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学费:奶奶的二元一角六分钱
刘玉美离线
级别: 起跑会员
UID: 41835
精华: 0
发帖: 4
财富: 11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 点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0-06-08
最后登录: 2020-07-12
楼主 发表于: 06-09  

学费:奶奶的二元一角六分钱

学费:奶奶的二元一角六分钱

刘玉美

还是初中一年级时候。一次,周六回家我对母亲说:“学校又催学费哩,有钱没有?”
母亲没有答复我,只是说:“等你爹回来再说吧。”
第二天吃过晌午饭,母亲把我从爷爷屋里叫到堂屋,我看到他和爹爹都是一脸愁云。母亲说:“家里实在是弄不来钱,上午你爹去你姑家也没借来,又跑了邻居几家也没有。”
爹爹说:“你哥没上成中学,到了你又上个半截子,咱不是没有一点儿办法嘛。”爹的声音有点儿呜咽,我第一次看到爹爹这样伤感。
我当然知道家里的情况,爹和母亲够难的了,所以并不责怪他们,就不声不响地回爷爷屋里去了。
吃过晚饭,爷爷见我在家,这才忽然想起什么来,问我:“美,你咋没去学校?不是星期天吗?”
我没有吭声,只是觉得鼻子酸酸的想哭,忍着泪蒙上被子躺到床上。
爷爷见我不吭声,觉得必有啥事儿,就对奶奶说:“你去堂屋问问,看是咋啦。”
奶奶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起身去了堂屋。我的床就在东屋北间的窗户下,离堂不过七八步远,他们说话都能听见。
“美,为啥没去上学?有啥事?”这是奶奶的声音。
“没——钱交学费。”爹回答,话有些迟疑。
“那,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也该和我们说一声。”奶奶有些嗔怪爹爹。
“……”
话并没有说多少,奶奶就回了东屋。爷爷已经抽完了两斗烟,磕掉烟斗里的烟灰,又从袋子里捏出一捏儿烟丝,摁在烟斗里,用蔴杆火点着呼噜了几口。问奶奶:“啥事?”
“没钱交学费啦。”
爷爷把我叫起来,问:“多少钱?”
“三块(元)。”我回答。
“去把你爹叫来。”
我起来到堂屋,叫了爹爹。随后,母亲也来了。
爹爹和母亲各自找了个地方坐下。爷爷对他们说:“孩子上学是一辈子的大事儿,不能说不上就不上了,这样人家也会笑话咱。”
在爷爷与爹爹、母亲说话的时候,奶奶起身走进了里屋。黑暗中。我听到她翻那个黑色木箱子的声音。不一会,奶奶又回到外间,坐在桌子南边那张靠椅上。昏暗的油灯下,她慢慢打开一个用蓝色的破粗布手巾裹着的一个小包,拿出一小卷钱放在油灯旁边,对我爹和母亲说:“这是二块多钱,先拿去用吧,差点儿不够明天再借点儿,要么给学校说说先欠着。”
“事儿,总得想个办法,反正不能让孩子停学。”奶奶接着说。
“你们记着,以后不管再难,也得让孩子把书读完。平时我给都讲过不少,忘了?”爷爷一边往烟斗里摁着烟丝,一边对爹和母亲说。
我知道,爷爷又是在提醒爹爹不要忘记他讲过的“伤仲永,世隶耕”的教训。
“没忘。不是——”爹想解释,但话到嘴边又止住了。他似乎觉得在爷爷面前解释是多余的。
正纳鞋底儿的母亲停了一下手里的活,对奶奶说:“您手里没一个钱哪行啊?”
“再想办法吧,哪儿紧要顾哪儿。”奶奶对母亲说。
说完,她把那个小包递给母亲。
“俺没孝顺您,还要花您的钱——”母亲并没有马上去接奶奶递给她的钱,她显得有些犹豫。
“拿去吧,孩子上学要紧。”爷爷还是那句话。他又呼噜呼噜地抽着水烟斗。
母亲这才起身到了奶奶身边,双手接过了那个小包包。微弱的灯光下,我清楚地看到母亲的手有些颤抖,眼角湿润了。
第二天,我带着奶奶给我的二块一毛六分钱和十几斤红薯干面,辞别了爷爷、奶奶和父母要回学校去。
临行,我看着站在大门口的亲人,那几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庞,虽然沧桑但带着些许笑容,还有那几双坚毅而又充满期待的目光,我心口热辣辣的,觉得肩上那少半袋面似乎是千斤重担,又实载又沉重,我强忍着泪水,一转身,又踏上那条西去通往县城的黄土路。
后来,我才知道那二块多钱是奶奶准备给爷爷做棉衣用的。那年冬天,爷爷依旧穿着那身已经穿了三年补丁摞补丁的棉衣。
在艰难竭蹶之中,我终于读完了中学;后来,又上了大学。现在,我已经衣食无忧了,但是,每当我花钱的时候就会想起奶奶那二块一毛六分钱——这在现代人根本看不到眼里的数字,就会想起爷爷和奶奶为了我读书而倾注的心血!如果不是奶奶那二块一毛六分钱,也许我的读书早就夭折了!
爷爷和奶奶没有能够享到我们的福,但是,他老人家在天之灵要看到我一家现在的幸福,也肯定会欣慰和高兴的。
爷爷、奶奶,我们真想您啊!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关键词: 职工创作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