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吃喜儿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9793
财富: 829701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50(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11-25
楼主 发表于: 11-25  

吃喜儿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2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f@l6]z{.L  
吃喜儿 )/k0*:OMyO  
分享到: .4={K)kz|F  
来源:中华文学选刊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 夏鲁平   2017年11月09日09:54 zM6 yUEg  
ln.kEhQ3B  
xO'I*)  
:1u>T3L.z  
K#M h  
>JT{~SRB|Y  
“你啥时回来?我快挺不住了!” ;ak3 @Uee  
oR}ir  
张明礼刚把强力胶抹在泡沫板上,春兰的电话就来了。泡沫板一米见方,两寸厚,拿在手里轻飘飘,要是不小心,随时会被风扯跑。 FD(zj^*  
/R#-mY  
贴到七楼那会儿,张明礼眼前出现了一家窗口,他无意看向屋里,可还是看了。他看见那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睡懒觉的女人。女人突然醒了,猛地背过身去,扯了被子,蒙在头上。被子有些轻,有些短,一双白脚从下面不知羞耻地暴露出来。张明礼看见那白脚很像春兰的脚,只是脚趾涂了红色,比春兰的脚多了些耐看的内容。女人知道张明礼还在看着她,掀开被子,翻转过身来,张明礼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他看到了女人的脸和一头恣肆的乱发。女人的脸也像春兰,不是一般的像,若不是张明礼脑中有片刻清醒,他很可能喊一声:“春兰!” %sC,;^wla'  
THH rGvb  
他把眼前的女人与春兰重叠在了一起,春兰那边就有了感应,电话猛地来了。他站在几十米高的脚手架上,一只手拽住安全绳,另一只手伸到了屁股兜,手机被掏出来,声音大了,犹如春兰整个人被空降过来。 "_+X#P x  
zF /}s_><*  
春兰问:“你啥时回来呀?” !s,<h U#  
VL5kjF3/  
张明礼说:“快了快了!” .G+}Kn9!  
uuj"Er31  
春兰说:“你再不回来,我就挺不住了!” Td[w<m+p<P  
v,vTRrpK  
张明礼来省城长春已经五个月,从五月到九月,市政府开展暖房子工程,给全城每幢楼房加一层泡沫板,泡沫板外面挂上铁丝网、塑料网,抹上水泥,涂上漆,那楼就成了新楼。东北这边冬天,每年老百姓都吵吵冷,吵吵屋里的暖气片热与不热。 2a.NWJS  
^FgNg'"[3  
如今政府有了钱,给全市所有楼房做保暖层,每家房里要比往年暖和多了。不愧是给政府干活,包工队对工人的工资不拖不欠,足月发放,那一沓沓的钞票攥在手里,张明礼心里就是一个乐! GQqw(2Ub}  
;KQ'/nII  
脚手架绿色安全网上挂着红布黄字标语,“加强安全意识,提升城市神韵”,一鼓一荡漫不经心随风飘动着,张明礼接听着电话,手没忘了拽着安全绳。安全绳早就系在腰上,手拽在上面纯属多余,可他还是死死拽住那安全绳。这几年,父亲卧病在炕,张明礼没出过远门,一直坚持在家种地,种的是苞米,这东西每年都会给他带来好收成——那油绿粗壮的苞米秆,能结出两个苞米棒子,粒大饱满。好收成未必是好事,张明礼辛辛苦苦忙活了一年,到了秋后,每斤苞米才卖个三毛五毛。也就是说,卖一吨苞米的钱,买不回一吨煤。头年冬天,春兰真拿苞米粒当煤烧,眼看着那金黄的苞米粒一锹锹扔进灶坑,翻卷起旺盛的火苗,从灶坑口舔出长长的火舌,燎到半空,春兰的心痛着,眼泪流出来,却一句话也不肯说。张明礼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知道春兰肚子里憋着一堆话要说呢。也就是从那时起,他铁了心想要出去做事。可他在村子里两眼漆黑,怎么做?春兰说:“找王光胜。” 7tAWPSwf  
{EJVZG:&  
王光胜是村里唯一出去干事的人,秋天回来时,还张罗吃喜儿,说他在城里买了房子。那房子在哪儿买的,多大面积,新房还是旧房,花了多少钱,大伙儿都没好意思问,只管跟过去吃喜儿了。那天,春兰把炕柜掀个底朝天,从箱子底拿出五百块钱,包上红纸,写上钱数,再写上张明礼的名字,就给王光胜送去了。那次吃喜儿,王光胜在自家院子里摆了二十桌,吃的是流水席,来人随时上桌随时吃,酒足饭饱,想离开就离开,还想吃,再来。 JmNeqpbB`w  
]+0-$t7Y  
有屁股沉的,从中午一直吃到晚上,也不觉得撑得慌,好像不把那礼钱吃回来,对不起自个儿。那次吃喜儿,春兰受到不小的震动:“看看人家王光胜,越有钱就越有钱,先不说他在外面挣了多少,光这顿请吃喜儿,红包少说也得收个几万。”吃喜儿过后,张明礼便找王光胜,三番五次设计酒局,终于有一天把他喝软乎了,两人摇摇晃晃脚底没根地走出饭店,王光胜说出一句掏心窝子的话:“你的心思我明白,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出去。” v ;MI*!E  
I#eIm3Y?  
张明礼来到省城长春,最初他跟王光胜说:“想参观参观你在城里买的房子。”王光胜嘴里答应着,始终没领着他去。王光胜已是半个省城人,城里人讲究的是隐私,他不想让张明礼看他的房子,自有他的道理,张明礼也不必强求,强求了,好像人家前些日子买房子吃喜儿是骗取钱财。张明礼不再提王光胜房子的事,为了表示友好和感激,他还特意给王光胜买了两条烟。俩人相安无事地在一起干了两个月,他以为往后他们会在一起热热乎乎守候一个夏天,可没过几天,王光胜忽然跑到另一个包工队去了,那个包工队比这边大,各方面条件也比这边优越,搞的暖房子是一个花园小区。那花园小区离他这边有三四里,晚上吃完饭,张明礼总要给王光胜打电话,俩人凑到一起,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看街景,看大热天戴着口罩、围着纱巾脚步匆匆疾走的路人。那些路人很像是他们出家门时追赶长途汽车的样子,他就想到了他们的村子,这时村子夜晚的街上肯定是黑灯瞎火,没什么意思……不久,王光胜干的那个花园小区暖房子工程完工,他跟着包工队去更远的地方,俩人很难再见面,只是晚上通通电话,算是有个相互照应。后来,连通电话的时候也少了,见面的机会更是没有。也许王光胜跟张明礼在一起腻歪了,有意与他失去了联系。 L:Wy- Z  
gbpm::  
张明礼现在干活儿的地点是旧式楼房,脏乱差,早年各家安装固定电话时留下一团团黑乎乎的电话线,扭结着裸露在楼外墙壁外面,很让人头疼。施工时,工人们尽量给那一堆电话线空出位置,又要贴好每一块泡沫板,工程进度要比王光胜那边的花园小区慢不少。尽管慢,他也一定要保质保量,上面检查很严格,糊弄不了。张明礼在工地上干了一夏天,现在进入了工程尾声。离家五个月,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在离地面几十米空中接听着春兰的电话,他对溜号时贴上去的泡沫板很不放心,又不自觉地伸手扶了一把泡沫板。扶不动的,强力胶早已把泡沫板和墙皮牢牢粘在了一起,很是端正。头顶的蓝天像水洗一般透澈,还飘起几朵白云,闲来无事地慢慢游走。 ZfT%EPoZ:  
Aog 3d\1$  
春兰说:“我有点儿挺不住了!” 8e>;E  
_Fl]zs<  
张明礼说:“我回去,怎么的也得十来天。” EoU}@MjM~  
?Tuh22J{Q  
春兰说:“我真有点儿挺不住了。” `m2F.^qrr  
YD@V2gK  
张明礼说:“我们现在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让我怎么回?” tHoFnPd\|  
z*yN*M6t  
张明礼想多问几句父亲的情况,春兰说:“爹这几天有点感冒,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 PNc200`v4_  
R$6Y\ *L[  
EzNmsbtZ(  
g?=B{V  
张明礼坚持干完最后十天活儿回到家里。他家的房子跟村里的所有人家没什么两样,分东西两屋,东屋住着他和春兰,西屋由父亲独占一间。两屋中间隔着的外屋,是烧火做饭的地方,平时放酸菜缸,堆积烧灶坑的苞米棒子和苞米秆。张明礼进了家门,直奔西屋,屋里特有的气味,让他想起了久违的亲切与温暖。躺在炕上的父亲,比以前还瘦了,瘦成了干瘪。他出门这五个月,父亲知道吗? (59<Zo  
?rBj{]=  
现在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工地最后十天里,春兰每天晚上都打来电话,她满脑子装的全是吃喜儿、吃喜儿。“家里有什么喜儿可吃?”张明礼有些不耐烦了,“我说过,这里只能再干十来天!”春兰问:“十来天是几天,是十天,还是八天、九天?”春兰让他到包工头那问问,他们工期最后一天究竟是多少号。 Q|5wz]!5Y(  
 g<,v2A  
张明礼几次碰见包工头,也想问问工期结束准确日期。可话到了嘴边,他又收住了,这话没法问,一问,包工头以为他不安心工作,不安心工作的工人,来年开春暖房子工程开工时,还能用他吗?张明礼很想给包工头一个好印象,为以后进城干活儿打个好基础。 t:=Ui/!q  
}1R k]$XC  
张明礼说:“想办吃喜儿,你办呗,总催我干啥!” 6Ir ?@O1'!  
U +mx@C_  
春兰说:“我快要挺不住了!” vO0ql  
|;D[Al5AMc  
等张明礼他们包工队将一幢旧楼贴完最后一块泡沫板,包上铁丝网,刷上水泥浆,再上一层涂料,天刮起了风。他看见那个睡懒觉的女人走出了家门,走在街上,把披在背后的长发撩到前襟,绾成一缕,横捂住半个脸,歪头躲避起风……心里就怅怅地想,这个城市有那么多窗口,住着那么多人家,真是舒服 k ,<L#?,a  
up:e0di{  
呢!这么想着,他的情绪又很快地过去了。 i6X/`XW'  
3Ji,n;QLm  
几场小雨过后,黄色的杨树叶子拍打一地,包工头脚踩着一层湿乎乎的树叶说:“今年就这样了!” tY[y?DJ  
^1Yx'ua'  
张明礼听出包工头想收工的意思,再干活儿,得等来年春天。他把手里的工具相互摩擦着,擦掉粘在上面板结的水泥,咔咔响亮地磕碰几下,麻利地拾掇起来,跑回工棚,走到自己的铺位,没有片刻停留地揭起褥子,卷起了行李,捆上绳子,就等着包工头一声令下,他背着行李走人,回家见他的春兰。从外 W1: o2 C7  
8tdUnh%/  
面磨磨蹭蹭进来好几个工友,看见张明礼捆好的行李,咧开嘴笑了,说:“再急今天也得住一晚上,明天拿了工资才能走。”张明礼想想也是,工资还没拿呢,怎么急都没用!他失望地解开捆绑好的绳子,重新慢悠悠铺上褥子,走出工棚。这回,他主动给春兰打了电话,说:“工期结束,明天拿了工资就可以回家。” C62<pLJf  
RisrU  
说话的时候,张明礼感觉春兰在默默地抹眼泪,有什么事值得抹眼泪呢?张明礼不想多问,放下电话,走回工棚。 o1n c.2/0J  
:_e.ch:4  
早年他们村子里有个奇怪的现象,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都娶了外村女人,村子里的姑娘,也都嫁到外地,嫁得离城里越近越好。 C&5T;=<jKO  
^)fB "!s  
远嫁似乎也有一定的规律,村里的愿意嫁到城郊,城郊的直接跑到了城里。在村子里,唯独张明礼和春兰看对眼儿了,看对眼儿的原因,两个人都优秀,谁都比不了,优秀的人理应比别人过得好,可几年来,他们的日子总是赖赖巴巴半死不活。更重要的,就是村子里几十户人家,在一起住久了,也都有那么一点血脉相连,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绕一个弯,顶多绕两弯三弯,都能把表面毫不相关的两户人家藤藤蔓蔓厘清了。不仅是本村,与外村也是一样,方圆十几里地之内,亲戚套着亲戚,关系连着关系,人情往来,不可缺少,很是拖累人的。 _aD x('  
=vK(-h  
这回春兰要办吃喜儿,也是跟亲戚有关。 Jhj]rsGk  
+6;OB@  
春兰说:“以前咱家穷,谁家有个大事小情,还掂量着是不是告诉咱们,今年你出外干活儿,他们知道你挣大钱了,屁大点的事,都来找我。找我,我就得去,去了,总不能空手,要带上三百五百的礼钱。你出外挣的这五个月的工资,已被我送出去两个月的,一万七八千块。我真的挺不住了。怎么花的?前院老毕家,也就是孩子他二表姨儿子升学,我给拿了五百,后院老葛头过生日,我给人家拿了二百,还有村东村西,村南村北,很多人家有事,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能装聋作哑不露面吗?” ,]cd%w9  
>Y \4 v}-  
张明礼闷头不语。 :ZzG5[o3  
pixI&iQ  
春兰说:“这样下去,我真挺不住了。” /NkZ;<uxJ  
Cu?$!|V  
春兰还讲了他表舅,村子里那个杀牲口的屠夫。大概七月份的时候,他表舅孙子生病,春兰拿去一百块钱,他表舅当场吧嗒一下把脸拉下来,不高兴了,说:“你为这点事还值得跑一趟?”他表舅让春兰加他手机微信,“以后有什么事,那点钱用微信红包支付就行了!”你说气人不气人?最气人的是,他当着 v$mA7|(t!  
[]Fy[G.)H  
春兰的面,拿手机叫了一辆滴滴车,要带孙子进县城看病,还说:“这一百块钱要是用微信支付就好了,正够去县城的车费,到了地点,用手机往滴滴车司机手机里一划拉,就完事了,省去了多少麻烦。”春兰回到家,气还消不下去。生什么气呢?她花一百块钱去看他表舅的孙子,已经给足了面子,怎么花钱还用他告诉吗?这时的春兰就想到,他表舅不高兴可能事出有因,两年前张明礼父亲倒在炕上,村里村外很多人都来看望,送来了不少礼金,他表舅是不是也送过呢?这样一想,春兰赶紧打开炕柜,翻出当年记下的礼单,眼睛在那密密麻麻小字上扫来扫去,终于把他表舅的名字扫出来了,名字后面标注的是二百块钱。 Tl1?5  
XSxya .1  
春兰的确把这个茬儿忘得一干二净,赶紧拿出手机,用微信红包往他表舅手机里发出二百块。这样,不但还了人情,又多出一百表示了心意。他表舅这回高兴了,马上在微信里发出了一个龇牙笑脸。这几个月,哪家婚丧嫁娶,孩子出生,老人寿宴,盖房子上大梁,春兰都得出面到场,礼金都是他送我二百,我 p5 [uVRZ  
<y'ttxeS  
还他三百,他送我三百,我再送回去五百,越送,钱越翻倍地疯长,各种名堂不断涌现,花样翻新。有的人家搞一次两次还算说得过去,可有的人家要搞三次四次!人活一张脸皮,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谁都不愿意挑破了,只能硬着头皮去,拿了钱,有点打掉牙自己往肚子里咽的意思。 z[k2&=c  
Bo0y"W[+  
八月份,村主任进省城长春办事,顺便买了一张彩票,也不知手气咋那么好,一下子就中了,两万块!回来时,说现在有八项规定,这喜儿不吃了。可不知怎么,他又偷偷摸摸吃上了!春兰想,人家是村主任,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得着,不能像对待普通人家那样拿个三头五百就了事。这样一盘算,春兰随礼 au7BqV!uL  
w%ip"GT,  
的价位一下子蹿到了一千。不用问,村里所有人家至少拿一千,都拿一千,肯定不能给村主任留下什么印象,再说,村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张明礼出外挣大钱了,挣了大钱,手再抠门儿,惹人恨的。春兰掂量来掂量去,一咬牙一跺脚,干脆拿出红纸包了两千块,给村主任送去了。送就送了,春兰心甘情愿,哪承想,不到一个月,她还没容空儿跟村主任说句热乎话呢,村主任竟调走了,走得突然,让人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没多长时间,村里来了新主任,有人张罗接风,春兰又毅然送去两千块钱。想一想,这钱送得多少有点冤枉,新主任 es6e-y@e  
;zOZu~Q|'  
接了钱还没过几分钟呢,就不知道春兰是谁了,有两次,竟把她当成了孩子他二表姨。这前前后后一折腾,春兰拿出去四千块,这四千就这么轻易打了水漂儿没影儿了。说来也是,谁让人家是村主任了,谁逼着你往出掏钱了?还不是自己放不下那张脸皮?这事怪不得村主任。 dKMuo'H'%  
_9-Ajv  
春兰说:“咱得想办法儿整点事,不然那些钱收不回来了。”说着话,春兰从炕柜里扯出去年张明礼穿过的棉裤,翻开裤裆,准备添些棉花,找块布补上。张明礼盯着春兰插针挑线不停捥动的手腕,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烂裤裆。裤裆处的棉花一疙瘩一块儿,滚成几团,不由得想起冬天冷风灌钻的滋味……这样的人,怎么能算有大钱了呢? dHu]wog  
Xmnq ZWB  
张明礼说:“咱能整啥事?没事可整!” Z/I!\  
~ 52  
春兰说:“我们总不能瞪着眼睛看人家整!” zZRqb/20  
! of7]s  
张明礼没话了。 F;ZLoG*U  
z_H2 L"Z  
春兰说:“你说这事,在电话里一句两句能跟你说明白吗?我盼你早点回家,就是想跟你在一块儿好好合计合计商量商量。” u,pm\  
3}+/\:q*  
张明礼说:“可我们实在整不出什么事。” `SG70/  
< d]|5  
“不会开动脑筋好好想一想?”春兰抬起头,伸起长脖子仰脸朝天地说,“我要问你,这次进城,你看见王光胜新买的房子没有?” [0}471  
M{S7ia"s  
张明礼抽动了一下鼻孔,弯曲起食指揉搓着,默默摇头。 }/LYI  
JC#@sJ4az)  
春兰说:“我就猜你没看见,上次去他家吃喜儿,我们拿了五百块,到现在连他的房子影儿都不知道在哪儿,你说这事,是不是有点那个……” Q(sbClp"  
}}2 kA  
“哪个?” j\vK`.z  
:b>|U"ux  
“你自己寻思去!”裤裆补完了,牙齿咯嘣一声咬断线头儿,春兰把棉裤扔到了他脸上。 1D`RR/g&  
T/K.'92S  
选自《中华文学选刊》2017年第11期 lVFX@I=pI  
!G,$:t1-=V  
原载《作家》2017 年第10 期 d{he  
NWg\{a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敬业心在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51
发帖: 37564
财富: 523100 鼎币
威望: 50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12 点
在线时间: 7494(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13
沙发 发表于: 11-25  
吃席
敬业心
敬业心在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51
发帖: 37564
财富: 523100 鼎币
威望: 50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12 点
在线时间: 7494(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13
板凳 发表于: 11-25  
敬业心
敬业心在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51
发帖: 37564
财富: 523100 鼎币
威望: 50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12 点
在线时间: 7494(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13
地板 发表于: 11-25  
这个名词新鲜
敬业心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