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一三九回 恶道人两次搜苗宅 苗振东举家离
张坚在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41454
财富: 93422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2115(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3-01
楼主 发表于: 02-23  
0

白眉大侠:第一三九回 恶道人两次搜苗宅 苗振东举家离

细脖大头鬼房书安和笑天王白春,在小蓬莱翠竹林隐逸山庄,遇上了铁爪神鹰苗振东,从苗老剑客那里打听到了碧霞宫的一些内幕,尤其听说夏侯仁和白一子都被押在乾元洞,两个人大吃一惊,为了尽快把这消息送回去,他们就想向苗老剑客告辞,打算返回东海镇马家店,可是已经晚了,这座隐逸山庄被人家包围了。苗振东稳了下心神,问庄丁道:“是谁竟敢包围我的隐逸山庄?”“回员外,是碧霞官派来的,一位是武圣人驾前的护法修善,一位是三仙观的道士肖道成。他们说岛子上来了奸细,正在四处搜查,怕躲进翠竹林,所以上这儿来了。”庄丁说着话,两眼直瞟房书安和白春。 `S=4cSH(  
')E4N+h/  
苗老剑客面呈难色。他本不想卷到这场纠纷里去,谁知道偏偏来了这二位,白春又是故人的后代,他们遇到了难处,我能撒手不管吗?他正在这儿犹豫呢,闹海龙苗铎说话了:“爹,您别再多想了,快把二位藏起来,躲过这一关再说吧。”苗振东一看,事到如今,只有如此了。他把房书安和白春交给了苗铎。苗铎一想:碧霞宫的人既然围住了我的家门,那是非搜不可呀!把他们藏到哪儿呢?对,藏到女儿的闺房里。我女儿是个未出闺阁的姑娘,现在又正当半夜,他们即使搜,对我女儿的闺房也不能搜得过细呀!想到这儿他点手换出女儿,四个人直奔闺房。苗灵玉是习武出身,对这些枝节本不太计较,何况两家又是世交,现在事在紧急,于是把房书安、白春锁进了衣柜,苗铎退出来,灵玉姑娘关上房门,和衣躺下。苗振东这才装着被从睡梦中叫醒的样子,带着儿子、孙子,打着哈欠,来到门口。庄丁拉开了院门。苗振东一见,灯球火把一大片,门外站着好几十号人。老剑客假装吃惊,问道:“诸位夜半叩门,有何贵干?”修善道:“老剑客,无事不敢打扰。”“是吗?请进来说话。”修善安排一下,同着肖道成带着四个人进了院子,余者一律在外边等候。 >vQKCc|93  
+r__>V,  
几个人进了客厅,分宾主坐定,苗振东问:“不知岛上发生了什么事?”修善道:“老剑客,开封府来了许多人,打算到这儿生事,他们都住在东海镇马家店,你听说了吧?”“听到些传言,但不太清楚。”“你说开封府的人胆子能有多大吧,他们派出奸细,夜探小蓬莱,在岸边把长寿仙翁司马行天给扎死了。巡岛的发现了司马剑客的尸体,立刻禀告了武圣人,武圣人当即传下命令,全岛进行搜查。我们首先封锁了所有的道路、码头,扣留了全部船只,又进行了重点搜查,初步断定上岛的是两个人,但他们到哪儿去了,不知道。我们怕这两个奸细到这儿行凶,对您不利,因此想同您一道搜查一下,不知老剑客意下如何?”“哎呀,真没想到哇,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既然二位这样关心我,咱们就一道搜搜吧。” brt` oR  
LGC3"z\=  
苗铎叫醒了二十名庄丁,修善传进来三十名道士,打着灯球火把,到各处查看。这种搜查只是走走过场,因为修善、肖道成并不敢断定奸细藏在隐逸山庄。到了苗灵玉的闺房这儿,苗铎叫醒了女儿。修善一看是闺房,人家女儿还在睡觉,去查个啥呀,就没让姑娘开门。等检查完了,什么也没发现,俩老道向苗振东告辞:“苗老剑客,影响了您的休息,实在对不起,改日再来谢罪。”两个人说罢,带着人走了。 4:XVu  
xo(3<1mD  
等到周围恢复了平静,苗铎又把白春、房书安领到了客厅。苗振东道:“二位,老朽并非胆小,只是这岛子上太危险了,你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为妙。”房书安道:“老剑客,你不说我们也呆不下去了,白云剑客和小剑魔都在乾元洞受苦,能不去搭救吗?我们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回马家店,把这个消息告诉众位英雄啊。”“那好,咱们算想到一块儿了。要走现在就走,等天亮了更麻烦。在西南角的湾子里,有我们家几只船,让老朽送你们到岸边,再让人护送你们离开此地。”苗铎道:“爹,您老人家不必去了,我送他们二位过海吧。”“不行,我要不出头,遇上事你抵挡得了吗?”让苗振东一个人去,苗铎又不放心,后来一商议,爷儿俩一齐去送,等上了船,苗振东再回来,由苗铎把他们送到对岸。 yvKKE  
1`EkN0iZ  
四个人各带兵器,离了隐逸山庄。刚转过一道山岗,苗振东就站住了,他发现前边到处是火把晃动,整个海岸全被人家封锁了,别说划船了,就是泅渡也不可能。苗老剑客双眉紧皱,沉默不语。苗铎道:“爹,怎么办,硬闯吧。”“不行,硬闯就完了。这么办吧,今天晚上走不了啦,二位就在我这山庄里住一天,到明天晚上瞅机会再走吧。”白春急得直跺脚。他看看岸边,又看看手中的大棍,头一昂,对苗振东道:“老爷爷,您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得回去。你们不用送了,让我们自己闯吧。”“不行不行,你们要去闯,危险性太大了,不但说上不了船,只怕命还得扔那儿。”“老爷爷,我们说闯也不一定硬闯啊,看着不行就藏起来,有机会就抢只小船强渡,老躲在岛上也不是个办法呀。”苗振东看白春执意要走,也不便阻挡,想了想说道:“孩子,你们记住,能战则战,不能战则走,千万不能硬碰。倘若你们能摸到西南海湾那儿,见到船上的舵手,不论是谁,只要说是我让他们送你的,他们就会舍命为你撑船。孩子,多多珍重啊,去吧。”四个人挥手告别。苗振东父子转回隐逸山庄,暂且不表。 ^9*Jz{e  
tumYZ)nW  
单说房书安和白春。他们俩利用树木、地形的掩护,慢慢地靠近了岸边海湾。此时天光已经见亮,东方泛出鱼肚白,房书安隐隐约约看到了小船,两人拢目光仔细看着,见眼前没有人影,他们一跃而起,就想奔向码头。突然,芦苇丛中传出一阵梆子声,接着伏兵四起,把房书安、白春围在了中间!房书安一看,领队的共是三位,头一个卧佛昆仑僧,二一个恶道肖道成,还有一位他不认识,乃是武圣人面前的大护法黄眉神童丁朗!房书安一见昆仑僧,脊梁沟直冒凉气。昆仑僧用手一指,说道:“房书安,你的胆子真不小哇!不但敢闯三教堂、三仙岛,还敢来闯小蓬莱!你真是活腻了哇!房书安,我且问你,这个小孩儿叫什么名字?”“嘿嘿,大和尚,咱们俩真正有缘分哪,又在这儿遇上了。在三教堂你我会过,今天又来给我送行,其实不必客气,我自己会走。你问这位是谁吗?他乃白芸生之子,人称笑天王,名叫白春。大和尚,老道士,行个方便,让我们走吧?常言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呸!房书安,你死到临头了,还敢耍贫嘴!告诉你,今天要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势比登天!你拿命来!”老和尚说着话大铲一晃,就要动手。黄眉神童丁朗过来了:“老罗汉,你且后退,让我来收拾他。”丁朗抡五刃锋,跳到房书安面前:“姓房的,可知道山人的厉害?”“你是哪位?怎么没见过面?”“我乃武圣人驾下的大护法黄眉神童丁朗是也。房书安,我们把全岛都搜遍了,为啥没有发现你们俩呀?你们到底在哪儿躲藏了?能不能告诉我?”“怎么不能,我就在碧霞宫那宝座上呆着,你们只在外边折腾,不回家里看看,哪能发现我老人家!” v@]\  P<E  
(C8r^m|A  
丁朗气得哇哇怪叫,摆五刃锋往上就打。房书安拿小片刀一晃,往后便退,白春抬亮银盘龙棍就上去了,挡住丁朗,两人战在一处。起初丁朗并没把白春放在眼里,认为一个白面书生,能有多大本领,等一交上手,就大吃一惊,加了三分小心。二人斗到第五个回合,丁朗的五刃锋一齐往下砍,白春趁势使了一招海底捞月,只听“叮当”两声,大棍磕到五刃锋上,丁朗两手麻木抓拿不稳,“嗖——”一对五刃锋全都脱手,飞到了三丈开外的水里,这一下可把丁朗吓坏了!他要就此退后,还不致受伤,但是丁朗觉得在昆仑僧和肖道成面前失手,太丢人了,无论如何得把这个脸面捡回来!他二次晃双掌,扑了过来。丁朗本想以贴身打法,使白春的大棍失去威力,再以铁沙掌取胜,谁知白春的身法太快,他连一下也没打着。又过了几个回合,白春反手一棍,打在了丁朗的屁股蛋子上,一下子把他打出三丈多远,胯骨被打碎了,再想起来,势比登天,丁朗就成了个终身残废。众人见丁朗战败,就是一阵大乱,有人赶忙过去,抢救丁朗。肖道成一见怒火上升,摆宝剑抵住了白春。肖道成的武艺虽然比丁朗高明,但也顶不住白春这根大棍的攻击,一个没注意,宝剑被磕上了半空,肖道成刚一发愣,白春反手一棍就砸向了肖道成的后背。肖道成见躲不过去了,急忙往前一趴,这一棍还在他后背上扫了一下,疼得他“哎呀”一声,几乎淌出眼泪。要不是他趴的快,不死也得重伤。昆仑僧一见气得青筋直暴,他也顾不得去抓房书安了,跳过去就与白春战在一处。要说昆仑僧的武艺,确实不同寻常,别看他没拿兵器,凭着双掌,就逼得白春步步后退。 EN2/3~syO-  
~px)Jd  
房书安一看,太阳已经升起三竿高了,碧霞宫的人正在往这儿靠拢,若等他们都来了,我们再要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呀!干脆跑吧!他对着白春就喊:“风紧,撤!”白春和昆仑僧打了这一会儿,已经累得热汗淋漓,真有点招架不住了。听房书安一喊,抽身跳出圈外,磨头就跑。昆仑僧在后边哈哈大笑道:“小辈,进了这个岛,你们已是插翅难逃哇!今天我非把你们俩给抓住不可!” [5jXYqD=vj  
CjlA"_!%E  
他带着人在后边紧追不舍。要说昆仑僧的脚程,追这两个人并不用费力,但是,他料定这两个人飞不出小蓬莱,同时还得带着点帮手,因此就同房书安和白春拉开了一段距离。白春赶上房书安,两人钻进一片小树林,白春道:“房大哥,我们往哪儿去好呢?”“还用问吗?快回隐逸山庄。”“那合适吗?要给人家添麻烦呀!”“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啦,就得走一步是一步。再说这个岛上咱别的没有熟人,不到隐逸山庄还有何处可去呀!”白春一想:也只好如此了,两个人抄小路尽量避开后边的视线,左拐右绕,又回到了翠竹林隐逸山庄。来到院墙外,看了看左右无人,飘身跳入大院,直奔客厅。 -Mufo.Jz1o  
1jQlwT(:  
苗老剑客把房书安二人送走之后,心里轻松了不少,就盼着他们俩能平安无事地回到马家店,也算对得起死去的白金堂了。老剑客休息了一会儿,全家人就准备吃饭。刚把碗筷摆上,房书安和白春闯了进来。苗振东一见就知道他们遇上了麻烦,面上有点不高兴,心说:你们二位太不够朋友了!昨晚走错了道,误闯到这里,我念及过去同老白家的情分,掩护了你们,而且把碧霞宫的情况也给你们说过了,你们离开这儿不就得了,这么大个小蓬莱,哪儿不能藏,为啥还要回到我家?房书安一看就知道人家不欢迎,不等苗老剑客问话,就先开口了:“老剑客,我们俩遇到点麻烦,看来今天走不了啦,咱们既有一面之交,我们俩就又回来了,一客不烦二主嘛!再者说我们除了这儿,还真没地方去。怎么样,能再行个方便,让我们躲避一时吗?碧霞宫的人可是快追到这儿了,如果我们不能赶快躲起来,一旦被他们发现,对我们,对你,都没好处哇。”苗振东道:“房爷,我算服了你了。既然没把我当外人,我就再帮你这一次忙。铎儿,快把他们藏好。”藏哪儿保险呢?只有姑娘的闺房比较安全,碧霞宫的人一般说不会到那里搜。苗铎和苗灵玉把两个人领到闺房,二次锁进了衣柜,然后带上门,回到前庭,一家人围坐桌旁,开始吃饭,佣人们也都端起了饭碗,一切显得都很正常。 bjGQ04da  
8AVG pL  
这里刚安排好,院外有人叫门了:“开门,快开门!”“来了,是谁叫门,这么大火气。”一个家人慢慢腾腾,打开了院门。昆仑僧安排众人守在门口,他带着六七个人进了大院。苗振东一看就知道他是昆仑僧,但假装不识,放下饭碗,连座儿都没起,朝院里问道:“大和尚是来化缘呢,还是另有别事?这么满脸怒气,给谁颜色看哪?”昆仑僧一听这话就不顺耳:“你是苗老剑客吧?老衲乃昆仑僧是也。”“噢,原来是圣僧。你领这么多人,闯进我家,又吵又闹,打算干什么?”“苗老剑客有所不知,贫僧新近到的东海小蓬莱。现在受武圣人所差,要捉拿两个上岛的奸细,我看着他们逃进翠竹林,就不见了,因此呢,怀疑这两个小子躲进了贵宅,想要搜上一搜,求苗老剑客给个方便。”苗振东知道昆仑僧孬点子多,最难缠,为了给他个下马威,老剑客“呼”地站起身,迈步来到门外,手指着昆仑僧的鼻子说道:“昆仑僧,我在隐逸山庄住了几十年,还没见过像你这样横行霸道的人哪!一进我的院门,横眉立目,就要搜查,你的胆子可不小哇!慢说是你,就是金灯剑客夏遂良,武圣人于和,见了我也得客客气气,以礼相待,谁像你这样不懂礼貌哇!拿我的隐逸山庄当了你的下院,没那么回事!” _f~m&="T!  
( G#W6  
没进这个院的时候,碧霞宫的小老道已经告诉过昆仑僧,让他对苗振东说话客气点,可他一向横行惯了,没当成一回事,谁知一进门就碰了个大钉子!昆仑僧刚要发火,三才道人诸葛亭赶到了,他赶忙把昆仑僧拉到一边,劝道:“老罗汉,这个老头儿可得罪不起,连武圣人都敬他三分,如果把他惹恼了,他到武圣人跟前告一状,可够咱受的。”“是吗?他为何那么厉害?”“详情过后再说,现在咱就得客气点。”昆仑僧见诸葛亭也这么说,才把火气压了压,来到苗振东面前,勉强笑着道:“苗老剑客,贫僧初来乍到,不知道您和武圣人的关系,说话多有冒犯,望老剑客担待一二。”诸葛亭也跟着帮腔:“老剑客,您和武圣人不分彼此,碧霞宫的事也就是您的事啊,我们有不到之处,还望您原谅才是。”苗振东道:“二位,听说岛上来了奸细,老朽也很着急呀!我也想帮着你们把奸细拿住。昨天夜里你们到这儿搜了一次,我没说什么,现在要二次搜查,这明明是信不过我呀!难道说我还能和开封府的人一个鼻孔出气吗?我还能反对武圣人于和?”“老剑客您错疑了。刚才我们追两个奸细,看着他跑进了翠竹林,但没见出去,因此想在这儿搜一搜,您要说真的没见,算拉倒,我们不搜了。”“既然你们有这种怀疑,那就搜搜看吧。”“那好,既是老剑客让搜,我们走走过场。” gpzZs<ST  
qx\P(dOUf  
昆仑僧、诸葛亭带着人开始了搜查。别看诸葛亭说的那么客气,真要搜起来,特别认真,犄角旮旯都查了一遍,最后到了闺房门口。昆仑僧道:“老剑客,小姐的闺房,我们就不进去了。不过呢,请姑娘把屋门打开,床单、帐幔都撩起来,箱子、柜子也开开,我们站在门口看看,就算结束。” 23 WlUM  
K+J fU J  
苗振东一听,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要说昆仑僧的话并不过分,没理由驳回呀!老头子强作镇静,要孙女打开了屋门。苗灵玉没办法,只得把屋门打开。小屋不大,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床单、桌子幔撩起来看过,里边没人。椅子、梳妆台那儿藏不住人,只剩这个衣柜了。衣柜正对着屋门,只要一打开,就会出现一场大乱哪!苗振东、邢叶、苗铎、苗旺全都作好了打斗的准备。只要房书安、白春一露面,他们就对着昆仑僧、诸葛亭下手!苗灵玉战战兢兢走到衣柜跟前,抖着手拉开了柜门,昆仑僧和诸葛亭都瞪大眼朝里看,什么也没有!苗振东等人一看,也不禁纳闷儿:两个人上哪儿去了呢?苗灵玉见里边没有动静,心里奇怪,在关柜门的时候,探头一看,里边空无一人! /"OJ~e_%  
{oc7Chv=/H  
昆仑僧和诸葛亭折腾半天一无所获,临走时非常抱歉地说道:“老剑客,太对不起了,望您多多原谅。”苗振东把他们送走之后,关上大门,回来问孙女:“你把那俩人藏在哪儿了?”“衣柜里呀!”“怎么不见了呢?”“是啊,外面锁的好好的,人到哪儿去了?莫非他们会隐身术?还是会土遁法?”一家人正在纳闷儿,房书安和白春从外边进来了:“老剑客,多谢多谢,我们又过了一关哪。”“房老爷,你们二位在柜子里头锁着,怎么出来的?又躲到哪儿了?”房书安先是一愣,接着大笑道:“老剑客,您别忘了那句话: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你不知道,我房书安的能耐大着呢,说变就变,说走就走,处处都能逢凶化吉。”白春听了,忍不住发笑。苗振东道:“房老爷,别开玩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难道说不是你指点的?”“指点什么?我压根儿没离开这个屋子呀!房老爷,快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_a~-B@2g  
'2.11cM3  
原来苗灵玉把房书安和白春锁到柜子里之后,姑娘走了。忽然,房书安听到柜子上锁头有响声,随即有人说了一句:“快上气眼!”两个人一推,柜门开了,抬头一看,天棚上的气眼盖已经打开了,两人锁好衣柜,一前一后上了气眼,这才躲过了昆仑僧的搜查,苗振东听罢,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是位高人干的。此人能在昆仑僧围着庄门的时候,干出这种事,可见武功决非一般哪,这个人是谁呢?老剑客陷入了沉思。不管怎么说,这一场灾难总算躲过去了。苗振东祖孙三代陪着房书安和白春共进了早餐。房书安对外边的情况仍不放心,提议让苗铎、苗旺父子出去看看。苗振东还不以为然,他认为碧霞宫的人不敢在翠竹林这儿设哨。结果苗铎、苗旺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把情况一说,苗振东这才有点紧张。原来在翠竹林外的山坳里,有人探头探脑,监视着隐逸山庄。房书安道:“老剑客,你这个地方不保险了,迟早得出事啊。”“何以见得?”“这不是小秃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他们对你的山庄连搜两次,现在又派人对这儿进行监视,说明对隐逸山庄已经怀疑上了,即使我们平安地走了,他们对你也不会善罢干休!”“不至于吧,武圣人对我还是挺好的。”“武圣人再好,经不住身边那些人的鼓动啊!潘秉臣的下场就是一例呀!”苗振东一想:是啊,有昆仑僧在这儿,什么坏事办不出来!“房爷,依你之见,怎么办好呢?”“万全之计,莫若暂避一时。把你们家的金银、珠宝、细软收拾一下,离开小蓬莱,等我们破了碧霞宫,捉住了夏遂良、古月和昆仑僧,你再回来,这样才能保您一家平安无事。倘若继续呆在这儿,说不定啥时候就会飞来一场塌天大祸,到那时可就悔之晚矣。” (qXl=e8  
*Me{G y  
苗老剑客还在犹豫,苗铎、苗旺都劝他应该搬出岛子,躲避一时,常言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苗振东最后也下决心了,又派人到外边看了一下,不但有人监视着隐逸山庄,而且扣留了岛上的大小船只,封锁了所有的码头,整个小蓬莱都显得十分紧张。苗老剑客这才下了决心,全家搬出小蓬莱!一说走,又有点犯难了,我们这么多人,投哪儿去呢?投到东海镇,依靠开封府校尉们的庇护?我同人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因为白金堂已死多年——人家会管我的事吗?这是一件发愁事。再一件,孙女灵玉,年方十八,真像出水芙蓉一般,长得特别招人喜欢。要住在自己家中,啥事没有,如果出门在外,遇见无耻之徒,怎么办?得先给孙女找个依靠啊!嗳,有了,这个白春与我孙女年龄相当,不但人样子漂亮,而且武艺高强,老白家名望又好,若能与他家结亲,也了结我一桩心愿啊!苗振东把这个想法对儿子一说,苗铎也很赞成。只是一样,人家能答应吗?苗振东一想:房书安说话比较随和,先同他商量商量吧。仆人把房书安叫到了书房。老房一看,这儿坐着苗振东父子,脸色都有点赧颜,谁也不愿开口。老房哈哈一笑道:“老剑客,你叫我有什么话,尽管吩咐吧。”苗振东轻轻咳了咳,捋一下胡须,说道:“房爷,你是个明白人。昨天半夜,你和白春躲进我孙女的闺房,我孙女尚在屋中睡觉,今天你们又藏进了她的屋中。房爷,这件事虽在紧急之中,又是为了救人,可是我孙女是个未出闺阁的姑娘啊!一旦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啊!”“好好,老人家,房书安已经明白了您的意思。您是不是打算把东海芙蓉许配给笑天王?求我老房保媒?”“房爷,您真是一语道破,是这个意思。”“老剑客,我不是当着你的面说大话,我小兄弟的家,我能当一多半,他们俩要成了,那才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呢。好,这个媒我保了。”“如此多谢房爷了。”“不用谢,我这个人施恩不望报。这事说成了,就是一家人,还谢什么!好了,你们暂等一时,让我先给我小兄弟打个招呼。” qQ "O;_  
`T;Y%"X!  
房书安来到前厅,一见白春就说:“小兄弟,恭喜恭喜。”“房大哥,我们被困在这儿,心如油煎,度日如年,还恭什么喜呀。”“小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别忘了因祸得福、否极泰来呀!这句话就应在你身上了。你今天是红鸾星高照,有人向你求亲了。”白春马上预感到是怎么回事,脸一红,说道:“房大哥,此事万不可行。你我是偷着来到小蓬莱的,再要私自招亲,二罪并罚,还受得了吗?快别往下说了。”“小兄弟,你睁开眼看看目前的局势,对咱可是十分不利呀。苗老剑客愿意把孙女许配给你,这个苗灵玉你也见过,人样又很漂亮,你有什么不乐意的?只有这样,人家才能一心一意地帮助咱脱离危险!你若说个不乐意,老苗家也不用收拾咱,只用把你我赶出门外,就性命难保呀!为今之计,还是答应为妙。至于你说的那两条,现在顾不到那么多,只能到时候再说了。”白春想了想,道:“即使我同意了,我爹不答应,我叔不乐意,也不好办哪!”“这些事你不用管,有我呢。”“既是这样,你看着办吧。” "sU  ~|  
MW6KEiQ"  
房书安高高兴兴来到后院,见着苗家父子就道喜:“老剑客,房书安给你们道喜了。”“房爷,白春同意了?”“那是当然,苗灵玉长得那么漂亮,他会不同意嘛!不过我小兄弟说了,还有三件事要讲在明处。”“哪三件?”“第一,我们是偷着出来的,说不定回去就要受惩罚;第二,临阵收妻,有违军纪,也会受点处分,到时候你们可别埋怨。”“不埋怨。第三呢?”“第三,婚姻大事,应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回去之后,要经过老人点头,才能定论。”“那是当然。房爷,这件事还望你多多周旋哪。”“没说的,都是一家人嘛。” !4l\*L  
mjz<,s`D  
这件事定下来了,苗家老少都很满意,姑娘苗灵玉也暗暗高兴。苗振东吩咐:除他们一家祖孙六口外,再随去十五名庄客,六名丫环,余者留下看家。全家人忙碌了一阵儿,行李尽量少带,不到天黑就准备好了。众人吃过晚饭,到了定更天,苗振东等人各带兵器,一同抄小路来到海湾。到近前一看,他们家的三只小船还在这儿停着呢,众人分别跳到船上。苗振东告诉房书安和白春:你们俩躲在船舱里,千万别露面,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自有我们对付!二人答应,钻进了船舱。苗振东一声令下,三只小船离开了海湾,一进入水面,像离弦之箭,向东海镇驶去。他们正在走着,突然前面灯光一闪,接着一梆锣响,再看前边,驶来了无数船只,挡住了去路。正中央的大船上,船头站定一人,在火把照耀下,看得明白,此人正是金灯剑客夏遂良!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