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烤火的记忆
级别: 400米会员
UID: 29128
精华: 3
发帖: 94
财富: 1681 鼎币
威望: 5 点
贡献值: 0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 点
在线时间: 51(时)
注册时间: 2013-05-15
最后登录: 2020-01-19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2  

烤火的记忆


        童年的冬天,雪,还没有下。火,却要早早烤起来。
        每年秋收过后,爷爷就开始准备过冬的柴火。那时,家家户户都要烤火,柴火便成了“抢手货”。但爷爷总有办法。他背着镐,腰里别根绳,去山上转悠,半天功夫,准能拾到一大捆柴。这些柴,大多是圪针根、枯枣树根及干树枝等。等捡到的柴火足够多,晴好天气里,爷爷便劈枝砍叶,粗细分类,稻草捆扎,整齐地码放在大门外的桐树下,随用随取。
        上世纪70年代,豫西农家多是土砖瓦房,家家都用自制的土火池烤柴火。火池可将柴火燃过的灰烬聚拢在一起,安全且干净。于是,爷爷做火池很有章法,先用土坯摆成脸盆大小的圆圈,然后在搅拌均匀的黄泥中撒入麦糠,将摆好的土坯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待其慢慢阴干,火池便大功告成。
        寒冬腊月,把火池当屋一放,家人围火池而坐,取芝麻杆、玉米皮做引柴,然后添柴加火,火光映红了脸庞,温暖了全身。
        待火光熄灭,我往火塘里放几个细长的红薯。这时,我无心听奶奶讲故事,而是望着忽明忽暗的柴火,不时用棍子翻动红薯。看我这样,小姑告诫我:“不要翻那么勤,要是一个地方没烤熟你翻动了,红薯会气死的。”我这才住了手,压抑着心中的那份期待。时间差不多了,姑姑熟练地用棍子将红薯从火池内刨出。早已等不及的我去拿,刚一触到,便猛然缩回。“烫,看把你急的。把柴灰拍掉再吃。”姑姑提醒我。
         剥掉皮,一股热气伴着诱人的红薯甜香扑鼻而来,我顾不得烧嘴,急急地咬上一口,绵甜的滋味从舌尖蔓延开来,我大快朵颐,全然不顾双手、嘴唇、牙齿上沾满柴灰。
        我们村里最年长的保娃伯伯(我家辈分高),最爱到爷爷家串门。他老伴去世早,孩子们又和他谈不来。所以,他把牛喂好后,就拿着长长的铜质水烟袋和拧好的艾蒿绳(点烟用)来我爷爷家烤火。他熟练地把艾蒿绳一端往火里放一下,引着后点烟,狠吸一口,然后拖着长腔跟爷爷奶奶拉家常。我们也不拿他当外人,有什么好吃的就一起分享,烤得香甜的红薯,炒好的爆米花、黄豆。有时,保娃伯伯也带点好吃的给我和弟弟,我们两家像亲戚一样真诚相处,直到老人去世。
        那时冬天,只要有人来串门,爷爷就会热情地说:“进屋,拢把火烤烤。”并去柴垛上取一捆柴放火池点着,串门者边烤火边表明来意。若碰上雪天,外面柴火湿了,屋内的玉米芯便显得格外金贵,有客人时才用。
        如今,随着农村生活条件的改善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烤火早已远离人们的生活,取而代之的是暖气、空调、壁挂炉等,但我依然向往烤火,那是天寒地冻时农家最美的享受。
        爷爷和奶奶已离开我们20年了,我们全家10年前搬到了市区,早已告别了火池,告别了柴火,告别了家乡。可不论时光如何变迁,对于年近半百、有过多年乡村生活经历的我来说,冬日烤火取暖不仅是一种难以割舍的乡愁,更是一种贴心贴肺的温暖。

       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梨园矿   卫红霞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许振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