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一四一回 恶和尚逞凶伤四老 陶福安独战擒
张坚离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41361
财富: 92752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2106(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2-27
楼主 发表于: 02-23  
0

白眉大侠:第一四一回 恶和尚逞凶伤四老 陶福安独战擒

花面鬼姜雄跳上船台,要战房书安。姜雄心里琢磨:凭房书安的能耐,在我面前过不了十个回合,就得叫他人头落地,赢他一阵,也好为小蓬莱的人出出气。因此他恶狠狠摆刀就剁。房书安心里明白,自己不是姜雄的对手,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见姜雄的刀砍来了,往旁边一跳,大叫道:“姜雄,你不配和我动手,我战的是你身后的昆仑僧。大和尚,快过来呀,咱们俩大战三百合!”姜雄心里暗道:昆仑僧,你这就不对了,说好了由我动手,你来干什么?想捡房书安这个便宜呀,不行,得让你回去。姜雄想到这儿扭脸朝后观瞧,哪知道就在这一刹那间,房书安往前一跟步,小片刀由他左肋就扎进去了,手腕一搅往外一拔,姜雄瞪着大眼倒在了船上,身子抽搐一下,绝气而亡。房书安在姜雄身上擦干净刀上的血迹,往船台边一站,对着夏遂良等人就喊开了:“对面你们看清楚了吗?看俺老房这两下子多利索,姜雄连手都没还,就死了,哎呀,我这武艺可不简单哪!听说你们那伙人都很怕我,其实别害怕,抬手不打笑脸汉吗,只要倒戈投降,我决不杀你们,倘若不然,一个也别想活,我房书安就能把你们都收拾了!昆仑僧,你还敢过来不敢?”昆仑僧听老房在那儿夸口,只气得七窍生烟,刚想要过去,大瑶山的夜游鬼彭信过来了。他见姜雄被房书安扎死,早气坏了,一跳上船台,摆着鬼头刀往上就剁,一开始就是紧招,十几个回合过去,累得房书安通身是汗。老房一边打一边喊叫:“等等,且慢动手,我有话说!”好不容易总算把彭信叫住了。夜游鬼喝道:“房书安,你要冒什么坏水?”“哎呀我说朋友,看你好面熟啊,阁下是不是夜游鬼彭信?姜雄的妻弟?”“不错,正是某家。房书安,你杀了我姐夫,我就要杀你,为我姐夫报仇!拿命来!”彭信赶上去又是一刀。房书安转身躲开:“等等。彭信,你打仗可是没有经验哪,毛手毛脚的,性情暴躁,非吃亏不可,不少英雄都丧命在急躁二字上。看看你姐夫姜雄,多有派头,一上来四平八稳,让我一刀把他扎死,人家连手都不还,你怎么不跟着姜雄学学?”“好小子,你不用耍贫嘴,今天我非砍下你的脑袋不可!”“想砍我呀,没那么容易。彭信,今天我露一手让你看看,房书安确实不是好惹的!”房书安说着话直往后退,退来退去退到了船台边,转过身朝徐良他们大叫:“小船,快撑小船!”彭信一看,哎,你小子想溜啊,没那么便宜,我今天非把你收拾了不可!夜游鬼摆刀就过来了。房书安不敢应战,绕着船台转圈,他在前边跑,彭信在后边追,刘士杰的小船靠近船台了,房书安也让人家追上了。彭信上边一刀砍房书安的后脑勺,让老房躲过了,接着下边一脚,踹房书安的屁股蛋,这一下正登在老房的三叉骨上,房书安“扑通”一声,摔倒在船台上。彭信一见哈哈大笑,往前一跟步,举起鬼头刀搂头就剁,开封府的人吓得都闭上了眼睛。房书安在倒地的时候,顺势由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包,乃是薄纸包的沙土面,趁着彭信不加防备,一抖手对着他的脸就打了过去,不偏不倚,正打中彭信的印堂,纸包散开,沙土迷住了双眼。房书安一个鲤鱼打挺,一跃而起,小片刀正扎进彭信的胸膛。彭信身子一软,倒在船台上,随着姐夫姜雄一道去了。昆仑僧一见肺都要气炸了,他再也不顾身份,招手唤小船,直奔船台,要擒拿房书安。 eJh4hp;x  
X}!r4<;(  
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连赢两阵,高兴得在船台上来回跳,手指对面又要骂阵,刚要开口,见昆仑僧跳上小船,往这边驶来,老房那威风一下子跑光了,急忙来到船台边,纵身跳上小船,招呼刘士杰:“快,往回开,该换人了!”昆仑僧上了船台,再找房书安,已经没影了。大和尚拢目光往对面一看,哎,房书安已经回归本队,在徐良等人面前指手划脚地吹嘘呢!昆仑僧气得破口大骂,指名点姓要房书安出战。房书安能上他的当吗?任凭你骂破喉咙,他也不再出战。昆仑僧无奈,又指名骂白芸瑞。他知道白芸瑞心高气傲,两句话就能把他骂过来,他要拿白芸瑞出这口恶气。白芸瑞果然受不了啦!别说骂他了,就是点名叫他,他也不会后退!小达摩刚要过去,只见远处驶来一只小船,船头站立一人,相距二里开外,喊声就传过来了:“徐良,白芸瑞,你们不必担惊害怕,我来也!” N9lCbtn(0x  
^Md]e<WAp  
众人就是一惊,一齐甩脸观瞧,这条船像离弦之箭,不一会儿就到了近前。众人一看,来者非别,正是海外老剑客陶福安,旁边坐着诙谐剑客邹化昌。众人这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徐良把他们俩迎上大船,相互见礼已毕,徐良说明了眼前的情况。陶福安一看是昆仑僧出阵,他就想过去迎战,徐良把他给拦住了:“老人家,现在不是您上阵的时候,还是派别人过去吧。”谷云飞道:“良子,让我去对付这个大和尚吧。”徐良知道师叔不是昆仑僧的对手,可是他的话已出口,不好驳回,只得道:“师叔,昆仑僧不仅艺狠心毒,而且非常狡猾,您可多加留神哪。”“不必多虑,我知道该怎么对待他。来船!”谷云飞跳上小船,来到船台这儿,双脚一纵,上了平台。昆仑僧一见是谷云飞,口念佛号说道:“谷云飞,难道说你活腻了,要来寻死吗?”“昆仑僧,你的死期已经来临了,还猖狂什么!远的不说,单说你出主意残害潘秉臣,欺骗武圣人,重新挑起武林大格斗,仅这两点,就够死罪了啊。你还不束手就擒,到开封府去打官司,等待何时!”“谷云飞,这儿是杀人的战场,我不愿和你斗口,真斗口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但现在用不着那些,解决问题就得靠武力!若能把贫僧赢了,你们愿怎么办就怎么办。若赢不了贫僧,嘿嘿,恐怕今天就是你的死亡之期!” ~}B6E)   
1O<Gg<<,e  
两个人话不投机,当场动手。谷云飞知道昆仑僧的功夫非同一般,因此加着小心。两人打到三十个回合,谷云飞就招架不住了,觉得眼前金星乱冒,前后都是昆仑僧的身影。谷云飞一想:别顾脸面了,回去换人吧,倘若真被昆仑僧打翻在这儿,就不合算了。谷云飞想到这儿就想离去,可是被昆仑僧紧紧缠住,脱不开身。又过了两个回合,昆仑僧左掌眼前一晃,吸住了谷云飞的注意力,右掌一个恶鬼推山,打在了谷云飞的后背上。昆仑僧这一下用了十分的力量,一掌把谷云飞打离船台,落在了海水里。等徐良派人把他捞回来,再看谷云飞,已经绝气身亡。白眉徐良见谷云飞丧命,抱着死尸放声痛哭。谷云飞的师兄金睛好斗梅良祖没等徐良发话,跳上小船,让刘士杰把他送到了船台这儿。昆仑僧一看是梅良祖,高兴得哈哈大笑:“梅良祖,徐良是你的徒弟吧?他可是坏事做尽了哇!武林人都恨透了他,当然也恨你金睛好斗,因为你怂恿弟子,行凶作恶呀!我今天在这儿,打的就是你们师徒!我要让你们俩全都毙命在贫僧的掌下!梅良祖,你进招爬!”梅良祖瞅着昆仑僧,眼中直透寒光,恨不能一掌就置昆仑僧于死地。可是,他知道昆仑僧武功比自己好,高着不是一成二成,但他明知不行,也要打斗,这并不是丧失了理智,而是为师弟报仇的心切。梅良祖想:我虽然战不过昆仑僧,但三十招之内不一定失败,只要战够三十个回合,我就回去,也算出了胸中恶气,至于报仇的事,改日再谈。昆仑僧已经拿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不能让梅良祖活着回去!两个人一交手,都使出了绝招。梅良祖勉强支持到三十个回合,再要往下打,就不行了。他一转身刚想要走,昆仑僧一个箭步跳到他的身后,右手一举使了一招单掌开碑,恶狠狠打向了梅良祖的后背。梅良祖已经累得眼花缭乱,昆仑僧的掌法又快又准,一时没有躲开,重重地挨了一掌,一下子把他打落水中。刘士杰见梅良祖落水,赶忙把他捞起,送回本队。再看梅良祖,身子瘫软,已经失去了知觉。徐良一下子把师父抱在怀里,痛哭失声:“师父,师父啊——”过了一会儿,梅良祖吃力地挣开了双眼,眼中已经没有了光亮。他看清躺在徐良的怀里,断断续续地说:“孩子,我……不行了,你要……好自为之!”头一歪,闭上了双眼。徐良见师父、师叔双双毙命,气得顿足捶胸,号啕大哭。不少人也跟着落泪,整个船队一片混合。 N;)Y+amg^  
/~k)#44  
白春的两位老师马天夫、马天池一看,对昆仑僧有点不服,弟兄俩一商量,各拎一条大棍,来到船台,双战昆仑僧。等通罢名姓,昆仑僧也吃了一惊,知道这弟兄二人两条棍不是好惹的,他也不靠双掌了,伸手抓住日月方便连环铲,与马氏弟兄战在一处。马氏弟兄的棍术确实名不虚传,尤其使出了白猿棍中的绝招,频频发起进攻,白猿献果,白猿跳涧,白猿偷桃,白猿登山,一招套着一招,一招连着一招,真对昆仑僧造成了不少威胁。昆仑僧也不是善茬呀,不但说掌法精奇,大铲抡开了,呼呼生风,也是锐不可当啊!尤其他久经战阵,善捕战机,因为高手对阵,机会眨眼即过呀!昆仑僧几次处于险境,只因为马氏弟兄实战经验不足,都让他躲过了。而昆仑僧对于有利的机会则是抓住不放。在斗到八十个回合的时候,马天夫棍走上盘,打昆仑僧的肩头,马天池拨草寻蛇,棍扫昆仑僧的双腿。昆仑僧的大铲使一招乌龙大翻身,先磕出了马天夫的棍,又碰过去马天池的棍。马天池一招反背朝阳,又向昆仑僧头上打来,昆仑僧也没回头,大铲倒着一杵,铲杆直戳马天池的后背。马天夫一见说声“不好”,往前一进身,大棍由下往上迎,想搪走昆仑僧的铲杆,哪知道昆仑僧这是虚招,往前一进步,大铲抽回来了,马氏弟兄的两条棍正好碰在一块儿,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马氏弟兄的大棍互相碰在一起,给昆仑僧造成了进攻的机会。大和尚来了个黄龙大转身抡大铲拍向了马天夫的后背,一下把马天夫打得当场毙命,死尸落进了海里。马天池见哥哥身亡,刚一愣神,昆仑僧的大铲又来了,恶狠狠拍向前胸。马天池一见不好,急忙拿棍去挡,由于昆仑僧用力太大,马天池这一棍没有挡住,被昆仑僧的大铲打倒在船台上,两眼一翻,绝气身亡。 v7;zce/~  
t")+ L{  
昆仑僧一上场连赢三阵,打死了四个有名的剑客,夏遂良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不少人大声喝彩,为昆仑僧助威。徐良这边更乱了,形势急转直下,人们都气疯了。今古奇人柳成光见好友毙命,痛断肝肠,非要上场拼命不可。白春、房书安见柳老剑客精神不好,死死拉住他说什么也不放手。徐良派人收回了马氏弟兄的死尸。陶福安道:“徐良,你们不必着急,让老朽去收拾这个凶僧。”义侠太保刘士杰把陶福安送上了船台。 ,(%?j]_P2  
W6kDQ& q  
卧佛昆仑僧连赢四老,高兴的不得了,站在船台这儿,腆着大肚子朝开封府的船队观看。大和尚心想:我打死这四个人,可不是一般人物啊,他们是徐良和白春的老师。师父死了,弟子能不出面报仇吗?不用问,下一阵不是徐良就是白春,要是这两个小子露面,我非把他们全都收拾了不可!昆仑僧正在这儿高兴呢,突然,见船台上多了一个老头儿,大和尚揉揉眼仔细一看,不由大吃一惊,脑袋“嗡”地一下,心说:这下完了,我怎么能是他的对手呢!干脆见好就收吧,千万别把命扔到这儿。昆仑僧想到这儿,没等陶禄开口,便直往后退。陶禄道:“昆仑僧,你今天连伤数命,还想活着回去吗?”“陶福安,贫僧并不是怕你,我有点累了,打算休息片刻,再来会你。”昆仑僧一转身,朝自己的船队喊叫:“快放小船!”夏遂良一见陶禄出阵,也替昆仑僧担心,见昆仑僧叫船,便连声吩咐:“快!快!快把高僧接回来!”一只怏船直奔船台。 N S^(5g  
MT`gCvoF4P  
陶福安一见昆仑僧要溜,就打出了百步神拳无影掌,两人隔着七八丈远,只听“啪”的一声,昆仑僧后脑勺挨了一下,“噔噔噔”跑出了七八步,“扑通”栽倒在地。昆仑僧不亏是武林高手,虽然挨了一掌,爬起来就往前跑。眼看快到船台边了,陶老剑客运用气功又打出一掌,这一掌正拍在昆仑僧的后背上,把他打得“扑通”一声,落进了水中。正好小船赶到,水手把他拉上船板,掉转船头,往回就划。昆仑僧觉得胸膛发热,两眼发花,“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因为他的功底深,这口血吐的不多,也没有伤着元气。昆仑僧一上大船,几个人都过来问候,昆仑僧反而笑了笑道:“众位放心,我只是受了点轻伤,过上三两天就能复原。哎呀,能从陶福安的手里逃回来,不容易呀,这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计成达、方天化等人都说:“是啊,能从陶福安手里逃回来,确实不易。幸亏是您,要换了旁人,还不一定会落个什么结果呢。” hWzjn5w3  
H,/|pP.  
这些人说的全是实话,并没有推崇陶禄的意思,但有一人听着极不顺耳,那就是古月和尚。这个古月认为自己的本事大得没边儿,敢在京城门外砸囚车抢钦犯,而且一举成功,这件事谁能比得了哇!现在一听,这么多人都在变相地捧陶福安,他有点不高兴,心说:你们都是一群饭桶,上次在三仙观被人家一个个锁拿,要不是我,恐怕早死了!一个陶福安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待我去把他拿过来,让你们瞧瞧大法师的厉害!古月和尚想到这儿,坚请出战,夏遂良只得同意,他乘小船来到船台这儿,一纵身跳上平台,对着陶福安喊道:“呔!对面可是陶福安吗?”还没等陶福安开口呢,房书安在后边喊上了:“喂——老剑客,老祖宗,注意啊,这就是头号钦命要犯古月和尚!你别把他打死了,千万抓个活的回来,皇上还要审问他呢!” ,34|_  
6##}zfl  
陶福安一听,这位就是古月,南薰门外抢囚犯就是你干的事啊?妥了,单凭这一点,我也不能饶你。他用手一指说道:“大和尚就是古月罗汉吗?今天既然碰到了我,你就别想走了,乖乖地跟我回开封府打官司,免得皮肉受苦,如若不然,你可有吃不清的苦头啊!”“哈哈,陶福安,你不就会百步神拳无影掌吗?那一套打别人行,想要打我,没门儿。不错,南薰门外砸囚车抢钦犯是我干的,那是我高兴,你管得了吗?陶福安,废话少说,今天咱们俩就在这儿分上下,定输赢,你只要能把我战败,杀剐存留,悉听尊便;倘若你败在我的掌下,陶福安,你就别想活在人世了!” XxN=vL&m  
tb%u<jY  
陶福安和阴光大法师越说越动怒,两人当即伸手。要说这个古月和尚,真比昆仑僧高出不少,他使出五毒阴光掌,与陶福安走了四十几个照面,仍然不显慌乱。实际上阴光大法师心里清楚,他的气力已经用完了,再有十招,非得败给陶福安不可。怎么办?干脆走昆仑僧的路,我也溜回去得了。想到这儿他眼珠一转,就打算逃走。陶福安一看,你要溜哇,没门儿,今天非要拿住你古月,让你认罪伏法不可。陶福安想到这儿使出绝招,加紧进攻,双掌一摆,乌龙探爪,抓古月的脑门,古月急忙摆头;陶福安手腕一落,卡他的咽喉,吓得他侧身就躲,哪知道陶福安就等着他这一躲呢,一抬手搭上了肩头,往上一用劲,古月和尚就觉着肩头压上了千钧之力,身子一栽,往下便倒。古月不愧为武林名家,双脚一扎,没有倒下去;陶福安还手又拍向了他的脑壳。别看古月和尚练过天华宝盖闭气功,也受不了陶福安这一拍,真好似泰山压顶,脑瓜盖都要碎了,眼珠子直往外鼓,身子一软,倒在了船上,刘士杰一见陶福安打倒了古月和尚,没等徐良发话,驾着小船就过去了:“老剑客快把大和尚扔下来吧!”陶福安抓起古月往小船上一扔,小船栽儿栽晃一晃几乎翻个儿。刘士杰兴高采烈,把古月带回了船队,被人绳捆索绑,押了起来。 RoL5uha,l  
4v@urW s  
金灯剑客夏遂良见古月被擒,再也坐不住了,因为古月在他这儿不是一般人物啊,第一,除自己之外,古月的武功最高,可以做个帮手;第二,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南薰门外若不是他出手援救,恐怕我们这些人早死了;第三,他知道小蓬莱的内幕,一但受刑不过,把什么都说出去,对自己可是不利呀!因此,无论如何得把古月救回来。他朝左右看了看,计成达、方天化等人无不惊慌失措,面如死灰,看来自己不上阵是不行了。夏遂良甩手脱去外衣,拿起三尖匕首钺,点手唤小船,把他送到了船台这儿。夏遂良往船台上一站,对着陶福安一阵冷笑:“陶福安,没想到今日又见面了。”“是啊,不过你再让我们捉住,想要古月救你,可没那回事了。”“哼!陶福安,我奉劝你一句话,快把古月放回来,有事还好商量;倘若不放回古月,我就要把你拿下,走马换将!”“夏老剑客,古月是钦命重犯呢!他在京城门外砸囚车,抢钦犯,已经犯下不赦之罪,开封府的差官队到这儿来,第一个拿的就是他呀,怎么能听你一句话就放人呢!要放人可以,你去问问徐良、白芸瑞他们答应不答应!”“老匹夫,少在我面前卖乖,既然不肯答应,我只好拿你交换了!”夏遂良说着话,拽出了三尖匕首钺,发动了进攻,陶福安急忙迎战。两人打到二十几个回合,陶禄就有点支持不住了。徐良身边的诸葛元英、上官风一看陶禄一个人不是夏遂良的对手,便乘小船来到船台这儿,各拽宝剑也加入了战团,三个人走马灯一样,共战夏遂良,这才勉强打个平手。 H9c  
@B<B#  
船台上正杀得难解难分,水面上来了一只独木小舟,船头站着个胖和尚,船尾站着个野人,这只小船不一会儿就靠近了船队。众人一看,来者正是万年古佛和王猿。他们俩也是接到请柬之后,来帮兵助阵的,先到了马家店,又乘小船赶到这儿,正遇上三老战金灯,徐良对着小船高声喊道:“老剑客,快到这边来,我们都在这儿呢。”万年古佛已经看清了两边的阵势,他问徐良:“船台上是何人在交手哇?”“陶福安、诸葛元英、上官风三位老剑客,共战夏遂良一人。”“是吗?真是太热闹了,让老僧先过去看看。”万年古佛和王猿驾小船来到船台这儿,双双跳了上去。老罗汉在台边一站,口诵佛号,高声说道:“阿弥陀佛,诸位先歇歇手吧。”陶福安和诸葛元英、上官风抽身形跳出圈外,一看是这二位,赶忙过来见礼。万年古佛道:“三位累了吧?你们暂歇一时,让老衲会会金灯剑客。”万年古佛迈步来到夏遂良面前:“夏老剑客,你是就此服输呢,还是继续再打?”“老罗汉,你这话怎么说出口的?别忘了,你是夏某的手下败将啊!”“金灯剑客,别忘了那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武功很高,老衲承认,但要悖天理、失人心,武林人群起而攻之,你还能存在下去吗?我劝你还是及早认罪的好,免得越陷越深,把你老师也给拽进去。”“老罗汉,大话不必讲,有本事拿出来,让我服气才行啊!”“这么说你一定要动手了?”“那是自然。”“好了,请动手吧,老衲陪你走几趟。” / 7EeM{,~  
=y5~7&9'  
夏遂良见万年古佛没亮兵刃,也挂上了三尖匕首钺,四只臂膀来回晃动,战在一处,这一战从表面看没有刚才热闹,但内行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在进行硬功和内功的综合较量啊!两人一直战到一百二十个回合,也没分出输赢。后来两个人都急了,互相抓对方的手腕,结果四只手搭在了一处,谁也不肯松开,两人弯着腰,像一对公牛顶头一样,在船台上来回转,进行气力的较量。两边船队上观战的都替自己的人着急,可是又没办法。两个高手对阵,谁也不敢过去解围。 SUSam/xeg"  
c"vF i~Db  
正这时候,小蓬莱方面驶来了一只快船,乘风破浪,直奔船台。有一位出家老道登上船台,高叫了一声:“无量天尊,二位别打了,贫道有话要讲!”老道走上前用拂尘一摆,夏遂良和万年古佛各自抖着手退在了一边,还不住地看手腕。开封府的人无不惊奇:这位老道是谁呀?有这么高的本领?他再伸手,我们谁能对付的了呢?小蓬莱的人也感到纳闷儿:这不是宝妙真人黄锋吗?他仅是碧霞宫一个打杂的道士,哪来这么大的本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一手是武圣人于和刚刚传给他的。武圣人知道水面上在交战,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束,必是遇上了硬敌。后来探事的向他报告,说万年古佛露面了,武圣人就感到事情有点难以收拾。他估计到万年古佛和夏遂良会有一场交手仗,于是传给宝妙真人一种解法,宝妙真人的拂尘一摆,扣住了两人的脉门,这才把他们给解开。宝妙真人对夏遂良道:“武圣人让你们赶快回去,别在这儿打了,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他又转过身,对万年古佛道:“老罗汉,也请你对开封府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去几位当家的,一块儿到碧霞宫向武圣人回话。” f87> ul!*  
~:65e 8K  
夏遂良听了,有点不解,猜不透武圣人是什么主意。但这儿是小蓬莱,不是三教堂,他不敢违背老师的话,只好带人回了碧霞宫。开封府的人听说武圣人要他们派代表到碧霞宫回话,也猜不透用意,有的主张去,有的主张不去。徐良认为:夏遂良和昆仑僧再不是东西,在武圣人面前也不敢独行其事。武圣人身份那么高,顾及他自己的名誉,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多数人都同意徐良的看法。派谁去呢?徐良认为,自己是带队的,当然说话算数,应该由他出面。白芸瑞不想让徐良冒这个危险,便急着要自己去,并且说:我的师父和师叔都被押在乾元洞,能不去看看吗?最好让我去碧霞宫见武圣人,能求求他见上师父一面,也尽一点师徒之情。徐良见白芸瑞说得有理,只好点头答应。让谁陪着芸瑞去呢?海外野叟王猿第一个报名,细脖大头鬼房书安也嚷着要去。徐良一想:王猿武艺高强,房书安智谋过人,由这三位去见武圣人,万无一失。商议已定,徐良派小船把他们送上了小蓬莱。临分手时一再叮嘱:小蓬莱可不是一般的道观,在那儿说话一定要有分寸,不能让武圣人挑理,要把我们的理由讲清楚,把昆仑僧的阴谋揭露透。另外还告诉他们:我们在这儿等候,你们啥时候回来了,咱再一同回马家店。 kR C0iTV'I  
c|f)k:Q  
白芸瑞等三人来到碧霞宫外,见夏遂良等人也在这儿站着呢。小老道进内作了禀报,武圣人听说开封府来了三位,便传话让夏遂良他们也选出三位,一同到庙内回话。夏遂良点过昆仑僧、江洪烈,三个人迈上了左边台阶,白芸瑞、王猿、房书安,从右侧门进了碧霞宫。他们穿廊过院,来到大厅。白芸瑞等人抬头一看,见这间屋子十分宽大,正中央五彩莲花台上,坐定一人,不用问,肯定是武圣人于和。六个人来到台前,倒身下拜。武圣人摆了摆手,他们站起来,立在两边。武圣人看了看白芸瑞,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白芸瑞躬身答道:“回师爷的话,弟子叫白芸瑞。”“嗯,很好。这位是谁?”于和指了指王猿。王猿赶忙道:“我是王猿哪。”“万年古佛的弟子,名不虚传。那位呢?”“老圣人,我叫房书安,是开封府的校尉。”武圣人问完了,把脸一沉,对白芸瑞道:“白芸瑞,你大概是带队的吧,我今天把你们叫来,没别的事,只是问一问你们开封府为什么要上门欺负人?领兵带队来打我的小蓬莱?倘若讲出道理还则罢了,讲不出道理,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中国大约有多少年悠久的历史 正确答案:5000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