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九十四回 众豪杰血战莲花观 房书安活捉郭
张坚离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35968
财富: 79452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1837(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1-17
楼主 发表于: 01-11  
0

白眉大侠:第九十四回 众豪杰血战莲花观 房书安活捉郭

老剑客欧阳普中要打昆仑僧,第三掌就吓坏了郭长达。他知道这一来,老师就凶多吉少,其实,他猜错了。欧阳普中心地善良,原想打死昆仑僧,但看他的狼狈样,又心软了。他想:昆仑僧修行多年,再说大家都是出家人,理应同情,而且他的四个弟子全都丧命,难道我还要他这条命吗?算了,但能容人且容人,再给他留个改过的机会。欧阳老剑客这么想的,所以拳上只使三分劲,但也够瞧的。只见那掌往下落,“啪!”昆仑僧大叫声:“不好!”仰面摔倒在擂台之上,“噗”一口鲜血喷出来,落了个不省人事。血手飞镰江洪烈、三尺地灵魔陆昆,从后台飞身跳出来,架起昆仑僧就奔后台。台上台下大乱,“哗——噢,昆仑僧打败了,看郭长达还有什么说的,你们八王擂失败了,哗——” -HZvz[u  
郭长达不认输,打算抓住人质不放。他把狼眼一瞪,命令李广道:“来呀,把八王押走!” uO,90g[C/R  
白眉大侠徐良、玉面小达摩白芸瑞早就做好准备,哥俩“噌”噌”蹿上擂台,白芸瑞高喝:“呔!郭长达出尔反尔,你算什么东西,快把八王给留下!”郭长达一听,冲着李氏弟兄把手往下一压,暗示他们要了八王的命。俩人把鬼头大刀一举,未等落下,只见徐良手一抬,两支袖箭同时发出,这俩人脑门上各挨一箭,疼得扔下刀,就地翻滚。徐良打出袖箭以后,又抄出四块石子儿,飞奔四个小老道,小老道每人手中端着一杆钩镰枪,没等下手,每人脑门子上就挨了一块,打得他们嗷嗷直叫,扔下枪转身就跑。与此同时,白芸瑞一个鱼跃跳到八王前,挟起八王,回身跳下擂台。郭长达刚想追,被徐良的大环刀拦住去路,俩人不容分说就战在一处。蒋平一看八王抢回来了,心花怒放:“钟林,快点信炮!”这时,老少英雄甩大氅,亮家伙,纷纷把擂台包围,动了手了。 FK@rZP  
飞行小太保钟林甩掉外衣,直奔旗杆,比猿猴还快,眨眼之间就爬到了顶端。他用两腿夹住旗杆,然后用火镰点着信炮,随着信炮一声响,西山坳四面开锅了:“来呀,别让跑了呀!哗……”两万宋兵向莲花观扑来,夹杂在老百姓中的五千便衣也加入战斗。一时大乱,老百姓死的死,伤的伤,哭爹叫娘,惨不忍睹。 o \b8lwA,  
蒋平指挥着差官队杀上擂台,郭长达一看,八王被人家抢回去了,老师也受了重伤,四面全是军队,心里可没底了,也不敢恋战,就跑回了莲花观。宋军很快占领了擂台,把莲花观层层包围起来。 qIA!m .GC  
郭长达回到庙里,像疯了一样:“各位,不要乱,给我顶住!”但嗓子喊破了,也没人听他的。郭长达一看指挥不灵,只好在老道中找了四十个死党,由他带路,打算冲开缺口逃命。没到一个时辰,五军督提府铁帽子王爷岳横领兵赶到。岳老元帅下马挥刀,指挥大军杀进莲花观。混战中,不知谁放了一把火,点着了莲花观,这些建筑物都是木结构的,不一会儿,火焰冲天,金蛇乱窜。岳横一面命兵救火,一面领兵追寇。一时间,满院都是死尸,都乱了套了。这一仗直打到天亮,岳横的军队把莲花观的大火熄灭,抓走四百七十三个俘虏,其中二百多受了伤,院里死尸遍地。岳横吩咐把俘虏押回京城,听候发落,然后清理战场,派兵严加防守。 +P}'2tE~'  
这时,翻江鼠蒋四爷率领小五义、小七杰,老少英雄,来到岳横的马前。他们昨天晚上整打了一夜,每个人身上血迹斑斑,蒋平的脸跟灶王爷差不多,他龇着白牙一笑:“老元帅,辛苦了哎哟……”岳横赶紧从马上跳下来,“四老爷,你看下一步该怎么办?你可立了大功一件啊!现在战场混乱,还得挨个清点,可不能让郭长达跑了,他是罪魁祸首,要把他抓住,交给当今天子发落,就是死了,也得有死尸。”“我知道了。”说完在死尸里翻找郭长达,全找遍了也没有。就连昆仑僧、血手飞镰江洪烈、三尺地灵魔陆昆、九头神雕计成达都不见了。四爷又到俘虏堆中逐个观看,见有白莲花晏风,还有小韩信张大连、小美人尉迟善等等,四爷满意地点点头:“来呀,这都是十恶不赦的干贼,对他们严加看守。”官兵闻听,把他们单挑出来,拳打脚踢后押走。四爷让岳横暂时在此驻兵,清理善后,回京后请旨定夺,听候消息。岳横同意了。 (yc$W9  
蒋平众人匆匆返回开封府,知道相爷带着徐良和白芸瑞已把八王千岁护送回了安庆宫,此事惊动了皇帝仁宗。仁宗皇帝率领满朝文武赶到了安庆宫,给八王爷问安。 a(d'iAU8^  
晚上掌灯时,徐良、白芸瑞回来复命,蒋平一见就问:“八王如何?”徐良说:“放心吧,八王爷精神已恢复正常,还吃了两碗面条。老头子挺高兴,连皇上也挺高兴。”“好,这就去掉咱们一块心病了。万岁爷有何旨意?”“万岁爷问了八王爷前后的经过,十分动怒,指名道姓要抓郭长达!”“可是呀——孩子,不但郭长达,而且那几个巨贼全逃走了。” f+fF5Z\  
徐良暗自着急,芸瑞也锁紧双眉。蒋平忽然想起逐个点名,看看自己人中有没有死伤的。一点,蒋平大吃一惊,别人都没少,唯独少了细脖大头鬼房书安。“哎哟,这大脑瓜子哪儿去了?”再找,仍然没有。众人闻听,心头一凉,心想:大概在混乱中,房书安把命也搭上了。为了查明真相,蒋平委派艾虎、白云生,骑快马赶回莲花观,让岳横好好找找。岳横马上传令,在死尸中逐个清点了,也没有房书安,俩人只好回开封府复命。四爷听了一愣:“这兔崽子跑哪儿去了。”白芸瑞笑了一声:“四伯父,我看您别为他操心了。这小子鬼点子甚多,不定又干什么去了,谁死他也死不了!”蒋平点点头:“芸瑞说得对,这大脑袋备不住去干什么大事了。”众人正在猜测,忽然门上人跑来:“报告四爷和各位,给大家道喜,大头鬼房书安房老爷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个大俘虏,你们快看是谁?”众人听了,全跑到院里,只见大脑袋累的呼呼直喘,左手拎着小片刀,右手拎着个人。他来到众人面前,把这人往地下一扔:“我说诸位,上来看看是谁?”蒋四爷哈腰一看,哟!正是飞云道长郭长达。蒋平问道:“孩子,谁帮你抓到郭长达的?”房书安把大脑袋一扑棱,就说:“孙子现在能耐大了,还用着别人帮吗?要说抓郭长达可没费吹灰之力,在莲花观混战中,正好郭长达一伙人从对面过来,我上前一个扫堂腿,他就摔倒在地,被我给捆上了,就这么抓住的。”蒋四爷小眼一瞪,斥骂道:“放屁,你说死我也不信,到底是谁帮你抓的?”房书安一口咬定是自己抓住的。徐良过来把脸一沉:“真是给脸不要脸,到底怎么回事?”房书安在徐良面前不敢顽皮,就把真实经过说了一遍,众人一听又惊又喜。原来细脖大头鬼在混战中,借着火光,突然发现郭长达正领着一伙老道往东边冲杀。房书安心中一动,他知道郭长达是这伙贼的罪魁祸首,不抓住他,在皇上面前就没法交代。但是自己身边没人,只好在后边跟着,这时,郭长达已经杀开一个缺口,逃出去了,房书安拎刀就追。 d /Zt}{  
郭长达杀得浑身是血,好不容易闯出重围,到了僻静之处,回头观望,只见莲花观一片火海,传来阵阵喊杀之声。他牙关一咬,好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郭某人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又一盘算,老师他们可能奔了三教堂,这儿是是非之地,不可久留!他刚要走,发现身后有个黑影一晃,仔细一看,原来是房书安。他心想:我即便到三教堂,也得拿个进献礼,干脆捎上他的大头得了。想到这儿,他趴在地上没动。 *% Vd2jW/  
房书安眼睛不好使,加上天黑,他看见黑影一晃又消失了,以为郭长达跑了,就壮起胆子追。刚追了几步,郭长达一下就蹿了出来,上来就是一脚,房书安摔倒在地。郭长达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姓房的,你来得正好,本门长一肚子恶气撒不出去,正好拿你顶账。”房书安虽然害怕,但还是死死挣扎,郭长达双手抱住房书安的脑袋就要拧。房书安心生一计:“我有话说,我找你有急事!”郭长达一听信了,就把手松开了:“你找本门长有何话说,快讲!”房书安这个因为、所以,那个才是、如此地说了半天,郭长达听不明白,气得一扑棱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根本就没听明白,到底有说的没有,没有我又下手了。”“等等,我还没说完哪,老门长,我看他们手段太毒辣,有点心疼您。”“胡说,你小子是狼子野心,口是心非呀,再胡说我敲掉你的牙。”“我是出于真心,所以才陪着您,您要不信,哎哟!”房书安说着,冷不丁往北一指,“那是谁?”郭长达贼人胆虚,被房书安一惊一诈,他一扭头,房书安乘机从他脚下滑掉,跳起来就跑,郭长达在后头猛追。追了一会儿,郭长达一琢磨,我不能往回跑,要是碰上开封府的就麻烦了,这个房书安命当不绝,以后再算账。想到这儿,他回身就走,刚走出二里地,房书安又跟来了。“喂,郭长达你跑不了了,一根绳拴两蚂蚱,房爷跟你摽上了。”郭长达气得回身就追,房书安又跑了,就这样追追跑跑,怎么也甩不掉。郭长达急眼了,高声大骂:“你算什么东西,你想抓本门长立功,你过来!”“放屁,我要能抓住你,早就过去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紧追不舍?”“我看你也跑不了啦,想看看你想到哪儿去?”“好,你就跟着吧!” *=@Z\]"?  
郭长达碰上房书安耍涎皮脸,软硬不行,实在无可奈何,他心想:我别耽误工夫了,不理这个臭狗屎,赶紧走我的吧! ?#pL\1"E  
郭长达跑了,房书安可着急了,心想:这可怎么办?回去吧舍不得,眼瞅着他逃走又可惜。正想着,不知谁把他的脖子掐住了,而且被拎起来去追郭长达,房书安只觉得两耳生风,眨眼之间就追上了郭长达。房书安回头一看,抓他的人正是给他帮忙的老头儿。房书安“扑通”跪下了:“哎哟,我的老祖宗,你这是从哪儿来?我正想您,您就到了!”老者手捻银髯一笑:“咱俩不是有言在先吗?有用我之处不用你找,我就来了,谁让咱爷俩投缘呢!”“您老真是及时雨呀。前面那个郭长达不能让他跑了,你给帮帮忙!”“老朽正是为此事而来的。房书安你把他叫回来,我在此等候!”老头儿闪身躲在一棵树后,房书安跳到山道上,高声喝喊:“郭长达,你站住!” $'?CY)h{  
郭长达以为把房书安甩了,回头一看,就在身后,可把他吓坏了。心想:房书安这脚可真够快的。他扭身回头:“姓房的,你有完没完?看来咱俩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有你没我,贫道我跟你拼了!”房书安连忙喊老头儿出来帮忙。老者从树后转出,往山路上一站:“书安不用害怕,老朽在此!”郭长达一看,大吃一惊。他发现老头儿两眼锃亮,黑天一看像两盏明灯。眼睛是人的窗户呀,武艺越高的人眼睛越亮。郭长达暗想:怪不得房书安追我,原来有人给他撑腰呢! MZv&$KG4m@  
郭长达虽然不认识老头儿,事到如今他也不怕了:“老匹夫,你是何人,莫非也是开封府的爪牙?”老者听了一阵冷笑:“郭长达呀,就凭你的身份,你也不应该这样讲话呀!看来你是狗急跳墙了。房书安说得不假,别人跑了都情有可原,唯独不能跑了你!郭长达呀,可惜你闯荡江湖五十余年,结果自掘坟墓。你光知道发扬门户,给弟子撑腰,就忘了成败利害二字。事到如今,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老朽不才,爱打抱不平,对你,我决不放过,别让我费劲了,赶紧把手背过去,让房书安绑上,送交开封府问罪。”房书安在一旁叫劲儿:“听见没?这是至理明言,你打算怎么办?快说个痛快话!” 9co -W+  
郭长达一听,心想:凭我的身份和我的武艺能听你的话吗?他冷笑一声:“老匹夫,少说大话,别看八王擂我失败了,也仍然不服啊,别说是你,就是八大名僧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惧!”老头儿听完点头:“好吧,这叫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只好让老头儿我费点劲了。” "Q2[A]4E  
老头儿把掌一举,摇了三摇,猛地往前一推,就听郭长达脑门上“啪”的一下,把他打了个仰面朝天。郭长达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远就被打上了,原来这种功夫叫百步神拳无影掌,又叫隔山打老牛。还没等郭长达起来,老者往前一纵,伸出脚踩在郭长达后背上,一伸手把郭长达脖子的骨头给掐折了,郭长达的脑袋就耷拉了,这不成了废人?有天大的能耐也施展不开了。老者脚一抬,手指郭长达说道:“这是你咎由自取,非怪旁人,书安,把他绑上吧!”房书安解开郭长达的腰带,把他捆好之后,就跪在地上,重新谢过老者:“我说老人家,跟你商量点事行不?想劳您的大驾跟我去一趟开封府,把您介绍给相爷和老少英雄们,我们好好地谢谢您,您看如何?”“老朽一生就爱独来独往,不愿意去人群中凑热闹,这番美意我领了,但我不能去,你回开封府去吧,把郭长达带回去正是时候啊。”“我说老爷子,您就跟我去一趟吧!”“我一言出口决不改变!”“您不去,我也不敢勉强,请您把名姓告诉我吧,我一定不往外说!”“我姓无,叫无名氏,别的就不要问了。” cCyg&% zsT  
房书安一看老者不说,只好挠挠脑袋:“老爷子您不说算了。我请教一个问题,您肯赐教吗?”“这可以,凡是我知道的我就说。”“莲花观这场风波可不小啊,虽说郭长达抓住了,但还是有很多贼逃跑了。他们一定不甘心失败,要卷土重来的,据您看,下一步该怎么办?” C(e!cOG  
老者闻听,面色十分庄重:“房书安,你算问到点子上了。告诉你,别看事情过去了,但还没有结束。据老朽所知,他们一共有三步棋,头一步是莲花观,第二步是三教堂,三教堂是大宋朝武术的圣地。大堂主翻掌震西天方天化,二堂主铁掌霹雳子詹明奇,三堂主肩担日月携昆仑陈仓和尚,这三人谁也不敢惹,他们的后台是金灯剑客夏遂良、五阴剑客庄子勤以及绝命真人李道修;更硬的后台有东海小蓬莱横推八百无对手、武圣人于和于九莲,你们若不把他们扳倒,时刻是对你们的威胁,你们别高兴得太早,大祸已经不远了,特别是徐良、白芸瑞仍在刀尖上过日子。房书安哪,你既然是晚辈,千万要提醒他俩多加谨慎!”“您别吓唬我,您这一说,我都没脉了。”“书安,这不是吓唬你,我说的都是有把握的,不信你慢慢验证。”“是。您的话我一百个相信,不过,我还有点事。” ;S,g&%N  
老头儿一皱眉:“你这人真啰嗦呀,有话一气都说了好不好?”“不,我这是临时想起来的。我是开封府的官人,我和干老、老叔同甘苦共患难,他们露脸我光彩,他们现眼我也跟着倒霉。不管去哪,要是遇上麻烦怎么办呢?”“啊呀,老朽并非神仙,我怎能料得到呢?我无非知道个大概,究竟如何也难说!”“哎,这么办吧?比如说,弟子我又遇上麻烦事,就像遇上郭长达、朱亮,甚至金灯剑客夏遂良等,您还能不能给我帮忙呢?”“原来说了半天都是废话,唯独这句话是实话,放心吧,咱俩的合同继续生效,不管你遇上多大的麻烦事,老朽将一如既往。”“哎呀,您真是我的活祖宗,我先谢谢您了!” 2[j|:Ng7  
房书安趴到地上便磕头,磕完头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未等他问,一看老者不见了。他手搭凉棚四处观看,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大山、树林,再往莲花观方向一看,只见火光冲天,隐隐约约传来喊杀之声。 nHyWb6  
房书安心想:老头儿也没了,这儿不能久呆,万一那贼一会儿来了把郭长达救走,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干脆快回开封府吧!想到这儿,他扛起郭长达就走。哪知他没劲儿,架着郭长达走一会儿,歇一会儿,一直到次日天亮了,他才把郭长达架回开封府。他把事情的经过和徐良及老少英雄们讲叙了一遍,这老头儿是谁,大伙谁也猜不出来,不过欧阳普中认为会打百步神拳无影掌的只有陶禄陶福安,大家猜测了半天也没有头绪。 "9kEqz4a  
蒋平把郭长达拎起来,只见他鼻涕眼泪都下来了,只比死人多口气,便吩咐道:“别让他断气啊,押下去!”过来几个人,把郭长达架到死囚牢里锁上了。 7-W(gD!`  
各位英雄换衣服洗脸,好好地休息了一阵,这才列队来见包青天。 0S/&^  
包大人这些日子惦记着八王爷的事,吃不好喝不好,彻夜失眠,如今见八王爷安然无恙地回来了,总算在皇上面前有交待了,因此他心里高兴,想给老少英雄们评功论赏。一看蒋平他们来了,他亲自迎接,把铜金刚铁罗汉大力佛欧阳普中、疯僧醉菩提凌空、云南三老、辽东六老、山西二绝等所有的来宾都让进厅堂,热情地款待,并让包兴传下话去,今天由他作东请客。 E<-}Jc1  
厅堂当中,准备着荤素两样酒席。包大人亲自给各位高人敬酒,表示慰问。 <pK; D  
三天之后,安庆宫的宁总管来了,传八王的旨意,要宴请各位恩公,并让包大人和文武百官陪同前往。 |])%yRAGQ  
八王赵德芳经过几天的调治,身体已经复原,脸上又露出红光来了。这一天,他头顶盘龙冠,身穿黄龙袍,在安庆宫门前等着老少英雄。大伙一看八王乃一国的亲王,对大家这么礼贤下士,全被感动了。 05|t  
八王先走到铜金刚铁罗汉大力佛欧阳普中跟前:“老剑客,我谢谢你了!”“阿弥陀佛,这乃是八王爷的福份,小僧不过效点微薄之力。”“哎呀,您太客气了!”接着,八王又捉住凌空的手,说了几句客气话。八王爷不辞劳苦,跟一百多个人全都进行了亲切的交谈,然后把众人让进银安殿盛宴款待。席散之后,又领着大伙游逛了安庆宫,并告知大家,皇上明天要请客。 Y<a/(`  
第二天,皇帝仁宗在耀武楼偏殿设宴,款待各位高人,作陪的有八王和包大人以及文武百官。 #z~D1Zl  
房书安还没吃过御宴,这酒宴可太好了,很多菜都叫不上名来,吃一口真香。酒席宴上,皇帝仁宗代表大宋朝和满朝文武向各位高人称谢,然后每人记大功一次,颁发礼物,各有赏赐。八王爷也不甘逊色,命总管回安庆宫取来礼物,赏赐给各位高人,大家跪倒谢恩,高兴地度过了这一天。到了次日,包大人设便宴招待这些高人。欧阳普中站起来说,“阿弥陀佛,包相爷呀,您的恩情我们终身难忘,贫僧庙中事情甚忙,就此告辞了。”老少英雄也全都上来送别。 -W+dsZ Sv8  
吃完便宴,包大人知道留是留不住了,就把大家送到十里长亭,各位高人四散而去。 'DntZK  
那些俘虏,判刑的判刑、定罪的定罪、处斩的处斩,郭长达这个罪魁祸首,包大人把他绑在云阳市,然后砍下人头在大街上示众。 .Ddl.9p5  
这件事轰动了中外。万岁传旨将岳横从莲花观撤回来。包大人上奏万岁,请他恩准白芸瑞完婚,皇上非常高兴,马上降旨让白芸瑞完婚。 2S!=2u+7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C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