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蛙地》6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8564
    财富: 823603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32(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8-09
    楼主 发表于: 08-05  

    《蛙地》6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8-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_eEZ5  
    《蛙地》 iNMLYYq]l  
    (四幕五场话剧) :K5V/-[|V1  
    分享到: y0lLFe~  
    来源:《中国作家》2016年第11期 | 王彬  2016年11月09日14:24 | H5Ync[s  
    c lq <$-  
    第四幕 XWJ0=t&}  
    vjY);aQ  
    景同第一幕。 yRSy(/L^+  
    k{!iDZr&f,  
    幕启时,恰是十点。 ^!XU+e+:0  
    ;g!xQvcR  
    隐约传来雷声。 Z z{[Al{  
    F^J&g%ql  
    蛙声愈密。 L2do 2_  
    $,!dan<eA  
    [宜京、宜城走进客厅。 .CB"@.7  
    OpbszSl"y  
    宜 城 你什么时候同肖萌说? _S[Rvb1e   
    {3_Ffsg`  
    宜 京 你着什么急?你跟妈说说,让她也注意点影响,爸好歹也是有影响的人物,给爸留个面子。那个姓孙的,她们报社的那位副总编,怎么回事? P W0q71  
    2\kC_o97  
    宜 城 妈的事,你管不了,我管不了,爸更管不了。(打酒嗝)这天也不下雨,(仄起耳朵)好像打雷了?抓紧和肖萌说啊。(打哈欠) woC FN1W  
    =2GP^vh  
    宜 京 (嫌他啰嗦)知道啦,即使和她说不通,还有胡秘书呢。 @p?b"?QaB  
    :d:|7hlNQ  
    [宜城下。 MC[ `<W)u  
    QmDhZ04f  
    [宜京斜躺在沙发上抽烟。 o>QFd x  
    iLI.e rm  
    [肖萌上。 8z3I~yL_`+  
    /I`!i K  
    宜 京 (热情)萌萌回来了。 &,6y(-  
    519:yt   
    肖 萌 嗯。(欲上楼) u:qD*zOq  
    vb80J<4  
    宜 京 萌萌,我和你说几句话。 (,)vak&t  
    6#lC(ko'  
    肖 萌 (奇怪他今天怎么这么客气,疑惑地看着他) iM Y0xf8l  
    CzDR%vx  
    宜 京 爸爸最近立了遗嘱,要把这小楼分了。你怎么想? 8=zM~v)   
    2 |kH%  
    肖 萌 (冷漠)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你不要问我。 ~_^o?NE,  
    J=Y( *D7Q  
    宜 京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r>:7${pF  
    O+UV\  
    肖 萌 (再次欲上楼) $'mB8 S  
    ?H86Wbz  
    宜 京 (急切)萌萌,对于你,几间破房子当然算不了什么。走一次穴,五万十万的挣,不像我们,毛泽东时代说是勤务员,现在说是公务员,一个月挣不到几千,够干什么的?我可是指望这几间房子。 "8iyMP%8  
    )DZ-vnZ#t0  
    肖 萌 (诚恳)我真的不想管这些事。房子我一间也不要。你去和宜国说,和爸爸说。 SpTORR8  
    +hvIJv ?  
    宜 京 (放松)那好。那好。我知道爸爸最听你的,还是你同爸爸说。 F~rY jAFTi  
    6L`+ z  
    肖 萌 你们家的事,为什么要我说? ("M#R!3  
    K7R])*B.~  
    宜 京 (笑)谁不知道爸爸喜欢你。 SAo \H  
    LXfeXWw?,  
    肖 萌 (认真)我真的一间房子也不要。 ~1]2A[`s!  
    ?`*-QG}  
    宜 京 可宜国要这房子,爸爸要多分给你们房子!你要不同爸爸说,即使你不要,爸爸也要给的。 2Q'XB  
    ;>8TNB e!  
    肖 萌 (天真)那我怎么办呢? (>5VS  
    Zow^bzy4  
    宜 京 所以让你去同爸爸说呀。 huD\dmQ:]  
    1*, ~1!>  
    肖 萌 (点头) {F9Qy0.*u  
    Jz3<yQ-  
    [宜国、小芸上。 2?7hUaHX  
    DW%K'+@M  
    宜 京 你这么晚去哪儿了? f(MHU   
    :a!a  
    宜 国 (敷衍)看一位朋友!(欲上楼) MdboWE5i  
    KXbYv62  
    [突然传来小青的哭声。 ieLN;)Iy^  
    Ri6 br  
    [肖萌跑上楼梯。 j.v _  
    @`*YZq>p  
    [小芸跟着跑上去。 n ~i4yn=  
    *_rGBW  
    宜 京 (看着他们的身影,微笑)哼!(下) kJpHhAn4  
    ef ;="N  
    [藕花上。 QN a3S*  
     y] r~v  
    藕 花 (轻声)小芸,小芸。 fTtSx_}3H  
    A8/4:>Is  
    [小芸轻手轻脚从楼梯下来。 H0NyxG<  
    |Qm%G\oB?  
    小 芸 (奇怪)这么晚了,你还来? D)cwttH  
    '=Y~Ir+  
    藕 花 (焦灼)你到底走不走? %--5bwZi  
    rGL{g&_  
    小 芸 (没有主意)你说呢? <$6E r  
    ]h$TgX  
    [肖萌从楼梯上下来。 1/J*ki+?  
    h;[Nc j]  
    藕 花 (瞥见肖萌)今晚ll点半的火车。我走了。(急下) S|w] Q  
    5R G5uH/-<  
    小 芸 (看见肖萌)肖姐姐。  Jl,x~d  
    <L#r6y~H  
    肖 萌 那个女孩怎么看见我就走了。 gcF><i6  
    &" n9,$  
    小 芸 她们今天晚上就走了。 swbD q  
    \ .s".aA  
    肖 萌 哦。 e 3oIoj4o  
    niBpbsO  
    小 芸 肖姐姐,你说我怎么办呐? F\<i>LWT'  
    (E[hl  
    肖 萌 你?怎么办?你爱他吗? 1Xc%%j  
    cXH?'q 'vZ  
    小 芸 (犹豫)我?不知道。 .?NAq[H%  
     }"tYb6*  
    肖 萌 你如果爱他,你就跟他走,天南海北,不要再回来。(自语)我竟然给她出这样的主意,我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呢。 ,/9|j*9H  
    ;Yj&7k1  
    [宜国上。 nfB9M1Svn  
    u1<kdTxA N  
    宜 国 小芸,你去。(小芸下)宜京刚才同你说什么? <'33!8 G  
    z ZQoY_UI  
    肖 萌 房子。 AQZ\Kcr  
    _Qas+8NW  
    宜 国 你告诉他,不是我的一间也不要。 0g\&3EvD  
    plAt +*&  
    肖 萌 不是我告诉他,而是你告诉他。 &h-1Z}  
    _i#Z'4?2E  
    宜 国 (沉思)是的。是应该我告诉他。我奇怪,为什么大大小小的事,他们都要找你。 uv!/DX#  
    :QNEA3Q  
    肖 萌 你去问他们。我怎么知道? E3qX$|.$/  
    HS7!O  
    宜 国 是的,不应该问你。你不会知道的。那么,我问你,你应该知道的,你和我在一起幸福吗? xAflcY>Ozs  
    \N)FUYoHg  
    肖 萌 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好吗? *?K=;$  
    Df9}YI ;?  
    宜 国 告诉我,你幸福吗? ]jYM;e  
    n_Z8%|h  
    肖 萌 你今天怎么啦,幸福、幸福的。 \Ip<bbB0  
    gE&f}M-  
    宜 国 (坚持)你告诉我。 V4>P8cE  
    T>?~eYHXs  
    肖 萌 (沉默) zV]0S o  
    ?g&]*zc^\  
    宜 国 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我没给你带来幸福? b#M<b.R)  
    vR,'':  
    肖 萌 我没有这样说。宜国,天不早了,要休息了。 bu.36\78  
    DEBgb  
    宜 国 你不要回避,告诉我,幸福还是不幸福? z}%to0W  
    d3\8BKp  
    肖 萌 (无奈)宜国,我真的有些累了,我想早点休息。 (R, eWWF8~  
    D7 @10;F}[  
    宜 国 (痛苦)我知道,(终于说出)他的到来,触动了你。 r{btBv  
    YW5E |z  
    肖 萌 他? [Xrq+O,  
    buoz La  
    宜 国 是的。他,叶如文。他很坦率,我喜欢坦率。我喜欢坦率的人。我又恨坦率的人。充满了自信,认为自己有百分之百把握的人。我问你,他同你谈了什么? _I9TG.AA.  
    JsC0^A;fM  
    肖 萌 (沉默) IkvH8E  
    X:Zqgf  
    宜 国 他都同我谈了。 Hq~ 2,#Ue  
    bhI8b/  
    肖 萌 你既然知道了,何必问我? *n47.(a2i  
    5Ql6?U HD  
    宜 国 萌,你答应了他什么? aZ'p:9e  
    F,D &  
    肖 萌 我什么也没答应。 bIH2cJ  
    #: F)A_Y  
    宜 国 (激动)萌,我求你,我求你珍惜,你、我,咱们这个家庭。这个家庭太小了,三口之家,经不起一点风浪。还有,小青这个孩子,不能没有母亲。, 2vwT8/  
    #<JrSl62(K  
    肖 萌 (俯首,自语)是的,经不起一点风浪。(乞求)不要再说了,好吗?我真的累了。(扶宜国上楼) ka5>9E  
    *D'V W{  
    [藕花、小芸上。 C?|gf?1p  
    XH. _Z  
    藕 花 收拾好了吗? QW!'A`*x  
    a}fW3+>  
    小 芸 嗯。 *)w 8fq  
    mMMu'N  
    藕 花 那就走吧。 W=DQ6.   
    .`iq+i~  
    小 芸 我? X:dj5v  
    +EFur dX\  
    [传来高亢的火车汽笛声。 A_g'9  
    T}zi P  
    藕 花 (跺脚)你不走;我可走了! $Fn# b|e  
    1 4|S^UM$  
    [叶如文突然上。 {C3bCVQ]o  
    <l\FHJhjq  
    [藕花与叶如文撞了满怀。 &38Fj'l  
    "XH]B  
    小 芸 (感到突然)叶先生。 SsaF><{5R  
    y_'8m9Qy)  
    叶如文 你帮我叫一下肖萌。 s_]rje8`  
    3U}z?gP[  
    小 芸 (点点头,几乎是跑上楼梯,旋即又跑下)  l[ L{m7  
    l@^RbF['  
    藕 花 (站在客厅门外,拉开门,探进上半身)快点呀! 4iKT  
    ZJx:?*0a  
    小 芸 (犹豫)藕花。 $k!t&G  
    dCc*<S  
    藕 花 (看小芸一眼,再次传来火车的鸣声)急死人了!(向外跑) aMzAA  
    10a=[\ Q  
    小 芸 (提起行李,迟疑,突然冲出去)等等我! Z{e5 OJ  
    alq>|,\x  
    [肖萌有些疲惫地走下楼梯。 q k !Q2W  
    al^ yCoB  
    叶如文 (急不可耐)萌!萌萌! R=E )j^<F  
    k1]?d7g$w  
    肖 萌 (嗔怪)你怎么又来了? GSMP)8 W  
    JNZKzyJ9K  
    叶如文 (急切)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再也不能等到第二天。我同他谈了,你那位丈夫。下定决心,和我走吧! Zaq:l[%  
    C=.  
    肖 萌 你疯了?我为什么要和你走?我有丈夫,有孩子,有家庭! ost~<4~  
    `f b}cJUa  
    叶如文 (复杂的口气)家庭?丈夫?孩子? d,$[633It}  
    ZZ4W?);;  
    肖 萌 (对他的口气不满)难道不是吗? G66vzwO   
    }J:~}?^%n  
    叶如文 (反讽)是的。你真的要为他们,你的丈夫,你的孩子牺牲一生一世的幸福! =_TCtH  
    h v9s  
    肖 萌 幸福?你说的幸福在哪里? 2&P'rmFm  
    {Rbc  
    叶如文 在你的手里。抛开过去,和我去国外,到我们想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充满憧憬)蓝天、碧海、雪白之云,黄金的沙滩,做神仙伴侣。 ;o#dmG  
    .\i9}ye  
    肖 萌 (苦笑)神仙伴侣?你要寻找的伴侣不在这里。(恳切)如文,我真的不是,永远不会做你的伴侣。 /SZsXaC '  
    YMJ?t"  
    叶如文 (不甘心)真的? ;c~6^s`2  
    N=-hXgX^  
    肖 萌 (痛苦)真的。我现在是为人妻、为人母,我不再是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了。恋爱不再属于我。永远不会了。 +|\dVe.  
    /J1O{L  
    叶如文 (几乎是绝望)今生今世? ck-wMd  
    pbAQf3  
    肖 萌 今生今世。 NaLec|6<t  
    G{YLyl/9  
    叶如文 (绝望)那么,来生来世? 389T6sP]  
    Fj -mo>"  
    肖 萌 (下狠心)来生来世也不会!如文,你走吧!你破坏了我的宁静。我现在望宁静,哪怕是坟墓里的宁静。 |fq1Mn8  
    )}vQ?n[:'  
    叶如文 坟墓里的宁静? NSj}?hz  
    A'p"FYlCW  
    肖 萌 是。坟墓里的宁静。坟墓里的人物最惧怕坟墓外面的空气。尽管这空气是纯净的、新鲜的,充满了诱惑与生命力。但坟墓里的人物惧怕。她知道,只要一和这空气接触,她就会腐烂,而腐烂了的躯体再也不会做灵魂的住所了。 YtE V8w_$  
    w=y!|F  
    叶如文 (被肖萌的话所感动)那么—— j=M_>  
    GAEz :n  
    肖 萌 (乞求)如文,你走吧。为了我,你走吧。(痛苦)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命令)你走吧!(突然掩面跑下) WSKG8JT^|  
    ?}bSQ)b  
    叶如文 (怔住,半晌,凝望肖萌跑下去的方向。缓缓而下) 2j*\n|"}{  
    }mk9-7  
    [稍顷,肖萌复上,盯着客厅的入口。呆立半晌。 bvk+i?{H  
    v6;XxBR6  
    肖 萌 (自语)我不能答应他,我不能跟他走,我不能欺骗他,我不能告诉他为什么大四的时候我突然离开学校,再也没有回来。我不能,我没有勇气告诉他真相。我不能,我不能够玷污他对我的纯洁的感情。如文,如文,我不能够玷污你对我的感情!(下) _)ZAf% f?  
    /<Zy-+3  
    [灯光转暗。众蛙上。 [A fV+$  
    r"zW=9 O=  
    大青蛙 小家伙到底在哪儿? wwmMpK}f  
    3q{H=6  
    小青蛙 就在这个楼里。 `3*>tq  
    &B/cy<;y,  
    中青蛙 我们一间一间地看。 k;#$Oxa>t=  
    VgN`' iC`I  
    [众蛙进洗手间。 XK{`x<  
    ,iB)8Km@U  
    [很快出。来。小青蛙先跳出,中、大青蛙随即跳出,进厨房。 $Vlfg51ob  
    x\3tSP7Vp  
    [孙玉尊与肖萌上。 X CDHd ?Ld  
    bv)E>%Yy  
    孙玉尊 你去庐山做节目是哪一天? k'xnl"q  
    , .x5  
    肖 萌 五月二十五日。 ouPwhB,bg  
    = K"F!}  
    孙玉尊 (叹气)你走的第二天,二十六日,我住院。今天出院刚好一个月零两天。你在孙西一个月,我在医院一个月。你从孙西回来,我从医院出来。(苦笑)我的身体竟然坏成了这个样子!你们年轻人想不到,身体坏了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等你们感觉到了,你们也就老了。 Q4Hf!v]r  
    Z>Rd6o'  
    肖 萌 是,爸爸。 m32OE`s  
    GQ$0`?lp  
    孙玉尊 我本来是不想出院的,听宜国说,你今天回来,我才出院的。房子的事,宜国同你说了? ~bWqoJ;Q  
    3 B KW  
    肖 萌 说了。 &bRmr/D  
    @j9yc  
    孙玉尊 宜京他们同你说了什么没有? +O*S>0  
    6K[s),rdv  
    肖 萌 (沉默) ;TEZD70r  
    Yu9Ccj`  
    孙玉尊 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自从张妈下雪那天把你抱进家,我是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的。前几年你同宜国结了婚。又是女儿又是儿媳,宜国的身体不好,这几年难为你了—— 1;?b-FEq:  
    7 G~MqnO|  
    肖 萌 (打断)我同宜国说了,我们不想多要房子。 ~5:]Oux  
    n?YGX W/  
    孙玉尊 我知道,房子多给你们几间,宜京不高兴,宜城也不高兴。不高兴可以理解,同样是我的儿子,为什么有厚有薄? 4TG g`$e;  
    bO9F rEz5  
    肖 萌 我也不理解。您从来不偏不倚,这次为什么这样? S;Lqx5Cd  
    {1#5\t>9yD  
    孙玉尊 爸爸工作了几十年,没有什么可留下来给你们的。只有这么座小楼。从外表看,还像那么回事,但我知道,这座楼该大修了。地板塌了,墙皮脱了,水管漏了。多少次了,睡不着觉,我起身踱步,听脚底下的楼板喀吱喀吱地响。 nm*1JA.:  
    RVXRF_I  
    肖 萌 我知道。我和宜国不想多要房子。 ZZ]/9oiF%  
    cd) <t8^KE  
    孙玉尊 是的,对你来说,这几间房子算不了什么,但,你要知道,这房子不仅仅是给你、给宜国,还有那个孩子—— R)nhgp(~  
    IW$&V``v  
    肖 萌 (愤怒)你不要再说了。每当你提起那个孩子,我都感到我的衣服又被你剥光了一次。你不要再说了。 +M-' K19  
    JBeC\ \QX  
    孙玉尊 (愧疚)爸爸对不起你。我怎么做了这么一件蠹事?想想我做的事呦。毕竟你是我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女儿。 `w[0q?}"`  
    K{x<zv&,  
    肖 萌 (痛苦万分)是的,你是养育了我二十多年,可你毁了我一生的幸福。 `axNeqM  
     T~ /Bf  
    孙玉尊 你不要这样想,我会保护你和这个孩子的。宜京,宜城,这两个—— #U"\v7C{n  
    : b $ M  
    肖 萌 你不要再说了!我恨我自己,我恨你,我恨不得现在就扼杀这个孩子。那是你的孩子,那不是我的孩子,可我恨我自己太懦弱了。 !yoj ZG MB  
    &|n*&@fF  
    孙玉尊 你千万不要做出这样的蠢事。为了你,为了这个孩子,我什么都可以替你做。 &{Uaa  
    HR['y9 U  
    肖 萌 (愤怒异常)你能替我洗刷耻辱吗?不,不能!做为一个女性,做为一个女性应有的尊严,永远被你剥夺了。你还要说什么?你还能做什么?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不要再提起这个孩子!(蛙鸣声声)他是我的孩子,尽管他生得丑八怪,像一只青蛙。 s ~(qO|d  
    |os2@G$  
    [众蛙从厨房内探出头,伸出粉红色的舌头,倏忽又退回。蛙声杂沓。雷声较前略响。 03$Ay_2  
    qW;nWfkYC  
    孙玉尊 (无话可说) 0EPF; Xx  
    dAym)  
    [孙玉爵上。 :bLGDEC  
    cMC1|3  
    孙玉爵 (笑)萌萌回来了。 D dt9`j  
    'ZL)-kbI  
    肖 萌 二叔。 5IVASqYp  
    %#/7Tl:  
    孙玉爵 (自豪)你现在是我们市里的明星了。上周我去北京开会,有人谈到你,说你得了星光奖,问我认不认识你。我说,怎么不认识?我是她叔叔。他们居然说我往自己头上戴高帽子。你看,这有多滑稽。 B7?784{x,  
    B quyPG"  
    肖 萌 看您说的。 vJl4.nk  
    OwSr`2'9  
    孙玉爵 (体贴)看我这个老头子,光顾自己说话了。时候不早了,萌萌也早点休息吧。 8Vl!&j0s^  
    5OpK~f5  
    [肖萌下。 4A|5eg9N  
    >"zSW?  
    孙玉爵 这是我的检查。(递给孙玉尊) .!nFy`  
    r4!zA-{  
    孙玉尊 (翻阅)唔,好。 ?>4^e:  
    CIO&VK  
    孙玉爵 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又掏出一张纸,递给孙玉尊) f.rHX<%q9B  
    {{@3r5K Gl  
    孙玉尊 (愠怒)你?(突然平和)玉爵。听几句批评算得了什么?我们不都是在批评的声浪中成长起来的? }6^(  
    Xps MgJ/w  
    孙玉爵 (激动)我同你不一样。你经的风雨多,见的世面大。惊涛骇浪对你来说胜似闲庭漫步。我没有这样的本事。我唯一经过的风雨就是五七年被打成右派。 Bz /NFNi[p  
    l}:9)nXA{  
    孙玉尊 (笑)这算什么!你也快六十岁了,再过几年就退了。发什么书生脾气。你这几十年吃亏就在这脾气上。要记住,到了我们这把年纪,不要太有棱角,要平稳过渡,要软着陆。(把辞职报告退给孙玉爵)检查的事我明天同老田说说也就算了。 Tvf]OJ9N  
    c @2s!bs  
    孙玉爵 (沉默) BR"*-$u0;  
    9-}&znLZe  
    [宜京、宜城上。 iwrdZLE  
    s {$c8  
    宜 京 二叔。 8h;1(S)*Z  
    NpH)K:$#%  
    宜 城 二叔。 `9b D%M  
    o7]h;Zg5r  
    孙玉爵 (笑)两个棒槌。 %<I0-o  
    Lrr6z05FQ  
    宜 京 一对棒槌。 hvZW~ =75  
    I:AlM ?  
    宜 城 一对棒槌。 O{SU,"!y  
    ;'2y6"\Y  
    宜 京 明天我们去二叔家“讨伐”。 3lA<{m;V  
    +>c)5Jih  
    宜 城 “三光政策”。 AVyo)=&  
    ?G.9D`95  
    孙玉爵 日本的御清烧,你们喝过没有?真正的日本国酒。 |MTgKEsn  
    r`28fC  
    宜 京 (撇嘴)没劲。还不如山东的即墨老酒呢。 ]#S.L'  
    !=q {1\#  
    孙玉爵 这御清烧原本是即墨老酒传过去的。 *"j_3vAx  
    $0iz;!w  
    孙玉尊 宜京、宜城,你们俩少喝酒。尤其是宜城,天天喝,成什么样子?宜京,你做哥哥的,不去约束他,反跟他学。 &<.Z4GxS  
    *w> /vu  
    宜 京 您说这话不对,我哪有资格跟他学?他挣多少?我挣多少?他喝什么酒?我喝什么酒?他喝人头马,我喝二锅头。二叔,那御清烧给我留着,我还没喝过呢。 "0zMx`Dh  
    w&:h^u  
    孙玉尊 (微笑)玉爵,你听听,你年轻时,好喝两口,也不像他们呀。, ,iiWVA"  
    OkA-=M)RI:  
    孙玉爵 那时咱们喝什么?至多是西门口老刘家的烧刀子。那酒的劲儿真大,真能醉死人。酒发粘呀!现在喝不着喽! hiU_r="*ox  
    ~~ )&? \N  
    宜 城 二叔去年回老家—— R!}B^DVt  
    [J-r*t"!  
    孙玉爵 (苦笑)西门口、老刘家、老刘家的烧刀子,连根儿都没了。没了就喝御清烧,明天你们来二叔家喝。 fbo64$!hZ  
    W+Gu\=s%O  
    孙玉尊 宜京、宜城,送二叔。 ,<pql!B-  
    iWQBo>x  
    [宜京、宜城送孙玉爵下。 fa5($jJ&  
    |[k6X=5  
    孙玉尊 (踱步,自语)西门口,……老刘家,……烧刀子。……我那亡妻呀,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西门口,有多少年了?快三十年了吧?我怎么一次也没有梦见过她呢?她走了,我也老了。(伤感)老了,老了。 gY*Cl1 Iz  
    B>a`mFM  
    [众蛙上。 Mt@K01MI%  
     w8FZXL  
    众 蛙 这老头儿说什么呢? ']+H P9i$  
    9n8;eE08  
    瘸 蛙 伤感呀。你们青蛙不懂。 "NC( ^\l/  
    q. BqOa:  
    小青蛙 我们是青蛙,你不是什么青蛙,那你是什么? =Ee f  
    -@^SiI:C  
    瘸 蛙 (无奈)我是什么?我不是青蛙,可天天跟你们混?我是青蛙,可又天天想老婆? <JZ=K5  
    .=^h@C*   
    中青蛙 (嘲笑)人类最大的悲哀是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是不是? /0SPRf}p  
    3]} W  
    [众蛙开始围绕孙玉尊旋转。 * k =L  
    /hI#6k8o_  
    孙玉尊 (突然看到)什么人在那里? 3UrqV`x \  
    z$;%SYI  
    [众蛙不说话,只是愈转愈快。 tQ2*kE  
    XTZWbhNF  
    [宜京、宜城上。 Z|wZyt$$  
    BA t2m-  
    众 蛙 厉害的主儿来了,快跑!(下) DC/CUKE.d  
    c1:op@t  
    宜 城 爸爸。 \19XDqf8  
    A]=?fyPh{'  
    孙玉尊 (揉揉眼睛)是你们俩呀。怪不得刚才我眼前有人影晃来晃去的。(突然醒悟)你们是刚进来。还是早进来的? VK`b'U &l"  
    P<2yCovn`  
    宜 京 刚进来呀? s|{K?s  
    (G$m}ng  
    孙玉尊 那刚才的人影不是你们,(沉思)是谁?难道—— p1Lx\   
    2 ] 4R`[#  
    宜 城 准是眼花了。爸爸,有件事我同宜京想不通—— J`"1DlH  
    53(m9YLk  
    宜 京 (阻拦)你到我房间里去,我有件事要同你商量。(对宜城)你现在说,准砸。沉住气。看看反映不迟。(对孙玉尊)爸,您早点休息。 fylaH(LER  
    u $sX6  
    [二人下。 6xBP72L;%"  
    =20Q! wcu  
    [张妈上。给孙玉尊茶杯里倒水。 }#yRa Ip  
    <F=j6U7   
    孙玉尊 (突然)玉京,我觉得我真是老了。 ~*2PmD"+:  
    Box,N5AA  
    张 妈 (震惊)姐夫,三十年了,你第一次这么称呼我。你是不是想起大姐?是不是宜城有什么  事让你不高兴了? S?8q.59  
    ZFdQ Z=.'  
    孙玉尊 (不语) r_2  
    {1SxM /  
    张 妈 有什么事,你对我说。为了他,我什么委屈都吃得。 ~ Q]B}qdm  
    t*D[Q$v  
    孙玉尊 也没什么。(欲言又止) U7ajDw  
    Pq_Il9  
    [于丽华上。 ipbVQ7  
    ^|sQkufo  
    [张妈欲下。 !w/~dy  
    6,c,i;J_  
    于丽华 张妈,你不要看见我就走。我问你,宜城是你的孩子吧? ' bT9AV%  
    ,*%8*]<=  
    孙玉尊 丽华,你要干什么! 'wQ=b  
    9#3+k/A  
    于丽华 没什么。我只是问张妈,我为什么要把她的孩子认做自己的孩子! :V_$?S  
    I;xT yhUd  
    孙玉尊 (激动)丽华,你不要这样!宜城的事,结婚前就告诉你了,无非是为了这个孩子的前途,对你又有什么妨碍? 1-qQp.Wj  
    z5i!GJB  
    于丽华 (冷笑)没有妨碍?没有妨碍你要分给他两间房子! ~XZ1,2jA/  
    \?C(fp R  
    孙玉尊 你? [S<DdTY9hZ  
    =a {Z7W  
    张 妈 (突然勇敢起来)于主任,话不能这么说!没有我们张家,没有你们—— lv\2vRYw-  
    Ik}*7D  
    于丽华 你放肆!在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一个做饭的老妈子!没有这样的规矩,老妈子的儿子也要分一间两间的房。 @lj  
    J%[K;WjrZJ  
    孙玉尊 (劝阻)丽华,你不要过分。 P, Vq/Tt  
    3s|tS2^4  
    于丽华 过分?她跟你什么关系?这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jV7q)\uu^  
    &bL1G(}  
    张 妈 宜城是我的孩子,为什么要照顾,你是知道的。没有我们,哪有你们!没有锅,哪有碗,人要有良心。我是做饭的老妈子,可我不装狐媚子勾引人…… F^a D!O ~  
    Z6 aT%7}}  
    孙玉尊 (拦住)张妈! da-3hM!u+  
    |C(72t?K  
    [蛙声不断。 bqe;) A7  
    r@!~l1$s`  
    [雷声隐隐。 BShZ)t  
    {#;6$dU;(  
    于丽华 (愤怒)你是不是要说我勾引他?你问问他,他当初是怎样勾引我的?你说,你说,(指孙玉尊)我一生最大的错误是在那一天认识了你!我问你—— JRo{z{!O6  
    iD]!PaFD`  
    孙玉尊 丽华,丽华!(推张妈)出去,出去!(张妈下) U}5uy9A  
    V3m!dp]  
    于丽华 (突然平静)我们报社的江副总。你准备怎么办? OIoAqt  
    gVD!.  
    孙玉尊 他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ktS0  
    G?"1 z;  
    于丽华 你不要以为你做的手脚我不知道。 59ivL6=3  
    '2 )d9_ w  
    孙玉尊 我是搞企业的,你们是搞宣传的,他的事情—— dB/Ep c&   
    9S<W~# zz  
    于丽华 你要说,他的事情由李毅峰管,是不是?那好,你马上给李毅峰打电话,告诉他,孙副总不能撤! FINM4<s)  
    K E^_09  
    孙玉尊 (感到忍无可忍)你也太过分了! 7 yi>G  
    'shOSB  
    于丽华 过分?我过分?这三十年,我哪一件事不是依附于你,不是委屈求全?我知道,在这个家庭我不过是一个摆设。(欲哭)在这个家庭里我强做他们的妈妈,强做那个小怪物的奶奶。我为什么要这样委屈自己? b&e? 6h^G  
    "~Eo=R0O  
    [宜京欲从二楼下来,站在楼梯口,听见于丽华的话,不再下来,偷听。 ~<$8i}7  
    :wF(([&4p!  
    [雷声渐响。 l >O]Cpt  
    @4Y>)wn&;  
    [宜京自语:“真的要下雨了。 !^N/n5eoz  
    CHLMY}O0  
    孙玉尊 委屈自己? 7i'vAOnw^  
    %d=-<EQ|&  
    于丽华 是的。我今天不再委屈自己了。我告诉你,委屈一个女人一年、两年、三年可以,但不能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为什么要替你包容你的女人,你的孩子——那个小怪物,那个小怪物的妈妈!你的女人不能动,我的男人也不能动!(自嘲)我的男人,我凭什么说他是我的男人?他有妻子有儿女,我和他是什么关系?我至今还没有同他上过床呢! k!%HcU%J  
    'LX=yL]I  
    孙玉尊 (气得说不出话) JD'/m hN0  
    6\]-J*e>  
    [张妈突上。显然刚才躲在门外。 n =v %}@f2  
    P(Lwpa,S  
    于丽华 (怒吼)出去! L72GF5+!!  
    p;B +g X  
    张 妈 (突然强硬)这是我姐夫的家,我的姐夫在这里,我为什么要出去? 36j.is  
    8m 9G^s`[  
    于丽华 姐夫?儿子?谁是你的儿子?宜城是你的儿子?(嘲笑、捉弄)你问问他,谁是他的妈妈?(高喊)宜城,宜城! ?r@ZTuq#  
    ,%:`Ll t]$  
    孙玉尊 丽华,你要干什么! 0xjV*0?s  
    , <[os  
    [宜城揉着眼上来。 5G2u(hx  
    t?{ B*  
    宜 城 妈,什么事? } M1<a4~  
    w"Z >F]YZ  
    于丽华 你问她。(恶意地笑)她有话要对你说。 TLkkB09fvk  
    ]-q:Z4rb  
    张 妈 (懵了)我,我……(突然有了主意)厨房里又有蛤蟆了。 4$;fj1!Z:  
    |g9^]bT  
    宜 城 蛤蟆?今天是什么日子?要成精!张妈,您别怕。看我的。 dNyc|P`U  
    a:8@:d1T K  
    [张妈喘一口气。 G(4k#jB  
    tF'67,~W  
    [宜城同张妈下。 ar{e<&Bny  
     &wj Ob  
    [李浩特、于鸽从客厅外进来。 jXdn4m/O  
    |)lo<}{  
    [宜京偷偷离开楼梯口。 *R:nB)(6<  
    ;J _d%  
    李浩特 阿姨。 j@:L MR>  
    $~j]/U  
    于 鸽 姨父。 o 1b#q/  
    hIw*dob  
    于丽华 (奇怪他们这么晚还来)你们—— *zx;81X=  
    (kSk bwu  
    于 鸽 浩特家里突然来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回去,我们今晚就走。 dzcPSbbpt  
    ffWvrY;j[  
    于丽华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 )Y:CV,`  
    b :+ X3  
    于 鸽 表姐呢? yf$7<gwX  
    5n"'M&Ce  
    于丽华 在她屋里。 BvYJ!Vj  
    ^WRr "3  
    于 鸽 我们去向她和表哥辞行。 4v{gc/g  
    $V+ze*ra  
    [于鸽与李浩特下。 4RK^efnp  
    )i?wBxq'MA  
    [稍顷。孙玉尊、于丽华亦下。 Xh{EItk~oO  
     R` N-^x  
    [青蛙之声渐响, AKHi$Bk  
    a]Lr<i8#%  
    [稍顷,李浩特、于鸽、肖萌上。 dtnAMa5$T  
    *v&g>Ni  
    肖 萌 你们跟我妈妈说了吗? @1kA%LLK  
    ul:jn]S*  
    于 鸽 说了。她奇怪,(对肖萌耳语)表姐,你要注意身体,我看你—— +`9T?:fu  
     :${Lm&J  
    肖 萌 老了,是不是?我都快三十岁了,老太婆了。 rSa 3u*xB  
    {% ;tN`{M  
    于 鸽 谁说的?你还是那么年轻,那么漂亮。让人嫉妒。是不是,浩特? [WB8X,  
    9 Z4H5!:(  
    李浩特 是。三十岁还老? P>)qN,a  
    l.&6|   
    肖 萌 对男人,三十岁是人生新的起点;对女人,就是坟墓,老太婆了。小鸽,你到了三十岁就理解了。我送你们。 b>o38(  
    x=9drKIw>  
    [三人同下。响起汽车的喇叭声。 mH;\z;lyK  
    n}YRE`>D  
    [众蛙上。 BCFvqhF7s  
    Y>IEB,w  
    大青蛙 (质问)谁说找到那个小家伙了? 小家伙在哪儿? 2o6%P}C  
    Qxt ,@<IK  
    中青蛙 你问我,我问谁去? !x&/M*nBE  
    _O)~<Sk-*z  
    大青蛙 现在几点了? \]GBd~i<  
    Z?dz@d%C  
    小青蛙 你又不是没表。 +1_NB;,e  
    j^>J*gLM}W  
    大青蛙 (掏出手机,发现手机没电了。)领导说了,十一点半,到时候准能找到。 lor jMS  
    y&UcTE2;%(  
    [壁上挂钟报十一点。 %r?Y!=0  
    (xy/:i".V  
    [众蛙屏息静听。 3+0 $=ef  
    ;3 O0O  
    众 蛙 (松一口气)怪不得,还差半个小时呢。  GMrjZ  
    ;&oS=6$  
    瘸 蛙 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傻等?昨天你们看足球赛了没有?对方一人带球跑三十米,后卫是干什么的?把他放倒不就完了? B!4chxzUZ  
    b:SjJA,HM  
    中青蛙 你这就不懂了,那就犯规了。  $TGE  
    TY"8.vd  
    大青蛙 战术犯规是允许的嘛。太臭! @ l41'?m  
    >^=up f/  
    中青蛙 你说球员臭,我说教练臭!这是综合问题。比如,你刚才说的那个球是挑进去的。评论员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其实,是大门站位不好,太靠前了。球打他身后,当然防不住了。 ,( u- x!  
    &@<Z7))  
    中青蛙 是。我最不爱看评论足球的文章。好像写的不是足球,而是孙湖大盗、武林高手。你听听那词,什么金盆洗手,什么结过孙子。孙子是什么?金盆洗手是什么?都是土匪黑话! 6j/g/!9c!  
    MAb*4e#  
    大青蛙 最可笑的是什么“老虎不出洞”,比喻什么队打防守。这就悖理!依我看,应该改一个字,把“虎”改成“鼠”,老虎为什么不出洞?老鼠才不出洞呢! fh,kbn==r?  
    IOhJL'r  
    中青蛙 等得怪烦的。说了半天别人踢球,咱们的脚也痒痒了。 iHBetkAu  
    5$$Yce=k  
    [大青蛙进攻,中、小青蛙防守,瘸蛙做裁判。 KPHtD4  
    xq$(=WPI  
    [瘸蛙吹哨:“开始!” A#k(0e!O  
    Lz6b9W  
    [大青蛙攻进一球。 /<C}v~r  
    xP/?E  
    大青蛙 (把上衣翻起来蒙住头疾跑) \no6]xN;  
    pW5ch"HE  
    小青蛙 你的姿势太传统了,看我的。(做西方女人下蹲礼) nQ*9E|Vx  
    !$n@-  
    大青蛙 这算什么?看我们旗人的蹲礼。(做旗人下蹲式礼)“我给您请个蹲安。”这是国粹,不比你这洋女人的礼好? O"^3,-  
    )+7|_7 !x  
    中青蛙 都不好。看我的。(模仿女人撩起裙子侧摆,快步走路) G.")Bg  
    }uR[H2D`L  
    小青蛙 学女人,谁不会。看我的。(将上衣胸部用手拉起,象征女人乳房,学模特走一字步) z][hlDv\j  
    6C'W  
    [众蛙大笑。 X8 $Y2?<  
    IN8G4\r  
    瘸 蛙 (四川话)雄起!雄起! /Fk]>|*  
    OI^??joQ  
    中青蛙 (贵阳话)弹起!弹起! 3#A4A0  
    y`,;m#frT  
    大青蛙 (四川话)下课!下课! |`|#-xu  
    ^r=Wj@`  
    中青蛙 (贵阳话)拿翻!踩扁! !n7'TM '  
    oyT`AYa  
    小青蛙 (上海话)李章洙把你的西服脱下来! FMOO  
    **V8a-@  
    瘸 蛙 (北京话)那我就回家抱孩子去喽! l|81_BC"  
    gc\/A\F<  
    [众蛙大笑。 S,Z~-j  
    z+Guu8  
    [远处传来:“找到小家伙了!” )IVk4|  
    pwH*&YU  
    [头蛙怀抱小青,从楼梯下来。 N~uc%wOA  
    " Tk,  
    大青蛙 这不是肖萌的孩子嘛!怎么是我们的“望”? %4wEAi$I  
    GbC@ |  
    小青蛙 这孩子是个白痴。 4bCA"QM[[  
    hg %iv%1B'  
    头 蛙 胡说!这是我们的望。我们要研究他是怎样变成白痴的,人类都变成白痴,就没有能力制造污染,就不能伤害我们了。我们要把人类变成白痴。 j0=F__H#@  
    Yy~xNj5OS  
    众  蛙(激动)对,人类变成白痴就不会有污染了,就不会伤害我们了,白痴万岁!万岁,万万岁! <.#jp([W>  
    <&^[?FdAa  
    瘸 蛙 白痴怎么了?白痴也是人,也比你们高贵! 6oa>\PDy   
    /d+v4GIB  
    中青蛙 呸!亏你说出这样没有良知的话。人怎么比蛙高贵?蛙类的历史长,还是人类的历史长? 7H*,HZc@=  
    *8Su:=*b  
    [小青突然大哭。 @~Ys*]4UE  
    `ZZ3!$czR  
    [孙玉尊上。 "n{';Q)  
    # > I_  
    孙玉尊 谁在哭?小青。你们是谁? ^rs{1S  
    Wy\^}  
    众 蛙 (嘻笑)我们是你的邻居。 6ddRFpe  
    ck%.D%=  
    孙玉尊 你们不是青蛙吗?你们怎么会说话? ]&;In,z  
    H "Io!{aKU  
    众 蛙 我们是青蛙,我们会说话。 Qn|8Ic` *  
    TV0sxod6  
    孙玉尊 你们抱我的儿子干什么? C:t?HLY)fG  
    g_n_Qlo  
    众 蛙 你儿子?这是我们的“望”。你儿子是白痴! N p*T[J  
    *DvX|| `&  
    孙玉尊 你们才是白痴。把儿子还给我! 5Ok3y|cEx  
    B|V!=r1%  
    众 蛙 不给! N34-z|"q  
    yY!)2{F+  
    孙玉尊 给我! ~(^pGL3<  
    `&.qHw)  
    众 蛙 不给! ]'?Ue7  
    ]b]J)dDI  
    [孙玉尊追众蛙。 mn=b&{')e  
    l53Q"ajG  
    [众蛙把孙玉尊围在中间,把小青抛来抛去。 oemN$g&7  
    x#&_/oqAk  
    [小青喀喀大笑。 wsQ],ZE  
    X`EVjK  
    众 蛙 (念) _&\'Va$  
    K!qOO  
    一个青蛙青又青呦,两个青蛙红又红呦。 jUKMDl H  
    ^n<YO=|u  
    三个青蛙黑又黑呦,大火烧了毛毛虫呦! 1ig*Xp[  
    *k;bkd4x  
    孙玉尊 (轻蔑)这叫诗?听我的;(吟) +TA~RC d  
    9G2rVk  
    气壮如牛吼晴空,眼金袍绿自威风。 64#Ri!RR}  
    u-y?i`  
    一朝识君之底蕴,颠狂任尔叫西东。 G1w$lc  
    $0K@= 7ms  
    众 蛙 嘲笑我们?你以为我们不会!(曼声长吟) ]|PTZ1?j  
    J^CAQfcx  
    高台造在河岸上兮,河水清清浪花大兮。 &y1iLk h^  
    o6;  
    本应嫁给小儿郎兮,没想嫁个老爸爸兮! )-1e} VF(U  
    # $k1w@  
    咦!没想嫁个老爸爸兮! (B$>o.(JA  
    EV Z1Z  
    怎么样?这是春秋时代的歌谣,比你的资格还老呢! [jlum>K  
    2]9 2J  
    孙玉尊 (愤怒)谁是老爸爸?把孩子还给我! <yX  u!  
    x:~XZX\mwH  
    头 蛙 不给!那是我们的小家伙,我们的“望”,为什么要给你? (pv}>1  
    D8u`6/^  
    [众蛙跑,孙玉尊追。 =v::N\&  
    o!~XYEXvUa  
    [众蛙突然停住。 F1_,V?  
    -N^Ah_9ek  
    [孙玉尊与众蛙对峙。 G%l')e)9Gq  
    b(R.&X  
    孙玉尊 给我! ?)(/SZC0  
    BQ u8$W  
    众 蛙 不给! R\&z3<-S  
    ]nebL{}5  
    [众蛙又跑,把孩子抛来抛去。 gt.F[q3  
    :;hg :Q:  
    [孙玉尊追。跌倒。 Rzs u 7w  
    `i(b%$|^&Z  
    [小青在地上爬,一会大哭,一会大笑。 PPySOkmS3  
    *tRsm"}  
    [于丽华、张妈、肖萌、宜国、宜京、宜城上。众人扶孙玉尊。 "\}h  
    :NWIUN  
    宜 国 爸爸。您怎么了? Da8gOZ  
    4[kyzz x  
    孙玉尊 (掩饰)我听见小青闹,出来看,不小心摔了一跤。肖萌,你快去看小青! G}l9 [lE  
    2(~Zl\  
    [客厅外传来烦乱的蛙鸣和小青隐约夹杂着笑声的哭声。 (G./P@/[  
    wL:7G  
    [肖萌、宜国急下。 3J 5,V  
    g)$KN,gGuO  
    孙玉尊 看来我真是老了。 QP50.P5g  
    `w >D6K+  
    张 妈 我扶你回房休息。 "HqmS  
    oidK_mU9q  
    于丽华 (拦住)。老孙,我再问你,房子的事、江副总的事,你今天得有个答复。 S~fP$L5  
    DHeZi3&i  
    孙玉尊 明天再说行不行? ^`SEmYb;  
    . IY@Q  
    于丽华 明天?为什么要等到明天? b|Ge#o  
    9a]o?>`E  
    孙玉尊 (恼火)你不要逼我! SKNHLE}  
    >iK LC  
    [宜京、宜城不说话,但从神态可以看出,他们支持于丽华逼问孙玉尊。 v9 /37AU  
    )jUPMIo  
    于丽华 逼你?我只是让你给我个答复。 ZWS:-]P.  
    _s0)Dl6K  
    孙玉尊 (气愤)你,你—— ?,v& o>*  
    90iveb21}  
    张 妈 (突然冲上来)于主任,你不要折磨总经理了! nr&|  
    <wFmfrx+v  
    于丽华 折磨?我为什么要折磨他?我同老孙说话,你插什么嘴! ^:ny  
    adri02C/  
    张 妈 我为什么不能说话?你不能这么欺负总经理! e2V;6N  
    SQU@JKi; g  
    于丽华 笑话。一个做饭的老妈子,也配这样和我说话! ac@\\2srV  
    gG.+3=  
    张 妈 (激动)我是做饭的,可我不倒贴! iI'ib-d  
    bcu Uej:  
    孙玉尊 (愤怒之极)你们吵什么,张妈,出去!你们都出去! |=VWE>g  
    @J6r;4|&  
    于丽华 (气极,猛地抽张妈一个耳光) !U2<\!_  
    [K4 k7$  
    张 妈 (猝不及防。捂着脸,欲还手,又忍住。突然大哭) O#J7GbrHO  
    +G!# /u1  
    [宜京、宜城对视,却不想拦住任何一方。他们的心理是,闹得越大越好。 ,d.5K*?aI  
    fn7?g  
    [众人都不再说话。 *Ev8f11i&  
    m@D :t 5  
    [半晌。于丽华愤愤地走来走去。 MZX@Gi<S[  
    B2_fCSlg  
    [张妈呆立不动。 V}2[chbl  
    4wEkxCWp/  
    宜 京 爸爸,消消气。妈,宜城,你们都回房间休息,我陪爸爸说句话。 U_Mag(^-  
    "9*MSsU  
    孙玉尊 (厌恶)你有什么话说? |KPNl\%ID  
    ,}>b\(Lk  
    宜 京 (笑)我今天不同您谈房子。房子是您的,您愿意给谁就给谁,谁多谁少您说了算,我们做儿子的自然没有权利过问。谁也不愿意给您制造麻烦,比如男女绯闻什么的。男的还好说,老了;女的呢?年轻人脸皮薄,再生个什么怪孩子、丑孩子、青蛙摸样什么的,那就更复杂了。……(趴在孙玉尊的肩膀上说) j2:9ahW  
    ZN'B @E=p  
    [宜城惶惑地看着宜京。 0f3>s>`M  
    ] ONmWo77o  
    [张妈盯着宜城,露出复杂的神态。 jzi^ OI7  
    1guiuR4  
    [于丽华满怀恶意看着众人。 I>-1kFma;  
    dIQ3snG  
    孙玉尊 (厌恶之极。站起来)你说什么梦话!滚!(突然瘫倒在沙发上) mpIR: Im  
    :8+x&zn  
    宜 京 爸爸!爸爸! L0%W;m  
    (v}l#M7w  
    宜 城 爸爸!爸爸! /;}o0 DYeW  
    :V)=/mR  
    于丽华 老孙!老孙! _4k zlD  
    {e[~1]j3  
    张 妈 总经理!总经理! tjne[p  
    uSxldc  
    [传来救护车的喇叭声。 W<~u0AyO 3  
    /}d)g4\j  
    [众下。 X:(t,g*7  
    2 jxh7\zE  
    [灯光转暗。 `yRt?UQRS  
    '|&?$g(\h  
    [蛙声响起。  bWZzb&  
    Vg"vC  
    [雷声不断。 9}G<\y  
    HJe6h. P  
    [半晌。灯光渐亮。 NV2$ >D  
    &?9~e>.OS  
    [胡秘书、宜京上。 `2G%&R,k"D  
    '@5"p.  
    胡秘书 我想不明白,孙总为什么一定要今天回家。医生一再嘱咐他,病情刚刚稳定,不要轻易动。 GM0pHmC  
    M&rbXi.  
    宜 京 这就是你的不是。你们当秘书的,该拦要拦嘛。今晚上同你说的事,你办了没有? L^ U.h  
    `] Zil8n  
    胡秘书 (讨厌)没有。 [](] "r  
    *i,A(f'e4X  
    宜 京 为什么? t8~isuiK  
    , #(k|Zztc  
    胡秘书 不想办。 R)]+>M-.  
    Okd7ua-f  
    宜 京 你? c&#B1NN<  
    Ot~buf'|  
    胡秘书 (冷嘲)宜京,我们这行的规矩或者说叫行规,你知道吗?我们干秘书的规矩是:领导交办的事,对的要执行,错的更要执行。百分之百,一毫一厘不打折扣。我要是破了行规,以后谁还敢用我?况且,孙总对我不错! }Q;^C  
    "Q1oSpF  
    宜 京 (狞恶)好,那好,你就不怕—— H66F4i  
    JuR x>F4  
    胡秘书 (微笑)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两个最新消息。徐小村今晚九时五十分出车祸死了。老家伙到他新包的女人那里睡觉,喝多了酒,迎面撞上大货车,头被风挡玻璃扎成刺猬。再一个,张公勤的女儿张白昨天上午乘国航班机赴加拿大定居去了。 `_pVwa<@w  
    3s,a%GOk  
    宜 京 (气极)又不是你女人出国定居,你神气什么? :i o[9B [  
    VO7&<Y}{x  
    胡秘书 我神气?在你的眼里,我只是个泥捏的土娃,有什么资格神气?笑话。我还要去医院看孙总去。(嘲笑)再见。(下) f2i9UZ$=e!  
    UH7FIM7kX  
    [宜城上。 RnUud\T/  
    d PF*G$  
    宜 京 爸爸怎么样了? `s_k+ g  
    mS &^xWPV  
    宜 城 还在抢救。胡秘书来了? iY3TB|tMt  
    1 o\COnt  
    宜 京 刚走。 X->` ~-aj  
    o65I(`  
    宜 城 那事他办了没有? md /NMC \  
    jFwJ1W;?-  
    宜 京 没有。 E5t /-4  
    a} :2lL%  
    宜 城 为什么? W$Z8AZ{E  
    /3qKsv#  
    宜 京 他说他不想办。 NnO%D^P]  
    j%fi*2uX  
    宜 城 这混蛋!那咱怎么办呐? }n?D#Pk,  
    Lv:;}  
    宜 京 咱们要不着房子,也不能便宜了那占了便宜的主儿! o:lMRP~  
    QzV%m0  
    [于丽华、张妈上。 E&> 2=$~  
    >xIb|Yp)&  
    宜 城 老爸怎么样了? ]1|OQYG  
    i6xzHfaYG  
    于丽华 唔。(瞥宜城一眼,突然对张妈)张妈,你什么时候走? M8f[ck  
    e@g=wN"@  
    张 妈 (一头雾水)走?我走哪儿去? H.)J?3  
    N'I9J?e Q  
    于丽华 (怪笑)三河。“密云无雨旱三河”的三河呀! FQ]5W |e  
    a!;CY1>  
    张 妈 (怀疑自己的耳朵)三河? e J:#vX86  
    1A N)%  
    于丽华 对,你的老家,三河。 :-cqC|Y  
    X92I==-w  
    宜 城 妈,为什么要张妈走? BJnysQ  
    G+K`FUNA  
    于丽华 (恶狠狠)你不要管!你要清楚,我们家里不能养一个老人。张妈,你也该走了。你今晚收拾东西! [q(}~0{"-  
    XknbcA|  
    张 妈 你没有权力让我走,我是总经理的人! L+0O=zJF  
    ]v0=jm5A  
    于丽华 (嘲笑)孙总?张妈,你要明白,孙总经理活着也是植物人了,他谁也不认识了。你不要再指望他。 p I@!2c:}  
    QMwV6cA  
    张 妈 (突然爆发)我哪儿也不去!我的家就在这里。我在这儿干了三十年。我的儿子,我的家! D1cnf"y^  
    - 4B&{P  
    于丽华 (挑逗)你的儿子?谁是你的儿子? x^y&<tA  
    D^A#C<Gs  
    张 妈 (不假思索)宜城! 2jyxP6t  
    sDyt3xN  
    宜 城 (惊诧)你说什么? |7b@w;q,D  
    mWH;-F*%  
    于丽华 (恶毒)张妈说,你是她老人家的儿子! &a";jO GB  
    P(i E"KH;  
    宜 城 (愤怒)你胡说什么? r%%<   
    [.>g.p,;  
    宜 京 (恶意)张妈,你再说一遍。 9HD5A$  
    X/23 /_~L`  
    张 妈 (不知所措)我,我…… ;>jOB>b{h  
    PfJfa/#pA  
    于丽华 (突然平静)宜城,我问你,(指张妈)这是谁? A7TV-eWG  
    \w2X.2b.F  
    宜 城 (奇怪)您这是—— jW]Fx:mQi  
    H;RgYu2J  
    于丽华 我问你,她是谁? GD#W=O  
    H:X(><J  
    宜 城 (冷静下来)张妈呀。 &F|Wk,y  
    XI;F=r}'  
    于丽华 (有意识重复)她是谁? N1X;&qZDd  
    $"`e^J9!!  
    宜 城 张妈。 $TavvO%#  
    Hu$JCB-%  
    于丽华 张妈,你听清楚了,这里没有你的儿子。宜城,你帮助张妈收拾东西,马上走! CpC6vA.R  
    KZwzQ"Hl  
    宜 城 (大觉过意不去)妈,爸的病还没好,是不是一 (.~'\@  
    txy'7t  
    于丽华 你不要管!宜京,你说呢? ~)]n67Or~  
    n]bxG8~t  
    宜 京 是。 z. xRJ  
    [,q^\T  
    宜 城 妈妈,你今天怎么了? ]d,#PF  
    t 2&}  
    张 妈 (突然抱住宜城)我的儿子。(痛苦)我的儿子。 |sV@j_TX  
    K${CHKFf  
    宜 城 (猛地推开张妈)我怎么会是你的儿子! 4I3)eS%2  
    ;%xG bg!lg  
    于丽华 (笑)张妈!你要认清楚,这可是你的儿子! K]dX5vJw'  
    Dlo4Wy  
    张 妈 (再次抱住宜城)儿子,儿子,我是你的妈妈呀! 3G-f+HN^E  
    $ iU~p  
    宜 城 (再次推开张妈)你是我妈?我还是你爸爸呢! U%_6'5s{^  
    j:'!P<#  
    张 妈 你?——(猛地抽宜城一个嘴巴)  Fs1ms)  
    B,RHFlp{  
    宜 城 (怔住。很快反映过来,欲打张妈,向前走几步,又退回,坐在沙发上) K2t|d[r  
    %~YQl N  
    于丽华 (厉声)宜城、宜京给张妈收拾东西,送她走! =/F\_/Xw  
    407;M%?'A  
    [宜京、宜城看看张妈,又看看于丽华。 fO$~jxR.  
    %TRH,-@3h  
    张 妈 (突然瘫在地上)你们—— 1dX)l  
    Wy,Tf*[  
    [远处传来急救车的声音。 t!}?nw%$  
    pM7xnL4  
    [灯光渐暗。 CF+:9PG  
    Vch!&8xii  
    [蛙声如鼓。 ZVmgQ7m  
     <IL$8a  
    [雷声绵密。 W L5!H.q  
    LXQ-J  
    [半晌,灯光渐亮。 eA(c{  
    a uz2n  
    [宜京斜躺在沙发上吸烟。 ;qT7BUh(%  
    E-q*u(IW  
    [肖萌推宜国上,宜国坐在轮椅上,抱着小青。进入客厅门,肖萌接过小青。 =!%+ sem  
    y-c2tF@'v  
    肖 萌 总算回家了。小芸,小芸。(自语)已经走了吧。(下) &Kgl\;}  
    ij=}3;L_!  
    宜 国 爸爸怎么样? ?5L.]Isa5  
    i@M^9|Gh  
    宜 京 (无动于衷)已经成植物人了。 P$=Y5   
    7!E?(3$#"  
    宜 国 (大吃一惊)真的? 4X &\/X  
    |VL(#U  
    宜 京 为什么要骗你?你高兴了吧! ^#4?v^QNh  
    \VX~'pkrd/  
    宜 国 (不解)我为什么要高兴? H `V3oS~}  
    @ 0RB.-  
    [宜城上。 6Q. _zk  
    {rG`Upp  
    宜 京 爸爸成了植物人,不能再修改遗嘱了,大局已定。你多得两间房子,你为什么不高兴? f: h.O# d>  
    \&p MF  
    宜 国 (诚恳)我虽然是个残疾人,但我有能力养活我自己和我自己的孩子。我不会多要房子的。 zW_V)U Ne  
    I%NPc4p  
    宜 京 你也许会这么想,但事实是你多得了房子!你是什么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是长子,你为咱爸爸生了长孙,咱们这座小楼就有了接续烟火的宝贝?爸爸就对你另眼相看?爸爸是这样的人吗? [~ sXjaL8  
    XACbDKyS  
    [肖萌上。 l*|^mx^Q  
    XK (y ?Y1  
    宜 国 你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告诉你,肖萌已然同爸爸说了,多一间房子我们也不要! yuvt<kz  
    o Ohm`7iy  
    宜 京 现在说?有什么用?我再一次告诉你,不能再修改遗嘱了!我问问你们,你,宜国;你,肖萌,凭什么你们多得两间房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还不就是为了那个小妖怪!为什么? Ne<"o]_M  
    nz|;6?LCLY  
    宜 国 你什么意思? :4"SJ  
    Ey77]\  
    宜 京 (讥笑)你又不是傻瓜,还用我说。 5O Ob(  
    %:n1S]Vr  
    宜 国 你把话说清楚! ,uD F#xjl,  
    .#uRJo%8  
    宜 京 (几乎是吼)你想想那孩子是怎么回事!你以为那孩子是你的吗? }ZEh^zdz8  
    8u$Kr q  
    宜 国 不是我的? ]],6Fi+  
    C+Wb_  
    宜 京 (嘲笑而放松语调)是你的,是和你相关人的,制造了你,也制造了他—— zYdSg<[^  
    )p"37Ct?  
    宜 城 (看不过去)二哥,你别胡说—— QeA)@x.p  
    o$m64l  
    宜 京 (冷笑)我胡说?可以做亲子鉴定嘛! xDu11W+g  
    l^ni"X  
    宜 城 二哥,你怎么这么说话!大哥,你别生气,二哥今天喝多了。(欲拉宜京下) (| Am  
    ]nN']?{7PW  
    宜 京 (甩开宜城的手)你?你有什么资格?你是什么人?你以为我不清楚?哼,你劝我?你回三河劝我去吧!(愤愤而下) C8cB Lsa[J  
    Q;{yIa$ $  
    宜 城 (跺脚)宜京,你站住,你把话说清楚!(追下) GEwgwenv  
    )$yqJ6y5  
    [传来浓密的蛙鸣,雷声殷殷而来。 M|FwYF^  
    +DM+@F  
    宜 国 肖萌,刚才宜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bslv_OxJ  
    0G9@A8LU  
    肖 萌 (沉默) (`4^|_gw  
    ?)1h.K1}M  
    宜 国 他说的是真的? |Wj)kr !|  
    fu9y3`  
    肖 萌 (沉默) @g[p>t> *  
    Gp$[u4-6M6  
    宜 国 (怒吼)你倒是说话呀! 8 +xLi4Pw  
    S D] d/|y  
    肖 萌 (沉默) W<yh{u&,  
    0gHJ%m9s  
    宜 国 (乞求)萌萌,你说,你说那孩子是我的。 /J3e[?78u  
    8;p6~&).C~  
    肖 萌 (沉默) tHXt*tzq  
    I o7pp(  
    宜 国 你为什么不说话? l+ bP48  
    m'r6.Hp3Ng  
    肖 萌 (沉默) =nA;,9%  
    9Q^>.^~^  
    宜 国 (绝望)萌萌,你…… 3A4?9>g)KU  
    0^]E-Zf  
    肖 萌 (掩面而泣) '7 6}6G%  
    x<P$$G/  
    宜 国 (气极)你?!(冲出客厅。雷声大作,一道电光自天空直刺下来,击中宜国的金属轮椅,火光跃起) 9,82Uta  
    2z:4\Y5  
    [火光之中可以看到群蛙半蹲在落地窗外,想从那里进入客厅,奋不顾身地向客厅里涌。壁钟报时,十二时整。 KZ`d3ad  
    8 ]dhNA5  
    [传来小青幽幽的夹杂着笑声的哭声。 ~ra2Xyl  
    45edyQ  
    肖 萌 (欲冲出,见状,惊吓住)天呐!(面对观众,直跪、掩面、俯首,长发披垂下来,遮住全身) N3MMxm_u  
    t=~al8  
    [雨声惊天动地而来。 R5r )01  
    6BFtY+.y  
    [闪电如醉如痴。 ZJ 8~f  
    (pH13qU5  
    [蛙声与雷声交织一片。 E3_e~yu&  
    VDx=Tsu-  
    幕急落 W~POS'1  
    Ol~sCr  
    1999.9.9.初稿 1G=1FGvP  
    p;"pTGoW i  
    2003.8.20.改毕 pTST\0?  
    ?2 u_E "  
    人物服饰的说明 3K@dW"3  
    >E#| H6gx  
    肖萌,颀长、白晰、长发,美丽而有魅力。初上场时穿白色长裤,淡绿色短袖丝质衬衫。海滨一场穿白色连衣裙,乳白色高跟皮凉鞋,白色短袜。最后一场穿红色连衣裙。 @7" xDgA  
    DFwkd/3"  
    于鸽,美丽活泼,短发、(类于男孩子的平头)健壮,身材不甚高。穿白色短裤、白色旅游鞋、白色短袜、暗绿色无带背心。 ;jfjRcU  
    zKx?cEpE  
    其余人物的服饰随意处理。 fk5!/>X  
    {e/12q  
    蛙声的说明 ^Gq4Yr  
    ]\v'1m"  
    蛙声是多彩的,可以带有人格情绪。诸如愉快的、忧虑的、苦闷的、愤怒的、痛苦的、11的、焦灼的蛙声之类。 2wlrei  
    U8c0N<j  
    两个场景的说明 L oe!@c  
    A@Z&ZBDg  
    有条件的舞台,在第二幕可以考虑用两个场景,交替展示故事的发展。 f+}? $'  
    |+~CdA  
    两个场景附后。 lf4-Ci*X  
    .</d$FM JE  
    第二幕 JX7_/P  
    '\(Us^Ug  
    第一场 ``nuw7\C:  
    ~ k/'_1)c  
    院内靠近大门的地方。 M9.jJf  
    5n"b$hMF  
    大门在院内的右侧。大门也是铁栅式的,每扇大门的顶部都是弯弯的弧形,两扇大门合在一起,拼成一个大大的弯弧形状。  "9!ln  
    w,SOvbAxX2  
    距大门不近也不太远的位置,有几丛丁香,一只石凳。石凳的左侧立有一座铸铁的路灯。灯是六角形状的,镶嵌着六块小玻璃,有一个矛一样的尖顶,仿佛一个精致的小亭子。透过玻璃投射出香橙色的光线。由于花影的摇动,光线有些迷离。  \U(qv(T  
    = 7d{lK  
    小楼与小楼入口处的国槐隐蔽在暗蓝色的夜影里,窗口的灯光透出些许幽黄。 3 q^3znt  
    )'?3%$EM  
    似乎可以闻到槐的香味。 <.HX_z3l  
    -|\V'  
    幕启时,伴随着大海的律动,传来蛙鸣。 =H%c/Jty  
    0k>bsn/ j  
    第二场 X=USQj\A  
    }xcA`w3u2?  
    书房在二层偏右的位置。 ^ #B`GV  
    |k1(|)%G  
    书房有两扇门。右侧的一扇通向阳台。透过门上的玻璃,隐约可以看到阳台的栏杆和几只藤椅。左边的门通向甬道。后面的墙壁有两扇窗户。两窗之间,丁字形摆着一只写字台。上面放着一只铜质的台灯。覆盖着长槽形状的绿色灯罩。灯罩下面垂着一条纤细的,也是铜质的开关拉链。 8C7$8x] mM  
    JWoNP/v6  
    随意摆着几只单人沙发和玻璃门的书橱。书橱里大约放着唐诗宋词一类的书籍,当然也还有不少现代企业管理的经济类图书。 :*u .=^  
    Jte:U*2  
    沙发之间立着一只有圆形灯罩的落地灯。 Aj((tMJNOw  
    89e<,f`h  
    幕启时只有落地灯投射出一圈暗黄色的光环。其他家俱大都掩埋在并不浓重的阴影里。 %$}aWzQxll  
    c}v>Mx  
    【1】【2】【3】【4】【5】【6】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206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