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白天鹅和癞蛤蟆的前世今生《二》文/庄柏新
级别: 万米冲刺会员

UID: 27160
精华: 127
发帖: 7970
财富: 171860 鼎币
威望: 75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224 点
在线时间: 1213(时)
注册时间: 2012-11-30
最后登录: 2018-12-20
楼主 发表于: 2015-08-26  

白天鹅和癞蛤蟆的前世今生《二》文/庄柏新

      白天鹅本来身患疾病,加之思念心切,急火攻心也没多久就相继离世了!死后的魂魄漫山遍野寻找癞哥,找啊,找啊!在去蓬莱的路上听说癞哥与佛结了缘,被西天佛祖收下归入佛门了。癞哥再也找不到了!我将何去何从?索性把自己的魂魄付在水上随波逐流算了。冬天的水冰冷,刺骨的冰把她瘦小的魂魄划得稀烂。
     万事都求一个“缘”字,天鹅奄奄一息的魂魄流到东海边快要不行了,恰好这个时候太乙真人出关来东海云游,碰了个正着。于是,天鹅便跟随太乙真人左右。这一东一西都是天庭,可是仙界与佛界都是有规章制度的,除太乙真人这等身份的人可以越界办事以外,其他等不得擅自越界,否则就是犯了天条,得受罚。
      天鹅一心想着寻找机会去佛界和癞哥见一面,哪怕看一眼也好。有一次,佛祖邀太乙真人去西天下棋,天鹅要师傳带她随从,太乙真人道:“我历来去佛祖那里都没带过随从呢?不太好吧?”后来太乙真人奥不过天鹅乖巧的嘴,也就答应了。
      师徒二仙来到佛界,守门的赤脚神查看了太乙真人的证件后,立即禀明佛祖出来迎接。“咋滴?真人也学会前呼后拥了?今个不一样那?还带了个跟帮的?这姑娘不错!呵!”“如哥见笑了,我这小徒没见过世面,想跟我过来瞧瞧,呵!鹅儿,还不来给你如伯请安?”“如伯好!侄女见过如伯,这厢有礼了!”“免礼,免礼!进门是客,癞仔!来客人了,上茶!”从厢房端茶出来的就是癞哥,虽然他们都被度化掩盖了原身,但是眼神是变不了的,还有他们彼此的影子都互印入了瞳孔。癞哥低着头给他们奉茶,也没留意天鹅,天鹅急了,故意踩到癞哥的脚,癞哥稍抬头,四目相对,都傻了!傻傻的望着对方,百感交集。乘两位师傅正杀得尽兴,他们在佛祖的厢房拥抱在了一起!他们真想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还有好多话来不及说,师傅便催回去了。
       回来之后,天鹅做事也心不在焉了,总想着还有什么、什么必须跟癞哥说。每天都有这么个念想,正所谓“一念之差,铸成大错!”为了再见癞哥,竟然乘真人午睡偷了真人口袋的证件去西天与癞哥私自幽会。“常到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终于有一天被穿梆了,把个真人和如来气得咬牙切齿,虽然他们都是师傅最宠兴的爱徒,但是犯了天条谁也保不住。两位师傅在玉帝面前好说歹说求情,玉帝才开恩允许他们扁回人间续得前缘后再行修炼。
      两个触犯了天条的仙童分别落在了八百里洞庭湖畔的白、赖两家,赖姓在那个村子里是大姓,人称癞子的赖老五(秃顶),人长得不咋滴,但是此人忠厚老实,老婆大他整整十岁,一连跟他生了三个儿子,本来家里穷得叮当响,老婆居然又怀上了,他是整天愁眉不展,而白家不同,他是单家独户住在赖村,虽然家里富裕,但是两口子年过半百未曾生养,谁知老来降喜,自然合不拢嘴,见人就说,我老婆竟然也怀孕了!同样是怀孕,白老先生从知道夫人怀孕的那一刻起,就不让老婆下地,施茶奉水,百般呵护,赖夫人就不懂得善待自己,再说人口重也没法子,不争工分家里就得饿肚子。
      白夫人和赖夫人平日相处很好,她也是个闲不住的人,经常去赖夫人家串门,帮赖夫人分担一些家里零碎事,“十月怀胎何其苦!”只有女人才知道。两个女人这样相互照应着,很快两个宝宝就降生了,前后不到一个时辰,白家喜获千金,赖家又是一个带把的。白家千金取名,白娥;赖家小子取名,赖正,说来也巧,白家千金整天爱哭闹,一旦把她抱到赖家玩耍,她就不哭也不闹了,反而眉开眼笑,两个娃在一起伊伊呀呀,说着大人听不懂的话。旧时兴童养媳和爱亲对亲,两个夫人把孩子们的亲事私自定了,从此,两家人不分彼此,经常合成一家一起吃饭。
时光流转,两个小孩一起进了学堂,白娥长得乖巧倔强,俊秀聪慧,人人都称赞;赖正长相平凡,憨厚善良,身材矮小,人送外号“五大郎”,小孩子不懂得什么相配不相配,整天在一起,司空见惯,对正哥从来不去想像,如同亲兄妹一般。
       转眼农村实行单干,白娥变成了水灵灵的大姑娘,赖正也成了粗壮的男子汉,白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重点大学,赖正不慎落榜,因为家里穷也就没有再踏入学堂,白家夫妇年纪大了,赖正帮白家打理大小事务,让白娥安心读书,白娥三年的大学生涯,年迈的父母离不开赖哥的关照,她们每个星期互通书信来往。白娥的每一封信都满怀感恩,赖正的信也就是关于白家夫妇的身体状况和家乡的变化,还有向白娥问寒问暖,虽然没有涉及到爱,但是赖正是真心喜欢白娥的,只是自身的自卑心理一直压制着心底火山一样的爱!而白娥却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人,受洋墨水的浇灌,心中所想的类型是那种随时可以把自己燃烧的男人,只是和赖哥定了娃娃亲,不管赖哥还是赖哥的家人都待她和家人情深义重,她不忍心让赖哥知道自己不爱他而伤心,她心里一直纠结,其实,赖哥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而自己就是和他只有兄妹情,找不到爱的那种感觉。
       白娥曾多次想把自己真正的心事用纸裹着交给赖哥,因为这桩心事就像一块巨石压在自己的胸口,甚至让她窒息。可提起笔又犹豫了,她有太多的担心,担心赖哥接受不了,也担心爸妈,对于农村来说,小姓和大姓结了梁子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赖哥她是百分之百相信,可是他爸妈就难说了。我该怎么办?寻思着只能狠下心来委屈赖哥,她做出了自私的举动,用缓兵之计,先以攻研来拖时间,当她擅抖的手指无力的写下与自己心不相符的脱词时,眼泪一滴一滴打湿了笔端不该写的一行行字迹。
       收到来信,赖正是何等聪明的人,哪能看不出其意呢?赖老汉夫妇也知道白娥来信了,迫不及待的问儿子:“娥子来信咋说?”“还得等三年,她要考研。”“考了研还得留洋,她拖得起咱等不起啊!干脆了明算了,既然以后我们两家不是亲家了,你以后也没义务照顾白家夫妇了,就这样算了吧!”赖正是个极其孝顺的人,明知父母做得不对,也不会正面顶撞的,他的思想和爸妈不一样,先把自己喜欢白娥不说,这娃娃亲也不是娥子的错,她有权利选择不同意,再说,白伯、白母待他从小就和自己的儿子没区别,上学的时候,娥子吃什么穿什么,伯父伯母都配双份的,连自己爸妈给不了的他们都给,他和白家不是父母所谓的交易性,我们是亲家所以才对你们好,他和伯父伯母产生的是父子亲情。
      该想个啥办法?既能名正言顺的照顾伯父伯母,又不引起两方父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呢?赖正人长得平凡,但是心比一般人都空,是邻居们经常说的:“你莫小看这矮子,矮子矮他一肚子鬼,主意多着呢?”眼前一亮,有了!赖正平时喜欢看书,他最爱看的就是修理之类的,左邻右舍家的单车、喷雾气、板车轮,还有手扶拖拉机,东方红出啥毛病都找他修好过,是大家公认的天才。他穾发奇想,娥子家不是几个村都打门口过的磨心地段吗?我在伯父傍边的厂地上整个修配,用了他家的地,照顾老人不就是爸妈所想的凡事不能亏自己了吗?还是我聪明,他一阵阵得瑟着。
       果不其然,这招好使。办法是想好了,老人也同意了,可资金咋办?赖正为资金犯愁了!总会有办法的,生活规律还是照旧,天蒙蒙亮就起床先去白伯父家把老人家的水缸担满,白伯父无意中看到赖正蹲在马路边抽烟,老人家察出了不对劲,这孩子从来不抽烟的,你看烟都不会抽,有事!白伯父走过来拍着赖正的肩膀:“你是我从小看大的娃,有事别憋着,跟大伯说说看好吗?”赖正望着伯父欲言又止,最后实在奥不过白伯的追问才说了自己的难处。“你这孩子,不是老伯要骂你,你就是浑,有事咋跟老伯见外呢?开修理店是好事,咱明天就开工,别急哈!”
       在白家夫妇的鼎立扶持下,赖正的修理店预期开张了,这样一来,他和伯父伯母更亲近了,白家的内内外外赖正都一个人包本,白家夫妇只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亲生的好的也不过如此,遇到不孝顺的儿子还不如这正伢好,两位老人那活得是有滋有味,外人更看得出,邻里街坊都当着赖正的面改叫“白正”了,赖正也不反对,反倒笑呵呵的应付大家“都行!都行!”
       赖哥的生意做得风声水起,一个小小的修理店供不应求。技术过硬是其一,最重要的是赖哥这个人的人品,一点小故障他从不收钱,利润赚得也少,收费还抹头少尾,对那些困难户只收成本,人工纯属义务,客户碰到吃饭的点以宾朋相待。
      赖哥每天起早摸黑的干,他从不觉得累,因为这是他喜欢的行业,看到客户们一张张满意的笑脸他也会和着一起乐。人生不可能尽如意,微笑的背后总会隐藏着不想被人知晓的隐私!赖哥自然也有隐私,他的隐私就是白娥妹妹。明明知道只能做兄妹,却偏偏抱着幻想,一个人的时候,他满满都是白娥的样子,不管是天上的星星,还是地上的莹火虫都会在他瞳孔里幻化成白娥那双迷人的眼睛。
      一晃几个月妹子没有给他回信了,赖哥不管多忙,每半个月都会给妹子发一封信,白娥往日都会回信的,这次是怎么了?是学习忙吗?不可能几个月连写一封信的时间都没有吧!再说伯父伯母年纪一大把了,她也不至于不惦记啊!这不是妹子平时为人的风格,赖哥嘀咕着。他并不是指责和埋怨白娥,而是担心妹妹一个人在他乡是否病了或其他的原因,明天伯父伯母肯定又要问妹妹的情况了,还是前几个月把伯母带到镇上給妹妹通过电话的,赖哥翻来复去整夜未眠,决定天亮去镇上打个电话到妹学校去问明情况再作打算。
       天还刚刚蒙蒙亮,赖哥就骑着单车去镇上了,因为那时候的电话还不普遍,去晚了得排上好长的队,到镇上公社还刚刚开门,他是第一个打电话的人,拨通学校宿舍的电话,不是白娥接的,是妹妹的室友(同学),她开口便道:“你是赖哥吧!娥子早几个月就离开学校了,你写给她的信我都保留着,她要我跟你说,她很好,请你不要担心她,还有一个密秘,这时宿舍就我一个人,你把话筒贴紧别让旁人听见了,娥子怀孕了,她男朋友是个英国人,娥子还再三叮嘱我要你先不要把她的事告诉她爸妈,因为她爸妈年龄大了,又只有她一个女儿,如果知道她怀孕还出国了,(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按家里思想观念是给族人和父母丢脸的事)会受不了的,她说你一定有办法帮她瞒过她爸妈,拜托你了!”“只要她幸福,漂洋过海是她早就有的心愿,找到她的心上人出国了是好事!我答应她,她交待的我一定办到!”
       妹妹出国了,应该是高兴的事,可赖哥就是高兴不起来,心里一下子全空了,整个变了个人似的,每天紧锁着眉头,遇到最开心的事那笑容也只是免强挤出来的,他只能拼命的干活,让自己累到极点,以这种方式来释放心中的苦愁。
      时间过得飞快,赖哥已是三十出头的中年汉了,修理店已扩建成了赖正修配厂,手下还有徒弟十好几个,赖正修配厂的技木好,服务也是一流的,车修好后,徒弟免费给客户洗车,反正乡里水不要钱买,只出力就行!有了徒弟赖哥也闲不着,他像个医生似的,有些车主的车坏在路上了,一个电话立马带上工具出诊,下雨或生意淡的时候他就陪白家夫妇聊天,还会亲自下厨炒几个菜孝敬伯父伯母,自己的父母除了给点钱,一般很少看,因为他有几兄弟,父母不缺人照顾,而伯父伯母连唯一的女儿也不在身边,不能让他们孤单。白家夫妇虽然人老,但是心不糊涂,看着自己的儿子(久而久之赖正在白家夫妇心里就是儿子)到了中年没个帮手心挺疼的,不止一次开导赖正:“儿啊,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你得找个媳妇帮你打理家务我们才安心那!哪怕你炒的菜最好吃,你没个帮手我们吃得也不开心那!你说你这等我那不孝的女儿,她这不是害你吗?你说她出国留洋了,怎么电话都不来一个呢?现在你的修配厂都有电话了,她要能打电话你说多方便那?又不用到镇上去接,咋的就音信不通呢?难道我就白养了这个女儿吗?”“爸!妈!娥子还在国外读书,打不起电话,我现在有钱了,我有空就去她们学校问清她国外的地址跟她多寄些钱,让她打电话回来,您们别担心哈。”“还好有你孝顺我们,我们不想她了!我们存的还有点积蓄,给你寄给她,哪能要你的钱呢?”
       其实赖正是在瞒着伯父伯母,他的心里也特别惦记妹妹的,这么久了妹妹连个电话也不打,要是知道她在国外的联系方式,不管电话费多贵他都会打的。不知道她在国外咋样,吃不惯西餐咋办?她老公对她体贴不?小孩几时出生?一连串的问题在赖正脑海里过滤着,他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下续)
[ 此帖被沙漠里的鱼在2015-08-29 17:33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72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