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白天鹅和癞蛤蟆的前世今生《三》文/庄柏新
级别: 万米冲刺会员

UID: 27160
精华: 127
发帖: 7970
财富: 171860 鼎币
威望: 75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15 个
好评度: 224 点
在线时间: 1213(时)
注册时间: 2012-11-30
最后登录: 2018-12-20
楼主 发表于: 2015-08-26  

白天鹅和癞蛤蟆的前世今生《三》文/庄柏新

        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瞒过一阵子还说得过去,可要长期这样瞒下去的话也不是办法,是个明白人,时间久了就会有所觉察。他希望这次去学校打探能够知道妹妹确切的消息,至少有个确切的联系方式让他可以和妹妹说上话。
     再次来到娥子在读的大学找到那位室友(娥子的同学),希望却变成了失望,连她最好的同学也好久找不到她的联系方式了,怎么办呢?别说在国外,就是在本国她没有了联系地址也是大海捞针啊!最多主意的赖哥也没折了,他拍打着脑门拼命的想,不管中不中用他都决定试一试,他来到了电视台,出钱拍了一段视频,“妹妹,我是你正哥!哥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你过得好不好哥心里有数,谁都有落魄的时候,不要为了所谓的面子拒绝和亲人们联系,你知道我们有多想你吗?爸妈年纪老了,都几乎走不动了,串个门都得拄着拐杖,妈的头发都白完了,整天坐在堂屋里发呆,有时候都像个小孩子似的吵着要我把你接回来,你回来好吗?咱国家变样了,开始搞改革开放了,前段时间朋友要我合伙去深圳办个五金厂,我琢磨着你和妹夫都是大学生,我投资,你们去打理,我就留在家照顾爸妈,回来吧!妹妹!……”赖正一个大男人,边说边哭,所有的观众都哭了!
      也不知妹妹在国外是否能看得到,赖正无奈的坐上了回程的客车,还刚到家门口,就见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徒弟小张转身看到赖正连忙喊:“师傅您回来得正好!快点,奶奶摔倒了,爷爷去拿枕头了,让我们先别动。”赖正跑过去从伯父手里拿过枕头轻轻的把伯母的头平放在枕头上,吩咐徒弟赶紧打电话镇医院叫救护车,伯母有高血压不敢乱动,赖正用热毛巾搭在伯母的额上,紧握着伯母的手等救护车。
      伯母的命总算拣回来了,却落下了偏瘫的毛病,说话也吐词不清,赖正忙完了厂里事还得给伯母洗脚洗头,每天忙里忙外,但终究不是个办法,伯母总得洗澡吧!每次就伯父帮她洗,可伯父有时候也站不稳,万一摔着了怎么办?赖正出钱请了一个女护理工专门服侍伯母,而伯母的脚和头每次都是赖正亲自洗,他习惯了,要自己是女儿身就不用请保姆了,五里三乡的村民说起赖师傳没有不竖姆指的。
      赖正也变得憔悴了,才三十出头的人,就有白头发了,他整天盼着妹妹能回来,他真的快承受不了了!话说白娥怀着满腔的希望和自己心爱的人来到英国,万万没想到自己心目中聪明能干,风流倜傥的白马王子竟是个大骗子,他在家里有老婆有孩子,他老婆大他很多,是因为家里穷读不起书是他老婆供养的,他答应回国后帮老婆打理公司,他们的婚姻是一场交易,白娥伤心了好一阵子,可是她还是爱这个男人,自己又怀了孩子,她选择了原谅他,只要他离开老婆,她不计前嫌,大不了两口子白手起家,然而,这个男人再次让她失望了,他说他过不惯穷日子,只能偷偷的养着她,于是,白娥离开了这个男人,她决定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养大,在国外想找一份好工作不容易,更何况白娥已经出怀了!无奈之下,只好委屈求全在一家外国华侨开的饭馆里做洗碗工,她何尝不想家啊!她为自己的任性和错误的选择后悔,她没有脸面跟家里人说,自己种下的苦果必须自己收,一切都没有了!唯一让自己努力活下来的是肚子里这个小生灵,她每天以泪面,欲哭无语!
     那是一个阴雨天,体弱的白娥脚下一滑,整个人和碗一起摔倒在地板上,醒来时人已躺在了医院,朦朦胧胧中听到了医生和老板的对话,“这女人也真可怜,孩子没了,以后也可能无法生养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白娥嚎啕大哭,她不想活了!还好好心的老板娘一直陪着她,在老板一家人的温馨关怀下,白娥从死亡线上慢慢的缓过来,又开始了一个人新的生活。有一次老板放电视,他收中国台无意中看了赖正对妹妹的呼唤,一家人忍不住流泪,白娥更不用说,泪如雨下,她再也忍不住了,拔通了家里电话,国外白天,国内就是晚上,“这么晚了谁来电话?”赖正起身拿起话筒:“喂,哪位!正哥!是我!娥子!”千言万语化着泪水,好多话说不出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等你回来哈!”赖正这一夜又未合眼,不过这一次是高兴!是激动!
      “人逢喜事精神爽!”兴奋了一个晚上的赖正一点倦意也没有,徒弟们也暗自嘀咕:“师傅这是咋的啦?有情况,还是头一次见他这么开心,大清早竟然还哼起了小调,这么反常该没问题吧?”“小张!你今天去帮保姆买菜,顺便打一壶酒哈?”赖哥吩咐道。“真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师傅从来滴酒不沾的一个人,这不过年不过节又没有客人?”饭桌上的赖哥有了几分酒兴,把徒弟们叫到一起道:“你们的姑姑马上就要回国了,从今天起,你们必须着装整齐,用过的工具别乱放,要放固定的位置,包括师傅也一样,要在海归的眼里有个好形象知道不?”
      向往的日子近了!近了!很快到了妹妹回来的那一天,赖正穿上崭新的西服,打上领带,皮鞋擦得油光发亮,背上公文包去机场迎接妹妹,他比娥子早到一个小时,眼睛一直不眨地望着走出机场的每一位旅客,生怕妹妹从眼皮底下错过,那不是妹妹吗?高挑的个儿显得比想像中的瘦多了,虽然面容憔悴,但她那种特有的气质还在。“娥娥!娥娥!正哥在这儿呢?快过来!快过来!扛那么大个箱子有多累!哥来帮你拿!”赖正边招手边跑过去接过妹妹的皮箱,两手腕碰及处,妹妹的手冰凉!此刻的赖正真的想紧紧的把妹妹拥在怀里,但必竟在妹妹心里和他不是那种关系,他怕吓着妹妹,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妹妹,“擦擦汗吧,先别急着松衣服,怕闭汗感冒,我们到附近的馆子里先歇会,然后吃早餐了再坐车。”赖正叫了两碗牛肉面,第一碗他先给妹妹,娥子好久没吃过家乡的面了,还是和正哥读中学时在镇上吃过的,正哥今天特地点了她们最爱吃的牛肉面,还没等赖正的面端上来,她就吃了一半,“慢些吃,还有!”赖正把第二碗面递给妹妹,“老板,再来一碗!”“正哥,妹是不是特能吃,真的饿了,也好吃呵!”其实娥子的泪在眼圈里打转,她怕正哥看出来,乘正哥没留意时,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面汤里。正哥是寄了一笔钱给她,可她一分也没动,放在存折里,自己的工资买了回来的车票和一些日用品就没了,她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吃完早餐和正哥品排坐在公交在上,她太疲倦睡着了,靠在赖正的肩膀上,睡得是那么踏实,那么甜,看得出妹妹在国外吃了不知多少苦,赖正轻轻地推开妹妹,把西服脱下来盖在妹妹的身上,然后把妹妹的头放回自己的肩膀上,亲吻了一下妹的额头,眼睛停留在妹妹双锁的眉头上,心随着颠簸的车一上一下……
     “妹妹,到家门口了,咱们下车哈”,赖正轻轻的边喊边推妹妹。“哦,就到了!娥子自从出国以来就没有睡过这么安稳踏实的好觉,她真想就这样靠着正哥的肩膀,永远也不要醒过来!
       白伯用轮椅推着伯母早就在门口的马路边等候着,他们日思夜想的闺女终于回来了!一家三口抱在了一起,泪如泉涌!“爸,妈,妹妹回来了就好!她这一路车马劳顿太累了,你们就别哭了,先吃饭了让妹妹好好睡一觉,我们一家人以后天天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小张,帮姑姑把行李拿回她房间,然后叫保姆把菜上好,我们今天大团圆,还有,把前天王总送的洋酒拿出来哈!”饭桌上,暂且不叙寒问暖,大口吃肉,开怀畅饮!饭饱酒足之后娥子回到房间,房间原有多东西大多依然保持完好,床换成了西梦施,窗帘换了新的,洁白的墙壁在日光灯下显得格外亮堂,地板、收妆台等收拾得一尘不染,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台崭新的录音机,从抽屉里拿出录音磁带装上去,全是正哥挑选的她当年喜欢听的歌,聆听着婉转的旋律,洗个热水澡,穿上宽松的睡衣,躺在柔软的西梦施的床上,这一刻,仿佛从地狱升上了天堂……
      还是家里好啊!什么都不要去想了,这几年受的折磨还不够吗?娥子自我安慰着。闭上双眼,沐浴在一首首旧歌里安然入睡。
已是三更,乡村的夜是那样的安静!赖正还和衣坐在床上,他在寻思着:“平日里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现在妹妹回来了,生活得改变方式,人家国外讲求的是一种慢节奏,自己的经济也有了一定的实力,为了妹妹也是为了自己,适当的享受有益于身心,还可以收获快乐!是好事。”赖正把新的生活规划制成表格,带着满意的笑脸,自己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也忘记了关灯,就找周公赴约去了。
       又是新的一天,“小张,今天就别叫你师傅了,他昨天累了一天,今天让他睡个早床哈,”娥子边叮嘱徒弟边走过去轻轻推开正哥的门,帮正哥拉好被子,随手关掉电灯,然后同保姆一起到厨房做早餐。其实,赖正是个警性最好的人,稍有响动他就会醒,妹妹帮他拉被子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只是假装睡着,静静的享受这一刻的温暖!一股早餐的馨香从窗口飘过来,赖正伸伸懒腰准备起床了,这还是头一次睡到太阳晒屁股。“怪不得姓赖,都快九点了还赖着不起床,你不饿徒弟们还饿呢?”娥子在门外嘀咕着。“是谁在说哥的坏话啊,”赖正笑嘻嘻的打开房门拉着娥子:“妹妹你快来看看我制订的生活规划还行不?”“哥!你这完全是帮我订的,哪是你的生活规划啊?懂得享受是好事,别为我刻意的把自己变成另外的你,妹已经是大人没那么娇贵了,我倒还想每天做点事心里踏实些。”“妹!有事你做的,你要做的是大事,我看你身体太虚,是想先让你好好休养,过一段时间我和王总合作去深圳办厂你和妹夫代替我去,说好了资金我出,老板适合你们当,爸妈就交给我你放心哈。”不提起还好,提起这个负心的男人她就恨得咬牙切齿,本来好好的心情却被搅得头晕晕的。“正哥,早餐弄好了放在桌上,我有点不舒服先回房间歇会,”妹妹一下子脸色咋那么难看呢?“哎!你看我这张臭嘴,妹妹回国一天多了,照常理两口子不说别的,平安应该问个吧!我怎么就这么笨呢?难怪,触到妹妹的伤心处了,以后不提她老公的事了,她伤心,我更难过!妹妹没吃早餐,赖正也没有了味口,草草吃过早餐。“今天天气好,把伯母推出来晒晒太阳,帮她洗个头,”赖正自言自语道。“正伢,娥子不是回来了吗?我今天要闺女跟我洗,”“还是亲生的好喔!闺女来了也不跟儿子亲了呵,”“娥娥,娥娥,妈要你帮她洗头,你好些没?”“来了!来了!正哥,以后妈梳洗的事就交给妹妹吧,我不在家辛苦你了!你看你的脸上都那么干燥,快去我房间里拿香油抹抹,是我从国外跟你买的,只顾忙忘记给你了,”乘赖正不在,娥子妈望着闺女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你也老大不小了,不管你有多大的能耐总得嫁人吧?正伢是个好孩子,只不过就比别人矮一点而已,你能和正伢结下百年之好,娘就死也可以安心的走了!”“妈,我心里有数!我这不是刚来吗?我会考虑的,您别担心哈。”娥子的心七上八下的,正哥所做的一切摆在眼前,可自己刚从痛苦中挣扎过来,再说从亲情一个急转弯到爱情也没作好准备,走一步看一步吧!帮妈妈梳洗完毕,娥子与正哥一起推着轮椅和妈妈边走边聊天,白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才是所谓的天伦之乐嘛!要是再多个小外孙牵着爷爷的手跟着她们一起,哎呀!”白伯脸上洋溢着笑容,右手摸着胡须,脸上的皱纹上下一动一动……
      不光白老头这样想,就是左邻右舍都这么认为,白娥回来了,赖正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要我是娥子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嫁给赖正,别人不晓得我是清楚的,有几个亲生儿子能抵得上这赖正?没有几个!我是过来人,这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何况赖正也长得不算难看,人好,有能力,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火把都难找罗!”隔壁的林嫂是个出了名的洋铁箱子,“聋子不怕雷打!”也不懂得收敛一下,看到这母子三人打门前过还是不打住,脱口而出,旁边的几个妇女在一边打泯笑,也不敢吱声。白娥深情的望了望正哥,不知说什么好!“别听她们的,我只是有恩必报,爸妈对我从小就没分彼此,吃的穿的你有我也同样有,我的厂房是爸妈的地基,当年手无寸铁也是爸妈用自己积攒的血汗钱支持我白手起家的,有恩报恩天经地义!别往心里去哈。”
      回到家里,娥子陷入了新的困绕中,得找份工作才好!可是爸妈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总不能再丢下她们交给正哥吧,正哥已经很累了!照理说,她帮正哥打理一下生意也可以照顾爸妈,没什么不正常的,而左邻右舍对她和正哥的那种眼光,还有以后面对双方的父母,这些无限之中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怎么办?今晚睡不着了,甚至有要窒息的感觉,不知正哥睡了没?得和他聊聊心里才踏实,起身穿好衣服走出来,正哥的房里还亮着灯,该不是又睡着忘记关灯了吧?明明刚才还看见有人影在窗子晃动的,未必是花眼了?娥子揉揉湿润的眼晴再走近一点,原来是正哥的笔掉地上了,弯腰在捡笔。娥子轻轻的敲了两下门:“正哥!是我,你困没?我睡不着想和你聊聊,可以进来吗?”“可以!当然可以的,我还没那么早睡呢?进来吧!”赖正拿一把凳子抹干净给妹妹坐下,摆上茶几,泡了两杯龙井茶,递一杯给妹妹,两个人边喝边聊,首先都没触及主题,只是调侃,“看不出正哥还有如此雅兴,现在农村里还没有几户人家用这小杯子品茶的呢?把街上人的那套都整上了,不错!不错!”“妹妹见笑了,哪有你们洋知识份子品位高啊!我只在电视里见过洋人泡咖啡,那才叫雅呵!”其实,赖正看到憔悴的妹妹很心疼,好想知道她在国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样才晓得怎样去帮妹妹找回原来的自己啊!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怕和上次一样反而让妹妹更不开心。喝了几杯茶,娥子说了自己想出去找份工作,心里又放不下爸妈怎么办?赖正也有几分明白,妹妹不是能窝在家里做点零碎活的主,一个大学生应该有属于她自己想要的空间。“这样说好吧,我明天给王总打电话,看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本来想让你疗养一阵子的,看到你不开心,得先调剂你的心态,爸妈这边我来说,你就代替我去吧,你有了事业就不会这样了?”“正哥,你好不容易挣来的钱我不能拿着让它打水票,我学的是酒店管理,在国外也学会了做西餐,中餐西餐我都会,也爱好,现在正搞改革开放,引进国外人士、海归,那些创业者,建设者,还有即将簇拥的农民工,都得消费,我看好餐饮行业的前途,投资可以看着办,由小做大。”“既然妹妹看好餐饮咱就自己干,我手头资金现在有三十万了,你先拿去创业吧!我暂时在家照顾爸妈,等你生意做大了我和爸妈也一起搬到城里过过城市隐,万一生意没做起来,我的修配厂还在,大不了从头再来!”娥子从怀里拿出自己设计好的方案给正哥看,两个人不知不觉聊到了半夜,事说了,心里也踏实了,虽然没有倦意,但是两个人在各自的房里睡得很香,这一夜,他们都做了同样的梦,梦见自己的酒店在城里顺利开张……
      说干就干,娥子打通电话联系好了几个铁党同学,(也有深圳本地的)她打点好行装,踏上了南下创业的征程,准备和自己的团队一起在深圳打出一片天地!车慢慢的启动,亲人挥别的手越来越远……娥子的眼泪如滚烫的水,心也在沸腾,她的心里在呐喊:“我一定要成功!为了父母!也为正哥!”“正哥,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和爸妈过上城里人的生活的!……”
      “相见难别亦难!”白家夫妇舍不得女儿走,他们不想要什么大富大贵,只求女儿能平平安安留守在自己的身边!但是这世道变了,不比他们那一代人,只能一辈子守在家里筑坝、建堤、挖河、开荒……就算把她强留在家里,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又有何用?不过,这次是两个孩子协商好了的,让老两口还是略有欣慰,只是两个孩子已经远远超出了结婚的年龄,把婚事办了再出去也好让两边的父母安心啊!搞不懂?白家夫妇为两个孩子的婚姻也有些许忧心。
      再说赖正,他也何尝舍得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出去打拼?妹妹一个人出去闯荡他有多心疼!他是一个男人,应该让妹妹在家里留守,自己出去挣钱养家才是正理,可他没有作出那样的选择,只能这样做,因为妹妹的心不在这里,更不属于自己,爱一个人就得让她快乐、幸福!让她在想要的空间里生活,比呆在自己身边心事重重的要强。他默默的为妹妹祈祷,愿上帝保佑妹妹创业一帆风顺!到时候自己也努力把自己变成城里人的范,那样就会和妹妹之间拉近距离,说不定那时候妹妹真像自己爱妹妹一样爱上了自己呢?凡事往好处想人总会开心一些,想着、想着,赖正的苦瓜脸也开了小小的花。  “家里人牵挂着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同样也惦记着家里人!“娥子每天晚上都会坐在平顶屋上朝着家的方向想着家人,想着一直无私为自己奉献的正哥……“创业何其苦!”蜂拥的城市里鱼龙混杂,治安工作也无法规范,因为周围好多荒山还没有开发过来,穷慌了的不法份子随时有可能出现,还有明目张胆收保护费的,不管做什么生意,说得不好就会有打砸的事件发生,还好娥子那帮人当中本地同学的父亲是当地一个村干部,同学的父亲对于娥子来说也就是相书中说的“遇贵人吧?”有了贵人罩着,一切都还顺利。慢慢的,在娥子这帮铁杆团队的努力和精心经营下,酒店规模越开越大,发展了好几家连锁店,中餐、西餐、营养餐……她们都从一个单纯的大学生摇身变成了商人。娥子的理想终于实现了,她开始兑现自己的承诺,买了一套大房子准备把爸妈和正哥接到城里来,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白家夫妇、赖正,还有保姆都来到了城里,娥子总算安心了,而且她也作了一个决定,和正哥别开兄妹发展为男女关系,她要让正哥变成幸福的人!娥子把正哥给自己的姐妹们一一介绍,并公开了两人的关系,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对赖正来说既是天大的喜事也有一种压力,因为他从娥子那些姐妹们的眼光里觉察得到,自己和娥子不是一点点的不相配。于是,赖正每天都注意自己的形象还特别留意模仿城里男人的那派头,为了不让娥子在众人面前造成尴尬的局面,他必须努力,可再怎么努力,赖正还是达不到水准,就是“给他穿上龙袍,他也不像太子!”有时候也会自卑,甚至骂自己没用!但是娥子从来就没有以那样的心态去想过正哥,只是偶尔埋怨一下正哥这人太没情趣,因为娥子是一个燃烧性的女人,她希望正哥某些方面还是要坏一点的好,(是只对她一个人坏一点)转念想想,还是要我来慢慢的燃烧正哥好了,他能对我一心一意,我又何必去贪恋那种没心没肺的燃烧呢?娥子不止一次鼓励正哥,要有自信,不要在乎别人,做好自己过好我们的日子就行!娥子对赖正越好赖正反而越内疚,俩个人就这样疆持着,这也是让娥子头疼的事。有一天晚上,娥子同客户喝了酒回来,并不是乘酒兴,确实是醉了,赖正服侍人没得说,热的、冷的,只要娥子觉得怎样舒服一些他就怎样去做,把娥子扶到沙发上躺下,然后去打扫娥子呕吐的,再帮娥子洗脸,洗脚,娥子虽然醉了,但是心里还是清清白白的,那一夜,娥子把自己所有的遭遇都向正哥倾诉了:“正哥,我的孩子没有了!再也不能生养了!你还能要我吗?”“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早就对自己发誓这一生都等你!即使你不能嫁给我我也无悔的等!”就这样,两个人拥在了一起,心与心相融,一切不愉快都烟消雲散了。    忙完了一档生意,娥子没有跟正哥商量,自己选好了订婚的日子,还特地去跟正哥订一个钻戒,她要打破传统关念,这回女的跟男的求婚,她想给正哥一个意味的惊喜,刚走到金店门口,陡然之间胃疼得厉害,一阵晕旋,扶着路边的拦杆努力的站了起来,打的来到人民医院,拿到检查结果一看,娥子整个人滩脚柔手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病历显示“胃癌!”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她不是担心自己,反正人总有一死,只分早与迟!还有爸妈,深爱着的正哥!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白娥有气无力的走出医院,打了一辆的士,却没有让司机开往家的方向,而是开往了反向的一个公园。她把手机关了,在公园的角落里坐下来,那里花开得正艳,一双双蝴蝶在花蕊间戏舞,美丽的景观和低落的心情交错,娥子的泪水一滴一滴洒落!时近黄昏,余晖散尽,天上星光点点,娥子仰望星空深深的叹息“希望!”我还有希望吗?她笑了,悲哀的笑了!“该回家了,要不然爸妈还有正哥会很担心的,不能让自己的心情引响到家人,人生并不仅仅只是为自己而活!”抹了抹眼泪,打的回到了家。“你今天去哪了?打你手机关机,公司的人也说你不在?”一进门正哥就问。“我手机没电了,正好遇见一个多年没见的朋友,我们一起吃饭聊天,聊晚了一点,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没事!没事!回来就好!我看你最近脸色不好,你工作以后就别太过度劳累了,我今晚特地亲手给你熬的乌鸡汤你尝尝哈?”娥子虽然没有心情喝汤,但是正哥为自己煞费苦心熬的汤不喝一点应付一下正哥会伤心的,她只好喝了一点,不喝还好,胃一受刺激便忍不住要呕吐,跑到洗手间,整个肠肚都翻过来了,特难受!“你这是咋的?”正哥连忙拿毛巾帮娥子擦洗,不停的埋怨自己是不是熬鸡汤的时候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没事的哥,可能刚吃过饭重食了,一会就好!”回到房间,娥子并无心休息,也不是在怜惜短暂的生命,而是在冷静的思考着安排自己的后事,她要在仅有的时间里帮活着的人把一切办妥自己才好安心上路!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正哥,正哥为自己付出了大半辈子,他应该有个好的归属,我不能再自私了,其实,娥子早已经发现有一个女人暗恋着正哥,那个人就是家里的保姆,保姆薛枝和她们年龄相当,刚结婚那天新郎就死了,这薛枝到底是何许人也?还得插上一段,若干年前,她是癞蛤蟆在枯井洞穴里的床铺,癞蛤蟆不管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休息,就趴在洞穴里自己用树枝铺好的床上安睡,久而久之,癞蛤蟆成了精,树枝也有了灵气,所以他们就自然顺其天意在人间凑到了一块。      娥子打通了保姆的电话,叫保姆来她房间有事相商。“董事长,这时候找我是您想吃点什么吗?”“来,来,先坐下来慢慢聊,”娥子拿椅子让薛枝坐在对面,然后泡了一壶茶边喝边聊,“我就不绕圈子直说了,你觉得正哥这个人怎样?”薛枝没想到娥子会问到这样一个令自己敏感的问题,脸上掠过一丝羞红道:“他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董事长您就别再犹豫了,嫁给他你们会很幸福!不会错的!”“我是说如果让你嫁给正哥,你愿意吗?”“董事长,您和正哥才是最合适的一对,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想!”“我是认真的!”娥子把自己的病历给薛枝看,她求薛枝好好照顾正哥下半辈子,要不然她怎么能安心的离去!房间里两个女人都哭了,薛枝虽然不知道正哥以后是否能爱上自己,但是她一直是真心喜欢正哥的,只是正哥心里装着白娥,她不敢去想,她答应了董事长明天去公司一起签订合约,这是只属于她们两个女人之间的密秘。    天说变就变,一会儿乌雲密布,闪电伴着雷声,下起了狂风暴雨,两个女人在各自的房间里呆坐在窗前,心像那一阵阵敲打着窗子的雨点隐隐作痛……(下续)
[ 此帖被沙漠里的鱼在2015-08-29 17:32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余梦伦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