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胡山违章(戏曲)
ymykwjf离线
朴实才是美
级别: 万米冲刺会员
UID: 33736
精华: 15
发帖: 1621
财富: 45432 鼎币
威望: 16 点
贡献值: 15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43 点
在线时间: 1110(时)
注册时间: 2014-02-13
最后登录: 2020-07-02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3  

胡山违章(戏曲)

胡山违章(戏曲) T}On:*&  
文军甫 ,~w)@.  
时间:故事发生在1995年某日傍晚 (J#3+I  
地点:胡山家门口 ] lTfi0}g_  
人物:胡山-----28多岁,胡母“老生子”,某国营煤矿职工,性格憨厚忠实 8h 2?Q  
      常伟长-----27多岁,某私营煤矿职工,外号“常违章”,性格吊儿朗当 vnpX-c  
      胡母-----70多岁,胡山之母,农村老太太,性格刚强,知情达情 K.Ir+SB  
剧情: ,|/$|$'  
胡山因井下违章睡觉被矿安监科抓住,按矿井反“三违”规定,停班学习一星期、罚款50元,学习结束后必须由家人与矿签订“担保书”才准予上班。胡山是个孝子,为此事做了难,正当他左思右想无法进家门的时候,在家门口碰上找他来喝酒的常伟长。当伟长知道胡山的事后,怂恿胡山瞒着家里到私营煤矿去干,恰被出门寻找儿子的胡母听到,于是就出现了一段母教子的闹剧…… L1BpY-=  
幕启 ya=51~ by"  
(常伟长一拐一瘸,嘟嘟囔囔上场。) <NO~TBHF  
常伟长(嘟囔)白:奶奶的倒霉,这几年真背运,去年下井扒帮偷吃煤砸伤腿在床上躺了半年,弄得一家人整天生气。昨天跨车又扭着脚脖子…… $Tza<nA  
(上场中被一石块拌倒,疼得抱着脚坐在地上呲牙裂嘴。) K<(R Vh  
常伟长(揉搓着脚)白:哎哟……我的妈呀!疼死我了……! 95/C4q  
(常慢慢站起,低头细瞧,见一石块,怒从心起。) g<Xwk2_=g  
常(怒踢石头)白:去你娘的吧,你也欺负老子。(一脚踢到石头上,疼得翘着脚在原地转圈。)又白:哎哟……我算真倒霉透了! E83nEUs  
(常慢慢试着把脚放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站定。) <}%*4mv  
常(数板):我姓常,叫伟长,职业工作在小煤矿。呲着碰着我不断,人送外号我“常违章”,昨天推运我放飞车,跨车一路到车场。不料矿车掉了道,把我甩到那煤墙上。要不是年轻我腿脚利,差点把命都送上。 ~r3g~MCHS  
常伟长(揉搓着脑口)白:想起这事现在我心里还咚咚直跳!您不知道那矿车一调屁股有多大劲儿,就我这一百多斤给抛绣球一样,一家伙甩了二三尺远。 T rW3@@}j  
常伟长唱:(曲剧,坡尔下调)都说我常伟长是个溜光蛋,在窑上常违章,常违纪,我小错常不断,干活我会找窍,我胆大敢冒险。我整天是稀哩糊涂,晃晃悠悠,一班又一班! 3IIlAzne;  
常伟长(垂头丧气)白:唉!在外面混事都服我孬点子多,可是受伤回家老婆总是大吵大闹,说什么:“我就知你这常犯错之人早晚非出事,常犯错就没把这个家放在眼里!”大伙给评评,这算什么话,好像我愿意把自己摔成这样!(摊摊手,摇个头,无可奈何状。)又白:与这号儿不讲理的人有啥可说,走,找胡山哥喝酒去。 !RI&FcK  
(常伟长一拐一瘸下场。) =v8q  
(胡山手拿一张“通知书”边走边看,愁眉不展上场。) DWG}}vN:&  
胡山(停下脚步)念白:通知书:您的家人胡山井下违章睡觉,按反“三违”制度规定,对其罚款50元,停班学习安全规程一星期,现学习结束,望家属接到通知后来矿与安监科签订安全保证书,否则将继续停班。 R\^tr  
胡山(手甩着“通知书”,哀声叹气,自言自语。)白:这叫我咋给家里交待呢? 5ym =2U  
胡山唱:(曲剧,漫垛调)受罚培训日落山,满腹忧愁回家转,家里人只知道我起早贪黑把班上,谁知道我受罚学习了六七天。只因我井下睡觉(那么)一小会儿,不料想扯皮小事儿惹麻烦。且不说丢人“曝光”又培训,另外又罚五十元。屋子漏遇着那阴雨天,受罚培训还不算完,又发了一张“通知书”,叫家人担保才能去上班。 -9mh|&z`  
胡山白:唉!现在下井工作也真不容易,你看就这一点小事儿,打了罚,罚了打,还得拖累上家里,这叫我咋张嘴哩—— #X+)  
胡山唱:(曲剧满板调)胡山越走越想越烦乱,心里头七上八下不舒坦。俺人老几辈老是老实蛋,歪门邪道上的事从未沾过边。(手垛)俺的娘要是知道我给她丢了脸,少不了一顿打、一顿骂、一顿耳巴子挨胡搧。娘打我骂我都能忍,怕就怕把娘气个三长又两短,落一个不孝的罪名我难承担。 P&K~wP]  
(曲剧垛调)我的媳妇她呀,做月子才二十天。为这事气伤身体可麻烦。她要气岔了奶,孩子该咋办?哄又哄不住,打他又不敢,整天里哭哭闹闹,吵吵嚷嚷举家难清闲。 H:`r!5&Qb5  
(胡山抬头瞧见家门,收住脚步。) _<8n]0lX3  
(突慢唱调)抬头来到家门前 &Z?uK,8  
胡山白:平日里只嫌路长,今日咋就一会儿就到家了。唉!这回家咋说呢?(上前敲门,摇着头将手收回。) +ad 2  
游荡(反复上前敲门,又反复收手来回走动。) p8Pvctc  
胡山(自言自语)白:这……这…… \(Iy>L.  
胡山(为难)唱:(慢调)这可叫我做了难呀! MDRSI g  
胡山白:您说这矿上弄这一招绝不绝,这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最后还得与家人闹事! (g 8K?Q  
(胡山抱头蹲在一旁苦思) {YkW5zC(L  
(常伟长一拐一瘸上场。常伟长没细看将抱头发愁的胡山踢倒在地,常伟长抱着伤脚疼得呲牙咧嘴。)  H='`#l1  
常伟长白:哎哟哟……那是谁呀,真是好狗不挡路,又伤着我了。  l)?c3  
胡山(从地上爬起,怒)白:你踢着我了,你还有理呢? RxqXGM`4  
(胡山、伟长扭头两脸相对。) jYU#] |k~  
胡山白:是你呀伟长。 E| No$QO)  
伟长白:是你呀胡山。 ^ H'|iju  
常伟长(手指胡山)白:看你那脸型给霜打了一样,天都黑了,你蹲在路边发啥愁,是嫂子给你撵出来了? X{)M}WO+r  
胡山(将通知书递给常伟长)白:给,你看这是啥。 .; :[sv)  
二人游场。(常伟长手拿通知书边看边徘徊,胡山随后) -IPc;`<  
胡山白:伟长,你腿咋着啦? oYu5]ry  
常伟长(看着通知书,不在意)白:咋了,今儿个跨车摔了一下。 MVV<&jho{^  
胡山白:您矿上咋处理了? *'Ch(c:rtH  
常伟长白:咋处理,像这点小伤,小矿上根本没人问。(拿开通知书,扭头瞅着胡山)又白:您矿上做事也真够绝的呀,睡会儿觉就罚款50元。(伸出一支手)一班不说了。(回头又看通知书,幸灾乐祸。)又白:这还得停班学习七天,四百多元钱又打水漂了。(挑逗似的)最绝的是最后这一招,叫您娘去?(对胡山做一搧脸样。)就聘伯母那脾气,打你跑不了。(又故弄玄虚,压低声音)又白:这事千万别让嫂子知道,你没听说婆娘做月子最怕见气儿,要是把嫂子气伤了身体,哇儿闹着吃奶,我看你咋办。 na<g /&  
胡山白:咋不是哩,不是这我会愁成这样,你快替哥想想法子吧。 J6jrtLh  
常伟长唱:(阳调)都说胡山这货是个老实蛋,办啥事直来直去不会拐弯,今天我得卖卖关于难难他,敲他一顿解解馋。 )5B90[M|t  
常伟长(东瞧西瞅,找地方欲坐。)白:麻烦呀麻烦呀,这可真得好好想想法子呢! c" yf>0  
胡山(跑去找来一块砖,边走边说)白:你能没办法,谁不知道你满脑子都是孬主意,只要你能替你哥解了这个难,放心改日我请你的客。(边说边把砖立在地上,讨好似地扶伟长坐下。) MSw/_{  
常伟长(边坐边说)白:自己弟兄请啥客,不过办法吗倒是……(伟长坐,砖倒扭着伤腿,揉搓着脚。)又白:唉哟哟……那没成色事,咋都叫你做了! I(pU_7mw  
胡山(扶起伟长。)白:对不起,对不起,摔得啥样?(帮伟长重新坐好,欠疚似替伟长揉脚。) [&6l=a  
常伟长白:算了,算了,咱说正事吧。 b bX2D/  
(胡山掏出烟递给常伟长一支,胡山又取出打火机讨好似地替伟长点上烟。二人指指划划,交头接耳。) Jo_h?{"L{  
胡母手持拐杖上场。 Q']:k}y  
胡母(数板):老婆今年我七十三,老得一子叫胡山。儿子孝顺又能干,哪月不挣钱两三千。娶了媳妇王翠莲,温静闲淑人称贤,上月她临盆把月子做,一胎给我生了双儿男。 Qr$ uFh/y  
白:你说我这熬寡半辈子了,到了晚年,不就是图的人丁兴旺,儿孙绕膝…… > PfYHO  
哼唱:小日子,我过的似蜜甜! d'J))-*#UO  
胡山妻(内喊):娘,胡山回来了没有? "3W!p+W  
胡母白:这鳖子孩,往日早早就回来了,今是咋着了?叫我出去看看。 rQ LNo,  
胡母(开门,自言自语。)白:唉!当娘的就是这个毛病,孩子一会儿不回来,饭也吃不下去,你说孩子都几十了,还总是叫娘操不完的心。 UeX3cD  
胡母(开门出门,四面张望)白:那不是胡山,天都黑了还不回家……那不是伟长吗?俩人在那嘀咕啥哩,胡山跟他在一起准没啥好事,让我上前听听去。 JEGcZeq)  
(胡母来到两人背后) C 3b  
常伟长(手指胡山)白:我说你这人脑子咋不开窍,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还记不记得咱上小学的时候,我跟小五打架,老师停了我的课,做了检查还不行,说让父母担保才准上课,不然就开除。我,我看赖不过去,回家叫俺爹,正当我愁着没办法的时候,路上碰到咱村的二蛋,那货一听想占我便宜,说:走,我给你担保去,我一想有门了,就领他去了学校…… hT#[[md"  
胡山(打断伟长的话)白:您爹老师都认识,叫他去行吗? IX,/ZOZ|  
常伟长白:你别打岔,听我说嘛,我领他到了学校,老师问您爹来了?我说俺爹没来,俺舅来了。 p (:\)HP)R  
胡山(百思其解,疑惑)白:那……你的意思…….你也当俺舅?…… <G/O!02  
常伟长(推胡山)白:你是给我打扎子哩? Jr==AfxyT  
胡山(不好意思)白:我不是骂你的,那你的意思…… 4hr;k0sD  
伟长(指着胡山头)白:你这人就是死脑筋,现在那饭店里服务员多的是,你不会花几个钱找一个冒充俺嫂子,反正您矿上人又不认识她。 z+C>P4c-y&  
胡山(摇头)白:这事早晚会露馅儿,叫家里知道还不得生大气! % Lhpj[C  
(胡母忍了再忍,几次举拐杖欲打胡山) 1.4]T, `  
伟长白:不行这样,你干脆跟我上小矿干吧,反正家里又没跟着你,说实在,小窑上自由得很,高兴了上几班,不去也没人管,不像您大矿这制度规定,烦死人。你看我这脚摔成这样,从领导脸前过去也没人问……走吧。(说着拉胡山站起)你这前怕狼后怕虎,商量到明早也难有结果。 /xWkP{  
(胡山、伟长二人站起,扭头见胡母立在身后。) k:nr!Y<  
胡山(吃惊)白:娘!您都听见了? 9N:Bu'j&/  
伟长(嘻皮笑脸)白:伯母!您都听见了? z;xp1t @  
(胡母顺手朝胡山脸上打去,胡山立即跪下,伟长上前欲搀扶胡母,被胡母拐拐杖揭住伤脚,疼得抱脚。) :MV]OLRM  
胡母(怒指胡山)白:娘平时咋教你的?叫你干啥事都要守规矩,可你…… ICN>8|O`&  
胡山(跪地)白:娘!我…… Ks(+['*S  
胡母唱:(豫剧二八调)上前去拉起了胡山儿郎,忍怒气听娘我来与你讲。再叫声伟长贤侄你也想想,想想,胡山他井下睡后果难料,且不说染疾病终身痛伤,事虽小您再往那深处思量,遇险情,遭险变你不残也亡。 zQMsS  
胡母白:你想想,您爹死得早,娘又当爹又当妈将你养这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个家咋办?两个孙子咋办?你媳妇还能守在这个家吗?…… hc4<`W{  
胡山(哭泣):娘,我知道错了,可是做错的事又不能再回来,我…… mqrP0/sN  
胡母唱:(豫剧二八调)今日里安监科罚你学规章,依我看您矿上领导抓得好,安全管得强,你应该深刻反省细思量,遮遮掩掩你骗老娘,岂不叫全家老少痛伤心肠。你忘了小王家悲惨景象,就因为小王他糊涂违章,人惨死妻儿散门庭荒凉,好端端一个家冷若冰霜,还有那一桩桩事故惨状,哪一件不都是麻痹大意,大意麻痹,蛮干大胆作业违章。 /J aH  
胡山白:娘,我错了,您就打几下消消气吧! i/2OE&*O[  
胡母白:娘平里教你,做人要诚实,尤其是做错了事,要敢于知错就改,可你做错了事,还遮遮掩掩,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尤其是这人身安全,那不是蒙混就能过关的事。矿上让你丢人现眼为的啥,不就是刺痛你的心,让你痛改前非吗?  ?}e8g  
(伟长趁势,拉起胡山,胡山接着眼泪。) ID & Iz  
胡山白:娘,你放心,我向您保证我不仅不再违章,我还要用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争取也弄个“安全标兵”“劳动模范”回来,让您老也跟着披红戴花风光风光。 YAv-5  
胡母白:你说话当真? QXY-?0RO#  
胡山白:我对天发誓,我…… A,ttn5Sh?  
胡母白:算了,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回去吃饭,只要你知错能改,老娘我明天就抹下脸皮给你担保去。 'Cd8l#z7  
胡母白(转身下场,嘴里边走边嘟噜)白:鳖子,都当孩儿他爸了,还叫娘操不完的心。 {+r pMUs#  
胡山(若有所思)白:娘还有一事。 ]:(>r&'  
胡母(扭头)白:啥事? <"{Lv)4  
胡山(不好意思)白:这事可别叫翠莲知道,她要伤了身体,那俩孩咋办? mf=,6fx28  
胡母(又好气又好笑)白:快回去吧,你废话太多。 K++pH~o  
胡山搀母亲离去。 &&4av*\I  
常伟长(愣怔着自言自语)白:唉!怪不到人家大矿安全,看来人家的制度就是严呀!(若有所思急喊)又白:胡山哥,你明年也介绍我上您矿上班吧! LH@)((bi4v  
胡山(扭头)白:老弟,不行呀,俺矿不招“溜光蛋”(注解:不守规矩之人)! IE.JIi^w  
3.U5Each-  
pj;cL ]L  
2001年12月编写 V9z/yNo  
[_*%  
[ 此帖被ymykwjf在2020-04-12 12:13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206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