唠了,我要赶路了,完不成任务,会挨屁股板子的。
    没过半个月,我又跟这匹老马不期而遇。或许它体力透支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窑皮本想给它两鞭子,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用破毛巾,给它擦擦汗,心疼地说,不能再叫它拉车了,否则会累死的。原来他是个有心人,对这匹老马底细略知一二。88号是从部队退休的,曾在某师骑兵连服过役,立过二等功,救过师首长的命。回到地方后,不愿在马厩里享清福,非要做点事。这不,又在井下拉了一年零两个月矿车。
     看来它是拉不动了,趴在地上不动弹。两只眼睛闪着泪光。咦,这不是战马的风格,它是恨铁不成钢。我是个心肠软的人,对老窑皮说,爷们儿,是不是向领导建议,拉到地面休息吧,见见阳光吧!老窑皮苦笑了一下,它与阳光彻底隔绝了,双眼失明了,再也看不到你我了。
    我拖木料去了,没工夫陪这匹老马了。但我仍回首,瞥了它一眼。耳畔又传来了老马的嘶鸣声。声音有些空洞、无力,显眼是老迈了。再也不能拉着矿车在漆黑井下奔跑了,再也不能为国家做贡献了。
    星期五那天我歇班。我借了辆破旧的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专程探望五匹战马。或许它们听到了脚步声,立马来了精神,扬着头,又是叫,又是刨蹄子,好像是欢迎我一样。我喊它们的名字,5号、12号、17号、45号、88号。它们相继应我一声,像战士那样遵章守纪。待我填上马料,轻轻地拍着它们的头。不知为什么,88号却咬住我的衣袖,不住地嗅着,好像有话要说。我懂它的心思,想叫我跟它贴个脸。此时,失明的双眼,流出一行浑浊的热泪。我哽咽地说,哥们儿,再见了!
   过了很长时间,我遇到了那位老窑皮,问起战马的有关情况。或许他当过驭手,非常喜欢战马,颇有深情地告诉我,它们相继逝世了。矿上领导有令,不许吃马肉,一律予以厚葬。
    再后来,我当了四年老铁(铁道兵),退伍后,又回到魂牵梦绕的北票煤矿。岁月晃白了我的双鬓,转瞬间迈进了新时代。过往的记忆,时隐时现,那五匹战马仍活龙活现。仍然活在我的心中。
     英雄马,我的战友,伟大的矿工!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敬业心在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7
发帖: 32629
财富: 503410 鼎币
威望: 46 点
贡献值: 18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0 点
在线时间: 648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07-17
沙发 发表于: 04-21  
欣赏
敬业心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