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蝙蝠在歌唱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8
发帖: 65925
财富: 882343 鼎币
威望: 33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90 点
在线时间: 1755(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20-07-06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5  

蝙蝠在歌唱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WjM>kWv  
蝙蝠在歌唱 ~ E=\t9r  
分享到: !Zbesp KZ  
来源:花城微信公众号 | 小昌  2017年09月22日09:07 >&H~nGP.  
nDlO5 pe"d  
~F#A Pt  
&-GuKH(Y<  
小昌,大名刘俊昌,1982年出生于山东冠县某村,玩过乐队,留过长发,进过富士康,后写上了小说,先后在《十月》《上海文学》《江南》《西湖》等杂志发表小说若干,有作品在《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选载。小说集《小河夭夭》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15年卷”,曾获2013年度广西文学金嗓子中篇小说奖。 =p&sl;PsLw  
M^H90GN)X  
1 '1]7zWbW  
Sue 6+p  
有人电话来,说是二爷想我了,想见见我。接这样的电话有几次了,我没放在心上,很快就忘了。这次有些不一样,二爷嘱托那人说,二爷快要死了,再不来怕是见不上了。和我爷爷一样,他也喜欢用死来要挟别人。接这个电话时,我正在酒店的十一层,正在凭栏望远。小景在身后抱着我,像是站在泰坦尼克号的船头。风徐徐吹过来,除了高矮错落的楼房,我还看到了自己的家的某一扇窗。我背过身来,面向小景。 'Kis hXOn]  
bV3lE6z  
小景说:“谁要死了?” wO"GtVd  
p(7QAd4  
我说:“二爷,我爷爷的亲弟弟。” j 0 Y  
@8"18HEp#  
小景说:“怎么又多出个二爷来。” 0yHjrxc$  
JIUtj7 HQ  
我说:“你看,那一扇窗户,我老婆正在目视我们。我们这一对狗男女。” 8U^D(jrz  
L#j |2H|  
小景说:“死之前还想着你,关系非同一般呀。非同一般,我却不知道。有时候你就是个陌生人,比如现在。” @\~tHJ?hQd  
C|6{fd4?  
手臂猛地一挥,窗帘被我拉上了。房间黑下来,小景像个女鬼似的站在我面前。她越来越像个鬼了。和我好上以后,变得鬼鬼祟祟。我知道,这和我不无关系。 Bn-J_-%M  
UE)fUTS  
我说:“她真的就站在窗前,好像还举着望远镜。” k ]bPI$  
XOxB (0@  
小景说:“她是不是想杀了我?” |yAK@ Hl'  
E0`[G]*G  
我说:“我怕她自杀。” Yzd2G,kZ=  
6To:T[ z#  
小景说:“死总是理由,天大的理由。等死那天,反正我谁也不想见,省得人烦。” wA r~<  
S*rO0s:  
我说:“我得走了。” fqX~xp  
gV.f*E1C  
,|iy1yg(  
j=Q$K #sBt  
小景还拽着我。后来就抱着我的胳膊,像狗似的一口咬了下来,还翻着白眼看我。见我无动于衷,她松开了。两排森然的牙印儿,有点像兽的嘴。我突然想让她跟我回老家一趟,看看二爷,或者再去小河边坐一坐,像许多年前那样,甚至还可以钓钓鱼。想到这里我有些兴奋,兴冲冲地盯着小景。她问我是不是又发神经,我实话实说,没想到她竟一口答应了。这一点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p)Z/  
cdN/Qy  
我们上路了。小景坐在后排正中央,人很瘦,这样一来就有些落寞。偶尔我会从后视镜里看她,她也在看我,想要弄明白我似的。上车之前,我让她坐副驾驶,她说那是我老婆的位置,不能鸠占鹊巢。她就是这样。我喜欢她这样,只好连说几个好。她像条鱼似的,钻进汽车。 Q!x`M4   
$vqU|]J`  
汽车上了高速,疯了似的向前跑,我们俩说起了二爷。窗外的树木房屋急速向后退,就像消逝掉的时光。我说起小时候,小景伸一只手过来了,抚摸我的脖子,捏我的小耳垂。我还在说小时候,说那时候真是好呀,就像她的小手指头,一下又一下。后来我就说起了二爷,说我小时候,不能不说起我的二爷。二爷是个老光棍,我告诉景,有一次我们村子里来了个女乞丐,浑身脏兮兮的,神志不清。我没见过,只是听人这么说。二爷在街上喊有人要吗,村子里还有其他光棍,做梦也想要个女人,那一天没一个人吱声。他在太阳底下喊,像是喊给他自己听。见无人响应,他像牵一只羊似的,将女乞丐牵回了家。接下来就有人绘声绘色讲过多种版本。故事从他掩上他家的小木门开始。有人说女乞丐很白很白,白得耀眼,将他家的房梁都照亮了。也就是说,二爷捡回的不是个女人,而是一团放光的金子。还有人说女人下体上长了虱虫,二爷为了清除干净那些虱虫,费了一整夜的力气。那天晚上,很多好事的家伙躲在墙根下偷听。我没有去,因此他们听见了什么,成了我心中的谜。想起来,女乞丐晃眼的白,仍让我想入非非。我猛地抓住小景的手,亲了一口。又将她的手拉下来,放在我的紧要处。她坐在后座,想要把那只玉臂横陈过来,着实有些费劲,况且汽车还在高速行驶,可她还是努力抓住了我的紧要处。起初是温柔地抚摸,像摸她的小宠物。我喜欢她这样,我就是她的小宠物。意外的是,她却突然下了死手,给了我一下,疼得我在车里直叫唤,汽车也因此急速摇摆。 Ym:{Mm=ud  
m8u=u4z("  
我说:“你他妈的想要老子的命。” [%t3[p<)O  
shy  
小景在后面笑,说:“你早晚死在我手里。” (tpof 5a  
k%^<}s@  
我说:“我的小祖宗。” }z?xGW/k  
v#-E~;C cC  
小景说:“从你老家回来,我们就谁也不认识谁了,好不好?” p6 <}3m$  
y3IA '  
我问:“为什么?” s{cKBau  
e"PMvQ  
小景说:“我怕我会杀了你。” ^ ~, ndH{  
.E#<fz  
我继续说:“为什么?” 2q/nAQ+  
QP+c?ct}hF  
小景说:“没劲,没劲透了,没劲透顶。” @c0n2 Xcr  
6EZ1YG}  
我说:“不是说好了吗。” U%h7h`=F?  
g%X&f_@  
小景说:“我又反悔了,从电梯上下来时,我就反悔了。我他妈的反悔了,你知道吗。跟你在一起,像个鬼似的,连坐个电梯,都要分开。我一个人待在电梯里,就想是时候结束了,一切该结束了。” m';#R9\Fz  
L>0!B8X2  
我很想踩个急刹车,或者猛踩油门让车向前飞。 >6XDX=JVI  
6aRGG+H  
我说:“也许你回来,就不这么想了。活着真是不容易。” |OOXh[y  
^v ]UcnB0  
小景说:“我舍得死,你舍得吗?方向盘在你手里。” c]e`m6  
=d}gv6v2S  
我说:“我舍不得你死。”  V+peO  
<%M\7NDWDA  
小景说:“来吧,不用怕,左边就是护栏。” 3fm;r5  
IO^:FnJJv  
小景匍匐过来,要抢我的方向盘。我一把猛地推开了她。她也因此摔了回去,一个人兀自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K+4C0wX`  
wTB)v!  
我点起一支烟,车速变慢,很多辆汽车超过了我们。看一辆辆汽车的小尾巴,慢慢变小,小景像只猫似的蜷缩着。 d&NCFx  
zhuy ePn  
…… 0[V&8\S~'T  
7fap*  
(选自《花城》2017年第5期) 8$2l^  
f0/jwfL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在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杂志编辑

UID: 8142
精华: 58
发帖: 117510
财富: 190108887 鼎币
威望: 81 点
贡献值: 468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705 点
在线时间: 13383(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20-07-06
沙发 发表于: 2019-11-05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i"sYf9,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