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我的母亲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327
发帖: 64647
财富: 877169 鼎币
威望: 331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987 点
在线时间: 1686(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20-05-25
楼主 发表于: 05-03  
0
来源于 散文 随笔 杂文 分类

我的母亲


                   t s&C0  
                                                                   文/赵星 BN0))p  
         我的母亲生活在甘肃西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洼,自打我记事,母亲的双脚就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直到她离世。 W=/B[@3'  
        父亲因为生计的缘故,常年奔波在外,我的童年乃至整个少年时光,都跟母亲生活在一起,跟着她的足迹,踏遍了那个静逸的如同世外的小村子的每一个角落,田间地头,茅屋瓦舍,一片树荫下或者一条小河旁。她给了我摇篮般呵护的童年,也在我的脑中划出了“故乡”一词最为清晰的轮廓。后来但凡提及故乡一词,总与母亲佝偻着身躯的形象重合,直到母亲去世,我才知道,没了母亲,抽象的故乡概念,便再难找到落脚的地方,童年也如一场懵懵细琐的梦,猛然间醒来。 S_zE+f+ 2  
        我的小学是在一个叫昌马的小村子上的,记得那时去学校要翻两座山,绕过一条河,每天要很早起床,雄鸡尚未报晓之前,我就被母亲“尖唳”的喊声叫醒。她边轻摇我的脑袋边喊着我的乳名,我很不情愿并努力睁着眼睛,抱怨着说还早,再睡会,然后又朦胧中睡去。这时候母亲总会一边“唠叨”一边给我做早饭,在这过程中她还会不厌其烦地催我好几次,而我都是“厌恶”着她,直到早饭做好以后,我才极不情愿的起来,随便吃两口边跑出门去,这时候她就会匆忙的追出来,站在门口,半弓着腰喊饭吃完再走,不要着急路上小心之类的话,我哪里听得进她的那些“唠叨”,便应和着追伙伴们去了,她手里总是捏着还没来得及放的柴火,不住的摇头叹气。有年过儿童节,我参加的一个小节目要求我们穿统一的白球鞋白衬衫,那时家里兄弟姊妹多,我在家里排行老五,没有多少经济来源,拮据的哪有余钱给我买鞋。但我还是告诉了母亲,记得当时她并未说什么,只是摸着我的脸,我分明能感觉到母亲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划在我皮肤上感觉,有一点疼、但更多的是一种痒痒的舒服,能闻到土地的味道,暖暖的,也有月光般的轻柔感。小时候很多个月色清凉的夜,都是这双满布老茧的手,给我驱蚊避蝇,挠痒盖被。以后的二十多天里,母亲起早贪黑的“打杏子”,那时候,家家都有杏树,山洼里也有,母亲将打来的杏子掰开,晒杏干,集杏仁。有一天,母亲兴冲冲地找到一个去集市赶集的村邻,用买杏干得来的钱,托他给我买了白球鞋,白衬衣。 IZGty=Q_  
        初中还没上完,我随父亲来到另一个陌生的小镇。我是极不情愿的,可对于当时的我又无可奈何。父亲说那边孩子上学方便,受教育的条件比乡下好,我记得母亲也是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在抽搐着,身体也有些微微地颤,半天之后才“嗯”了一声。她那时候大概五十多岁吧,身体也还硬朗,就是背有点驼,还能在田里劳作。 qdhD6#r  
        那是我第一次与她真正意义上的离别,开始了与母亲聚少离多的生活。那年冬天雪下的很厚,整个村子都盖在漫天的雪花中,我跟着母亲自山底往山顶走,送我们的亲朋很多,母亲也在其中。我一边艰难地爬着山路,一遍不时地望山脚下看。母亲围着一方蓝色的头巾,照样是弓着腰杆,由于下着雪,她左手拄着根棍子,还是颤颤巍巍的,右手不时地朝我们挥手,嘴里似乎喊着什么,但我已听不清。山路蜿蜒,母亲的视力逐年不好,可能是看不清我们了,她就一直往前走,直到前面一个高起的土墩,她试图爬到上面,由于雪滑,尝试了几次,弯曲瘦弱的身体终于还是爬了上去,然后拍拍身上的雪泥,继续目送我们直到山顶看不见的地方。当时我鼻子酸楚,强忍住眼泪。 #+$z`C`  
        从那时起,记忆中我看望过她三次,这样的场景也上演过三次,每一次都如此那般,那山那人,那冬那雪。唯一不同的是母亲的背,一次比一次弯曲,身体也一次比一次羸弱。 Fa8>+  
        高中毕业那年回老家,陪了她一个多月,那个夏天走的太快,像山岗上偶尔掠过的风,凉爽惬意但转眼间消失不见,那时的母亲已不能去田间劳作。他在那片黄土地里劳作了一辈子,一直勤俭,到晚年落下一身的病痛,晚上经常起夜上厕所,翻个身就艰难的需要半个小时。某个夜里我扶了她去,次日她便一直念叨有女儿真好,女儿真好。她一生都在为别人想,儿女们稍微给她一点点的好,她便惶恐般的记在心里。再后来,我去很远的一个城市里打工。我离开她的前一个晚上,她语气哽咽,说如果放假就回来,她老了,见一面就会少一面,近乎哀求。我肯定的答应着她、并承诺过年放假一定回家 9S}PCAA;  
        未等到过年,二叔打来电话,我一个人躲在单位宿舍的阳台,只是掉眼泪,不能出声,未免舍友听见。她离开我了,去了一个我找不到的地方,但愿是天堂,那是良善之人的去处。 xYbF76B  
        我答应过要去看望她,答应过回家,我去时她已看不见我了,我许下了一个今生难以完成的诺。母亲的最后一面,是在安葬时见的,那时也是深冬,又一场漫天大雪。 :hr%iu  
        母亲在飞雪的冬天送我三次,我知道每一次送走之后便开始期盼我回去看她的日子,对一个暮年的老人,以年论期,该是多么久远而又无望的等待,何况是我这样的,归期未期。我送她,也是在满天飞雪的深冬,我试图跟着她当年的心跳,也幻想一场无望的等待,盼有生之年能与梦里,再握她布满老茧的手,听她唤我乳名的声音。那些唯有母亲能给与的我的,包括生命,疼痛兼带的温暖,刻骨包含的亲切。 g_`8K,6ln  
        而今我已为人母,当我向我的夫口述完以上文字时才觉醒,斯人早已逝。几番劳碌,岁月蹉跎,泪水漫过,夫复何求?内心深处最为亲切温暖的称呼-----我的母亲,也已变成此刻纪念性的文字。
umciP  
                  
[ 此帖被ZX68在2020-05-03 19:16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许振超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