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七七级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59793
财富: 829701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550(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9-11-25
楼主 发表于: 11-25  

七七级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加亮操作(2019-11-25)
中国作家网>>新作品>>小说 K29]B~0%E  
七七级 RG=!,#X  
分享到: Ilvz @=  
来源:中华文学选刊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 老藤  2017年11月07日10:01 *9}2Bmojv  
{.tUn`j6V  
s$e0;C!D  
uGl +"/uDu  
没有谁否认七七级大学生是个特殊的群体,如果非要给他们起个绰号的话,很多人会想到一个温暖的名字——大师兄。 3IHya=qN  
GuMsw*{>  
被厕所夺去一角的210寝室 >IO}}USm  
.3k"1I '\  
七七年考大学谈不上热门专业,只要能收到一张录取通知书就如同范进中举一样,会疯癫好一阵子,毕竟高考之门关闭了十一年,十一年里积攒的考生如过江之鲫,少说有两千万,而计划录取的指标只有二十万。后来虽采取了初试、扩招专科等措施,但录取率不到百分之五。吴大忠是个幸运儿,在法库农村插队的他,如愿考上了沈城工学院铸造专业。吴大忠二十七岁,梳着三七开分头,国字脸,鼻正口阔,很有当干部的气象。吴大忠作为沈城知青在宋杖子村已经插队八年,因为被大队支书孙千户的女儿孙小青所青睐,几次参军、招工机会都匪夷所思地擦肩而过。当然,堤外损失堤内补,干活不偷懒、开会抢着读报的吴大忠在宋杖子大队入了党,三年后又当上了大队党支部副书记,成了下乡知青中的佼佼者。七七年九月,恢复高考的消息一出来,吴大忠就回沈城找了复习资料,开始悄悄备考,他晚上点着油灯一个人在大队部偷偷复习,为了障人眼目,他把复习资料和领袖选集摞在一起,果然就瞒过了识字不多的老支书孙千户,孙千户大会小会表扬他上进、爱学习。孙千户的女儿小青是宋杖子小学民办教师,人长得很饱满,尤其是从后面看,属于柳肩细腰那种倒三角,线条起伏动人。她心中暗恋吴大忠,嘴上却不说,晚上吴大忠读书时,她会送两只煮熟的鹅蛋来。来送鹅蛋她也不多说话,每次就一句:趁热吃,凉了蛋青会硬。孙千户的媳妇汪婶是个仰脸走路的泼辣角色,养了一群白鹅,这群鹅也和主人一样,只只耀武扬威,常常在村里最宽的主道上旁若无人地列队走过。有的知青调侃说:支书家的鹅就是牛,连狗都不敢惹。吴大忠捧着烫手的鹅蛋,嘴上不说话,心里却被鹅蛋烘热了,暗自下决心,要是考上大学,一定不能辜负了小青。冬天高考时,吴大忠脱颖而出,成了宋杖子三十名知青中唯一金榜题名的人。通知书寄到大队部,孙千户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吧嗒吧嗒嘴说:学铸造好啊,五八年咱宋杖子要是有个懂铸造的,就不会白白浪费那么多铁水了。吴大忠听说过,大炼钢铁时宋杖子建了小高炉铸造暖气片,结果忙活了小半年没能成功 5-O[(b2O  
b@@`2O3"  
沈城工学院地处工业大区铁溪区,是一所与共和国同龄的重点大学。吴大忠到沈工报到已经是七八年年初,报到那天,沈城充满了刺鼻的硫磺味儿,云天一片苍茫。吴大忠并不反感这种味道,他在宋杖子插队时经常想起这种味道,他认为工厂集聚的铁溪区就应该是这种味道,如同工人身上就应该有汗味,在沈工要是闻不到硫磺味,铁溪区几百根戳向天空的烟囱岂不成了摆设?铁溪区是大区,工厂众多,高高的烟囱森林一样密集,红黄蓝白黑五色烟云昼夜不息,构成了工业大区无形的交响。吴大忠等六位同学被分配到铸造专业宿舍楼210 寝室,这几位刚报到的新生对浓重的硫磺味满不在乎,对少了两个床位的210 寝室倒是颇有异议。 RO,  
6bCC6G  
吴大忠作为六位室友中的老大,无意中一句牢骚流露出对210 寝室的不满:别的寝室都是八大金刚,咱210 算是先天不足。 X"<t3l(+  
eS9/- Y  
扛着麻袋报到的是老二宋汉光,麻袋里是一套旧被褥和一个枕头,枕头里塞着一条厚棉裤,这是他后来睡觉常常落枕的根源所在。宋汉光来自辽南复县乡下,二十三岁,家里兄弟姊妹多,一家人吃饭是父母最大的负担。宋汉光有旱烟瘾,自己卷了一根大喇叭逐人送,送到吴大忠这里,大忠说:学校禁止学生抽烟,你别刚报到就 . Rxz;-VA  
S!o!NSn@1  
挨处分。宋汉光急忙收了烟,在下铺坐着,对大伙说:这大学寝室怎么能上下铺?上铺晚上起夜掉下来可不是小事,虽说我家兄弟六人挤在一铺炕上睡觉,但至少不是两层。吴大忠说: 大学都这样,就是北大、清华学生也住上下铺。宋汉光朴实,主意正,认准的理儿从不改变,他除了抽烟,还喜欢吃油梭子,油梭酸菜包子他自己能吃一盖帘。油梭是猪肉肥膘炼荤油的剩余物,闻起来香,吃起来脆,辽南农村只有过年才会吃得到。 bJ~]nj 3  
L2Uk/E  
戴黑框眼镜的是吴林,二十一岁,排序老三。吴林来自辽西凌源一个叫刀尔登的镇子,考大学前他是公办教师,在大山深处一家军工厂子弟中学教物理。他是六个同学中高考成绩最好的,241 分,考前他的理想就是上沈工,这一理想源自他所在兵工厂气质不凡的钱工程师。钱工五十年代沈工铸造专业毕业,会说三门外语,是国内一流的坦克设计专家,在厂里待遇比厂长高,钱工和伟大领袖握手的照片常年挂在厂会议室,凭这张照片,动乱年代的造反派都不敢碰他。吴林的理想就是做个钱工这样的设计师,凭本事赢得周围人的尊敬。他对210 寝室这种被厕所挤去一角的设计十分不满,为什么要这样设计呢?他说:厕所少设计一个蹲位不就成了吗?宿舍楼四层,这样算起来就不是两个人的问题,而是八个人,八个人,等于一间标准寝室没有了!吴大忠觉得吴林是个很精细的人,对事物有自己的判断,吴林关于宿舍楼设计瑕疵的分析很有道理,铸造专业宿舍楼是五十年代苏式建筑,窗小墙厚,冬暖夏凉,少了一间宿舍,的确是不小的损失。 '~A~gK0  
Zuod1;qIh  
210 寝室唯一一个外省学生是江湖,来自河北白沟,比吴林小三个月,排序老四。江湖近视,带细丝眼镜,喜欢给人看相,看相时常常鼻尖碰鼻尖看人家的脸,报到时他一见到吴大忠,就贴近了好一番端详,把吴大忠看得莫名其妙。他小声说:大忠同学你面相不俗,将来必成大器。江湖比吴大忠小六岁,因为唇上留着淡淡的胡须,又梳着背头,看上去比吴大忠还要老成,他来报到时人和行李分离,只夹着个黑色人造革皮包缓步走进报到的教室,很多同学误以为他是老师。 5=/H2T!F  
[#V?]P\uV  
江湖的父母都是县文化馆的河北梆子演员,家庭条件不错,报到时戴了一块上海牌手表,亮晶晶的表链很惹眼。对于210 寝室,江湖说:问题不在少两个人,而在于我们宿舍被厕所占去一角,这样风水就破了,我会想个办法补一补。几天后,江湖在探进210 寝室的那个墙角上,贴了张牧童骑牛的小画,江湖发话:不许任何人揭它,谁揭他和谁急。这张小画便一直挂了四年。 & D4'hL3  
) 2C`;\/:  
老五是酷爱打篮球的朱家正,一米九的个头,鼻梁中部有块鼻骨像喉结一样突起,进门时因为忘了低头,头顶被门框碰了个大包,这让他丝瓜一样长的脸越发长起来。吴大忠调侃说:苏联人人高马大,怎么设计这么低的门框?吴林说: 门框设计低不奇怪,因为是给咱中国人设计的,他们自己坐的拉达轿车设计那么小就不好解释了。拉达轿车是苏联产的一种单门轿车,像只带着轮子的大头鞋,坐这种侏儒车的人自己都感到没面子。朱家正面冷心肠热,他来自有南大荒之称的大洼,当天晚上同学从食堂打饭回来,他从柳条箱里拿出一小坛醉蟹,恰好六只,每人一只,大伙吃得有滋有味。朱家正说: 找机会请大家到大洼去吃一顿活蟹子,大洼河蟹是一等一的美味。朱家正说到做到,大四毕业前夕,他真把五位同学请到大洼吃了一顿河蟹。吃饭地点就在绿苇红滩边,一处瓦屋纸窗的民房小院,金刚苇苫成的凉棚,老船木打成的餐桌,虾酱大葱、饼子咸鱼,主菜便是成盆的河蟹,六位同学第一次感受到了南大荒的魅力。火焰一般的红海滩,点燃了同学情谊之火,每个人都心潮澎湃,对未来充满憧憬。吴大忠宣布:210 寝室六位同学,将来无论事业如何,毕业逢五、逢十的年份都要聚一聚,由他这个老大哥来组织。六位室友一致响应,不用歃血为盟,不用苟富贵、勿相忘的承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让缺了一角的210 寝室成为沈工最有情义的寝室!吴大忠提议,大家擎杯同呼:美好未来,共同铸造!由于喊声响亮,芦苇荡中一群红嘴鸥被惊起,呼啦啦掠过众人的头顶,飞向远处的海面。 .0;Z:x_3  
iqURlI);P  
老六刘全来自学院所在的铁溪区,只有十六岁,像颗营养不良的豆芽菜,走队列总是顺拐。 LDHuf<`  
 6!])\Ay  
刘全本来应该七八年考,高中老师知他学习好,就动员他提前参加高考,结果一试中的,成了沈工铸造专业最年轻的大学生。考前他问父亲自己该考什么专业?在街道一家小厂当翻砂工的父亲说:翻砂工苦哇,孩子你要是上大学,就学铸造,学成后改进一下铸造工艺,让我们这些翻砂工少遭点罪。刘全年龄小,父亲的话直接影响 0 3kzS ]g  
%JmSCjt`G  
了他专业选择,就报了铸造专业。刘全没觉得六个人的寝室有什么不好,他说:沈城夏天热,一个人散发的热量相当于五百瓦灯泡,两个人就是一千瓦,这么看咱比八个人的寝室要凉快一千瓦。 5Og.:4  
N=lFf+  
具有领导气象的吴大忠被铸造(1)班辅导员范老师选定为班长。范老师已过不惑之年,是个素食主义者,他沈工毕业留校,干过很多职位,社教工作队、地质勘探队、援助非洲工程队,课堂上他讲起自己的经历,让很多同学羡慕不已。经历虽多,但与他的职业梦想总是南辕北辙,范老师对模具设计与制造十分入迷,他的梦想是当一个模具设计师,但到了七七年,他依然是一个讲师。范老师在第一天给学生训话时就说,你们是七七级,是恢复高考第一批大学生,既然选择了铸造专业,你们就要为了没有砂眼的铸造而加油! gq4le=,v  
jHq.W95+P  
吴大忠当了班长,210 寝室长的职务就不便兼任,在吴大忠的建议下,这一职务落在了吴林的头上,吴林当仁不让,说自己当过班主任,当寝室长为大伙服务应该能胜任。吴大忠和吴林的职务一当就是四年,中间没有哪一位同学想篡权,因为他俩履职尽责,很受同学拥戴。 @13vn x  
e*.l6H/B  
红黄咸鹅蛋 0q(}nv  
 chW 1UE  
大学四年,宋杖子小学民办教师孙小青往210 寝室送了三年咸鹅蛋。 VeidB!GyP  
-v#0.3zm  
当然,鹅蛋是送给吴大忠的。小青每次来都带三十枚咸鹅蛋,两瓶白酒,鹅蛋已经煮熟,白酒是法库桃山白,鹅蛋和酒装在纸箱里,用麻绳两横一纵扎紧,小青拎着纸箱,从大门进到校园,绕过庄严的主楼,穿过篮球场,再拐一个直角弯,沿着一条车辆单行的甬道,就到了铸造专业四层高的红砖宿舍楼。因为每月都来,校门口保卫处值班的干部和她熟了,见到拎着纸箱的小青就问:法库孙老师吧,又来送鹅蛋?小青羞涩地点点头,值班的干部便会放她进去,那时候还没有保安这个官职,保卫处的干部好说话,也热情,如果有两个同志一起值班,还会派一人帮小青拎着纸箱送过主楼。从大门到主楼有六十米,光秃秃没有行道树,路途不算近。小青来到210 寝室,如果吴大忠在,她会说:爸让我送的;如果吴大忠不在,她会对宿舍其他人道:你们转告大忠,我走啦。腼腆少语的小青给宋汉光、吴林、江湖、朱家正和刘全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宋汉光说:见到小青就像见到了自己五年级的同桌,至于他五年级的同桌是谁、什么样,宋汉光从来没说过。江湖则说小青是福相,尤其那双耳朵好看,典型的正面不见耳,谁娶了旺谁。每到月末小青该来的日子,五个人会不时探头望望窗外楼下的甬道,小青总是沿着这条沥青斑驳的小道娉娉袅袅而来。 :786Z,')  
:it52*3=  
因为小青,刘全对吴大忠产生了不满。吴大忠每次收到鹅蛋和酒都会皱眉头,好像收到的不是鹅蛋和酒而是一箱黄连。吴大忠不吃独食,他将鹅蛋六人平分,一人五个;酒则周末的时候,六人到学校门口一家叫阿里山的冷面馆去喝。小青送来的咸鹅蛋个个红黄,江湖感到奇怪,他的家乡白洋淀也有咸鹅蛋,可是从没见过红黄的,小青这些红黄鹅蛋是怎么腌出来的呢?问吴大忠,吴大忠也说不准。江湖最喜欢吃咸鹅蛋黄,他说咸鹅蛋黄很像白洋淀的鲫鱼籽,鲜而香。 ^w'y>uFM  
Q[J%  
小青每次来210,最高兴的是刘全,刘全甚至会扳着指头算日子,算小青哪天会来。日子一长,刘全发现了问题,他对吴大忠说:我说班长,你怎么对人家小青老师那么冷淡?人家月月来送鹅蛋容易吗?吴大忠鼻子里哼一下,道:你还小老六,有些事你不懂。刘全不服气,说:小,不一定不懂,有些事傻子都能看明白。吴大忠不想和小兄弟争论这样的话题,耸耸膀子夹着书去了图书馆,他是图书馆的常客,读书很杂,文学类、社科类、自然类,当然,看得最多的是名人传记。吴大忠因为有大队党支部副书记的履历,在大学里被选为铸造系党支部副书记,他在寝室里开玩笑说,看来我只有当副职的命。江湖说:班长你就是当官的命,你下乡入党的时候我们还带红领巾呢! jFfuT9oId  
(<!Yw|~  
在刘全眼里,高大近乎完美的班长身上有很多谜,班长从不与室友谈及自己的过去,八年法库宋杖子下乡生活,被他河蚌一样关闭起来,成了谈论的禁区。一个偶然机会,通过小青,刘全知道了班长的点滴往事。 9T#d.c24  
T7_i: HU%  
那是小青最后一次来210 送鹅蛋。大三上学期一个周六中午,去篮球场打完篮球的朱家正光着膀子跑回来,对躺在床上看书的吴大忠说:班长,小青老师送鹅蛋来了,我没穿背心,不好意思过去接她。吴大忠起身皱了皱眉头,道: 坏了,我约范老师马上到院办工厂看一台新机床,刘全你去帮我接一下吧。刘全二话没说,从上铺跳下来穿着拖鞋就下楼了。沈工校园篮球场边有一排白杨树,树冠如巨伞,树荫下有横排的条凳,小青坐在条凳上,手里甩着一条红格手帕扇着风。 r=l hYn  
!2>MaV1,  
因为天热,小青的脸红彤彤像个柿子,脑后的马尾辫用紫色的纱巾系着,恰似一朵马兰花盛开在油黑的头发间。小青老师来了?班长派我来接你。刘全打过招呼,正要弯腰搬纸箱,小青却说:刘全同学先不急,你坐下我们说说话吧。刘全愣了一下,小青话少,难得主动要说说话,他在石凳上坐下,树上蝉声大作,似乎对他坐下来很不满。 6?u9hi  
:=!?W^J  
大忠有事?小青问。班长去校办工厂看新机床去了,是范老师找他。刘全说。小青问: 你是铸造(1)班年龄最小的吧?刘全点点头: 我十六入学,今年十九了。小青望着球场上你争我抢的球员说: 你比大忠小十一岁,比我小六岁。 QyN<o{\FD!  
S?n,O+q  
刘全不知道小青想说什么,愣愣地看着她。在农村,二十五岁的姑娘就是老姑娘了,小青说: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沈工了。小青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生龙活虎的篮球场,虽然天热,但还是有一群穿着背心短裤的学生在打球。 uzjP!qO  
\UZlFE  
怎么回事?刘全问: 是班长惹您生气了? Kv3cKNvu~  
$A"C1)d;  
小青摇摇头,妈妈把家里一群鹅都杀了。她说。 L} r#KfIb  
U'8+YAgc  
刘全哦了一声。心想,看来小青妈妈反对女儿和班长交往,杀掉大鹅,自然就断了鹅蛋。 @}sxA9 a  
8bT]NvCA  
那么,小青老师怎么想?刘全很想知道小青的想法。 $e>(M&9,  
imGg3'  
我要嫁人了。小青目光有些迷离,用手帕沾了沾脸颊上的汗,接着说,对象是当兵的,在锦西,结婚后我就随军。 JRfG]u6GU  
yr=$a3web;  
刘全有些急:你嫁人,班长怎么办? i}d^a28  
T \d-r#{  
他不喜欢我,我也没想嫁给他。小青将马尾辫捋到胸前,用纤细的手指一点点梳理着,原本红彤彤的脸庞似乎挂了一层柿霜。 [Aqy%mbG  
PX7@3Y  
那你为什么还要月月来送咸鹅蛋?刘全有些不解。 =z_.RE  
A{3VTe4TV  
我也不知道,我控制不了自己,或许只想让大忠不记恨我吧。小青说,七三年,法库县粮库有一次招工机会,大忠自己以为能上去却没有成,怀疑是我爸不让他走,他嘴上不说,心里怎么想我能猜得到,其实,我爸就是同意他也回不去,那次招工指标是带笼头下的,名单里没有他,我知道他自尊心强,就嘱咐我爸别对他说。还有一次,部队征兵,大忠是可以去的,我爸没放他,因为那次兵种是铁道兵,去川西打隧道,我爸听人武部的领导说打隧道十分危险。我知道情况后埋怨我爸,我爸说小孩子懂什么?机会都是等到的,就让大忠耐心等吧。我爸说得没错,大忠到底等来了上大学的机会。 tkQ#mipAj  
pGS!Nn;K2  
你这是何苦呢!刘全有些急,难怪这么多鹅蛋都打动不了班长,原来根子在这儿。我这就去和班长说,有什么误会说开就好了嘛。 N$cm;G=]  
0^?:Zds  
不用了,已经没有意义了,和你说完,我心里很舒坦,你告诉大忠,我以后不来了,我本来想送到大忠毕业,唉!可惜了那群大鹅。小青起身,微笑着对刘全说,我很喜欢210 寝室,你们六个 Yi?X|"\`  
OQl7#`G!H%  
同学都很好,真羡慕你们。说完,小青走了,把一个线条起伏的背影留在刘全的视野里。小青穿白地碎花衬衣,深色的裤子,白袜黑布鞋,走起路来仿佛带着弹性。 B4fMD]  
^g^R[8  
刘全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班长有责任,多么好的小青老师,就因为你是大学生就不理人家吗?三年了,月月来送鹅蛋,连张笑脸都换不到,这不是太过分了吗?他把纸箱拎回寝室,径直到院办工厂来找吴大忠。 b@6hGiqx  
"}"hQ.kAz  
吴大忠没有撒谎,他的确来院办工厂了,不过没有进车间,而是在厂房山墙下背阴处读书。见刘全过来,头抬了一下又低下看书,他在看一本《罪与罚》,看得很投入,中午都不打个盹。收了?他问,当然是指小青送来的鹅蛋和酒。 \PHbJN:BI  
#Tm^$\*h\]  
收了,但小青老师不会再来送了,210 寝室从此没有咸鹅蛋和桃山白了。刘全站在吴大忠对面,两腿叉开,像一个挑衅者。 x}\_o< d  
Vr%>'XN>"  
吴大忠惊愕地望着刘全,刘全已经不是刚入校时的豆芽菜形象,腰身四肢都粗壮了许多。怎么啦? Gcu[G]D  
qe M`z  
小青老师要嫁人了,随军去锦西。刘全说。 h`{agW B  
aXOW +$,  
吴大忠合上《罪与罚》,猛地站起身,问:小青老师在哪? G&2UXr3  
P|0dZHpT  
走了。刘全说完,也转身往回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道:我什么都佩服你,班长,但在对待小青老师这件事上,你活儿干得糙,净砂眼。 y~16o   
`B1r+uTP~  
砂眼是铸造生产中次品的标志,刘全这样说吴大忠,算是挖苦到家了。但吴大忠没有反驳,他快步超过刘全,急匆匆往学校大门口跑去。 __B`0t  
\Uz7ar#,  
吴大忠追没追上小青没人知道。当夜,210寝室五位同学发现他们的班长三年来第一次熄灯时间夜不归宿。大家都没有睡,寝室长吴林有些担心,说现在校园周围治安不好,校门口经常有不三不四的小流氓骚扰女大学生。江湖说:听说政府要严打,到时候这些小流氓会有苦头吃。朱家正说话鼻音重,有点瓮声瓮气:要是碰到我手上,我就把这些小流氓的头扭下来当篮球灌篮。子夜时分,吴林说出去找找吧,别出啥事。 G6*P]<  
7,^.h<@K  
江湖道:没事,班长一个人在某个地方喝酒呢!吴林不信,班长对自己要求那么严,怎么会一个人喝酒?朱家正说: 今天小青老师来了,说不准班长有什么开心事吧。江湖说: 这样吧,我带你们去找找,要是我说得准,老三就买一打啤酒,大家陪着班长喝。宋汉光说走吧,班长夜不归宿不是件小事。大家起身往外走,唯有刘全躺在上铺不下来,吴林推推他,他说自己不舒服,不想喝酒。刘全没有把白天小青的话告诉大家,那箱鹅蛋被他放在吴大忠床下。 KR49Y>s<  
cN{(XmX5n  
果然,在学校对面阿里山冷面馆找到了吴大忠。冷面馆晚上不打烊,除了冷面外,还有各种泡菜、烧酒和雪花啤酒。店面不大,灯光暗淡,吧台上一个朝鲜族大姐正昏昏欲睡,没有台布的餐桌上,吴大忠守着盘辣白菜一个人在独饮,桌上有六个空啤酒瓶。见江湖一行进来,吴大忠表现很平静,指了指桌旁的凳子:都来了,坐。江湖得意地扫了大家一眼,道:班长有啥好事一个人偷着乐,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起乐呵多好。 e-@.+ f2CC  
V"A*k^}  
因为吴林上大学前有工资收入,不像宋汉光、朱家正要靠助学金上学, 买啤酒的事自然由吴林来办。吴林到吧台要了十二瓶老雪啤酒,又加了几盘泡菜,大家坐下来,每人抱一瓶打开的老雪,等着分享班长的喜悦。他们猜想,班长一定有喜事,要不怎会一个人跑出来喝酒。 o.o$dg(r!  
g`n5-D@3  
吴大忠说没什么值得庆祝之事,就是想喝酒,活了三十岁,第一回有了想喝酒的欲望,索性就来喝一把。大家屈指一算,可不是吗,班长二十七岁入学,今年已经是而立之年了。朱家正说,人到三十天过午,要办的事该办了。宋汉光说,人一有愁事,就成熟了。江湖说班长愁什么呀?大学马上毕业,对象也有了,不像我们四个,还不知道女朋友在哪个老丈人腿肚子转筋呢。一向严肃的宋汉光摇摇头道,铸造专业什么都好,就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我们一班全是男生,二班也不过三个女生,个个都像铁姑娘,学生处管招生的老师一定是个公公。吴林说,你说的不对老二,真要是公公招生,招的肯定都是宫女。 O7})1|>1  
P5$L(x%~  
吴大忠让大家喝酒,别唠有损身份的嗑。吴大忠酒量不小,同学敬酒来者不拒,直到十二瓶老雪告罄,吴林起身再要,吴大忠拦住说不能再喝了,再喝下个月只能吃咸菜了,大伙起身回学校,吧 $vC}Fq  
"t ^yM`$5[  
台后那个朝鲜族大姐睡意已退,送他们出门时笑着说,你们谁想找对象我可以当红娘。 btG+Ak+K*  
QTC-W2t]  
刘全没睡,躺在床上用一本读者文摘盖着脸假寐。大家回来怕惊醒他,谁也没有大声说话,悄悄熄灯睡觉。后半夜,刘全发现下铺的班长一直辗转反侧,去了六趟厕所。 UN8]>#\"`  
*)8!~Hs   
四年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毕业分配问题像个需要切开的西瓜摆在六位同学面前,操刀的是范老师。范老师人正派,做事丁是丁、卯是卯,他对同学说:分配志愿你们认真填,在原则允许的情况下,我会争取学校满足大家的愿望。他建议,同学们既然选择了铸造,就横下一条心,铸造点东西出来! Q 1:7 9  
VhfM j|  
八二年二月,分配方案下来,大部分同学如愿以偿。吴大忠因为是党员,被市政府选了去当秘书。刘全则留校读研,其他四人,如果以210寝室为中心,正好分配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北面是宋汉光,分到了北方飞机制造厂,北飞职工工资福利好,这对于经济拮据的宋汉光来说是最佳选择。南面是朱家正,分到了沈城屏蔽电泵厂,这个厂有一支打遍沈城无敌手的篮球队,厂领导正是看中了朱家正篮球特长,才毫不犹豫地接收了他。吴林分到了东面的沈城机床厂,这是一家名气很大的老厂,在支援三线建设上功勋卓著,母鸡一样在大西南山沟里孵化出五个机床厂。 CAJ]@P#Xj+  
)%(V.?eW  
江湖分配出了点问题,分配前他就对吴大忠说,自己很想去屏蔽电泵厂,他觉得自己与屏蔽电泵有缘,上中学时就拆过好几个报废电泵,但自己算了一下,这次分配恐怕不顺,得其时不得其位。 8*7,qX  
E3~Wyfd7  
不幸果然被他言中,他分配去的单位跨了专业,是西面的市第二建筑公司。二建公司几千号人没一个大学生,职工中最高学历才是中专,胖胖的公司经理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社会呼声里不能无所作为,就亲自到人事局要毕业生,说无论如何也要分个大学生来,不管什么专业,哪怕当宠物养着也成。七七级大学生可谓凤毛麟角,年初分配消息一出,机关企事业单位来抢人的几乎要挤破头,人事局领导可以拒绝其他单位,唯独不敢不给二建公司面子,因为二建公司正为人事局盖家属房,人事局领导想求二建给每户带出 !k}]`z^d  
S=^kR [O"  
个仓房来,这样,干部职工冬天储藏大白菜就不用往楼上抬了。江湖作为人事局的礼物被隆重地送给了二建公司。分配大局已定,江湖再会算也没用,那个时候毕业分配不能讨价还价,面前只有华山一条道:服从! X:Iam#H  
0!5w0^1  
离开210 寝室,犹如鸟儿离巢,大家很有些依依不舍。江湖说:看来210 的风水在我身上灵验了,要是不被卫生间夺取一角,我一个学铸造的怎么会去盖房子?宋汉光道:人生有直道也有弯道,关键看你定下什么样的目标,只要能抵达目标,弯道未必不好。吴大忠把大伙召集到一块,请校报记者来给大家拍了张合影,照片出来 b" PRa|]  
4?c4GT9(6S  
后大家才发现,背景中竟然是墙上那幅挂了四年的牧童骑牛图。大家各奔东西前,吴大忠将室友们拢到一块,六只手叠在一起,提议大家共同喊三遍:美好未来,共同铸造!大家运足力气齐声喊了三遍。前来送行的范老师站在210 寝室门口真真切切地看到了这一幕,范老师的眼眶瞬间变湿润,他走了铸造(1)班所有的寝室。在这里看到了令他感动的一幕。 U=vh_NHj  
I #bta  
选自《中华文学选刊》2017年第11期 ` JZ`j7f  
`iQ9 9  
原载《中国铁路》2017 年第10 期 6qF9+r&e ?  
aBblP8)8;K  
作者简介】老藤,本名滕贞甫,六十年代生于山东即墨。现供职于辽宁省作家协会。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连作家协会理事、渤海大学客座教授。1983 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已出版文化随笔集《儒学笔记》,小说集《无雨辽西》《大水》《会殇》《黄昏里的“双规”》,长篇小说《樱花之旅》《鼓掌》等。 gc[BP>tl\  
lmbC2\GT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79
财富: 523001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5(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11
沙发 发表于: 11-25  
敬业心
敬业心离线
级别: 管理员

UID: 20208
精华: 48
发帖: 37479
财富: 523001 鼎币
威望: 47 点
贡献值: 197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603 点
在线时间: 7475(时)
注册时间: 2011-09-01
最后登录: 2019-12-11
板凳 发表于: 11-25  
欣赏
敬业心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