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包书皮,穿书衣
dongzi在线
人,贫困时简单,富裕了复杂;  &nbs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2170
精华: 41
发帖: 26509
财富: 848678 鼎币
威望: 70 点
贡献值: 82 点
会员币: 3 个
好评度: 188 点
在线时间: 2396(时)
注册时间: 2008-02-02
最后登录: 2020-09-24
楼主 发表于: 09-01  

包书皮,穿书衣

管理提醒: 本帖被 dongzi 执行加亮操作(2020-09-01)
   {E6b/G?Q  
□钱欢青 0gO2^m)W  
$hndb+6q  
  小时候读书,挺盼望开学。最喜欢发新书、包书皮。 TDtk'=;  
  书皮是早就留好的挂历纸,挂历纸多是厚实、光洁的铜版纸,最适合包书皮。那时候包书皮有简易和复杂两种方式:简易者,直接折挂历纸包住书之封面、封底,在封面、封底的内侧边缘以透明胶粘之即可;复杂者,是在包住封面、封底之后,在每个角上再单独折出一个硬的小三角,此举既能免用透明胶,又能保护最容易受损的书角。简易型包起来方便,却容易脱落;复杂者包起来麻烦,却很牢固。我和姐姐包的都是“复杂型”书皮。书皮从未脱落,等一学期的课上完了,拆下书皮来,封面还跟新的一样。 +*)B;)P  
  到了上大学,课本的书皮不包了,自己买的最喜欢的书,却还是愿意包包书皮。记得有一次在杭州转车时买了一本陈思和的《中国当代文学史教程》,喜欢得不得了,但是因为开本很大,一时没找到合适的书皮,就没包,后来书封渐渐破旧、书角卷起,每次翻出来就会后悔没给它包书皮。有了教训,等买到陈思和的另一本《中国新文学整体观》之后,我就用牛皮纸给它包了书皮,牛皮纸没有图案,一片空白,我就在上面写上书名、作者。这几天整理书架,发现书皮竟还完好地包着,拆开来,封面还跟新的一样,着实开心了好久。 A>7'W\R  
  不包书皮还有一个惨痛的例子。是我1999年夏天在宁波新华书店买的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的《余华作品集》,一套三本,总定价35元。这套书的封面就是一个书皮,内封什么内容也没有,是一个硬纸板,书皮和内封本就脱离,自己再包一层书皮并不合适,就没再包书皮。这套书后来被某位女生借去,四处流传,回到我手里的时候,书竟破败、苍老了很多,我为此懊恼了很久。 [ "J  
  后来有了书柜、书架,书皮就更不包了。不过依然喜欢书皮。没想到后来书皮有了一个更好的名字——书衣。 B{s[SZ  
  我最早拥有的一件书衣,是朋友逛潘家园时买来送我的。靛蓝色的扎染布料,封面还加缝一个小菱形图案,黑底上以金线绣出几朵线条抽象的花儿,古雅、好看。书衣中间还有一条细绳,细绳末端坠一个彩线蝴蝶结,功能相当于书签。刚得了这书衣时,我喜欢得不得了,每看书就会小心翼翼地穿上它。但这书衣,好看是好看,缺点也很明显:书衣的大小是固定的,不是每本书都能“穿上”它。后来我就把它“配”给了中华书局出的那本小小又薄薄的《唐诗三百首》,正合适。 &ks>.l\  
  我自己买过的一件书衣,名头很大,叫——李太白上阳台书衣。书衣展开,封面、封底连起来是完整的李白《上阳台帖》拓片,字迹纵横淋漓、意气飞扬。书衣中间亦有一条细绳用作书签,不过坠在细绳上的不是蝴蝶结,而是一个水滴形的精致的金属构件,“水滴”可以在细绳上上下滑动。一开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可以移动的“水滴”究竟是用来干嘛的,后来在使用的过程中才发现,原来你看书看到了哪一页,可以夹之以细绳,而你看到了哪一行,则可以移动“水滴”,让“水滴”的小尖尖指向那一行!这件书衣的材质,摸起来像是牛皮纸,看起来也是纸,不过据说兼具布料和纸张的优点,可以防潮湿、抗撕裂。书衣封面上还专门设一个拉链,里面恰好可以放进去一支钢笔。对于我这样的看书喜欢在书上乱写乱画的人而言,这个设计也是贴心得很。但这件书衣同样也有大小固定的缺点:大开本的书穿不上,太厚的书也装不下。原本我想给它找一个合适的“身体”,但艺术类的书大部分都是大开本,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李长之的《李白传》开本太大,穿不上,好不容等来哈金的《李白传》,开本又太小。硬来也不是不行,不过前者会如姚明穿了潘长江的西服,后者会像潘长江穿了姚明的裤子,确实不太合适。于是只好把这“豪华”西服先放了起来。原来书皮或者书衣也和人穿衣服一样,最合身的其实是小时候妈妈亲手做的或者村里裁缝做的,后来商场里的那些衣服,好看是好看、时尚也时尚,却不是最贴合你身体的。人人千差万别,工业流水线上的衣服却要把这千差万别的人装到同一个款式、同一个型号里去,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WYm6&#  
  但是多么遗憾啊,孩子背着新书回家了,我却忘了小时候包书皮的方法了。找来挂历纸,折腾了半天,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该怎样在四个角上包出四个小硬角来了。找出来书皮尚在的《中国新文学整体观》,原来竟也是用的“简易型”书皮,里面粘着透明胶。看来小时候的“精湛技艺”,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吧。看来美好的记忆,不知不觉中就会失去吧。 b0LQ$XM>8  
  不过孩子倒是不觉得遗憾,如今老师让包的书皮,文具店都有卖,剪裁一下直接粘到新书的封面、封底,就ok了。或许该管这叫“粘书皮”,而不是“包书皮”吧。我觉得“粘书皮”真是不如不粘,一层并不好看的塑料把还算好看的书封封住了,书被书皮永久覆盖,再也看不到书封的本来面目。就像人被迫永久穿上一身贴身紧身衣——如果书有生命,它们该多难受啊!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知足常乐 识人随缘 与人为善 学而乐思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206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