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方寸光影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8817
财富: 825200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38(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09-15
楼主 发表于: 08-25  

方寸光影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08-2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ie%zrhS  
方寸光影 |Tc4a4jS  
分享到: (3lA0e`Y  
来源:《长江文艺》2017年第2期 | 常君  2017年02月28日08:59 KYtCN+vsG  
V-@4s}zX  
_@!vF,Wcf  
k&%i+5X  
导读:从少女青春时期走街串巷的流动照相,到后来的大影楼,一个女人因为对照相的热爱,一生与它紧密捆绑到了一起,方寸光影凝集了她痛苦然而真诚、真纯的一生。 [A/2 Ms  
-l57!s~V  
1 0VSIyG_Z  
o2U5irU  
说不好什么颜色,紫罗兰?木槿紫?抑或薰衣草?我在自己所掌握的有限的紫色系中努力搜寻着。那抹紫色不是单一的,而是立体地交织在一起,饱满而又铺张地渐变泼洒在那条丝质纤维上。我呆呆地凝视着在我前面移动的那条连衣裙。身着连衣裙的女人回过头来——深深的绝望顷刻间袭上我的心头——大而懈的眼袋,揉皱了衣服似的皱纹。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肤色,让我陡然想到老人故去时烧的黄裱纸。紫色系的服饰是很挑人的。这个女人选择这个色系的旗袍实在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lVMy\  
3MFT P5~  
能把这种挑剔的色系驾驭得天衣无缝浑然天成的,恐怕只有花千红了。 {yWL|:#K  
S-88m/"]s  
2 D@gC(&U/6  
xh$yXP0/  
那一年的春天,在转山营子经常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两个画上画的一样的姑娘脖搂着脖,肩挨着肩走在村路上。一个脸色白净,刘海儿烫成了弯弯的;另一个皮肤较黑,梳着两根同样黝黑的长辫子。在她们身后,跟着一个背书包的黄毛丫头。那个烫着好看刘海儿的是花千红。梳着长辫子的是王小玲。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的那个就是我。那年春天,花千红家从黑龙江搬到了我们转山营子,和王小玲家住邻居。而王小玲家是我一年当中差不多有半年要赖在那里的。王小玲的爸是我的舅舅。介于这种关系,我自然成了她们两个的小尾巴。那年花千红和王小玲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十三,上小学五年级。 2#R$-* ;#  
CvE^t#Bok  
那时候,我正被一种身体上不动声色的变化折磨着。我的胸部不知为什么开始发胀,碰上去还有一种触痛感。尽管妈用缝纫机给我缝了很紧的小背心穿在身上,但我的胸还是可耻地显露出来,于是我尽量含着胸,抱着双臂。我想我的表姐王小玲也有这种恐慌。花千红拉着她从村路上经过时,她也像只含胸畏缩的老鼠似的。而花千红则昂着头挺着胸,像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王小玲扯了扯她的衣襟,花千红嘻嘻笑着,不但没收敛,反而故意把胸挺得更高了,惹得那些目光钉子似的钉在她的胸脯上。 su%-b\8K  
r8:"\%"f>  
暑假的一天,我们三个正在舅舅家玩。忽然间,花千红“嘘”了一声,冲我们竖起了手指。我们支棱起耳朵,听见从街上飘过来断断续续的“照相啦”的声音。我知道,一定又是那个骑着凤凰自行车、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小胡子走村串户照相来了。怎么说呢?小胡子的穿着打扮有些流里流气的。头发留得老长,鼻梁子上架着蛤蟆镜,上身是花里胡哨的“港衫”,下身的喇叭裤裤脚肥得能钻进去一只猫。每次我妈和王小玲她妈听见小胡子“照相啦”的喊声,都说看模样就不是什么好人!并警告我们离他远点儿。其实那时候照相都是家里有了什么喜事,比如结婚啦,孩子“百岁”啦,“周岁”啦什么的。我家墙上挂的镜框里就只有我爸和我妈的结婚照和我跟我弟的百岁照周岁照。照片是黑白的。我爸我妈穿着军装,胸前别着毛主席像章,我爸的上衣左上侧的口袋还插了一支钢笔。两人按照男左女右的顺序坐在一起,板着脸,将头微微靠向对方,表情异常严肃。右上角写着一行字:革命伴侣志同道合。再有就是我和我弟的百岁照。我和我弟坐在铺着毯子的椅子上,我的两腿之间放着一个皮球,我弟则不知羞耻地张着两腿。左上角写着百岁留念。照片四周裁着整齐的锯齿花边。原来也是黑白的,颜色是后期绘上去的,我和我弟都被打上了红脸蛋儿,身上的衣服也被染上了红红绿绿的颜色。转山营子照相的人实在不多。没个大事小情的,谁平白无故照相,要好几毛钱呢。 c{I]!y^!  
bUm%#a  
走!看看去!花千红不由分说,拉起我和王小玲跑了出去。 |<h}'  
IiqqdU]  
小胡子一条腿跨在自行车车座上,另一条腿支在地上,在树荫下歇凉。身上仍旧是那副流里流气的打扮。见我们出来,冲我们打了一声口哨儿,弄得我和王小玲满脸通红,直往花千红身后躲。 qX5>[qf-  
aYT!xdCI  
花千红却没当回事。只见她昂首挺胸,迈步向小胡子走去。 C 8wGbU6`  
<i</pA  
小胡子把蛤蟆镜架在脑袋上,有几分轻佻地同花千红打着招呼,嗨,美女,照相吗? fEXFnQ#  
CO@G%1#  
花千红挑衅地说,把你照的照片拿出来让我们看看。看好了呢就照,看不好就不照。 iSezrN  
#0b:5.vy  
小胡子像听到了命令,立马从自行车上下来,从自行车后面的货架上拿下一个黑色的人造革兜子,从里面拿出一本影集,打开递到花千红面前,这些都是本人拍摄的,请欣赏。 6c-3+,Y"#  
r/'!#7dLG-  
花千红一笑,接过影集。扭头望向我和王小玲。 GJcxqgk$  
wB0vpt5f  
我和王小玲呆愣着相互望着。 AaA!U!B  
s=(q#Z  
花千红走到我们身旁,冲我们眨了眨眼睛,悄声说,看看怕什么,又不会要你们的命! "[?DS  
=YgH-{  
我们三个脑袋这才凑到了一处。 !;|#=A9  
Y,0Z&6 <  
影集内有各式各样的相片,姑娘们身上的连衣裙紧绷绷的,显得胸脯一览无余;还有的耳朵上戴的耳环比乒乓球都大。上身穿的衣服倒是肥肥大大的,可是往下身看就让人羞得不得了,那裙子短得不仅露出来白花花的大腿,连屁股简直都要露出来了。男的大都和小胡子相似的打扮,有的甚至还把头发烫得狮子狗似的,手里拎着四个喇叭的录音机,下身的喇叭裤把屁股包裹得一瓣儿是一瓣儿的,真是羞死人!我和王小玲羞得面红耳赤的。 /-FV1G,h  
D tZ?sG  
花千红扬起头问,这些都是你照的? /Z:NoTGn  
&mVClq  
当然。骗你们是小狗!小胡子油嘴滑舌道。 r+C4<-dT  
g&y (-  
花千红又问,她们身上穿的戴的,你都有吗? k*N!U[]  
H%Gz"  
小胡子说,当然有了。说着拉开一个大一点的兜子的拉链,有几分得意地对花千红说,看看吧,应有尽有。 rN|=cn  
(J5} 1Q<K  
花千红瞥了一眼,随后把目光重新聚集到影集上,指着对小胡子说,你照着这上面的,给我照几张。要这张,还有这张。 C\5G43`  
a_P|KRl  
小胡子喊了一声,得令!哈腰在兜子里找衣服。 SgxrU&::  
1qNO$M  
花千红决定照相的决定下得太快了,我和王小玲还没反应过来,花千红已经换好了衣服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和王小玲的嘴张得老大——花千红选的竟是那套蝙蝠衫加上露屁股的超短裙! E& 6I`8  
?} 8r h%  
我和王小玲刚要劝阻,花千红已经站在了柳树下。 Ny7*MZ-  
W=^.s>7G  
小胡子的眼睛也直了,怔怔地望着花千红,竟然忘了他的本职工作。 @6~lZgXOV[  
]P wS3:x  
花千红喊了一嗓子,嗨!小胡子这才醒过神来,冲花千红一伸大拇指,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呵! ni{'V4A  
2k<#e2  
花千红捂着嘴嫣然一笑。 Ph""[0n%o  
.5a>!B.I  
小胡子这种走街串户照相的,照片通常都是要过四五天,等他下次来时才能洗完带过来。 ,o n]Fts  
rwXpB<@l@  
几天后,小胡子来了,见到花千红直伸大拇指,说简直照得太漂亮了。花千红拿着相片,脸上也是美滋滋的。我和王小玲凑上前一看,红色的蝙蝠衫配上花千红白皙的肤色,下身的黑色超短裙恰到好处地衬出花千红的一双长腿。 ZcjLv  
7mYcO3{5{  
那一次,我和王小玲禁不住小胡子和花千红怂恿,也照了两张。不过我们穿的是自己的蓝衣服。相片送来后,我和王小玲看了看,都没说什么。不过我在心里还是认为花千红穿的蝙蝠衫超短裙好看。我相信王小玲也在心里这样认为的,从她颇有几分沮丧的眼神我就看得出来。只不过我们俩都没说出口。 AA[1[  
qzNb\y9G  
花千红拿着我和王小玲的相片大呼小叫,说,以后你们俩要是再穿这种衣裳就别照相了,简直就是浪费胶卷! {H[N|\  
W;I{4ed6  
我们不得不承认,花千红真是块照相的料。我和王小玲同花千红相比,简直就是块木头。“预备”,随着小胡子的喊声,我和王小玲的身子立马就僵了,手也不知往哪儿放好。花千红连忙摆手说你们俩自然点儿,别板得像块木板似的,要把照相当成没照相一样。还有,别一个劲地眨眼睛,眨眼睛就照瞎了,要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和王小玲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一旦小胡子的“预备”声响起,我和王小玲还是会不由自主地成为两块只会眨眼睛的木板。我们按照花千红在一旁连示范带吆喝的那样瞪着眼睛摆着身姿,准备了大半天,才照了一两张。照完不光眼睛,连脖子肩膀都跟着酸了。王小玲连说,这照相比干一天农活儿都累,真是力气活儿呢。 1ygEyC[1  
bgBvzV&'8  
花千红却不像我和王小玲。她或者很随意地靠在树旁,或者低头嗅着花香,再或者走在独木桥上回眸一笑,一招一式都十分自然。我和王小玲佩服得不得了。 5&Yt=)c\  
hOk9y=  
每到给花千红照相,小胡子的兴致就特别高。只见他端着照相机,一会儿蹲下身子,一会儿又跪在地上,前后左右,咔咔一通照,嘴里不住地叫好,夸花千红有镜头感。 \0 h>!u  
3?V'O6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基本就整天处于一种翘首企盼的状态中。小胡子来送照片那天就是我们的节日。听见小胡子喊“照相啦”,我们三个就兴奋得满脸通红,争先恐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村街上跑。拿到照片后,头挨着头肩并着肩挤在一起,评论哪张照得好,哪张照得差,哪张照成了眯眯眼,哪张眼睛夸张地瞪得像铜铃。看到有意思的地方,会笑得前仰后合的。小胡子就在一旁望着我们三个笑。 J8S$YRZ_  
'e]>lRZ  
小胡子对我们也挺够意思的。有时候会慷慨地白给我们照几张,不收钱的。我们自然也不白用小胡子,从家里偷来瓜果梨桃煮熟的苞米什么的塞给他吃。小胡子对花千红特别偏心,每次给我们三个照完合影后,还会给花千红多照两张。我和王小玲也不嫉妒。说起花千红在照相上舍得花钱还有一段插曲。她妈让她去公社镇子上把她家不爱下蛋的老母鸡卖了,花千红去是去了,鸡也卖了,回来却撒谎说卖鸡的钱丢了,挨了她爹好一顿骂。没鸡可卖了,花千红瞄上了山上的草药,什么蒲公英、地龙、大将军草,花千红扛着镐头上了山。刨了一春带半夏,晒干后送到镇子上的供销社收购站,卖的草药钱差不多都用在照相上面了。几乎每次小胡子来,花千红都会照。白给花千红照几张也是可以理解的。小胡子还送给花千红一本不大的小影集,花千红把照片都放在了里面,差不多快有一本了。 -(TC'  
of*T,MUI  
让我们感动的还不止这个,我们欣喜地发现,我们等照片的日子没那么漫长了。根本用不上四五天,两三天小胡子就会出现在转山营子,有时第二天就送来了。小胡子说怕我们着急,所以就连夜开夜车洗出来,给我们送来了。我们自然感激不尽。 4_-&PZ,d  
Hb*Z_s  
从那以后,小胡子把我们这儿当成了据点。每次来,根本不喊,直接到我们这儿来了。那段时间我们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转山营子,绿意葱茏的盘龙岭,碧波粼粼的亮马河,统统成了我们的背景,微观地出现在我们方寸的光影中。 ?9{^gW4|  
H.l0kBeG  
我对是否穿那套蝙蝠衫和超短裙照相一直很纠结,我在脑海中想象着穿上那套服装会是什么样子,甚至做梦都梦见了。我相信王小玲也和我一样,因为她不止一次地问我,你说咱俩穿上花千红穿的那套衣裳会什么样?上次小胡子来,我和王小玲在花千红的鼓动下,穿上小胡子照相用的那件连衣裙各自照了一张相,那件连衣裙好看是挺好看的,只是太瘦了,屁股和胸脯都包得紧绷绷的。花千红和小胡子都异口同声地说要的就是那个效果。相片出来后,我和王小玲都没敢拿回家去明目张胆地镶进家里的镜框中,让爸妈看见,不把我们骂个狗血喷头才怪呢。 ZVH 9je  
,YM=?No  
我决定,等下次小胡子来时,就穿花千红穿的那套照上一张!我把我的这个重大决定跟王小玲说了,王小玲寻思了好一会儿,才犹犹豫豫地说,你要是照,那我也偷着照一张。 >mA]2gV<a  
iSf%N>y'K  
我还想穿花千红的那件“港衫”照一张。花千红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件“港衫”, 听说香港很流行。我和王小玲问她她笑而不答,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和王小玲争着抢着轮番往身上穿。尖尖的领子,细碎的花朵,很花哨,不知什么料子,摸上去很凉,也很滑,穿在身上不粘肉皮儿。 16Ka>=G  
=:g\I6'a  
可是我们等了快一个星期了,也不见小胡子的影子。这在从前是绝无仅有的。这个小胡子到底怎么了?病了?还是有什么事情?我们想和小胡子联系,可是那家伙没固定的照相馆,只是走村串户打游击,我们甚至不知道他家住哪里,姓啥名谁。 LI}e_= E  
m_Hg!Lg  
我们一天天盼望着。我发现,不光我和王小玲盼着,花千红更是期待小胡子的到来。花千红的企盼与我和王小玲有着微妙的不同。我和王小玲盼望归盼望,但那是平静的。花千红的就不同了。花千红的盼望中,不知怎么多了一份焦灼,一份魂不守舍。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见花千红站在亮马河边,呆呆地冲着小胡子来的方向,久久瞩望着。 [\Wl~ a l  
c}OveR$'&  
小胡子就像一阵风从转山营子吹过,然后就无声无息了。 U>!TM##1QD  
[.|& /O  
可是另一阵风却在转山营子刮起来了。那阵风表面看上去很微弱,波澜不惊的,背地里却很强劲,刮得简直是翻天覆地的。 XO?WxL9k]  
dY$nw  
那阵风和花千红有关。 y'>9' /&  
FDuA5At  
那阵风起源于王小玲她妈。 W<&/5s  
$G0e1)D  
王小玲她妈说有一天她在亮马河边洗衣服,看见花千红和小胡子衣衫不整地从河边的柳树趟子里钻出来。王小玲她妈在转山营子是出了名的呱呱鸟,没出几天,这件事就成了转山营子家喻户晓的头条新闻。 Nz{qu}dt  
k2->Z);X  
这件事导致的结果是,我妈和王小玲她妈建立了同盟,禁止我和王小玲跟花千红在一起玩。说跟啥人学啥,跟着蜜蜂找花朵,跟着苍蝇找厕所,怕我和王小玲跟花千红学坏了。我不知道她们所说的学坏是怎么一回事。我问王小玲,王小玲捂着脸,说,哎呀,等你长大就知道了。然后很害怕地说,以后咱不和花千红玩了。 1^NC=IS9z  
pR0 !bgC  
王小玲真的不再找花千红玩了,有时和花千红走个对面,王小玲就跟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拉着我毛兔子似的逃掉了。我没弄明白,也没觉得跟花千红玩会学坏。 ~-sgk"$  
T@vE@D  
一天晚上,我又住在王小玲家。半夜出来上厕所,听见从花千红家传出来什么东西打在人身上的声音,还有花千红他爸狠歹歹的咒骂声,打死你个伤风败俗的东西!一家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整得我们连门儿都不敢出! =4x6v<  
)<J #RgE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是花千红斩钉截铁的声音。 =1>G * ,  
^`xS| Sq1D  
你当啥当?咋当?我们头都抬不起来,脑袋都要耷拉到裤裆里了你知道不知道? /C`AA/@  
nY;Sk#9  
第二天,早晨上学时,我看见花千红走在一群社员后面去出工。我赶上前,从后面拽了一下花千红的衣襟。花千红回过头。我看见花千红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不知道说什么,花千红他爸也太狠了,怎么把花千红打成这样。花千红冲我惨然一笑。 kQ\l7xd  
hUi5~;Q5Fi  
不仅如此,我还听王小玲她妈说,如今谁也不上前搭理花千红了,以前花千红到生产队出工,一条垄刚铲个地头儿,剩下的那多半条垄早被那帮经常在花千红身旁打恋恋的小伙包圆儿了。可是如今,那帮家伙像躲避瘟疫一样,一个也不靠前。以往我总看见李向东颠颠地在花千红家院子里挑水劈柴,跟个长工似的,最近也没了踪影。我不知道这帮人中什么邪了。 3k_\ xQ  
K7x;/O  
我想方设法逃离我妈和王小玲她妈以及王小玲的监视,隔着篱笆墙抻着脖子望着花千红家院子,希望能看见花千红,却好几天不见花千红的影子。 R ^@`]dX$  
MftaT5  
一天下午放学,我从村街上经过,看见王小玲她妈、李向东他妈和几个女人坐在柳树下面。一些恶毒的议论随风飘进了我的耳朵里。 H,;ZFg/v8  
GdScYAC   
从打那丫头一家从黑龙江搬来,我就看出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你看那眉眼,还有走道的样子,恨不得身子扭十八道弯儿,瞅着就不着人调! mOjjw_3gq  
'Q7t5v@FF  
我听说不止一次和那个小胡子钻柳树趟子苞米地。你家向东还总和她打恋恋,这要是娶回家,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可得把你家向东看住了。  k_^ 4NU  
(Ww SisC~  
我家向东早不去她家了。 Bd>ATc+580  
o+^e+ptc  
瞅小胡子那流氓样儿!真是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都是一路货色! Ak`?,*L M  
b5|l8<\  
那个丫头好几天没看见人影了,上哪儿去了? Uq%|v  
L^s?EqLXS  
能上哪儿去,跑骚去了呗。 E[CvxVCx  
S]&i<V1qX  
这帮烂舌头的,还在嚼着花千红!我回头狠狠瞪了那帮女人一眼。扭回头,猛然见一团跳动的火焰闯进我的视线。是花千红!花千红穿着照相穿的那件红色的蝙蝠衫,下身是黑色的超短裙。 RzB64  
$Ixd;`l*  
我简直看呆了。 &t@ $]m(  
LXe'{W+bk  
呆的不止我一个,还有树下那帮女人。只见她们一个个张着嘴瞪着眼,像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术。 Eh`W J~  
,=%c e  
花千红迈着豪迈的步伐,昂首阔步从那帮呆愣愣的女人身旁经过。 wDh&S{N  
DEv,!8  
从那以后,花千红像变了一个人,三天两头换上时髦的衣裳出现在村街上。惹得她爸在院子里咬牙切齿地骂。 wp/x|AV  
.R^]<b:`  
3 A_6Dol=J@  
Dt]FmU  
穿上花千红的那套蝙蝠衫和超短裙照一张相,成为那时经常出现在我脑海中以至于继续演变成为我梦中的一个情景。随着小胡子从转山营子消失,那个情景像轻风拂过的水面,风过涟漪散,我心湖的水面逐渐趋于平静了。 6>EoU-YX}l  
%ZlnGr  
直到一天放学,花千红找到我,颇有几分神秘地问我,还想照相吗?我脱口而出,当然想了!然后迫不及待地问,小胡子来了吗?花千红垂下眼帘怔了一下,抬起头说,明天我带你去青堆子照相馆照! {\= NZ\  
PzLV}   
青堆子是我们公社政府所在地,距离我们转山营子二十多里地,我们曾去镇子上的供销社收购站卖过晒干的草药。我吭哧着表示想穿那套红色的蝙蝠衫和超短裙照张相,花千红当即说她明天给我带着。我们约好第二天早晨在村西的亮马河桥上集合。 69C ss'  
9l7 youZ]  
第二天早晨,我撒谎说找同学玩,避开我妈和王小玲她妈还有王小玲的视线赶到亮马河桥头,见花千红早就等在那里了,肩上背着一个黑色的人造革包。我问,那套衣裳带了吗?花千红一拍肩上那个黑色人造革包,说,放心吧,都在这儿呢。 0I.!  
Qc:Sf46O  
那天的天气真好,秋高气爽的。风哗哗刮着路旁白杨树的宽大叶子,像在鼓掌欢迎我们。二十多里地在我和花千红的说说笑笑中很快就到了。 L\kT9wWK|  
]JHY(H2|  
青堆子不大,仅有的不宽的一条街,却是应有尽有。有供销社、理发店、副食品店。 1]jUiX=T  
O$peCv   
花千红拉着我的手,走进了供销社旁边的红光照相馆。 QjUojHz%Z  
i0&] Ig|;  
这个红光照相馆倒是看见过,只是一直没进去过。地方不大,地上支着一个蒙着一面红一面黑的厚布的大家伙,看样子是照相机。墙上挂着看上去颜色很旧的衣服和塑料花,还有小孩照相用的木马、皮球一类的玩具。 S4X['0rX!  
mZ t:  
一个刀条脸的小个子男人坐在凳子上正在打盹儿,脑袋上是左一块右一块的斑秃,跟花斑豹似的,看着让人恶心。 v{>9&o.J  
+&TcTu#.`  
花千红喊了一嗓子,嗨! \"@`Rf   
D61e  
那个瘌痢头抬起头,眼睛登时就亮了,忙不迭站起身来,热情同花千红打着招呼,来啦?快坐下歇歇。 GUK3`}!%  
i(>v~T,(  
看样子花千红是这里的常客,与癞痢头很熟识。 l{x?i00tAS  
EC| b7  
花千红大大咧咧地往凳子上一坐说,今个儿好好给我老妹照几张! z'}?mE3i  
GB_ m&t  
癞痢头说,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pl*2M&  
-x1O|q69  
那天,我终于实现了我的心愿——穿上了那套我梦寐以求的衣裳照了相。 ;R?9|:7  
x5Ee'G(  
那天,花千红也照了好多相。只是没用红光照相馆的服装,她对那儿的服装嗤之以鼻,穿的全是自己带来的。花千红的那个人造革的包里简直就是百宝箱。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一件衣裳,一会儿又拿出一件,样式都很时髦。 ;42D+q=s  
"ae55ft//  
看得出来,癞痢头给花千红照相的兴致极高。他手里捏着一个气囊,一会儿钻进盖在照相机的红黑相间的布里面,一会儿又从里面钻出来,颠颠跑到花千红跟前给花千红整整衣领,抿抿发梢,极尽殷勤。也不知是忙的还是怎么的,瘌痢头的脸上泛着光,连脑袋上的那些斑秃都显得明晃晃的。 k||DcwO  
{n%U2LVL  
花千红给癞痢头提了好多意见,比如,照相馆的服装太旧,样式也太老了,应该换代了。布景也应该换,别老是那几个老掉牙的布景,换些洋气的。癞痢头连连点头称是。 wbId}!  
dfq5P!'  
三天后,花千红递给我一个装着照片的小纸袋。我从里面倒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小亭子前,站着一个时髦的摩登女郎。红色的蝙蝠衫,黑色的超短裙,鼻梁上架着黑色的蛤蟆镜,耳朵上还戴着硕大的圆球耳环。呀,这是我吗?我边看边捂着嘴,嗤嗤笑着。 $bKa"T*  
ZvO:!u0+"  
花千红的照片也照得相当时髦。 E|.D  
w,.Hdd6  
我决定,下次一定照花千红照的那样。 ^j=_=Km]  
R/O_*XY  
那张照片我当然没让王小玲看见。让她看见用不上半天我妈和王小玲她妈就会知道。我把那张照片藏在了书包里。白天背到学校去,晚上拿出来躲在被窝里偷偷看。 r%'2a+}D  
nhCB ])u8l  
有一次大意了,早晨起来时让我妈看见了。我妈瞥了一眼,一把把照片撕成了两半儿。我气得哇哇大哭起来。我妈拿着扫炕的笤帚疙瘩对我刑讯逼供,逼问我相片在哪儿照的,是不是背着她跟花千红在一起打恋恋了。还骂我小小年纪不学好。我抓过书包,饭也没吃就哭着跑出了家门。我找到花千红,哭着拿出被我妈撕成两半儿的照片给她看。花千红满不在乎地说,下次我让癞痢头给你多洗几张不就行了嘛。我想起用底片可以重新洗,这才破涕为笑。 Vq'&t<K#  
?\#4`9  
花千红让癞痢头用底片重新给我洗了好几张。我把照片藏得很隐蔽,我妈一次也没发现。 ); |~4#  
G:e}>'  
因为这件事,我妈联合王小玲以及王小玲她妈对我严密监视。不过,没过多久,她们对我就鞭长莫及了——秋天,我到青堆子中学念初中了。 6OTxtk  
"iZ-AG!C  
青堆子中学离红光照相馆只隔了一条街。中午学校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那段时间我差不多都会去红光照相馆。当然了,必须是花千红在那儿。而十天有七八天,花千红都在那里。 WD?V1:>+  
" ^eq5?L  
那段时间癞痢头为花千红照了好多相,足足装了三四本影集。还有很多外景的。我问花千红怎么回事。花千红说是癞痢头下班后为她出去照的。 _1R`xbV  
)sS< %Xf  
别看癞痢头人长得丑,照相技术却不赖。花千红有好几张照片,已经张贴在红光照相馆的橱窗上了。 s_*eX N  
2iG(v._x  
初一下学期开学没几天,花千红喜滋滋地告诉我说,她要结婚了。我问跟谁结婚。花千红说和罗建军。我闻听就是一愣。罗建军不是别人,正是癞痢头!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怎么和他结婚?他根本配不上你!花千红说,他对我好。没有人对我那么好。你还小,有些事还不懂。还有,和他结婚以后,我就可以天天照相了。 =k/n  
~IWi @m{  
那年五一,花千红和癞痢头罗建军结婚了。 Iw<c 9w8  
p$%h!.~99T  
花千红拉着我,让我欣赏她和癞痢头的结婚照。 c3pt?C  
F'~/  
那时候的结婚照还是很生硬的。拿王小玲的做个比方。王小玲嫁给了李向东,我看过两个人的结婚照。王小玲穿着花衣裳,梳着光溜溜的长辫子,李向东穿着四个兜的人民服,领口扣子系得紧紧的。两人表情僵硬地头挨着头,眼睛瞪得大大的,木讷得很。 Y3zO7*-@  
m X1oRhf  
而花千红和罗建军的则有所不同。两个人分别坐在两把红色的电镀椅子上,中间摆着两盆塑料花,后面是亭台楼阁的布景。花千红烫着时髦的爆炸式头,旁边别着一朵红花,上身是红色的蝙蝠衫,下身是红色的喇叭裤,手里捧着一大束塑料花,脸色绯红,一脸的幸福;癞痢头罗建军穿着一套灰蓝色的西装,可能怕头上的斑秃打镜头,弄了一顶前进帽戴在了脑袋上,显得那张刀条脸愈发地没了。我的心里泛起了那句俗语: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N7jRdT2k%  
%5KR}NXX6  
我念初二那年秋天,花千红竟然成了红光照相馆的老板娘。国营照相馆实行改革推行承包制,花千红果断让癞痢头把照相馆承包了下来。 =Fs LF  
:cEe4a  
再去红光照相馆时,门口已经换上了簇新的牌子:新颜照相馆。进到里面一看,的确是旧貌换新颜,有了很大的改观。室内四壁粉刷一新,照相用的布景都换成了新的。枝型的吊灯,拾级而上的楼梯,楼梯上铺着红色的地毯,两边是白色雕花的栏杆和扶手,金色的沙发,茶几上摆着一部白色的电话。很洋气,有点像上海滩大富豪家的别墅。墙上挂满了花千红的照片,有全身的,也有半身的;有在室内照的,也有在室外照的。桌子上还摆着好几本影集,都是花千红的。最为抢眼的是花千红的结婚照。 7cy~qg  
cU6#^PFu  
花千红正忙着给一对年轻人照结婚照。一会儿过来给新娘整整头发,一会儿又钻进红黑相间的布内忙活。癞痢头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抽烟。花千红也不叫他。我真是有些看不惯。 [;2:lbPx  
$^XPk#$m  
新娘明显效仿了墙上花千红的结婚照,发型、穿着和结婚照上花千红的一模一样。可以这么说,花千红引领了青堆子那个年代的时尚。 g|HrhUT;  
hpyre B  
新颜照相馆的生意好得很,很多时候花千红忙得根本顾不上跟我多说话,只是匆忙跟我打声招呼,转身又忙去了。加之初三了,功课紧了,我得利用中午有限的时间复习,所以去花千红那儿的次数明显少了。 ri;M7rg`.{  
yk)j;i4@  
记得那次我去新颜照相馆是个雨天,室内没人照相,冷冷清清的。花千红垂着头坐在沙发里,腿上摊着一本影集,抬头看见是我,冲我凄然一笑。 {.OoOqq9  
eEh0T %9K  
猛然,我发现花千红右边的额头上有一块鸡蛋大小的淤青,忙问她怎么弄的。花千红说不小心撞的。 c+{4C3z  
}\{1`$*~  
可是我看见她的眼睛又红又肿像个桃子,像是哭过。我怀疑花千红撒谎,没说实话。花千红穿着一件长袖衣裳。我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把衣袖往上撸去——花千红的胳膊上竟然青一块紫一块的。 "3MUrIsB>  
-YyH"f   
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分明是人打的! eM"mP&TTL  
M\6`2q  
花千红没吭声。 S: uEK  
N8q Z{CWn  
我问,是癞痢头打的?他凭什么打人? `VE&Obp[  
z{0;%E  
花千红捂着嘴哭了起来。哭声很压抑,肩膀一耸一耸的。 +|<&#b0Xd  
,b(S=r  
我着急地说,你倒是说话呀! JJ0 CM:xe  
26VdRy{[  
花千红停止哭泣,断断续续地告诉我,新婚之夜她坦诚地把她受小胡子骗的事告诉了癞痢头。癞痢头当时还没表现出什么。可是后来癞痢头每逢喝多了酒,就对她拳脚相加,骂她是破鞋。最近越来越严重。 8#u_+;,p  
MEnHC'nI  
我说,你怎么把那件事告诉他! 3a}`xCO5  
-*fYR#VQQB  
花千红说,我觉得夫妻之间应该坦诚…… c\{}FGC  
5@ +Ei25  
我愤懑地说,你的坦诚换来了什么?拳头吗? %=8(B.I!  
xt,L* B  
花千红的眼中又蓄满了泪。 F'$S!K58  
r{R7"  
我气愤地大骂癞痢头狼心狗肺,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不知珍惜,让她跟癞痢头离婚。 uEGPgYY(  
*F*jA$aY  
花千红擦了擦眼泪,轻声说,没事了。然后递给我一本影集:看看我新照的相片。 ^r_lj$:+$  
:U.)YHY  
我把影集推到一旁,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看相片! <ii1nz  
;Fem<p)V  
花千红轻声说,每次挨打后,我就看这些相片。看见这些相片我就忘了身上的疼。是这些相片撑着我…… )USC  
EN)A"  
我一时愣在了那里。 B4:l*P'  
ERRT_G?  
花千红没有听我的话跟癞痢头离婚,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一想到花千红,总有一幅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女人眼眶淤青着,膝盖上摊着一本影集…… <h_P+ nz  
iQ{&&>V%  
4 JD{MdhhV  
%L13Jsw  
我没有考高中,而是直接报考了县里的师范学校。那个年代师范还包分配,所以吸引了不少女生。 2vkB<[tSs  
Az< 9hk  
我念师范的第二年夏天,一天傍晚,门卫喊我说有人找。我来到校门口,看见暮色中矗立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身着绿军装的军人。一个身穿紫色连衣裙的女人背对着我。女人转过身来,我一下子愣住了,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花千红! z34>,0  
fQ36Hd?(5  
短暂的拥抱嬉笑询问过后,花千红给我介绍了坐在轮椅中的军人。军人名叫徐华阳,对越自卫反击战二级英模。这倒不足为奇。花千红接着介绍徐华阳的另一个身份,让我震惊不已。我爱人,我们今天刚去民政局登的记。 U7"BlT!V\  
O GFE*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花千红。难道她想开了,跟癞痢头离婚了? ft/^4QcyAM  
80$0zbw$  
花千红说,我们出去散散步,边走边说。 D=~B7b:  
k?HrD"k"  
我们去了学校后面的护城河边,沿着河堤大坝边走边聊。 {x|kg;  
.'S^&M/$  
一年前,癞痢头罗建军喝多了酒失足掉进水塘里淹死了,花千红成了寡妇,独自经营着新颜照相馆。一个月前,对越自卫反击战英模报告团来县里作巡回报告,花千红来县城买照相器材,无意中走进礼堂,正听见徐华阳作报告。徐华阳曾经是战地摄影记者,在前线为战士们拍摄了很多珍贵的照片。在一次拍摄中被炮弹炸伤,造成高位截瘫。 >nhE%:X>  
v : "m  
花千红说到这里,我猛地站住了。 f#v#)Gp+  
Xn/ n|[  
后来,徐华阳不在场时,我问花千红,为什么如此快速地做出决定嫁给徐华阳?花千红说,你没看见他拍的那些照片。当我看见他拍的那些照片时,我的心里轰然响起一个巨大的声音,我被深深地震慑住了。 ("?&p3];b  
$,KP]~?  
花千红兴冲冲带我去了她和徐华阳的新家。 &]VQR2J}:  
p?V ?nCv1O  
徐华阳荣立的是二等功,退役后县里把他的工作关系落在了县供销合作社,并分给他一套房子。房子是两间旧房,院门两旁爬满了郁郁葱葱的爬山虎,推开院门,简直像走进了一座小花园。各种颜色的月季迎风摇曳,红的,粉的,黄的,还有几种颜色掺杂在一起的。月季下面的地面上匍匐着繁星似的各色太阳花,过道的上方还支起了一棚葡萄架。 RVkU+7  
pgLtD};S  
花千红拉着我走进室内。房间不大,却让花千红收拾得窗明几净井井有条。花千红把房子进行了一番改造,外面一间被隔成了南北两间,南面进门的地方自然做为厨房,北面的小间被装成了卧室,里面除了放下一张双人床,其余的地方只能放两只木箱。另外的大间自然成了客厅。客厅内最显眼的就是墙上花千红和徐华阳的婚纱照,徐华阳一身戎装坐在轮椅上,胸前佩戴着耀眼的军功章;花千红则头戴白色的头纱,身着洁白的婚纱,长长的拖尾泻在身后。我不禁发出啧啧的赞叹声。那时候我们那地方还没流行婚纱照,洁白的婚纱永远是每一个女人的终极梦想。花千红问,好看吗?我连连点头。花千红哈哈大笑,说她身上那婚纱是她用蚊帐改的。你要是喜欢等你结婚时我也给你做一件。两年后,我结婚时,花千红真的为我用蚊帐做了一件白色的婚纱,头纱和拖尾更长。多少年后,看见压在箱底那件婚纱,我还是百感交集。 e"fN~`NhY  
M@~~f   
花千红和徐华阳结婚后没多久,就在县城南什字街租了一间门市,开了一家照相馆,取名最可爱的人。徐华阳只是在县供销社挂个名,在那开工资,根本上不了班。花千红就每天推着徐华阳,早早来到照相馆。打扫卫生收拾停当之后,等着顾客上门。那时候照相馆的生意还是不错的,彩色儿童摄影、人物艺术照、全家福等等,在徐华阳的指导下,花千红又推出了新式的“逆光像”“分身照”等拍摄手法。花千红善于发现顾客的“美”, 通过姿势、造型使他们能够扬长避短,照出来的相不僵硬,不做作。除此之外,花千红还新开辟了一个重头项目,那就是照婚纱照。所用的婚纱就是她自己用蚊帐改的。花千红还启用了一个极具说服力的活广告——她和徐华阳的婚纱照。她把两个人的婚纱照挂在了照相馆的橱窗上,追赶时尚的年轻人哪能错失这样的机会,一传十十传百趋之若鹜而来。照相馆的生意如日中天。 CGC-"A/W  
`ke3+%uj o  
生意好,花千红自然要忙。马不停蹄地开票、拍照、收款,明媚的笑容自始至终挂在脸上。短暂的没有顾客的间隙,还要给徐华阳倒水擦手,然后才坐在椅子上捧起写着最可爱的人的搪瓷缸子喝上一通水。 X(k{-|9]  
s.yq}Q  
其实有的姑娘不是单一为了照相而来的,她们是为看徐华阳而来的。那时候的姑娘们大多数都有英雄情结,我们师范学校就有两个女生崇拜英模崇拜得不得了,看过英模报告后,两个人激动得睡不着,连夜给英模写信,愿把青春献给最可爱的人。信寄出去后每天跑到收发室询问是否有她们的信。结果自然是石沉大海。听收音机里报道,每天都有英模收到数量可观的年轻女性写来的表白信。来照相馆看徐华阳的姑娘们大都站在一旁望着徐华阳窃窃私语,表情羞涩中夹杂着崇拜。每逢这个时候,花千红便会落落大方地迎上前去,问她们想照什么样的相。她们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徐华阳身上移开,羡慕地把目光转向花千红。 jg [H}  
S \e& ?Y`  
那时候我从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在向阳小学。一年后我和同在向阳小学教体育的丈夫结了婚,又一年后,我们的儿子降生了。 %9C`  
M18qa,fK{  
花千红和徐华阳却一直没有孩子。看得出花千红十分喜欢孩子,每次抱着我儿子都不肯放手。我和她说体己话,她说这些年她和徐华阳根本无法过性生活。我惊得半晌没说出话。回家后我和丈夫提起此事,丈夫说他在报纸上看见过报道高位截瘫病人实行人工授精成功怀孕的。我立马把这个消息反馈给了花千红。经过治疗,花千红终于怀孕,生下了女儿苗苗。 oW 1"%i%  
j8GY`f#  
苗苗最大程度地汲取了花千红和徐华阳的优点,红扑扑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外带两个小小的酒窝,看着就让人喜欢得不得了。花千红既要照顾苗苗,又要照顾徐华阳,还要打理照相馆的生意,整天忙得不可开交。儿子过生日我带儿子去她那里照相,见花千红一个人忙前忙后,没一时歇着的时候,不时用拳头捶着后腰。不过脸上始终漾着笑容。我劝她别太累了,她很满足地说,虽然累,心里头却舒坦。 {p`mfEE (  
8Q2]*%  
夏日的傍晚,纳凉散步的人们经常在护城河边看见这样一幅温馨祥和的画面:一个体态轻盈的女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容光焕发的军人,军人的膝盖上坐着一个花仙子一样的小女孩,女孩银铃般咯咯笑着,军人不时扭头笑着望向身后的女人,女人脸上洋溢着安详满足的笑容,宛若护城河中波光潋滟的河水。 7}be>(  
Hm%g_Mt  
我想,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指的就是花千红吧。 g(aZT#ii=  
QyPg |#T2>  
苗苗上小学那年,仿佛就在一夜之间,弹丸之地的县城耸立起数家规模不一的婚纱影楼。花千红“最可爱的人”照相馆的生意因此陷入困境。面对众多款式新颖令人眼花缭乱的的婚纱,谁还会热衷蚊帐做成的仿冒品呢。 M[, D  *  
#s"851e  
花千红的照相馆只能接一些小来小去的活儿,比如,照个一寸两寸的证件照,或者孩子过生日照几张照片留个纪念,效益可想而知。好在徐华阳每个月还会领回来六七百块的工资,日子还算过得去。 .K IVf8)"  
.xO _E1Ku;  
这种状况没保持上两三年,徐华阳所在的供销社宣告解体——徐华阳下岗了。花千红的日子更难了。 xXX/]x>  
H@{Objh 1  
那时候我在向阳小学教五年级,苗苗就在我的班上。一天下午快放学时,我发现苗苗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走过去一摸额头,火炭似的。我赶紧给花千红照相馆隔壁的食杂店打电话,请他转告花千红苗苗病了让她马上去县医院,这边我赶忙骑上自行车载着苗苗赶往医院。 R A:jzht  
g \Wj+el}  
苗苗是由于拉肚子引起的发烧,打了吊瓶后观察了一会儿没什么大问题了,我们才带着苗苗从医院出来。走到医院后面的胡同里时,花千红说家里晚上没有菜,她要去买点。胡同里边是个路边菜市场,城边子的农民常常把吃不了的青菜拿来卖。我推着苗苗跟随着花千红往前走。花千红一路走着,不停地打听着菜价,眼看着要走到胡同尽头了,还不见她买上一种青菜。走到胡同尽头花千红折返身往回走。在一个戴着草帽的老头的摊子前蹲下身去,目光在几堆儿蔫头耷脑的青菜堆儿里踅摸来踅摸去,问,多钱一堆儿?收摊的时候总有一些农民对于一些剩下的青菜不再以斤两为单位进行交易,而是论堆儿。老头说五毛。花千红又问,这一堆儿能有三斤?老头撇了一下嘴说,哪堆儿我都约过,不够五斤不要钱。花千红伸手在一堆儿长短不齐的黄瓜里扒拉了一下,说,顶花带刺儿的才多钱一斤?三毛钱一堆儿,这几堆儿我包圆儿了。老头想了想,说,自个家出的,你拿走吧,我好回家。花千红撑开买菜用的花布兜子,把地上的几堆儿蔫巴青菜装了进去。 >$\Bu]{1  
>1 @Ltvm  
买完菜,我们边聊天边往回走。我问,照相馆生意还不好? n`q2s'Pc  
t<nFy  
花千红说,还那样,不死不活的。 AoYaVlKG8  
~-TOsRvxR  
我说,要不改行干别的吧。 -ynBi;nH  
+\0T\;-Xe  
花千红幽幽地说,你知道,我从早就喜欢照相,如今干这行我一方面是为了赚钱,一方面是圆我的梦。 |uI?ySF  
@%1IkvJV  
好长时间没来花千红家了,院门两侧葱郁的爬山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长势茂盛的倭瓜秧,一个碗大的倭瓜藏在叶片下面。 KOey8tB)1  
/.R<,/gj  
花千红推开院门,我们同时愣住了。只见徐华阳烂醉如泥地歪在轮椅中正打着呼噜,衣服上满是令人作呕的呕吐物,轮椅旁横躺竖卧地扔着酒瓶子和花生米袋子。 !\-WEQrp\  
\M{[f=6llh  
花千红三步并作两步奔到轮椅前,哈腰伸出双臂准备把徐华阳从轮椅中抱出来。我见状急忙跑上前去,想帮花千红的忙。花千红见我过来,急忙腾出一只手,往后推着我说,你别过来。我说,我来帮你吧。花千红连连说,不用不用。说完摇着徐华阳的胳膊,醒醒,别睡了,我给你去洗澡。徐华阳醒了过来,半睁开惺忪的眼睛,两手四下划拉着,酒……酒呢?把酒……给我……我要来个……一醉解千愁!花千红不理会徐华阳,重新哈下腰,弓着双腿,使了好几回劲才挣扎着把徐华阳从轮椅中抱了出来,脚步踉跄着向屋内走去。 TBCp L]QT  
h}Rx_d  
我带着苗苗在院子里写作业。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花千红抹着额头上的汗水,从屋内走了出来。 qP3q  
%MZP)k,&U  
我说,怎么喝成这样? |7"$w%2  
|a-fE]{7  
花千红忧心忡忡地说,这段时间经常这样,他心情不好,供销社解体了,以前逢年过节民政部门还来慰问慰问,如今最可爱的人,成了最可怜的人…… jV O{$j  
p@~ic#X  
我一时无语。 X|}2_B  
` qUX.  
从那以后,隔三差五的,徐华阳就会喝得酩酊大醉。有一次,我见花千红走路一瘸一拐的,问她怎么了。她说徐华阳喝醉了,把酒瓶子摔得粉碎。她收拾后没扫净,半夜徐华阳嚷着口渴要喝水,她光着脚去倒水,不小心踩在了碎玻璃碴上。照相馆的生意依旧不景气,花千红没有放弃,依旧不死不活地撑着。 ! zL1;d  
f>2MI4nMG  
(中篇节选) WBr59@V  
aUc|V{Jp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在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58
发帖: 110406
财富: 189953830 鼎币
威望: 81 点
贡献值: 467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705 点
在线时间: 12551(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9-09-18
沙发 发表于: 08-31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oYm[V<nIl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