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刘玉美:永远的父爱
刘玉美离线
级别: 起跑会员
UID: 41835
精华: 0
发帖: 4
财富: 11 鼎币
威望: 2 点
贡献值: 1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 点
在线时间: 2(时)
注册时间: 2020-06-08
最后登录: 2020-06-21
楼主 发表于: 06-21  

刘玉美:永远的父爱

永远的父爱

刘玉美

七岁那年,不知怎么搞的我头上长了个毒疮。一开始突起一个大疙瘩,疙瘩慢慢地红肿起来,后来发了脓包,包破了之后不断流脓血,疼的我饭吃不下,觉睡不成,不停地哭闹。爷爷虽是医生,但对毒疮之类的外科病不见长,弄了几张膏药贴几天,疼痛有一点减轻,但仍然治不好,疮还在不断流脓血。那段时间爹爹常背着我三乡五村的到处求医,可是仍然没有治好,母亲也愁得吃不下饭,见人都打听偏方。
一次,偶尔听说葛刘村有一个专治毒疮的医生,爹就背着我去看病。
吃过早饭,爹爹又背上我到葛刘村去。葛刘村在俺村东边,有四五里路。我已经七岁了,不像小宝宝那样轻。爹背着我,穿越在密麻深的高粱地和玉米地的田间小路,我趴在爹爹的背上,双手搂着他的的脖子,腿搭拉在他腰间,头伏在他肩头上。爹的脚步放得很轻,恐怕颠疼我的伤口,没走多远脊背就汗津津的了。等一气到了葛刘村后,他的衣服全湿透了。
医生是一个50多岁老头,听说治毒疮很在行,是祖传的手艺。他仔细查看了我的头,又向爹爹询问了以往治疗的情况,而后说:
“这是一种大毒疮,因为长在正头顶,名字叫‘通天炮’。”他对我爹爹说,“这种疮可不要轻心,弄不好会出大事的。”
他接着说:“要是来的早还好治一点,你这有点晚,疮都长这么大了。”
“那怎么办?”爹爹一听,有点着急。
“现在只有割掉,把脓桩儿取出来,再贴上膏药,不然脓桩儿在里面会继续溃脓,那就不好收拾了。”医生详细地给爹爹解释说。
我一听说要割掉,“哇——”的一声哭了,一边哭一边闹:
“我不要,那多疼啊!”
不割掉好不了,不是更疼吗?”医生把我拉到他跟前,一边给我解释,一边安慰我,“不要紧的,忍住一点儿,爷爷就这么一下就好啦。”
“我不,我不让你来,我要回家。”我还是哭闹着,挣脱了他。
“割了,赶快好。不是还要去上学嘛。”爹爹蹲下来,拉住我的手劝说,“爹在这儿看着你,不会有啥事的。”
这时,一位奶奶——应该是医生的老伴从里屋出来,她从抽屉里拿出几块清果糖和两块饼干,对我说:
“好孩子,多乖。让爷爷给你看看就好啦,也不会疼啦,这糖和饼干都给你啦,啊!”她说着,一边把糖和饼干塞到我的衣兜里,一边把我拉到他怀里,并示意那位爷爷赶快动手。
这时,爹爹向前挪了几步,一边拉住我的手,一边和奶奶一起哄我说话,故意转移我的集中力。
就在短暂的时间内,医生手疾眼快拿出手术刀,迅速地把毒疮割开,挤出了脓桩儿,用药水洗净疮里的脏东西,然后施上一些药用纱布包好,并用一根长绷带缠好,这一切是那么娴熟,那么轻捷。因为疮“熟透”了,所以割口时我没有感觉怎么疼,但是挤脓桩儿和清脓血时可就疼了——那时,像这些小手术民间医生是从不要打麻醉剂的。连哭带疼,我出了一身汗,闹着试图挣脱跑掉,但被爹爹和奶奶弄得紧紧的——手术时绝对不让乱动。
做完后,奶奶轻轻摸摸我的脸蛋,问:“乖,疼不疼?”
“疼!”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好不高兴的看看那位医生爷爷。
“疼,不疼才是瞎话呐。”奶奶、医生和爹爹他们都笑了。奶奶随即把一块糖塞到我嘴里,“吃吧。”
随后,医生又把药交给了爹爹,并说:“过个六七天再来换换药。”
他又对我说:“可不要胡乱动这包扎的东西,特别是睡觉时。”
我点点头,应允了。
告别了医生,爹爹又一路背着我回了家。

回家之后,长疮的地方还是“嚯嚯”的跳着疼,特别是晚上睡不好觉,母亲让我把药服下,过了三四天症状慢慢好了一些,头也不太疼了,大约过了七八天的样子,疮的地方明显消肿了,疼痛消失了很多,只是碰到它时才感到疼痛。
一天上午,遵照医生的嘱托,爹爹又背着我去葛刘村看医生。到了之后,医生慢慢地解开一层一层的绷带后,仔细地看看,对爹说:
“疮口长的差不多了。”
然后用药水清洗了几遍,一边洗一边问我:
“还疼吗?”
“嗯,你按着还疼。”
“慢慢就不疼了,但是你千万不要胡乱自己摸它。”他一边敷药一边告诫我,“疮口还没全长好,要是在溃脓就不好办了。”
当然,我乖乖地答应了他。  
又停了一个星期,爹爹又背着我去换药。这一次,疮口不疼了,只是有点发痒。
医生爷爷看了看,说:“疮口表层已经长好了,只是里面还没有完全长实在。”他接着说,“这回贴膏药吧,长得快,又不会发痒。”
民间医生的膏药大都是祖传秘方,各有独到之处,效果也是特别灵验的。
随后,他就拿来一张膏药,用火头轻轻地绕了一遍,把膏布揭开,又把黑黑的药膏摊展均匀,这才贴在疮口处,顿时我感觉温乎乎的。
临走,他又给爹爹一张膏药,交代说:
“回去停五六天后,你把这一张换上,贴完就应该没事了。”
果然奇妙,两张膏药贴过之后,我头上的疮算是彻底好完了。
一天,爹爹对我说:“美,今儿咱去看看你医生爷爷。”
“我不是全好完了吗?”我有点不解的问爹爹。
“正因为这,我们才需要去感谢人家呀,对不对?”爹说。
“好,应该的。”我高兴的点点头。
爹爹带了钱,又从村子的杂货铺买来一点礼物,就带我去医生爷爷家。
这一次,爹爹背我一会儿,我下来自己跑一会儿。到了之后,爹爹先结算了医药费,又把礼物送了。一开始,钱和礼物人家不收,说是和我爷爷都是同行,人都互相认识,后来经爹爹好说他才收了下来。
疮好之后,头上落了个疤痕。直到现在,每当抚摸到它时,就想起小时候长疮时爹爹为求医背着我奔波劳累的情景,那浓浓的父爱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206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