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周锦苗:伯父回弄防过年
dongzi离线
高度不够,看到的都是问题;格局太小,纠结的都是鸡毛蒜皮。你所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2170
精华: 49
发帖: 44401
财富: 916298 鼎币
威望: 78 点
贡献值: 94 点
会员币: 3 个
好评度: 212 点
在线时间: 2908(时)
注册时间: 2008-02-02
最后登录: 2021-03-01
楼主 发表于: 02-19  
0

周锦苗:伯父回弄防过年

管理提醒: 本帖被 dongzi 执行加亮操作(2021-02-19)
W/UA%We3+L  
a]Pi2:S  
CWeQv9h]X  
庚子年腊月二十八,雨从凌晨就开始悉悉索索地下,时而紧凑绵密,时而粗粗略略,看似要停了,却又密实起来。平坦的路面湿湿嗒嗒,稍有凹陷的路段积着一滩一滩的水,一群一群的人经过湿湿嗒嗒的路面,经过一滩一滩的水,他们奔赴各自的目的地,他们来到街上采购各自的年货。街上的商铺播放着喜庆的迎新春音乐。雨是热闹的,音乐是热闹的,人群是热闹的,十四路口那一带一排一排长长的车队也是热闹的,这就构成了热闹的街。年前小城热闹的街 |-ZML~2S=h  
我结束一上午的工作,从安静的办公室出来,出了县府大院的大门后,进入热闹的街。我就成了热闹的街的一份子。迎着细风斜雨,我驾驶着车子走走停停,穿过喧嚷的人群,一路向北,十几分钟后,我来到古谭路妈妈的家。 `!cdxKLR  
妈妈告诉我说,你伯父待会儿就到。 Vja 4WK*  
是他们一家人还是他一个人? 9<3(  QR  
就他一个人。 f2c <-}wR  
又下雨又冷的,伯父真是有心。他是来这里过年吗?我说的这里指的是古谭路的家。 5:r AWq  
不是,他要去弄防过年。 %1TKgNf  
伯父要来都安弄防过年,这事他已筹划好几年了,我们大家也是都知道的。临近2020年春节的时候,眼看他的计划就付诸行动了,没曾想,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硬生生地阻挡了他计划地实施。今年疫情防控形势大好,伯父终于如愿以偿。 rd&d~R6  
准备下午两点的时候,伯父带着一身潮湿的雨气,和一路归途的尘尘埃埃进入家门。他深深地呼出一口大气:真是他妈嘀呀,终于到了。他说的是桂柳话,南丹县六寨镇龙腰村的口音,那是他的第二故乡。你今早是从龙腰赶过来的吗?我们问他。那不是滴嘛。伯父习惯性地抹了一把嘴巴,他的眼睛里闪动着亮光,回归故土激动的亮光。妈妈早已准备好饭菜,伯父就像回到家一样,坐在桌边大口吃喝起来。 !%$[p'  
伯父已六十好几了,他理的是短平头,白发就像一层薄薄的雪覆盖在他的头上,此刻,这层薄薄地雪上还沾着雨气,带着那么几滴雨珠,雨气和雨珠随着他的一颦一动也一颦一动着。他坐在桌边吃饭,我们围着坐在他周围,看着他吃,唠嗑着家常。 T"P}`mT  
]0'cdC  
                     二 O`CZwXD  
k(G6` dY  
因着寻一口饭填饱肚子,伯父十几岁的时候就离开石头横行的故乡,去到南丹县六寨镇龙腰村。龙腰有一大片连绵的土坡岭,土坡岭上长着一排一排的树,土坡岭的坡脚可以种植各种农作物,那儿还有膘肥体壮的马匹,年轻的伯父有的是力气,骑着马儿在坡岭上飞驰,在林中穿梭,在这片土地上刨食,日升又日落,龙腰坡岭刨食年复年,刨着刨着,也便刨出一份事业来,刨出了一个和乐美满的家庭来,更是刨出一个裙带相连,枝枝脉脉相依相存的第二故乡来。 D 6'd&U{_  
不管大节小节,不管白事红事,伯父像头勤劳的老黄牛,在都安南丹两地之间,在他的两个故乡之间来回穿行,南丹的亲人,都安的亲人们也在两地之间密密往来交流。尤其是近几年,交通便利了,通讯发达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大事小事,在微信群里一发通告,几个小时的车程后,大家也便相聚了。因了这份血浓于水,我们两地间的亲人们无时不在密密地缝制着亲情这条线。 I._ A  
伯父咽了一大口肉,挥动着筷子,对我说,哒苗啊,我记得你两次到过龙腰,太少了,以后要常去看你伯父伯娘啵! Xj]9/?B?  
我确实只有两次到过龙腰。 *Z"cXg^ti  
第一次是还在读小学的时候,这一次的记忆已不再清晰,不记得是什么大喜事了,只记得那时是八月十五。对于孩童来说,事件本身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可以出远门了,我所有的激动高兴全部倾注在出远门这事上,妥妥地忽略了为什么出远门。我们一众都安的亲人挤在一辆半旧的皮卡车上,超员,作为小孩的我一路上只能猫身坐在大人膝下,整整一路,看不到沿路的风景,在黑暗中任由车子颠簸。遇到查得比较严的路段,皮卡车放下我们两三个人,走好长一段路之后才走到等在前面的皮卡车。纵然这样,我依然激动兴奋不已。我捂着嘣嘣跳动的心,或猫着身子在大人膝下,或走在夜晚风声飒飒的公路上,月光下,我的小脸蛋通红通红的。到达龙腰之后,我们冷得直发抖。那个时节的都安是可以穿单衣的,龙腰就不一样,白天阳光烈烈,夜晚气温骤然下降,冷。我们到达的时候是夜晚,周遭的一切隐没在黑暗中。天亮之后,龙腰的坡岭延绵着在我眼前向远方铺陈,我闭塞促狭的视野开阔起来,我的躯体,我身上的细胞,跳出莽莽重山的禁锢,舒展活跃起来,开阔起来。 ^nZ=B>Yn2  
第二次去龙腰,是2018年,这次没有什么要紧事。年初四早上,姑妈打电话给我爸爸说,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去南丹看看大哥吧。就这样我们一众都安亲人响应起来,儿子、女儿、媳妇、女婿、各自的小孩子们,几部车列队赶往龙腰了。山山脉脉还是那个山山脉脉,天气微阴微暗,久不久也透射出几许阳光,路坦坦,景荡荡,所遇之景之物之人皆明明亮亮。进入龙腰地界后,坡岭上一坡大大小小的油菜花,黄灿灿的。风儿拂过,油菜花盈盈波动,一片黄灿灿的涟漪轻漾起来,车里的孩子们尖叫欢呼。冬日原本干枯萧索的坡岭因了一块一片大小不一的油菜花,因了一群欢呼雀跃,亲人奔赴亲人的人们而明亮生动起来。 TNh&g.  
此时的龙腰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坐落起伏的坡岭上盘桓着一栋一栋崭新的楼房。伯父已建起两栋楼房。伯父育有两儿两女,均已成家立业。在伯父伯娘的带领下,我们在坡岭上行走,参观了伯父新起的两栋楼房,一栋是大儿子的,一栋是小儿子的。不知是谁提议,要去看看伯父的老房子。我们从新房所处的坡岭往下走,经过几处人家,邻居们都热情地打招呼,田间地头的菜苗繁茂丰富,我们穿过一大片油菜花,再走过一道田埂就来到伯父的老房子了。老房子的瓦片已全部卸下来,只剩下大条柱子、楞木、房梁,整体的框架还在,风吹日晒雨淋,木头早已失去原本的色彩,换上一种苍老浑浊的黑。黑黝黝的老房子框架,像静默的老人,站在坡岭上,看他曾经庇护的一家老小的成长,远走,回归。回归,远走。看时光流逝,看世事变幻,看时代变迁。伯父说,这个房早已喊拆了,这可是我来龙腰的第一个房子,我哪里舍得呀,就半拆半留着吧。伯父一脸凝肃地看着面前这个已残缺不全,虫蚁专行,蛛网遍布的老房子,过往曾发生过的一切仿佛依然在老房子里面,常看常新,常看常品出不同的味道。伯父与之凝视着。我们与之凝视着。此时,阳光拨开云雾,撕开阴暗,透射到坡岭上,远远近近,炊烟袅袅,我们站在老房子面前,我们的身后是一大片金黄的油菜花,有人牵着马匹从远处踱步而来,又从我们身后踱步远去,划拳猜码的声音随风飘荡而来,又飘荡而去,小孩奔跑戏耍的欢笑声在油菜花的花尖滚动,山歌的声音沿着坡岭的轮廓起起伏伏,婉转着,来来去去。 ,l AZ4  
nZ=[6?  
\ o2oQ3  
 R<1%Gdz  
吃完饭,雨还是没有停的意思。伯父想立刻进山去弄防。我们一再劝说,下雨,路不好走,明日再去。伯父又习惯性地抹了一把嘴巴,这个怕什么,再大的雨,想当年,老子都走过。看来伯父真是义无反顾了。爸爸提议,今晚先去红渡大姐家吧,今日大姐家有喜事,孙媳妇进门。伯父这才作罢。 RUr ~u  
次日,雨停。从县城到弄防大约三十好几公里,都是盘山公路。时逢大修公路,路一段好一段泥泞不堪。车子颠簸着行驶在高高的山脉上。坐在车上的伯父兴致勃勃,脸上的褶皱舒展开来,每条细纹都通达畅快起来。他一路不断地重复着,整整四十年啦,四十年都没有回来过年了,我终于又回到弄防过年了。 ?IeBo8  
弄防是都安县澄江镇自成村一个小小的屯,在崇山峻岭的小小褶皱里。即便是许多年前,屯里也才十来户人家。从高高的山坳口往下走,攀过嶙峋怪石,经过草丛荆棘,走三十来分钟就来到屯底。屯里的房屋都依山脚而建,打开后门就是巍巍青山的根部,从前门往前走五十米左右就是巍巍青山的山脚了。整个屯促狭局促。都说九分石头一分土,这里是连半分土都不到。曾经,屯里的亲人们在这里刨食的时候,每年耕种,锄头锄下去,碰到的都是硬硬的石头,吭吭吭,铁和石碰撞的声音在屯里此起彼伏,有些人用力过猛了,吭——火花闪起,刺耳的声音在耳朵里轰鸣,锄头被吭歪,锄嘴被敲损,骂骂咧咧的声音也就响了起来。铁和石的战争,往往是铁输,锄头坏了一把又一把,石头丝毫一分都不减。输就输,坏就坏,屯里的亲人们执拗地主宰着铁和石的战争,坚韧、勇敢、顽强不息地在石头缝里抢夺口粮。直到有力量翻越崇山,走出去。伯父从这里走出去,爸爸从这里走出去,我从这里走出去,我们很多很多的人从这里走出去。多年后,伯父要回这里过年,每一年我们很多很多的人都从不同的远方回到这里来,走走,看看,呼吸呼吸这里的空气,亲近亲近曾经养育我们的土地,摸一摸曾经庇护我们的草木,瞻仰瞻仰那不老的青山。 Uy=yA  
车子行驶到弄防坳口,伯父接了一个来自南丹的电话,伯父大声地说,我回都安啦,我今年回弄防过年,现在我已准备到弄防了,已经到弄防的坳口了。 *# <%04f  
山,震动了,惊醒了。草木奔走相告,顾盼生辉,摆动身姿。土地散发出慈母般的气息。这一切自四面八方,纷沓而来,簇拥着归乡的伯父,归乡的我们。 N1Xg-u?ul#  
回到故土,伯父是兴奋激动的,那个样子就像新婚之夜的新郎。坐在车里的他,撑起身子,探头,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嘴里呢喃自语,真是变化好大呀,也什么都没有变。 +D @B eQu  
弄防的水泥路是从东面坳口沿山势蜿蜒向下,这东面的坳口山势比较缓和,凿出的路弯道惊险程度比较低。西北面的坳口是我们以前进出山经常路过的地方,山势虽陡峭,但能缩短很多的路程。从弄防出去的人,每个人都曾经在西北面的山脉上攀援,每个人都曾经在那面山脉上健步如飞。如今,那面山脉,那个坳口已经丛林横生直长,草丛高过人头,曾经走过的路已经没有了。那条用双手双脚开辟出来,通向山外的路,唯留在我们每一个弄防人的心里了。 U$DZht4>u  
车子来到房前,叔叔婶婶出来迎接我们。我们从车上搬下鸡,饮料,水果,大米,年糕。叔叔说,人来就得了,还带那么多东西做什么,山里什么都有。弄防目前留守有三户人家,不到半分的土地大部分已经粮改饲,种上了象草,紧跟着脱贫攻坚这场遍布全国角角落落的战役,屯里发展起了养殖业,有牛三十几头,母猪二十来头,肉猪百来头。 kReZch}  
伯父一下车就到屯里四处溜达了。 fph+ 05.%  
他重走这片土地。他在寻找那些过往。 uB\UIz)e  
叔叔后屋的灶膛里,火苗熊熊的燃烧,锅里的水沸腾翻滚,猪肉香,鸡肉香弥漫开来。 a(IE8:yU`  
大年三十,弄防周氏家族群被伯父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声欢笑的视频刷频。 y)L X?d  
视频里,灯光照耀着他,头上的白发明亮如光,脸上漾着红光,他习惯性地抹着嘴巴,挥舞着手臂,说,今晚是今晚,半夜是半夜,明天是明天,不要去啰嗦那么多。 5fs,UH  
他的小儿子在微信里说,这个大哥,一生最开心的就是回都安,回弄防。 ai/]E6r  
他的小女儿说,是的,一脸的幸福。 Uth+4Aq  
习近平总书记在2021年春节团拜会上说,认真回顾走过的路,不能忘记来时的路,继续走好前行的路。我的伯父,一个普普通通,满身泥土的老百姓,不正是这样吗?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知足常乐 识人随缘 与人为善 学而乐思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