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诊断西方政治之病不妨用“中医”
新组建个圈子,欢迎大家来捧场。
级别: 管理员

UID: 22506
精华: 296
发帖: 302714
财富: 16809574 鼎币
威望: 49735 点
贡献值: 649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741397 点
在线时间: 21921(时)
注册时间: 2012-05-22
最后登录: 2019-12-12
楼主 发表于: 09-25  

诊断西方政治之病不妨用“中医”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为生歌唱 执行加亮操作(2019-09-25)
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西方国家政治乱象的分析明显增多,笔者近年来尝试从中国传统概念“道统”与“治统”的角度予以分析,对此得出两个认识: (QS4<J"  
|^l17veA@  
  一是不必以幸灾乐祸的态度看待当前西方一些国家遇到的政治困难,它们眼下“生病”了,但致病原因在其他地方同样存在,病象也可能在别处发生。也就是说,西方国家之“病”一定程度上具有普遍性,只有把他人之“病”当成自己的潜在之“病”,才有可能避免类似的“病”未来也在自己身上发生。 @">^2  
-rg >y!L  
  二是从20世纪以来西方主流政治义理中,已经很难找到当前西方之“病”的诊断和医治之方,但如果时间回溯得再久一点,在较长远的历史维度中,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其实都有很好的政治思考框架能对当前政治乱象做出解释。从短时间看到的中西差异、中外差异可能只是表象,中外在长久历史进程中共享了很多政治共同性,也对类似政治现象有过很多相通的思考总结。 jQ>~  
imb.CYS74  
  当然,由于中国具有更好的文化与历史连贯性,国家规模也长时间比其他国家大得多,因而治理经验相对来说更为丰富,在政治义理上的考虑也更加精到。它不一定能在任何时候都展现出宏厚性,但在一些非常时刻来临时,往往更能显现其深刻周到。 Tvp~~Dk  
b&wyp@k  
  中国传统强调的“道统”与“治统”相得益彰,是对中国自身历史经历的总结,如同中医一样,不仅能治中国人之病,亦能为他人问症开方。笔者简单梳理,认为“道统”义理至少体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在人际伦理上,主张“为仁”和忠恕之道,即以人的方式对待人,“仁者爱人”是无分种族国家的。二是“大一统”,即在“王者无外”的同时,尽可能多元一体,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方面建构起可以通约的规范和价值。三是适“中”,追求在现实世界的多样化愿景中求得折中,调适各种意愿于一炉,不放任任何一种要求走向极端。“仁者爱人”如果演变成纵容自私自利之心,也会导致政治体系无法承受。“中道”追求的是适度政治,现实治理不能剑走偏锋。 vs=8x\W  
9 5cIdF 6m  
  “道统”要求的对象是所有人。“天下”中的权利义务关系是普遍的、交互的而非单向的、给予的。各安其位、各奉其献,也是成就一个可以长久存在的政治共同体的关键。“道统”昭示了政治可能达到的广度,也暗示了政治可能内生的限度。“天下”是共同维护的“天下”,政治共同体需要对民众做出权利承诺,但这种承诺不是无限的,不可能无休无止地满足那些不合理的要求。 8d|/^U.w~V  
+\s32o zg  
  “道统”为政治共同体的存在提供充分的合法性,也规定了其内部的权利义务关系和政治的边界,无论政治领导者还是庶人,皆有其不可逾越的权力(权利)与责任界限。中国传统追求的中道政治是抑制极端情况发生的政治,过度作为与不作为都是对“中”即适度的背离。 IOL5p*:gz  
\S5YS2,P  
  从中国传统“道统”的范畴看,近些年来西方政治过度甚至盲目强调政治组织对公民的责任、而淡化了公民对政治组织的义务,转变成单向度的国家对公民的“需求—满足”关系,而不是双向的公民与共同政治生活的共建关系。在民主成为政治合法性唯一来源,以及权利至上、多元主义等思潮与实践影响下,中国传统“道统”强调的“中道”“大一统”与政治的神圣性等义理,在西方政治中皆已迷失,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西方政治已演变为一种无界、失度的政治,什么都可能被解构和突破。 d2\#Zlu<  
IA6,P>}N  
  具体到一些西方国家,以追求所谓自由、民主等标准为目标的政治组织方式,使得美国政治原本也是有其道统的,但三权分立的事实又使其道统的体现方式呈现多元化,这意味着道统在美国政治是不完全或者说未完成的,政治义理层面的欠缺显而易见,即美国政治想做到“中”即适度,是很难的。“道统”归一的要求与主权多元的事实是冲突的,由此造成的失“中”,使得美国政治还是会出现“治统”僭越“道统”的情况,多元文化主义与身份政治的兴起、“政治正确”现象的不断强化即是表现。 mFk6a{+YX  
ve3-GWT{C  
  而在欧洲,大多数国家晚近以来逐渐收权于“议会至上”,主权不再如美国那样是分立的而是归一,就“大一统”的形而下来说已经具备,但在形而上领域,“人民主权”在空泛的“普世价值”口号下,却已退化为即时民意,成了选举政治中的“选民”,而在法律“基要主义”兴起后,政治司法化更使欧盟追求起没有主权的法律。“道统”在欧洲蜕变为世俗意愿,事实上使欧洲国家已经丧失“道统”。 }Bk>'  
s?Wkh`b  
  对民主的崇拜、对权利的景仰、对人性可以通过教育不断改进的信念,这些在近代以来“民族国家”胚胎里不断发育演变的观念,晚近以来成为政治知识的新范式并直接落实到了政治实践中,也曾给西方国家带来显而易见的政治进步。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它们不断对政治体系提出新的要求,逐渐突破内在于政治体系的承载限度时,适度政治转化为过度政治,政治体系出现紊乱,也就难以避免。这些乱象在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因此,反思西方乱象中的政治得失,对任何国家都有警示意义。 xZ\`f-zL  
mMt~4(5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为生歌唱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