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xskjydlh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7371
精华: 2
发帖: 73
财富: 2364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5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7 点
在线时间: 14(时)
注册时间: 2009-09-15
最后登录: 2019-12-02
楼主 发表于: 12-02  
0

青 梅

md/h\o&  
    午夜时分,劳累一天的人们已进入梦乡。偌大的矿区依然醒着,如星星般的灯光点缀着矿区的夜景。井口的灯光如昼,来自不同地点的不同机械发出的轰鸣声,组成了矿山小夜曲,让升井的人们浮想联翩。 tq*6]q8c>  
    一列电瓶车缓缓驶进井口候车室,待车停稳后,矿工们争先恐后地拔掉车厢座位旁的安全插销,走下电瓶车,沿着文化长廊走向矿灯房,交还各自的矿灯和自救器,然后走向浴池。石磊跟随在工友的身后,重复着他们的动作:卸下矿灯和自救器递给灯房窗口的女工,领回自己的工牌,然后向浴池走去,走向一片热气氤氲的偌大空间,走向一个可以洗去周身疲惫的温暖空间。 '@^mesMG  
四十分钟后,一身休闲装的石磊从浴池的更衣室走出来,沿着矿山路向半山腰的住宅小区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夜景;远处的一条大河沉浸在浓浓的夜色着,夜空中的星光与矿区的灯光交相辉映,映出幢幢楼宇和矿山建筑。住宅小区已是一片沉寂。石磊轻轻地开启自家的院门。这是一幢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二层石头小楼,据说当时为了节省砖石,建造楼房的石头全部取自后山;历经数十年的风雨浸蚀,仍然坚固如初。石磊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从锅中取出饭菜,吃了起来。吃饱后走进自己的卧室睡觉。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j5~~%  
  wkJ@#jD*[  
    快响午的时候,石磊被一阵说话声吵醒,仔细一听,原来是邻居青梅正在与母亲交谈。石磊赶忙穿好衣服走出来,与青梅打过招呼。 I&% Z*H  
    石头,休息好了吗?青梅忽闪着一双大眼睛问石磊。“石头”,是石磊的小名,也是青梅从小叫惯了的名字。 B,ao%3t  
    好了,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石磊知道青梅家只有姊妹三人,青梅是老大,家中没有兄长,出力气的活儿自少年起就是石磊去帮助解决的。 +7y#c20  
    我找到一间房子,想用来给学生补课用,但是有几张桌椅需要去学校搬运一下。 | `?J2WGe  
    好说,走吧。青梅与石磊一前一后走出院子。院门口停着一辆人力架子车。这是你弄来的车子?石磊看着青梅说道。是啊,光靠人力搬运,得多少趟啊。青梅笑嘻嘻地回应道。 ]KUeSg|  
    石磊拉起架子车向山下走去。来到学校,青梅找到保管员打开了贮藏室,里面全是些断胳膊少腿的桌椅。青梅和石磊从里边一个一个地挑选出毛病不大的桌椅来,又挑了些断掉的桌椅腿和木板,一并装在车上,拉到了青梅说的那个房子里。这个房子位于老年活动中心的院子里,屋子里只有一盏灯,光线不是很亮。石磊找来工具和材料,利用整个下午将这间屋内的电线重新走了一遍,安装了三盏日光灯。被青梅请来的木工师傅将坏了桌椅重新修理好,又做了一个大黑板。石磊和青梅买来几张画贴在房间的墙上。装饰一新的房间立马成为一个小教室,两人喜滋滋地观赏着自己的杰作。 `j 4>  
青梅悄悄地塞给木工师傅一百元钱,说了一番感谢的话;那位师傅收拾好工具转身离去。 TCkMJs?  
    走,我请你吃饭,谢谢你。青梅动情地说道。石磊答应后,与青梅相伴着向街道走去。 j:HIcCp  
     ;):E 8;B)  
    走到街中的“南北风味酒楼”门口,青梅说,就这家吧。二人上到二楼的一个雅间。石磊说,就咱们两人,还要包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青梅笑着说道。 AU8sU?=  
    落座后,青梅点了四菜一汤。服务员给二人倒好茶水后退了出去。趁着等菜的功夫,这两个从小青梅竹马一块儿长大的青年人热切地攀谈起来。 3/,}&SX  
    石头,还记得你下乡那会的模样吗?那会儿,你是那么瘦,好像一阵风都能把你刮到小河里去。 wEU=R>j.  
    你那个时候也一样,让太阳晒得跟农村妇女没什么区别。那叫原始美。你忘了?每次回你们村经过我们队上时,都是我招呼你吃饱了再爬山越岭回你们队上。你走后,你知道那些姐妹们怎么说我吗? 5YgT*}L+,  
    她们都说些什么?石磊好奇地追问。 gzDfx&.0  
    现在不能告诉你,这是我的小秘密。除非······ ?*~sx=mC  
    除非什么?正在石磊继续追问时,他们要的饭菜一并端了上来。 Ir Y\Q)  
    你上几点班?能不能喝点酒? }>b@=5O  
    我上零点,酒就免了。  ;B{oGy.  
服务员,来两筒“露露”。 ehZ/J5  
    青梅与石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吃着菜,一边继续聊着有趣的往事。 Ieh<|O,-C  
    你们下乡的地方多好,都是平原水浇地;哪像我们那里的山沟里,出门就上坡爬山,干一晌午活来回路上就需要一个小时,你们住的是四合院,我们住的是土窑洞;你们喝的是井水,我们喝的是河水。 qCF&o7*oN  
    你们喝的河水也是山里流下来的泉水啊。 ~1nKL0C6u  
    拉倒吧,水从上游流下来,沿途有多少人在用河水洗衣服、洗菜,一到下雨天河水就变成了黄泥汤,我们挑回去两三天才能沉淀出干净的水来。再说了,山里特穷,粮食少,没有煤,缺少菜······ m;ju@5X  
    怪不得你长得那么瘦弱,原来是吃不好、干活累的。可是你比我早上来半年啊。 nXERj; Q"  
    那是,我们那一批同学几乎都下井了。 7zowvE?#  
    井下的活累不累? #w si><7   
    怎么说呢,在农村干活,是在太阳底下干,汗流浃背;在井下干活,是在黑暗中干,同样是浃背汗流。一个班下来,要花去十来个小时,每天都要洗澡,一回到家里就想睡觉。 tY#Zl 54~{  
    哎呦,怎么把你上夜班的事忘了,你为我忙一下午,还没有顾上睡觉呢,这让我怎么好意思。······ rkz84wDx  
    没事,咱们俩谁跟谁啊。石磊大方地举起饮料同青梅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大口。 7/)0{B4U'  
t~":'le`zr  
& s:\t L  
3jHE,5m  
Uz%ynH  
}[(v(1j='~  
d?V/V'T[  
F6"s&3D{  
|\94a  
xE!b)@>S  
"6v_<t`q"  
MooxT7  
R 83PHM  
cg9*+]rc  
    一个周日的下午,石磊约了青梅爬上矿区西边的鹰山游玩。上山途中,二人牵着手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登上山顶。站在山顶,俯瞰着偌大的矿区和远处的景致,顿觉心旷神怡。二人又来到“飞来石”下坐定。石头,我的课外辅导班明天就开班了。青梅看着石磊的眼睛说道。祝贺你!石磊抱拳施礼。这其中也有你一份功劳呢。我那只是举手之劳。石磊谦虚地应道。  ^mN`!+  
    “飞来石”在他们的头顶上高悬着。石头,你说这个大圆石会不会落下来?青梅望着头顶的巨石担忧地说着。也许会吧,真要下来,我会一把推开你。听到石磊如此的回答,青梅心里激起阵阵无声的浪花,原来石磊的内心是如此看重如此在乎我的啊。青梅这样想着,便情不自禁地看了石磊一眼,她的眼里溢出一缕幸福的泪花。在这一刻,石磊大胆地用双手拥住青梅,二人紧紧地拥吻在一起······他们一边吻着,一边发出呢喃的甜言蜜语,许久许久。 ;j+*}|!  
远处传来脚步声。石磊与青梅松开手,重又端端正正地坐好。石头,你小时候都做过哪些我不知道的有趣的事? p(9[*0.};  
 我啊,那可多了去了。有一年暑假,我回了我叔叔家,叔叔家在农村。我就与一帮小伙伴上山摘杏吃,下河摸小鱼,去麦场上玩捉迷藏。我叔家旁边有一个麦场,麦场边上有一个空房子,里边装了一些麦草,我们几个小伙伴挨个上到麦草垛上边,然后往下跳,那种感觉当时觉得很刺激,用现在的话形容,就好像跳在了沙发上一样。还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孩去一个水渠里捉螃蟹和小鱼,我们搬开石头捉了好多螃蟹,最后在一个积水潭里摸鱼,捉到许多小鱼,每个人用草茎穿了鱼鳃绑了螃蟹,回了家。石磊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眉飞色舞地叙述着。 FtlJ3fB@  
    哎,还有一件事,有一天,我们几个玩伴在玉米地里玩耍,穿过玉米地来到河边时,发现一块石头后边有两个人,我们就好奇地观望起来,只见那一男一女往地上铺上报纸和卫生纸什么的,然后就躺下来,那个男的趴在了女的身上。这时有个伙伴就问,他们在干啥呢?咱们过去看看。有一个大点的伙伴说,他们在亲嘴呢。 qLl4t/p  
    后来呢?青梅问。你说呢?石磊逗她说。 QSwT1P'U  
    你真坏,真是一帮坏小子。青梅的双手打在石磊的肩头。后来,我们就到别的地方玩去了。石磊说出了结果。嗳,说说你的故事吧。 j,z)x[3}  
在农村下乡时,那年的秋天,我们村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杀人者是村里的二流子,好吃懒做,成天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一天夜里,他翻进一户村民后院准备逮只鸡吃,没想到鸡一叫被主人发现了,俩人在厮打中,那个二流子掏出了刀子捅了主人两刀,接着又把赶来帮忙的女主人也捅死了;好在他们的两个孩子那天晚上去了姥姥家,才幸免于难。两个月后,在乡里召开公判大会,当时就被枪毙了。青梅陷入在往事的回忆中。 p\Iy)Y2Lf!  
    这个事我们那里的知青也知道了,有许多人还去参加公判大会了呢。 5xU}}[|~-  
    你们在农村时身上有没有虱子? ID,os_ T=  
    有啊,但是不多。有时候实在咬得不行了,我们就在窗口前解开衣服捉虱子,嘻嘻哈哈的,可热闹了。 $4og{  
    我们趁着劳动累了休息时就坐在山坡上,也不管周围的人什么反应,干脆脱了衣服捉虱子;当然,这都是我们男生这样做,女生们宁可忍者也不敢解衣敞怀。 wB+F/]]|N  
    一晃几年过去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总不能一辈子下井吧。青梅试探着问道。 /+WC6&  
    我想学点技术,再搞点发明。他没说这个想法是师傅牛德草提出的。 T7l,}G  
    这个想法不错,你要订个计划,尽快实施,为以后的出路做些准备。 yN06` =  
    好。你的话就是圣旨,从明天起我就开始实施。 B~,?Gbl+g  
k0TQFx.A  
    次日一早,石磊去了一趟县城新华书店,买来了 《煤矿机械原理》、《煤矿综采实用技术》等书籍,然后按照学习计划开始攻读起来。 *z_`$Y  
    半年后的一天,正在井下工作面作业时,石磊身边的一位工友不幸被头顶冒落的一块矸石砸中腰部,致使小腿骨折。石磊陪着这名工友在医院度过了近一个月;期间,医生为这名工友做了接骨手术,腿上打上了石膏。一个月后,工友出院回到家休养。每每想起工友在井下被砸伤时和在医院里痛苦呻吟时的情景,(接上期)石磊内心深处就感觉有几根芒刺在扎心,于是他便下定决心,要制作一种器械,在工友进行空顶支护作业时,可以起到安全防护作用。带着这个问题,他翻阅了几本书籍,都没有先例。他把自己的想法写信投给了中国煤科院北京总院和西北分院的科研人员。不就,他收到西北分院煤炭开采课题组吴教授的回信,让他抽暇去一趟西北分院面谈。 e-.(O8  
    两天后,石磊坐在吴教授的办公室,向吴教授详细叙述了自己的发明设想并展示了十余张草图。吴教授带着石磊参观了分院的实验室,并给与他大力指导;最后在吴教授助手和秦岭机械厂的共同努力下,试制出一台T型防倒前探梁支护架。在矿领导的协调和支持下,这台支护架被运回矿山井下进入使用实验阶段。经过两个多月的试验,效果十分理想。之后,石磊据此写出论文报告上报给省上。 kV3LFPf>0  
    石磊的技术革新成果得到了矿上的重视,他被破格晋升为技术员。技术革新的成果效应就如一团火,点燃了石磊心中沉积已久的热情。石磊对技术革新的事愈加痴迷,看到井下各个系统、各个环节上的不合理地方,他就动起脑子反复琢磨它的不合理之处,就想方设法地动手改进,直到达到合理、达到为生产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期间,石磊相继发明制造出上道器和弯道器两种实用型器械,对不慎掉道的矿车重新扶上轨道起到了莫大的帮助,受到工人们的欢迎。 mxe\+j#  
     7nM<P4\  
暑假的一天,省上教育部门组织了一次教学研讨会,成为教学能手的青梅被校方指定为参会人。青梅约见了石磊,商量此行的设想。石磊请了两天的串休假,次日与青梅一同去了省城。 6F%6]n  
    到了省城后,青梅去会议所在地报到,石磊在一家宾馆登记好房间后,就去同学处游玩。晚上,青梅悄然来到石磊所在的宾馆,窝在房间里谈情说爱。处于青春期的一对男女,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一旦点燃便熊熊燃烧起来。这一夜,他们度过了一个无限美好的夜晚,成为后来几十年间最美好的回忆。 $XKUw"%  
    回到矿区后,石磊与青梅的婚事当即被提上议事日程。石磊的父亲找来石磊的师傅牛德草当介绍人,因为牛德草与青梅的父母是老乡。三方都是老熟人、旧相识,关系铁得跟井下的支柱一样,自然水到渠成,一谈便妥了。于是双方进入婚事筹备阶段。十月一日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这一天举办了一对新人热闹而隆重的婚礼仪式。仪式结束后,他们利用婚假外出旅游了一趟,江南美丽的山水风光滋润了这一对新人幸福的时光。他们陶醉在美丽的风景和爱情的甜蜜里。 !~ j9Oc^  
"j.Q*Hazg  
    第二年早春时节,在师傅和岳父大人的极力帮助下,石磊得到一个去徐州矿院进修的名额。 *$/Go8t4u  
    在两年的深造学习中,石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一天的学习都抓得很紧,课堂上认真听,课后细细地消化;课余就泡在图书馆里钻研。暑假期间有一个月的实习时间,吃住在离学院最近的一个煤矿上。那是一个现代化煤矿,机械化程度可称国内一流。井下实习中,每三名学员跟随一名师傅。在师傅的言传身教下,石磊对综采机的操作、保养、检修和故障处置等技术日臻成熟,博得了师傅的称赞。 vq@"y%C4  
    实习期间,石磊每天利用空余时间把当天的情况汇报给青梅,或用视频,或用微信,两人甚是甜蜜。临近结束时,石磊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青梅,约青梅来徐州。青梅安排好暑期学生的补课事宜后,急匆匆地坐飞机来到这座城市,并与石磊一同去了青岛。在那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度过了愉快的三天。坐在海边的沙滩上,遥望无边无际的大海,他们手拉着手,互诉着内心深处的思念和渴望。在崂山的密林深处,他们深情长吻,好像久逢的恋人,看到那一幕,就连林间的鸟儿也留下几声欢快的叫声而远远地飞走了。 D>`{f4Y  
   U8% IpI;  
    在石磊进修学习的两年时间里,青梅除了忙于教学事务,还要忙家务;同时还要兼顾课外辅导。每过一段时间,她就要回到娘家看望一下父母亲和妹妹。因为工作繁忙,石磊又不在身边,她在与石磊商量后,忍痛打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j-qg{oIJ  
    时光如梭。石磊学成归来,回到了矿上。这时候,矿上的炮采全部被综采取代了,真是鸟枪换成大炮了。石磊被安排到综采队担任技术员,这个队是新组建的,既有石磊原先区队的二十多名老工友,又有一批新招进的大学生和协议工。队干部们制定了周密的培训规划和“以师带徒”计划。考虑到新来的大学生理论知识深厚,但实践经验欠缺,农民协议工理论和操作水平都有待于提高的实际,队上采取不同的培训计划,每名老师傅带两到三名徒弟。 ?wjk=hM2  
(续上期)为了发挥各自优势和尽快成才,队上要求大学生向协议工传授理论知识和岗位操作知识,老师傅负责传授实践经验,在半年时间内,谁优先出徒,并突出贡献者,给予奖励或转正晋级。这个方法果然奏效,没出三个月,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学徒都能够独当一面,熟知岗位操作规范,且能熟练判断小故障并正确处置,队上的生产任务月月完成,收到矿上的表扬和嘉奖。 ]n$ v ^  
    半年后,石磊被提升为副队长。 OSom-?|w  
    进入秋天的一天,综采设备刚刚倒入一个新工作面,一天夜里,石磊与两名工友正在机头处置一个故障时,冷不防从上方落下一个煤块,砸在他的腰部,他顿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当班的工友立即向地面调度汇报情况,并找来两块木板扎在一起很谨慎地把石磊抬离井下,送到井口。石磊被一辆救护车疾速地送往医院急救。 .R S  
    检查,石磊有三根肋骨骨折,肝部受轻微损伤;经过连夜的手术,骨折的三根肋骨被复位,他的腰部缝合了二十多针。次日,青梅赶到医院,爬在石磊的床边哭成了泪人。石磊抚摸着青梅的秀发,连连安慰着她,不怕不怕,过些天就会好的。在接下来的几天中,陆续有矿领导、区队干部、工友和石磊的同学前来看望和慰问。青梅因为工作离不开,仅仅在石磊身边伺候了两天就匆匆返回了学校,队上派了两名工友轮流在医院照顾着石磊。 UA#=K+2  
    一个多月后,石磊出院回到家中休养。 .li)k[] ts  
qc.9GC  
[y<s]C6E  
%H}M[_f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