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小说------难忘的夜晚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6
发帖: 40599
财富: 766500 鼎币
威望: 41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4 点
在线时间: 1285(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7-11-22
楼主 发表于: 09-07  

小说------难忘的夜晚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7-09-17)
小说 88K*d8m  
难忘的夜晚 z)B=<4r  
2017年07月21日09:15 来源:中国作家网 沪杭梁李董 Ame%:K!t  
有的夜睁着眼睛,或者说长着翅膀,猫头鹰似犀利,蝙蝠般地穿梭,扇翅振翼地撩拨你,目光炯炯地看着你,令你时时想起不能忘记。 fjFy$NX&>  
'zb7:[[7%  
第一个难忘的夜晚,是我十多岁读小学的辰光。 uz#9w\="  
当时老家实在蜗居,一家挤间破屋,还用板壁隔开,一间吃饭一间起卧。厨房灯光透过板壁蛀孔,能把卧室映得星星点点;承尘上灌进大风蹿过老鼠,屋内就飘飘洒洒“黑雪”纷下。于是父母决心造幢新的房子。 ZS+2.)A  
那时房子是真正的土木结构,泥土脚下有的是,木头有钱却难买。交通要道都有“打办”把守,万一逮到就得全部没收。所以木头都在暗中交易,运输要等深夜进行。我家要建三间两居,木头需求就大许多。 nGVqVSxKT  
记得一夜漆黑似墨,我正准备上床睡觉,母亲叫我推辆手拉车,送到一个叫碇岭脚的地方,等候几个替我们背树的人。我也来不及多问多想,就把车背过村口木桥,然后沿着马路东行。马路都是砂石路面,沙沙步声正好壮胆;偶有几辆货车开过,开近刺眼走后黑暗。周围群山如剪,路边溪水似歌;偶有犬吼似虎,时有灯光如豆,一路倒不寂寞。 UPYM~c+}  
走了十多里路,碇岭脚就到了。马路边撑着几丛巨樟,如寂然不动的几片乌云;树下蹲伏着几户人家,透出一片暖人的黄光。偶有汽车隆隆开过,震得大地轻微颤抖。我把车停在树下路边,坐在车上等候。对岸就是那个山口,背树人从那里出没。 1#(1Bs6X  
时间跟着溪水流逝,夜色随着山雾变浓。这时汽车也没了踪影,唯有流水的潺湲,落叶的悉嗦;唯有山鸟的哀鸣,秋风的呜咽。一户人家的院门开了,走出一位白发老太,手持一盏方形的风雨灯,披着一团黄色的光晕,朝我颤巍巍地移了过来。“小弟,噶夜来,怕他们从别的地方走了。你也别再傻等,进来困觉好吗?”老太的话语亲切得像外婆,柔和得像溪水。灯光映着她脸上的皱纹,看上去像幅套色的木刻,皱纹中流淌着爱怜,目光中贮满了慈祥。我坚决地摇了摇头,说了句“阿婆,你去睡吧,我要等着”。阿婆看了看我,轻轻地说了一声,“有事就叫阿婆,噢!”我感激地点点头。阿婆转身回走,又掉头看看我,似有点不安,又有点不舍。进院后随手关上了院门,进屋后灯光随之熄灭。 -ZB"Yg$l  
一被巨大的黑暗吞没,各种幻觉就在脑海出现,对岸传来阵阵凄厉的狼嗥,周围抑扬着几声神秘的鸟叫,吓得我身上的毫毛成百上千地竖起,心中奔突着无数只小鹿。这时窗户上又漾起了桔黄色的光芒,阿婆又提着灯走了出来,对襟的布衫也来不及扣好,秋风乱吹着她满头的白发,她说着不放心要我进屋等话语。我还是摇了摇头。心想万一睡过去,背树的人来了乍办?婆婆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那就让灯陪你吧!你也可胆大一点。”老太太再也不关院门,并把风雨灯挂上廊柱。走出来又嘱咐我一句,“小弟,门随时为你开着,进来时叫我们一声。”我感激地“哦”了一声,声音有点哽咽。那时煤油非常金贵,竟长时间点灯相伴,我内心有种莫名的感动。有了油灯的照耀,我的胆子壮了许多。 D |o@(V  
这时风越来越紧,尖着嗓子呼啸。不一会,头顶的树叶响起飒飒的声响,缝隙中滴下一颗颗雨珠,接着周围响起了沙沙的雨响。我把车推到一个树杈下面,仍躲避不了风雨的飘洒。正当我瑟缩着不知所措的时候,暗中一位穿蓑戴笠的老爷爷,一边递给我笠帽说“快进屋去”,一边帮我把车拉进他家庭院。刚冲进檐下,雨就瓢泼似地倒下。阿婆早在堂前等候,看见我就说“都淋湿了吧”。接着不由我分说,拉我进屋洗脸汰脚,然后把我赶进被窝。我躺在温暖的被中,打量着房子,一灶一床而已,还有四面泥壁。大概实在太困了,一粘上印花青被,眼皮一重就沉沉睡去。 qHCs{ u  
迷迷糊糊中,有人把我抱上了车;朦朦胧胧中,来到了村口桥头。后来才知道,那几个背树的人,怕碇岭脚这条路不安全,改走了另一条路,到家后发现与我没接上头,就赶来接我回家。 :dzU]pk%0  
那个风雨夜已过去近五十年,但那灯一直闪亮在眼前;至今也不记得他俩姓甚名谁,但心里一直记挂着两位公公婆婆;后来也没对他们表示感谢,但心中永远盛开着感恩的花朵。 u_B SWhiW  
q*O KA5  
第二个难忘的夜晚,是那个看露天电影的晚上。 .IXwa,  
家乡的生活是苦涩的,少年的天空是灰暗的,但也有光亮和甜蜜的时候,特别是露天电影,那变幻的光影,多彩的世界,丰富着贫瘠生活,点亮了青春世界。 ?la_ +;m  
每当听说晚上放电影,还在劳作的社员,男的就心猿意马,女的也春心荡漾,都飞向了那片银幕。七嘴八舌地猜测着放什么电影,等到消息灵通人士报出了电影的片名,社员们劳动就更加魂不守舍。这时生产队长也顺从民意,会提前一小时收工,让社员早点回家喂猪饲鸡、洗澡做饭。 8=~>B@'  
不多一会,操场上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子呼娘,姑喊嫂,此起彼落,人声鼎沸。当然也有不往人堆里凑的,他们往往是群少男少女。内心涌动着七荤八素,胸中翻腾着莫名情愫。他们的身子虽在男伙女伴堆里,眼睛却时不时如星光一样瞟向别处。直到一束光柱投射到雪白的银幕上面,胶片转动发出蚕吃桑叶般的声响,鼎沸的人声霎时像退去的潮水。随着银幕上光芒四射的八一军徽及片名的推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lI 1lP 1  
父母夜里不允许我们外出,放露天电影倒是例外。这就给了我一个自由的空间,我想坐哪看就坐哪看。我不呼朋引伴,也不三五成群,而是掇条椅子,一人静静观赏。一次放映机旁走了几户人家,空出一片地方。我趁势去补这个空缺。恰在这时,同班一位漂亮女生,领着几个女伴也挤了过来,紧挨着我坐了下来。我想起身让开,那位女生迅速移过右腿,一把压住我的左腿。她也不看我一眼,与女伴谈笑风生,而我呆若木鸡,一动不动坐在那里。 ={^#E?  
我的思想变得混沌,我的神情变得呆滞,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我的感觉变得麻木。眼前的银幕开始模糊,耳边的声音有些虚无。我承认,这位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一直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好多男生对她心生爱慕,我也被她的美丽征服。现在这份美丽离你如此切近,我却不知如何是好坐着发呆。我就一直坐着,她也一直压着。我一声不响,眼睛只盯着银幕,其实我不知道电影在放些什么;她笑语连连,和闺蜜说说笑笑,但是我没听请她们说着些什么。她有时也转头瞟我一眼,而我像个犯错的屁孩,不敢看她星星似的明眸。直到影终人散,直到起身离开,我都不敢动弹一下,也未敢看她一眼。 tOw 0(-:iq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反复回味着刚才的感觉,朦胧、羞涩、甜蜜、恐惧……反复思考着那个动作:是不让走的一种暗示,还是一种亲密的传递,或是一个轻佻的动作,或者什么也不是? _LNPB$P  
这事我不敢向父母诉说,也不敢和别人交流,更不敢向她本人求证。而是严严实实地包裹,包裹起来的还有我那颗心。以后凡是和她邂逅,我都远远地躲开。初中毕业后,她和我考上了不同的高中;高中毕业后又回到了家乡,既想见面又尽量回避。恢复高考后我离开家乡,上学前她哥送我一支钢笔。一直到她后来突发疾病去世,她哥才说这支笔其实是她所送。 2#3R]zIO  
夜深忽梦少年事,惟梦闲人不梦君。对她我是纯情还是娇情,是无情还是绝情,是玩酷还是残酷,是自恋还是自虐?我只能向远在天堂的她,由衷地说声“对不起”!其实相比于她的大胆深情,我连句道歉都不配,更没资格怀念! 8GldVn.u  
9f\8oJQ  
第三个难忘的夜晚,是进山砍柴读书的故事。 919g5f`  
当年家庭副业靠养猪养兔,队里副业靠烧砖卖瓦。而砖瓦窑烧的柴禾,先要去买山砍柴,然后一担担挑出。所以秋收冬种一结束,一批青壮劳力,就赴里山砍柴,吃住都在山上。 ]aNnY?qW5  
那是真正的大山,黑黝黝深谷中弯曲明灭的是溪涧,半山中悄然来去的是云雾。每天蒙蒙亮,鸟声如雨般倾泻,把大家唤醒过来。社员们从草苫披覆的草棚中钻出,扒拉几口早饭后就去砍柴。而我因高中刚毕业,十六七岁年纪,队里照顾干点轻便活,砍柴之外让我负责烧饭,菜都各人自带些炒酱咸菜。每当暮霭四起、百鸟闹林之时,生产队长粗犷的喊声,从那头的岩壁,传到这头的岩壁,发出嗡嗡的回声:“到烧饭的辰光了。”我赶紧拾掇好身边新砍倒的柴,往我们住宿的草棚里跑。在滚珠溅玉的泉水边淘洗好米,在石头搭成的灶堂里引着柴火,然后从书包中取出一本书,就着殷红的火光,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lG9ARRy(=  
入夜,我的床头燃起了松明,那是大家给我的优待,因为知道我喜欢读书。我给疲惫不堪的大伙讲聊斋,说三国,还念唐诗宋词。这时社员们有的仰天躺着,有的侧身而卧,有的盘腿而坐,有的静静站立。也有的掏着耳屎,有的挖着脚趾,有的抽着旱烟,有的嚼着菜干,但都在侧耳倾听,眼闪熠熠的光彩,那份虔诚,那种认真,令人感慨,让人动容。屋内是琅琅书声,屋外是潺潺流水。开始大伙还对我讲的故事,念的诗歌,评头品足一番。有的说,白天看见过一只狐狸,不知是不是妖怪变成;有的说,狐仙今夜会不会来,来了会找谁做老公。老队长拔出噙在嘴里的烟管,笃笃地在床杠敲掉烟灰,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狐仙来了也看不上你,她喜欢的是读书人。”然后用手指指读书的我,这时大家投来羡慕的目光,我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渐渐的,鼾声从一个角落响起,然后由轻到重,奏响了一曲甜梦酣睡的乐章。摇曳的火光照在他们的瘦削而黝黑的脸上,他们脸上还荡漾着听故事后那种满足的笑容。我轻轻地爬起来,换一根松明,继续看我的书。有次看书倦了外出解手,看到月光如水般漫溢在周围,我正想踏着月华四处走走。猛抬头看见不远处树丛中闪着几点绿光,仔细一瞧一群狼正盯着我,吓得我一下子缩回草棚里面,躲进被中大气都不敢出。 #=(op?]  
一天傍晚,天气很闷,看样子快要下雨了。我习惯地去摸书包里的书。糟了,那本《唐诗三百首》丢在砍柴的那个山坡上了。这时天上已划过一道道闪电,响起翻箱倒甏似的雷声。我急得哭了起来。大伙知道后,立即人手一根松明,低一脚高一脚地爬上那个山坡,在我砍柴的地方,那块岩石的缝隙里面,帮我找到了那本书。这时的雨已哗哗地泻了下来,一位伙伴把他带来的那件蓑衣,披在我的肩上说:“有了蓑衣,你那本书就不会淋湿了。”但大家手上的松明却被烧灭了,走在我前后的伙伴们不时传来“哎呀、”“噢唷”的跌倒声。我分不清脸上流淌的是冰冷的雨水,还是感激的泪水。等到返回草棚之中,大伙都像水中捞起,但看到我那本干燥的诗集,他们脸上都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Br5Io=/wg  
现在,我时时地站在城市的屋檐下,久久地遥望着少年的星空,故乡的夜晚:那么神圣,那么纯洁;那么深情,那么浪漫;那么美丽,那么温暖!(梁孟伟)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屈联西在线
2015.1.28跟QY无关
级别: 管理员

UID: 8142
精华: 49
发帖: 83291
财富: 189816700 鼎币
威望: 72 点
贡献值: 466 点
会员币: 2 个
好评度: 5678 点
在线时间: 9536(时)
注册时间: 2010-01-02
最后登录: 2017-11-22
沙发 发表于: 09-07  
感谢赵老师的分享! 9p2>`L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
The world kissed me with the sadness,for singing by me in return.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6
发帖: 40599
财富: 766500 鼎币
威望: 41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4 点
在线时间: 1285(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7-11-22
板凳 发表于: 09-07  
                   XzT78  
+D :83h{  
jg[5UTkcs  
r\(v+cd  
                   非常感谢联西老师光临指导本帖并问好!!! 9i0M/vx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13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