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一四三回 武圣人摆设金灯阵 四剑客血溅绝
张坚在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41361
财富: 92752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2106(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2-27
楼主 发表于: 02-23  
0

白眉大侠:第一四三回 武圣人摆设金灯阵 四剑客血溅绝

长发道人雪竹莲、白眉大侠徐良等人,在武圣人于和的陪同下,来看八卦四象金灯阵。这儿山岭相连,树木成林,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埋伏,惟一能看清的,就是面前的一个方台子。众人听于和说那儿是大阵的中央,夏侯仁就在方台上,便都不再多问,一直朝方台走来。离远了看这个方台不高,近处一瞧,倒也不低。台子是个正方形的,两丈四尺宽,两丈四尺长,两丈四尺高。四面全用青石条砌成,并无踏阶可登。雪竹莲等人使轻功往上一纵,飞身上了五行昆仑绝命台。房书安在王猿、徐良的帮助下,也上了高台。众人闪目观瞧,见台子的正中央放着一把圈椅,白云剑客夏侯仁在椅子上坐着,两只胳膊、两条腿、腰、肩膀,全被铁链缠着,锁在椅子上。夏侯仁见师叔带着这么多人来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嘴张了张,又闭上了。白芸瑞见师父在这儿受苦,往前一进,叫了声“师父!”就扑到夏侯仁身上了。雪竹莲看了看夏侯仁,转身问于和:“师弟,按你说的,我们要把夏侯仁救走,你服不服输?”“当然服输!只要你们救走夏侯仁,我们这些人全都服输认罪,愿怎么处治都行。”“那好,咱们就一言为定了。”昆仑僧插话道:“武圣人,打赌不能只让一面承担条件呀。”于和一想:是啊,我也得叮你一句:“二师兄,一旦你们破不了小阵,救不走夏侯仁,又当如何呢?”“这个——”雪竹莲不能做主呀,他得同徐良、白芸瑞商量。最后作出决定,由长发道人答复于和:“师弟,我和徐良他们商量了,以十日为限,破你的八卦四象金灯阵,如果到时破不了,救不走白云剑客夏侯仁,算我们输了,你对夏侯仁愿意怎么处置,我们都不再过问,这是一;第二,夏遂良、昆仑僧、古月等等,我们也不抓了,由徐良、白芸瑞回去向皇上交差,听凭发落;第三,从今后太极、八卦、形意三门关闭门户,再不准传艺收徒,把这三门从武林中取消。你看怎么样?”夏遂良等人一听,高兴得几乎蹦起来。于和道:“好,就照你说的办。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似箭离弦,如白染皂!”“你我打手击掌!”雪竹莲和于和对了三掌,事情就算定下来了。众人下了五行昆仑绝命台,夏遂良等拥着武圣人,高高兴兴回了小蓬莱;雪竹莲、徐良等人心事重重,无精打采,返回马家店。 O89<IXk  
` 2|~Z H  
蒋平、陶福安等人一直站在店门口,着急地张望着,见众人回来了,自然高兴,仔细一看,不但说没有白云剑客,而且五个人的脸色都那么阴沉,众人就知道事情又发生了变化,谁也没有多问,陪着长发道人回了客屋。雪竹莲喝了一杯茶,长叹一声,这才说出了事情的经过。老少英雄一听,简直开了锅啦!不少人嗷嗷叫着,大骂武圣人不讲道理!像他这样做,根本没资格主宰武林!有的喊道:“八卦四象金灯阵,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现在就去破阵,把夏老剑客救回来!”“对!现在就去破阵,然后一举拿下小蓬莱,把那伙人带回开封问罪!”房书安道:“众位别吵,喊声再大也没用,武圣人摆的大阵,是好破的吗?咱们别在这儿喊叫了,各自回屋想办法,让我四爷爷和我干老好好想想,到底怎么个破法。”众人这才各自散去。 KtY~Y  
^w2n  
徐良和蒋平这一夜都没有睡,他们分别同几位高人进行长谈,让他们说说破阵的意见,最后他们综合大家的意见,定出了破阵方案。第二天早饭后,众人又围了过来,纷纷向蒋平、徐良请战,问他们怎样破阵。徐良见众人情绪激昂,和蒋平商量了一下,让老少英雄统统到院里集合,宣布攻打八卦四象金灯阵的方案。众人闻听要去破阵,全来了,整个院子挤满了人,再没有插脚之地。 |NtT-T)7  
7x9YA$IE  
徐良受蒋平、白芸瑞等人推举,当众宣布了破阵方案:“诸位,要说起破阵,咱也不是破头一回了,虽然说对八卦四象金灯阵的内幕不太清楚,据我猜想,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外利用险要地势,埋伏下人马,或用弓箭,或用陷阱,阻挡我们前进,我看这些都在次要,主要的就是那座五行昆仑绝命台!武圣人在那个台上肯定做的有文章。因此,我打算分四道从四个方向朝阵里攻打,无论哪一路先到台下,都要把周围的情况弄清楚了再登台,只要把白云剑客给救回来,我们就算胜利。”徐良把应注意的事项说了一遍,然后分派了四处人马,安排了看家的兵力,约定天黑以后,一齐发起进攻。 _KmpC>J+  
S,AZrgh,"X  
东、南、北三路都不必细表,单说西边这一路。要从力量上说,这一路最强。他们一共八个人,领队的是白眉大侠徐良。主力有万年古佛、王猿、洪飞、哈昆,另外还有房书安、方宽、方宝。他们来到西山口,已是万籁俱寂。徐良又叮嘱了几句,众人不再说话,一个跟着一个,向阵里摸去。约摸走了三里地左右,来到一个谷口,两边全是刀削一般的陡壁,只有一条山道可通。突然一声呼哨,由谷里冲出一伙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一人怪笑道:“哈哈,你们的胆子不小啊,竟敢夜探八卦阵,某家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哪一个过来送死!”徐良等人一看,嗬,老熟人了,说话的正是绝命剑客叶秋生!徐良一看,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拉金丝大环刀就想往上闯,被王猿一把拉住了:“良子,你往后退,把这些东西都交给我了!”王猿一声怪叫,跳到队前。绝命剑客叶秋生拽出双锋青龙剑直奔王猿。王猿同他打了三十几个照面,上面一掌打中他的手腕,宝剑脱手而飞,下面一脚正踹上他左腿的迎面骨,“喀嚓”一声,腿给蹬折了,叶秋生仰面朝天摔倒在地。叶秋生刚一翻身,徐良就到了,寒光一闪,叶秋生的人头滚到了一旁。随着叶秋生来的,还有七八位请来的绿林人物,但是他们的武功都顶不上叶秋生,这些人见他毙命,无不吓得魂飞魄散,谁还敢再打呀,“哇”的一声,磨头就跑。有两个腿肚子抽筋,连路都跑不动了,被房书安赶上一人一刀,结果了性命。徐良等人没再遇到阻拦,就一直来到五行昆仑绝命台下。围着这个台子有四五十人站岗,但没有一位出名的剑客,他们怎能是徐良等人的对手,不一会儿便鬼哭狼嚎,四散逃命。 \+GXUnkj  
oBqP^uT>a|  
徐良一看,没有伏兵了,上台吧。房书安道:“哎呀,这个台连梯子都没有,我怎么上去呀?”徐良道:“房书安,你和方宽、方宝都不用登台了,就在下边守着,来了人也好抵挡一阵。”“那好吧,祝你们一举成功。”徐良等人飞身登上五行昆仑绝命台。 1sc #!^Oo  
 +KFK..  
在这个台子上,还有一位高人,就是九头神雕计成达。徐良的双脚刚刚挨着台沿,计成达一下子就扑过来了,想趁徐良立脚不稳,把他打落台下。谁知徐良早有准备,大环刀一抡,砍向计成达的双臂,计成达往后一撤身,徐良站稳了脚跟。计成达气得哇哇怪叫,刚要往上闯,“噌!”台下又蹿上一人,这个身影就把计成达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定睛一看,果然是海外野叟王猿!计成达曾经吃过王猿的亏,哪敢和他交手啊!刚一愣神,万年古佛又上来了。计成达一看,心就凉了,暗说:完了,真要同他们交手,我这条命非扔这儿不可,干脆跑吧!想到这儿他就打算溜。王猿一看计成达要溜,扑过去就是一掌,打得计成达“噔噔噔”倒退了几步,已经到了台边。他往上一纵,朝台下便跳。就在这一瞬间,徐良抖手一镖,“啪”的一声,正打中计成达的肩头,把他打得一仄歪,身子失去了控制,平着摔在了地下。计成达弹挣几下刚想起来,房书安蹦过来了,小片刀一摆“噗”地一声,扎进了计成达的胸膛,来回搅了几搅,计成达不动了。老房还不放心,又连砍了两刀,切下了计成达的脑袋。 M#S8x@U  
ec1g7w-n  
徐良等人在台上闪目观瞧,台中央仅剩下白云剑客夏侯仁,还像昨天那样,被链子锁在椅子上。徐良道:“老剑客,您受惊了,我们这就救您。”“多谢众位,你们可要小心哪。”王猿上前看了看,就想把锁链拽断。他扎好步子,用尽平生之力,也没能拽开。王猿一急,拽出了九耳八环太阴刀,让众人后退,拿刀砍这个锁链。他这把刀乃是削铁如泥的宝刀,谁知道连砍数下,锁链上连印儿都没留下。徐良一看,也有点急,让王猿后退,他又拽出金丝大环刀,砍了几下,也是纹丝不动!他们这才知道捆夏侯仁的锁链,乃是一条特制的宝物哇! idO3/>R [  
.e.vh:Sz  
这时候,东、南、北三面都传来了阵阵喊杀之声,看样子打得非常激烈。同时,有一处火把晃动,直奔中央而来,他们知道,夏遂良的人正往这儿赶,若等他们赶到,再要救夏侯仁,困难就大了。形势紧急,怎么办呢?王猿道:“干脆连椅子一块儿抬回去,到了马家店再想办法。”众人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王猿跨前一步,两只手抓住椅子往起一搬,没动,原来这把椅子是生铁铸的,好像长在地上一般!万年古佛见王猿搬不动,便过来帮忙,洪飞、哈昆也来搭手,徐良伸不上手了,只好站在一边瞧着。王猿等四个人抓住铁椅,叫了一声号,一齐用劲。椅子刚刚晃动,突然一声巨响,硝烟迷漫,一股热浪把徐良掀下了五行昆仑绝命台,可叹万年古佛、王猿、洪飞、哈昆四名高手,为了搭救白云剑客夏侯仁,被开花炮炸得粉身碎骨,连尸体都找不全了。 ^ fK8~g;rB  
:Yz.Bfli  
白云剑客夏侯仁受了点轻伤,并没被炸死。因为他这个铁椅的坐板有三寸厚,另外开花炮是向四面飞射,为的是炸死前来登台的人,所以夏侯仁仍然活着。 0 SKt8pL`  
[9(B;;R@  
徐良从台上摔下来没受伤。因为他心里明白,所以使了个空中翻,双脚落地。徐良心想:完了,一切全完了,大概五个人都已化成灰烬!但他还不死心,没等烟雾散尽,便二次纵上绝命台,只见到处是断肢残骸,夏侯仁还坐在椅子上。徐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鼻翅一酸,“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夏侯仁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一看徐良还在那儿,他也落泪了,对徐良道:“徐良,别管我,此地不可久留,你快走。”“老人家暂忍一时,我必然想方设法二次救你!”徐良含着眼泪下了五行昆仑绝命台。房书安和方宽、方宝围过来了:“干老,上面发生什么事了?”“完了,万年古佛、王猿、洪飞、哈昆全完了!”房书安心里也是一阵难过。他刚骂了几句,就听四面喊杀连天,朝着中央拥来。书安一想:我们不能在这儿生气呀,快冲出大阵,回店想办法吧。他一拉徐良和方宽、方宝,四个人不顾一切往外跑。 P#ru-0DD  
fE7WLV2I>  
他们刚跑了一阵儿,突然一梆锣响,有一队伏兵,拦住了去路。队前站着一位胖大的和尚,手提方便连环铲,瞅着徐良发出一阵冷笑。徐良一看,来的正是卧佛昆仑僧。昆仑僧道:“徐良,你小子还不束手就擒,打算往哪儿跑哇!”“昆仑僧,你这个大和尚算坏透了,今天咱们俩是冤家路窄,碰到了一块儿,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徐良把宝刀一摆,就准备动手。昆仑僧哈哈大笑道:“徐良,今天我不想和你动手,我要叫你尝尝飞弩的厉害。”昆仑僧说着话往旁边一站,一伸手掏出面小旗,往空中一举,身边的小老道都托起了弩箭盒子。昆仑僧共带着二十个人,十个为一队,这一队放箭,那一队准备。别看是十个人,能顶百人射箭!因为他们用的是弩箭,这种弩一次可以发射十支箭,真有点锐不可挡。昆仑僧把小旗一摆,箭如飞蝗,射向徐良四人。他们急忙舞动刀棒,拨打弩箭,一边拨一边往后退。退了十几步,房书安一想:不行,这不是往阵里退吗?干脆爬山吧!他同徐良一说,徐良点头,四个人拨着雕翎上了山。这几个比起来,徐良的本领最大,他又是师父,遇到危险,能自己先跑吗?得掩护那三位呀,因此受弩箭的威胁就最大。拨打的稍微慢了一点儿,左肩头中了一箭。弩箭这玩艺儿,虽然射程不远,但射出去力量比较大,徐良身上没披铠甲,一箭射上,胳膊就抬不起来了。徐良心一狠牙一咬,拔下了箭杆,肩头上带下了一块肉,鲜血就流出来了。徐良这一耽误,再看房书安三人,已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他想:只要房书安他们能逃生,我就是死了,也会有人替我报仇。徐良强忍着疼痛,没命地朝山头跑去,昆仑僧领着人在后边紧追不舍。他一边追一边喊叫:“徐良,别跑了,你已经走上了绝境,再跑也没用了!”徐良跑上山头,朝下一看,好家伙,眼前是无底深渊!前有悬崖,后有追兵,怎么办,能让他们活捉吗?不能!我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落到昆仑僧的手里!徐良想到这儿,对着昆仑僧一阵冷笑,然后把宝刀还鞘,整了整身后的宝剑和百宝囊,往前一纵,跳下了悬崖!昆仑僧没料到徐良会跳崖自杀,真是追悔莫及!他爬上山头,朝着徐良跳崖的地方看了看,黑洞洞什么也看不到,只好叹了口气,带着人下了山岗。 :L`z~/6  
M!X@-t#  
单说白眉徐良。被昆仑僧逼得身逢绝境,往山下一跳,谁知道跳下去并没摔死,一者山崖并不高,夜里天黑,看不清楚,其实高不过十丈;二者下边是道河,河水正好在这儿绕弯,形成个深潭,徐良落水之后,因为他没有思想准备,同时他水性也不好,因此喝了几口水,就被呛翻了。活水不容易淹死人,他漂在水面,顺流而下,漂漂荡荡,过了八里路左右,到了浅滩。在这个地方岸旁住有一户人家,土坯小院,三间茅屋,祖孙三人,十分清闲。现在天交四鼓,老头子已经起床,招呼他的两个孙子,到岸边练武。他们刚到这儿,还没拉开架式呢,见水面上漂来一物,不知是什么东西。老头子道:“你们俩过去看看,那是什么。”两个年轻人“扑扑通通”跳进了水中。游到近处一看,喊道:“爷爷,是个人!”“是吗?把他捞上来看看。”两个年轻人一个拉着手,一个拉着脚,把徐良拖到岸边,抬上河滩,伸手一摸,心口还在微弱地跳动,年轻人喊道:“爷爷,这个人还没死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哇。你们先给他控控水,然后抬回家中,再作治疗。”年轻人答应一声,把徐良脸朝下搭在一块大石头上,朝他后背按了几下,徐良吐了不少水,呼吸均匀多了。 GUN<ZOYb=  
A5H[g`&  
老头也不让年轻人练功了,他们把徐良弄回屋里,点上了两盏灯。年轻人道:“爷爷,这人是个练武的,你看,腰里带着一把刀,身后还背着一口剑呢。”“是吗?让我看看。”老人一弯腰,拽出了徐良的金丝大环刀,不由就是一愣,拿灯下仔细看了看,把刀放在桌上,端着灯来到徐良近前,拿灯光照着仔细一看,老头儿那眼眉就立起来了,从牙缝里挤出了四个字:“果然是他!”两个年轻人莫名其妙,问道:“爷爷,他是谁?您认识吗?”老头儿并没回答,而是瞅着徐良在运气,一会儿满脸怒气,抓起了宝刀,一会儿又眉头舒展,把刀放下,慢慢地脸色恢复了正常。这个老头儿让他孙子端着灯,他从上到下,对徐良进行了检查,发现左肩头有箭伤,别的地方没有伤痕,这才放心。随手拿过药箱,取出丹药,给徐良敷上,又进行了包扎,又让孙子做了一碗姜汤,给徐良灌下,过了一会儿,徐良慢慢醒来。 t&r?O dc&m  
:He:Bdk  
徐良睁眼一看,躺在一个农家小屋的床上,桌上点着一盏灯,旁边站着两位年轻后生,床头坐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徐良看着这个老人,有点面熟,一时又想不起来。他仔细回忆一下,自己在八卦四象金灯阵受了箭伤,后来跳崖,大概是落进了水里,再往后就不知道了。他看着眼前的情景,明白过来了,自己是被人家搭救了。他想要坐起来,一用劲,左肩有点疼,低头一看,箭伤已经被包扎好了,心里非常感激,坐直身子,对老头儿说道:“老人家,大概是您把我救了吧?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请您赐下名来,我要永世不忘。”“徐三将军,你不必客气,我遇上了这个事,还能不管吗?说什么报恩不报恩呢。”“老人家,我看您十分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三将军,你是贵人多忘事啊,咱俩不但见过面,还在一块儿玩儿过命呢。”老头子说着,脸上露出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神情。徐良又仔细看了看,哎呀,是他!这回想起来了!等他认清了是谁,脑袋“嗡”的一下,心说:完了,才躲开冤家,又遇上对头了! A{+ZXu}  
_R-#I  
这个老头儿不是旁人,乃是江湖上有名的双枪大将武万丰,当年占据盘蛇岭,坐着第一把交椅。徐良刚刚涉足江湖那一年,因事同武万丰闹翻了,两个在盘蛇岭一场恶战,结果武万丰不是徐良的对手,徐良看武万丰那么大年纪,不忍心杀他,把他给放了。武万丰觉着自己败在一个后生手里,太丢人了,从此金盆洗手,再不出头,武万丰的名字从江湖人口中也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徐良落水遇难,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他!徐良一想:我当初让他丢了丑,他能不恨我吗?肯定得报仇哇!徐良想到这儿一拍胸膛说道:“老人家,徐良欠你的情,让你当众出丑,今日落在你手,你就报前日之羞吧,我徐良决没有怨言!”“三将军,此话当真?”“并非戏言!”“哈哈哈,徐三将军,你把武某看成什么人了,我要想杀你,还用救你吗?那件事已经过去数年了,还提他干吗?你若不嫌弃,从今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国南、国北,你们还不过来,这就是白眉大侠徐良,快给徐三将军见礼。”“见过徐三将军!”“坐下,快坐下。老人家,这二位是……?”“这是我的两个孙子。自那年我离开盘蛇岭后,就回到江南老家,金盆洗手,不再涉足江湖。谁知道还有人去找我,我心里一烦,就常在外边游历,塞北,天山,长白山,都有我的足迹。去年来到这儿,看环境不错,就盖了这三间茅庐,又领来两孙子,在这儿教他们武艺,刚才到河边练晨功,没想到把你给救了。”徐良听罢,再次谢过救命之恩。武万丰道:“三将军,有句话我本不该问,你是怎样受的伤呢?”徐良有着一肚子的闷气,现在遇到了武万丰,见他说话豪爽,又是救命恩人,便没有隐瞒,将小蓬莱和金灯阵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一遍。武万丰听徐良说罢,大吃一惊:“哎呀,没想到万年古佛、海外野叟那样名震武林的高人,竟死得这么惨,可惜,太可惜了。” T3?kabbF  
UT{N ly8u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话,天就亮了。武万丰让大孙子到厨房弄早饭,二孙子在门外看着点,不要放外人进来。饭菜刚刚端上,还没有吃呢,听见门外的声音有点不对,徐良和武万丰都出来了。徐良一看,原来是房书安和方宽、方宝同武国北打起来了。徐良喝道:“房书安,快住手,都是自己人!”房书安他们是怎么来的呢?正是为徐良而来。昨天夜里他们四个人被昆仑僧追赶,往山头上跑的时候,房书安三人趁机钻进了灌木丛,由于天黑看不清,同时昆仑僧注意的是徐良,三个人才躲过了那场灾难。徐良跳崖,房书安看到了。等昆仑僧走后,他们就想到山下找徐良的尸体,谁知一看,下边是河,房书安心想:看样子水还挺深,说不定徐良没有死,被水冲走了,我们得去看看。于是三人顺着河岸往下找,找来找去找到了这个地方。老房一看,这儿河面挺宽,还有沙滩,我干老会不会被抛上河岸?看看沙滩上,找不出什么痕迹,隐隐约约发现竹林深处有一户人家,他就想到这儿打听打听,问他们见没见着水面上漂个人。一到门口,正碰上武国北这个愣头青。武国北以为他是小蓬莱的人,不问青红皂白,照着房书安就是一拳,四个人这才打在一处。房书安、方宽、方宝一见徐良平安无事,心里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快忙过来见礼。徐良又指引他们见过武老英雄和国南、国北。房书安一看,“哎呀”一声就叫起来了:“老人家,您不是双枪大将武万丰吗?”“不错,正是老朽。你是细脖大头鬼?”“一点都不错,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老人家,你挺好吧?”“托福托福,还算平安。诸位,此地并非讲话之所,咱们进屋说吧。” \pPq ]k  
wy -!1wd  
几个人来到屋内。各自落座之后,武万丰吩咐武国南再做点饭,国南应声而去。房书安等人饿坏了,见有现成的饭菜,没有客气,便吃了起来,不一会儿风卷残云,把饭全吃光了,还不太饱。武国南二次把饭端来,他们又补了一点,这才心满意足。吃过饭之后,徐良他们停了一会儿,就要离开。武万丰道:“三将军,你我难得一遇,何不过上一日再回去呢?”“老人家,我心里着急,家里人也着急呀,昨天夜里那几路还不定是个什么结果呢,我在这儿能蹲得住吗?”“如此说来,我就不再挽留了。三将军,事情结束之后,请你再来一趟,咱俩好好攀谈攀谈。”房书安道:“老英雄,你干脆二次出世,跟我们一块儿走吧。”武万丰笑道:“老朽已经金盆洗手,发誓不再涉足江湖了,哪能再作冯妇呢!”徐良见人家不愿出山,不能强人所难,遂向武家爷儿仨告辞,打算转回马家店。 n--`zx-['  
6 w ]]KA  
几个人出了草屋。房书安在前,拉开了大门,探头一看,“哎呀”一声就退回来了,“哐当”,把门关上。再看房书安,只吓得颜色更变,结结巴巴地说道:“干老,大事不好,我们走……走……走不了啦!”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刚刚被蚊子咬完时,涂上 _____ 就不会痒了 正确答案:肥皂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