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你下命令吧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9793
财富: 829701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50(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11-25
楼主 发表于: 11-25  

你下命令吧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2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Km{6L&  
你下命令吧 SsZC g#i  
分享到: xpR`fq  
来源:解放军文艺微信公众号 | 李治邦  2017年11月08日08:49 =GX5T(P8k  
kXwAw]ogN  
\)~d,M}kK  
I`V<Sh^Qd  
我是在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小学、中学,上的都是部队子弟学校。高考,我想报考清华大学,作为军人的父亲命令我,必须报考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我坚决反对,因为我不愿意穿军装,上清华大学,是我的夙愿。父亲说,你懂得什么叫作命令吗?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梗着脖子,说,我不是军人,你没有权力命令我!我万万没有想到父亲竟然扇了我两个耳光子,恶狠狠地说,你他妈的就是我的战士,我就命令你!我记得那天是我生日,母亲为我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母亲木然地看着我。母亲是军区大院幼儿园的主任,跟父亲结婚后,都是在他的命令下生活着。 PlkZ)S7C  
wXQxZuk[  
我只好奉父命上了大连海军舰艇学院,当时分数很高,同学诧异地问我,这么高的分数能上清华北大了。结果,我穿上军装,一穿就是二十年。我几次想转业回到地方,父亲不同意,说,你得等命令,什么时候上面命令你可以走了,你才能走。几次联系好的接收单位就这么耽误了,妻子很生气,说,凭什么你父亲这么命令你,你必须转业。你不穿军装了,你父亲就不能再命令你了。后来父亲退休了,妻子很高兴,那天和我一起吃西餐,看电影,然后疯到了半夜。妻子惬意地说,以后你转业了,你父亲也退休了,咱家就没命令这个词了。 Pao^>rj  
v76Gwu$ d  
春节一过,我就听到消息,说有一批人转业,里边有我的名字。我突然有些怅然,元宵节那天满街的灯笼火把,妻子拉着我到街上去逛,我都心不在焉的。总说要脱掉军装,真正脱掉军装还是蛮失落的,毕竟穿了二十多年。我盘算好了,转业走的那天我悄悄离开,多要好的首长和战友都不告诉。我设想是趁着晨曦离开基地,给站岗的门卫敬最后一个礼,然后走出营门。在车上摘掉领章帽徽,那个上校的军衔就是我的终结了。这个场面我设计了很多次,甚至在梦里都预演过。我始终没有跟妻子说,因为说了,妻子不定会怎么嘲讽我,我实在不愿意看她那张不耐烦的脸。其实,我很想当将军,少将就可以。因为父亲当到了大校。父亲曾经泪流满面地对我说,哪怕让我当将军就一天,死了也不遗憾!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母亲和妻子都在身边。母亲红了眼圈,我看见妻子偷偷地在乐,感觉她认为父亲是那么可笑。我问过父亲,论资历,论能力,您完全可以当将军了,怎么就让您在最后一公里离队了呢?父亲阴沉着脸,吭哧半天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母亲也木呆呆的。我和妻子离开父母家后,天下起了雨。母亲追过来给我们送来一把雨伞,悄悄地说,你父亲就是一条犟驴,人家不待见他。在雨中,我支着雨伞,雨大起来,顺着伞边流在我肩上湿漉漉的。因为我把大部分雨伞都撑给了妻子,妻子喃喃,你比你父亲强,因为你懂得生活。 4Hj)Av <O(  
y8k8Hd1<f  
没有接到上面转业的命令,于是春节过后我就准备休假。二十多年的休假都是走形式。每当在我最愉快的时候就会接到电话,就是那么几个字,命令你返回基地。有次,我和妻子破例在中午做爱。妻子说,哪次做爱都是在晚上,其实中午的阳光那么灿烂,做爱会更刺激。我和妻子正在兴奋中,电话铃声骤起。我的手机上只要显示是基地号码就不能不接,这是不成文的命令。接了电话知道要返回,妻子哇哇大哭,说,我跟你小子有什么意思!你算算,我跟你一年之间能生活几天,就算能生活在一起能有几个小时享受生活!我等着她闹,因为每次坚持到她闹完就慢慢过去了。可那次她嚷了足有两个小时,就这么滔滔不绝地嚷,甚至有很多难入耳的脏话。 {rKC4:  
( s3k2Z  
这次,妻子不断地催促我回来休假,因为这次是为了搬家。妻子在那边买了一处靠近海边的房子,而且价格不算贵。主要是房主要去美国的休斯敦和儿子团圆,急急忙忙地要走就不怎么关心价格。妻子买到以后很高兴,兴奋得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她告诉我,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海,你不是喜欢海嘛。于是,她就忙着装修。按说,房主留在房间的东西不少,人家都给妻子留下来,说不要钱了。妻子不喜欢,说,都是老式的,我喜欢现代的,于是噼里啪啦都扔了,重新买了一套。她发过来照片,我觉得就跟进了宾馆,一点儿家的感觉都没有。可妻子跟我分居了十几年,我还能说什么呢。想当初妻子和我都在舰艇学院,后来一起分配到基地。只待了两年,她嫌基地的生活太单调,就转业到了海边这座城市,就是我父母居住的地方。妻子很快就成了这座城市的海洋气象专家,经常在电视上指手画脚,预报什么台风暴雨呀什么的。父亲给我几次打电话,恼火地说,你告诉你老婆,别总在电视上吓唬人。上次说有大暴雨,你母亲买了很多东西,怕出门不方便。结果就嘀嗒几滴雨,这不就是骗人嘛!我什么也不好说,父亲摔电话之前对我说,我命令你,让你老婆以后说话注意点,别动不动就忽悠我们!儿子不喜欢我,喜欢他母亲,说,跟我太累,他母亲能让他玩游戏机,而且他很着迷动漫,有时候画几笔,蛮是那意思。有一次,我因为什么跟儿子吵起来,我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我命令你。儿子一怔,妻子在旁边喊着,你命令谁呀,一边待着去! :<J7g`f  
5kiW@{m  
坐动车从基地到家,三个多小时就到了,我回到家,却开不了门。我开始砸门,有邻居开门问我,你不知道你们家搬了!我才转过脑子,忙给妻子打电话,妻子在那边喊道,你神经病呀,我在这都给你做好饭了,你跑那干什么呀。儿子在那边也说,我爸爸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人。妻子给我发了一个地址,我拎着箱子打车到了新家。站在小区门口,我就嗅到了一股海水味道,那是二十年的味道。我拎着箱子没有进小区,因为我听到了海浪声。那哗哗的声音像是吗啡的诱惑,让我不能自持。我顺着海浪走,看到了一片大海,还有海面上那灯光闪烁的渔船。没多久,妻子就在手机那头喊着,我在窗户看见你了,谁又把你小子拐走了!一家三口吃饭,吃的是家蒸黄花鱼,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还有一盘子皮皮虾。妻子熬了一锅疙瘩汤,里边都是炸得酥酥的小银鱼,飘着余香。儿子吃不了几口就跑了,说,有活干。我没有拦住,因为我总渴望这种三口人一起其乐融融的感觉。我嚷着,你有什么活干?儿子说,你不懂,我已经不是你那地球的人了。我站起来,说,要是你爷爷在,他一定会说我命令你了。儿子说,爷爷现在不说这句话了。我再问,儿子不说,妻子说,你爸退休后很少说话了,每天都在家里待着,怕要老年痴呆了。 kUd]8Ff!  
f% pT-#  
晚上,我站在窗户前看着远处一片灯火的海面,能听到偶尔的汽笛声。妻子把床灯迅速关上,月光泻在她脸上,显得冰清玉洁。我背过身,感觉到她在脱衣服。昏暗中,妻子跑去上厕所,在朦胧中滑过一道白影,寂静中我听到她里面的哗哗声。我很久没有和女人这么独处了,二十年的军旅生活就是这么煎熬着男人,当然也包括煎熬的女人。我在基地是安分守己的,基地也有女人,也有让我心动的女人,但我不能越过这个雷池。妻子蹦蹦跳跳经过床边,蹲下来说,你这人挺有毅力啊。我没答腔,她继续蹲着看我, 一股女人的清香塞满我的鼻孔。我觉得有些陌生,因为这种清香以前是没有的,妻子的香水味道我很熟悉。妻子滚到我身边,搂着我说,知道你在基地不容易,男人扛不住寂寞很正常。我说,放屁,我一直在寂寞里。我们交织着,就像是海水和舰艇,也像是太阳和月亮,还有礁石和海滩。好像风起来了,能听到哗哗的海浪声在加剧。我在昏暗中见妻子流泪了,她哽咽了。 U,=f};  
Y9)j1~  
我问,怎么了? `8!9Fp  
>rd#,r  
妻子说,我终于熬到了你转业这一天。我都给你跑好了,你去检察院。那边的人我也疏通完了,只是不能平职。 l0Q5q)U1A  
~>CvZ 7K  
我说,我知道,这我已经很满意了。 cb}zCl j o  
b@Oq}^a&o  
妻子眨动着眼睛,在夜色里像是一排排路灯,她说,你会离开你的大海,离开你的舰艇,离开你的基地。但是你有我,有儿子,你会有新的生活。 ~lj[> |\Oj  
;U* /\+*h  
*Al@|5  
K<>kT4  
一早,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单位紧急通知我,第二天立即返回基地,四天后到俄罗斯进修,时间为半年。望着满房子因为刚搬过来的凌乱和妻子迷茫的目光,我点上一支烟,说道,很有可能弄错了,我是马上转业的人了。妻子不高兴地说,我就怕你的电话,都是我不愿意听到的消息,但愿这回是你弄错了。我又一次把电话打到基地,询问是怎么回事?基地首长笑着说,是好事儿,组织让你出国去进修,这就意味你不能转业了。我的心被电击了一下,问,不是已经安排我转业了吗,而且我已经找到接收单位了。基地首长说,我也是前半个小时得到的消息,你走不成了。而且按照进修的标尺,你应该是大校了!我放下电话,那颗被电击的心还在麻酥酥地缓不过劲儿,我怔怔地问自己,我是大校了吗?我自己陡地大笑,妻子推了我,你别神经了吧?我嚷着,我是大校了!妻子生气地看着我,说,你怎么那么热衷这些呀,我等了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转业,咱们一家好好生活。你知道我有多苦吗,我带着儿子,面临着一大堆的烦恼。说着妻子就抽泣,我看她抽泣,啥话也说不出了。等了一会儿,我问,你在这不是气象专家了吗,不是总出镜,到外边总有人围着你。妻子从床上跳下来,疯了一般,说,我天天就这么被人围着看着,这不是我要的。我就是要跟你在街上走,在海滩上走,在一切能看到我的地方和你一起走。我会对人家说,这是我先生,我是他妻子。我对妻子的这番话有些懵,因为平常妻子很少和我谈这个。说完,妻子趴在床上,我看见她的后背像是一只白色蝴蝶,一只飞累了的蝴蝶蜷缩在一片叶子上。我喃喃着,我也没有想到,为什么会派我到俄罗斯学习,而且还要提拔我为大校。妻子说,你打电话给基地首长,说你不去了,你要过正常的家庭生活。我为难地说,我说不出口,这就是命令。妻子又坐起来,说,又是命令,我讨厌命令,你从小就在命令里生活着。我不是,我不需要命令,我需要自由的生活! eAy,T<#  
}+@9[Q L  
白天,我去看望父母,妻子坚决不跟我去,说,你去接受你父亲的命令吧。父母家也在海边上,但那里看不到一片海,只能瞧见海的一角。一年多没有见父亲,他苍老了许多,头发花白,像顶着一簇芦花。母亲问我吃什么,我说吃鲅鱼饺子。母亲拎着菜篮子出去了,临走小声告诉我,你父亲退休回来就不愿意说话,很多事都忘了。父亲还穿着军装,只是没有了军衔。我曾经说过他,退休了就可以穿便装了也舒服也方便。父亲摇头说,我一辈子都穿着它,我死了你也别给我脱下来。一束阳光从窗外泻进来,暖洋洋的。我听到了哗哗的海浪声,显然这里要比我家距离海边近。我对父亲说,你每天到海边上走走,透透气。父亲看着我,我觉得他额前的皱纹嵌得很深,像是一道道沟子。父亲说,到海边能看到舰艇吗?我说,看不到啊,您看了大半辈子还没有看够。父亲摇头说,看不到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束阳光照在父亲脸上,显得很有光泽。父亲让我凑近他,问,你是不是要转业啊?我说,今早接到命令,让我去俄罗斯学习,而且可能是大校了。父亲笑了笑,那就好啊,跟我一个军衔了。我跟着笑了笑,父亲又问,能当将军吗?我说,不知道,我超不过您了。父亲摆摆手,你会超过我,因为你比我有知识。过了一会儿,母亲回来,还是老规矩,父亲做馅儿,我擀皮,母亲包饺子。父亲对母亲说,儿子不转业了,去俄罗斯学习。母亲看着我,说,你就让我和你父亲撂在旱地了吗?我们老了,不就是盼你在身边。父亲说,我命令他去了。母亲说,你命令算个屁呀。父亲呵呵笑着,也不发脾气,这在以前很少有的。母亲对父亲说,你给我说说,你儿子小时候的事。父亲就跟我唠叨着,你小时候经常到大院小食店去吃酸磨糕,人家拿着小锯条给你锯一块儿。你母亲不让你吃那么多,每次回家都能被你母亲发现,因为你嘴角都是没吃干净的黄色沫子。那个小食店还有啤酒,都装在一个大罐子里边。很多人到了那要一杯啤酒,然后买一兜子花生仁或者半包酱牛肉。你高中的时候跟同学一边喝一边吃,还要一边聊。吃完了喝完了聊完了抹嘴走人,哪次都是你小子请客,害得你母亲给你去结账。父亲滔滔不绝地说着,我看见母亲的眼圈是红的。母亲对我说,你得让他说,记得的都是以前的事,现在的事,啥也不记得了。  &K/?#  
yK*vn]}  
晚上,儿子和同学们去码头玩儿去了,因为那里开来了一艘旅游船。屋子里只剩下我和妻子,她突然问我,你是选择部队?还是选择我?我说,这没有可比性。妻子道,你必须说。我只好敷衍着,我选择你。妻子说,那好,俄罗斯不去了,你转业,咱们真真正正过一把夫妻日子,过到老,过到死。我说,行。妻子看着我,我打电话给基地首长,说,我不去了,我要转业。基地首长不冷不热的,你不要跟我说,你跟北京去说。再过半年,我也就退休了,我管不了你。但我告诉你,这是命令,作为军人,你知道怎么理解命令这两个字。妻子继续逼迫我打给北京,可我打电话的手在痉挛。妻子说,你拉倒吧,就你那表演,太拙劣了。我紧紧抱住妻子,喉咙哽咽着说,我是真的。妻子说,你走吧,我想你回来以后发现,咱们已经不是夫妻了。我愕然,问,什么意思?妻子道,咱们离婚吧,你放过我。你从俄罗斯回来还要继续执行上面的命令,你就会在基地或者别的地方升职,我还要这么苦苦等你吗?你值得我这么等你吗?我再次紧紧抱住她,质问,你有人了吗?妻子蔑视道,你觉得说这话有意思吗? 2R/|/>T v  
qf? "v;  
转天早上,起了大雾。 $.`o  
K\K& K~Z  
妻子带着儿子没有跟我打招呼,起来就走了。其实,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在宿舍生活的日子,可这次妻子不辞而别,我觉得空落落的。中午,儿子给我打手机,嗫嚅地问,你什么时候走?我说,下午两点多的动车。儿子说,我一直想告诉你,可我不敢。我急切地问,有什么话快说。儿子支吾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妈真的已经有人了。我怔了半天才问,什么人?儿子说,她喜欢的人。我傻了,问,那是谁?儿子说,我觉得比你强,真的,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不高兴,可我也得这么说。我吼道,比我强什么!儿子说,他知道疼爱我妈,也知道疼爱我。我恼怒地问,这是你妈让你这么告诉我的?儿子慌乱了,说,我妈不知道,本来你这次要是转业回来,我妈就能跟你在一起了。可你又要走,我听我妈妈叨叨,不选择你要选择他了。我脑子一片空白,儿子说,我知道你难受,我也不喜欢没有你的生活,毕竟你是我的父亲。可你不爱我妈,人家爱。我说,你小子懂什么爱!我挂断电话,耳朵嗡嗡乱响,眼前也灰暗暗的。 )3h\QE!z  
V^_A{\GK  
因为刚搬过来,屋子里还没有完全收拾利落。我把里里外外擦干净,看见我那些书还凌乱地放在纸箱子里,就一一摆放进书柜里。我看见一本德国作家雷马克写的《西线无战事》,扉页上是妻子给我写的几个字:这本书是我送给你的,你是职业军人,我为有你而骄傲。我突然眼睛模糊了,我不太相信儿子的话,因为我了解妻子。这次我从基地回来,可能是在基地劳累的缘故,有些发烧,妻子给我端来放着热水的木盆,说,你好好泡泡脚吧,脚泡热了,烧也就自然退了。那一晚,我把脚都泡酥了,红润润的像是木薯。妻子蹲在那,用手一点点地给我按摩着,手指在我的脚指头缝里揉搓着,我觉得那么惬意。想想,一个女人肯为喜爱的男人洗脚,那心里就有这男人。我和她的转折是那个电话,她祈盼的那种家庭生活没有了,她的情绪爆发我是理解的。我想不通,妻子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呢。妻子打来电话问我,中午饭你自己弄吧,最近气象比较乱,可能要有台风,我不能送你。我问,你身边是有男人吗?妻子没好气地说,有,是你的儿子。我问,是你喜欢上别人了吗?妻子说,我上了你的贼船,怎么也下不来了。撂下电话前,妻子说,是不是儿子瞎说什么了,我的身体只属于你。 tV)CDA&Z  
8['R D`O  
我不知道是儿子说瞎话,还是妻子故意隐瞒什么。 :&BPKqKp  
@v)Z>xv  
D3o,2E(o  
]C \+b <  
赶去北京报到,在名单上,我见到几个熟悉的同届战友。其中有吴光滔,浙江绍兴人,在舰艇学院是我最要好的同窗好友,比我大两岁。那时候,他是班上公认的帅哥,乒乓球打得特别好,军校一别距今已经快二十年了,只听说他到指挥学院当教授了,不知这家伙现在是什么样子?正想着,有女人的笑声冲击耳膜。我回头一看,见张靓彩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军装摇过来。两颗杏仁眼,圆溜溜的,似天鹅绒般地柔和,闪烁着异彩。嘴唇略显翘,透着俏皮和娴静。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后面束着一缕嫩绿的丝绸,显得风韵独佳。掐指算来,张靓彩应该三十八九岁了,可岁月竟然在她身上没有痕迹。她手拎着一个乐器盒子,我知道里边一定躺着那柄经典的龙头二胡。二胡颜色极黑,活似一根木炭。甭掂,一定很沉很沉。那龙头栩栩如生,龙嘴微张,含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白玉珠子。我和她同届但不同班,她拉二胡在学院很有名气。我握着她的手,问,你是不是也去俄罗斯呀?张靓彩把乐器盒子轻轻放下,说,你不是转业了吗?我说,你们离不开我。张靓彩拍了拍我的肩膀,仿佛她是我的首长,你呀,是离不开我们。她把我字咬得很重,我听着很不舒服。她太爱装腔作势,早在舰艇学院的时候就这么本色。我缓着神色,我害怕她那把龙头二胡。因为在学院的舞台上,就是因为她的那把二胡,拉得台下男人神魂颠倒,我就是最痴迷的一个。 z CLaHx!  
n>'(d*[e&  
那时班上有不少同学早有了意中人,一帮子损友有心想撮合我们,被一向矜持的张靓彩拒绝,说实在无聊。后来又遭到我痛斥,说我们是军人,在学院正是学习的时候,干什么要扯这个淡。其实是我的不自信,因为张靓彩平常见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损友们把我们这两句话当成对联广泛散发,上联:实在无聊,下联:真是扯淡,横批:老道和尼姑。有次父亲到学院看我,居然是张靓彩带着父亲来的。当时,张靓彩和父亲谈得有说有笑,中午还在学院门口的小饭馆一起吃了饭。吃完饭,张靓彩推说有事走了,父亲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这个女孩子不能娶。我愣住了,父亲说,太漂亮了。我不解地问,太漂亮了不好吗?父亲喝了两口酒,脸色红扑扑的,对我说,你驾驭不了,这就跟驾船一样。漂亮女人就是航母,你说你驾驭得了吗?我真不知道父亲是什么逻辑。父亲看完我就走了,我知道父亲是想知道儿子怎么样,他找到我之前跟我的教官说了,你对我儿子怎么狠都行,就是要让他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教官告诉父亲,你儿子桀骜不驯,不听话。父亲说,你就命令他,你是他的上级。这番话都是教官后来跟我喝酒喝高了告诉我的,我不生父亲的气,他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儿子,而是当成他的下级。快毕业时,我和张靓彩有过初吻,那次是她在宿舍里独自拉二胡,我果断闯进去做的,我告诉她我要娶她。张靓彩说,我喜欢你父亲,他是男人。后来,张靓彩突然派去德国留学深造,听说后来嫁了人。我听到消息后飞奔到车站,在站前柱子后面发现,一大批男同学争相举着鲜花,张靓彩在姹紫嫣红中从容不迫。我慢慢地往前走,希望她能最后瞥我一眼。果然,在列车掠过我的那一片刻,我晃见在封死的车窗里那一张极为丰韵的脸,那一双熟悉的眼睛……当初通风报信的人就是我后来的妻子。 Wiis<^)  
F6\{gQ<E  
我正想和张靓彩聊几句,就听见后面有人喊我,我扭头一看,来人吴光滔。只是他那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已经所剩无几了,变成了头顶足球场、四边钢丝网了。当然,我的鬓角也早生华发。好友相聚,异常兴奋,互相感叹岁月不饶人。正说着,我扭头寻找张靓彩,已经走了。吴光滔问我,还想着她呢?我笑了,没说什么。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死结儿,就是张靓彩为什么突然对我变卦了。晚上,依然是学院的老规矩,一人一瓶酒,一边小饮,一边畅谈各自生活。我喝多了,是被吴光滔搀回去的。半夜,我突然醒来,见吴光滔还在看书,就纳闷地问,你跟我一个屋?吴光滔说,我主动要求的,看见你的名字我就兴奋了。我起来去了趟卫生间,吴光滔凑近我说,知道你小子为什么不转业了吗?我哼了哼,吴光滔笑着,实话告诉你吧,你小子能去俄罗斯,还不是因为首长一句话,说你小子天生就是军人,是个神,转业了你就成鬼了。可我跟你不一样,我得转业。我在部队是个鬼,转业了我就是神了。你不知道,地方一所大学已经接收我了,给我专门成立研究室,分配我的新房子有一百五十平方米。 NUsxMhP  
{)" 3  
我睡着了,在梦里,我在参加奥运会马拉松的比赛,我始终在前面领跑。老吴也在我旁边,气喘吁吁地对我说,别傻了,领跑需要体力和耐力,你就跟着别人跑吧,到最后冠军就是你的。可我始终不能跟着别人跑,总想跑在别人前面。这个别人就是张靓彩,她始终在我后面跟着。我跑着跑着鞋没有了,就光着脚。跑道上有很多玻璃碴子,扎得我两脚都是血淋淋的。我看见张靓彩最后跑到我前面,居然是赤身裸体,全身像是太阳在照耀着。我惊醒了,窗户发白,能听到操场上的跑步声。我隐隐听见隔壁的宿舍里有二胡声音,是《空山鸟语》。 $TUYxf0q  
^'X I%fEf  
连续两天补俄语,还有简单的俄军海军军规和条例。我脑袋疼。跟妻子打电话,每次都不在服务区。晚上我给家里打,都是儿子接的。儿子跟我说,最近这里有台风,妈妈总在单位忙。我发火了,你告诉你妈妈,什么时候不忙了给我打电话。儿子问,你是不是把我跟你说的话告诉妈妈了?我故意问,什么话?儿子说,就是我妈妈有男人的话?我说,没有啊。儿子说,你骗我,妈妈最近几天见了我就跟我翻白眼,她小心眼儿。我拖了一会儿问,你妈妈跟那个男的还有来往吗?儿子说,我不说了,我觉得自己像个汉奸。我骂了一句,我是你父亲,你是想背叛我吗?儿子说,她有时候还跟那男的吃饭,说得很热闹。我纳闷地问,你怎么知道你妈妈跟那个男的吃饭?儿子说,我跟我妈妈说话都是带视频的,我总能晃到那个男的。我觉得很可笑,问,你跟你妈妈说话为什么带视频呀?儿子叹口气,她就是想监视我,怕我在游戏厅里打游戏。那天晚上接完儿子电话,我就睡不着觉,一直在床上翻个儿。吴光滔说,我怕我得忧郁症了,你说我能不能跟上级说不去了,我得转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人家那所大学对我是够意思了。我对吴光滔说,这是命令,你是军人能不服从吗?吴光滔皱着眉头说,真不想听什么命令了,我想过我的生活。我噌地坐起来,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风格吧,在学院你不是要当将军吗?吴光滔苦笑着,现在不想了,这身军装我也穿够了,我就想在那所大学自己研究室做心仪的项目,挣点钱,带着老婆去趟海南三亚住上一年半载。我好奇地问,去三亚干什么?吴光滔咂咂嘴,那里是最理想的停泊港湾。我笑了,说了半天你还是有海军的情结啊! NW\CEJV  
@|Pm%K`1  
临出国的最后一天晚上,张靓彩突然到我房间,说是要给我收拾一下东西。这次上级临时补充配发的各式设备不少,有军装、皮靴、防寒服、作训服、毛衣毛裤、衬衣衬裤,整整装了一大皮箱。收拾停当,张靓彩说,你请我吃饭,我不能白忙活。我和张靓彩走到西山临街的一家装饰讲究的饭馆。张靓彩进来坐定就嚷着要吃鱼,清蒸鳜鱼,一定要清蒸的。说完,就懒懒地靠在椅子背上眯缝着眼睛。她的眼帘很厚,像是猫的眼睛。我说,你还那么馋。张靓彩说,到俄罗斯就什么也吃不上了。我觉得她不像个军人,在学院时,她几乎不能吃一点儿素的,顿顿得有鱼肉。后来,看她花钱如流水,我禁不住问她,她的回答很让我吃惊,有几个男人给我钱花。训练的时候,张靓彩做俯卧撑就三四个,然后就趴在地上不起来。教官批评她,她眼睛一闪,教官就拿她没了办法。 07LyB\l~  
kt yplo#F  
我们不说话,她似乎就等着吃鱼。看她的额头明显比我妻子滑润,头发也浓密,像是盛夏的树叶。脖子的地方没有皱褶,平坦得像是一片细腻的雪地。她里面的黑色乳罩吊带若隐若现,把我眼睛也吊得七上八下。清蒸鳜鱼端上来,我给她细心地挑着鱼刺。她不满地问我,你老婆也太无情了,我给她发邮件,给她打电话,她就是不回,总怀疑我要把你抢走。张靓彩把光滑滑的鱼肉在牙齿间咀嚼着,嘴里不住地叨叨着,确实味道很香,今后的日子吃不到了。张靓彩吃鱼头姿势很优雅,把鱼头放在嘴上,不住地吮着。妻子打来手机,问我,到了俄罗斯要打电话,别心疼钱。那里的治安听说不太好,上街不要一个人去,最好身边有人。我哼着,她说,张靓彩也去是吗?我说,是啊。妻子说,我打听了,张靓彩只是你们的翻译,人家去有其他目的。我问,什么目的?妻子说,反正是想认识你们,将来回来好做生意。我笑了,军人能有什么生意?妻子说,你傻呀,现在是军人,回来一转业,到地方都是有头有脸的领导。我说,你还有别的吗?怎么给你打手机总是不接呀?妻子懒散地说,这里有台风懂吗,我天天就吊着这根弦儿,出了错就是我的!别听儿子瞎说,我没有人。我说,我相信你说的吗?妻子说,不信就离婚。我也干脆,回答她,离就离!我放下手机,看到张靓彩已经把鱼吃得都是鱼刺儿了。 :;%Jm  
L( 6b2{"  
转天早晨,阳光出奇的灿烂。 k~[jk5te  
$?GggP d  
【节选《解放军文艺》2017年第11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01
财富: 522505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07
沙发 发表于: 11-25  
执行力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01
财富: 522505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07
板凳 发表于: 11-25  
指哪打哪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01
财富: 522505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07
地板 发表于: 11-25  
所向无敌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01
财富: 522505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3(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07
地下室 发表于: 11-25  
望风披靡
敬业心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