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清风场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8718
财富: 823909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3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8-19
楼主 发表于: 08-05  

清风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8-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hPP,D\#  
清风场 TBGN',,  
分享到: yyj?hR@rZ  
来源:天津日报 | 尹学芸  2016年11月10日11:20 }KBz8M5  
ID#p5`3n  
j!It1B  
kT jx.  
豌豆每天傍晚到村南的清风场去接喜奎,是罕村的一处风景。 N '8u}WO  
/.{q2]  
这处风景不知不觉已有几年了。清风场是处老旧的场院,生产队的年月堆粮堆柴。现在这里成了类似公园的地方,周围有水泥座,周遭种了树,村民闲来无事到这里遛弯。清风场的前面就是乡村公路,公路两侧生长着密实的毛白杨。豌豆接喜奎就站在清风场的外边,痴痴地朝西望。 N}j]S{j}'  
eYN =?  
喜奎是几年前从跑马场“嫁”给豌豆做丈夫的。豌豆的前夫叫玄武,是被车撞死了,就在这条马路上,撞死人的车逃跑了,豌豆一分钱的赔偿也没有。玄武活着的时候,在外能挣钱,在家能做饭。豌豆能干什么呢?能生孩子。玄武家穷,他也就是看在能生孩子的份上娶了豌豆。那年豌豆才十七岁,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豌豆也争气,三年生了两个大儿子。一家四口穷也过富也过,原想就这样消消停停过上一辈子,可谁想到呢,玄武突然就被一辆不知什么车撞死了。豌豆哭得死去活来,嘴里就叨叨一句话:“你死了,谁给我们做饭呢,我不会做饭啊。”村里人起初都陪着豌豆掉眼泪,眼泪没抹干净,又笑了。豌豆白白胖胖的一个媳妇,还不到三十岁,手脚齐全却说不会做饭,说出来可不就是件好笑的事。 1^x "P#u  
S^Lu RF]F  
豌豆与两个儿子相依为命,那日子过得别提多凄惶,有面豌豆就会捣糨糊,撒一点儿盐面,里面连个油星都没有。用米煮出来的东西粥不粥饭不饭,七分生八分熟,娘儿仨就泡点儿酱油好歹吃一口。邻家的一个嫂子好心眼儿,想教会豌豆如何把饭做得好吃,教了好几次,就把耐心一点儿一点儿教没了。“世界上咋会有你这么笨的人呢。”嫂子点着豌豆白净的脑门儿说,“除了会生孩子,你真是一点儿用处没有啊!” _DlX F  
/Vg=+FEO  
嫂子娘家就在山里的跑马场,喜奎是她娘家庄上的人。嫂子有一次回娘家时就对喜奎说了豌豆的事,问他想不想入赘。没想到喜奎一口答应了。喜奎答应了嫂子却一直没跟豌豆说,她觉得这门亲事有点儿对不起喜奎,尽管喜奎已经三十多岁,仍是光棍一人。嫂子又一次回娘家,喜奎穿戴整齐背着包裹来找嫂子,说这回要跟嫂子一起走。喜奎不缺心眼儿,但心里明净敞亮,他觉得连饭都不会做的豌豆还要管两个儿子,这日子没法过,他该给豌豆搭把手。没奈何,嫂子把喜奎带了过来,没想到,他和豌豆一对眼就再也分不开了。两个人在屋里的说笑声连在街上走的人都能听得到。大家都纳闷,这一对二百五,哪里有那样多的话说,哪里有那样多好笑的话。 JBYmy_Su  
[dQL6k";b  
人们都不看好喜奎和豌豆,料定早晚有一天喜奎会被“累”走。可一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有改变。豌豆每天到清风场去接喜奎,不管下雨还是刮风,豌豆从来也没耽搁过。也有人看不惯豌豆,说有那时间把家归置一下,把饭做熟,干点儿啥不好。男人又不会飞,你接不接男人还不得一样回去?豌豆只有一句话:干别的没心成。豌豆的这句“没心成”,村里人理解为玄武就是在这条路上被车撞飞的,她是还没从这场横祸中走出来。可日子久了,村里人就不这样认为了。看不到喜奎,豌豆啥也做不下去。看到了喜奎,豌豆啥也不用做,喜奎都包了。 X3bPBv  
m ll-cp  
就有人说豌豆命好。 eWgqds&#  
?=bqya"Y  
喜奎在几里地以外的木器厂做工。 BrHw02G  
/e2CB"c   
喜奎做工是把好手。不偷懒,不耍滑,放下叉子就是扫帚,就像给自己干一样,眼里到处都是活儿。喜奎干啥都行,多重多累的活儿都行,但不加班。厂里多忙也不加班,给多少钱也不加班。不加班就是得按点回去,媳妇在村头等着呢。木器厂的厂长起初不愿意接受喜奎,说现在就不缺找工的人,何苦用这样一个讲条件的呢。可几天以后,厂长就发现喜奎一个人顶两个人,有时甚至顶三四个人使。有没有人监管都这样,比如一辆130汽车的木材,人家都还在旁边抽烟呢,一眨眼的工夫,木材就平平展展码到地上了。别人都是两个人抬一根木头,喜奎胳肢窝一夹,就像夹个包裹一样一转身,木头在空中掉转了方向,稳稳地就落到了木头垛上。 k3HPY}-  
0gLl>tF[H  
喜奎每天六点下班,他的表跟电台电视台都仔细核对过。木器厂也有电子钟报时间,喜奎不信电子钟,喜奎信自己。只要自己的表时间一到,不管手头干着什么,喜奎也要把工停下来,用一条毛巾掸净身上的灰尘,在一群摩托车中推出自己的自行车,回家。厂里的人开始也看不惯,也没少捏着鼻子说小话,甚至下班的时候故意晚几分钟打铃。但这一切都挡不住喜奎归心似箭。若有人问他为啥这样着急走,喜奎会认真地回答:“豌豆在清风场等着呢。” P1r)n{;  
QgR3kc^7/  
像赶去约会一样。 Yq$KYB j  
Q1b<=,  
喜奎用半个小时的时间蹬完这段路,拐上清风场。喜奎从自行车上跳了下来,单手扶着车把,喜奎走过来,豌豆迎过去。两张笑脸就撞在了一处。他们此刻见不到周围的人、风景,以及过往的车辆,他们眼里只有彼此。喜奎用一只手搂住豌豆的肩,俩人开始往回走。喜奎问,豌豆答,或者豌豆问,喜奎答。这一天的分别,他们总是有说不尽的话,无论问什么答什么,他们总是看着彼此,叽叽嘎嘎一通笑,让过往的人匪夷所思。 +;T `uOF}  
u6B,V  
进了家,豌豆跑着去给喜奎准备洗脸水、香皂、毛巾。喜奎扑噜扑噜洗脸,豌豆拿着毛巾就在旁边候着。喜奎洗完了,豌豆把毛巾递到他手上。喜奎若是接得稍微慢一点儿,豌豆手里的毛巾就爬上了喜奎的脸。洗脸水喜奎也要争着倒,但他争不过豌豆。豌豆端着水抡圆了往当街一泼,见到她的人一准问:“喜奎接回来了?” ;ewqGDe'3  
vj_[LFE  
豌豆神气地说:“接回来了!” JB <GV-l  
Xxz_h*  
喜奎做饭时,豌豆就围着喜奎转。喜奎做了几年,豌豆就围着转了几年。转了几年豌豆也啥都搁不上手,她围着喜奎转就是为了跟他说话。喜奎到外面去倒刷锅水,豌豆就跟着到外面去倒刷锅水;喜奎到园子里割小葱,豌豆就跟着到园子里割小葱。豌豆的嘴,一会儿也不闲着,她爱串门子,爱往人多的地方扎,这家那家的事知道不少。只要她知道的,她都要说给喜奎听,她说什么喜奎都爱听,说起哪家婆婆儿媳吵架,喜奎说:“若是我妈来,你一准不会跟我妈吵架。”豌豆说:“什么你妈,那也是我妈。”喜奎说:“我妈一准喜欢你,她也不会跟你吵架。”豌豆说:‘她吵我也不会跟她吵,她是老人,我得孝顺她。”喜奎做饭更来劲了,喜奎会掂勺,火把油锅都炝满了,喜奎从容地端起炒勺,掂了两下。炒勺里的火熄灭了,一股菜香味勾出了豌豆的口水。喜奎用筷子加起一块肉,先填到豌豆的嘴里,把豌豆烫得吸溜吸溜的。 l\HLlwYO  
u!B6';XY  
大宝、二宝放学回家,饭菜已经摆到了桌子上。两个儿子一个十二岁、一个十三岁,都懂事地先叫爸、再叫妈。吃了饭,饭桌当棋盘,大宝先要跟喜奎杀一盘。大宝学习不行,成绩总是倒数,但下起棋来悟性高。开始跟喜奎学棋时,输多赢少。有时候,喜奎明里暗里还要让着他。如今喜奎要想赢他,得费力气了。喜奎经常托着腮沉思,大宝敲着棋子则显得胸有成竹。有时候,一晚上喜奎连一盘棋也赢不了,喜奎摸着后脑勺觉得不可思议,说:“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我儿子怎么这阵提高得这么快?” \~(scz$  
E .'v,GYe  
大宝得意地说:“你儿子是天才。” I*SrK Zb  
j& H4L  
二宝热衷于一种折纸游戏。他把过去的书本通通撕开了,折各种各样的小动物,兔子、老虎、鸟、大公鸡,家里整得就像动物园一样。二宝成绩比大宝好,总是能排到哥哥前面。豌豆喊他写作业,他总是振振有词:“我哥咋不写呢?” 9tMaOm  
YUGEGXw  
豌豆说:“老师允许你哥不写作业。” Ue=Je~Ri;9  
mRNA,*  
老师对大宝是没奈何。大宝上课就知道捣乱,一点儿也不注意听讲。同学都不愿意挨着他,老师就把大宝放到最后一排,一个人一桌。窗户外面正好对着一棵树,老师在前面讲课,大宝跟树上的鸟儿勾手,说你过来,你过来。要是没有教育法,大宝早就被开除了。 +D@+j  
2m*g,J?ql  
二宝说:“哥不写我就不写。” |*T`3@R;3  
}x9D;%)/  
豌豆说:“你哪能跟你哥比,你比哥成绩好。” 1Mtm?3Pt  
C3]"y7  
二宝说:“那我就更不应该写了。我不写都比他成绩好,我再写还有什么意思啊!” QMz6syn4u  
}g9g]\.!a  
豌豆喊喜奎管管二宝。喜奎走过去,摸着二宝的脑瓜说:“二宝乖,快去写作业吧。爸老了还指望你养着呢。”二宝把喜奎拽蹲下,也摸着他的脑袋瓜说:“我现在就想养着你。爸,你咋还不老啊!” >x3$Ld  
vT&)5nN  
喜奎也喊不动二宝,求援地看豌豆。豌豆气得回了屋里,躺在炕上不起来。豌豆生气了,在这个家里是大事。喜奎赶紧把棋盘收起来,把那小哥俩往西屋轰。人轰进了屋里,大宝自己研究棋盘,二宝继续玩折纸。他们都痛恨写作业,觉得写作业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7'dlW  
JQ~[$OGH  
豌豆在炕上躺着。屋里漫上来一层夜色,把炕脚的破棉絮、塑料布糊的窗玻璃,以及墙柜上的零碎杂物都掩饰了,屋里有一种蒙眬的暧昧感觉。喜奎俯下身子看她,豌豆一动不动。 S=@bb$4-T  
0#d:<+4D  
喜奎问:“真生气了?”  n$u@v(I  
9sI&&Jg  
豌豆在黑暗中“扑哧”笑了。喜奎就明白了。 ' O+)[D  
<Crbc$!OeX  
喜奎这个月发了三千多块钱,是这个厂里最高的。工资拿到手,喜奎又要去推自行车,厂长老宋追了过来,说喜奎一起喝个酒吧,你也请请大家。老宋不亏待喜奎,但今天多少有点儿使坏的意思。他刚才看见喜奎领工资,喜奎出了财务室的门,瘸腿会计就对他挤眼。喜奎发了工资就急着往媳妇手里送,这个他们都知道。会计说:“我跟你打个赌,你如果能留下喜奎喝酒,我就倒着在院子里走三圈。” L>>RboR}  
?s-Z3{k  
老宋说:“我能留下。” K-2oSS56  
Sp]u5\  
瘸腿会计说:“我不信。” 49Q tfk  
xo.k:F  
老宋跟瘸子平时就爱开玩笑,这样一个小厂,也没啥大小。老宋说是厂长,平时根本没人这样叫他。老宋想起豌豆每天像传说一样等在村头,老宋也想逗逗喜奎。  v[+ ]  
A?+0Ce&qL  
怕喜奎拒绝,老宋故意说让喜奎请客。 nSr_sD6"  
5I6u 2k3  
喜奎果然说:“豌豆在清风场等我呢。” 8t5o&8v  
hqW),^\>'  
老宋说:“我知道豌豆在等你呢,我媳妇也在家里等我呢,这与喝点儿酒不矛盾。” {~"fq.h!M  
5XzN%<_h9  
想到喝酒和喝酒的场面,喜奎是有点儿心动,他也想喝点儿酒了。但他不放心豌豆,喜奎说:“我先回家,把豌豆送回家去再回来。” L:_GpZ_  
rT"3^,,  
把老宋气笑了。老宋说:“豌豆就在家呢,你还把她往哪送?几里地你再赶回来,你傻啊?” EpU}~vC9C  
WS6;ad;|  
喜奎对这个傻字尤其过敏。他想,我不傻,我是没有必要回去。但他有点儿不知所措,他从没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所以觉得处理起来有难度。从心里说,他想早一点儿见到豌豆,像每天那样。何况今天又是发工资的日子,每次他和豌豆一起坐在炕上数钱的日子,都是喜奎最幸福的时刻。但从心里说,他也真是想喝一点儿酒了。男人跟酒多少都有点儿缘分,喜奎上一次喝酒,还是在老家过年的时候呢。 %}}?Y`/W )  
I&wJK'GM`  
喜奎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H#/Hs#  
i?:#lbw_  
老宋察言观色,说:“不如这样吧,让谁给豌豆捎个话,告诉她你晚点儿回去,别让她等了。” VD~ %6AjyN  
{` ByZB  
喜奎眼前一亮,问:“让谁捎话?” MS`XhFPS.  
D%*Ryg  
老宋想了想,拿出手机说:“我这就打电话,罕村我有熟人。” odTa 2$O  
bk|?>yd  
喝酒的一共有七个人,除了老宋、瘸腿会计和喜奎,其余的人喜奎都不认识,都是老宋的朋友。喝酒的地方是镇上的三娘酒馆。老宋首先说:“喜奎来厂好几年了,从没跟我一起吃过饭。他在厂里一个顶好几个,爱厂如家,我们大家敬他一杯。”喜奎很激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满一杯酒,他一口就干了。喜奎干完了才发现别人都才刚抿一点儿,喜奎的杯子却空了。喜奎很不好意思,自己就找酒瓶子。他想少倒一点儿,瘸腿会计往上一抬瓶子底儿,喜奎的杯子又满了。 JLak>MS  
iyv5\  
喜奎不胜酒力,很快就开始坐在椅子上打瞌睡。老宋这才说出他跟瘸腿会计打赌的事,喜奎听到了,牵起嘴角笑了下,头一歪,又睡着了。老宋说:“瘸子你现在就去倒着走三圈,让我们大家开开眼。”大家也随声附和。瘸腿会计扒拉一下喜奎,说:“都是你闹的,回家抱着媳妇睡觉多好。你不来,就啥事也没有了。” q&2L@l3A  
va2FgW`Bd+  
豌豆脸上的焦急与暮色一起爬了上来。鸟儿都归巢了,臭蚊子都飞累了,喜奎还没回来。不管是开车的还是骑车的还是走路的,豌豆只要看见人家从西边来,就拦下问:“你见到我家喜奎了吗?” yioX^`Fc(~  
( TJGJY  
豌豆站累了,就坐在了水泥座上。夜色变得浓重了,一会儿就模糊了眼前的视线。豌豆把自己坐成了一副剪影,轻薄薄的,与周围的夜色融在一处。豌豆突然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玄武从镇上回来,就在离村头50米的地方,被一辆不知什么车撞出去很远。豌豆知道消息时,已经是转天早晨了,豌豆赶过去,见马路都被血水泡过了,玄武也成了干巴巴的血葫芦,躲在一捆玉米秸秆底下,大睁着两只眼睛。豌豆站在那里,连哭都忘了,恐惧让她的脸孔变了形,她“啊啊啊”地就会叫。那些个撕心裂肺的日子突兀地呈现在眼前,让豌豆的大脑出现了一片空白,豌豆眩晕了一下。 'Ll'8 ps  
.#}A/V.-Y  
豌豆决定亲自去木器厂找喜奎。豌豆说走就走。豌豆不会骑车,她只得迈大步,拉开胯,人就像飞起来一样。豌豆跟着喜奎不止一次来过木器厂,所以知道循着这条路一直往西走,木器厂就在路边上。一个多小时以后,豌豆顶着满头的水汽到了木器厂门口。这里亮着灯,两扇铁门却上了锁。豌豆茫然地围着厂区的围墙转,不知道怎么办。找不到喜奎,豌豆就不能回去。既然厂里锁着大门,她就得等人来开锁,问个究竟。豌豆这么想着,就在门口蹲了下来,蹲累了就坐着,坐累了就围着厂区转。直等到夜深人静,厂里也没来人,豌豆只得又回来了。 ;]l`Q,*OXb  
R0urt  
家里仍然没有喜奎,豌豆在炕沿上坐了一宿,转天天刚亮,豌豆又要长途跋涉去木器厂。她打开一夜没拴的木门,瘸腿会计一头撞了进来。 E> N[  
`Y3\R#  
瘸腿会计说:“快去医院,喜奎出车祸了!” B9wQ;[gQB  
(QS 0  
瘸腿会计拉开车门,把豌豆一下推进了车里。 ?-'GbOr!  
oDWNOw  
面包车风驰电掣般往医院跑,瘸腿会计有一句没一句地说昨天晚上的事。他当然没说他跟老宋打赌,也没说喜奎喝多了酒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他只说昨天新发了工资,喜奎张罗请大家在三娘酒馆吃饭。吃饭出来他像是转向了,回罕村本来是朝东走,他却一直朝西走,结果被什么车撞倒在石桥底下。车跑了,天亮以后,喜奎正好被厂里的工友发现,才被送到了城里的医院。 QJSi|&Rx&?  
deEc;IAo  
“宋厂长正在医院组织抢救呢,你放心吧。” `{NbMc\ ]  
q ,+29  
瘸腿会计领着豌豆直奔四楼,这里是脑外科,走廊里除了人就是加的病床,每个病床前都挂着吊瓶。豌豆进了楼道就哇哇地哭,见了门就推就撞。瘸腿会计带他到了重症监护室,老宋正在跟医生交涉什么。喜奎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插着管子,一动不动,脑袋白花花的,像是安上去的,脸肿胀得可怕,青一块紫一块。豌豆“啊啊啊”地叫着往上扑,握喜奎的手,拍喜奎的脸,喜奎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豌豆从肺腔子里发出了一声号,她以为喜奎死了。 OBf$Z"i  
4|UtE<<b  
医生喝住了她。医生说:“哭什么哭,再晚来一会儿人就没命了,快去签字吧,马上手术!” 5cb8=W -  
 `7oYXk  
老宋拖着豌豆去了医生值班室。在这之前,老宋一直急火火地楼上楼下奔走,给喜奎做检查,交费拿药,他已经贴进去好几千块钱了。听说他是厂长,医生都对他另眼相看。说这年头,这样好心的厂长不多了。老宋嘴里说着冠冕堂皇的话,心里却一直敲小鼓,盘算着喜奎的车祸自己能负多少责任。按照医生的说法,即便救活了,喜奎也有可能是植物人,或者留下行为或思维障碍。所以,不管救得活救不活,都不是他小小的木器厂能够承受的。老宋想到这一点就打冷战。他在电梯里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平白无故打什么赌,喝哪家子酒。若不是喝酒打赌,哪里会出这么大的事!但在医生和豌豆面前,老宋什么也没表现出来。医生把病历拿给豌豆看,看了豌豆一眼,就料定她看不懂。医生解释说:“你丈夫颅脑损伤,里面大量出血。最佳救治时间已经错过了,若不赶紧做开颅手术,恐怕就来不及了。” m95] z18T'  
iI3,q-LA  
豌豆瞪着眼睛看医生,显得懵懂又无知。 >`<qa!9  
=7EkN% V:{  
医生说:“开颅……你懂了吗?” (+}44Ldt  
cUO$IR)yL  
医生做了一个斧劈的手势,豌豆哆嗦了一下。 owwWm1@  
FH{p1_kZ=  
医生提高声音说:“开颅需要八万块钱……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u $B24Cy.  
PAH#yM2Ic  
豌豆简单地“唔”了声,惊慌地看了老宋一眼。医生有点儿泄气,不满地说:“她难道是哑巴?” 2cwJ);Eg2  
:\C/mT3xL)  
老宋叹了口气,说:“别说八万块,八千块钱她家都未必有。”他转脸问豌豆:“你们家有多少存款?” ND/oKM+?  
RY1-Zjlb<  
豌豆像座山一样把自己移动了一下,汗水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脖子上,每一条汗道道都是一股溪水。别说存款,豌豆对钱都没有概念,一百块钱与一千块钱,在她的脑海里没区别。她甚至从来不敢一个人去买东西,她的脑子碰见数字就开始打结。 !}sF#  
ZZ/k7(8  
她一直都想努力听清医生说什么,可她的大脑像被锈住了一样转不动。转不动就听不清,声音从医生捂着白口罩的嘴里发出来,嗡嗡嗡的,震得豌豆脑仁发麻。 E= .clA  
Wz#ZkNO  
医生把笔递给豌豆,让她赶快签字。 b}*q*Bq  
/B|"<`-H  
豌豆慌忙把手背到身后,说:“我不签。” D={$l'y9p  
$M~`)UeV_  
老宋问豌豆:“你会写字吗?” HBs 6:[q  
=1xVw5^F  
豌豆没有回答,却高声喊了句:“我不签!我不要你们开颅!我要喜奎回家!” Qz"//=hC|H  
vu&ny&=`  
救护车开进村里,把一村的人都惊炸了。喜奎被豌豆强行接回家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遍了。在豌豆的坚持下,医院没能给喜奎开颅。在医生的坚持下,喜奎又在医院观察了三天。在医院的几天里,豌豆每天不吃不喝不睡,就那样不错眼珠地看着喜奎。开始,医生护士背后都叫她傻子,都取笑她。后来,傻子那样的称呼就叫不出来了。主任早晨查房,看见豌豆抱着喜奎的脑袋坐了一宿。主任很吃惊,赶忙让豌豆放下。说来也怪,喜奎就在这个早晨把眼睛睁开了,问豌豆:“大宝、二宝呢?” $ e.Bz `  
PnL?zae  
喜奎醒过来就想回家,豌豆去找主任。主任是个老太太,她管豌豆叫大宝贝,说这时候病人出院会很危险,可在豌豆的脑海里,却没了危险的概念。她不喜欢医院,她在这里总是很焦躁。没奈何,主任签字放行,并用最后一点儿押金为他们准备了药物和救护车。 uo*lW2&U  
P.(z)!]  
村里人从豌豆家里出来都摇头,说喜奎这一条命,怕就这样让豌豆耽误了。喜奎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连大小便都不知道。村里人都劝豌豆把喜奎送回医院,豌豆不依。豌豆说:“喜奎在家里我放心。” R]RLy#j  
=LEzcq>XO  
“你放心有个屁用!”隔壁的二嫂被激怒了。 AP8J28I  
7[i&EPN  
豌豆说:“反正我不送喜奎去医院,我不让医院开刀!” ;Wsl 'e/  
P7REE_<1  
晚上的时光显得那么漫长,一家人都静静的,连点儿声音也没有。大宝、二宝一左一右守着喜奎,大宝抱着棋盘,二宝拿着折纸。二宝折了鸽子给喜奎看,问:“爸,认识这个不?”大宝则把棋子放到喜奎手里让他摸,这个是“将”,这个是“帅”。豌豆坐在灯下痴痴地看着这爷仨,看困了,就打发两个儿子回屋睡觉。 Z-M4J;J@}  
[4@@b"H  
豌豆每天都要做好几顿饭,做了这样做那样,想起什么做什么。哪样做了,都要先喂给喜奎吃。有的喜奎能吃,有的喜奎根本吃不下。喜奎若吃不下,她就再去做别的。她第一次把米饭蒸得水不多不少,面条擀得薄薄的,切得又细又匀,让大宝、二宝高兴得敲桌子,说我们的妈变成七仙女啦!豌豆还把肉剁烂了喂给喜奎,把菜熬成菜汤。有一天,二嫂过来看喜奎,说老母鸡的鸡汤才有营养,豌豆就满世界去踅摸老母鸡。豌豆在大宝、二宝的帮助下,在石头缝里把老母鸡捉到了手。她提着鸡翅膀去找主人,说这个母鸡可以救喜奎的命,问人家要多少钱。人家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你们拿去吃吧。 )i\foSbB`V  
XhN?E-WywQ  
把母鸡变成鸡汤的过程,复杂而又艰辛。第一只母鸡是二嫂帮助收拾的,从拔毛、开膛破肚到下锅,豌豆每一步都看得仔细。第二只母鸡,也是豌豆找来的。有第一只母鸡垫底,第二只母鸡的主人也没好意思要钱。豌豆宰杀的时候,扑了一身一脸的血。母鸡脑袋掉了,还挣扎着跑出去十几米远,一头扎进了柴火垛里。豌豆坐在那里哇哇地哭,哭够了,把母鸡捉回了家。 1^[]#N-Bu  
?,C'\8'  
罕村的人都奇怪,豌豆过去是有名的“傻子”,怎么喜奎出了场车祸,倒把她的“傻病”治好了呢? '*t<g@2$  
m`b:#z  
半年以后,生命以一种顽强的姿容优待了喜奎和豌豆,喜奎当真一天一天好了起来,他又能去木器厂上班了。豌豆一日一日等在清风场,豌豆在那里的时候,村里人都不过来,他们远远打量一眼,说,那个傻子,又把清风场给占了。 2uMSeSx$  
q!q=axfMD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