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一四二回 碧霞宫武圣问是非 乾元洞芸瑞见
张坚在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41384
财富: 92728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2108(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2-28
楼主 发表于: 02-23  
0

白眉大侠:第一四二回 碧霞宫武圣问是非 乾元洞芸瑞见

玉面小达摩白芸瑞和王猿、房书安来到碧霞宫,拜见了武圣人于和。于和见到他们三个人,就有点生气,质问他们为什么来打小蓬莱。夏遂良等人一听,知道武圣人还是向着自己,心中暗暗高兴,站在一旁,洋洋得意,等着看白芸瑞等人的笑话。白芸瑞虽然脾气不好,但分什么场合,看在什么地方。这儿是碧霞宫,他敢发脾气吗?明知道武圣人心存偏见,也不敢有半点越礼。听武圣人向他问话,赶忙躬身答道:“师爷容禀。我们并不是要打小蓬莱,慢说是开封府,就是皇上也没这个意思。我们此次到东海来,只是要捉拿几名国家的要犯,您要问是怎么回事,徒孙还得从头向您说明。”白芸瑞到了这会儿,寸步不让,把双方的分歧,一五一十,讲述了一遍。这些往事都明白了,是非曲直,便不说自明啊。白芸瑞知道武圣人于和之所以信了夏遂良的,就因为误信潘秉臣是被开封府所伤,所以他重点讲了潘秉臣的事,还说出了几个证人:潘秉臣在三仙岛的事,有茅山二圣洪飞、哈昆作证;金石寺被昆仑僧一伙人致残,可问该寺的长老横宽和尚。就因为这些人作奸犯科,目无王法,犯下不赦之罪,我们才到这儿捉拿他们归案。末了他还非常客气地说道:“我们到这儿办案,惊动了师爷,实在于心不忍。不过,孙儿所讲,完全是实情,望求师爷明察,并希望您大义灭亲,帮助我们把罪犯拿下,这样才无愧于武圣人的称号。”白芸瑞说完了,退立一边。夏遂良、昆仑僧、江洪烈听他说得那么具体,三个人头上的汗珠子都渗出来了。他们偷眼观瞧,见武圣人的脸色非常难看,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XYx 6V  
1\dn 1Hh  
武圣人于和最关心的就是他的大护法究竟是何人所害。从他的直观判断,开封府的人不会伤害潘秉臣,因为潘秉臣在三仙岛宣读的法牒,于开封府和上三门明显有利,他们怎么能与我做对呢!所以对昆仑僧的话一直存有怀疑。现在听白芸瑞把来龙去脉讲得这样清楚,又合情合理,老圣人心中已经明白,上了夏遂良和昆仑僧的当了!怎么办,我是按白芸瑞说的,大义灭亲,把这些人抓起来,还是支持他们走到底?老圣人心里非常矛盾。他往身边看了看,这一看心头凉了半截,八大护法仅剩下多臂昆仑何清雅一个人了,武圣人心中的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即便潘秉臣不是你们所伤,修善、丁朗可都是栽在你们手中啊!对我的护法这样无情,就是瞧不起我武圣人哪!想到这儿心中不禁大怒,恶狠狠瞪了白芸瑞一眼,转过脸对夏遂良道:“徒儿,芸瑞说的是真的吗?”夏遂良心慌意乱,忙道:“师父,昆仑僧对这些事最清楚,让他给您说吧。”“高僧,你讲句公道话,芸瑞说的是真的吗?”“老圣人,他讲的全是谎言,没一句是真的。既然老圣人垂问,听贫僧给您详细说明。”昆仑僧已经猜出了于和的心事,明知白芸瑞的话是真,也不愿相信,因此便颠倒黑白,信口雌黄,把所有的事情都翻了个个儿。虽然他的话漏洞百出,驴唇不对马嘴,武圣人还是频频点头。 b'ml=a#i 0  
&~B5.sppnB  
房书安实在沉不住气了,开口说道:“武圣人,您是武林的泰斗,被大家尊为圣人,不但说武功高,心术还得正,处理任何问题,都得公平才行啊。”房书安这几句话明明是指责于和,于和那脸色当时就沉下来了。房书安把话题一转说道:“我知道您对什么事都会秉公处理,不负众望。好了,我说说潘秉臣老剑客的事。武圣人,常言道会说的不如会听的,潘老剑客办的事,明明对我们有利,我们能加害于他吗?只有损阴缺德、丧尽天良的人才这样干,然后嫁祸于人哪!昆仑僧,谁要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就是禽兽、豺狼,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武圣人于和觉得房书安太不像话了,竟敢在碧霞宫暴跳着骂人。他把手一摆,喝道:“放肆!房书安,你也太不像话了,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能让你撒野吗?”昆仑僧见有机可乘,赶忙道:“武圣人看着了吧,他们在您的眼皮子底下都敢这样,在外横行到何等程度,不就清楚了吗?” 4c~>ci,N?(  
@\(vX]  
王猿不善言词,他在一旁听着,觉得昆仑僧的话太不顺耳,他想:要不是你从中鼓动,哪会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哇!我非教训教训你不可!王猿的野性一上来,便什么都不顾了,往前一蹿,出手如电,去抓昆仑僧。没还等他碰着昆仑僧的身子呢,只觉着后背重重地挨了一掌,把他由屋里打到了屋外,王猿翻了个跟头,又站了起来。打王猿的不是旁人,正是武圣人于和。于和怎么从莲花台上下来,又怎么上去的,房书安和白芸瑞都没看清楚。武圣人这一掌并没用劲,只是把王猿推了一下,给他个警告,真要用劲拍,王猿就别想起来了。王猿粗野成性,并没接受这个教训,进屋又骂开了:“于和,你算个什么东西!过去我尊重你是武圣人,今日一看,名不副实!你处事不公,算什么圣人!别人服你,王猿不服!”于和冷笑道:“王猿,把你那野性收起来!再敢撒野,可没你的好处!”夏遂良听师父这么一说,立即心领神会,往前一进厉声喝道:“王猿,你竟敢在武圣人面前撒野,这还了得,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碧霞宫不是好惹的。” n,P5o_^:  
j1Yq5`ia  
金灯剑客说着话往前一进,去抓王猿。突然,他觉得有一股巨大的气浪打向自己的前胸,双手推了一下没推动,吓得他侧身跳在了一边,身后的昆仑僧“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随着昆仑僧倒地的声音,由门外走进一人,此人迈着方步,摆着拂尘,哈哈一笑道:“哎哟,碧霞宫好热闹哇。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来者非别,正是冰山北极岛的长发道人雪竹莲。 g"Q h]:  
L6 6-LMkH  
于和一见是二师兄,赶忙由莲台上下来,躬身施礼:“二师兄,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打个招呼,让我到外边接你呀!”雪竹莲也是受开封府之邀,特地由冰山北极岛赶来的。他一看事情闹到了小蓬莱,自己再不出面,诸葛元英、上官风也非出事不可,这才赶到东海镇马家店,又在船队那儿见到了两个徒弟和徐良。他听说白芸瑞等人去了碧霞宫,心里有点放不下,这才赶来。守把宫门的小老道一见是雪竹莲,谁敢拦他呀,因此没人通禀,便闯了进来。于和一见雪竹莲,马上猜出是开封府把他请来的。于和这个人,别看那么大年纪了,自尊心还挺强,你若尊重他,他对你还客气点;你对他若有半点轻视,他就要给你点颜色看看。开封府到处请人来压我,二师兄来了,说不定大师兄也会来,你请人越多,我越不服气,非与你们斗到底不可!他心里烦恼,面上却堆满了笑容:“二师兄,多年没见,想煞小弟了。徒儿,还不给你师伯见礼!”夏遂良赶忙过来,双膝跪倒,参见二师伯。昆仑僧、江洪烈也拜见了老剑客。 tPHS98y  
+rNkN:/L  
于和同雪竹莲一对话,白芸瑞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夏遂良等人见过礼,芸瑞赶忙拉着王猿和房书安跪倒在地,拜见了师爷。长发道人一一问了名字,把他们都拉了起来。有人给长发道人搬过来椅子,面前献上了香茶。雪竹莲同于和寒暄了几句,话锋一转,问上了正题:“师弟,你面前站着这几个人,都是握拳瞪眼,像要打架的样子,这是要干什么?”“师兄有所不知,是这么这么回事。” .g\6g~n  
c\cZ]RZ  
武圣人于和就把近几年发生的事,简要说了一遍,并重点说明:潘秉臣被开封府的人弄成了残废,据说动手的就有这个白芸瑞和房书安,他们现在又领兵带队,来打我的小蓬莱,我为了弄清情况,把他们叫来问问,谁知道王猿竟敢撒野,才说要教训他,你就来了。房书安听武圣人也在颠倒黑白,就想插言,被白芸瑞拽住了。芸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暗道这两位说话,哪有你插的言!房书安才没有吭声。长发道人听于和说罢,不禁放声大笑。于和问道:“师兄,你笑的什么?”“师弟,我笑你偏听偏信,受人的蒙蔽呀!你蹲在小蓬莱,只听昆仑僧他们的一面之词,上了大当还不觉得呢!告诉你吧,我这次从北极岛来到这里,一路上听到不少议论,不管是僧道俗,还是士农工商,没一个人说昆仑僧他们对的。依我看,事情都坏在这个大和尚一人身上,他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啊!师弟如若执迷不悟,非吃他的大亏不可呀!”雪竹莲这几句话,把昆仑僧说得无地自容,又不敢开口,只得狠狠地勾着头。于和道:“师兄,你的话也不一定全面,要说昆仑僧他们有错,这有可能,但是开封府难道都是对的吗?一只巴掌能拍得响吗?远的不说,就说眼前,王猿和房书安都敢在我的面前骂人撒野,他们在外边的作为就可想而知了。”“师弟,这件事并非一句两句话就能解决,放下它暂且不管,我再问你一句话,大师兄的两个徒弟,夏侯仁和白一子,现在在哪?是不是被你看起来了?”“不错,他们俩都在我的乾元洞。因为白一子恃强行凶,剑伤高亮基,我才对他们师兄弟进行点惩罚。”“师弟,你办这件事可有点不妥呀。夏侯仁和白一子是谁?那是咱大师兄的爱徒哇,他俩真有不对,你应该交给大师兄,让他处置,怎么能越俎代庖呢!倘若为此引起我们弟兄之间的误会,伤了和气,岂不让武林人耻笑嘛!”“二师兄,我这样做虽有失礼,但也不为过,一者我并没难为他们,每天饭菜都很及时;二者我是他们的师叔,教训教训他们,也不算失礼呀。”“师弟此言差矣。你的徒弟在外边胡作非为,回来还百般庇护,人家的徒弟小有过失,就关押起来,这样做有点不近人情吧!师弟,能不能听我一句话,或者算二师兄向你求情,你抬抬手,把两个徒侄放了?”“可以!冲二师兄这一句话,我现在就放人。来人,把夏侯仁和白一子带来!”夏遂良急忙说道:“师父,放不得呀!夏侯仁和白一子都是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没有他们,白芸瑞敢那么猖狂吗?别看夏侯仁表面上文质彬彬,实际上是外君子内小人,没少给白芸瑞出坏主意。那个白一子,更是狂傲的不得了,伤了我们不少人哪!您的大护法鬼影神魔高亮基,不就丧命在他的剑下吗?他找上门来杀人,还能轻易放走吗?”长发道人脸色一沉,说道:“师弟,咱们俩在这儿说话,还用你的徒弟插嘴吗?这样不懂道理之人,也是你的掌门弟子?看来你平时对门人太宽纵了啊。师弟,是你教训他,还是让我教训他?”武圣人气得拍着桌子叫道:“夏遂良,你好大的胆子,谁让你在这儿多嘴多舌?还不过去向你二师伯请罪!”夏遂良明白师父是向着他的,赶忙装出一副笑脸,对着长发道人打了一个躬:“二师伯,怪徒侄一时性急,说话失口,还望你老人家多多担待。”“算了吧,你不必在我面前演戏了,只要以后少找点事,比什么都好。”雪竹莲又问于和:“师弟,你放人还是不放?”“我说过放,当然要放。来人!”夏遂良和昆仑僧一对眼,没等别人过去,他俩先说话了。昆仑僧道:“老圣人,把这事交给我们俩吧。”“行啊,去把夏侯仁和白一子都带到这儿。” 3Rl,GWK  
w#G2-?aj  
夏遂良和昆仑僧接过武圣人的手令,刚要出门,被房书安拦住了:“等等,我有话说,等我说完了,你们再去不迟。”武圣人看着房书安总觉得不顺眼,很不耐烦地问道:“你有什么事?”“老圣人,请问夏侯仁和白一子,现在是死了,还是活着?”“他们俩活的好好的,谁说死了?”“您要放的是死人,还是活人?”“当然是活人了。房书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圣人明鉴。我对您是一百二十个赞成,对夏遂良不敢相信,对昆仑僧非常担心,这个大和尚什么样的坏事都干得出来。让他去带人,他到那儿要下了毒手怎么办?”于和道:“我的命令,他们敢违抗吗?这种忧虑太没必要了。”房书安道:“老圣人,上次您让潘秉臣去传法牒,他们不是照样不听吗?还弄残了潘秉臣,然后来欺骗您,这可是前车之鉴哪!”昆仑僧叫道:“你血口喷人!潘老剑客是被你们致残的!”于和一看又要吵起来了,遂摆了摆手道:“别吵了!二师兄,我陪着你到乾元洞去,亲手把人交给你,总可以了吧?”“如此甚好。师弟,咱们走吧。”武圣人于和、长发道人雪竹莲,并肩走出碧霞宫,夏遂良、白芸瑞等人紧随其后,直奔乾元洞。 NB8&   
N4^5rrkL  
乾元洞修在一个山崖上,离地一丈多高,门前有三尺宽的石台,洞门用鸡蛋粗细的铁条装成,共有五个小洞,头一个洞里关的是夏侯仁。雪竹莲和白芸瑞挤到门前一看,见洞里虽有床铺、被褥,但夏侯仁身带铁链,被锁在里边,同犯人没什么两样。白芸瑞喊了一声“师父”,哽咽着便说不出话来。看门的小老道见武圣人亲自来了,急忙退在了一边。夏侯仁虽然被关在山洞,但从表面看,他的气色还不错。因为白云剑客心地较宽,他知道自己被关在这儿,迟早师父会知道的,到那时师父必然会来救他,因此该吃吃,该睡睡,睡不着了就静坐练内功,所以身体还算不错。夏侯仁听到外边有人走动,睁眼一看,没想到二师叔和三师叔到了,他那心像油煎一样,强忍着泪水,急忙跪倒在地:“师叔在上,徒侄夏侯仁,给二师叔、三师叔叩头!”雪竹莲见夏侯仁气色不错,心里还比较宽慰,点头说道:“夏侯仁,你三师叔已经答应放你们走了,我再看一下白一子,咱们一块儿离开小蓬莱。”“多谢二师叔、三师叔。” H5wb_yBQ+  
(N~$x  
众人又来到第二号洞口。再看白一子,与夏侯仁大不一样:眼窝深陷,脸上没有光彩,才几天时间,白衣神童变成了瘦老头儿!因为白一子受伤被押之后,心里窝着很大火气,这几天很少吃饭,身子怎么不垮呢!他听到洞外有不少人说话,勉强睁开双眼,一眼就认出了雪竹莲,白一子往外一扑,抓住铁条,少气无力地喊道:“二师叔,快来救我——”长发道人、白芸瑞等见小剑魔成了这个样子,心中都挺不是滋味。雪竹莲说:“白一子,你不要着急,我就是为你来的。你三师叔已经同意将你释放,有什么话咱回去再说。”雪竹莲问于和道:“师弟,传话放人吧。”“好,我这就传话。来人,把铁门打开!”“且慢。师父且慢开门,弟子有下情回禀。”夏遂良紧走一步来到武圣人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肯起来。 'bW5Fr>W  
s<T?pH  
夏遂良和昆仑僧、江洪烈随着武圣人来到乾元洞之后,有意拉在了后头。别人都去看夏侯仁和白一子,他们便商量开了,这会儿又想好了点子,由金灯剑客出面,向武圣人说明,武圣人并非真正乐意放人,但是师兄把话说到这儿了,他无法驳回,心里就盼着夏遂良他们出来说话呢。现在一看夏遂良开口了,他又故作不满,问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师父明鉴,人放不得呀。当初白一子行凶,您把他扣了起来,到现在一点错没认,就把他放了,知道的说您胸怀坦荡,有容人之量;不知道的必然说是长发道人雪竹莲,逼着于和把人放了,于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种舆论要传出去,不但对您,主要是对我二师伯的名誉损害不小哇,别人会说他以大压小、蛮不讲理,师父,您不能干这种有损我二师伯声誉的事情啊!”雪竹莲、白芸瑞等人一听,气得七窍生烟,干瞪眼又没办法说。于和微微地点头。夏遂良见师父点头,知道已经动心,遂接着说道:“师父,以徒儿之见,既然我师伯提出来了,您也答应了,人还得放,但是应该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行,既达到放人的目的,又无损于我师伯和您的声誉。”“计将安出?”“我们走马换将,一对一,他们把古月罗汉放回来,这里任意领走一个人,这种办法,乃是上策。”于和想了想道:“这个主意果然不错。二师兄,你看这样办行不?”雪竹莲气得须眉皆奓,抖着手指着于和道:“师弟,刚才你在碧霞宫是怎么讲的?怎么转眼就变卦了?你为何这样耳软心活呢?”“二师兄,刚才是我虑事不周哇!我看夏遂良讲得也有道理,就这么把人放了,别人怎么说我,都没关系,要因为这事让江湖上人人说你以大压小,强人所难,这样有损于你的声誉,小弟于心不安哪!我不能做那种损害师兄声誉的事!再者说一对一,两有利,你并不吃亏呀!”“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房书安一拉长发道人的衣袖,小声道:“老祖宗,您别争了,就答应他们吧,剩下一个回头再另想办法,千万别为这事闹翻了。”长发道人只好答应。白芸瑞等人生气也没办法,当下由房书安回去领人。老房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徐良只好答应,陶福安和柳成光亲自把古月带到了乾元洞这儿。  5K56!*Y  
!FG%2L4?,5  
武圣人见古月回来了,便下令放人。放谁呢?雪竹莲、白芸瑞等一致认为应该换回夏侯仁,因为他是上三门的总门长啊!但是,夏侯仁说什么也不出来。他已经听到了刚才的争论,知道只能回去一人,因此,他坚持让白一子回去。他说:我师弟身受重伤,应该赶快回去进行调治,我的身子好,再过一段没关系。众人见他说得有理,只好来领白一子。白一子也听到了前后的争论,他认为师兄这样对待我,我怎么能留下师兄自己回去呢?说什么也不肯出来。长发道人生气了,以长辈的身份,把他数说了一遍,白一子这才不再说话。小老道去掉了白一子身上的锁链,小剑魔身子一软,瘫在了地上。雪竹莲问于和道:“对夏侯仁你准备什么时候放?还有什么附加条件?”“二师兄,咱们平心而论,夏侯仁不坏,有长者之风,我也特别喜欢他。师兄也看到了,虽然他被押在这儿,生活上并没有亏待他,而且决不会为难他。至于怎么放,你应该给我一个考虑的余地。这样吧,五天以后你来听信儿,可以吧?”雪竹莲一看,再和他争吵,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好说道:“五天就五天吧,到时候我再来听信儿,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那是自然。” LhJa)jFQ  
rjojG59U>  
雪竹莲等人向夏侯仁告别。白芸瑞背起师叔走在前面,陶福安、房书安随后紧跟,离开乾元洞。来到三岔路口,武圣人对长发道人说:“二师兄,你我弟兄多年没见了,能这样匆匆分别吗?你是不是到碧霞宫住上几日?”“师弟,现在你忙,我也忙,咱们都有好多事情要做,等这个事情结束了,你我再详谈吧。”武圣人也没再挽留,拉着雪竹莲的手,送出五里开外,才分手告别。武圣人、夏遂良等回归碧霞宫不必细表。 "HQF.#\#  
Jj"HpK>[  
雪竹莲等人回到船上,徐良等人全围过来了,大家一看白一子的模样,无不难过。他们回到马家店之后,赶忙找人给白一子调治伤症。白一子见到众人,心情好多了,加上饮食也比较合口,伤势好得很快。徐良、蒋平、雪竹莲等人,这几天经常在一块儿商议,怎样才能解救夏侯仁。他们知道武圣人身边有个昆仑僧,就别指望让他们顺顺当当地放回白云剑客。可是他们会想出什么新的花招?谁也猜不出来。最后蒋平道:我们只用在思想上作好准备就是了,不管他们想出什么主意,出多么大的难题,我们都得把白云剑客救回来。这几天当中,前来帮兵助阵的又到了不少,比较著名的人物有少林八大名僧,峨眉二女侠、茅山二圣等等,共有一二百位。蒋平、徐良、白芸瑞忙着招待客人,东海镇的另外三家店房也被他们包下来了。 mv Ov<x;l  
lxb8xY  
到了第五天,长发道人雪竹莲吃罢早饭,就要赶奔碧霞宫,去向于和要人。白芸瑞一心惦念着师父,非要跟着去。白眉徐良知道此去准有曲折,昆仑僧他们不一定又会生出什么枝节,因此他得跟着去,遇事好拿个主意。王猿见徐良去了,他也要跟着。房书安说什么也要三进小蓬莱,长发道人便答应带着他。五个人乘着一只小船,直奔小蓬莱。小蓬莱码头早有两个老道在迎候,一直把雪竹莲等人领到碧霞宫。碧霞宫的山门外,夏遂良、昆仑僧等三十多人,站立两厢,热情迎接来人。夏遂良向雪竹莲请了安,向徐良等人打了招呼,陪着五人走进山门。 P{oAObP%  
h_ ! >yK  
武圣人于和听说二师兄到了,便降阶迎接,两人携手揽腕,进入大厅。落座之后,雪竹莲不等于和说话,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师弟,五天时间已经到了,对夏侯仁放还是不放?请给个答复吧。”“师兄,你我都是这么大年纪了,说话还能不算数吗?放人是一定的。不过呢,我想同你开个玩笑。”“什么玩笑?”“二师兄是明白人,小弟的脾气,你也了解,我总觉着就这么把人放了,有点下不来台。为了双方都满意,我摆了一个小阵,把夏侯仁放在阵里,你们前去破阵,啥时候把阵破了,啥时候把人带走。不知二师兄意下如何?”“老三,我算服了你啦,你可真会耍花招哇。既是你把话说到这儿了,我也不想再同你争辩,咱就以阵式赌输赢吧。你的大阵在哪?能让我们看看吗?”“当然可以。你什么时候看阵?”“现在就去,这个碧霞宫我一刻也不想呆了。”于和领着众人离了碧霞宫,一直来到码头,让众人上了小船。徐良心想:莫非他这个阵不在小蓬莱?另外还有个岛屿?让我们过海破阵,能破得了吗?谁知上船之后,于和把手一挥,小船朝大陆划来,不过没划向东海镇,且是偏向了西南。小船靠了岸,众人弃舟登陆。雪竹莲闪目一看,面前群山环绕,绿树成荫,溪水瀑瀑,鸟语花香,环境倒也不错。于和领着他们顺大道进入山区。走了约一个多时辰,面前出现一块平地,地中央砌着一座高台。离高台约有半里左右,于和站住了脚步:“二师兄,徐良,你们看好啊,我摆的小阵就在这个地方。看着没,这一片山就叫八卦山,有着四象之景,这座阵的阵主是金灯剑客,因此阵名就叫八卦四象金灯阵,周围三里左右,即算进入了大阵,那座高台就是大阵的中央,夏侯仁就在台上。这个台子呢,取名叫五行昆仑绝命台。啥时候你们能把阵给破了,一直打到中央,登上五行昆仑绝命台,把夏侯仁给救走,即算你们赢了。你们要进不了小阵,上不了高台,即使上去了,救不走夏侯仁,即算为输。怎么样,你们敢破这个八卦四象金灯阵吗?”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