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蛙地》2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8718
财富: 823909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3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8-19
楼主 发表于: 08-05  

《蛙地》2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8-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6pGKCUU:y  
《蛙地》 @D=%J!!*  
(四幕五场话剧) : ir3u  
分享到: 98O]tL+k/u  
来源:《中国作家》2016年第11期 | 王彬  2016年11月09日14:24 GvgTbCxnN  
L6i|5 P  
引   言 vu91" 4Fa  
XEagN:  
华北某市。 \>}#[?y  
o|y_j4 9  
原本是渤海边上的一个渔村。距离北京相当近。明朝以后,这里开始驻军,做为拱卫京师,防止海贼入侵的重镇。晚清以后,随着大清帝国的没落,海贼没有防住,海盗反而长驱直入,把这里变做通商口岸,渐次繁荣起来。因为洋人的缘故,这里的洋风日渐昌盛。西洋的楼房成为这座城市的主要旋律。最多的是那种两三层的小洋楼,很有异国情调。 s3yGL  
'UxI-L t  
这里地势低洼,湖泊众多,故而青蛙也多。是那种翠绿的脊部有黑色条纹的黑斑蛙。但是,自从建设化工厂以后,环境污染了,使得这里的青蛙发生了变异,做出种种诡怪的举动,仿佛要回到蒲翁笔下。 x3#:C=  
XzX2V">(%  
我们所要讲述的故事便发生在这座城市。 )?{!7/H F@  
JhwHsx/  
我们故事中的人物便演绎在这座城市的小洋楼里。 =EM<LjO  
D.%%D%AdB  
旧的主人走了,新的主人来了,小洋楼还是那样,只是在容颜上堆塑了几道波痕,在人们的心底注入些许沧桑。 8!3q:8y8  
mAGD qz>f  
第一幕 $ BgaLJs/O  
=q)+_@24>d  
这是一座具有英国乡村别墅风格的两层小楼。楼顶是斜坡形状的,铺砌着暗红色长方形的陶砖。浅灰色的墙壁上爬满了苍绿的长春藤,将许多窗户半遮半掩。窗户是拱形的,涂饰着绿色的油漆。在一层与二层之间有一个宽阔的阳台,阳台的栏杆是那种花瓶形状的立柱。天气晴朗的时候。主人在阳台上摆几只藤椅,一面品茶,一面赏鉴潮汐的波动,顺便也玩味一下月光的清爽。 ~*y7%L4B  
+;,J0,Yn  
在楼房的入口,有一株百年以上的老槐。注意:不是洋隗是国槐。相对于国隗,洋槐的树皮粗阔、深邃,仿佛大型载重汽车轮胎的花纹。洋槐的枝上有刺。叶片较国隗,虽然也是卵形,但要狭长一些。在颜色上,绿得温柔而不那么黑。洋槐的花季是春天,而现在是夏季,正是槐花绽放的季节,翠绿的树冠缀满白色的闪烁着些许绿影的花蕾。在阳台上观赏大海的律动,自然也可以呼吸到槐花的香味:略微有点清苍的香味。月光之下,淡白的花蕾随着绿色的叶浪徐缓涌动,似乎可以听到叮咚的撞击声。 m9sck:g#L1  
dmv0hof  
在国隗附近,还有一些绿色植物。诸如做绿篱的桧柏,顶部被剪刀修剪得十分平整;丁香,开紫色、白色心形的花朵;手绢花,一种不值钱的草花;月季,一年四季似乎都在开花,开得让人烦;蜀葵,一种特殊品种,花朵又大又圆,仿佛接收电视信号的大锅。 {jQLr7'  
n7~4*B  
在这些植物中点缀几条细长石凳。 ((#BU=0iK  
D]aQt%TL  
这些,国槐、绿色植物,被铁栅围绕着。是那种常见的铸铁栅栏,顶端尖尖的,保持着两边带钩的矛的形状,涂着鲜红的油漆,十分艳丽。 z;e@m2.IM  
!\d~9H%`B  
这是小楼的外部环境。 KWD{_h{R  
\o2l;1~  
小楼的内部,一层是客厅。厅的正面是两扇落地窗。透过莹净的玻璃,可以看到窗外的植物以及大海的闪光。客厅的左侧是厨房与卫生间。右侧,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是客厅的入口。两扇玻璃门。玻璃是雕花的,外面罩着蔓草形状的铁艺。大门开启的时候,可以看到门廊的立柱、国槐暗黑的躯干。客厅的正中摆着几只沙发。两扇落地窗之间摆着一只淡绿色的冰箱。冰箱上面悬挂着一只椭圆的壁钟,日本西铁城制造的,每半个小时,报一次时。 qUmSB"#Z  
w/*#TDR  
客厅前面,左右两侧是通向卧室的甬道,适当的位置设有一道通向二层的楼梯。 2Og5e  
:=+YZ|&j  
一盏硕大的枝形吊灯从屋顶垂下来。金色的灯架,原本涂饰的金漆有些黯淡,显示出年代的久远。但是,雪白的云石灯罩,依然弥散着昔日豪华的贵族气派。 8(y%]#n  
d*04[5`  
注意:吊灯可以升降。当天幕上的灯光打下来,吊灯便掷下蟹形的暗影,给人压抑之感。地板是油着红漆的松木地板。由于时间的浸润,有的地方塌陷、变形了。踩在上面,发出喀喀吱吱的声响。 Yy]TU} PY  
WHOy\j},V  
墙壁的颜色,是一种浅灰色,笼罩着一种忧郁的调子。 /AOGn?Z3  
Ja 5od  
幕启时,墙上的壁钟刚好报时,正是下午两点的时光。 Qnt }:M+  
+e*C`uP!  
依稀可以听到蛙鸣。 -~xQ@+./  
1i.3P$F  
[宜京、宜城自院外进入客厅。宜京坐进沙发。宜城打开冰箱取饮料。 0g=vMLi  
.{?; #Cdn  
宜 城 真热。这老天爷跟谁玩命呀! =L1%gQJJ&  
[:(O`#  
宜 京 可不是。连续五天都在38度以上,昨天42度,破咱们市的百年纪录了。 'WmjQsf  
h`O$L_Z  
宜 城 这还是百叶窗温度。要是在马路上测试,不得五六十度?可怜那些交警,路口上一站,下蒸上烤,一天一层痱子。我昨天听了个谜语:“三伏天的警察”,你猜是什么? >FHx],  
''q;yKpaz  
宜 京 你说个猜谜的范围。 4G;KT~Cgb  
?6ssSjR}  
宜 城 进口的。快餐,洋快餐。 nm%qm  
>$CNR*}@  
宜 京 肯德鸡? [okV[7  
j"TEp$x  
宜 城 不是。 XUR#|  
#hs&)6S f  
宜 京 巴西烤肉? N.]~%)K:{  
U1/ww-!Z  
宜 城 不是。再猜。 be_h uZ  
{|<r7K1<  
宜 京 (懒得猜)我看“烤白薯”就挺好。 vmOye/?k  
YKayaI\*  
宜 城 你这人真没耐心。往洋快餐,吃的方面想。 ^b$G.h{o!E  
n[y^S3}%;  
宜 京 (不耐烦)真猜不着。你说吧。还有正事呢! 7TypzgXNe  
n4XkhY|  
宜 城 告诉你,“热狗”! *M:p[.=1  
RhF< {U.  
宜 京 (大笑不止)热狗?热狗。热狗!亏你想得出。损。(突然严肃起来)爸最近写遗嘱了。 (k"0/*F4_  
F/tRyq`D  
宜 城 (不解)好好的,写什么遗嘱! SbMRrWy  
J &=5h.G$  
宜 京 你呀,糊涂。你知道爸的身体吗? wkPomTO  
g3%x"SlIU  
宜 城 他不是今天出院吗? <bhJ>  
_:Y| a>  
宜 京 哼!出院?明天还得回去!徐大夫说了,他这个病,恐怕—— P&Xy6@%[Z  
&lzCRRnvt  
宜 城 有这么严重? -{d(~XIo  
?,hGKSC  
宜 京 心脏病、糖尿病、肝浮水。都是糖尿病闹的。也就是爸的医疗条件好,普通老百姓早去八宝山喽。 /Q#eP m  
_XrlCLp: d  
宜 城 (沉思。突然问)遗嘱写了什么? XIM?$p^  
S4(?= ,^-  
宜 京 能有什么?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古板。哪象徐叔,才干了三年,捞了多少?咱爸有什么?马上就退休了,就这么座破楼。还是折价买下来的。他那点儿积蓄全花光了。要给咱们留点什么,也就这座楼! yC|odX#  
NJoHrhC='  
宜 城 那也不错。别看这楼旧了,地理位置好,黄金地段。推开窗户就是海。你说,老爸的遗嘱怎么写的? MfFmJ7>Bg  
S|yDGT1  
宜 京 这楼一共十五间,去掉卫生间、厨房、客厅,还剩八间。 7vGAuTfi/@  
'=K~M  
宜 城 你、我、妈、大哥,四个人,大家平分。一人两间。是不是? d1*0?GTT  
({C|(v9 C7  
宜 京 那就好喽!我告诉你,遗嘱我偷偷看了,你、我、妈,每人一间半。剩下的三间半给老大。 }1sd<<\`  
1x+w|h  
宜 城 为什么给大哥三间半? /" &Jf}r  
-Zg@#H  
宜 京 爸说了,老大是残疾,没有生活能力,孩子又是个白痴。 v}^uN+a5  
k)9 pkPl  
宜 城 嗨,你说肖萌那么漂亮,生的孩子怎么那么丑,像个青蛙,五岁了还只有襁褓里的婴儿那么大。 ( M3-S5   
\9:IL9~F  
宜 京 你去问老大,他干什么不光彩事了? q\fai^_  
N&Uqzt*  
宜 城 你呀,一说大哥就没好话。他干的那行当,放射性那么高,还不影响生育? Hegj_FQ  
XJ7mvLM;  
宜 京 算了,肖萌的儿子与咱们有什么关系!还是说房子吧! xw1n;IO4  
a 0qDRB  
宜 城 你听我说完大哥的事。我早就跟老爸说过,让大哥出去工作,既然残疾了,歪打正着,当个江天市的残联主席总可以吧?凭老爸的身份,凭咱们家在市里的影响,没有江天集团就没有江天市,有什么问题! F @Wb<+0  
$n<X'7@0  
宜 京 好主意!你怎么不早说?老大要是有适当的工作,爸也就没有偏心理由了。你要是早说,我也好做爸的工作。 zids2/_*  
lhFv2.qR  
宜 城 也不晚。(开玩笑)大哥要是做了残联主席,老爸是江天化工集团的总裁,市里最大的国企,咱们市六十万人口,百分之四十的人在集团上班,加上家属,可不就五六十万,那时候,全须全颖的归老爸管,缺胳膊短腿的归大哥管,多有意思?这是不是,北京话叫包圆? D}pN sQ  
R%r<AL5kJk  
宜 京 (愤愤)你呀,现在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告诉你,老大残疾怎样?不残疾又怎样?至少比你、我过得好!他怕什么?爸给他娶了肖萌,好大一棵摇钱树。哎,当初你怎么不娶肖萌? +"[}gss!@  
&8Oy*'  
宜 城 (受到触动。起身在客厅内徘徊。将一块地板踩得喀吱响,突然好像闪了脚)哟!(随即笑笑)你看,这块地板都塌了。二哥,你每月拿多少钱? 9m2Yrj93  
,N2|P:x  
[厨房里传出张妈的惊叫:“哎呦!癞蛤蟆上灶台了。宜京、宜城,快来呀!” zT _[pa)O`  
tt]ZGn*  
[宜京一动不动。 :*E#w"$,j  
X}j_k=,C  
[宜城冲进厨房。传出宜城的声音:“一、二、三、四、五。五个。”张妈的声音:“宜城。我的少爷,你别玩了。我还得做饭呢。总经理今儿晚上回来吃饭。”宜城的声音:“二哥。你快来,帮忙!” |(UkI?V  
UP e@>  
宜 京 (不动)你把它们往桶里赶。连桶一起扔出去。(把身子放斜,闭目养神) Bez 7  
%0^taA  
[厨房内传出捉蛤蟆的声音。宜城:“一只、两只。看你往哪儿跑?”张妈尖叫一声:“跑到我肩膀上来了。”宜城:“下来吧,你。得,齐了。呆会你给老爸做个清炖蛤蟆汤。老爸一准没吃过。”张妈惊叫:“你怎么把蛤蟆放在我头上?吓死我了!这死小子,没大没小!” vip& b}u  
3h>5 6{P  
[宜城提着塑料桶出来,向客厅外走。 TmO3hKaP  
kX:d?*{KB  
宜  京 (懒洋洋)逮了几只? Q.])En >i  
M}b[;/~  
宜 城 五只。(走出客厅,旋即回来)我洗洗手。(走进卫生间,传出流水和洗手的声音。出来)邪了!一只大蛤蟆蹲在煤气灶的灶眼上,一动不动,拿杆儿捅,也不动,努着眼,有灯泡那么大,瞪着我,一眨不眨放出红光,把我看毛了。 LuUfdzH  
Umt?COc  
宜 京 一只蛤蟆把你吓的。 P[bj {lo  
^bDh[O  
宜 城 你才胆小呢。你猜我用什么招把它治了。 ~xP4}gs1  
$ -n?q w  
宜 京 (不屑)这还用招! (}NKW  
Z4'8x h)-  
宜 城 它不是蹲在灶眼上不动吗?我,“啪”地一声扭开煤气,那蓝火苗腾地,那绿蛤蟆也腾地,窜起来。它这一窜刚好跳进塑料桶里。我一看,屁股都烧秃了。 1 n<7YO7}  
| ?])]F  
[张妈从厨房出来。 9H4NvB{  
f)/5%W7n}  
张 妈 (溺爱)到时候还是宜城。你呀,(指宜京)指不上。 6YeEr!zt%  
& e~g}7  
宜 京 (笑)眼珠子指望不上,还指望眼眶子?我还不知道指望谁呢。 gu~F(Fb'  
\9GJa"xA`  
张 妈 宜城,我去买菜。 <; (pol|  
P7`sJ("#  
宜 城 快下午了,还买什么菜? .G|9:b  
M@b:~mI[sw  
宜 京 还不是去刘老头子那儿弄点腌杏叶。 )k}UjU`!  
W~e/3#R\=  
张 妈 熬着粥呢。你们帮我听着。宜京,别光坐着。(叮嘱)宜城,你耳朵尖。(解释)光顾收拾鱼,把杏叶忘了。(下) {x#I&ra  
} JePEmj  
宜 城 老爸这人怪,爱喝那酸粥! N-O"y3W}  
)LP=IT  
宜 京 他在北京爨底下搞过四清,那地方穷,没的吃。老百姓把杏叶捋下来,腌上。喝粥的时候把这腌杏叶搅合在粥里。你说北京这地方怪不怪?这几年宣传爨底下是明代的村子,成了旅游点。北京哪条街不是明代盖的?拆起来毫不心疼,一拆好几条胡同。推土机几天就推平了。现在愣把这小村子看成文物了。真应了那句老话:守着的不香,远处的香。宜城,你说,现在什么礼都有人送。咱爸是老实人,一般人送的礼不收。也就是一些老同事、老朋友、老部下,过得着的。就这个,也不少。什么猪腿、羊腿,扔在那儿没人吃。看着让人烦。这些人怎么这么笨呢?怎么就没有人想到送菜呢? i)pAFv<$,  
Rt^~db  
宜 城 (看不起,撇嘴)你穷到这份上了! ^t{2k[@  
:t36]NM  
宜 京 你挣得多,感觉不到。苦就苦我们这些官员了。比如我这处长,一月多少工资?一天:吃菜花多少钱?一个月三十天,多少钱?算算,吓你一跳。猪腿有人送,羊腿有人送,菜没人送。买菜总得花钱吧? U)n+j}vi  
L(bYG0ZI5C  
宜 城 (厌烦)你贫不贫?好歹也是处级干部,放外任是县太爷呢!一县的父母官,管几十万人,想让人送菜!你要是缺菜。我天天派人给你送。这能花几个钱?你给我点优惠政策就行了。 TZ2-%k#  
 XAb!hc   
宜 京 (没有注意到宜城的神气,依旧陶醉在自己的议论中)我告诉你,送菜也要有诀窍。冬天送大白菜,夏天送西红柿,得给你扔出去!我琢磨透了。第一,反季节,冬天送夏天的菜,夏天送冬天的菜。第二,反地域,东北要送广东的菜,广东的要送东北的菜。当然最好送外国菜什么的。阿根廷的西红柿,以色列的大茭啦,韩国的金皮西葫芦啦。荷兰豆啦,现在多了,不值钱啦。总而言之,什么樱桃萝卜、紫贝天竺、紫孙兰、紫苤兰、蕃杏、蝴蝶茄子,物以稀为贵嘛。第三,送芽菜,比如香椿芽,豆苗也是芽。又嫩又有营养。去年在北京我吃过一道凉菜。拌花椒芽。花椒叶的芽。拿热水焯一下,时间不能长,长了就烂了。过一遍凉水,保证那芽子绿、脆。搁上点精盐、味精、香油,最好再搁点啤酒。清脆爽口,有股幽凉的花椒香味。 `(rnD  
?!4xtOA  
宜 城 (听不下去,站起来,向外走) B7 ^*xskH  
).BZPyV<  
宜 京 你去哪儿? A+:X  
,a&&y0,  
宜 城 洗澡。待会再听你说。你刚才说正事,说了半天,也没有说—— sKvz<7pag  
9 ^G. ]W]  
宜 京 遗嘱的事?我告诉你,大哥要是真多分了房,到时候我可是六亲不认! f""+jc1  
bh9!OqK9K  
[客厅外面传来藕花的声音(山西口音):“有人吗?” ;E"TOC  
z)Is:LhS  
宜 城 (拉开门)找准? e B$ S d  
bP4<q?FKcN  
藕 花 (摇摇手中的水桶)哪有水呀? VhWF(*  
)_vE"ryThA  
宜 城 打水?小芸,小芸。 Xlw8> .\  
OqaVp/,  
[二楼传来小芸的声音:“来了,来了。” a<W[???m/M  
errT7&@,A  
[宜城下。 :KJG3j?   
IwE{Zvr  
[小芸上。 lO Rym:P  
2W}f|\8MX  
小 芸 (见到藕花,发愣。突然万分欣喜)藕花!是你。 W' DpI7  
4z_>CiA  
藕 花 (比小芸反应慢一些)小芸。 tAPr4n!  
/G zA89N(  
小 芸 你怎么来了? !zhg3B# p  
Z# +{ksU  
藕 花 我怎么不能来?(佯怒)你走了,一封信也不给我们。 O3?3XB> <  
HG1)q\Xd  
小 芸 谁不写信?写了多少封!他一封也没有回。 rNdeD~\  
4QK~qAi  
藕 花 他,他是谁? Pl@3=s!~>~  
P,$|.p d'  
小 芸 (羞涩地低下头) DNP %]{J  
wkO8  
藕 花 (明知故问)他,他是谁? '|zkRdB*Lq  
?B)jnBh|  
小 芸 (看看藕花的眼睛)你哥呗。他,……你们这几年好吗? FmRCTH  
d)G' y  
宜 京 (看看他们,向客厅外走,推门时)小姐们轻点,小心把地板踩塌了!(下) xq?9w$  
 H %Cb  
小 芸 (胆怯)是。藕花,轻点,轻点。 7e{w)m:A  
S%h[e[[fST  
藕 花 (不高兴)好,好,能不好吗?(欲哭) U]Iypl`l  
C q/936`O  
小 芸 (奇怪)你怎么啦?, bNUb  
fM[Qn*.  
藕 花 (突然俯在小芸肩上痛哭。半晌,抽抽噎噎)你和你妈回河北那年,俺们家承包的二亩桃园-- g4NxNjM;  
?s4-2g  
[张妈上。 ZnX]Q+w  
s Zan.Kc#  
张 妈 (指着小芸)你,哪来的?出去! <<43 'N+  
J! ;g.q  
小 芸 她是俺老乡。 QJBzv|  
bB|UQaCl  
张 妈 (笑。很聪明地笑)老乡?她是山西人,你可是河北人! < a g|#  
~$#"'Tl4J  
小 芸 俺爸是山西人。俺娘是河北人。俺爸死了,俺跟娘回了河北老家。 CNC3">Dk~9  
6m#V=4e*  
张 妈 (下指示)快去喂奶。等会再问你们。(进厨房) 3Un{Q~6h  
5r=xhOe`  
[小芸同藕花上楼。 XcoV27  
v/n4Lp$W^  
[突然传来张妈:“小芸!你怎么搞的?粥都糊了,你也不看着!” "62vwWrwO  
tx$kD2  
张 妈 (怒气冲天,冲出来)你死人呀! J%G EIe|  
R,mOV8y"W[  
[小芸、藕花跑下楼。 VO _! +  
Gp0H[-oF  
小 芸 (委屈)你没有告诉我煮粥呀。 8@Zg@>,  
9FB[`}  
张 妈 进进出出的,看不见?等总经理回来,你卷铺盖回家! 4uQ\JD(*Eu  
\#LkzN8  
藕 花 (突然插进来)你敢!你自己煮糊了粥,为什么要赖别人? R+'$V$g\X  
==zt)s.G(+  
张 妈 (怒目相对,一时语塞) ]V|rOtxb  
S6k R o^2  
小 芸 (委屈求全)你别生气了,张妈。 iFJ2dFA  
@J`o pR  
张 妈 (愈怒)张妈!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不是张妈,是张妈妈! l;*/F`>c  
_|f1q  
藕 花 (讨好,山西口音)张妈妈。 ~d0:>8zQR  
"4Joou"U  
张 妈 (纠正)张妈妈。第一个妈读“妈”,妈妈的“妈”;第二个妈读“骂”,骂人的骂。妈、麻、马、骂。骂人的骂。 L-&N*   
8Ld`$_E  
藕 花 (用山西口音模拟)妈、麻、马、骂,骂,骂人的骂,骂你,我骂你。张妈妈。 y^PQgzm]  
T1$fu(f  
张 妈 (极认真)张妈妈。张妈妈。妈、麻、马、骂,读轻一点。 ]!7 %)  
fL0dy[Ch@  
藕 花 (重复,有意识错)张妈妈。(读“马”) 5yOIwzr&Uu  
~lBb%M  
张 妈 (心情不错)你,太笨。山西丫头。你看我们北京姑娘。身量、长相、口齿。哪个不灵灵俐俐,水葱似的? [HRry2#s  
[&_7w\m  
[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肖萌走进院子,稍顷进入客厅。 mLEJt,X  
5j8aMnvs  
小 芸 (惊喜)肖姐姐!(急跑过去,接过肖萌的挎包) sj9j 47y  
WqX$;' }h  
肖 萌 (喜爱)小芸越来越漂亮了。(对张妈),张妈,您好。 z3n273W>6  
,/fB~On-  
张 妈 (不情愿)好,好。肖萌,你出差这一个月,小青这孩子哪一天不哭个十次八次的?(有意识刺激)哪象五岁的孩子! fwF&V^Dy  
Z\YCjs%  
肖 萌 (不介意。转身对小芸)你去车上把我的皮箱拿下来。(看藕花)这是谁? m|') A  
#EG W76 f  
小 芸 俺们村的。(同藕花下) V 4#bW  
T!f+H?6  
[张妈去厨房。 H=/;  
\m xi8Z w  
[肖萌凝视窗外。 Ub,5~I+`  
>z'T"R/  
[小芸、藕花提皮箱上。 z|M+ FHl$  
>P9|?:c  
[稍许,张妈亦上。 U/#X,Bi~  
+=Y[RCXT  
肖 萌 (打开皮箱,取出两桶茶叶)这是从庐山汉阳峰新采的雨前茶,张妈,这桶送您。 C8Oh]JF4d  
H2jF=U"=  
张 妈 (娇情)我只喝茉莉花茶。京华牌。六级的。 1!S*z^LGl  
gLss2i.r  
肖 萌 (笑)小芸,你送到张妈房里去。 ,I2x&Ys&.  
Fa0NHX2:  
[突然传来小青的哭声,肖萌急忙跑上楼。 V;LV),R?  
9Ro7xSeD  
张 妈 (兴灾乐祸)哼!又哭了。  vWH)W?2  
oazY?E]}3  
小 芸 藕花,肖姐姐漂亮吗? OTj J'  
z.T>=C  
藕 花 (神秘地)她是电影演员吧? 8x`E UJ  
D &Bdl5g  
小 芸 不是。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 `yYYyB[  
K2qKkV@  
藕 花 (兴奋)怪不得这么漂亮! <{cf'"O7)  
c$8M}q:X  
张 妈 (不高兴)漂亮?怎么漂亮了?瞧她那嘴,本来就厚,口红倒是少抹点儿呀,可着劲儿抹,血瓢似的,要不卖口红的发财呢!我们老祖儿过去在宫里伺候老佛爷,格格们怎么抹口红?(用手比划)就在嘴唇中间点那么一个圆点。要不怎么说是樱桃小口一点点呀。(突然冲进厨房。旋又冲出来)小芸,去,淘米、煮粥去!你,(指藕花)出去!哎呦!(突然惊叫)怎这么多蛤蟆!(张妈一脚踩在蛤蟆上,差点跌跤) #|QA_5  
s^"*]9B"  
[宜城、宜京上。 _Wtwh0[r*  
{Rz(0oD\  
宜 城 怎么了,张妈? $ vBFs]h  
IP!`;?T=  
张 妈 (见到亲生儿子似的)你看,你看—— =eQ'^3a  
x"P@[T  
宜 城 (笑)不就两只蛤蟆。小芸,捉它们,扒它们的皮,吃它们的肉,炖蛤蟆汤。 *o=[p2d"X  
qm6X5T  
[宜京斜倚在沙发上吸烟。 48)D%867.;  
/pWKV>tjj  
[众人在台上捉蛤蟆。 GE*%I1?]  
?h:xO\h8  
[铁皮桶在台上滚来滚去。疯了似地发出哗啷哗啷的声响。 @2~;)*  
D$Ao-6QE W  
[灯光渐暗。 L5 wR4Ue)  
MDoV84Fh  
[传来肖萌孩子的哭声。 g f<vQb|  
_ZE&W  
[稍顷,灯亮。众蛙上。 tu^C<MV  
<m> m"|G  
小青蛙 那孩子又哭了。 y\=^pla  
L\q-Z..  
中青蛙 那孩子真怪,怎么象我们的孩子? U^kk0OT^  
zFr#j~L"  
大青蛙 不是我们的孩子。 -d[Gy- J  
GHQm$|3I  
中青蛙 我只是说“象”,没说“是”! WO*dO9O  
 63VgQ  
大青蛙 他们今天消灭了我们几个? z8j7K'vV1  
W$J@|i  
中青蛙 第一次五个。这次三个。 !1#=j;N`  
LCqWL1  
大青蛙 (愤怒)又消灭了我们八个同胞,我们早晚—— L0*f(H  
\"9ysePI  
瘸 蛙 (开“摩的”上)报复?听听,又消灭了我们几个同胞,那意思就是,人类消灭了几个蛙类,蛙类早晚要,报复!报复谁呀? 7 iQa)8,  
P&Wf.qr{:  
大青蛙 (愤怒之至)瘸蛙,你是人还是蛙?你为什么总要站在人类的立场反对蛙类? QC(ce)Y  
.SDE6nvbW  
瘸 蛙 (嘻皮笑脸)我?是蛙?是人?我也不知道。你们说说,你们诸位(对台下)评评理,昨天我还是人呐,骑自行车,现在哪个地方骑车安全呀,自行车道都改汽车道了。被汽车撞折一条腿,没到医院就到阎王爷那儿报到去了。阎王爷让司机赔我一条腿。没想到这老家伙好喝酒,工业酒精兑水的那种。喝了一宿,糊涂了,把原本要赔我的那条腿,加到司机身上去了。好么,第三者插足。司机不干,司机的老婆更不干,我也不干。找老家伙说理,牛头拦着不让找。我和这孙子卯上了。这小子劲大,把我仍到锅里煮。那个疼呀!一疼就醒了。 S_;m+Ytg  
PJAM_K;  
小青蛙 (学天津人说话)一条腿,好,好嘛!物以稀为贵。你要投胎个大熊猫,多值钱!人家是国宝,吃、喝有人伺候;有空调,冬暖夏凉;住宾馆;有名有姓。你老婆想你了,到动物园买张门票,看你也方便。现在呢,满世界找蛤蟆坑,那么多蛤蟆,哪条腿是你的? _pkmHj(  
!Y*O0_  
瘸 蛙 小子,够损的!(追小青蛙,仆倒在台上,众青蛙大笑) :JK+V2B$H  
>[g.8'hI  
小青蛙 (将瘸蛙扶起,突然发现)你开的是什么车? Fu65VLKh  
P%ZU+ET  
瘸 蛙 摩托车。少见多怪! *Tq7[v{0*|  
x";4)u=  
小青蛙 怎么还有篷? q5.5%W  
ki8Jl}dr  
瘸 蛙 没篷谁坐我的车呀?我这是载客摩托。 zS `>65}e  
"Jg* /F  
中青蛙 (聪明地)北京人叫“摩的”,没执照的叫“黑摩的”,是不是。 P?zL`czWd  
J74kK#uF=  
瘸 蛙 “摩的”?九江人不这么叫。 3# idXc  
rrl{3 ?  
大青蛙 叫什么? +Rq]_ sDu  
GX N:=  
瘸 蛙 我缺点什么? =64Ju Wvo  
@Dd3mWKq  
小青蛙 腿啊。 l(~NpT{=V  
MYUL y2)  
瘸 蛙 那应该叫我什么? ^F-AZP /5F  
2l+t-  
小青蛙 残疾人。 RY~m Q  
-\g@s@5  
瘸 蛙 别那么文雅。 / 16 r_l  
_j]vR  
小青蛙 瘸、瘸子。 UL3u2g;d  
|L6 +e *  
瘸 蛙 (兴奋)瘸子开的“的”叫什么?(众青蛙思索) jk5C2dy  
nk+9 J#Gs  
小青蛙 (迟疑) “残摩”? I_ na^s h*  
~.Cu,>fV  
瘸 蛙 (坏笑)再猜,再猜。 ]Waa7)}DM  
&DWSu`z  
小青蛙 (脱口而出)“瘸的”!(众青蛙突然明白,爆出笑声) cnM`ywKW  
e;&fO[ 2  
大青蛙 (严肃)别闹了,快干正事!领导说了,那个叫“望”的小家伙,今晚必须找到。 86~q pN  
3$ BYfI3H  
中青蛙 (苦恼)到哪儿找他呀。 7G23D  
#mc6;TRZO  
大青蛙 就在这儿。领导说了,楼上楼下、屋里屋外、犄角旮旯,仔细地找!这可是关系到咱们蛙类的生死存亡大事! %>,Kd6bdg  
mA6Nmq%{ F  
瘸 蛙 (觉得好笑)什么?生死存亡,你们蛙类还有生死存亡?真是笑话! {(^%2dk83C  
DZV U!J  
小青蛙 (恼火)耻笑我们?小心板砖拍你! 'h;x>r  
@%[ VegT  
瘸 蛙 (做拍小青蛙的姿态)拍你!(模拟大青蛙)楼上楼下,屋里屋外,砖头板带!还有什么,什么,窝头白菜。白菜!白菜! X=pPkgW  
w(nQ:;oC  
大青蛙 (不屑理睬)去,去,没你的事! \rmge4`4  
8\CmM\R  
瘸 蛙 没我的事,我可揽活去了。你们走不走?捎你们一程。 f=nVK4DuZ  
]o*-|[^?  
[灯渐暗。众蛙搭上摩托车,下。 HH'5kE0;d  
rfhvdwwD  
[稍顷,灯亮。 3H@29TrJ+  
@8V~&yqq  
[宜京仍旧依在沙发里抽烟。宜城进入客厅。 XB\n4 |4  
zNJ-JIo%  
宜 城 二哥,你说老爸遗嘱—— 7|q _JdKoU  
RTvzS]  
宜 京 (打哈欠)是啊。便宜老大了。他三间半。你、我加在一起还比他少半间呢。你说怎么办? S$Fq1  
k^r-~q+NV#  
宜 城 (嗔怪)你问我? >O}J*4A>+#  
~[4zm$R^  
宜 京 (迟疑)主意倒是有一个。你说爸对咱们怎样? [5QbE$  
>X-*Hu'U#  
宜 城 老爸一向对咱不错呀。老了老了,怎么生了偏心?要保持晚节嘛。你倒是说,有什么主意? -87]$ ax  
7NDjXcuq  
宜 京 (对宜城耳语)总而言之,让准备继承三间半的主儿跟他老人家摇手去。 5mB'\xGO2  
# dxS QmG  
[厨房里传来张妈声音:“宜城,宜城。” hZNA I  
uQtwh08i  
[宜城进去,旋即出来;“小芸,小芸!” ad[oor/7|  
SjB#"A5  
[小芸从楼上下来,,进厨房。 rLOdQN  
F otHITw[  
[又传来张妈的声音:“你怎么拣的米?这白的不是石头?这半粒米有个黑洞。不是被虫儿咬过?” JLH,:2  
$yg=tWk  
[传来汽车的喇叭响。于丽华上。司机小谢提着皮箱跟在后面。 7__?1n~{  
/yS/*ET8  
宜 京 (起身)妈! >gLLr1L\  
26<Wg7/,  
宜 城 (同时与宜京起身)妈! m5rJY/  
auT'ATW7i  
于丽华 (冷漠)嗯。(扭头)小谢(又指皮箱)就放在这儿。今晚上九点接我。 kw.IVz<  
!wZ  9P  
小 谢 (怀疑听错了)明晚九点?  @M E .  
,%%}d9  
于丽华 (讨厌的神态)今晚。今晚九点钟。(不再理睬小谢)张妈,张妈! CiSl 0  
nfbqJ  
[小谢下。 ~M4@hG!  
lYMNx|PF  
[张妈急忙从厨房出来。  p3YF  
;c;n.o.)/#  
张 妈 (巴结地)主任回来了。 r9d dVD  
-d8||X[  
于丽华 (指皮箱)把这个提到我屋里去。 &`J?`l X  
WgK|r~  
[张妈提皮箱下。 _p`@/[(|  
e;/C}sK:  
于丽华 (对宜京、宜城)你们看看,这房子脏成什么样子! q T pvz  
6(X5n5C  
宜 城 您回来就是事。 ,LHQ@/}A C  
V ^U1o[`  
于丽华 (恼火)这家我不能回来了? ]$vJK  
!tNJLOYf  
宜 城 谁说您不能回来? Kx;DmwX-  
l^IPN 'O@  
宜 京 小芸,小芸! iWN-X (  
8zRb)B+  
[小芸从厨房出来。 CY4_=  
<9s=K\-  
宜 京 主任说了,这房子脏成什么样了?你和张妈也不收拾! PZdYkbj  
Uq,M\V \  
于丽华 小芸,没你的事。你走。(轰小芸回到厨房)你们,我是说你们。还有张妈,太懒!什么样子! H<SL=mb;  
F)0I7+lP  
宜 城 您别说了,您为什么今晚就走? r $du-U  
$<UX/a\sH  
于丽华 (不耐烦)报社有一件急稿。你们坐着聊吧! K+` Vn  
4pF U`g=  
宜 城 (抑制不住)妈,老爸的遗嘱—— FNDLqf!j  
k:4?3zJI  
宜 京 妈—— f$E66yG  
P#H#@:/3  
于丽华 我知道。你们俩勤快点儿! JXlFo3<  
0;)6ZU  
宜 京 (与宜城对着看了一眼,收拾大厅,愤愤)你看妈的态度! UZdE ^Q[  
'D-#,X C  
宜 城 (与宜京对着看了一眼,收拾大厅)嗨,老妈和老爸要是串通好了,二哥,那就麻烦喽。 Ar sMqb  
5Ag>,>kJ6  
宜 京 真到那一步,我要不闹个天翻地覆,我就不是二哥! &,Q{l$`X  
$ Yz &x%Lb  
宜 城 (嬉笑)“二哥”,我的“二哥”!说得都没底气,你怎么不说是“大哥”呢? D,eJR(5I  
vc2xAAQ  
[张妈、小芸上。帮着收拾。 E|9LUPcb  
](0 Vm_es  
[宜京看见张妈、小芸上,又坐回沙发,看着他们发愣。 >*}qGk  
<nsl`C~6g0  
[邹文清从落地窗外走过。 >`NY[Mn  
-R'p^cMA  
张 妈 小芸,来人了。 w=e,gNO  
(&MSP  
[小芸下。旋带邹文清上。 z%/ww7H  
M]` Q4\  
小 芸 (对众人)他说他是作家,要见孙总经理。 xdo{4XY^*W  
Y)u} +Yg  
邹文清 (对众人深鞠躬,对张妈)老妈妈好。(对宜京、宜城)先生们好。(很周到地不忘小芸)小妈妈好。 Mty]LMK  
IVNNiNN*5  
张 妈 (如同没有听见) Rg[e~##  
deTbvl  
宜 京 (如同没有听见) .`'SL''c  
LVEVCpp@  
宜 城 (如同没有听见) hTG d Uw]  
Xi{(1o4%  
小 芸 (不知所措) pV("NJj!  
ESrWRO f9  
邹文清 (略显尴尬) ~v54$#CB  
c&Zm>Qo[  
张 妈 (不客气)你怎么回事? >Ed^dsb&  
=hs@W)-O  
邹文清 孙总经理约我—— % 9D@W*Z  
H0(zE *c~  
张 妈 (兴奋点不在于找谁。关注的是邹文清是如何进来的)你怎么进来的?老王今天怎么啦,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想起小芸)还有你,什么人都往里带。出去,什么人都要见总经理,去,出去! S-/ #3  
ppnj.tLz;r  
邹文清 (镇静下来,递上名片)老妈妈,这是我的名片。(双手捧着送给张妈) JZXc1R| 9  
R]Yhuo9,&n  
张 妈 (不接)去,去。(后来又接过来,倒着看了半天,递给小芸)你看看。 ~Op1NE  
PjP%,-@1  
小 芸 (慢慢念)专什么什么(不认识繁体字)什么家二级作家。 l46F3C|  
k`AJ$\=  
邹文清 (讨好)小妈妈,这个字念“栏”,这个字念“国”。 p_AV3   
}6bLukv  
宜 城 (感觉遇到活宝,笑)你自己说。 P8VU&b\  
~ 9;GD4  
邹文清 我是咱们市的专栏作家,国家二级,写散文唯一获过市级奖的。 (>K$gAQH  
HxMsH5;  
张 妈 (恨他啰嗦)你姓什么? 7asq]Y}<  
kUUq9me&o  
邹文清 邹。 YzZF^q^I  
RrHnDO'  
张 妈 周。 2 QmUg  
<n\.S  
邹文清 (纠正)邹。 DOerSh_0W  
ja;5:=8A5  
宜 城 (有意读错)胡诌的”诌”呀。(看名片)二级作家,二流子作家呀!什么事? JLu0;XVK  
L)}V [j#  
邹文清 (控制自己的愤怒,转而恭敬)你?——我今天专程向孙总经理汇报工作。 m=MT`-:  
M: "ci;*$  
张 妈 向总经理汇报工作?是这个程序吗?胡秘书批了吗?什么事都往家里跑,要不总经理的身 XX-T",  
!7)ID7d  
体不好!都是你们挂累的。 k Ml<  
3@] a#>  
邹文清 (嗫嚅)孙总经理约我—— pYVy(]1I(3  
FA9e(Ha   
张 妈 约你?总经理约你?出去!撒谎都不会。 winJ@IYW  
Z5Ihc%J^  
宜 城 (劝解)张妈。(对邹文清)嘿,总经理真的约你了? p^rX.?X  
 vkpV,}H  
邹文清 (发誓)真的。 Noxz kpMF  
uS#Cb+*F  
宜 城 约你几点? hZWK5KwT  
3Z:!o$  
邹文清 今晚八点。 s|r7DdI  
4sBoD=e  
宜 城 还早呢,你先回去。 W4*BR_H&*  
37- y  
邹文清 (掏出稿子)总经理约我谈稿子。 y/I ~x+ y  
}r~l7 2 `  
宜 城 好,好。你写个条子,总经理回来后,再说。 yr9A0F0  
WFB|lNf&  
张 妈 宜城,你别信他。他们这些当作家的,东园桑西园柳,王家的媳妇长得丑,净琢磨人。琢磨人家怎么哭,怎么笑。不象演员,傻乎乎的,让人家琢磨怎么哭,怎么笑。 SE9u2Jk  
&@utAuI  
邹文清 (乞求)老妈妈,老妈妈,…… gQd=0"MV  
`J#xyDL6?  
张 妈 (看宜城) x]><}! \<&  
;=VK _3"  
宜 城 (向张妈使个眼色) {9.~]dI|L  
7cmr *y  
张 妈 你写吧。 0SCW2/o8  
W[X!P)=w]  
邹文清 (从黑提包摸出一张纸,找笔)老妈妈,您有笔吗? v8[ek@  
&PBWJ?@O)r  
张 妈 什么?作家,没笔?出去!蒙谁呀! AV[PQI  
.A"T086  
邹文清 (卖弄)如今的作家谁用笔呀,都改电脑了。 OwiWnS<  
QV'3O|  
张 妈 出去! ]i,Mq  
+ersP@G  
邹文清 (慌张)别。别。 H&yFSz}6a  
*4hOCQ[  
小 芸 (递给他一个铅笔头) Tu= eQS|'  
t=W$'*P0}  
[孙玉爵上。 M~z (a3@[V  
\p3nd!OIG  
张 妈 呦!二叔来了。 {GX &)c4  
X$uz=)  
宜 京 二叔 @wB'3q}(  
_!C)r*0(  
宜 城 二叔 [!:-m61  
liCCc;&B;  
孙玉爵 总经理呢? anz9lGG#  
:_fjml/  
宜 京 还没回来。 2{sD*8&`  
-n=$[-w  
宜 城 (打开冰箱,取出饮料) y,y/PyN)  
x  tYV"  
孙玉爵 (接过,放在茶几上)忘了二叔的习惯? 1C}pv{0:&  
j1;_w  
宜 京 我陪您去爸爸的书房,六安的鼎级瓜片,那才叫茶呢,可惜咱们这儿的水不好,太硬。宜城。咱们走。(宜京、宜城陪孙玉爵上楼) J3lG"Ww  
.y %pGi  
张 妈 (对小芸)送他(指着邹文清)走。告诉老王,别什么人都放进来。(加重语气)这是孙总经理的家!(进厨房) [Hv*\rb  
?dJ/)3I%F  
小 芸 (对邹文清)走吧。(与邹文清下) @O}IrC!bf  
]ZR{D7.?  
[宜京、宜城从楼上下来。 B91S h`  
0\\ueMj  
宜 京 (打哈欠)中午不睡觉真是不行。 R "/xne  
vi[#? ;pkF  
宜 城 二叔找老爸干什么? ?Kx6Sf<i  
pgz:F#>  
宜 京 管他呢。看见二叔我就想笑。一不留神,撒泡尿回来,成了右派。 _dYf  
$'A4RVVT  
宜 城 这不成资本了?你那主意成吗? '2Q.~6   
'h!h!  
宜 京 成,怎么不成?在咱们家,爸最听谁的?肖萌不是回来了吗?主意就在她身上。让她代表咱们那位大哥同爸爸去说。她不要了,爸爸的房子给谁? _L&n&y1+%  
Whv]88w{  
宜 城 (点头)嗯。(打哈欠)被你传染了。 k%EWkM)?  
ttK,((=@  
[肖萌上。 nuf@}W>y  
c[(yU#@  
宜 京 (仰视,从始至终。看肖萌走下楼梯)萌萌回来了。 K)<Wm,tON  
=8$|_  
肖 萌 (微笑)你们都在啊。 Nj0-`j0E  
#5'c\\?Q  
宜 京 女主持,庐山玩得怎样? JfI aOhKs]  
P_,v5Qx"-  
肖 萌 (笑盈盈)挺好的。有时间,你们也去玩玩。 ]*bAF^8i  
9 b?i G  
宜 京 我们怎么跟你比?我的大主持:白吃、白玩,还挣钱。你现在主持一场节目,怎么计算,按分钟,按小时? Y*5Z)h 1  
|$YyjYK  
宜 城 我读过一本书,说是五十年代末期电视台记者到北京四季青采访劳动模范,人家问他是干什么的?听说是电视台的,不见。白去一趟。现在,巴不得呢!都长行势了。过去跑堂的,如今叫先生;小姐是什么人?被人伺候的,如今成伺候人的了,真是黑白颠倒!最可笑的是电视台的主持人。过去只有寺庙里有住持(有意把住持与主持混淆)、方丈、寺监。嘿,如今都还俗,混到电视台去了。还有,前两年东莞扫黄,小姐摇身一变,到网络电视,什么猫儿、狗儿电视直播间做主持了。肖萌,你说,以后你们的台长,叫方丈,好不好?书记呢,叫寺监。大家见面,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L_tjcfVo  
8# 6\+R  
肖 萌 (如同没有听见,盯了他一眼) zt7_r`#z  
LiiK3!^i  
宜 京 过会儿二哥跟你说件事。 w@87]/4Rq  
" <<A  
肖 萌 (点点头)好。(走出客厅) X7e>Z)l  
4O$mR  
宜 城 (笑)二哥,刚才你问她按分钟、按小时挣钱,我真想笑;我去过日本,东京红灯区的小姐可是按分钟。 IeO-O'^&`  
L30>| g  
宜 京 (拍宜城肩膀)注意点,别让肖萌不高兴。房子的事还得让肖萌去说呢! pI  &o?n  
LEWa6'0rq  
宜 城 (抑制不住)二哥,你说肖萌漂亮不漂亮?她们台里那几个女主持我都认识,脸蛋都不难看,皮肤也嫩,豆腐似的,水嫩水嫩的,真是白得透粉,身段也好,可就是差点什么? 文化品位?可她的孩子怎么回事? 都美到她自己身上去了。 yPSVwe|g  
[}{w  
宜 京 (瞥见肖萌身影。摆摆手) ,o BlJvm  
dAL0.>|`0  
宜 城 (打哈欠)真困呀。(同宜京下) Ud$Q0m&  
F|,6N/;!W  
[肖萌上,神色恍惚。 +-U@0&Y3M  
K*[9j 0  
肖 萌 小芸。 VF\{ra;  
'c#IMlv  
[小芸从厨房出来。 ~ W@X-  
vT%qILTrQf  
小 芸 肖姐姐。 "t=UX -3  
CF\R<rF<VS  
肖 萌 小青这几天怎样? &&&9  
AfN&n= d K  
小 芸 挺好的。 b"Zq0M0 l  
ZBF1rx?  
肖 萌 挺好的?哭声怎么这么怪?我走的时候不这样啊。 lw s(/a*c  
<>]1Y$^Y  
[窗外传来青蛙的叫声 8`*`nQhWa  
MA$Xv`6I\  
肖 萌 (慌张,欲上楼)你听,小青又哭了。 BY$[g13  
DKTD Z*  
小 芸 是窗外青蛙叫。 qJ 95  
!9DX=?  
肖 萌 (如释重负)哦。 e{0L%%2K  
gJh}CrU-  
[厨房内传来张妈拉长的叫声:“小芸,小芸!” 8bt53ta  
'PpZ/ry$  
小 芸 来了,来了。(进厨房) Ny^'IUu  
MxTmWsaW  
肖 萌 (眺望窗外)我总觉得有点怪,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 uH\w.  
84^[/d;!  
[暮色渐重,众蛙潜上。 \_ 9rr6^ "  
+I@cO&CY|  
大青蛙 她说什么? 3$_*N(e  
036[96t,F  
中青蛙 她说她的孩子有点怪。 Bc<n2 C0  
ZdH1nX(Yh3  
肖 萌 (回过身。似乎听到什么,有点惊慌)什么人在那里? 8_a3'o%5  
;& |qSa'  
[小青蛙欲答话。 Rh<N);Sl7  
OKAkl  
[大青蛙捂住小青蛙的嘴。 0hwj\{"  
qfr Ni1\9-  
[肖萌拉开吊灯。 o @KW/RN"  
hcyO97@r  
[众蛙捂住眼睛,躲在暗影里。 ,Sg33N ?  
Q["t eo]DQ  
肖 萌 (似乎听到脚步声)谁在哪里?(有些恐慌)谁?  D:JS)+]  
WYszk ,E  
[叶如文上。 7&+Ys  
HnU Et/  
叶如文 (激动)萌萌! ^npJUa  
*aRX \ TnN  
肖 萌 (神色犹豫) $Q/Ya@o  
3ZojE ux`  
叶如文 (快步走进,伸出手)萌萌,你好!我是叶如文。 c1%rV`)]  
}ZzLs/v%X  
肖 萌 (迟疑)如文?(伸出手)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q3S+Y9L  
h{_*oBa  
叶如文 (快捷)今天。昨天从旧金山起飞,今天上午到北京,在机场吃了顿午餐,然后转机到这儿。你怎么样?五年没见面了,你好吗? 1*UN sEr  
sbS~N*{E  
肖 萌 挺好的。你呢?  CdZ BG  
=k{`oO~:9+  
叶如文 (苦恼)也好,也不好。 o#D.9K(  
J/W{/E>;  
肖 萌 (打开冰箱,取出饮料)你喝点什么?红酒加冰块? Jpj!rXTX*  
|d}MxS`^  
叶如文 我可不是洋派。我在美国只喝乌龙。 Zyye%Ly  
fly,-$K>LO  
肖 萌 (把饮料放在茶几上)小芸。 J|~26lG  
xf,5R9g/  
[小芸从厨房出来。 c`G&KCw)d  
_*6v|Ed?  
肖 萌 去我房间,把安溪的铁观音拿来。另外,把我那只台湾的琉璃杯拿来。 m,_d^  
e/s(ojDW  
叶如文 算了,算了。(端起饮料)哪有这么讲究。我刚去美国的时候天天喝生水。还纳闷呢,怎么美国没有锅炉房呀?后来自己买了一只电热杯,才能喝茶了。我同美国人开玩笑,什么时候美国人懂得喝开水,什么时候美国人才进入文明社会。 nH[+n `{o  
,k0r  
肖 萌 你住在哪个饭店? z#Nl@NO&  
?mYYt]R  
叶如文 滨岛。听欧丽影说。你做电视台的主持人了。 jC, FG'P  
)TmtS SS  
肖 萌 是。 AuiFbRFi  
#kmh:P  
叶如文 (高兴)大一的时候,我和你共同主持晚会,你那时表现出来的机警和才华,真令我吃惊。 .tXtcf/  
\%A%s*1  
肖 萌 那时的感觉早已无影无踪了。那时是玩。现在呢,麻木了,再没有那种愉悦了。 lmCZ8 j(FF  
NgZUnh3{  
叶如文 我常常回想,咱们主持的那场节目,是在密云水库的大坝上。天上的星星那么大、那么密、那么亮,离我们那么近。我突然明白俄罗斯人为什么把星空比喻为一群繁忙的蜜蜂。法国的波特莱尔有一句诗“天空又香甜又美好,像个大祭坛。”他歌咏的天空,应该是这样的天空。 0pgY1i7  
.[s2zI  
肖 萌 (勾起回忆)我再也没有见过那样美丽的星空了。我们那时多么年轻啊! *nTU# U  
\5><3*\  
叶如文 (冲动)萌!  0E/:|k  
RW7(r/C  
肖 萌 (慌张的退一步)别,别这样。 LM l~yqM  
9w4sSj`  
[宜国坐轮椅上。 n(;:*<Rh  
Ob<W/-%5tH  
宜 国 (打量叶如文) \gO,hST   
7"v$- Wy  
肖 萌 (定下神)宜国,这是我大学同学,叶如文,刚从美国回来。 a P()|js  
)NW6?Pu"  
宜 国 (伸出手)欢迎你。 {1lO  
IMLsQit*  
叶如文 (略显迟疑,伸出手) ~Gv#iRi>  
WQePSU  
肖 萌 (看出叶如文的神态,索性告诉他)这是我爱人,宜国。 h3G.EM:eG  
' [0AHM  
叶如文  (突然颓丧)哦。(与宜国握手) "5|Lz)=  
-pb&-@Hul  
宜 国 (爽朗)肖萌,一定要留如文吃晚饭。 c| ~6Ie  
v90T{1+M|4  
叶如文 不,我回饭店吃。 C?Zw6M+  
30cd| S?  
宜 国 你不要客气。我知道,老同学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突然神采飞扬)在这儿多住几天,我和肖萌陪你转转。我们这儿虽然是个小地方,还是有几处可玩、可吃的地方。肖萌,你一定要留如文吃晚饭。(下) $ 0Yh!L?\  
ra7uU*  
叶如文 (情绪暗淡)我回去了。 7S^""*Q^  
90N`CXas  
肖 萌 也好。吃过晚饭我去看你。 [w \?j,  
}-<zWI {p  
[肖萌送叶如文下。 Xh+ia#K  
hP@(6X,"  
[突然传来张妈的声音:“小芸,看锅。”锅盖掉地上的响声。张妈:“呦!锅都扑了。是不是又糊了?你,小芸,快点儿!” Oxx^[ju~  
b3qc_  
[肖萌复上。 9l/EjF^  
v Y|!  
肖 萌 (掩面而坐)他怎么突然来了?想见,又不想见他。我今天的情绪怎么这么乱!(立起,又坐下) HRa@  
q!,zq  
[于鸽上。 y6HuN  
uZ6d35MJ  
于 鸽 (跳着)表姐! -\$`i c$"1  
rJfqA@  
肖 萌 (高兴)小鸽! ZFh+x@  
"i)Yvh[y  
于 鸽 (顽皮)应该叫你表嫂的! ': F}3At  
ztM<J+  
肖 萌 你怎么来了? MFit|C  
Bn wzcl  
于 鸽 看你呀!看大哥,不,看姐姐、看姐夫、看云、看海、看姨、看姨父呀! Xo5$X7m  
%oykcf,#  
肖 萌 一个人来的? "&YYO#YO  
YrI|gz)  
于 鸽 两个。(向门外)浩特,浩特,你快进来呀! .q`{Dgc~  
A]`:VC=IU  
[李浩特上。 J@"utY6N  
d 4{FDqto  
于 鸽 (介绍)我表姐。肖萌。 #} ,x @]p  
Q'NmSX)0  
李浩特 (自我介绍)李浩特。 N0TeqOi4Y  
ReB7vpd  
[叶如文突上。 t={0(  
T3J'fjY  
叶如文 肖萌! O_,O,1  
!|{IVm/J  
肖 萌 你? L^Wz vv]  
3x*z\VJ  
[蛙声零乱。 G$WOzY(  
<-C!;Ce{  
[肖萌的孩子突然哭声大作。 u:P~j  
.-I|DVHe  
[肖萌慌忙冲上楼梯。 Fe=8O ^\  
J\co1kO9/  
幕急落 /Bv#) -5  
HOW7cV'X  
【1】【2】【3】【4】【5】【6】 n]? WCG}cd  
     loOOmHhJ&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