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1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6
发帖: 296976
财富: 576291523 鼎币
威望: 49735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741397 点
在线时间: 21461(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9-10-14
楼主 发表于: 09-20  
0

余华《在细雨中呼喊》1

VS<w:{*  
                                        第 一 章 u7u1lx>S  
zL:k(7E  
"CT`]:GGK  
南  门 t9kqX(!  
  1965年的时候,一个孩子开始了对黑夜不可名状的恐惧。我回想起了那个细雨飘扬 cT^x^%  
的夜晚,当时我已经睡了,我是那么的小巧,就像玩具似的被放在床上。屋檐滴水所显示的 BG@[m  
,是寂静的存在,我的逐渐入睡,是对雨中水滴的逐渐遗忘。应该是在这时候,在我安全而 MW.,}f  
又平静地进入睡眠时,仿佛呈现了一条幽静的道路,树木和草丛依次闪开。一个女人哭泣般 ^d/,9L\U  
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嘶哑的声音在当初寂静无比的黑夜里突然响起,使我此刻回想中的童 yi1V\8DC  
年颤抖不已。 yCye3z.  
E@ !~q  
  我看到了自己,一个受惊的孩子睁大恐惧的眼睛,他的脸型在黑暗里模糊不清。那个女 W#[3a4%m  
人的呼喊声持续了很久,我是那么急切和害怕地期待着另一个声音的来到,一个出来回答女 NIOWjhi[Jn  
人的呼喊,能够平息她哭泣的声音,可是没有出现。现在我能够意识到当初自己惊恐的原因 ,G(bwE9~  
,那就是我一直没有听到一个出来回答的声音。再也没有比孤独的无依无靠的呼喊声更让人 g`zC0~D2  
战栗了,在雨中空旷的黑夜里。 TYr"yZ([  
0f|nI8,z  
  紧随而来的另一个记忆,是几只白色的羊羔从河边青草上走过来。显然这是对白昼的印 ID v|i.q3  
象,是对前一个记忆造成的不安进行抚摸。只是我难以确定自己获得这个印象时所处的位置 J"RmV@|  
+LAjh)m  
qc`UDD5  
  可能是几天以后,我似乎听到了回答这个女人呼喊的声音。那时候是傍晚,一场暴雨刚 ~C2[5r{So  
刚过去,天空里的黑云犹如滚滚浓烟。我坐在屋后的池塘旁,在潮湿的景色里,一个陌生的 cn!Y7LVr  
男人向我走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走来时黑衣在阴沉的的天空下如旗帜一样飘荡着。 j*)K> \  
正在接近的这个景象,使我心里蓦然重现了那个女人清晰的呼喊声。陌生男人犀利的目光从 E#cZM>  
远处开始,到走近一直注视着我。就在我惊恐万分的时候,他转身走上了一条田埂,逐渐离 at `\7YfQp  
我远去。宽大的黑衣由于风的掀动,发出哗哗的响声。我成年以后回顾往事时,总要长久地 T8rf+B/.L  
停留在这个地方,惊诧自己当初为何会将这哗哗的衣服声响,理解成是对那个女人黑夜雨中 9gokTFoN  
呼喊的回答。 CK+_T}+-  
/?P="j#u  
  我记得这样一个上午,一个清澈透明的上午,我跟在村里几个孩子后面奔跑,脚下是松 L>EC^2\  
软的泥土和迎风起舞的青草。 (Q09$  
LAwAFma>  
  阳光那时候似乎更像是温和的颜色涂抹在我们身上,还不是耀眼的光芒。我们奔跑着, p#95Q  
像那些河边的羊羔。似乎是跑了很长时间,我们来到了一座破旧的庙宇,我看到了几个巨大 #e8NF,H5  
的蜘蛛网。 \!4sd2Yi  
4^O'K;$leD  
  应该是更早一些时候,村里的一个孩子从远处走过来。我至今记得他苍白的脸色,他的 7Q9zEd" d  
嘴唇被风吹得哆哆嗦嗦,他对我们说: l1qWl   
}Myi0I<  
  “那边有个死人。” Vi~F Q  
~^Y(f'{  
  死人躺在蜘蛛网的下面,我看到了他,就是昨天傍晚向我走来的黑衣男人。虽然我现在 LAwl9YnG:  
努力回想自己当初的心情,可我没有成功。回想中的往事已被抽去了当初的情绪,只剩下了 5b9>a5j1;  
外壳。此刻蕴含其中的情绪是我现在的情绪。陌生男人突然死去的事实,对于六岁的我只能 PiRbdl  
是微微的惊讶,不会出现延伸的感叹。他仰躺在潮湿的泥土上,双目关闭,一副舒适安详的  ? h$>7|  
神态。我注意到黑色的衣服上沾满了泥迹了,斑斑驳驳就像田埂上那些灰暗的无名之花。我 sc! e$@U  
第一次看到了死去的人,看上去他像是睡着的。这是我六岁时的真实感受,原来死去就是睡 >#RXYDd  
着了。 !.'@3-w]  
%HJ_0qg  
  此后我是那么的惧怕黑夜,我眼前出现了自己站在村口路上的情景,降临的夜色犹如洪 5"[Qs|VjA6  
水滚滚而来,将我的眼睛吞没了,也就吞没了一切。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躺在黑暗的床上不 2EOt.4cP  
敢入睡,四周的寂静使我的恐惧无限扩张。我一次次和睡眠搏斗,它强有力的手使劲要把我  0FHX  
拉进去,我拚命抵抗。我害怕像陌生男人那样,一旦睡着了就永远不再醒来。可是最后我总 l#,WMu&  
是疲惫不堪,无可奈何地掉入了睡眠的宁静之中。当我翌日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 >4.{|0%ut  
看着阳光从门缝里照射进来,我的喜悦使我激动无比,我获得了拯救。 bYEq`kjzc  
$ #C$V>  
  我六岁时最后的记忆,是我在奔跑。记忆重现了城里造船厂昔日的荣耀,他们制造的第 i>S /W!F  
一艘水泥船将来到南门的河上。我和哥哥跑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