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海上麋鹿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8
发帖: 65936
财富: 882573 鼎币
威望: 332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90 点
在线时间: 175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20-07-09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5  

海上麋鹿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lq9h Dn[p  
海上麋鹿 ^Exq=oV  
分享到: DQQjx>CK  
来源:上海文学微信公众号 | 陈小手  2017年09月28日07:07 j"=jK^  
e@VRdhb  
tTamFL6  
Y>~zt -  
作者简介 陈小手,男,1993年出生于陕西蒲城,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文学创作方向硕士在读,师从作家苏童。 4w[ta?&6B  
8r,%!70  
工作丢了以后,突然很想去看海。我不知道真正的海长什么模样,只是在电视里看过那窄画框的水域,听过海浪来回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磁极,一来一往地牵引着我的心。我总是那么心血来潮,在一个九月的早晨,醒来后,我就特别想去看海。 U\6DEnII?!  
UGgi)  
亚伟在一个有海的城市工作,大学毕业后,大家就再没见过,实际上毕业才一年。本来大家一起约好去看亚伟和海,最后只有我和路去了。大家的理由五花八门,总之,进入了社会,自己就不再属于自己。 wUndNE   
gC-0je  
火车深夜才到。亚伟胖了,让我有一种他变矮的错觉,还是那么单纯,看见我和路,一笑,眼睛就没了。我虽有满腔的话要说,可寒暄之后,却半天再找不到合适的话头,大家走地沉沉默默,但不觉得尴尬,我们在用微妙的呼吸和氛围交流。路的话慢慢多了起来,比起在学校那会,现在他白了很多,毕竟政府机构的办公室是不需要晒太阳的。 HPB1d!^  
v$Z1Lh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在城市转了半天才租到车。亚伟找了个会开车的同事,高高瘦瘦,客客气气,说叫飞哥,整个人长得是有点飞。一路上大家话意很浓,谈性高涨,我却窝在车门的角落睡着了。 #Xly5J  
voEc'JET  
等车停下来,听见亚伟和一个人零零碎碎地说着什么。我昏沉的脑袋慢慢清醒,睁开眼,一个女孩打开车门要坐进来。我惺忪的眼睛盯着她看了会,两相对视的尴尬,僵持了几秒,我挪了挪身子。 " Xc=<rX  
_A*0K,F-  
“看什么呢?让人家姑娘进来。”亚伟扭过头说。 {\I \4P  
Hy'&x?F6  
我把自己从呆愣中拉了出来。车很小,我缩着胳膊和腿坐在中间,女孩坐在车门旁。关上门,她给我点了点头,并没有笑。亚伟把女孩欠我的笑,转头给我“搭个顺风车,她也去海边。” s5e}X:  
C? S%fF  
我长长吐了口气,继续闭上眼睛。 Vo()J4L  
6yqp<D0SP)  
“你没事吧”亚伟问我。 Jjv&@a}  
>E3OYa?G  
“晕车。”我也不知道脾气为什么那一刻那么不好,连晕车前的“有点”二字都不愿多说。  3@*8\  
!WXSrICX[  
我眯着眼,看了看女孩,她一身拘谨,一言不发,两只手抓着书包的肩带,仿佛不知道手该放在什么地方合适。长相一般,不过还算耐看。 F44")fY  
NT'Yh  
我挺起身来,把睡不着的烦意长长吁了出来。调整了下面部表情,转向女孩。 sXA=KD8  
}<p%PyM  
“咋一个人出来玩?” wB@A?&UY  
XQ>m8K?\d  
“哦,习惯了。” qW*)]s)z  
Zr3KzY9  
这句话斧头般砍断了我的搭讪,我不知道该继续问什么,四周瞅瞅,脸上尴尬一笑。 e8Jd*AKjb  
>U z3F7nHi  
“你也去看海?” B^Vb=* QRo  
~O!v?2it8q  
“嗯。” WE\V<MGS/  
!"Kg b;A  
“怎么走着去。” |X>:"?4t  
{B 34^H:  
“不远。” N G4wtDa  
YQ&Xd/z-  
“那又怎么想着坐我们的车。” -Y D6  
ip~PF5  
“身体突然不舒服。” : -OHD#>%  
bPWIf*3#  
“车里全是男的,就不怕,我们是坏人。” Pn0V{SJOJ%  
M(xd:Fa?  
她的眼神一动不动地望着我,里面像放了一面镜子。她笑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没有回答我。我挠挠头,她的眼睛给我留下了好印象。 .xS}/^8iD  
zGF_ c9X  
到了海边,路把我们租来的三个救生圈全部套在自己身上,一个人跑到海滩,跳着叫着,远远地,我们没听见水声,只看见一朵巨大的水花,路跳了进去。亚伟和飞哥在海边生活久了,没有路那么兴奋,他们浮在浪上聊天,海浪来回,他们也来回,这让我想起那些没人认领的小舢板。 1jpcoJ@s  
\^i/:  
海浪紧紧贴着密实的沙滩,追过来咬我的脚趾,我穿着鞋子,悻悻跑开,海浪逃回海里去,我又追上去。这样来来回回,新鲜劲过去,心里的那股难受又返扑回来。我看着海滩上的其他人,发呆。那些大人总喜欢把自己的孩子用沙子埋起来,一边埋一边笑个不停。孩子们黑溜光滑像摇头摆尾的娃娃鱼,任由大人摆弄。 a!vF;J-Zqa  
4vQ]7`I.f  
女孩蹲在沙滩上画着画,我走过去,看见她画了一只海豚,还给海豚添了双翅膀。看见我在身后,她忙用手把海豚抹平。 |5^tp  
Ksr.'  
“你怎么不下水。”我笑了笑。这个女孩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 1 w*DU9f  
ancs  
“怕鱼把我带走。”她的语气很调皮。 Kw_> X&GcJ  
av~dH=&=  
“你能给我拍几张照吗?”她把相机递给我,我端详了下,挎在脖子上。 FyY<Vx'yQ  
6d4)7PL  
没想到她还挺上相,她侧着头,把相机里的照片翻看了一遍,牙齿很白地对我说,“你拍的真好。” `0'Bg2'  
!A@Ft}FB  
“来,我们合照一张。”她用手捉着相机,镜头注视着我们,我有点慌,相机太重,她的手微微在抖。紧凑而又短促的一声,让我联想到机器人眨着眼睛。看见相机里的自己,丑的让我浑身不自在。再看看照片里的她,我的不自在想让我跳到海里去。 z86[_l:  
KicPW}_  
“你睡在沙滩上,我把你用沙埋起来给你照张相。”她对我说,我竟然毫不犹疑就答应了。 n_ORD@$]  
m 3k}iIU7  
随后,我让她坐在沙滩上,用沙子埋住她的腿,把沙子塑成美人鱼的鱼身形状。 rwYlg:  
.@7J8FS*  
我们给静静睡在沙滩上的影子画上眼睛和鼻子,还有表示开心和难过的嘴巴,影子就像活了起来。她终于坦怀笑了。沙滩旁边有棵快要倒的棕榈树,她非要爬上去,树干摇摇晃晃,吓地她尖叫大笑,她坐在树干上让我赶紧给她拍照。 Jng,:$sZ  
+aa( YGL  
可是,不一会,这些快乐在她身上逐渐弥散,像太阳出来后弥散的雾气。她默默对着海浪发呆,我走过去时,看见她对着海落着眼泪。“要不,我们一起去海里,看看。”她对我说。 ze5Hg'f  
MJxTzQE  
我不懂一起去海里看看是什么意思,就陪她沿着来回的浅浪,摸索着往深水走去。 y}TiN!M  
<X5'uve  
浪花越打越高,一个猛浪过来,我们都被打翻,我被海水摁着头,摁了下去。海水咕噜哗啦在我耳边响,我从没下过水,一身的惊恐裹紧了我,但是,我喊不出来,只能手脚并用地在海水里扑腾。我好像抓到了她,抓到了不该抓的部位,我忙撒开手,在危急的时刻,我还近乎无意识地顾及着难为情。她一把把我从海水里拉了出来。海水在我头发上倾泻,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在大口大口地呼吸,海水冲开了她的上衣,我眼睛里灌满水,不过还是看见她走光了。她一只手捂着我的眼睛,理了理衣服。待我们再能说话时,她一脸平静,说“没事吧。”我看着周遭的一切,眼前糊糊地一片,立刻像明白了什么。头猛地扎进海里,钻出来,又扎进去。海浪太大,一无所获,我的眼镜就这样被海浪冲走了。 vO2I"Y*\  
=SY5E{`4p  
丢了眼镜,我很失落。 c_oI?D9  
~[E@P1  
她稳稳地带着我走到沙滩让我坐下,自己又折了回去。 v\LcZt`}  
D'dE!CAUs  
“今天风大,别去了。”我靠上前。 =e<;B_ ~.  
/~k)#44  
“你就站在那,我想一个人看看。” %FN3/iM  
8UA bTqB-  
虽没有眼镜,我还是能看见她心事很重。 ]6PX4oK_t  
vSu|!Xb]  
“别去太远。”我用手括在嘴边对她喊。 uyd y[n\  
I(i/|S&^  
她提着步子,一步一步往海里走去。我失焦的视力产生错觉,以为她已经长出了美人鱼的脚,慢慢地消失在海中。只见海水从她的膝盖慢慢盖住了腰,又从腰继续攀升,淹没了胸。她终于停了下来,对着海大声喊了两声,没有具体的词汇,却能听出清晰的情绪。那喊声刚一出生就被海浪从各个角度围堵吞食,战战兢兢,孤立无助,可是她依然喊着。她继续往前走,我站起来摸索着往她跑去,隐约中海水已经快要舔到她的下巴了。“你干嘛,回来,回来。”对于我的呼喊,她无动于衷。我加快步子,可是脚在海里仿佛已经不属于我一样,交缠在一起,我又一次被海水淹没。好在海水不深,我手脚并用站起来,转圈,呼喊,搜寻,她已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d@ +}_R"c  
+Xb )bfN  
我四处喊人,所有的救生员都游了过来。我们一无所获,吓得我喉咙也颤抖起来。就在我的心快要触底时,一抹黑亮的长发从水中甩着优美的弧线,她用手抹了把脸,吐了口海水,深深呼吸了几口,睁开了眼睛。我心情变化太快,拔着被海水揪着的步子笨拙地跑向她。 D4CN%^?  
w&A &BE^O/  
她看了一眼四周,冷冷问了句“你们在干什么?” kG =nDy  
8{mQmG4  
她的冷,让我很火大。还没走向她,我就折身走向岸边。 s_`PPl_D$K  
DXbzl +R  
夕阳好像受了伤,落进了海里,海水洇开一滩血色。我们都不说话,望着海,夜就慢慢从天边晕染过来。 2r3]DrpJ  
-EwtO4vLJ  
海滩上的人慢慢被夜色抹去了,我们一行人点起了篝火,在背风的树下扎起了帐篷。 .zm'E<  
IEi E6z]L(  
篝火温暖的光摸着她的脸,安静、柔和。她眼神清澈,我能看见火光在她眼睛里起舞。 M<f=xY2$v  
(kECV8)2  
“你白天怎么了?”我问她。 b!>w4MPe  
Dy>U=(S  
“没事,都过去了。”她捡起一根柴扔进篝火。 |]qwD,eiH,  
 T?!&a0  
看我总是看她,她擂我一拳,对我笑笑“没事,真的过去了。” "IOu$?  
i-Le&  
“看你不开心?”我问。 @$5!  
Ek!$Ary  
“没有。”她低头抠着自己的指甲。 W#p A W  
(#w8/@JxF  
“自己不属于自己,你懂吗?就是那种感觉,我也说不清。”她又抬头补充了句。 yIS.'mK  
$(2c0S{1  
“那就把只属于自己的自己找回来还给自己咯。”话绕的太长,我瞠着眼打了个嗝。 HJY_l  
@IaK:  
“你在说绕口令呢。”她哈哈笑了。 e`1,jt'  
# ;,b4O7@  
“你的自己要是不够,我也可以把我的自己分给你的自己一些。” %4Nq T  
X&^8[,"  
“你平时也这么说话吗?” *+p9u 1B5  
JwzA'[tM  
“怎么,很轻挑吗?” o;o ji  
e_6@oh2s-  
“嗯,有点。” L+@RK6dq  
~4th;#'  
“话是轻佻了点,不过情意是真诚的。” z JWh  
clQN@1] M  
“嗯,这个,我听出来了。”她抓起手边的海螺塞在我手里。 EfY|S3Av  
,.u7([SGm  
“算是对你真诚的认可。”她说。 T78`~-D4<  
`[V]xP%V  
我把海螺塞到嘴里吹了一下,并没有吹响,还吃了一口沙。 vukI`(#  
]}R\[F (_%  
篝火跳得很欢,像是在笑。 #5)E4"m  
.63:G<  
“我给大家唱首歌吧。”她兴致高涨地站了起来。我们就像一群野狗一样欢呼雀跃。 HK>!%t0S  
I.I:2Ew+  
“《路边野餐》那个电影,你们看了吗,就最近上映那个,里面那首儿歌《小茉莉》你们知道吗?我给你们唱。” MWGW[V;  
I9Af\ k|^  
她整理了下红了的脸和含情的眼睛,捋了捋嗓子,就给我们唱了起来。她自己用手掌打着节奏,我们跟着也打了起来,大家眼睛仰望着她,一脸笑意。 vBCQ-l<Ub  
+\G/j]3f  
夕阳照着我的小茉莉 D`3m%O(?  
6/B"H#rN  
小茉莉 g*Nc+W](P>  
HF}%Ow  
海风吹着她的发 ^R\0<\'  
z c N1i^   
她的发 2'tZ9mK  
/g2(<  
我和她在海边奔跑 }|MGYS)  
j K?GB  
她说她要寻找小贝壳 k$?zh$  
6-U|e|e  
月亮下的细语都睡着 %M^X>S\%  
M~7gUb|  
都睡着 d:}aFP[  
xM}lX(V!w  
…… #rM/  
4ihv|%@  
本来她还想继续往下唱,可是我们几个的节奏怎么也拍不到一起,乱地唱不下去了。她笑着喊“你们在干啥啊。” tKgPKWP   
74hGkf^S  
说实话,什么《小茉莉》,我们这些整天只关心实验数据的工科男听都没听过,听她唱完这首歌,我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wND0KiwH  
_P.+[RS@  
夜越来越深,他们都睡觉去了。只有我和她还围在篝火旁边。 1\t}pGSOeh  
vQ"EI1=7Z  
“你听见了吗?” 6O8'T`F[  
qwJeeax  
“什么?” FglCqO}  
Y}%=:Yt  
“麋鹿的叫声。” v8p-<N)  
hGyi@0  
“在哪?” T(%U$ea-S  
$ KQ7S>T  
“从海上传来的。” ~E&drl\  
 N)G.^9  
“海上怎么会有麋鹿呢?” J&4LyIpQ  
(%]&Pe]  
她侧耳听着“嘘,别说话,他们正从海边跑过来,背上各驮了一个小女孩。” f@Mm{3&.  
[Dd?c,5AD  
“哦,那你给我说...”  pv1J6  
e.9oB<Etp  
“嘘,别说话。” aY7kl  
Q| > \{M  
“那两只麋鹿身上还滴着水,那两个小女孩一丝不挂,皮肤泛着光泽,她们的笑声好好听,他们好像冻坏了,要来我们这边烤火。” >v^Bn|_/  
r2H_)Oi  
“那让我赶紧去拣点柴火去。”我一脸认真地对她逗趣道。 /Y|oDfv  
UV8,SSDTV  
“嘘,别说话,那两个小女孩就站在篝火旁边,手掌正对着火焰,他们在交谈着什么,可我一句都听不懂。你看,那火光,在那两个小女孩的身体上跳动,还有那夜色,那夜色都被火光远远推开了,那两个小女孩好像和火光融为了一体,温暖、明亮。” A7@5lHMF  
|pk1pV |  
“那两只麋鹿在吃我们的篝火,或许他们饿了。”她说。 dE9xan  
`h+ia/  
我看了看,篝火是在不断变小。 v~i/e+.h>y  
.} <$2.  
“那两个女孩在互相梳着辫子,他们手里各攥着几朵花,想必是要插在头上的。” <}x_F)E[t  
>-fOkOWXy  
“她们梳完头发了,又骑上了麋鹿,麋鹿看了我们两个几眼,快看啊,麋鹿对我们两个恋恋不舍呢。”她用手指着一团混沌的黑暗对我说。 f,{O%*PUA  
Ng=XH"ce~  
我承认正是她嘴里所说的“我们两个”四个字击中了我柔软的心脏,我原以为她在说着疯癫的呓语,可正因为“我们两个”那无法揣摩的语气和模棱两可的关系,让我一瞬间,迷恋上她的一切。 Kp[ F@A#  
Xk=bb267  
过了很久,她才从怅然若失的神情中走了出来。 wWV`k  
$*EK v'g[n  
“她们走了。” wxw3t@%mNm  
> cFH=um  
“你想象得很美。” a(>oQG8F  
;{@ [ek6  
她侧脸对着我莞尔一笑“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早回家呢。” ,CACQhrng  
<)01]lKH  
第二天再次碰面时,就像我们初次相识一样,她一脸的冷和距离。我卖弄着各种小聪明,挑起的话头都被她生生摁了回去。 xD[O8vQE  
pU4k/v555;  
坐在回去的车上,我的话意也变得阑珊起来。车里狭窄的空间,逼仄,窒闷。大家都沉默着,路睡着了,亚伟和飞哥谈论着工作上的事,她也假装睡着了,我看见她的眼珠在紧闭的眼皮底下动。我刻意轻轻碰了几下她的手,假装无意,她草草拿开,不置一词,且挪了挪身子,头靠向车窗。 i U3GUsPy  
@2H"8KX  
我明白,她的意思。 r 334E  
C(o]3):?  
在她之前上车的地方,她叫车停了下来。她说她要下车。亚伟极力挽留,无果,就和她寒暄了几句让她注意安全,以后有事联系什么之类的。 ]&l.-0jt  
>^mNIfdE^=  
我站在他们身后,不知该说些什么。她自始至终没看我一眼。 M6yzqAh  
{Dv^j#  
在她转身离开时,我按捺不住在人群中向她问了句“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叫啥呢?” Nr24Rv  
/]pBcb|<  
“江之水。”她本能般回答着问题,语气里不掺杂任何温度。 <HReh>)[  
4dv5  
我笑地很刻意“有空找你去玩啊。” z D&5R/I  
*dB^B5  
“好。”她也刻意笑了下。 hEG-,   
-Ucj|9+(a  
我们上了车,车子慢慢启动,车子慢慢驶过她身边,我和亚伟隔着车窗对她招了招手,她只对亚伟招了招手。亚伟没说什么,只是对我古怪一笑。我想,她应该是无意的,唉,有意无意又有什么意思,反正大家即将天南海北,谁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XjC  
wD(1Sr5n  
我隔着后窗看见她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旁停下脚步。我还是没控制住自己,让亚伟把车停一下,跑了过去。 A\{dq:  
}d<xbL!#  
我本已没有多少勇气,可我还是把自己的心往上提了提,攥住了她的手。 Dm=d   
N*d )<8_  
“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想对你说一句话。” m@Ziif-A  
>0#WkmRY  
她顿了顿,眼神迷离“你说。” m 6V:x/'=  
<:v2 N/i  
“你心事太多了,我觉得你原本应该很快乐。” ;4E.Yr*  
sIx8,3`&y  
“好,我知道了。” QfLDyJv`e  
-}2'P)Xp  
这话头就到此结束了。 :o!bz>T  
`5VEGSP]  
已走了几步,我又转过身,“我叫苏青峰。” T#L/HD  
v37TDY3;  
“嗯,好的,我知道了。” AOh\%|}  
Q> Lh.U,{  
车子一开动,她很快就消失了。临启动前,我看见她还是站在那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下,灯是绿的,她却不走。我不知道,她在等什么。 u}zCcWP|L  
{*/&`$0lH|  
在车里面,亚伟用手机找到了《小茉莉》那首儿歌,欢快的节奏在车厢里来回折晃,那些烦恼又一次向我袭来,回去后就得重新找工作了。 b4l=Bg"  
|sQC:y>  
车子的速度远远抛开了一切。我到这时才回想起来,除了知道她叫江之水外,剩下的,我一无所知。 z_)`='&n  
jgcI|?yL  
当然,我们都知道,从没有什么海上麋鹿。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离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杂志编辑

UID: 8142
精华: 58
发帖: 117510
财富: 190108887 鼎币
威望: 81 点
贡献值: 468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705 点
在线时间: 13383(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20-07-09
沙发 发表于: 2019-11-05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k!uaC{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72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