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1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8
发帖: 328401
财富: 26991984 鼎币
威望: 2271959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5185847 点
在线时间: 24069(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20-09-29
楼主 发表于: 2019-09-20  
0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1

G$HLta  
                                        第 一 章 G ]mX+?  
hrr;=q$  
vDAv/l9  
南  门 6@ HY+RCx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 T\ h_8  
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 Eh)VU_D  
,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4IYC;J2L  
又平静地进入睡眠时,仿佛呈现了一条幽静的道路,树木和草丛依次闪开。一个女人哭泣般 \T_?<t,UT  
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嘶哑的声音在当初寂静无比的黑夜里突然响起,使我此刻回想中的童 TIa`cU`  
年颤抖不已。 db!2nImNu\  
+C)auzY7N  
  我看到了自己,一个受惊的孩子睁大恐惧的眼睛,他的脸型在黑暗里模糊不清。那个女 V8xv@G{;  
人的呼喊声持续了很久,我是那么急切和害怕地期待着另一个声音的来到,一个出来回答女 N2_=^s7  
人的呼喊,能够平息她哭泣的声音,可是没有出现。现在我能够意识到当初自己惊恐的原因 0OMyE9jJJ  
,那就是我一直没有听到一个出来回答的声音。再也没有比孤独的无依无靠的呼喊声更让人 e-o s0F  
战栗了,在雨中空旷的黑夜里。 ;61m  
(t9qwSS8z  
  紧随而来的另一个记忆,是几只白色的羊羔从河边青草上走过来。显然这是对白昼的印 MQ>vHapr  
象,是对前一个记忆造成的不安进行抚摸。只是我难以确定自己获得这个印象时所处的位置 uu>[WFh  
R^F99L  
fXw%2wg  
  可能是几天以后,我似乎听到了回答这个女人呼喊的声音。那时候是傍晚,一场暴雨刚 U<r<$K  
刚过去,天空里的黑云犹如滚滚浓烟。我坐在屋后的池塘旁,在潮湿的景色里,一个陌生的 w'5~GhnP+  
男人向我走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走来时黑衣在阴沉的的天空下如旗帜一样飘荡着。 |l ~BdP  
正在接近的这个景象,使我心里蓦然重现了那个女人清晰的呼喊声。陌生男人犀利的目光从 %p2C5z?  
远处开始,到走近一直注视着我。就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他转身走上了一条田埂,逐渐离 hpXu3o7e  
我远去。宽大的黑衣由于风的掀动,发出哗哗的响声。我成年以后回顾往事时,总要长久地 -JZl?hY(  
停留在这个地方,惊诧自己当初为何会将这哗哗的衣服声响,理解成是对那个女人黑夜雨中 y::;e#.  
呼喊的回答。 } 2)s%  
{djOU 9]  
  我记得这样一个上午,一个清澈透明的上午,我跟在村里几个孩子后面奔跑,脚下是松 8XJ%Yuu  
软的泥土和迎风起舞的青草。 2%W(^Lj  
3<+l.Wly  
  阳光那时候似乎更像是温和的颜色涂抹在我们身上,还不是耀眼的光芒。我们奔跑着, 4g1u9Sc0  
像那些河边的羊羔。似乎是跑了很长时间,我们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庙宇,我看到了几个巨大 g\(7z P  
的蜘蛛网。 2z[Pw0#V  
%k$C   
  应该是更早一些时候,村里的一个孩子从远处走过来。我至今记得他苍白的脸色,他的  74Q?%X  
嘴唇被风吹得哆哆嗦嗦,他对我们说: 6xFZv t  
^m1Rw|  
  “那边有个死人。” 7OWiG,  
sa#"@j)  
  死人躺在蜘蛛网的下面,我看到了他,就是昨天傍晚向我走来的黑衣男人。虽然我现在 6:EO  
努力回想自己当初的心情,可我没有成功。回想中的往事已被抽去了当初的情绪,只剩下了 CYrL|{M]  
外壳。此刻蕴含其中的情绪是我现在的情绪。陌生男人突然死去的事实,对于六岁的我只能 d,QJf\fc"  
是微微的惊讶,不会出现延伸的感叹。他仰躺在潮湿的泥土上,双目关闭,一副舒适安详的 ;C"J5RA  
神态。我注意到黑色的衣服上沾满了泥迹了,斑斑驳驳就像田埂上那些灰暗的无名之花。我 e8lF$[i  
第一次看到了死去的人,看上去他像是睡着的。这是我六岁时的真实感受,原来死去就是睡 mtOrb9` m  
着了。 9M7P]$^  
DSjo%Brd-  
  此后我是那么的惧怕黑夜,我眼前出现了自己站在村口路上的情景,降临的夜色犹如洪 ,!Hl@(  
水滚滚而来,将我的眼睛吞没了,也就吞没了一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躺在黑暗的床上不 &1[5b8H;+  
敢入睡,四周的寂静使我的恐惧无限扩张。我一次次和睡眠搏斗,它强有力的手使劲要把我 O.$<Bf9  
拉进去,我拚命抵抗。我害怕像陌生男人那样,一旦睡着了就永远不再醒来。可是最后我总 r=w%"3vb^  
是疲惫不堪,无可奈何地掉入了睡眠的宁静之中。当我翌日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 Ka{IueSs  
看着阳光从门缝里照射进来,我的喜悦使我激动无比,我获得了拯救。 b]Y,& 8}[+  
-Qgfo|po  
  我六岁时最后的记忆,是我在奔跑。记忆重现了城里造船厂昔日的荣耀,他们制造的第 ;dWqMnV  
一艘水泥船将来到南门的河上。我和哥哥跑向了河边。过去的阳光是那么的鲜艳,照耀着我 JIQzP?+?  
年轻的母亲,她蓝方格的头巾飘动在往昔的秋风里,我弟弟坐在她的怀中,睁大着莫名其妙 VC+\RB#:-  
的眼睛。我那个笑声响亮的父亲,赤脚走上了田埂。为什么要出现一个身穿军装的高大男人 f@}(<#  
?就像一片树叶飘入了树林,他走到了我的家人中间。 67g/(4&  
v8X&H  
  河边已经站满了人,哥哥带着我,从那些成年人的裤裆里钻过去,嘈杂的人声覆盖了我 lxd<^R3i#^  
们。我们爬到了河边,从两个大人的裤裆里伸出了脑袋,像两只乌龟一样东张西望。 _YJwF1e+M  
wLO/2V}/  
  激动人心的时刻是由喧天的锣鼓声送来的,在两岸欢腾的人声里,我看到了驶来的水泥 ?~K2&eo  
船,船上悬挂着几根长长的麻绳,绳上结满了五颜六色的纸片,那么多鲜花在空中开放? q38; w~H  
3edAI&a5  
  十来个年轻的男人在船上敲锣打鼓。 QXz!1o+"  
M,@SUu v"  
  我向哥哥喊叫: L~$RF {$  
3q>"#+R.t  
  “哥哥,这船是用什么做的?” e>^R 8qM?  
[GuDMl3hC  
  我的哥哥扭过头来以同样的喊叫回答我: E)P1`X  
pUr[MnQLf  
  “石头做的。” n`,Q:  
0o]K6 b  
  “那它怎么不沉下去呢?” Cg Sdyg@  
= I(s7=Liu  
  “笨蛋。”我哥哥说:“你没看到上面有麻绳吊着?” "v1(f|a  
r2th6hl~  
  身穿军装的王立强,在这样的情景里突然出现,使我对南门的记忆被迫中断了五年。这 vFOv IVp  
个高大的男人,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南门,坐上一艘突突直响的轮船,在一条漫长的河流里接 4.'EEuRw\}  
近了那个名叫孙荡的城镇。我不知道自己已被父母送给了别人,我以为前往的地方是一次有 YiTp-@$}  
趣的游玩。在那条小路上,疾病缠身的祖父与我擦肩相遇,面对他忧虑的目光,我得意洋洋 )rj mJ  
地对他说: {Y[D!W2y  
1Tq$E[  
  “我现在没工夫和你说话。” pJz8e&wyLM  
`<zb  
  五年以后,当我独自回到南门时,又和祖父相逢在这条路上。 w8 $Qh%J'<  
x]oQl^ F  
  我回家后不久,一家姓苏的城里人搬到南门来居住了。一个夏天的早晨,苏家的两个男  >Gu0&  
孩从屋内搬出了一张小圆桌,放在树荫下面吃起了早餐。 CD_f[u  
h'~- K`  
  这是我十二岁看到的情景。两个城里孩子穿着商店里买来的衣裤坐在那里。我一个人坐 %j">&U.[  
在池塘旁,穿的是土布手工缝制的短裤。然后我看到十四岁的哥哥领着九岁的弟弟向苏家的 lM,zTNu-z  
孩子走去。他们和我一样,也都光着上身,在阳光下黑黝黝的像两条泥鳅。 S I7B6c  
EcoUpiL%2  
  在此之前,我听到哥哥在晒场那边说: nq f<NH3i  
rR@n> Xx  
  “走,去看看城里人吃什么菜。” Q!X_&ao )O  
wLSZL  
  晒场那边众多的孩子里,愿意跟随哥哥走向两个陌生人的,只有九岁的弟弟。我的哥哥 cqY.^f.  
昂首阔步走去时,显得英勇无比,弟弟则小跑着紧随其后。他们手上挎着的割草篮子在那条 df6&Nu;4L  
路上摇晃不止。 ~'J =!Xy  
&ORv bnd6  
  两个城里孩子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警惕地注视着我的兄弟。我的兄弟没有停留,大模大 +){a[@S@x  
样地从小圆桌前走过,又从城里人的屋后绕了回来。比起哥哥来,我弟弟的大模大样就显得 n>:c}QAJH  
有些虚张声势。 9/daRq$  
3Ge<G  
  他们回到晒场后,我听到哥哥说: |M<.O~|D6}  
*OOa)P{^D  
  “城里人也在吃咸菜,和我们一样。” l8xd73D)8  
:+ 9Ft>  
  “没有肉吗?” $qtU  
]2\2/~l  
  “屁也没有。” +z(,A  
b6!Q!:GO&  
  我弟弟这时出来纠正: im \ YL<  
M,\|V3s  
  “他们的咸菜里有油,我们的咸菜里没有油。” /ik)4]>  
?%dCU~ z  
  哥哥可能推了弟弟一把: 0^!,[oh6*  
UQ$\ an'  
  “去、去、去,油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家也有。” }U?gKlLg  
N}+B:l]Qy  
  弟弟继续说:“那是香油,我们家没有。” UOLTCp?M;J  
EAC(^+15K  
  “你知道个屁。” .}$`+h8W T  
UYcyk $da  
  “我闻到的。” 9!O+Ryy?\  
xyS2_Q  
  我十二岁那年王立强死后,独自一人回到南门,仿佛又开始了被人领养的生活。那些日 S&,Ju%  
子里,我经常有一些奇怪的感觉,似乎王立强和李秀英才是我的真正父母,而南门这个家对 [L*[j.r7[  
于我,只是一种施舍而已。这种疏远和隔膜最初来自于那场大火。我和祖父意外相遇后一起 rY[3_NG%  
回到南门恰好一场大火在我家的屋顶上飘扬。 PtRj9TT  
M5T=Fj86  
  这样的巧合使父亲在此后的日子里,总是满腹狐疑地看着我和祖父,仿佛这场灾难是我 f*|8n$%   
们带来的。有时我无意中和祖父站在一起,父亲就会紧张地嗷嗷乱叫,似乎他刚盖起来的茅 j#LV7@H.e?  
屋又要着火了。 lnS\5J  
45r]wT(C   
  祖父在我回到南门的第二年就死去了。祖父的消失,使父亲放弃了对我们的疑神疑鬼。 _:ZFCDO  
但我在家中的处境并不因此得到改善。哥哥对我的讨厌,是来自父亲的影响。每当我出现在 {UX"Epd);n  
他身旁时,他就让我立刻滚蛋。我离自己的兄弟越来越远,村里的孩子总和哥哥在一起,我 12:h49AP  
同时也远离了他们。 B%%.@[o,  
PSP1>-7)w  
  我只能长久地去怀念在王立强家中的生活,还有我在孙荡的童年伙伴。我想起了无数欢 O:`GL1{ve?  
欣的往事,同时也无法摆脱一些忧伤。我独自坐在池塘旁,在过去的时间里风尘仆仆。我独 R\9>2*w  
自的微笑和眼泪汪汪,使村里人万分惊讶。在他们眼中,我也越来越像一个怪物。以至后来 $I)Tk`=  
有人和父亲吵架时,我成了他们手中的武器。说像我这样的儿子只有坏种才生得出来。 p~Yy"Ec;p  
kz7vbY  
  我在南门的所有日子里,哥哥唯一一次向我求饶,是他用镰刀砍破了我的脑袋,我流了 Dh\S`nfFq  
一脸的血。 LCo1{wi  
rt5oRf:wY  
  这事发生在我家羊棚里。当初我脑袋上挨了重重一下后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 W\I$`gyC/  
哥哥的态度发生了突然的变化。然后,我才感觉到血在脸上流淌。 yM(_P0  
{&\J)oZ  
  哥哥堵在门口,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求我将血洗去。我硬是把他推开,向村口走去, qO:U]\P  
走向父亲的田间。 `7u\   
v?Z'[l  
  那时候村里人都在蔬菜地里浇粪,微风吹来,使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粪味。我在走近蔬 17V\2=Io  
菜地时,听到了几个女人失声惊叫,我模糊地看到母亲向我跑来。母亲跑到跟前问了一句什 Ux_EpC   
么,我没有回答,径自走向父亲。 _N>wzkJ  
bh=\  
  我看到父亲握着长长的粪勺,刚从粪桶里举起来,停留在空中,看着我走去。 YYTO,4  
t!6\7Vm/  
  我听到自己说了一句:“是哥哥打的。” #rhVzN-?)W  
WafdE  
  父亲将粪勺一扔,跳上田埂急步走回家去。 S 3{Dn  
qJ\X~5{  
  然而我并不知道,在我走后,哥哥强行用镰刀在弟弟脸上划出了一道口子。当弟弟张嘴 `y1BTe&  
准备放声大哭时,哥哥向他作出了解释,然后是求饶。哥哥的求饶对我不起作用,对弟弟就  K&j' c  
不一样了。 MB}:GY?  
X tJswxw`K  
  当我走回家中时,所看到的并不是哥哥在接受惩罚,而是父亲拿着草绳在那棵榆树下等 V[#6yMU@  
着我。 X32RZ9y  
4qqF v?O[r  
  由于弟弟的诬告,事实已被篡改成是我先用镰刀砍了弟弟,然后哥哥才使我满脸是血。 \z2vV +f  
\U==f &G?J  
  父亲将我绑在树上,那一次殴打使我终生难忘。我在遭受殴打时,村里的孩子兴致勃勃 n(Qj||:  
地站在四周看着我,我的两个兄弟神气十足地在那里维持秩序。 j1'\R+4U  
-s{R/6 :  
  这次事情以后,我在语文作业簿的最后一页上记下了大和小两个标记。此后父亲和哥哥 eT;AAGql  
对我的每一次殴打,我都记录在案。 }'u3U"9)  
ERk kS Tp  
  时隔多年以后,我依然保存着这本作业簿,可陈旧的作业簿所散发出来的霉味,让我难 %wOOzp`  
以清晰地去感受当初立誓偿还的心情,取而代之的是微微的惊讶。这惊讶的出现,使我回想 A3xbT\xdg  
起了南门的柳树。我记得在一个初春的早晨,突然惊讶地发现枯干的树枝上布满了嫩绿的新 t9ER;.e  
芽。这无疑是属于美好的情景,多年后在记忆里重现时,竟然和暗示昔日屈辱的语文作业簿 Z&TD+fT<  
紧密相连。也许是记忆吧,记忆超越了尘世的恩怨之后,独自来到了。 A8J?A#R*{q  
bC6X?m=  
  我在家里的处境越来越糟时,又发生了一件事,这事导致了我和家人永远无法弥补的隔 ldP3n:7FS  
膜,使我不仅在家中,而且在村里声名狼藉。 Pv#KmSA9  
R j-jAH  
  村里王家的自留地和我家的紧挨在一起。王家两兄弟在村里是最强壮的,那时候王家兄 E`~i-kf  
长已经结婚,最大的孩子和我弟弟一样的年龄。为自留地争吵在南门是常有的事,我已经记 :#qUMiu$  
不清那次争吵的具体原因,只记得那是傍晚的时刻,我坐在池塘旁,看着自己的父母和兄弟 {d8^@UL  
站在那里,和王家六口人争执不休。我家的人显得势单力薄,就是声音都没有人家响亮。尤 gEE9/\>%-  
其是我的弟弟,骂人时还没有王家同龄的孩子口齿清楚。村里的人几乎都站在了那里,有几 YRXK@'[=  
个人出来规劝,都被他们双方挡了回去。后来我突然看到父亲挥舞着拳头冲了上去,却让王 nz>K{(  
家弟弟王跃进一把抓住了手腕,接着一拳就将我父亲打进了稻田。父亲破口大骂,水淋淋地 r9<V%PH v  
想爬上来,被王跃进一脚又踢回到稻田里。父亲几次想爬上来,都被踢了回去。我看到母亲 .6LS+[  
嘶叫着撞向王跃进,他顺手一推,母亲也摔进了稻田。我的父母就像是两只被扔进水里的鸡 W.IH#`-9E  
一样,狼狈不堪地挣扎着。两人挤在一起的耻辱情景使我心酸地低下了头。 :|=- (z  
QJQJR/g  
  后来,我的哥哥挥着菜刀冲了过去,我弟弟则提着镰刀紧随其后,哥哥手中的菜刀向王 ,eDu$8J9  
跃进的屁股上砍去。 D6Dn&/>Zp  
nYhp`!W4;  
  接下去的情形出现了急剧的变化,刚才还十分强大的王家两兄弟,在我哥哥菜刀的追赶 SGQD ro=l  
下,仓皇地往家中逃去。我哥哥追到他们家门口时,两兄弟各持一把鱼叉对准了我哥哥,我 rJX\6{V!_  
的哥哥挥起菜刀就往鱼叉上扑过去。在不要命的哥哥面前,王家兄弟扔了鱼叉就逃。 %Or2iuO%-,  
W|0My0y  
  弟弟在哥哥精神的鼓舞下,举着镰刀哇哇大叫,也显得英勇无比。但他跑起来重心不稳 yYg   
,自己将自己绊倒了好几次。 zqY)dk  
pG~'shD~Dn  
  在这场争端里,由于我一直坐在池塘旁观瞧,村里不管是支持父亲的人,还是反对父亲 h>| g2h  
的人,甚至是王家的人,都认为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像我这么坏的人了。在家中,我的 x`#22"m  
处境也就可想而知。我的哥哥则成了众口皆碑的英雄。 Jb9F=s+  
\<=IMa0  
  有一段时间,我坐在池塘旁,或者割草的时候,喜欢偷偷观察苏家。两个城里的孩子出 0_Lm#fE U  
来的时候并不多,他们走得最远的一次是来到村口的粪池旁,但马上又回去了。一天上午, 1!d)PK>1$  
我看着他们从屋里出来,站在屋前的两棵树中间,用手指指点点说着什么。然后走到一棵树 V\"1wV~E  
下,哥哥将身体蹲下去,弟弟扑在了他背脊上。哥哥将弟弟背到了另一棵树下,此后是弟弟 h^Qh9G0dn  
背着哥哥回到了刚才那棵树旁。两个孩子轮流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每当一个压到另一个身  9|<Be6  
上时,我就会听到令人愉快的笑声,兄弟两人的笑声十分相似。 g1ytT%]  
BD4`eiu"  
  后来从城里来了三个泥瓦匠,拉来了两板车红砖。苏家的屋前围起了围墙,那两棵树也 ]H>+m 9  
被围了进去。我就再没看到苏家兄弟令我感动的游戏,不过我经常听到来自围墙里的笑声, 8!;$qVt  
我知道他们的游戏仍在进行。 \@8*TS  
z(rK^RT  
  他们的父亲是城里医院的医生。我经常看到这个皮肤白净,嗓音温和的医生,下班后在 ^j[Ku  
那条小路上从容不迫地走来。 l0:5q?g  
`\ R{5TU  
  只有一次,医生没有走着回家,而是骑着一辆医院的自行车出现在那条路上。那时我正 S*xhX1yUi  
提着满满一篮青草往家中走去。身后的铃声惊动了我,我听到医生在车上大声呼喊他的两个 qF'~F`6  
儿子。 *%I[ ke *  
Nq_A8Ph9  
  苏家兄弟从屋里出来后,为眼前出现的情景欢呼跳跃。他们欢快地奔向自行车,他们的 c_Tzyh7l4  
母亲站在围墙前,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家人。 e"~)Utk  
Hit Ac8  
  医生带着他的两个儿子,骑上了田间小路。坐在车上的两个城里孩子发出了激动人心的 3}j1RYtz  
喊叫,坐在前面的弟弟不停地按响车铃。这情景让村里的孩子羡慕不已。 nEyI t&> 9  
K#wK1 Sv  
  在我十六岁读高中一年级时,我才第一次试图去理解家庭这个词。我对自己南门的家庭 !LiQ 1`V{  
和在孙荡的王立强家庭犹豫了很久,最后终于确定下来的理解,便是对这一幕情景的回忆。 p1~*;;F  
;iQp7aW{$  
  我和医生的第一次接触,是发生在那次自留地风波之前的事。 Y&g&n o_  
B4^`Sw  
  那时候我回到南门才几个月,我的祖父还没有死去,他在我们家住满一个月以后,去我 l]) Q.m  
叔叔家了。那次我持续高烧了两天,口裂舌燥地躺在床上,脑袋昏昏沉沉的。刚好我们家的 5 q65nF  
母羊要下崽了,一家人全在羊棚里。我独自一人躺在屋内,迷迷糊糊地听着他们纷乱的声音 A="fj  
,我兄弟的尖嗓音时刻在中间响起。 9~~UM<66W  
m8HYW zN  
  后来是母亲走到我床边,嘴里说了一句什么后又出去了。 o:9$UV[  
iadkH]w  
  母亲再次进来时,身旁有一个人,我认出是苏家的医生。医生用手掌在我额上放了一会 (u9Zk~)F  
,我听到他说: a:b^!H>#  
S=PJhAF  
  “有39度。” Uouq>N  
nvH|Ngg Q  
  他们出去以后,我感到羊棚那边的声音嘈杂起来。医生的手掌刚才在我额上轻轻一放, W>/UBN3  
我所经历的却是亲切感人的抚摸。没过多久,我听到了苏家两个孩子在屋外说话的声音,后 N5!&~~  
来才知道他们是给我送药来的。 (tKMBxQo8  
P#*n3&Uu  
  病情好转以后,我内心潜藏的孩子对成年人的依恋,开始躁动起来。我六岁离开南门以 GO~k '  
前,我和父母之间是那么亲切,后来在孙荡的五年生活里,王立强和李秀英也给予了我成年 PU Cx]5  
人的爱护,可是当我回到南门以后,我一下子变得无依无靠了。 IT&i,`cJ~F  
|[LE9Lq/  
  最初的日子,我经常守候在医生下班回家的路上,看着他从远外走来,想象着他走到跟 W_}/O'l{  
前对我说的那些亲切的话语,并期待着他再次用宽大的手掌抚摸我的前额。 K'Spbn!nC  
DY.58IHg1  
  然而医生从来就没有注意我,现在想来是他根本就不会注意我是谁,为什么总是站在那 8t[t{"  
里。他总是匆匆从我身旁走过,偶尔也会看我一眼,可他用的是一个陌生人看另一个陌生人 k{-`]qiK  
的眼光。 y\z > /q  
rJV?) =Z  
  医生的两个儿子,苏宇和苏杭,不久以后也加入到村里的孩子中间。那时我的兄弟在田 ANb"oX c  
埂上割草,我看着苏家的两个孩子犹犹豫豫地走过去,他们边走边商量着什么。我的哥哥, @|=UrKAN  
当时感到自己可以指挥一切的哥哥,向他们挥着手中的镰刀,叫道: f[}|rf  
5#!ogKQ(i  
  “喂,你们想割草吗?” H+`*Y<F@  
OL9]*G?F  
  苏宇在南门很短的生活里,只有一次走过来和我说话。我至今记得他当初腼腆的神情, >a@>N  
他的笑容带着明显的怯意。他问我:  qpTm  
y ||@?Y  
  “你是孙光平的弟弟?” VVLIeJ(*XT  
g ;LVECk  
  苏家在南门只住了两年,我记得他们搬走的那天下午,天空有些阴沉。最后一车家具是 WW6yFriuW  
由医生拉着走的,两个孩子在车的左右推着。他们的母亲提着两篮零碎的东西跟在最后。 <r;o6>+  
?l 9=$'  
  苏宇十九岁的时候,因脑血管破裂而死去。我得到他死讯时,已是第二天下午。那天我 >h%\HMKk  
放学回家,路过以前是苏家的房屋时,心中涌上的悲哀使我泪流而下。 $3 vhddO  
1|/'"9v  
  在我记忆里,哥哥进入高中以后,身上出现了显著的变化。现在想来,我倒是十分怀念 v:A:37#I  
十四岁时的哥哥。那时的哥哥虽然霸道,身上的骄傲却令人难忘。我的兄弟坐在田埂上,指 ^6qjSfFW}  
挥着苏家兄弟为他割草,这情景在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代表着哥哥的形象。 tN}c0'H  
T3rn+BxF7  
  我哥哥升入高中没多久,开始结交城里同学。与此同时,他对村中孩子的态度变得越来 =)*JbwQ   
越冷漠。随着哥哥的城里同学陆续不断地来到我家,我的父母觉得脸上光彩。甚至村里的几 eE9|F/-L  
个老人也四处断言,认为村中孩子里最有出息的是我的哥哥。 $+TYvA'N  
N]u2ql&  
  那段时间里,经常有两个城里的年轻人凌晨跑到村旁来大喊大叫。他们的喊声坑坑凹凹 (H1lqlVWV#  
高低不平,尤其是嗓子喊破的一瞬间,听起来毛骨悚然,村里人起初还以为是在闹鬼。 !&JiNn('  
P\T|[%E'  
  这事给我哥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一次他神情黯然地说: AWL[zixR  
Xy!&^C` J`  
  “当我们想成为城里人时,城里人却在想成为歌唱家。” 1 KB7yG-#6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