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半边街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8718
财富: 823909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3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8-19
楼主 发表于: 08-05  

半边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8-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rB% a<  
半边街 </[.1&S+\  
分享到: k%6CkC w  
来源:光明日报 | 杨帆  2016年11月11日07:53 Yg&(kmm  
8^>qor.]M  
/h>g-zb  
|.k'?!  
@j\:K<sk  
c5ij2X|I  
插图:郭红松 I!hh_  
p!pf2}6Fd  
上世纪90年代,我随几个家乡的师兄师姐去往师大学画。那时候,南昌对我们这些长在小城的少年来说,算是一个很大的码头。我们坐船而来,望着茫茫无际的鄱阳湖,心头第一次生出了对人生无从把握的混沌感。苏轼“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浩叹,在这大湖上有了一种奇异的同感。我记得类似鸡皮疙瘩一样的战栗,从手臂直传到指尖。是在我17岁那年的暑天,湖面上烟波浩渺,时不时滚过一层燠热的风,立在甲板上的我默默注视着这片水域,被夕阳映照下那强大的光波所震慑。鄱阳湖那气贯时空、吐纳风云的恢宏气势,不由人不感到自身的渺小虚弱。 Mq\=pxC@  
3-/|G-4k7  
在师大的画室里,我是最用功的学生之一。人只有看到了自己的局限,或者说看到希望,才会去做一些吃力的事。这不单单指技艺上的,不过当时我唯有专注于此。我混在那班奇装异服、装酷扮靓的少年里,只管埋头画。那时候还没有出现染发,于是男孩子把头发烫成高刘海,女孩子烫成拉丝头、卷花头、爆炸式,各种一鸣惊人。一律穿宽大棉质衣服,牛仔、格子、镂空都是时尚元素,衬衫下摆交叉打成结,露一丝肚皮,实在是女孩子最帅的打扮。流行萝卜裤,那种臀部肥大、腿部收窄的高腰裤,如果这男孩再脑后扎个小辫子,太阳穴上挂一副黑耳机,前襟上散布些水粉颜料,就没人敢怀疑他的绘画水平。女孩里也有人穿萝卜裤,或系一条百褶大花长裙,涂着橘色、酱黑色唇膏跟男生一起吼赵传、黄家驹、崔健。那是些收工后的深夜,还在被自己的梦想激奋着的灵魂,游荡在路灯幽暗的校园里,一定扰乱过部分学子的清修与睡梦。我在窗台边或许就着月光看到了他们鬼魅般的身影,在地面拖出的长长痕迹。狼嚎般的凄厉声打耳边呼啸而过。我仿佛不曾与他们成群结队,或者说同流合污,出去吃夜宵,抽烟打赌吹牛皮,记忆里没有这样的夜晚。月色披在肩头一定是冷寂的,喑哑的。我和一位姓冯的师姐脚步铿锵,将夜虫的呢喃生生打断,或是踏碎雪团下僵硬的枯枝。冯师姐在我学画前,已经考了6年。她嘱咐我不要学他们虚度年华,专心画我们的。每当看到她因长久的不平和沉默形成的两条深的法令纹,我总是肃然起敬,心头响起孟子威武不能屈的句子。 t\,Y<9{w  
eIvZhi  
在师大校园里,我穿着那条背带裙往返穿梭,预先过起了大学生活。我住进了外语系女生宿舍,早出晚归,整天同她们打不了照面。我几乎不上街,除了买颜料和画册,没有逛过万寿宫和滕王阁,没在赣江边湿过脚。我势必一年考上心仪的服装学院,化身一名独步江湖、资质上乘的天才设计师。我将为一代名伶设计服装,不动声色而名利双收。这样的自信部分来自于我的年纪,某种无知无畏以及热血奔流不息。在我看来大学生活毫不迷人,周末那些慵懒、闲适的清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生下楼约会的壮观场面,压根不能化作我卖力画画的动力。我交了一个南昌本地的画友,一个将孟庭苇的歌模仿得像原唱的美丽女生,她叫朱敏敏。我俩共同点是不务实,我爱她尾音缥缈、生产烟气的嗓音,她爱我不按常规出牌的怪癖。不同处是她虽然唱着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心底的愿望只是考进师大。按照这样的思路,她本该留在师大中规中矩的培训班课堂,专业过关的路子会顺得多,但她跟上我们就走了。她算是比较冲动、不分轻重的那类女生。也是我见过的唯一将南昌话说得悦耳动听的人,听她说话就好像新的一天正在打开。她描述事物边笑边比画的样子,基本贴合我对本地人直、急、冲的第一印象。在画室里听歌,看手相,时而用牌当道具,是我们几个全部的娱乐。冯师姐最先叫我半仙,因为我故弄玄虚,信口开河,无端将她们的心搅乱。当然,搅乱她们的并不是我,而是一种叫作命运的东西。一个月后,我们几个臭味相投的人离开了师大,学费没有退成,投身于一个偏小众的、颇有实力的私人画室。 COw"6czX/  
sT?{  
画室位于师大对面一条叫半边街的巷子里。半边街又深又窄,又混乱,两边有很多细小偏狭的分岔。你走进去,拐好多个弯,直走到居民屋稀少、又重新变稠密的地带,就能抵达这个由师大一名大二学生开的画室。这名男生据说专业水平超过了现在教他的大多数老师,原本稳进当年的浙江美院,但他把自己的考卷换给了当时的女友。女友被他一举送进了艺术的最高殿堂,据说入校就被选为校花,他则被安排到她原本的人生轨道里。艺术和悲情从来是分不开的,他从不给我们讲画,永远丢给我们一个形单影只的背部特写。他的背部高挑萎靡,充满美感,裹着布料坚挺的猎人装和一双高帮皮靴。这背影简直就是一段生动、深刻的艺术启蒙,包含着硬与弱、光与暗的律动与碰撞。这个阴郁的年轻人并非什么也没给我们,不是他那些同行所散播的那样。在某种放任自流、不乏悲壮的氛围里,能感知到一些单纯的操练不能启示给我们的东西。那是上帝之手将他领到南昌城,在这杂乱一隅充当我们的航标,以一手漂亮的灰色调子水粉(恍若他的人生际遇)和某种宏观之气,领我们走出了这条狭长弯曲的巷子。 AQ)gj$ m3  
?oYO !  
半边意味着残缺,不是坦途和正道。但是,不完整,不圆满,不代表没有价值。比如,断臂维纳斯,未完成的某部歌剧。年轻的老师在半边街摸索到他的坐标,与远道而来的我们一起漂泊、煎熬,最终我们会到达各自的位置,踏上各自的江湖。7年后再到南昌,敏敏已在师大留校,她的爱人是同校师兄,上饶某县人,有才华而无锋芒。他到火车站接我,开着小电动一直将我载到他和敏敏的家。这个周六中午,我尝到他的手艺,萝卜排骨汤,炒土豆,红烧鱼,如他人一样温厚平实。他在郊区某民办学校任教,又在外带一个美术班,显然是提前出门,绕道接我的。我们无意打量对方,都不是一见惊艳的长相,而且南昌灰扑扑的街道需要专心应对。不知过了多少个路口,我被载到一栋6层楼房下。温馨紧凑的一居室,略显杂乱,分布着敏敏不善家务、努力持家的痕迹。两人排除万难走到一起,却像是未尝过生活艰辛,他仍是她那个无所不能的师兄。她还是那个爱笑的女生,还哼孟庭苇,连她爱头晕的毛病都没有消失。她说话时语速略缓了些,手势雍容,将一枚紫色簪子插进我发髻,彼此凝神端详,仿佛我俩身上不曾流失什么,时光,梦幻,露珠般的情谊。也没有增加什么,一切刚刚好。因为我和她的师兄名字里有个谐音字,她每次提起我,他都误以为她在深情地叫他。在他们的热恋时期,我难免充当了若干次灯泡。我想,他该恨不得下一秒变后羿,将一个个发亮的我从半空射下来。我那时仿佛也是失意的,虽然在筹备婚事,但听说敏敏芳心有属还是觉得有点突然。我不断打听那位师兄的名字,不断忘记它,时不时提醒她是不是因为他叫这个字,她才跟了他。当然不是。在他们还没捅破窗户纸时,我的耳朵就被他名字磨出了老茧,她给我写的信里密密麻麻全是那个该死的字。还没见面,我们就相互厌倦了。完全是为了叫她放心,我们才保持了表面的礼数周全。午后,她陪我去半边街走一遭,他去上课。彼此暗中松了一口气,我担心过他提出陪我们。他倒没有多余的殷勤,没什么话说,洗完碗撇上小电动走了。我趴在六楼窗台,看他汇入车流之中,想起了当年那些深夜徘徊在校园里号叫着黄家驹的少年们,在摇动着树影的小道上投下模糊萧瑟的影子。物是人非,老师不知所终,大多同学音讯全无。据说那年冯师姐落榜后,又坚持考了两年,后回老家嫁人生子。那个喜欢拔腿毛、成天唱“天空为何那么蓝”、暗恋老师的女生如今做了官太太。常年戴一顶毡帽、偶尔露出一只深不可测眼睛的男生加入了炒房团,据说发达得令人发指。有人说老师考上了中央美院,去了北京。也有人说他在浙美制造了命案。在那个班里一年考上的人里,我和敏敏虽说当初各有方向,人生却大同小异,她实现初衷留在了师大,我因数学分拉后腿,尽管专业名列地区第一、全省前20名,拿到北服、景陶等多个录取通知单,不免美梦成空。我选择了一个不计较我的数学不及格、寂寂无闻的学校,开始了每个周末早晨慵懒梳洗、奔赴约会的光辉岁月。好在我俩没有走散,还能对视一笑,相拥而泣。当然没理由哭泣,最动情不过她买一根发簪送我,最做作的无非路过一个湖,我指着湖心两只天鹅(或是鸭?)喊了起来,多像我俩啊,这组合! xSudDhRP  
QXb2jWz  
在我给敏敏算的命里,她是一位前世的公主,降临此地只为等候那个带她离开的王子。师兄显然不是一个王子的样子,半张脸上胡茬密密匝匝,尽管理过了,还是青蒙蒙糊渣渣一片。像是一个没有理性的人,急于整理出清晰的思路。他眉目算得端正,但不俊朗,而是沉郁、寡淡。回到我的城市后,我才想起他面部轮廓酷似冯德伦。但没有冯的孩子气,倒有一种暮气。他为敏敏留在南昌,奋力打拼,显然他要应对的除开她整个家族,还有南昌城森严秩序下的无尽鞭策和制约。 <&\ng^Z$  
}#^C j;  
时间又过去两年。我接到他的电话,说敏敏过世了。我们的第一次联系,竟是这噩梦般的消息!在那个如遭雷击的傍晚,我听着一个男人的哭泣,呆若木鸡。敏敏的家族遗传病史是他早就知晓的,她时常头晕,头疼,发作起来无药可医。这种潜伏在脑里的奇怪疾病,在医学上甚至找不到名称。她有个二姐的症状是歇斯底里,不定期将家里摔得一团糟。她素来温顺、忍耐,不伤及外界,但她比姐姐更早离开人世。容貌美丽,声音清甜,单纯、热忱、迷人,在她活着时,人们根本找不出她的缺点。他们有了儿子,事业刚有起色。他想过挣一大笔钱,带她去上海医治。 9'*7 ( j;  
w;,34qbf  
此后多年,我从未在南昌停留过。因为九江没有飞机停机场,我习惯了坐火车。偶尔匆匆路过,我不愿记住它的街道,它的人群,它热火朝天的景象,那些带给我一种背叛了敏敏的痛楚。这期间,师兄跟我还时有联系,话不多,像是定期向我汇报自己的动向。自从那个崩溃之夜后,他恢复了从前的寡淡。有时我想他把我当作了一个远房亲戚。他离开了南昌,这个伤心之地;他去了景德镇制陶;去京城进修;他再婚了;他拜师了,现在主攻牡丹,市场不错;他搬了新工作室……总之,他过得很好很卖力,新路子新天地,欣欣向荣,气象万千。他并不知道,我希望他不要打电话给我,他的每一次来电,每一次的新,都带给我那页旧皇历一次短暂的侵害。 <D |&)/#  
k{2Gq1S{  
我一直没有换电话号码。前年,经过权衡思量,我调到了南昌市文学艺术院工作。10年来,同南昌有过多次擦肩,当年曾有机会调到省作协,种种原因搁浅,我都不曾有过遗憾。我对南昌有着一种内在的逃避,不仅仅在于它是我奋斗过的地方,失去良友的地方,还在于这座城的硬度,广度,维度,让我没有作好以卵击石的准备。对一个曾被击败、并不断节节后退的人来说,迁徙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情不自禁,一是迫不得已。这个时期,我没有再接到来自景德镇的电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算定居景德镇,如同当年驻扎在南昌。他偶尔在网上,先是微博后来是微信,发表一句短短的留言。我在网络发布一些明明暗暗的牢骚,怀旧,自恋或反省,算是艰难写作之余的一种调剂。他不清楚我的现状,但他像一个曾经的熟人那样遥望着我这边的生活。他还不忘向我点明他的处境,像是要在我面前证明什么。但不及从前急促、迫切。他像窑里烧制好的陶器一样慢慢冷却,不复忽冷忽热,造成自身干脆易裂。假设那些年里,他认为敏敏的魂灵会向我更靠近,而不是他,他是抱着痛苦跟我讲述那些的吧。一个语焉不详,一个心不在焉,彼此心里都存着好的念想和一点点怨恨的。 vm@V5oH  
$9YQ aN%  
正式报到后的某个冬日,我在八一桥下了车,来到赣江边。江水汤汤,寒风凛凛,我很快被吹红了鼻头。这么多年,我没有拜祭过敏敏。我不记得她当年的家在哪里,因为没有方向感,也不知她的墓地在哪个方向,只有朝着江面双手合十,默默祷告。江面上没有一只飞鸟,浑浊的江水奔流万里,从无疲态。初到南昌的那一年,也是面对湖水,怅然若失,那是面对未知的茫然。我小时幻想自己成为一代名伶,哪里料到会去爬格子。和敏敏也曾戏言仗剑走天涯,终不能共一片江湖。那个同我有一字之谐的人,和我爱过同一个女子,经过同一个城市,此生不复照面。仿佛没有告知过他,我到了南昌。南昌没有敏敏,没有他,已是陌生之城。我登上滕王阁,极目赣江,但见江水茫茫,天地悠悠。经历了父亲去世,及诸多人事的消逝,渺茫感自会一日日深重,仿佛掌握的疆域越具体,心头的空茫越无边。或许,当我抛开了手中缆绳,随风自在,希望之光会在天际浮现吧。 NO~G4PUM0C  
,SIS3A>s  
杨帆 生于20世纪70年代。鲁迅文学院13届青年作家高研班、28届深造班学员。著有中篇小说集《瞿紫的阳台》、中短篇小说集《黄金屋》《天鹅》。 h~#iGs  
{8.Zb NEJ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