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父亲的油井母亲的站
杨军离线
级别: 百米会员
UID: 40936
精华: 0
发帖: 45
财富: 88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8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6(时)
注册时间: 2018-05-10
最后登录: 2019-09-16
楼主 发表于: 06-08  

父亲的油井母亲的站

父亲的油井母亲的站

在石油娃的记忆里,夏天他最爱去的地方是那北方平原深处的偏远小站。那里,抽油机与时钟一样分秒不停;那里,采油树与哨兵一样巍然不动。但这些都吸引不了他,他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在爸爸妈妈的身后,把沉重的红色安全帽用额头撑起。
那一年他才四岁,作为光临这个夫妻站的最小客人,女主人给了他最高的迎宾规格,拥抱、拥抱加亲吻。依偎在妈妈的怀抱里,他侧过头去,仔细的打量这个称作“妈妈”的采油女工,她那晒得黑红的脸庞上露出了最慈祥的笑容。
他最喜欢骑在爸爸的肩头上巡井。骑在爸爸宽宽的肩上,头戴红盔,他俨然就是一个巡视的将军,从一排排的采油树前走过,连抽油机都弯下了腰,不停的向他叩首。
他也喜欢跟在妈妈的身后,从值班房踱到计量间。妈妈在前头扫地,他在后头挥舞笤帚;当妈妈擦拭值班间的窗户时,他还时不时的递上抹布。难怪爸爸笑称他是妈妈身后的“跟屁虫”。
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包括高高的“驴头”和矮矮的闸门。有一天,小站的前面立起了一个比“驴头”更高的铁家伙,随之而来的是一群像爸爸一样穿红色工服的叔叔,只不过他们的嗓门要比爸爸的更大。爸爸告诉他,这个比“驴头”更高的铁家伙叫井架,是专门用来给油井治病用的。而那群叔叔则是给油井看病的“医生”。
“那他们为什么不穿白大褂。”他好奇的问道。
爸爸俯身摸了摸他的头说,穿白大褂的是给人看病,给井看病的都穿红衣裳。
在小站的日子他快乐而知足。但有一天,当他跟随妈妈到邻近的村里买东西回来后,他却有些闷闷不乐了。妈妈告诉爸爸,去村里经过一个学校,学校朗朗的读书声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头一次没有紧随妈妈的身后,而是趴在学校低矮的窗户上向里张望。说到这里,爸爸妈妈互相对望了一眼,他们明白了这个娃子心中的想法。
第二天的早晨,在小站前的空旷地上,竖起了一块黑板,爸爸妈妈轮流当起了教师,开始教这个石油娃最简单的识字。于是阳光、黑板和不熟练的学语声,以及远处的抽油机和采油树,构成了这个偏远小站最美的风景。
短暂的探亲日子结束了。他是被哭着强行抱上车离去的。与他一起哭的还有那座小站的女主人,只不过她的哭声被压抑的很低很低。
石油娃的童年记忆里始终都会留下坚挺的采油树和洁净的采油小站,因为在他幼小的心灵里,这些都是属于爸爸、妈妈的。
终于有一天,当他也成为一名石油人时,当他亲手拧开采油树的闸门,当他把井内的管柱高高的起出,当他聆听《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这首歌时,他才深深懂得了“父亲的油井母亲的站“对他而言的真正含义。虽不曾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但他的根永远属于这里,因为这里才是每一个石油人真正的归宿。
父亲的油井母亲的站,成为他永远的寄托。(杨军)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许振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