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排行幸运大转盘每日签到社区服务会员列表最新帖子精华区博客帮助
主题 : 小说------一个蛮横的人
ZX68离线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风霜雨雪傲骨寒霜 细心品味感悟人生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33110
精华: 406
发帖: 40599
财富: 766500 鼎币
威望: 410 点
贡献值: 6 点
会员币: 0 个
好评度: 1224 点
在线时间: 1285(时)
注册时间: 2014-01-04
最后登录: 2017-11-22
楼主 发表于: 09-08  

小说------一个蛮横的人

管理提醒: 本帖被 ZX68 执行提前操作(2017-09-17)
小说 E&>=  
一个蛮横的人 fu{.Ir  
2017年07月19日09:10 来源:中国作家网 缘年寒光 DgKe!w$  
  工厂里月底最后一天发了工资,一号休息了一天,二号正常上班。武汉有几千家服装厂,每个工厂的规律都是这样——发工资休息一天,第二天照常上班。每个月休息一天,每个礼拜天晚上不加班,除了清明,五一,十一,中秋,其他的每一天都是工作日。服装厂的员工永远都像一群忙碌的蚂蚁。他们可怜的像台机器永远都不停地运转着,他们也很伟大,像台机器永远不知疲倦地劳动着。 17+2`@vJgM  
  二号早上上班的时候,李志成的小组的队员陆陆续续的来了,如果超过八点钟还没来就算迟到了。李志成一边踩着电车一边抬起头东张西望清点人数。他又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过几分了,其中一个烫工秦浪迟迟没有出现。李志成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难道他今天不来上班? h.)o4(bO  
  “烫工请假了吗,怎么没来?”旁边的队友问李志成。 4(TR'_X(  
  “没有啊?他没有跟我讲,也没有收受到通知。”李志成也疑惑着。 &nfGRb  
  “打个电话问下呗。” Y *n[*N  
  李志成沉默就一会儿。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沉闷的心情酝酿在体内,越来越生气。 v_I)eac z  
  “不来上班,最起码要打声招呼,请个假,这是最起码的素质。每次收假上班,难不成我挨个打电话问人家能不能来上班?” S(Q=2Y  
  “没请假就算他旷工啦。” 3pjK`"Nmz\  
  早在以前李志成在别人手下做事的时候,每次收假上班上午都是缺胳膊少腿。一个组十三个人,一大半都是早上从老家坐车风尘仆仆地赶来,一直到中午十二点之后才能到厂里,早上准时上班的也就是四五个人。李志成看到别的小组都是一个都不缺,再看看自己的小组仿佛一盘散沙。所以李志成对这种不良风气痛心疾首。从那时起,李志成暗暗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当了组长一定整顿这种风气 。 1Y{pf]5Wx  
  就在三年前李志成果真如愿走上了带班之路。聚一帮人易,统率一帮人却不易。不管什么事情李志成都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头,他想以自己的冲劲带动全组的工作气氛。不曾想将军营中总有个把怕死的。团队里每半年都是不断更新,有进有出。也总有些人迟到早退,跑厕所倒水想办法偷懒,再或者一边上班一边玩手机。真遇到这些问题又非常棘手了,不知该如何管理是好?毕竟每个人都是自己请过来的,要么都是老队员介绍过来的,多少存在一些面子问题。 }S6"$R  
  就在去年上半年和下半年,有两位队员因为没请假也没有提前告知不来上班。李志成感到莫大的被藐视,被挑战。他觉得需要立规矩,立制度。世本无权,人聚而生权,权则生法,法制众生。权制众生,则不能长久。白纸黑字,明文规定,则可世代相传,传承至无穷。李志成也感觉到了只有严格的制度才能有强大的队伍 。 _ cm^Fi5  
  秦浪是下半年九月份新招的队员,四十岁不到的样子,瘦高瘦高的,像跟竹竿似的。尖尖的头,很短的头发竖在上面,仿佛一个小山坡的样子。说话很简洁,问一句答一句不说多余的话。刚开始的时候,李志成担心秦浪年纪大不好合作管理。上了两天班后,秦浪的表现让李志成感到心满意足。给予秦浪每天的工作量,李志成仿佛往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洞灌水,永远都没有看到秦浪的水溢出来。他做的事情又快又能达标,李志成喜出望外。 #GOL%2X  
  更让李志成高兴的是,秦浪每天上班第一个来。八点上班,七点半就到了,而组里有些队员拖到七点五十还不见人影,他甚是烦忧。晚上下班时间到了,秦浪还要拖会儿班,准备好明天的工作。李志成经常在队友面前夸秦浪,“带班三年,第一次遇到做事这么积极勤快的人……” OtZc;c  
  九月三十号晚上还没有下班,秦浪就跑过来跟李志成讲,“晚上我要赶地铁回去,我就先走了啊!”李志成看看时间还有几分钟下班便答应了。 PiF&0;  
  十月的生意越来越忙碌了,每天的任务都来不及完成。厂里从加班八点调到八点半,又从八点半改到九点。组里有住青山的队员,每天都要赶末班车回家。所以自从加班到九点以后,她就不得不提前十分钟赶回家的末班车。时间长了,有一天晚上下班,大家都在拖班,准备着明天的工作。秦浪把李志成喊应说,“那个做领子的怎么天天提前跑啊?到时候要扣她工时啊?” I:edLg1T  
  李志成先是一怔,心想:我一个组十几个人,有那么多老队员都没有发话,也轮不到你来说,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些?可是又想到他也是不可多得的烫工人才,不好当面回驳, %IK[d#HO  
  “她每天提前十分钟走是因为她要赶回家的末班车。这事是我同意的。总不能让人家上一天到晚的班回不了家吧?” =jkiM_<h  
  “如果是一天两天也就算了。天天提前十分钟下班,我们还要拖班,这都要算时间的。” YK)e  
  李志成觉得这话也在理,“那你说,这工时该怎么扣呢?” k@>y<A{;D  
  “少说一天也得扣她半个小时啦。” G1G*TSf  
  “她只提前十分钟走,半个小时未免太多了。至于拖班我们都是自发自愿为小组增值的。” ~;yP{F8?  
  “哪里多呀?你看我们天天拖班那么晚,早上我七点半就上楼来做事了。”秦浪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语速也很快,仿佛很激动。 s_%KWkS  
  “这事我还得跟其他队员商量。我这还有十来个老队员没说话呢,你急啥?” `]j:''K  
  “我就能代表大家。” dT'd C  
  李志成听到这句话立刻皱起眉头,心里特别不舒服,心中暗想:你是谁啊,才来多久居然能代表队员的意见。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不是看你是个可用之才才懒得理你。 R_2T"  
  “放心吧,我会处理的,但不是按你的方法。”李志成说完便不想搭理秦浪了。第一次对他产生反感,太过狂妄,太过自大。 Qz`v0"'w  
  从那以后秦浪再也没有拖过班了,厂长喊下班的话音刚落,就不见了人影。李志成心想,这段时间加班比较晚,大家都蛮累的,不拖班也在情理之中,也就没在意。可是后来,李志成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秦浪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拖班也就算了,每天的工作都堆成山做不完,早上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来的那么早了。有时候真是大摇大摆不慌不忙地最后一个来上班。李志成火冒三丈,又碍于秦浪大自己十几岁不好说,便隐忍下来了。 -^$`5Rk  
  中秋节放假前的一个晚上,厂长给李志成的小组发了一包新款,三十多件衣服。厂长一再交代这个款今天一定要做完了才能下班。秦浪做事越来越马虎了,整个袖子都没有烫好。质检和工艺把衣服抱回来给秦浪重新烫袖子,来回两次。最后秦浪把十几件衣服往地上一扔,发火了, d'k99(vy  
  “别找老子烫,把老子搞烦了。”车位上十几双眼睛一齐聚焦烫台,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5DmW5w'p  
  已经到晚上九点了,李志成的小组还没有完成任务。厂长在喇叭里喊着,“新款做完了可以下班走了。我今天点名要的款没做完的就在这多做一会儿,把它做完了再走。” ph>0?Z =bn  
  李志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带着车位埋头使劲冲。过了一会儿,旁边的队员突然对李志成说,“那个烫工秦浪怎么不见了?” {P'^X+B0*  
  “什么?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跑了?岂有此理。”说完立马拿出手机拨通秦浪的电话,“秦师傅,你在哪里?” K(}g!iT)~  
  “我下班先走了。” >b2wFo/em  
  “衣服还没有做完,这个款厂长点名要的。还有那么多衣服没有整烫好,你怎么就先下班了?” R3hyz~\x&  
  “啊——我这有朋友的专车送我回去,所以我得先走了。” GBYwS{4  
  “我一组人都没有下班,你说说也不说一声就跑啦?” 'q\[aKEX=  
  “衣服就让另外两个烫工帮忙烫下,你就扣个把小时吧。”说完便把电话挂掉了。 "ifv1KZ#  
  李志成怒火中烧,却又无法发泄,只得心里默念着,“好,第二次了……” >>%E?'9A  
  秦浪现在不但做事不积极,并且质量越来越过不了关。车位经常把裁片扔给李志成看,埋怨着,“这裁片也不画,让我么样做?”投诉越来越多,李志成听的脑袋都要炸了。他气恼不过,便拿着裁片跑过去问秦浪,“你这不画,让我们车位怎么做?你倒是说说看,你这偷工减料跑得再快有什么用,车位根本做不了。” W9:(P  
  “你说话要负责啊。我哪里没画啊?你看烫台布上面那么多笔印子,是什么?这料子画不出来叫我怎么办?” OE=.@Ry"  
  “画不出来就不管了?那我还要你站在烫台上干什么?” Zmz $ hr  
  “你什么意思?”秦浪说话越来越傲,越来越狠。 #j4RX:T*[  
  针锋相对,谁也不做出让步,争吵声仿佛震动了整个车间。最后还是厂里副总经理解了围。 #:s*Hy=  
  过几天厂长也找上他的麻烦。因为他烫的领子一塌糊涂,质检不敢收货,拿着衣服跑去找厂长。厂长提着衣服过来,让秦浪站在一旁,手把手地教他怎么烫好。秦浪双手叉在腰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教完后,厂长便是一顿训斥 ,“你看你烫的什么衣服像个鬼东西,哪能卖钱啊?” 98XlcI#  
  “你凭什么骂人啊,你算老几啊?” kK/( [!  
  “就凭这衣服没烫好,我是厂长,我有责任。” p(. z#o#  
  两个四十来岁的大男人,你一句我一路地吵了起来。并且开始指手划脚,准备要打架了。李志成立马跑过去劝住秦浪,几个男工艺也跑了过来把厂长拉到一边去了。 QC6:ZxP  
  秦浪还是恶狠狠地指着厂长,“你妈✕✕,想单挑是吧?现在就跟老子下去,看我怎么弄死你……” w5;d/r<q  
  李志成突然感到引火烧身。秦浪再也不是八月份新来的秦浪了。现在的秦浪是一个野蛮,危险,骄横,自负,甩大牌的人。李志成心中暗暗自责,“我怎么会用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呢?搞不好,把我的小组都要整垮。” ?H!QV;ku  
  十月三十号照常是放假前一天,厂长又布置了任务,不过今天不加班,做完了才能下班。不加班的话五点半下班。大部分小组在四点多便做完下班了。不过李志成的小组是没有做完的。这次李志成是一边做事一边盯着秦浪不能再让他提前跑了。谁知秦浪又把烫台蒸汽一关,解了围裙便走了。李志成立马喊住,“还没有到下班时间,跑什么?” Y3O/`-9i  
  “前面的组都下班了,下面有车等我,我先回去了。”秦浪头也不回地跑了。 rIeOli:<  
  李志成被气的破口大骂,“他妈的,没规矩,没素质……” |p`}vRv Uh  
  “什么意思,每次放假都要先走,我们一大群人还扒在这里做呢。不想做就让他走,别影响我们做事的情绪。”队友们也愤愤不平。 Ou{VDE  
  “这个月我要扣他两个小时的工时。” Axw+zO  
  二号整整一个上午秦浪都没有来,也没有打个电话。李志成忍不住打个电话去,“你——干嘛呢,怎么没来上班?” jIck!  
  “我家里有点事。所以今天不来了。我的钱给我弟高利贷公司了。人家破产了,钱没要回来。要打官司。” Xa$-Sx  
  “哦。我以为你不来做了呢?不能来上班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5][RsOn  
  “刚好我手机坏了,一个号码都没有了。我明天过来上班。” LwcAF g|  
  十一月二十号一如往常看考勤表,签工资单。秦浪看了好一会儿便喊,“李志成,你过来下,这考勤表上面有问题。” 7X<#  
  “有什么问题?” 0t%`jY~%  
  “为什么我的工时少了两个小时?” 3;F up4!4}  
  “十月份放假两次,两次都提前走。我们小组还在赶货,没有下班。为什么不扣你两个小时?” $l_\9J913  
  “你最多只能扣我一个小时。那两次放假你们下楼的时候,我还没有走,你们哪有上一个小时的班?” gWfMUl  
  “我们下班时你还没走。那你为什么要先走?如果我的队员每个人都要先走,那厂长点名要的货谁来做?”李志成振振有词地说,“再说了,我同意你先走了吗?” g`dAj4B  
  “上上个月,✕✕迟到,你为什么没有扣她的工时?我这提前十几分钟走就扣我两个小时?” EN5F*s@r  
  “谁迟到了没扣工时?每个月我的考勤表记得清清楚楚,并且都给大家看。即使我记错了为什么当时不讲,现在讲什么?你早退就要扣双倍工时。”说完李志成便走开了。 Q2"K!u]  
  过了一会儿有队员提醒李志成,“你看秦浪拿笔在考勤表上面涂改呢?” Cy6%f?j  
  “我告诉你,别在考勤表上面涂改。你改过来也没用,最后考勤表由我送上去。”李志成大声吼道 。 >,x``-  
  “你最多只能扣老子一个小时,凭什么扣老子两个小时。老子平时提前来,你怎么不算工时呢?” WmuYHEU  
  “就凭我是组长,小组考勤由我来记,一切我说了算。” kOQ!]-;  
  “老子跟自己打工,不是跟你打工。信不信老子把考勤表撕了。”说着秦浪把考勤表拿在手中做个要撕掉的动作。 V W(+sSQ  
  “你有本事撕啊,撕了你的工资一分钱都拿不到。” 4wPP/`  
  “操你妈,老子就撕给你看。” H^+Znmo  
  “你给老子滚蛋,立马滚蛋……”李志成终于把压抑在心中的怒火爆发出来。  NmTo/5s  
  秦浪立马用手指着李志成,骂道,“你妈✕✕,你给老子说什么?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说完就往李志成这边冲过来。最后还是被同事们给截住了。 ,8o Y(h  
  “么样?不服气啊?进了我的小组就得服我的关。不服管就走。”李志成也被同事们围护起来。 d 9]zB-A  
  “你有本事给老子下去。老子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秦浪一边恶狠狠地说,一边摇着指向李志成的手指头。 u5tUm  
  “老子怕你不成。” Z  GrDa  
  “老子告诉你,老子让你今年在医院里过年……” =m 6<H  
  “好啊,我进医院过年总比你进监狱过年要好……” M:oZk&cs  
  火焰一个比一个高,雷声一个比一个响亮,最后厂长经理都招过来了。这才把两堆火焰浇灭。同事们找来胶带把考勤表重新粘好递给李志成,“都签了字,就你一个人没签了。” VYkUUp  
  “就扣他一个小时算了。现在也没多少天了。到时候让他走就是了。别跟他一般计较。”同事们努力劝着李志成。 =l>=]O~h  
  李志成默不作声。冷静下来后,才觉悟自己怎么跟一个野蛮人较上劲呢?真是愚蠢至极。 n$<n Yr`X  
  下班了,同事们喊李志成和他们一起走。他们还是蛮担心的,万一恶毒的秦浪真对李志成下什么毒手的话那还了得?所以他们一致要求李志成跟他们一起回去。走到一条路的尽头转角处,他们看见了秦浪斜挎着一个男士包,叉着脚站在那里,仿佛是在等待什么?待李志成走近的时候,秦浪便喊住李志成, {Gw{W&<  
  “李志成,你过来下。” 8Yf=)  
  李志成瞪了一眼,往前走了几步。同事们怕情况不妙,也跟着围了上去。 DK1{Z;Z  
  “你今天牛逼!不过等月底把工资发了,我会来找你的,你要是还能像今天这么牛逼,你就是这个。”说完竖起了右手的大拇指,满脸淫恶的笑。 E+J+fi  
  李志成瞟了秦浪一眼,同事们拉着李志成说,“走,我们走。” Tj6kCB  
  “你以后最好少走这条路。”背后还传来秦浪威胁的话。 mp8Zb&Ggb  
  “不要怕他,李志成。有我们在。难不成他还敢把我们一组人都给打了。”其中一个同事很气愤的说。 ]3uj~la  
  “对……不要怕他……有我们在呢!”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赵星
描述
快速回复

谢谢,别忘了来看看都是谁回帖哦?
验证问题:
正确答案:8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
上一个下一个