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9513
财富: 828556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4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11-09
楼主 发表于: 11-05  

放过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0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 m:^*@$9  
放过 6gSo>F4=  
分享到: B)1.CHV%<  
来源:《朔方》2017年第9期 | 光盘  2017年09月30日08:20 L(Ffa(i  
nWd]P\a'V  
E@%X  
P{{pp<tX*&  
作者简介 光盘,广西桂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获第十届《上海文学》奖、第五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第七届广西青年文学“独秀奖”等。出版长篇小说《英雄水雷》《王痞子的欲望》《眼睛里的声音》及中短篇小说集《广西当代作家丛书·光盘卷》《桃花岛那一夜》《野菊花》。小说散见《十月》《花城》《上海文学》《作家》《钟山》《当代》《民族文学》《北京文学》《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并入选多个选本。 F_ Cp,  
>gqd y*Bg  
放 过 ?mjQN|D  
yhBf%m  
我进山区承包十几亩良田种蔬菜,用传统的土方法种植,种好的蔬菜供应科技局、农业局、种子公司,还有电力公司。这个山区叫沱巴,远离城镇,山好水好空气好。传统方法种植蔬菜产量低、生长慢,但是天然无任何公害。我从寻找传统种子入手。我花两三个月时间跑遍沱巴山区收集传统蔬菜种子,剩下的品种不多,也就五种。能够精心种植这五种蔬菜也相当不错了。我不是瞎种,种植之前先摸清客源。我的点子好,响应者众多。按照协议,他们先付给我定金,我带着下岗多年的老婆和小姨子夫妇进山里干起来。老婆和小姨子两口子生长在城里,不会干农活,他们得从头开始学。我上大学前一直生活在农村,什么农活都干过,菜也种过。传统种植很麻烦,肥料必须是天然的。我带领他们仨刮地皮积土肥,每干一件事就用照片视频拍下来传给客户看。有时候,客户三五成群突然到我的蔬菜基地检查。经过多方位多时段的突击检查,他们对我完全放心。第一波蔬菜运到他们手上时,他们闻出了真正蔬菜的味道,煮到锅里吃到嘴里,不由赞叹。许多年轻人从没尝过真正的蔬菜味儿,我种植的蔬菜就成为他们心中的标本。 No1*~EQ  
6)QJms  
我的名声一下子在我们这座拥有三十万常住人口的县城打响,好多人拿着现金上门来高价买蔬菜。我不卖。我跟客户们签订过合同,不能见钱眼开。名声大,销售不愁,但因为量少,工作强度大,我并不赚钱。不赚就不赚吧,我把种植传统蔬菜当作一项事业一个理想——就像我一个大学同学,明知搞文学创作不挣钱,却乐此不疲。作为一个专业蔬菜种植户,十几亩良田太少,可是按传统种植法这十几亩已经很多。要是请得起,我还想请两个工人。 p` '8M  
ELlTR/NW  
这一天弦元到我蔬菜基地来。他是我同曾外祖父母的表弟。我们平时少有来往,但因为是亲戚,只要见面都很亲切。弦元外出打工多年,五年前因为年纪大干不来重体力活,被包工头辞退回到沱巴山区。那一年,他在荒山上种下几十亩杉树。去年我收集土肥经过他们村,他带我去看过那片杉林。山里的土质好,加上他精心护理,杉树长势喜人,再过五年,他就能大力砍伐,到时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比我种十年蔬菜强。弦元那天笑话我,说传统种植蔬菜是傻瓜行为,不如包山种树。他的话有道理,可是,做任何事都要有条件,还要看各人的喜好。 D02_ Jrg  
H+VKWGmfG  
弦元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他的杉树林被电力公司砍掉一大片。电力公司架线从他杉树林经过。电力公司通知他说:“你家杉树挡道了,我们要砍伐。《电力法》规定的。”电力公司的人通知他时,已经砍出宽五米长五十米的通道。现在的问题不是该不该砍,而是赔偿问题。弦元找过电力公司多次了,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弦元过来求助于我。因为在我们这些表兄弟中,我是唯一一个上了大学的。他们却想不到,我这个正牌大学生也会下岗。我们那个铁合金厂倒闭了,我学炼铁的,下岗后特别难再就业。但他们晓得我有些门路。门路主要来自于同学。中学同学中各行各业都有。 kN99(  
~qk5Mk4$  
我带弦元去找律师同学邓发挥。邓发挥两肋插刀,信誓旦旦要跟电力公司打官司。弦元怕打官司,他只求电力公司赔偿损失。弦元的意思是要我带着律师到电力公司去论理施压。没正式接手官司,邓发挥不会去电力公司。他说:“律师从来不会做上门吵架的事,只会上门调查寻找证据。”我求邓发挥,他最后勉强答应。 e=]>TeqG0  
@n-[bN  
电力公司搬新家了,那里还不通公交车。邓发挥有辆小车,我不好意思叫他开。我狠下心拦了一辆的士。混账的士不打表,只讲价。开口要一百元,不给还价。我心痛。新路还没完全修好,这个新区有好些单位的办公大楼,路不好,都还没搬。电力公司急不可耐地搬来,相当讨厌。 @7C?]/8#  
Ckelr  
电力公司总部没一个部门愿接待我们。工程部的人还粗暴地推弦元出门。我硬着头皮去后勤部,梁主任我认识,我的传统种植蔬菜,他是公司客户代表。梁主任对弦元要求赔偿的事爱莫能助。他管不着工程部,要是有关蔬菜事宜,他可以跟工程部交涉,因为工程部有一半的员工都是我的客户。 tc_D8Q_  
@L)=epC  
“弦元是我的表弟,”我强调说,“你们砍伐他那么多杉木,他损失巨大,你们不但不赔,还连一个说法都没有,动不动就搬出冷冰冰的《电力法》。要知道,任何一部法律都是公正的,保护所有人的,《电力法》立下来不只保护电力人。” 7xmyjy%c  
j\ dY  
梁主任始终对我笑着,脸上不时显露抱歉之意。我求他带我去见分管工程部的副总,他很为难。为了应付我,他避开去给上面打电话,然后正如我猜想的,他说:“领导都不在,领导们都说了,赔偿不可能,电力公司从来还没这个先例。如果你们要打官司,公司奉陪。”梁主任笑着看弦元,“你这个官司打不赢。这是国家规定。你只能自认倒霉了。” |#r [{2sS  
2!Mwui;%  
回来的路上,我问邓发挥怎么办?他说:“打官司是唯一途径。”弦元说:“梁主任说我们打不赢。”邓发挥说:“你见过被告说打吧,我绝对输吗?” jf_0IE  
/p=9"?  
“我不想打官司,费时费钱不说,这是特别没面子的事。”弦元害怕打官司。他心里经历了从不能接受砍树到接受但必须赔偿的一个转变。五年杉树也算成了林,突然砍掉他特别心痛,这个二百五十平方米的杉树,凝结了他许多希望。除了钱,还有情。赔偿弥补不了对杉树的情感,可是,对方连赔偿都不愿意。 f-V8/  
Bhy:" r%#  
我理解弦元,他不想将事情闹大,能够私下友好解决那是最理想的。 .Q,IOCHk  
IQZBH2R  
我继续为弦元的事奔走。弦元过意不去,他留在我的蔬菜基地帮我干活。他这人就是这样,你劝都劝不走。我想过了,他干一天,我就付他一天工资,我不能让他白干。但无论我为他奔走多少天,我都不会要他一分补偿。 W.xlS ZEB  
wW7W+,{o  
我们都同情弦元,理解他的心情,他不提,我老婆他们仨从不提及。弦元平时不太爱说话,性格也略为内向。在蔬菜基地里,他一个人默默干活,他的活干得比我老婆他们仨好几倍,效率也高许多。弦元比我小半岁,我们都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有过饥饿有过积土肥的背景。我的蔬菜基地激活了他的生产经验。种植传统蔬菜就应该找弦元这样的好手。当然喽,我也不可能丢下下岗的小姨子两口子不管。有时候我帮弦元跑着腿时爱想这些问题。 m"2KAq61  
h48JpZ"  
因为种植传统蔬菜,我跟县里科技局、农业局以及种子公司的领导都混熟了,我想通过他们去跟电力公司打招呼。招呼据说都打了,电力公司并不买账。理论上推测,电力公司老总吃着我的蔬菜的——这么好的事,梁主任不可能不考虑到公司正副老总。电力公司是老大,一般的人他不放在眼里,他们又是上面一条线垂直管理的,县里的领导他想理就理,不想理就不理,架子大得很。所以,尽管他们知道我跟弦元的关系,对赔偿也毫不松口。 KPGX/l  
I 9yN TD  
我跑一天县城,回一天沱巴蔬菜基地。每次回来我都面带笑容,充满信心。我是弦元心里的阳光,我一笑,他心里就亮堂。但是,只能哄他一时,哄不长久,这半个月下来,事情毫无进展,他就识破了我的笑容。他坐到一边叹气。我给他买来好酒,他不喝。他不是个借酒浇愁的人。他无助的眼神,令人心疼。 o@?3i+%}8  
"d a%@Zy  
周五下午,电力公司梁主任带着后勤部的两个人到我蔬菜基地来。今天他们有点特殊要求,亲自采摘两筐蔬菜去。他们搞了个小活动,进沱巴山区一家山庄住一夜。公司老总也在。他们信不过山庄里的蔬菜,说是无公害,其实都是伪劣品。全县只有我家传统蔬菜才是唯一的无公害。蔬菜前不久才采摘过,现在还没有完全达到采摘要求。既然客户有要求,我就应了他们。梁主任主动提高今天的菜价,我没拒绝。我跟梁主任合作挺好的,可惜他没权力管工程部。弦元帮助梁主任他们采摘蔬菜,梁主任认出弦元,有些吃惊地张嘴。我趁机说:“你们砍了他二百五十平方米的杉树,他损失惨重,到我这个破基地打工来了。”梁主任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cT8`l!RD<  
>H@ zP8  
我们给每块菜地划分了区域,标上科技局、农业局、种子公司以及电力公司,他们一旦有人来采摘不至于走错。黄瓜、小白菜、茄子、四季豆、青椒,目前我只找到这五种传统蔬菜种子。沱巴山区里的菱形眉豆、韭菜、南瓜等等种子找不到了,不过前几天从上海打工回来的阿喜说他舅舅家有。他舅舅一家在广州打工,春节后他们回沱巴时将种子送给我。不过,又说,这都是几年前的种子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生根发芽,也许种子早在火炕上憋死了。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计划着把传统的种子要回来。沱巴山区的土鸡种也已灭绝,去年还听说山窝里有一户人家养着传统的土鸡,等我赶过去,说是刚刚死掉了。 ?fog 34g  
KzQ\A!qG  
唉,好多传统的有营养有味道的动植物都在灭绝。我的最大理想是把它们全找齐了,全部种养下来,再传下去。这个理想已经无法实现。失去的永远找不回来。 }lzyl*.  
&%~2Wm  
有弦元帮采摘蔬菜,梁主任及带来的两个人就站在地里说话拍照。看到还没完全长大的黄瓜,他们采来吃。黄瓜是吊在空中的,挺干净,也不需要清洗,他们摘下直接塞进嘴里。黄瓜清脆香甜,他们每人吃了两个。 73$^y)AvY  
<a-I-~  
“到了冬天,你还可以种雪萝卜。”弦元抱着筐子过来后说。 `.z;.&x  
^X6fgsjz  
“有种子吗?” O a_2J#~$  
DiK@>$v  
“我去年在杉树林里发现有两株野生的雪萝卜,”弦元说,“我争取移到你的基地来。” Q 'R@'W9  
N[ %^0T$  
“好,有了种子,就可以慢慢扩大种植面积了。”我说。 zcGeXX}V?  
^$):Xz  
装好蔬菜,梁主任邀我去喝酒。那个山庄老板跟我有点过节,唯一的原因是我不供应他无公害蔬菜。我的菜地都让几个单位的职工瓜分完了,没有多余的地种菜供应山庄。关键还不是地的问题,是人力和肥料的供应。农家肥不容易积,我们费好大的劲才能积到很少的肥料。肥料都是山里自然生长的杂草朽木烂树沤出来的。一堆土木肥要文火沤三四天,十几亩菜地用量大。山庄老板只考虑他自己,不考虑我的实际困难,得不到我的蔬菜,他跟我交恶。梁主任一定要我去,说是借此机会感谢我辛勤劳动。拗不过他,再说我吃的是梁主任的饭,是他的客人,山庄老板总不至于为难我吧。 AZ)H/#be  
@ 8yV15!  
我去到山庄,老板还挺高兴,热情地给我递烟倒茶。我倒不是为了来吃电力公司的饭,我想接触公司的陈总。陈总对我客气几句,表扬我的蔬菜种得好,不耍假,不短斤少两。他没安排我坐他身边,我也没这个奢求。酒过几巡,相互敬酒时,我去敬陈总,他回敬我一杯,我再敬他一杯。我给他说弦元的事,他嘴紧,说:“弦元去闹过好几回了,手下汇报给我听过。我们公司没错,一点没错,你告到中央去我们也有理。对,你们告到中央去,中央支持我们,省我们许多口舌。”我说:“那是他的经济林,他花费了五年的心血。你们多少都赔点呗。”陈总挥手说:“没门。如果我下指示赔了这笔钱,我的工资资金就要被扣掉。公司没错,老总做出错误决定,老总不承担责任谁承担?” 6(4FC?Y7  
ylF%6!V}4V  
酒桌上乱糟糟的,喝多了的人在那里高声说大话。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再去敬陈总。我仍然提及他们砍伐弦元杉树的事。今晚的机会难得,平常无论托多少关系,见多少相关人员都不抵见陈总一次。 \|Pp%U [  
eK\1cs  
“我们没有砍树,不要再提了!”陈总勃然大怒。 +K4d(!Sb  
.OM m"RtK  
“弦元那面积二百五十平方米的杉树谁砍的?”我顶他说。 d\}r.pD  
X cmR/+  
“我们就砍了,你想怎么着吧?再惹我生气,明天我叫人再扩大砍伐面积。”陈总说,“再惹我生气,我重新规划一条大线路,把他的杉树砍光。”  4l+"J:,  
5" <7  
我摔了酒杯,我想踢他尻子,忍住了。在场人怕冲突,架开我。我发现架我的人有一个是弦元。弦元早来了,他在包厢外面徘徊,本想等会儿进来敬陈总的酒,好好求他的。 T]\_[e:'  
G2Eke;  
“电力公司就是一群流氓,”我对架开我的人说,“惹急了,我也会动刀。” PSz|I8 c  
smQ<lwA  
弦元劝我消消气,说陈总喝多了。电力公司的人平时骄横跋扈惯了,不把百姓的财产当一回事。 b: UTq 7^  
h.@5vhD  
陈总真记仇,说话也算话,他当天晚上就电话命令扩宽对弦元杉树林的砍伐面积。第二天一早,工程队过来了。弦元得到消息时,左右又砍掉了两米,加起来扩宽了四米,前后加起来就宽达九米了。昨晚我借酒冲动,第二天酒一醒,再没那种豪气。当我跟弦元站在狼藉的树林里,除了骂人再提不起手中的刀。昨晚,如果我手上有刀,也许就挥舞起来了。我帮着弦元劈掉杉树枝叶,扛到他家堆放在一起。这些被砍伐的杉树还嫩,虽然能卖,但价钱就低得多了,再过五年砍伐,价钱是现在的好几倍。 He att?(RR  
p`lv$ @q'  
沱巴镇上有两家木材加工厂,弦元联系了一家总价给得稍微高一点的卖掉。前后被砍伐的两批树对方都要了,过些天,加工厂叫车去拉。 6m_ fEkS[  
5Jd(&k8%  
我给杉树林拍了许多照片和视频,我不相信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 ?zW4|0  
rf_(pp)  
我制作成投诉材料通过省电力公司官网留下的邮箱,投给他们的纪检部门。同时,还给省总公司老总寄了一份纸质投诉材料。过了些天,收到电力总公司纪检部门的邮件回复:“你的情况不属纪检部门管,你应该去找相关部门协调解决。”我又去信说:“相关部门是什么部门?请指点。”再没收到回信。老总那里也不了了之。 .$5QM&  
};"-6e/9  
我给省纪委省政府寄材料,不知道为什么,没得到任何反馈。有人说,我们投诉错了门。那么,我们应该向谁投诉呢?省里哪个部门管电力公司?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虽然是个下岗技术员,但我还受过高等教育,又在县城里工作多年,我都不知道如何投诉。问了好些人,他们也不能明确地说明投诉材料给谁。 "w.gP8`  
- Te+{  
我病急乱投医一样,见省政府公布的电子邮箱就投材料。邓发挥在一旁提醒我说:“你这个不是纪检问题,人家又没违反任何纪律,不贪腐不乱搞男女关系,你投诉人家才懒得理你。这个问题是经济纠纷,只能起诉打官司。” {2Jo|z  
D+G?:m R  
我说:“电力公司那群混账,你还没瞧见?不仅不赔偿还变本加厉地伤害弦元。打官司又能怎么样?” {%W'Zx  
CN4Q++{  
“官司赢了,电力公司就必须赔偿。”邓发挥说。 CX/ _\0 G4  
|P!7T.  
“他们会赔吗?” ]E/^(T-O  
KwO;ICdJ  
我心头又涌出一个恶念来。这段时间我变得恶念丛生,动不动就想骂人,想砍电力公司的人。 $m{-I=  
S"+X+Oxp7?  
他们商量好似的,没有任何部门的任何人反馈消息给我和弦元。后来,有一个县政府的人提醒我们说,我们投诉的这家电力公司是某某电网的,不归省里管,是跨省的大企业。他们的总部也不在北京,在某某城市。谁能管他们呢?这么说我们得投诉到中央的相关部门?想起遥远的外省总部,想起北京,我们就晕菜。天天都在用电,我们不知道用的是谁的电,只管交电费。据说,我们县有三家电力公司,分别属于不同的电力网络。普通群众谁也分不清谁是谁,一旦碰上事情,往往找错对象。前段时间我们白忙乎了。奔跑一个多月未果,我心疲惫了,没有得到一句安慰,却积累了一肚子的怒火。 a=n* }.  
jpijnz{M  
从县城回沱巴蔬菜基地时,我买了许多农药,还买了喷雾器。老婆他们在地里干活,没注意到我回来了。我们在离菜地不远的百来米的地方建了临时住房。这里离最近的村庄也有两里多路。沱巴山区人烟稀少,村与村之间有时候相差好几公里路。操作喷雾器并不难,高中时候我还帮父亲往地里喷过六六粉。现在的农药已经超出三四十年前好几倍,杀虫效果也特别好。看到菜市场里那些翠绿叶面均匀的蔬菜,城里许多人想不到那是因为勤洒农药所致,以为,漂亮的就是好的。我上好农药,并把喷雾器藏起来。 8$)xxV_zp  
9Z, K  
天黑,下地干活的都回来了。老婆下厨做饭菜,我们坐在院子里闲聊。我们聊些不痛不痒的话。自从弦元树林遭砍受损内心受伤以来,我们的心情都沉重,聊天总是聊不开,刚承包种菜时的那种爽朗欢快的笑声几乎没有了。 4yy9m8/  
#Bu W  
沱巴的夏天凉快,空气特别好,还很安静。可是年轻的农村人并不喜欢这种好空气好环境,宁可钻到城里的最底层。劳动了一天,饭后,洗漱好分别都去睡了。趁老婆洗碗做别的家务,我溜出去,提着喷雾器摸黑来到菜地。 b ]A9$-  
Cn6<I{`\  
不用电筒照亮,我仍然能摸到电力公司的这个地块。是的,我要往供给电力公司的蔬菜里喷洒农药,多多地喷,让高浓度农药留在蔬菜里里外外,毒死那帮狗日的。也许是我死脑筋,我老是往一陇地上喷,一桶农药就喷光了。我脑子还有个主意,等采摘的时候,我要把含最多农药的蔬菜特别包装好,交代梁主任特供给陈总和工程部的那个什么主任。 D@.+B`bA  
);*:Uz sC_  
回头装农药时,碰到了老婆,老婆惊叫。弦元惊醒了。他冲出来,夺走了我的喷雾器。“表哥,你是自砸招牌。”弦元说。 \PU7,*2  
oUSv)G.zb  
“他们信任我,不会想到有残留农药,只要他们连吃我的蔬菜三个月,我保证他们人人进医院。不搞死他们,我不甘心。”我说。 lqaOLZH  
^HiI   
弦元抢过喷雾器,用铁锤砸烂。“表哥,你不能做傻事,伤天害理的事更不能做。” y}5:CZ  
]*/%5ZOI&  
“我们不能放过电力公司的人,特别是那个陈总。”我说。 $c^,TAN  
5N~JRq\  
小姨子两口子也惊醒了,他们出来批斗我,然后搜出农药。小姨子两口子提着农药往山上走,他们要毁掉农药,埋藏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dH1@@  
gXy'@ !  
第二天一早,弦元下地,他用灵敏的鼻子找到了我昨晚喷洒农药的那一厢菜地,自作主张地把蔬菜全部拔掉。他在不远的空地上挖出一个大坑,将拔掉的蔬菜丢进去,又把洒过农药的泥土刨走,最后从山坡上掘来新土填充。新土乌黑,土质肥沃。平整好地,弦元在上面撒下蔬菜种子,移栽过来一些菜苗。 - K%hug  
"@s</HGo  
弦元坏掉我的计划,我不会善罢甘休。我偷偷买回小瓶农药,老婆用过的定型发胶瓶我当作喷雾器。它们被我藏在远处一棵树下,密实的杂草掩得严严实实。 Xzn}gH]  
sa?Ul)L2  
又到采摘蔬菜的时候了,他们爱选在周末过来亲自采摘,采够了再回县城分配。他们得到的蔬菜够吃一个星期。我种的蔬菜真是好,他们套上保鲜膜或者真空包装后放在冰箱冷藏室能保鲜一周,任何时候拿出来都像刚采摘的。 ",, W1]"%  
tDWoQ&z2t_  
收益不算太高,但比起我任何时候收入都高。我们两口子,还有小姨子一家都特别高兴。我给弦元发工资,他说说客气话并没有拒绝。有的时候他回去看他的林子,不看林子的时候就过来给我干活。他干活是把好手,我不嫌他多。 @sPuc.  
q+ZN$4m  
不喷洒任何农药不使用任何化肥,蔬菜自然生长。农家肥用得恰到好处,蔬菜长得快,比我们小时候种菜长得快多了。小时候大人们对自家菜地打理不够,只要够吃,就不愿花去多余的精力。大人的精力主要是对付生产队超强度劳动,还有没完没了的晚上的政治学习。那时候村里没有电,会场上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时常出现。大人们宁可补觉也不会理会菜地。蔬菜地里虫子遍布也不管,长虫子的菜用来喂猪喂鸡,我们只吃不长虫子的那些。受大人影响,我对种菜没有兴趣,注意力不在地里在稻田。料想不到的是,几十年后我成为专业种菜的。现在,除草松土浇水,在种菜各程序中不是最累的,最累的是捉虫子。捉虫子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主要时间却花在防范虫子生长捉拿虫子上。客户们对有点点虫咬的蔬菜并不在意,还以能吃上有虫子光顾的蔬菜为荣。但我们搞专业的,既要保证不施化肥农药,又想保证蔬菜品相。翠绿又无任何残缺的蔬菜是人的最爱。 F-TDS<[S?  
a[ Y\5Ojm  
梁主任带人来收菜,他用鼻子凑近那些成熟的蔬菜闻闻,说:“香,很香!”他喜欢盯着弦元看,弦元呢,对梁主任没个笑脸,但梁叫他帮采摘蔬菜,弦元从不拒绝。 UD0#Tpd7  
>{1 i8 b@  
“不要再想杉树的事了,没戏。”梁主任好心提醒弦元。 bmP2nD6  
YQ$Wif:@(n  
“一群强盗。”弦元说。 *]K/8MbiF  
bdYx81  
“我们公司也是依法办事。” -Cc2|~n  
cOoF +hz0O  
“《电力法》又不是你家的。”弦元说。 L"[>tY  
x%J.$o[<_  
梁主任回个笑,不跟弦元争论。这种重复性的对话,他们来来回回多次了,多说无益。采摘好蔬菜,过好秤,算好钱,梁主任给我打个条子。回到县城,分配好蔬菜后,他就往我的账号上打款。因为都是私人要的货,倒是从来不拖欠。大家讲信誉,才能做得长久。 ^3O`8o  
wQw&.)T  
采摘蔬菜这天,我们起得比平时早,天还没亮我们就相继起床,走到菜地里。我们摸黑打着电筒检查虫子,一旦发现苗头,决不姑息轻饶。我们分别在不同的地块上,老婆他们干得都认真专注。他们以为我也在查找虫子,其实不是,我在采摘蔬菜,我将采摘下来的蔬菜装进两个事先准备好的塑料袋里。塑料袋上贴着标签,标签上分别写着陈总、梁主任,我准备送给他们特别的礼物,给他俩开小灶。 qA>C<NL  
'z$!9ufY,  
梁主任他们以及别的单位代表到来后,菜地就显得有些凌乱,我趁机离开,到藏匿农药的地方。他们都忙着,没有注意到我。我蹲下身子,打开陈总那袋蔬菜。我往蔬菜上喷洒农药,给陈总一家加强“营养”,整治他的坏脑袋。剂量有讲究,不能太多,多了毒死陈总不好,少了又达不到目的。我要让他慢性中毒。梁主任那一袋喷洒不喷洒“营养液”呢?我想了想,暂时不喷洒,先观察他的表现。回到菜地,我用更大的袋子装了两袋蔬菜交给梁主任。梁主任接过后说:“太感谢了!好的蔬菜多多益善。我将你送我的这袋蔬菜送给我的情人。”梁主任笑得合不拢嘴,看他的表情希望我每次都送他一袋。我心里说:“如果你表现不好,我会给你增加‘营养’的。”梁主任让我抽好烟,我没接。他说下回给我带瓶好酒来。我说我不喝酒。他说:“你回去后我请你按摩吧。”我说:“我不去,我老婆管得严。而且,我没这个爱好。”梁主任说:“放心吧,很隐秘的,而且我也不用花钱。” j 21>\K!p  
Y+Cqc.JBQ  
我举目寻找老婆的身影,见到她后我脸红了。我轻轻抽自己一耳光说:“不能干的事绝对不干。” 4NDT5sL  
.vov ,J!Y  
梁主任菜不离手,走到哪里都提着,生怕飞了。他上厕所时,让我看管蔬菜。 pT<}n 9yB5  
\F8 :6-  
忙乎到接近中午,我们采摘完蔬菜,将一袋袋优质蔬菜小心地放入他们的车上。眼下路好走了,从沱巴山区到县城,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城里那些客户们正等着新鲜优质蔬菜下锅。梁主任不耽误时间,他跟我握手后钻进车里。那是辆人货混装的皮卡,很适用的车。梁主任还礼貌地伸出头来向我告别:“去玩啊!” ]&_z@Z.i  
XJ6=Hg4_O  
他们离开后,蔬菜基地安静下来。 EXizRL-9o  
,tl(\4n  
弦元走近我,逼视我说:“那袋蔬菜呢?对,梁主任手上那袋蔬菜呢!刚才太忙,我……”弦元撇下我们,跑回屋。那里停着小姨子的摩托车,弦元骑上它绝尘而去。 7*(K%e"U  
F-GrQd:O=  
“他要干什么?”老婆说。 n_eN|m?@  
V7)<MY  
“他是个疯子,”我说,“是个窝囊废。” WKB K)=  
XLj|y#h  
弦元逼停梁主任的车。弦元不说话,拉开车门,抢夺梁主任的那袋蔬菜。那袋蔬菜是梁主任的宝贝,此时他搁在身前。猝不及防,那菜就到了弦元手上。 ,jJbQIu#  
Jl@YBzDfF  
“你干什么?你有什么权力抢我蔬菜?真是个流氓。”梁主任急得大叫。 6g 5Lf)yG  
qK,PuD7i"  
梁主任打我电话:“你快开除弦元,他是个强盗……” c3!YA"5  
@2/ xu  
弦元将蔬菜袋子丢到我脚边,高声大叫:“表哥,看你干的好事!” 6I-Qq?L[H  
5uO.@0  
转眼,弦元就在我的蔬菜基地干活一年了,我为他赔偿的事跑断了腿,无一进展。除了冷言冷语,见不到一个笑脸,得不到一句安慰。弦元勤勤恳恳为我种菜,我扎扎实实为他跑赔偿,他成果显著,我却一事无成。 yv2wQ_({  
O>/& -Wk=  
这个雨后的早晨,弦元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我的蔬菜基地。“我离开后就不再回来。我回去继续种我的树。”他对我说,他眼睛湿润,一副不舍的样子。 ]^v*2!_(  
`Oe"s_O#  
我和老婆对他说了许多感谢的话,老婆说着说着眼泪流下来。没帮上他,我们两口子心有愧疚。 !w{(}n2Wq  
JqP~2,T  
“表哥,你不用再去奔波了。我已想好,彻底放弃赔偿。”弦元说。 Xr]<v%,C  
9IJc9Sv(  
“你要放过他们?”我着急地问。 !d{Ijs'T  
F+285JK  
“我是放过自己。”弦元平静地说。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