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今日发帖排行
主题 : 白眉大侠:第一四四回 龙云凤剑斩昆仑僧 夏遂良怒杀龙
张坚在线
级别: 综合论坛版主
UID: 40996
精华: 2
发帖: 41494
财富: 93504 鼎币
威望: 4 点
贡献值: 2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6 点
在线时间: 2116(时)
注册时间: 2018-06-08
最后登录: 2021-03-01
楼主 发表于: 02-23  
0

白眉大侠:第一四四回 龙云凤剑斩昆仑僧 夏遂良怒杀龙

白盾大侠徐良率队攻打八卦四象金灯阵,上了人家的圈套,遭到重大损失,徐良负伤落水,被双枪大将武万丰救下。徐良、房书安等人正要离开武家,走不了啦,院子被人堵住了。房书安探头朝外一看,吓得面如土色,话都说不成了。徐良问道:“书安,外面怎么了?”“哎呀干老,冤家路窄啊,那个恶和尚又追来了!”徐良也是一惊:昆仑僧来了,谁是他的对手呢? (ZR+(+i,  
L{_Q%!h3]  
来者是昆仑僧吗?一点都不错。这个恶和尚见徐良跳崖之后,心想着一定被摔得粉身碎骨了。天亮到那儿一看,谁知崖下是个深潭,他就知道徐良落水里了。死没死呢?不清楚。昆仑僧是个捉住蛤蟆都得攥出尿来的人,非要看到徐良的尸体不可,因此带人顺河找来了,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徐良。房书安一露头,昆仑僧就发现了,大和尚这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有房书安,就有徐良!无论是死是活,我都得把他弄回去。昆仑僧一声令下,二十几个小老道各摆兵刃包围了小院,他把大铲一抡,在门外就骂开了。徐良明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但也不能让他堵着门骂,牙一咬,拉刀就要往外闯,武万丰把他给拦住了:“三将军,你肩头有伤,出去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这么办吧,让我劝说他几句,看他能不能网开一面,放你们逃走。”“老人家,你认识昆仑僧?”“曾有一面之识,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老人家,这个昆仑僧特别狠毒,他决不会听你的话,你还应多加提防。”“放心吧,我知道该怎样对付。” Q?df5{6  
J`/t;xk  
武万丰一拉门,见面前站着位老和尚,仔细看了看,果然是昆仑僧。武万丰抱拳说道:“高僧,数载不见,一向可好?武某这厢有礼了。”昆仑僧看了看,没认出来:“你是哪位?”“怎么,不认识了?我是武万丰啊!”“哎呀,原来是你。老武头,徐良在不在你家?”“在!房书安也在!”“好!你快把他们交出来,让我带走!”“高僧,你乃出家之人,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徐良已是身负重伤的人,何必穷追不舍呢?你在守阵,他来打阵,既然他已经逃出大阵,就算他们输了,你不该赶尽杀绝呀。另外呢,他们逃到了我家,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让你把他们抓走。你是不是暂退一步,让他们离开我这儿,下次你们再要遇上,任凭怎样交手,我都不管。怎么样,能听我一言吗?”“武万丰,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竟敢管洒家的事情。看在咱们是熟人的分上,我不计较,你赶紧退在一旁,让贫僧去拿徐良和房书安。你要是不识抬举,嘿嘿,休怪我翻脸不认人!”武万丰也火了,明知不是对手也不愿退让:“好你个昆仑僧,连禽兽都不如啊!我岂能让你行凶!要想带人,倒也不难,得问问我的双枪答应不答应!” bHx09F]  
Q/'jw yj_  
武万丰一撤身,进院取他的双枪。徐良赶忙拦住了:“老人家不必动怒,您在这儿歇会儿,让我去对付这人!”“三将军别管,我非同他分个高低不可!”武万丰抓起双枪跳到院外,往前一纵,与昆仑僧战在一处。武万丰的武艺,比昆仑僧差得太远了,也就是二十个回合,昆仑僧一铲,正拍到武万丰的头顶上,可叹双枪大将,当场死于非命。武国南、武国北见爷爷丧命,血往上涌,各摆一根长枪,左右夹攻,双战昆仑僧。徐良怕他们有失,已经站在了门口。刚过四五个照面,武国南的背上就重重挨了一铲,把他打出两丈多远,绝气身亡。武国北一见,发疯一般,死命乱扎。昆仑僧哈哈大笑,大铲一抡,横扫武国北的腰部,这一铲要打上,武国北就休想活命。徐良一见可急了,他手里早就抓着一把石子,“哧——”一颗没把流星飞向了昆仑僧的咽喉。昆仑僧刚一躲,“哧哧——”两粒石子又打他的双眼,昆仑僧急忙用大铲往外磕。就这么个时候,方宽、方宝像脱兔一样,跳过去抓住武国北,把他拉了回来,若不然祖孙三人非得同日周年不可。 }pk)\^/w/  
h/`]=kCl  
昆仑僧磕飞徐良的石子,把铲头一摆叫道:“丑鬼,让这些无用之辈替你送死,不觉着问心有愧吗?”“昆仑僧休得猖狂,山西人并不怕你!”徐良忍着左肩的疼痛,摆金丝大环刀跳了过去。房书安一想:我们也别在这儿看热闹了,上吧!一摆手,同着方宽、方宝扑了过来。昆仑僧一见哈哈大笑,抡大铲力战四人。由于徐良左肩有伤,打起来大受影响,因此四个人打一个,还处在下风,而且险象环生。 !EO*xxQ  
D c5tRO  
正这时候,武家门楼上有人发出一阵狂笑:“哈哈哈,真热闹啊。你们都别打了,给我退在一旁!”徐良众人急忙跳出圈子,昆仑僧也退立一边。众人闪目观瞧,只见门楼上蹲着一个老太婆,两眼射出逼人的寒光。徐良一见,不由打了个冷战,不知她是敌还是友。 (9gL  
gumT"x .^  
来者是谁呢?乃是江湖上有名的高人,武功比陶福安还要高的飞天魔女龙云凤。她这个人性情古怪,心狠手辣,喜怒无常。徐良和房书安都认识她,知道得罪不起,没等她下来,就跪倒磕头。方宽、方宝见师父磕头,也赶忙跪倒在地。徐良道:“老人家,我这里给您磕头了。”房书安道:“老人家,我在心里正念叨您哩,您就来了,真是我们的救星啊。”“房书安,我知道你小子会瞪着眼睛说瞎话,当面这样说,背后不知道骂我多少。”“老人家,您可冤枉死我了。我要敢骂您半个字,叫我舌尖长疔疮,临终不得好死。”“算了算了,暂且退在一旁,”徐良等人又磕个头,才站立一边。 uY6]rt_#a  
1Q[I$=-F  
龙云凤飘身落地,瞅着昆仑僧道:“大和尚,出家人杀生害命,可是不对吧,你们佛祖就让你这样干的吗?”昆仑僧也认出了龙云凤,见徐良等人和她那么近乎,就认为也是开封府请来的。他把大铲一横道:“龙云凤,这里边没你的事,你还是尽量少管,倘若惹恼了金灯剑客,对你可没什么好处!”“呸!昆仑僧,我早知道你不是个东西,与夏遂良狼狈为奸,在背后骂我,说我的坏话,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你!”昆仑僧知道再说好话也没用,于是趁龙云凤不备,突然发招,大铲直捣飞天魔女的前胸。龙云凤不愧是武林高手,身法快得出奇,眼看铲头就要到了,身子一晃,往旁边跨出一丈开外,昆仑僧大铲走空。 'mwgHo<u  
HpbSf1VvAf  
龙云凤见昆仑僧突然发招,可气坏了,一伸手拽出闭月羞光扫魔剑,指着昆仑僧喝道:“昆仑僧,你也太狂了,竟敢在我老人家面前如此无礼,今天就把你废在这儿得了,省得日后再去害人!”龙云风一伸手,昆仑僧大吃一惊,因为人家的身法太快了,想打她根本打不着,而她那口宝剑总在眼前乱绕。昆仑僧一想:别再打了,弄不好把命扔这儿就不合算了。想到这儿他虚晃一铲,双脚点地朝旁边一纵,转身就跑。龙云凤、徐良能让他跑吗?徐良手中早拿着一只镖,等着机会。一看昆仑僧要跑,手一扬,这只镖就出去了,不偏不斜,正打在昆仑僧的后脑勺上。昆仑僧一侧歪,龙云凤就到了,手起一剑,一颗硕大的脑袋滚落在地,昆仑僧算是活到头了。房书安从昆仑僧的死尸上割下一块僧袍,把那颗脑袋包起来,挂到腰间,准备带回马家店,为死难的英雄祭灵。那些小老道一见,吓得丢枪扔刀,四散奔逃。 h2k"iO }  
gX29c  
龙云凤对徐良道:“徐良,我在这儿动手,谁让你打镖?难道说你不出手,我就杀不了他?”“不不,老人家,决不是这个意思,以您的武功,别说昆仑僧,夏遂良也得甘拜下风。我是太恨昆仑僧了,才打一镖。其实这一镖打和没打一个样,要杀他还得您的扫魔剑。”龙云风道:“徐良,你们怎么到这儿来了?”“老人家,是这么这么回事。”徐良就把破阵受挫的事说了一遍。龙云凤一听,乐了:“你们吃亏不怪旁人,怪自己太大意了,要是有我在场,决不会上这个当。”徐良道:“老人家,当时我们是救人心切呀!白云剑客被铁链捆在椅子上,弄不下来,才想出这个拙招,谁知道吃了大亏。”“你们砍不断那铁链,我能。看着没,我这把闭月羞光扫魔剑专砍五金铁链。嗳,这样吧,你们不用回去了,现在就随着我进阵,把夏侯仁救回去,怎么样?” (^_j,4  
tVI6GXH  
徐良听她这么一说,觉着脑袋发疼,心说:你可真狂啊,我们去那么多高人都破不了阵,你一人就敢往里闯?但他知道龙云凤转眼无情,也不敢违她的话,只是站在那儿发愣。房书安接过了话茬儿:“哎呀,老人家,您真有气吞山河之势啊!房书安十分佩服。不过呢,我们打了一夜,太累了,再要进阵,恐怕会成为您的累赘。这样行不,咱们都回到马家店,暂且休息一下,然后多带几个人,陪着您去破阵,到那儿一举成功,怎么样?”龙云凤把眼一瞪道:“房书安,少给我斗心眼儿,你是不是认为我说话太狂,根本破不了这座大阵?”“不不,老人家,我决没这个意思,要有一丝那样的想法,叫我被人家刀砍斧剁,马踏成泥!”“行了,房书安,我看你像个英雄,你说话我还特别喜欢听。这样吧,徐良身带箭伤,行动不便,让他带着这三个孩子,把死者掩埋,先回马家店,咱们俩直接去破金灯阵。房书安,你愿意去吗?”“太愿意了。跟着您老人家破阵,我有什么不愿意!”徐良想要制止,但是不敢,怕惹恼龙云凤,只好满怀忧虑,看着二人离开。按下徐良等人暂且不表。 R y47Fze  
q4y P\B  
单说房书安和龙云凤。两个离开武家,直奔金灯阵。房书安边走边想:我们俩破阵,不是往虎口里送食吗?怎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不去冒险呢?老房就动开了心眼儿。他对龙云凤说了许多大阵中奥妙莫测,弄不好就会吃亏的话,想要她改变主意,哪知道龙云凤根本不听,带着他继续往里走。房书安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给她带路。二人走了七八里路,转过一道山弯,面前是一片树林,过树林进山口,就进入了大阵。他们刚到山口外,突然一梆锣响,闯出来二三十人,挡住了他俩的去路。房书安一看,对面领队的正是古月和尚,老房恨得牙根直痒痒:“老人家,看着没?这就是阴光大法师,原名古月,他顶不是东西了,和昆仑僧一道,没少骂你。”“别说了,让我把他的脑袋给拽下来得了。”“别别,这位是钦命要犯,最好把他生擒活拿。”“行了,你等着吧。”龙云凤往前一进,指着古月道:“大和尚,你是自动交械呢,还是让我费点事?”“阿弥陀佛,你是何人?”房书安喊道:“古月,你真是少眼无珠,连飞天魔女都不认识,你背后常常骂她,老剑客今天特地来找你算账!”古月一听,房书安真能胡说,我啥时候骂龙云凤了!他刚想解释,龙云凤的扫魔剑就到了,一招长虹掠日,直刺古月的面门,剑势凌厉无比,古月不由大吃一惊,也顾不得解释了,摆铲杖与龙云凤战在一处。 ~&}e8ah2  
_?VMSu  
要说古月的本领,比昆仑僧高出不少,但与龙云凤相比,还差着一截,十个回合过去,古月就觉着眼前光华万点,看不清对方宝剑到底指的是哪里,他那整个身子都被罩在了剑光之中。又过十个回合,古月就有点手忙脚乱了,龙云凤宝剑一挥,古月的头皮被削掉一块,吓得他一愣神,又挨了龙云凤一脚,古月撒手扔铲,跌倒在地。他刚想爬起来,龙云凤已经踩住了他的后背:“别动!动一动就踩死你!绑!”古月就觉着背上像压了一座小山,压得气都透不过来。房书安往上一闯,把古月捆了起来。但老房深知古月是只老虎,他是个绵羊,让他带这个俘虏,可不保险哪!房书安眼珠一转,有了主意:“老剑客,这家伙太不是东西了,我又看不了他,您要在前边打仗,他再跑了,岂不让您白费劲儿了吗?”“依你怎么办?把他整死?”“那倒不必,您就给他弄成残废,让他跑不了,也就行了。”龙云凤想了想,房书安的话有一定道理,跳过来抓住古月的两个肩头,手上一用劲儿,古月一声惨叫,两只胳膊就算废了。 HB|R1<t;HB  
?/@ U#Qy  
龙云凤见一出手就抓住了古月,心里的痛快劲儿就别提了。她这个人也爱听奉承话,让人家说她行。龙云凤心想:你们那么多人没救了夏侯仁,我一个人要把夏侯仁给救了,以后谁不服我呀!我就可以称霸武林了!你们都得拜倒在我的脚下!想到这儿她趾高气扬,挺身在前边开道,房书安小心翼翼,押着古月,在后边紧跟。龙云凤又往前走了一段,房书安道:“老剑客,多加注意呀,拐过这个弯,就看见五行昆仑绝命台了。”房书安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锣响,由两旁闯出来五六十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有一人高声喝喊:“呀——呔!你们别走了,夏遂良已等候多时!”龙云凤、房书安急忙站住脚步,闪目一看,对面站的果然是金灯剑客夏遂良,旁边站着江洪烈、方天化和詹明奇。只见夏遂良手提三尖匕首钺,满脸杀气,眼露凶光。 ,J*C'#sW  
u; ]4 ydp  
要说龙云凤不怕夏遂良,那是假的,她深知夏遂良比自己武艺高强。但是,她在徐良、房书安面前夸过口,能说一见夏遂良就后退吗?她把宝剑一摆喝道:“夏遂良少要发狂,别人怕你,龙云凤不怕你!你让开道路倒还罢了,倘若执迷不悟,看着没,古月和尚就是你的榜样!” $U/|+*  
Q9G\T:^ury  
夏遂良等人早就看到古月了。他已经接到败报,说是龙云凤擒住了阴光大法师。为救回古月,他才亲自带队堵住了这个山口。夏遂良道:“龙云凤,我劝你早早把古月放了,房书安你们两个跪在我的面前,磕头求饶,我还可以对你们从轻发落;若不听我良言相劝,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夏遂良,这个古月肩头的大筋已经被我掐断,给你也没什么用了,倒不如让他去开封府过堂吧。你要不忍心,就一道陪着他,怎么样?”夏遂良闻听此言气得怒火难捺,抡开三尖匕首钺,同龙云凤战在一处。龙云凤虽然本领高强,但在夏遂良面前怎么也发挥不出来。两人战到七八十个回合,龙云凤脸上就见汗了。又打了一阵,她的动作稍一迟缓,匕首钺正钩在她的腿肚子上,夏遂良不等对方还手便向面前用力一带,龙云风站立不稳摔了个仰面朝天,扫魔剑也扔在了一边。她刚刚爬起来,江洪烈就到了面前,照定她的头顶击一掌,花红脑浆进了一地,飞天魔女龙云凤没能当上武林魁首,便命丧金灯阵。 }srmG|@:  
6 2*p*t  
房书安一见遇上夏遂良,就知道事情不妙,小片刀已经顶住古月的后心。龙云凤刚被夏遂良打倒,老房那刀子从古月的后背就捅进去了,手腕一翻一搅,古月躺地下不动了。房书安抬头一看,龙云凤已经被江洪烈打死,他把小片刀一拔,扭过身撒腿就跑。夏遂良等人见龙云凤已死,长长出了口气,抬头一看,哎呀,古月已绝气身亡,大脑袋房书安像脱兔一般,跑出一箭开外。夏遂良气得连连跺脚,他让方天化去追房书安,死活不论,决不能让房书安跑掉。在八卦山的山道上,房书安和方天化一前一后,赛跑一般,没命地跑着。房书安的脚程虽快,方天化比他更快,跑着跑着就快赶上了。房书安一看心说:不好,千万不能让他抓住。他觉着腰里有点不得劲,伸手一摸,嗬,还带着昆仑僧的脑袋哩,带着这玩艺儿赛跑多不方便,干脆留给方天化吧。想到这儿就解下来了,看着方天化已经靠近,他回手一扬:“看法宝!”这颗脑袋便向方天化飞去。方天化正在追着,突然见飞来一物,急忙侧身躲过。这一躲他闻到一股血腥味,方天化不由朝飞来的东西看了一眼,谁知包裹被摔破,滚出了一颗人头。方天化到近前一看,认出是昆仑僧的脑袋,他“哎呀”一声,差点摔倒。方天化这一折腾,给房书安提供了时间,跑进了一片树林。老房也真累坏了,躲在一棵树后喘粗气。方天化气急败坏,又追了过来。来到树林外,停住了脚步。方天化心想:房书安出没出树林?这小子孬点子挺多,他要没出树林,躲在暗处,我一进去,准得吃亏!干脆先骂他一阵儿,要没有应声,再进去搜寻不迟。因此方天化站在树林外就骂开了,骂的语言十分难听。房书安躲在树后心中暗笑:有劲儿你就随便骂,反正又不疼不痒,大风一吹,没了,乐得让我休息。还没等他歇过来劲儿呢,脖子被人掐住了,提着来到树林边,“嗖——啪!”扔到了方天化面前。不过这一下扔得并不狠,老房双脚一扎就站稳了脚步。方天化一见是房书安,心中大喜,胳膊一捋,就要去抓他。“方天化,你可认识我吗?”方天化猛一激灵,抬头一看,树林里走出五人,吓得他颜色更变,也不顾去抓房书安了,磨头往回就跑。 5eLm  
0 s$;3qE  
房书安一见,连蹦带跳就过来了。这五位都是谁呀?全是南海派的高人,扔他的那位,是南海奇剑活报应尚怀山,后边跟着陆天林、陆小英、姜兆会、彭芝花。房书安道:“诸位从哪儿来呀?多日没见,可把我给想死了。”尚怀山道:“房书安,你怎么还是这样不争气,让人家指着名骂,蹲在那儿连大气也不敢出?”“你懂什么,我那是在运气哩!等气运足了,一掌就能把他打倒!结果气还没运到家呢,就让你给我扔出去了,我这一露面怎么样,不是把方天化吓跑了吗?”“不知羞,你要能把方天化吓跑,也不会躲在那儿不露面。”“行了行了,闲话少说。诸位从哪儿来呀?”“从三仙观哪!你们走后,孔道爷奉命主持三仙观,我们几位常在那儿聚会,后来接到徐良的请柬,便到这儿来了。”“诸位,可不得了啦,我们打阵,遭到了重大损失,万年古佛、王猿、洪飞、哈昆,全死阵里了,刚才龙云凤也被夏遂良打死了!咱们快些离开此地吧,要让夏遂良赶来,可没我们的好哇!”这几位听房书安一说,也吃惊不小,他们没敢久停,寻路回了东海镇马家店。 GQH15_  
m7#v2:OD+  
进门一看,院里搭着灵棚,设着牌位,摆着供品,房书安一阵心酸,跪到灵前,哭了起来。众人随着一阵大哭,哭罢站起,大家相互问候。徐良一看,都是老熟人了,赶忙迎接。白芸瑞一见陆小英,心里就别扭。但想起在京时盖飞侠埋怨他的一番话,又觉着有点对不起陆小英,把头一低,躲过一旁。陆小英斜视他一眼,露出一种高深莫测的表情,一句话没说。徐良把几位高人让到屋里,陪着他们在这儿说话。尚怀山就问:“徐三将军,听说你们破阵,遇到了挫折,伤亡不少人?”“是啊,死了三十多位,您没看到前边那些灵牌嘛。”“眼下有这么多高人,为啥破不了大阵,救不了白云剑客呢?”“唉!他们在各处山口,都没有弩箭,一次发射十支,厉害无比呀,我们这些人没有盔甲,谁能受得了?这是一;另外,白云剑客被用铁链捆在铁椅上,那铁链不知是何物制成,何物能破,我们用宝刀砍剁,连一点用处都没有,即使攻上五行昆仑绝命台,也救不了白云剑客呀!”尚怀山听罢一阵大笑:“哈哈哈,这两件小事就把你们给难住了?其实要破弩箭和砍断铁链,并不为难。”徐良和房书安都瞪大了双眼,站起身,同声问道:“老剑客,这么说你有办法?”尚怀山一笑道:“我虽然没有办法,但知道谁有办法。”尚怀山说到这儿,朝陆小英努了努嘴,又作一个怪脸。徐良和房书安已经明白了。再看陆小英,把脸扭在一边,根本不看他们,也不知在想什么心事。两个人互相瞧了瞧,一句话没再往下说,便退了出来。 73p7]Uo  
btR~LJb  
徐良一想:我们上次得罪了陆小英,这次再求人家,人家能答应吗?他知道这是南海派摆好的圈套,但又不能不跳哇!没办法,先找来了凌空和尚、白一子、马凤姑和尚云凤,这几位是白芸瑞的师父、师叔,想让他们去劝说芸瑞。徐良把白芸瑞同陆小英之间的恩怨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凌空等人在三仙岛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件事,他们也觉得芸瑞办的有点过头,现在求着人家了,他还能再拉弓吗?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白芸瑞找来,共同和他谈谈。 |Cm6RH$(  
^TZ`1:oL#  
房书安把白芸瑞叫来了。徐良把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老兄弟,这件事别人求陆小英不行,就看你了。你要说想救白云剑客,就亲自求陆小英,向她问计;要不愿救白云剑客,就算拉倒,还打发人家走。老兄弟,你说吧,这事怎么办?”这一下真难住白芸瑞了。他能说不救老师吗?可是他也无脸去求陆小英啊,自己已经把人家的心给伤透了,怎样再去求她?况且要求她,必然还是那个条件:两人的婚姻。这事已经闹了那么长时间,我现在能答应吗?白芸瑞那心里像开了锅一样,上下翻腾,拿不定主意。要说他不喜欢陆小英,也不全是那样,只是有点不太乐意。现在如果还不答应,金灯阵破不了,夏侯仁救不出来,别人就会说他不顾师徒情义呀!真是难死人了。 91#rP|88;  
Y"  Ut  
屋子里的人谁也不说话,空气非常沉闷,众人都紧紧地盯着白芸瑞。过了小半个时辰,白芸瑞终于下定了决心。“三哥,你的话我已经明白,为了救我老师,我答应陆小英的条件。”“兄弟,我只说让你去求她,人家可没提什么条件呀。”“三哥,别说了,你明白,我也明白,她还不是为婚姻之事吗?我应下就是了。”“真的吗?你可不要反悔!”“看三哥说的吧,我是那种人吗?况且我老师、师叔都在这儿呢,我说过的话还能不承认?”“妥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先给你通个信儿去。” mHyT1e  
T -p~8=I  
徐良来到陆天林面前,替白芸瑞向他侄女求婚。陆天林心里这个痛快劲儿就甭提了,但他怕再次上当,提出非让白芸瑞亲口说出不可。白芸瑞也想开了,再说陆小英的人才、武艺也都配得上他呀,这次他没再推辞,大大方方地过来,给陆天林见礼,提出求婚。陆天林满口答应,两下交换了信物。陆小英没想到如此顺利,激动得流出了眼泪。白芸瑞亲自向她问计,陆小英擦去脸上的泪珠,说出了一番话,结果是: O=5q<7PM.  
dQs>=(|t  
轩辕重出武圣人,落个身败名裂; vR7S !  
2,6~;R  
八卦四象金灯阵,留下无数冤魂。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5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